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六章 杨诩服软

    此前因特尔和rambus达成了一项协议,这项协议规定因特尔在2001年8月31日以前,不能在其产品中支持和使用ddr ram。(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2001年9月1日,在与rambus的协议失效的第二天,因特尔就迅速的推出了845d芯片组和p4-northwood核心架构。

    同时因特尔第一次拿出了自家主板,这才打开了p4的普及之路。

    这次因特尔产品推出的速度之快,让市场不得不怀疑因特尔是早有预谋。

    很简单,一个产品从研发、试车,到备料投产,中间耗费的时间至少以季度为单位进行计算。

    可不是从宣告谈判破裂,到推出自家产品,那么短短50来天就能办到的。

    而且此时因特尔在*国,可没有代工厂。

    不过这官司也打不起来,毕竟别人是在协议到期后才开始销售的,只能说中间的谈判,因特尔是在一直逗rambus玩乐罢了。

    那么很显然,此时7月底的杨诩就是想利用时间差、信息差的优势,向吴楚之兜售即将淘汰的库存产品。

    听到吴楚之的话语后,杨诩干巴巴的一笑,“吴总消息果然灵通,那也应该很清楚因为协议原因,此时,我们没法向贵方提供新一代的产品方案。”

    吴楚之把玩着手里的手机,“价格好商量,无非是钱的问题。”

    “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契约精神!是欧美丽国家一直遵守的普世价值观问题!”

    杨诩激动的站了起来,表现像是他遭到了吴楚之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人格侮辱一样。

    吴楚之双手抱着胸,看着神色激愤的杨诩,摇了摇头,“杨总不要激动!曾经一个长辈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您听听有没有道理。”

    “每次有人跟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的时候,不用问,那一定是钱的问题。所以,杨总,这种话就不需要说了。”

    吴楚之站了起来,走到杨诩的身边,示意着他坐下去,将桌上的茶杯递给他,顺势坐在了会议桌上。

    “杨总,或者说我们换个您能接受的说法,我们的网吧将在北京时间9月2号9点正式营业,并不会有损贵方的契约精神。”

    “按老皇历,9月2号可是个好日子,杨总您觉得呢?”

    杨诩明白了,眼前这个很没有礼貌的,坐在自己会议桌前的少年郎,掌握了自家公司的商业机密。

    金手指,真是个好东西啊,吴楚之对重生不带系统的怨念,也逐渐淡化了起来。

    输了!杨诩颓然的把背靠在椅子上。

    良久,杨诩苦涩的开了口,“吴总,开个价吧,多少我们都接着。”

    他知道,吴楚之就算是只卖这个情报,都价值几千万美元,因为因特尔和rambus的协议赔偿金就是几个亿美元。

    吴楚之回到自己座位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杨总误会我的意思了,钱好赚,也得有命花。这个道理我从小就明白。”

    这个情报其实他想过要卖的看,两边都可以卖,几千万美元不说,几百万美元还是能拿到的。

    但是,这个钱拿了,自己的安全能不能保障,他不敢赌。

    也没必要赌,他更看重和因特尔的长期关系。

    顿了顿,吴楚之继续说着“我只想要p4-northwood核心架构2.0g加上贵公司的自研845d主板,价格您说?”

    杨诩盘算了一下,叹了一口气,“845d主板我可以做主给你,只要你确实是在9月2号才开业。”

    “p4-northwood核心架构2.0g,以我的权限,我没法答应你,相信你也知道我们的路径图,这款cpu是明年1月才会推向市场的。”

    吴楚之嗤笑了一声,“bmd的athlon xp也快推出了。”

    这个杨诩当然知道,他甚至知道就在10月bmd就会发布,两个公司之间互相埋布的商业间谍,让这些事不成为秘密。

    他疑惑的看着吴楚之,不知道这个情报有什么价值。

    吴楚之没有看他,而是继续盘着手里的手机,“您猜猜,bmd定价会是多少?友情提示一下,你考虑的时候多考虑一下今年bmd的风格。”

    前世,bmd在那时举起的价格屠刀,让因特尔在*国区狼狈不堪,靠着赛扬图拉丁的销售逆天成绩续命很长时间,一直到2002年中期才缓过气来。

    毕竟在*国区,民众最关注的是价格。

    bmd从2001年年初开始的三次价格战,让杨诩不得不认真考虑这一次athlon xp的风格。

    “吴总,我提议暂时休会,我们下午3点继续聊?”做这个决定,杨诩需要和在漂亮国总部的高层进行沟通。

    吴楚之看了看时间,北京时间上午11点50,笑了笑“杨总这个时候打电话,估计得打扰不少人的清梦啊。”

    杨诩也只能苦笑一声,“没事,漂亮国总部的那些老顽固们,人老,睡的也少。”

    其实这也是因特尔在世纪之初展现颓势的原因之一,决策层老化严重。

    吴楚之知道,未来3年,这个情况会更严重。

    最严重时,因特尔公司曾经做出过放弃中国品牌机市场的疯狂举动。

    一直到2005年年初,因特尔才会采取年轻化战略。

    离开写字楼,看时间还早,吴楚之和楚天舒回到了店铺。

    楚天舒一边欣慰着这个外甥今天上午的妖孽表现,又一边疑惑着“楚楚,发布时间应该算他们的商业机密,你是怎么知道的?”

    吴楚之一边手里给小舅泡茶,一边解释着“小舅,你知不知道红客?”

    楚天舒点了点头,红客的威名,他这个买电脑配件的当然也有所耳闻,他也为今年5月那场*国与漂亮国之间大战而感到心旷神怡。

    要不是他年纪大了,他也想学学这门技术,在另一个战线上实现另一种形式的保家卫国。

    “我认识几个红客,他们攻破因特尔和bmd的**,得到了一些生产代码信息。”

    “再结合因特尔之前发布产品的规律,其实他们的路径图不难推测。”

    楚天舒点了点头,这一点确实是,只要留心,规律是可以摸索出来的。

    而这两家公司为了利润最大化,每一代产品都是有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

    没让吴楚之他们等待多久,下午一点过,吴楚之和楚天舒刚吃过午饭,就接到了郭宝顺的电话。

    郭宝顺代表着杨诩,邀请他们前去洽谈。

    吴楚之腹诽着,特喵的,因特尔公司这抠搜的,连一顿午饭都舍不得管啊,来来回回折腾个啥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