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四章 楚楚,你这是犯傻了吗?

    离开数码广场的具荷范,一路紧绷着脸,身为新罗方派出的代表,怎能在*国员工面前流露出肤浅的神色?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才是大新罗男人的英雄本色!

    直到回到锦江宾馆自己房间里,他才开始了自己的庆祝。(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略显心疼的开了一瓶*国五粮液,在宾馆的送餐服务单里,随便点了几个锦城的特色小吃,具荷范就这么自饮自斟起来。

    *国的酒好喝!

    他姓具,lg具家的具,现在是hy郑家的人。

    但更准确的说,他是lg具家支脉迎娶hy郑家支脉之后的产物。

    也是hy半导体收购lg半导体的血脉基础。

    他的便宜外公叫做郑梦宪,就是那位赶着500头黄牛从新罗,跨过军事分界线,进入到高丽,开启了黄牛外交的hy集团掌门人。

    不过,他的母亲,则是他外公婚前的私生女。

    算起来,郑周永是他的曾外祖父。

    当然,这样的身份,完全无法让他在hy集团里面身居要职。

    甚至在hy半导体收购lg半导体后的第二天,他的母亲就像完成了使命一般,闪电般的和父亲离了婚。

    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他父亲早就在外面组织了一个家庭。

    幸好他的母亲念及自己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团肉,把他留在了身边。

    大学毕业后,经过母亲的运作,他还是只能背井离乡,离开大首尔,来到hy集团孙公司hy半导体在燕京的*国公司,做一个代表。

    这样的代表,在hy半导体*国公司,有七个。

    他这种20来岁的年轻人,排名最后一位。

    以至于在新罗这种前后辈等级森严的公司里,他这个代表在整个代表室里面,还得负责接听电话、收发传真和电子邮件。

    前几天早上,当他看见这笔招标的电子邮件时,他知道他属于他的机会来了。

    还好,自己抓住了。

    具荷范知道,今天过后他将迎来自己的辉煌人生。

    一年之内,30万根内存条的销量,按照每根217元人民币的价格计算,简单折算成韩元就是118亿韩元!

    如果换成美元,就是15亿美元!

    要知道,自己便宜外公郑梦宪所主导的金刚山旅游观光区,3年来的总投入也才15亿美元。

    自己是在清理已经计提完毕资产减值损失的库存商品,对公司报表的贡献,是干干净净的利润。

    更何况,自己要带回去的是15亿美元的现金流,这对现在风雨飘摇中的hy集团,完全就是一笔救命钱。

    郑家的王子之乱,比*国古代时期的三家分晋还要波诡云谲。

    具荷范清楚的知道,现在的hy集团,在汽车和重工被分出去后,剩下的净是些不良资产。

    而自己所在的hy电子,也就是这些不良资产中最优质的资产了。

    具家自己是回不去了,估计自己的父亲也没把自己当做儿子看待吧。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郑家虽乱,未尝不是自己的机会。

    自古雄才多磨难嘛,自己便宜曾外公起步前,也不过是个米行的运粮小工而已。

    具荷范在心里诚心诚意表达着对吴楚之的感谢,换做他在吴楚之的位置上,压到每根180以下都没问题。

    小吴总,真是好人啊思密达!

    望着门口那条被锦城人称之府南河的大江,具荷范暗忖,如果现在是在新罗就好了。

    这个时候叫李秀满安排个idol来,那老小子是万万不敢拒绝的。

    ……

    楚天舒表示,完全没看懂吴楚之定下的长协价。

    一般长协价是为了避免后期价格的上涨,但是现在明显内存价格是在走下坡路。

    楚天舒经营电脑配件十来年了,这个市场上的风风雨雨都见识过,也不是不知道内存价格的波动性很大。

    一年之中,内存条价格改变个十几次走势,也是常见的。

    但很显然,吴楚之签订的18个月长协价,让他摸不着头脑。

    难道楚楚他判定内存条会触底反弹,走出一波可以延续18个月的涨价行情?

    这个时代摩尔定律对内存同样是有效的,所以楚天舒更想不通了。

    面对楚天舒提出来的疑惑,吴楚之并没有轻视小舅。

    前世小舅在这波行情里面也大赚了一笔,显然小舅当时靠的就是对于市场的准确预判,其实小舅在这方面很有灵性。

    这次吴楚之没有去想办法忽悠小舅,他有准确的资料可以证明自己的观点。

    吴楚之打开小舅的电脑,从自己背包里摸出一个u盘。

    u盘不大,16mb,这个年代算新鲜玩意儿,但对于做电脑配件生意的楚天舒来说,没什么好新奇的。

    吴楚之把u盘穴入电脑,打开一个excel表格。

    楚天舒站在他身后看着,“咦?这是内存价格统计?”

    吴楚之点了点头,“小舅,这是我根据你这么多年笔记本上面的记录,整合出来的。”

    其实整合工作是秦莞完成的,每天敲一点,也不费事。

    楚天舒有个好习惯,每天早上核过价格单后,会把几大配件的价格剪裁起来,贴在一个大笔记本上方便自己查询。

    吴楚之也知道楚天舒这个习惯,在看店的几天就把几大本笔记本拿回家让秦莞整理。

    只是整理内存条的价格,一周只取平均价,所以工作量并不大。

    “可这有什么用?只是一个……”

    楚天舒话还没说完就惊呆了,吴楚之用excel里面的数据,拉出一个走势图出来。

    吴楚之指着这个图片,“小舅你看!是不是有规律可言。”

    楚天舒看懂了,绿色的内存条的价格,围绕着一条蓝色的下行通道,每三年多就会进行一次大幅的震动。

    这种图形如同心电图一样,经过一段时间平稳后,快速下行,而后快速上行。

    而现在距离上次大幅震动刚好三年,上半年内存条开始急剧暴跌,那么根据过往的规律,马上就会快速拉升起来。

    楚天舒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判断内存条过段时间会暴涨。但从你的统计来看,上涨阶段也没有超6个月的,那为什么你会要一个18个月的长协价呢?”

    “而且我最难理解的也在这里,18个月后,新品肯定出来了,你这完全是淘汰品啊。”

    楚天舒顿了顿,小心翼翼的说道,“楚楚,你这是犯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