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七章 日耳曼骨科技术天下无双

    伍陆军其实是恰逢其会,正好在锦城出差。(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对整个公司管理,一直都是指挥到第一线的。

    所以分公司得到报价邀请时,根本不敢擅专,直接报到了他手上。

    “伍总,您公司真是我们*国自己的?”吴楚之放完水,收拾好自己,一边洗手一边问着。

    见吴楚之洗完手后,伍陆军赶紧取下墙壁上的擦手纸递了过去。

    “是的,我们兴天下集团是*国唯一一家,同时拥有显卡和主板生产技术的厂家。”

    吴楚之点头致谢后,擦完手把纸扔进垃圾筒,“技术都是属于你们集团的?”

    *国在it硬件上面技术的匮乏由来已久。

    很多企业标榜自己是国产厂家,其实也就是国产组装厂,核心技术全在国外公司手里。

    伍陆军很自豪的点了头,“吴总您放心,我们兴天下集团拥有quan套的生产技术。”

    吴楚之闭着眼想了想,“我们的底价是700,销售返点5%,能接受吗?”

    伍陆军大喜,连连点头,他的生产成本是540,报价底线是630,这波赚大了。

    吴楚之伸出手来,“我是*国人,我当然支持民族企业。希望伍总做大做强。”

    伍陆军赶紧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吴总,我是一个有着家国情怀的人!我成立兴天下集团的初衷,就是为了让每个*国人都用得起电脑!我们每年都会拿出一部分利润回馈社会。”

    一两百也是一部分嘛,伍陆军说的好不脸红,每次在街上看见要饭的小孩子,他都会给了一两块。

    吴楚之不由得高看了他几眼,竖起了大拇指,“伍总高义!佩服!佩服!”

    伍陆军心理暗笑,毕竟这吴总还是年轻啊,我的初衷就是钱啊,其他的,我可管不了。

    为了避免引起误会,让伍陆军先走,吴楚之等了一分钟才出了卫生间。

    虽然不用像国有企业那样避嫌,但面子上能做的还是尽力做好。

    吴楚之又洗了洗手后,进了会议室。

    ……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们艾尔莎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降价!”

    艾尔莎公司带来的翻译宋君正在大声咆哮着,向吴楚之传达着旁边正穴手坐的主子戈培尔.阿登那的愤怒。

    艾尔莎公司来自日耳曼帝国。

    “我们日耳曼帝国的产品,就是质量的代名词!质量好,自然价格就会高一点。”戈培尔.阿登那轻蔑的说着。

    宋君翻译的很传神,顺带给吴楚之他们普及了一下琴岛下水道的传奇故事。

    日耳曼人一共在*国琴岛待了17年,没修别墅,没盖大楼,没搞布满喷泉鲜花和七彩灯光的广场,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先把下水道给修了。

    没人看得见日耳曼人做的这些,基本上属于吃力不讨好。可是100年以后,全*国人都看见了:一个从来不淹水的琴岛!

    琴岛原日耳曼租界区的下水道,在高效使用了百余年后,一些接口零件需更换,经查询,当年的公司已不存在。

    一个日耳曼企业发来电子邮件说:根据日耳曼企业的施工标准,在老化零件周边3米范围内,可以找到存放备件的小仓库。

    华方依建议果然找到了小仓库,里面全是用油布包好的备用件,依旧光亮如新。

    吴楚之听后带头的鼓起了掌,会议室的掌声让戈培尔.阿登那顾盼自雄,洋洋得意起来。

    “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艾尔莎要卖这么贵了吧,是质量!更是我们日耳曼人,百年传承下来的严谨的工匠精神!”

    宋君自豪的翻译着,上个月他已经取得了日耳曼国籍,他为他的国家骄傲着。

    吴楚之赞同的点了点头,“其实刚刚戈培尔先生讲的事情,在我们*国还有很多,无一例外的都体现了日耳曼人的严谨工艺。”

    戈培尔来了兴趣,用流利的中文接住了话,“哦?吴先生能讲给我听听吗?”

    “当然!愿意为阁下效劳!”吴楚之鞠了一躬,全然不顾周围或诧异或鄙视的眼神。

    “日耳曼人来琴岛旅游突发肾衰竭,医院找不到肾脏不知所措,这时候有人说这不是日耳曼占领时期的医院么,可以问问日耳曼人,结果一个电话打过去,日耳曼人是说我们既然造了医院肯定有准备,结果在日耳曼人的指引下找到了用油纸包好的肾,历时八十多年没坏,日耳曼旅客换上以后转危为安,大家纷纷叹服日耳曼人的严谨。”

    “日耳曼人来琴岛旅游突然想吃家乡菜了,餐馆找不到香肠不知所措,这时候有人说这不是日耳曼占领时期的餐馆么,可以问问日耳曼人,结果一个电话打过去,日耳曼人是说我们既然造了餐馆肯定有准备,结果在日耳曼人的指引下找到了用油纸包好的香肠,历时八十多年没坏,日耳曼旅客吃了后非常高兴,大家纷纷叹服日耳曼人的严谨。”

    “我家的日耳曼牧羊犬病了,我打电话给日耳曼人,他们说,既然叫日耳曼牧羊犬,我们肯定有准备。在指引下我找到了用油纸包好的兽医。狗狗转危为安,日耳曼人做事真的很严谨值得我们学习。”

    几个段子讲下来,周围的人捧腹大笑着。

    戈培尔的脸红成了猪肝色,这下好了,和他那本就通红的酒糟鼻融为了一体,更加的和谐。

    他站了起来,“吴先生!请不要侮辱我们日耳曼人的技术!”

    吴楚之摇了摇头,“戈培尔先生,不要生气,我们明白这只是段子而已,就和琴岛下水道一样。”

    “其实我一直很钦佩日耳曼帝国的技术,至少有一项,您们的技术我认为是天下无双的。”

    见吴楚之并没有继续糟践,戈培尔脸色好转了过来,坐下来好奇的问着,“吴先生指的是哪样?我们日耳曼帝国其实有很多技术在世界领先。”

    吴楚之强忍这笑意,“骨科,日耳曼骨科天下无双!”

    久在中国的戈培尔自然知道吴楚之的揶揄,起身摔门而出。

    他带来的翻译宋君连忙跟上主子,在戈培尔身边连连说着*国人不识抬举的话,却被恼羞成怒的戈培尔踹了一脚。

    吴楚之起身关上了门,坐下来后,对着伍陆军和耕昇的代表黄显旭笑了笑,“好了,现在只剩下我们*国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