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八章 传说中的别人家父母

    “楚楚,我走不动了!”坐在华亭浦东机场内走廊边上,秦莞苦恼的揉着脚腕。(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吴楚之蹲下来,打开行李箱,拿出袜子,又取了一双运动鞋出来。

    他半跪在地上,抓起秦莞的小jiojio,要把她的高跟凉鞋换了下来。

    秦莞今天穿的热裤,倒也不怕走光。

    脚上一双黑色高跟,把她本就修长的腿型修饰的更拉眼球。

    秦莞趁他理袜子的时候,小脚丫调皮的夹了他的鼻子一下。

    “臭!”吴楚之没好气的给她套上袜子。

    秦莞立刻反唇相讥,“那你今天晚上不要亲它!”

    好男不和女斗,吴楚之把鞋子给她套上后,拉着她站了起来。

    自从那晚之后,秦莞对吴楚之分外痴缠。

    虽未最终发生什么,做了那么多羞羞的事情后,但秦莞认为她已经是吴楚之的女人了。

    所以接着手上传来的劲,她毫不客气的钻进吴楚之的怀抱里。

    “楚楚,你背我嘛!我脚疼!”

    揽着她的娇躯,吴楚之哭笑不得的拍了她屁股一下。

    “让你臭美,非得穿高跟鞋!”

    秦莞噘着嘴,撒着娇“我看杂志上的机场时尚都是这样啊,哪知道一点都不舒服。”

    吴楚之宠溺的吻了吻她,“背你没问题,但行李箱怎么办啊,它又不会自己走路。”

    秦莞想了想,只好作罢,一脸委屈的走了起来。

    要是孔昊在就好了,把行李箱扔给他,秦莞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孔昊的外婆病危,他和孔爸孔妈直接去了建邺。

    几天后他们直接在建邺汇合。

    吴楚之跟了上去,无可奈何的把她放在行李箱上面。

    幸好这款带着万向轮的行李箱皮实。

    秦莞没想到还有这种玩法,骑在行李箱上面,一脸兴奋的玩了起来。

    边上路过的旅客们,看着这对小情侣,纷纷放慢了脚步行起了注目礼。

    “吴哥!秦小莞!这里!”

    推着秦莞和行李箱,吴楚之闻声望了过去。

    出口处一个小胖子挥舞着牌子,正跳着脚打着招呼、

    顶多一米六八的个头,浑身的肉勒紧了身上的衣服,一脸兴奋的看着他们。

    原来是柳大庆的儿子柳斜阳。

    “小柳子?”吴楚之有点不敢认,这货上次见面的时候不还挺瘦的吗?

    最多两年不见,怎么长成了地主家的傻儿子了?

    柳斜阳不可置信的看着吴楚之,一脸受伤的样子。

    “小柳子,你怎么胖成这样了?也变矮了。”秦莞也惊诧了,她还记得上次柳斜阳回来,分明比她要高点啊。

    柳斜阳打量了秦莞一眼,扎心了。

    没天理了啊!

    “你俩高二高三怎么保养的啊?我高二开始就没长个子了,净长肉了,两年胖了50斤!我现在身高168,体重169……”

    柳斜阳也很无语,秦小莞一个女生都还可以再长高。

    他一青春期少男竟然16岁就开始不长个了。

    秦莞乐的咯咯直笑,俯仰之间皆是风情。

    路边的路人看直了眼,这小囡囡长得真俊。

    柳斜阳接过他们的行李箱,“走吧,秦小莞,不要在这里祸害人间了!”

    他对秦莞是一点都不感冒,在锦城做客的时候,他是吃够了吴楚之苦头。

    初一寒假,第一次见到秦莞时,柳斜阳就直了眼。

    少年慕少艾,何况秦莞这种从小就长得标致的小美女。

    柳斜阳也是胆大的主,立刻就对秦莞发起了攻势。

    不过这样的攻势,却被吴楚之暴力的化解了。

    无他,成绩比不过,长相也比不过,何况吴楚之的拳头很硬!

    柳斜阳怂了,吴楚之下手很阴险。

    揍他时,全是招呼向他身上最疼的地方,完事后还看不出伤来。

    柳斜阳当时很伤心,觉得吴楚之就像一头霸占了公主的恶龙。

    但他没了勇者斗恶龙的勇气,毕竟身上疼啊。

    那时的秦莞还很腹黑,总是借着他来试探吴楚之的心意,于是他身上更疼了。

    连带着他对秦莞也没什么感觉了,这秦小莞就是个祸水。

    “嗯?叫谁秦小莞啊,小柳子~”秦莞俏脸一寒,两根手指搭上了柳斜阳的胳膊。

    “姐姐!小莞姐!我错了,收了你的神通吧!”

    柳斜阳要哭了,赶紧举起双手,拉开了距离。

    因为吴楚之已经斜睨着他了,两眼眯了起来。

    这个表情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吴楚之要动手镇压他的前兆。

    见他这么快就认怂,吴楚之也哑然失笑。

    揉了揉秦莞的头发,让她不要再为难柳斜阳,牵着她往外走了起来。

    “我爸还在单位加班,晚上在我家吃。现在先去酒店还是先到我家?”一边奋力的拖着行李箱,柳斜阳一边问着。

    他父母在他3岁的时候,就离了婚。

    在调任国资之前,柳大庆一直在华亭财经大学教书、

    不过不同于他周围热衷于搞副业的同事,柳大庆却热爱着教书育人的这个职业。

    专心教书,努力的给学生上好每一堂课,也就没什么钱。

    本地出生的妻子见日子过于清苦,看不到什么希望,离了婚跟着一个老外出了国。

    柳斜阳这个拖油瓶,自然也就被她扔给了柳大庆。

    在那个人心浮动的年代,国外的月亮总比国内圆。

    “先去酒店吧,行李箱太重了。”

    吴楚之看了秦莞一眼,秦莞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她带的东西太多了,光鞋子就带了三双。

    最让吴楚之难以理解的是,床单被套她都要用自己的。

    小俩口确定关系后的第一次旅游,父母是掏了大钱的。

    给他们订了外滩边上的香格里拉酒店,这可是一个五星级酒店。

    来到酒店,在柳斜阳难以置信的眼神下,俩人在前台就拿了一张房卡。

    坐在大厅等待的柳斜阳惊呆了,半天回不了神。

    这是提前预订啊!

    报的预订人姓名是郑雪梅!

    入住人是吴楚之和秦莞。

    不是现场来的开的房!

    这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父母吧?

    这么开明的吗?

    柳斜阳想起高二时,他也就是放学路上顺路,自行车搭了一个女同学。

    被父亲看见了,要不是那女同学长得确实差点,他当天晚上差点挨了揍。

    眼见吴楚之和秦莞那副郎情妾意的狗男女样子,柳斜阳酸了。

    哼!

    有什么了不起啊!

    进了大学,我也要找一个!

    到时候我也要双宿双飞,没羞没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