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九章 生子当如吴楚之

    吴楚之和秦莞并没有让柳斜阳久等。(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简单的洗漱一番后,他们提着锦城的一些土特产就下了楼。

    三人打车来到柳斜阳家所在的东亚公寓。

    东亚公寓离香格里拉酒店并不远,过江没多远就到了。

    110多平米的房子,这个房子柳大庆下手的早,97年时以每平米2200元入手的。

    当时柳大庆还是找秦援朝借的钱,这才凑够了25万的全款。

    不过现在房价已经翻了一翻多,柳大庆也庆幸上车的早。

    他觉得按照这个涨势下去,以后他在华亭,永远也买不起房。

    家里没有女主人,柳大庆也在单位上加着班,幸好订的有饭馆的外送。

    哪会儿可没有神奇的小黄人和小蓝人。

    王宝和酒家里有人是柳大庆的学生,偶尔沾沾光而已。

    原本柳斜阳还想趁着吴楚之他们来,打着地主的旗号,自己也跟着出去玩几天。

    哪知临到出发,孔昊去了建邺,来的吴楚之和秦莞明显是奔着度蜜月来的。

    柳斜阳决定还是不当讨人厌的电灯泡。

    他拿起吴楚之他们从酒店拿来的地图,给他们介绍起哪有好玩的,哪有好吃的。

    秦莞翻出便利贴,把柳斜阳说的地方记录下来,贴在地图上。

    柳大庆也没让他们多等,就在五点半外送到家时,他也回到了家。

    “小伙子长这么高了!你这有一米九了吧?”

    一见面吴楚之的个头就把柳大庆吓了一跳。

    他也两年没见吴楚之了。

    高一时吴楚之也就不到一米八,这两年又窜了一截。

    “莞莞也越来越漂亮了!”看着光彩夺目的秦莞,柳大庆也是欢喜。

    从小自己看着长大的两人,现在站在一起,真是顺眼啊。

    “柳伯伯,这是我们爸妈让带给您的家乡特产。”秦莞和吴楚之赶紧把沙发旁边的袋子拿了出来。

    柳大庆也没客气,笑着接过,打开开了看。

    腊肉、香肠这些并不罕见,全国到处都有的东西,最多就是口味不一样。

    难得的是兔头,柳大庆最好这一口,赶紧拆了几个装盘子里。

    柳大庆闻了闻,“真香!肯定是你奶奶的手艺!”

    秦莞摇了摇头,开心的笑了,“柳伯伯,这是我奶奶带着我做哦~您尝尝?”

    柳大庆闻言,动手撕了一小块肉下来尝了尝,“我们莞莞这手艺可以!楚楚以后你有福了!”

    秦莞瞟了吴楚之一眼,小脸上满是得意。

    “开饭开饭!”兔头让柳大庆泛起了乡愁,他有点迫不及待了。

    几人在饭桌上张罗起来,柳大庆想了想,拿了两个小酒杯,“楚楚喝酒不?”

    感觉到大腿上传来的异样,吴楚之赶紧摇头,“柳伯伯,我不喝酒的。”

    秦莞这才松开了在桌下的手。

    这种小动作哪瞒得过柳大庆这种过来人,揶揄的看着吴楚之,“耙耳朵!”

    吴楚之也不害臊,嘿嘿一笑。

    倒是秦莞羞红了脸,拿过一个小酒杯放在吴楚之面前,

    “陪柳伯伯喝点,但少喝点。”

    秦莞这副管家婆的架势,逗得柳大庆哈哈大笑起来。

    “来,你们尝尝这个。”柳大庆先是招呼吴楚之他们吃着,然后自己才对着兔头啃了起来。

    “芙蓉蟹粉“、“翡翠虾蟹“是王宝和酒家的招牌,绍兴陈年黄酒更是它家的头牌。

    这一顿吃的宾主尽欢。

    饭后,柳大庆就带着吴楚之进了书房。

    来之前,吴楚之就向他询问了胜达**的可操作性。

    “楚楚,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顺利。”

    随着柳大庆的讲述,吴楚之得知了华表网和胜达**的现状。

    胜达**想要购进一款韩国游戏的dai理权,被华表网在股东会上投了反对票。

    华表网表示,如果胜达**执意要做网游,他们就会动用投资条款的回购协议,让程天乔现金回购他们所持的35股权。

    而事实的真相是,华表网的高层在今年换了届。

    起初因为看好程天乔,给了他300万美元的老董事长退了休。

    新接任的董事长并不赞同这样的看人投资的投资逻辑,早就想撤退了,于是在胜达**的一切表决上都做了否决。

    国资这边逼的紧,程天乔已经口头答应了回购,过几天就会签订回购协议。

    但在回购价格上面起了纷争。

    胜达**目前是亏损状态,程天乔要求按照净资产回购,他只需要支付几十万美元。

    华表网自然是不允许的,这样他们账面上就会出现亏损,代表着国有资产减值。

    国有资产减值,没有人敢背起这个责任。

    事实上,直到鹏城那边出台了国有创投管理办法,这个局面才会有所好转。

    “柳伯伯,那现在胜达**和韩国方面的谈判情况,你清楚吗?”

    “这个就不清楚了,好像是在价格上纠结不下。”柳大庆不确定的说着,毕竟他管不了那么细。

    吴楚之暗笑,那是自然。

    程天乔一面要回购华表网的股份,一面要付韩国那边的dai理费。

    “柳伯伯,华表网对于股权处置一事怎么看?”

    柳大庆抿了一口茶,笑着看着面前的吴楚之,“不出你所料,他们对股权处置这条路很感兴趣。”

    这是自然,柳大庆作为国资方追着这笔投资不放,华表网自然慌了神。

    一面在逼迫程天乔原价回购,一面在寻觅股权转让的途径。

    显然程天乔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原价回购。

    国资方甚至都打算实在不行,由b公司拆借一笔钱给程天乔,让他来还款。

    账面不亏,是国资方的诉求。

    吴楚之也理解,自有国情在此嘛。

    “但这个里面有个问题,他们不敢接受折价出让,我也不敢。而且必须得用美元。”

    吴楚之一愣,不接受折价他理解,但必须美元这是什么鬼道理?

    见吴楚之不解,柳大庆苦笑一声,“当年他们兑换美元的时候是1:853出去的……”

    吴楚之摇摇头,无奈一笑,他懂了。

    现在汇率1:821,如果自己用人民币买,华表网账面还是会出现亏损。

    看来只能找颜义山走美元通道,用美元购买。

    “那交易途径呢?就这么签股权转让协议?”其实吴楚之更关心这个问题。

    “楚楚你有其他的办法?”柳大庆不解了,不这么签还怎么签?

    “柳伯伯,这事还有个瑕疵我们得规避。”

    双方直接签股份转让协议,从合规性来说是没问题的。

    但从合理性倒推就会出现麻烦。

    这部分股权,吴楚之接手后亏了或者小赚,以后都好说。

    但这部分股权以后何止10倍的回报?

    这样一来,人们在回顾这笔交易时,国资方面难免落下口实。

    听了吴楚之的分析,柳大庆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一边惊诧与面前这个孩子的妖孽,一边叹了口气。

    柳大庆揉了揉眉心,“以前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规避,产权交易所进场交易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偏僻目前是个特殊的时点,国有产权交易所是被临时叫停了,直至2003年才逐渐恢复。

    吴楚之很有眼色的从书桌上打开了一包烟,给柳大庆点上。

    待柳大庆吐出了烟气后,他才说道,“不如我们走法院拍卖程序吧,我们也只是需要一个第三方而已。”

    柳大庆咳嗽了起来,指着吴楚之半天说不出话来。

    吴楚之赶紧给他拍着背,帮着他理顺着气。

    半响,柳大庆才缓过气来。

    “楚楚,你以后干脆到国资去吧,我觉得你比我适合多了。”

    吴楚之笑了笑,他才没这个想法。

    混那里,自己怎么可能实现左拥右抱的打算啊。

    柳大庆盘算良久,走法院拍卖是最理想的途径。

    吴楚之只需要做好类似围标的工作,就能名正言顺的拿下股权。

    而走的法院拍卖,交易对手方未知,国资方自然无论是法理上还是情理上,都没了责任。

    就是耗费的时间比预计的多一点。

    但在清产核资的大背景下,让法院配合尽快办理,事后也说的过去。

    柳大庆点了点头,“就按你说的办,我也会尽量拖延住胜达**知晓的时间。”

    “但是你有那么多钱吗?伯伯知道300万人民币你们家随便凑凑没问题,但这是300万美元啊!”

    吴楚之无耻的笑了,“当然拿不出来,但可以分期付款嘛。”

    柳大庆手指点了点他,“按照股权交易惯例,分期付款倒也说的过去,但是你后面拿的出来吗?”

    吴楚之点了点头,把自己在锦城的实体公司和盘托出。

    柳大庆喟然一叹,生子当如吴楚之啊。

    根据吴楚之的资金情况,两人议定吴楚之先付20,一年后再付40,18个月后付清尾款,资金占用利息10,违约金100。

    国资方对这种付款方式也能接受,按照协议,未支付的部分他们只需要在账面上做成应收账款。

    这样也就没了损失。

    20,就是60万美元,换成人民币是4926万。

    这个数目,吴楚之完全可以不动用实体公司的钱。

    其实如果挤一挤,300万美元吴楚之不是凑不够。

    秦莞手里掌控着600来万的现金。

    到目前为止已经安装了45个网吧,5900台无盘机。

    一个网吧83万的系统费用,45个网吧就是3735万。

    一台无盘机净流水是900元,5900台就是531万。

    法院拍卖公示需要7天,7天后上面两个数字,再怎么保守也会翻上一番。

    到时候实在不够,他找三家长辈再借点也不是难事。

    但他完全不想动实体公司的钱。

    且不说这个钱,他后面还有大用。

    他觉得后面光是胜达**的分红,都可以覆盖后面尾款。

    柳大庆见事情商议完毕了,就问吴楚之后面的安排。

    吴楚之准备在上海玩三天,就去周边转转,让柳大庆不用安排。

    毕竟柳大庆这段时间已经忙成狗了。

    柳大庆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从和吴青山的电话里,他就知道吴楚之和秦莞这次出来,其实也算是小蜜月,自是不会打扰。

    见天色已晚,吴楚之和秦莞就告辞了,坐上了回酒店的出租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