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二十五章可用离间计

    “进来。(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谷子对着赵守全喊道,态度极其恶劣,没有丝毫面对来使的友好态度,赵守全这时苦着脸道:“我是大清的使者,你应该对我好一点,这样不符合你们蓝田一方诸侯的形象。”

    谷子听了这话噗嗤乐了:“赵守全,你想啥呢?我们蓝田的好脸色是给百姓的,从来不包括鞑子汉奸,你我本是仇敌,我给你好脸作甚,你要是觉得委屈,现在可以滚出城,一会儿若是见了我家县尊,你最好别问出这样的蠢话,我家县尊的脾气可没我这么好,说不定砍了你的脑袋。”

    听了这话赵守全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暗道一声愚蠢,自己太愚蠢了,自己这一趟能够保命就算烧高香了,这时候要什么画面啊,还对你尊重点,尊重点小命再没了,自己应该足够低调,让对方觉得杀自己都脏了他的手,如此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啊。

    想到这里赵守全立刻抱拳道:“是是,是小的出言无状了,还请大人饶恕。”

    谷子看着变脸比翻书还快的赵守全眼神中多了一丝嘲讽,这等货色也能担任信使?

    想着谷子便不搭理他,转头来到了李朝生的城主门口,这时护卫上前上上下下把赵守全全身搜查一遍,防止夹带武器进入屋内意图不轨,现在李朝生的安全可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了,那是整个蓝田县的大事,若是县尊出事,整个蓝田大好前程就将毁之一旦。

    搜查完毕,才把赵守全放入屋内,屋中李朝生正在看书,这时赵守全进屋,谷子说了句:“县尊,人带来了。”

    李朝生这才把书放下看向赵守全,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呦,赵城主,许久不见,略显消瘦啊。”

    “县尊大人,我可见到您了,赵守全给您磕头了。”

    赵守全咕咚跪在地上对着李朝生竟然磕起头来,李朝生谷子都看傻了,他们以为这小子进来之后会卑躬屈膝,可是谁也没想到这小子进来会直接磕头啊,这要不要点脸啊,你可是鞑子的信使,你不应该有点骨气吗?

    搞得现在自己想要找借口弄死他都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样一个没有骨头的怂货,宰了他,李朝生都感觉脏了自己的手了,这就是一条断背之犬。

    李朝生看了赵守全一眼道:“起来,别动不动就跪着,有什么事快说。”

    赵守全的行为让李朝生想起了以前看的满清电视剧,两個人一见面就是,爷您来了,我给你磕一个,李朝生顶烦这一套,这就是满清鞑子奴役汉人的手段,真把汉人当成奴隶了,也只有奴隶见到主子才会向狗一样摇尾乞怜。

    明朝虽然也有跪拜礼,可是并没有像满清那般没有骨头,再往前面,宋朝时,文武百官除了见到皇上行叩拜礼之外,其余皆是作揖表示尊敬。

    哪像清朝这般,我给您磕一个,我给伱磕一个,全都是没骨头的存在,满清之害可见一般。

    赵守全听了这话,麻溜的爬了起来道:“是是,多谢县尊。”

    赵守全起身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李朝生道:“县尊大人,这是王,咳咳……这是鞑子多尔衮给您的信。”

    李朝生挥了挥手,谷子接过赵守全的信,只见上面写着:蓝田李朝生亲启,上面还封着火漆。

    谷子看了看李朝生,李朝生微微点头,谷子把火漆拆开,里面就一张纸。

    谷子拿出来展开念道:“蓝田县尊李朝生安,孤王与君决战归化城,互有胜负,真乃英雄见英雄,吾心甚喜,虽为对手,吾亦敬佩君之手段,如今归化城战局已定,我军不日将班师回朝,临别之际,想邀君一见,见面之地可由君定,忘君答应,以了我心头之愿。”

    谷子说完看向李朝生,李朝生笑呵呵道:“哦,原来是想见我一面啊,正好我也想看看这位鞑子王爷的风采。”

    “县尊,此事恐怕有诈啊。”

    谷子这时皱眉看着李朝生,李朝生道:“行了,先让信使下去歇着,赏一顿酒菜,具体见面地点你用过饭食后告诉你。”

    “是是,全凭县尊决断。”

    赵守全自然没有任何意见,这时卑躬屈膝的退了出去。

    等赵守全退去谷子急切道:“军长,不能答应鞑子,这明显是没按好心,咱们可不能上了他们的当啊。”

    李朝生听了这话看了谷子一眼道:“别担心,去把石大磊,李朝虎以及各位团以上的干部叫来,让他们商量一下,看看我在何地见多尔衮合适。”

    “军长,又见面的必要吗?”

    谷子看着李朝生问道,李朝生呵呵笑道:“他多尔衮约见我,我若不去平白被他小看了,再说我对他还是蛮感兴趣的,见一见也好。”

    李朝生说完转身就走,至于具体如何安排,那是手下的事情,另外对于个人安全,李朝生倒是不担心,身上穿上防刺背心,按照鞑子的火器水平根本伤不了自己。

    另外外围有军队戒严,对方根本不可能埋伏到自己,而且就算他们能埋伏自己,可是只要给自己一点时间,李朝生就能通过传送门逃跑,除非多尔衮是神仙,不然怎么可能抓得到自己。

    而且会面的地点李朝生安排,更加杜绝了他们埋伏自己的可能性,相反自己能不能借机埋伏他们一波呢?

    ……

    归化城军事会议室,李朝虎,石大磊等一干军事骨干围着沙盘讨论在那里会面比较好,那里可以做好安防工作等等。

    经过一番讨论,最后确定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就是离此地二十里外的桑干河支流,此地河宽只有三米的距离,可以把二人会面地点设立在桑干河的两旁,起高架,双方隔河相望,中间放两艘船,可以往来运送东西。

    而且此地视野开阔,附近不易设伏对双方的安全都有保障,这时谷子提出了想法道:“咱们可否设计埋伏干掉多尔衮。”

    听了这话,一干军事主官讨论了半天最后决定放弃这一危险的想法,主要原因是这么做太冒险了,这附近要是他们能设埋伏,对面也能设埋伏,如此县尊安全就可能得不到最完美的保护,县尊跟多尔衮的命比起来,自家县尊的命可贵重多了,不能冒险。

    很快他们就把商量的内容上报给了李朝生,李朝生听了手下的安排点点头表示同意,至于埋伏多尔衮这件事,李朝生觉得也没有必要,多尔衮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可是满清有能力的人不在少数,比多尔衮有能力的还有皇太极。

    至于军事能力,鞑子中很多人的军事才能都不错,比如多尔衮的劲敌豪格,豪格的军事才能不输给多尔衮,差的是政治手段,可是政治手段那是对付自家人的,多尔衮的政治手段对大明与蓝田的危害远远小于对大清的危害。

    真正对大明与蓝田有威胁的是满清的军事力量,这干掉了多尔衮,豪格完全可以无缝顶上,这意义就不大了。

    而且留着多尔衮还可以窝里反,多尔衮与皇太极从来不是一条心的,留着多尔衮将来用来瓦解鞑子内部还是有点用处的。

    综合分析干掉多尔衮的收益并不高,而且有风险,当然在没风险顺手能干掉的情况下,也是可以考虑的,说白了就是可有可无的事。

    李朝生同意了手下们的意见,紧跟着找到了赵守全告诉赵守全地点,并把赵守全放了回去。

    赵守全被放了回去,带来了李朝生的亲笔信。

    “王爷,这时李朝生的亲笔信。”

    赵守全双手奉上李朝生的信,李朝生这封信用的是钢笔写的硬笔书法,不是李朝生不想用毛笔写,主要是字写的太丑了,没办法李朝生对毛笔一道没有任何天赋。

    因此只能靠硬笔书法剑走偏锋。

    只见信封上写了几个铁笔银钩的大字:多尔衮亲启。

    多尔衮挥了挥手让范文程接过书信:“念。”

    多尔衮与李朝生一样都不愿意亲自接对方给的信,主要是怕对方在信件上下毒,一般都让人念给他听。

    二人经过一番交手,都把对方当成劲敌,不可不防,也不可不察。

    范文程接过信件,当着多尔衮的面拆开火漆拿出来念道:“爱新觉罗.多尔衮你好,看到你写给我的信,很开心,虽然你在信中极尽美化,不过也难掩你此战失败的事实,对于你提出的见面,我同意,地点我已告知信使,时间你定。”

    范文程念完看向了多尔衮,多尔衮呵呵笑道:“狂妄之徒,倒也算懂规矩,他定地点,我定时间,都不吃亏,你与诸将领商议一下,何事见面合适,具体事宜就交给你安排吧。”

    听了这话范文程道:“是。”

    紧跟着范文程带着赵守全下去了,多尔衮再次拿出书看了起来,大约过了一刻钟,多铎跑进来道:“哥,哥……”

    多尔衮把书放下看向多铎道:“何事?”

    多铎看着多尔衮道:“你要跟蓝田县令见面?”

    “嗯。”

    多尔衮点头,听了这话多铎道:“这可是个好机会啊,咱们不如乘机灭了他。”

    多尔衮听了这话道:“去把范文程叫来。”

    多铎很不情愿道:“叫他作甚?”

    多尔衮道:“商讨一下能不能干掉蓝田县令李朝生。”

    很快范文程进来了,多铎把想法一说,范文程道:“不行,他们选择的地方离归化城二十里,距离咱们大营三十里,而且我刚才听赵守全说了,他们县尊出城会派一对斥候前来我方阵地查看,咱们要是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进城了,会面取消。”

    “同样咱们也派斥候盯着归化城,他们一出动,咱们也要撤退,所以想要埋伏几乎不可能。”

    范文程在一张纸上画了详细地图,归化城离他们军营一共五十里,这桑干河就在中央,双方隔河相见,双方只准携带一百护卫,而且都不允许带武器,并且双方可以派使者到对方阵营检查,而且进入会面地点之后。

    方圆五里之内不许有人,五里之外,双方可以安排五百人进行护卫,整个会面过程几乎没有任何空子可以钻。

    当范文程把会面方式与方法说完之后,多铎直嘬牙花子道:“这也太严格了吧?”

    范文程道:“关乎双方最高统帅,不严格也得严格啊。”

    听了这话,多铎放弃了强杀李朝生的想法,多尔衮却看着范文程道:“可有别的办法,干掉此人。”

    范文程想了想道:“用硬的肯定不行,但是计谋倒是可以一用。”

    多尔衮看向范文程,范文程笑道:“汉人有三十六计,三十六计最阴险莫过于离间计。”

    “离间计?”

    多尔衮嘀咕一句,紧跟着眼睛微微眯缝起来道:“捧杀之?”

    范文程笑道:“此乃正道也。”

    多尔衮点头道:“哈哈哈……好,就用此计。”

    多铎看着二人讳莫如深的笑容皱了皱眉头道:“啥意思?啥离间计啊?”

    范文程这时对多铎拱手道:“王爷可知道蒋干盗书,用的便是离间计。”

    “蒋干谁啊?”

    多铎一脸不解,多尔衮这时黑着脸道:“你这厮,让你读书你就骑马射箭,不学无术。”

    多铎耸了耸肩。

    就这样双方会面地点确定了,会面地点桑干河羊肠流域,双方携带护卫百人,不允许携带任何武器,会面时双方各自坐在高台之上,隔江对饮,时间三天后。

    消息传出后,双方可以派工匠在各自对应的河岸起高台,附近又按照各自的习惯布置一番,一时间两方都为这次会面而做着准备。

    “李县尊,听说你要跟多尔衮会面?”

    这一天客居归化城的卢象升找到了李朝生询问情况,李朝生道:“明天上午。”

    听了这话卢象升道:“带我一个。”

    李朝生皱眉道:“你要去?”

    卢象升道:“我与多尔衮对战多年,还未近距离观看此僚,趁机我正好看看此僚。”

    李朝生道:“对方可没请你,我如何带你进去?”

    卢象升道:“我可以混入你的侍卫之中。”

    听了这话李朝生笑道:“可是要行当年魏武之事?”

    卢象升闻言道:“县尊之威名,卢某可夺不去,县尊不必怕我喧宾夺主。”

    李朝生笑道:“卢公若想,李某倒是愿意让贤,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