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43章 他是真的疯了!

    秦律追着手机定位找到了被弃的车。(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车上空无一人,只有南烟的手机,还有她身上带着的,有定位和通话功能的高科技技术的那条项链。

    他来晚了一步。

    秦律表情阴沉的可怕,拿起手机,联系上秦安,也就是他派来保护南烟的暗卫队长。

    “你们在哪。”

    压低的语气,无形中带着让人心惊胆战的戾气。

    秦安:“秦爷,我在追南小姐,对方的速度太快,估计很快就能甩掉我们。”

    “哪个方向?”

    秦安连忙将他们所在的位置告诉秦律。

    距离这边,已经有五六十公里。

    开车追,绝对是追不上的。

    但这边是锦城,他要调飞机,没有那么容易。

    秦律眼底一片戾色,“不惜一切代价,必须追上去。”

    “是,秦爷!”

    然而……

    十分钟后,秦安打电话过来,告诉秦律,跟丢了。

    “秦爷,对方有人接应,我们被他们迷惑了视线,加上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根本跟不上。”

    “属下办事不利,请秦爷责罚!”

    没完成秦爷交下来的任务,就是他们的错,不能用任何借口来解释他们的无能。

    秦律此时已经在最近的网吧开了一台机子,直接入侵道路网,沿途锁定诺兰他们的位置。

    却也只能看着诺兰带着南烟上了飞机,离开帝都。

    秦律控制鼠标,将诺兰他们乘坐的飞机进行局部放大,看清楚尾翼上标志,沉声道:“惩罚就先放着,你们立刻动身去m国。”

    “是,秦爷。”

    秦律关了电脑,也准备动身。

    南烟肯定会被诺兰带去m国,他自然不会让她一个人在那边。

    事关华十方的两个徒弟,秦律考虑过后,将这件事跟华十方提了一下。

    “温衡劫走了烟烟?”

    华十方有些不敢置信。

    “他带走烟烟做什么?”

    秦律面对华十方严肃的表情,沉默片刻,还是说道:“我和烟烟怀疑,他就是七宗罪的宗主。”

    本来只是怀疑。

    但现在看诺兰的举动,分明已经自证身份了。

    他确实就是,他和南烟一直在查的七宗罪的宗主。

    华十方脸色凝重,当下开口道:“我和你一起m国。”

    “也好。”秦律觉得华十方跟着一起去,可能会有帮助,并没有拒绝。

    孙禅见状,也想跟着一起去。

    华十方说:“师弟,你留下来照顾郁白,顺便保护烟烟的爷爷和外公。”

    不能所有人都离开,万一先利用烟烟的爷爷和外公来威胁她呢!

    “行吧,那我就留下来保护他们。”

    “对了,烟烟的外公和爷爷那边,就不要说了,免得他们担心。”

    华十方不说,其实秦律也没有打算告诉他们。

    尤其是安老爷子,他的身体现在受不得任何刺激,万一让他知道南烟被抓走,再情绪激动,病情恶化怎么办。

    所以秦律跟安老爷子和陆老爷子说,帝都大学那边找南烟有点急事,她去了帝都。

    安老爷子和陆老爷子果然没有怀疑,还一个劲的面对面互夸南烟优秀。

    安老爷子自豪的说:“上次烟烟说帝大的几个院长都在争她,看看咱烟烟多优秀!”

    陆老爷子呵呵笑道:“嗯嗯,咱们家烟烟就是最优秀的,所以啊,你赶紧把你的身体给养好了,不然以后烟烟扬名世界的时刻,你都看不到。”

    安老爷子:“……”

    他叹了口气,“哎,都怪我这把老骨头不好,烟烟说,等我身体好一些,就带我去帝都,她要亲自给我调养身体,我要争取活的久一点!”

    这话,就有点炫耀的意味了。

    为什么?

    因为陆老爷子就没有这个待遇啊!

    这次轮到了陆老爷子无语。

    陆老爷子无语望天,心里在默默考虑,他搬去帝都住,会不会很麻烦。

    貌似,艺术协会总部,已经不只一次想请他去那边。

    要不,他就过去住几年?

    秦律和华十方看到他们两位没有丝毫起疑,情绪看起来还不错,相视了一眼,安心的离开。

    #

    南烟昏迷了近五个小时,才醒了过来。

    她没有直接睁眼,而是先感觉自身的情况。

    强效麻药的后遗症,让她全身无力,手脚发软,连抬手的动作估计都做的艰难。

    缓缓睁开眼,她先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处境。

    她现在是躺在柔软的床上,周围很安静,房间里空无一人。

    西式的装修风格,极简的黑白灰色调,有种性冷淡风。

    头顶是一盏水晶吊灯,光线被调成了暖黄色,不会太刺眼。

    窗帘很遮光,不拉开窗帘的话,无法分辨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

    她暂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可以肯定,她被诺兰给囚禁了。

    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收走,和外界彻底断了联系。

    南烟躺在床上,缓缓恢复体力。

    直到半个小时后,她才有种身体是自己的感觉。

    扶着床板坐起来,南烟尝试下床。

    站起来的那一瞬,因为腿软,她直接摔在地上。

    肌无力的感觉,比她猜的要更严重。

    她怀疑,诺兰是不是趁着她昏迷的时候,在她身体中注射了什么东西。

    暂时没有力气站起来,南烟干脆坐在地上,右手搭在左手腕,给自己把脉。

    没有任何意外。

    她的身体确实被他动了手脚,想要恢复体力有些困难。

    就是不知道等麻药的劲过去后,她有没有力气能自己行走。

    就在她考虑对策时,紧闭的房门开了。

    “小师妹,你怎么坐在地上?”

    诺兰惊讶一声,连忙大步过来,将她抱起来,放回床上。

    南烟知道自己现在没有反抗的力气,便也懒得去挣扎,眼中氤氲着浓稠的黑,淡漠的看着他,冷声问:“温衡,为什么?”

    她不理解,他怎么会走上这条路。

    就算她和温衡相处的时间不如傅郁白久,但好歹也有五年。

    五年中,她一直觉得二师兄是一个人美心善,又带着一点中二气息的大男孩。

    没想到六年后再见,他却变成了一个心狠手辣,视生命如草芥的魔鬼。

    他连跟他关系最好,相处了近十年的三师兄都能下狠手!

    难道,那几年的相处,他们认识的二师兄,都是他所表现出来的假面吗?

    诺兰的手在南烟的脸颊上轻抚,指腹从她的眉,一直滑到她的下巴,又不轻不重的捏住。

    他病态而疯狂的目光紧紧盯着她,语气是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兴奋,“因为,这个世界太无聊了,我只是想增加一点乐趣。”

    “小师妹,你不觉得人类停滞在一个阶段太久了,该需要进化了吗?”

    “大自然的规律,生命不息,进化不止,所有的物种都在默默的进化中。

    只有人类,因为安逸的生活,还有身为万灵主宰的身份,让他们失去了进化的动力。”

    “可是,物竞天择,落后就要被淘汰,既然人类不肯主动进化,那就只能依靠外力,让其进行进化,变成更完美的物种!”

    诺兰如同磕了药一般,目光灼灼,迸射狂热的激动,捏着南烟下巴的手也不受控制的加大,让南烟痛的微微蹙了下眉。

    他的想法,让南烟觉得他已经疯了。

    眼看他的情绪越发的诡异,她用尽所有力气,打掉他捏着她下巴的手,冷声嗤道:“你以为你是谁?万物之主吗?”

    “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站在万物之主的身份上,来评判全人类?你不是人吗?”

    诺兰并没有因为她的嘲讽而动怒,反而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愉悦。

    他半跪在床铺上,双手扶着南烟的肩膀。

    “小师妹,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死后重生,用现在的身体活下来后,我就知道,我的帮手到了。”

    “只有我自己,想要完成这项伟大的任务确实有难道,但现在有了你,我们一定会创造出全新的人类的!”

    南烟:“……”

    他是真的疯了!

    ##111

    在医生眼中,蓝曦然的地位,就跟在粉丝眼中,蓝倾君的地位是一样的。

    甚至,医生们对蓝曦然的追捧和崇拜,比起粉丝对偶像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蓝曦然就是医学界的奇迹,虽然年龄才二十五六,成就却比起一些早就在医学界成名几十年的老医生要更强。

    医学天才之名,让他在全球的医学生眼中,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蓝曦然对这些人如此热情的态度,早就习惯了。

    毕竟,不管他去哪个医院,那里的医生都是这样疯狂。

    蓝曦然简单的说了两句,拒绝了签名和合照的请求。

    医学界传闻,蓝曦然性格冷淡,所以医生们被拒绝,也没有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能跟蓝曦然同台手术,已经是他们的幸运。

    从手术室出来,脱了手术服后,蓝曦然按照蓝维昀给他发的位置,去找他。

    蓝维昀看到他后,开口问:“怎么样?”

    蓝曦然淡淡道:“我和小霖共同完成手术,他就算想要后遗症,都难。”

    小霖在一旁配合点头:“没错。”

    这种小手术,他和蓝三哥一个人都能搞定,更何况,他们两个一起动手。

    “他醒来之后,就会跟正常人一样,未来二嫂的父亲,不会有被他们起诉的机会。”

    最多,赔点医疗费,误工费之类的。

    “嗯。”蓝维昀点点头,“你们是准备回帝都,还是在这里待几天?”

    蓝曦然:“来都来了,就多待两天好了,正好看看未来二嫂的家人。”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如果可以,麻烦二哥把我安排在未来二嫂的家里住。”

    蓝维昀这次来,算是带着任务来的。

    临来之时,不管蓝印叮嘱他,要代表蓝家来照顾一下楚家。

    若是蓝维昀有需要的地方,他也要尽量帮忙。

    而且蓝倾君还特意拜托他,让他多撮合撮合蓝维昀和楚倾城。

    他想让蓝维昀赶紧把跟楚倾城的关系定下来,这样他才能把身上的重担交给他啊!

    “我稍后给她打个电话,让她帮你们安排。”

    蓝维昀和小霖想要留下,不用他们说,蓝维昀也不会让他们去住酒店。

    楚家城堡那么大,客房都有几十间,来再多的人都能住得下。

    楚倾城接到蓝维昀的电话,听蓝维昀说了蓝曦然的意思后,连忙表示:

    “蓝医生和小霖要在家里住?那当然好了!”

    “我让管家去收拾客房,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楚倾城从陈秘书那已经得知,蓝曦然给股东做手术的事。

    有他出手,自然不用担心股东会有生命危险。

    楚倾城一直紧张的心情,总算平静下来。

    “我先去一趟看守所,看看伯父,等看完后再回去。”

    “曦然和小霖稍后会回去,你跟楚夫人说一声。”

    “我也要去!”

    楚倾城一听蓝维昀说他要去看守所,连忙表达她也要去的意思。

    “嗯,那我送他们回去,顺便接你。”

    “好!”

    蓝曦然听着他和楚倾城打电话,啧了一声。

    二哥沦陷的速度,够快的啊。

    反正,比他要快多了。

    还说什么一辈子不结婚,不想找女朋友~

    医院这边已经没有事,剩下的就是等着股东醒过来。

    陈秘书干脆也没有留下来,又回了公司。

    #

    把蓝曦然和小霖送回楚家,接上楚倾城后,蓝维昀开车,去了关押着楚松的看守所。

    向警察表明了来意后,蓝维昀问:“可以保释他吗?”

    警察拒绝道:“伤者情况未明,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不允许保释。”

    “伤者已经做完手术,脱离了危险,最多三天就能醒过来,而且楚先生也是无心之过,又不是故意动手,不存在恶劣情节,为什么不能保释?”

    “伤者脱离危险的消息,我们这边还没有收到,至于为什么拘留他,是伤者家属强烈要求,我们要照顾伤者家属的意愿。”

    “蓝维昀……怎么办啊!”

    楚倾城焦急的看向蓝维昀。

    听警察的意思,要把她爸爸在这里关三最少三天,她怎么能不着急。

    这才一天,妈妈已经快被吓的哭晕,若是告诉他警察不许保释爸爸,她会更担心啊!

    蓝维昀安抚的在她头上揉了揉,“先去见见你爸。”

    “嗯……”蓝维昀安抚的在她头上揉了揉,“先去见见你爸。”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