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番外 ****

    年关一过,万众瞩目的世界邀请赛便拉开了序幕。(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中国区保送的三支队伍里,以E队和SN战队的话题度最高。

    SN作为万年老二队,终于有了一回出头之日,粉丝们都感动的涕泗横流,并且作为秋季赛夺冠的一支正规军,SN的水平发挥相当稳定,大家都对SN整体的前景非常看好,粉丝们每天都在充满了信心的为他们的哥哥们鼓舞助威。

    相比之下,作为今年最不省心的也是最水逆的一支战队,E队的粉丝们每天都在转发各种各样的锦鲤,活的又卑微又佛系。

    【锦鲤大大保佑E队此去巴黎一路平安。】

    【我不求别的,只求E队能好好打完整套的比赛orz】

    【檬妹儿和哥哥们不出幺蛾子我就满足了,真的QAQ】

    【做人嘛重要的是开心!冠军不冠军的对吧,那都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我们不在意,我们真的真的很佛系。】

    【粉这支战队真的太难了……大家每天都在棺材里仰卧起坐QAQ】

    饶是粉丝们日祈祷夜祈祷,比赛之前,E队内部还是出了点幺蛾子。

    发现问题的苗头还是有粉丝发现,喻默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巴黎香榭丽舍大道的照片儿,全队除了林檬以外,全都转发了。

    粉丝们战战兢兢的想,一定是檬神的手机没电了,所以没能及时转发,等她手机有电了她一定会转发的……

    然后林檬就非常不给面子的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一张自拍照。

    粉丝们的心都悬起来了,眼看着喻默第一时间给她的自拍照点了个赞,林檬还是没有礼尚往来的给喻默任何回应,大有默神热脸贴檬神冷屁股的感觉。

    粉丝们都吓尿了,各种揣测蜂拥而来。

    这别是吵架了,分手了吧!

    世界赛前夕,你们E队狙辅闹分手??是嫌冠军奖杯烫手还是怎么的!就这么不想要吗!

    今年世界赛的举办地点定在法国巴黎,各大战队都将提前半个月左右抵达赛点,一是为了适应环境,二是为了给前期的宣传做准备。

    宣传部分包括拍摄*真和录制VLOG,毫无悬念的,全员颜值水平都很在线的E队成为了宣发团队的宠儿,按照那位策划总监的话来说,潘达胖都胖的很有炮兵特色。

    “尼玛去年他们可不是这么说的。”潘达拿着他的皮革小外套,扛着他的道具炮/筒如是说。

    “去年他们说什么了?”林檬好奇道。

    肖星珩笑眯眯道:“去年他们表现得很疑惑,对潘达说怎么你们亚洲人也能吃出这么胖的肚子……”

    “嗐,这不是看你们有夺冠的潜力,所以多跟你们套套近乎嘛。”钟响说:“行了别叨逼叨逼了,赶紧去化妆,LEMON,你赶紧去试衣间换衣服。”

    有了亚邀赛的经验,林檬对于做造型这事儿的接纳程度直接上升,她“哦”了一声也没有多比比,就熟门熟路的去试衣间了。

    喻默正坐在那儿一边安静的刷手机一边做头发,身旁的潘达正在化妆师的粉刷底下频频惨叫,比起潘达和老迈他们做造型的复杂程度,喻默这儿基本只需要打个底遮一遮黑眼圈,顺带用发胶和啫喱将黑发抓出凌乱感来,造型师草草的捯饬了一番,对着镜子看了两眼,非常满意。

    喻默抬眼看了看镜子,感觉跟去年好像没什么区别。

    他们怎么总喜欢给他塑造出这么高冷又野性的形象?明明他今年是要在辅助位上躺赢的,就不能让他看起来端庄一点,典雅一点。

    这时,他往镜子里一瞧,便看见一个穿着迷彩服、踩着高帮军靴的少女慢吞吞的走了过来。

    女孩儿的光泽太过耀眼,使得喻默忍不住瞪大了眼。

    兴许是受到了亚洲邀请赛宣传片儿的启发,世界赛的宣发部门在林檬身上看到了足够大的商业价值,于是特意给她专门儿定做了一套服装。帅气修身的迷彩裤,棕色的靴子带了点儿跟,衬的腿极长,皮质腰带和搭扣处都很用心的设计了BOD的官方花纹,穿出了制服的味道。

    最重要的是,那半身的小马甲里面的黑色背心儿居然是露脐的——

    喻默的眸光无声的在少女平坦白皙的小腹处打了个转。

    林檬走出来的时候还在系那个装饰性的皮带的搭扣,听到周围的人都在一阵阵儿的惊呼和吸气。

    左手边正好有个全身镜,林檬边侧身对着镜子照了照,这种风格的衣服她还是头一回尝试,意外的还挺新鲜,而且她小肚子上一点赘肉都没有,肤色跟深色的迷彩面料形成了颇为鲜明的对比。

    她叉了叉腰,左看看右看看,竟然被自己美到了。

    “哎我腿还挺长。”她自言自语。

    “我的妈哎!!”潘达一扭头,看的眼睛都直了:“好特么的性感哎日——”他话音刚落,身边儿的喻默毫无预兆的一撑扶手,从转椅上站了起来。

    林檬还没欣赏完自己的英姿,就被倏地杀过来的队长大人牵了手拽走了。

    “哎喂喂——你干嘛呀!”

    喻默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服装师,言简意赅道:“有没有非露脐的打底衫。”

    服装师愣了一下,犹豫道:“有是有,但是——”

    “有就把这件换了。”喻默果断的说。

    服装师讪讪道:“可是我觉得这样搭配比较醒目漂亮——”

    林檬:“对啊!我也觉得这挺好看的!我不换!”

    喻默:“你闭嘴。”说罢,他看向服装师的眼神带了几分冷意:“LEMON这几天特殊情况,不能受寒,受寒了会影响比赛状态,所以不好意思,请给她换一件。”

    服装师还是很犹豫,这时,总负责人过来了。

    这位负责人是个极圆滑的,同时对喻默保持着一定的尊敬,所以在喻默重申了一遍他的意见时,他就知道自己浑水摸鱼的小心机没能过关,于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我们总是会准备很多个PLAN,就是为了完美的统筹嘉宾选手和活动,可见我们主办方还是很人性化的。”他王婆卖瓜自吹自擂似的打圆场。

    喻默没有跟他多废话,只淡淡的说了声“谢了”,就督促林檬换衣裳去了。

    这一路林檬都觉得很费解。

    “你那是什么直男审美啊!”她梗着脖子直嚷嚷:“明明露脐装很好看啊!”

    “好看又怎么样?通过这种方式吸引过来的都是什么人你有没有想过?”喻默拧着眉头说:“你想打完一场比赛同人本子满天飞吗?”

    林檬愣了愣,随后脸涨得通红。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她直跺脚:“你!你龌龊!”

    “我说的都是实话。”喻默难得严肃:“主办方想空手套白狼,通过你多吸纳一点儿流量热度,他们才不会在意这些会对你个人的形象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你这就是小题大做!”林檬说:“你分明就是不想我穿露脐装给别的男人看!”

    “你平时穿吊带穿短裙我都不会管你。”喻默说:“但是在赛事宣传上我希望我的队员是以精湛的技术和优秀的团队精神吸引粉丝,而不是以色/相。”

    “你就是封建保守!少找借口双标我了!”林檬说:“你还不是靠色相吸引人!”

    “我可从来没有露我的胸腹肌。”喻默说:“赛前赛后我连低腰裤都没穿过。”

    “你——”林檬说不过他,气咻咻的站在原地不肯动。

    “赶紧去换。”喻默说:“我是队长我说了算。”

    最终,林檬还是穿着全黑的打底衫配迷彩色的半身小马甲,下摆扎进裤子里勾勒出纤细紧致的腰线,她板着一张脸拍完了全程,倒显得又酷又娇俏。

    喻默迷彩服的造型挺拔英俊一如既往,潘达阿鹿老迈三人组更是各有各的萌点特色,在宣传视频中,他们集体奔向丛林深处,烈风起,林檬出其不意的回眸,秀发被风吹的浮动,眼神坚毅,一眼万年,而身后喻默挑唇一笑,自信之余尽显王者风范。

    无论是*真照片还是vlog都赢得了粉丝们的一致好评。

    可就是因为这件事,林檬觉得喻默占有欲爆棚,记恨喻默记恨了好多天。

    拍宣传照的事情过后,喻默倒也没觉得有什么,照旧跟林檬沟通互动,结果全程都是“热脸贴冷屁股”式的尴尬。

    直到小组赛开赛,他们之间的关系依旧没有缓和。

    队内狙辅闹矛盾,上场后还能好好沟通打配合?开玩笑。

    E队的粉丝们得知此消息时,纷纷表示他们依旧买好棺材板躺平了。

    谁料第一轮小组赛下来,E队独占鳌头的晋级了十六强。

    粉丝们喜出望外,对于E队这种“公私分明”的表现感到非常的欣慰。

    随后,官方po出了E队的赛时队内语音。

    其中有一段儿的内容很迷。

    林檬:“……阿鹿你稍微让开点,西十五有个人……就你还开明大度,我看你是不知道开明大度四个字怎么写,你信不信就算你不穿裤子裸/奔我也不会管你,我这才叫开明大度……等我两秒,人头收了,准备推进。”

    评论区的粉丝们都惊呆了。

    【卧槽啊,你们能不能对这个比赛保持一点最起码的尊重!】

    【好歹是世界赛!你们的对手不要面子的嘛!】

    【这是LUO战队被黑的最惨的一次……我甚至怀疑E队在打娱乐局……】

    【檬神不愧是大魔王[笑哭][笑哭]】

    【一边打比赛一边骂男朋友也只有檬神了8】

    【毕竟是亚邀赛打赢了外挂的女人啊!】

    【所以只有我关心开明大度到底是什么梗吗??】

    【感觉是很难以描述的话题呢[滑稽]。】

    林檬不知道自己又一次因为一些稀奇古怪的原因出圈儿了,她正在宾馆里跟林思甜通电话,疯狂的翻喻默的旧账。

    林思甜一边嗑瓜子儿一边说:“这个我站默神。”

    林檬:“你花痴吧你!”

    林思甜:“花痴个鬼,我现在对默神没兴趣了,我有男朋友,我男朋友像吴彦祖!比默神帅一千八百多倍。”

    林檬:“……”

    她差点儿就跳起来对林思甜吼说“你胡说八道我家喻默全世界最帅”,但是她感觉吼完这句话,她俩之间的话题就会彻底跑偏再也拉不回来。

    “为什么?”她转而问。

    “因为他说的没错啊。”林思甜说:“之前那个coser糖小兔你知道不?”

    林檬:“知道。”

    林思甜:“她原本也就是个正经的coser,但是后来代言了一个网页游戏,拍了一组比较hot的*真,就有人用Ps软件给她直接P成了X照,到处流传,再后来找她接这种类似的擦边代言的就越来越多……你懂的,这个圈子就是个大染缸。”顿了顿她叹了口气道:“算了,你这种不开窍的直女玩家才不懂,我比较懂。”

    林檬噎了一下,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对不起啊,我不该提的。”

    “没事,都过去了。”林思甜不以为意的说:“那你还给默神脸色看啊,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那我怎么办嘛!”林檬委屈起来。

    “给他个台阶下咯。”林思甜说:“行了,不跟你聊了,我男朋友打电话来了。”

    挂断电话,林檬陷入了沉思。

    她想,这哪里是喻默没有台阶下,分明是她没有台阶下吧。

    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

    “睡了吗?”是喻默的声音。

    林檬愣了愣,飞快的起身去开门。

    门一开,男人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他价值三万多块的雷豹778。

    林檬退了一步,差点儿以为喻默要用键盘锤爆她的头。

    “你还在生气么?”喻默说:“那,我的键帽给你抠,你拿它撒气,自己就别生气了。”

    林檬愣了愣,望了望他手里的键盘,又看了看男人认真的脸庞。

    “我知道你又要说我直男了。”喻默说:“但是你以前输游戏的时候也会气的抠键帽,我觉得这也许可行,抱歉,实在是想不到别的办法哄你了。”他耸了耸肩,略无奈的笑道。

    林檬的心底一酸,内疚感一下子涌了上来。

    她的脾气怎么那么坏啊,喻默他……他怎么可以那么好呢?

    她说不出话来,只能展臂搂住了男人的脖子。

    “对不起。”她小声的叹息着:“我……对不起。”

    喻默愣了愣,失笑。

    “其实我也有私心。”他一边儿关上门,一边儿牵着林檬往床边走,轻声说:“我的确受不了别的男人看你,我很小气,很自私,也很有占有欲。”

    “没事。”林檬摇摇头说:“你喜欢我嘛,我知道的。”

    “那……你白天说,你很开明大度。”喻默坐到床边,一伸手将她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

    “是啊。”林檬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唔,你还说我即便脱裤子你也不会管。”喻默的手攀上了她的后腰,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我想知道,这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