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32章 妈妈昨晚看书到很晚

    乔谨川强压下yu望平躺下来,顺手把人捞起来趴在自己怀里。(wap.k6uk.com手机阅读)

    把被角掖好,只露出脑袋,脸颊贴在他的胸膛,长发倾泻而下,乖得不得了。

    他抚摸着她的长发,将那段往事娓娓道来。

    原来五年前卡莎按照黑党首领的要求去暗杀一位f国富商,富商周围虽然安保严密,保镖众多,卡莎依然出色的完成了任务。

    当日卡莎早早守在富商出入的酒店对面高楼里,瞅准机会将那名富商狙杀。

    事后富商的安保几乎立刻确定了她所在的位置,就在她在开车躲避追捕时,车轮被子弹打中,失去控制的车子造成追尾,间接造成了一名*国男子的死亡。

    当时卡莎果断弃车离开,后来在新闻里看到了那个人的死讯。

    那是一名德高望重的大学教授,任职于世界排名前三的名校,出事的时候他已经买好了回*国的机票,准备回*国南方的老家探望刚出生的小孙子。

    而这名老教授,正是霍弈鸣读大学时的老师,曾在他还是个学生时给过她很大的帮助。

    即便已经过去几十年,霍弈鸣每次路经f国依然会去看望恩师。

    得知恩师的死讯,霍弈鸣马上派人查清了事情的始末,并马上采取了行动。

    富商死后留下的产业被一名不名见经传的商人收购,并且完成了一项备受阻挠的项目,导致黑党背后的人损失巨大。

    这正是先前那名富商的死亡原因。

    以霍弈鸣的地位和格局不会去针对一个与杀人工具无异的杀手,但他也绝不会允许她成为自己的儿媳。

    俞宝儿听完心里十分复杂。

    “怪不得爸爸那么讨厌黑党,也不喜欢卡莎。”

    她记得卡莎第一次来家里,爸爸便表现出明显的厌恶。

    乔谨川将她的长发拂到一侧,露出脖颈,他的大手便在那纤细的后颈上轻轻摩挲着。

    他淡淡的说:“岳父可以接纳出身普通的杨翎思,可见他并不在意门阀地位,但卡莎不同,她手里沾了太多血腥,即便是普通人家也会有芥蒂,更何况是霍家。”

    乔谨川顿了顿,“她选择你二哥,未必没有寻求庇护的意思。”

    霍家身为*国首富,有着足以撼动全球经济的能力,但凡与霍家人有关的消息都会在第一时间引起全*国,甚至全世界人的关注。

    若卡莎的身份被有心人察觉到,并拿来大做文章,便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听他这么说,俞宝儿的心也往下沉了沉。

    可是转念一想,眼睛亮了,在他怀里抬起脸来,“可是爸爸还是允许卡莎住进霍家,说明他虽然不喜欢她,但是已经接受了她,对不对?”

    乔谨川单手垫在后脑,垂眼看着她。

    “傻瓜,岳母喜欢的人,岳父怎么可能拒之门外,更何况卡莎肚子里已经有了霍家的子孙。”

    俞宝儿深以为然,“这倒是,妈妈的话对爸爸就是圣旨。”

    男人低低的笑了,手指在她脸颊蹭了蹭,“你的话对我而言也是圣旨。”

    俞宝儿红了脸颊,又趴了回去,耳朵贴在他心口的位置,强劲有力的心跳传达到耳朵里,心和耳朵一起痒。

    就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她迷迷糊糊之间听到头顶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自己。”

    俞宝儿知道他在说去x国的事,她又实在懒得睁开眼睛,便哼哼几声算是回应。

    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舒服的不得了,几秒后便先陷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俞宝儿发现自己已经回到霍家的卧室里。

    身边已经空了,她撑着身子坐起来,揉揉眼,扯了睡袍随意穿上,一边系着腰间的系带一边下床,光脚踩在柔软厚实的地毯来到落地窗边。

    窗帘拉开,一片银白晃了她的眼睛。

    下雪了?

    这是今年入冬后的第一场雪。

    换好衣服下楼,杜乐丹站在楼梯下微微颔首,“小姐早安。”

    “早安呀。”

    说话间她走下楼梯,抬眼便从玻璃里看到正在雪地里玩耍的孩子们。

    乔谨川身上的白色羽绒服几乎与雪地融为一体,他双手穴在羽绒服口袋里,站在一旁看着孩子们冒雪堆雪人。

    期间小果果仰起头,似乎在邀请爸爸一起堆雪人。

    她看到乔谨川摇了摇头,于是小果果继续埋头堆雪。

    俞宝儿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前往餐厅吃早餐。

    刚吃到一半,孩子们嘻嘻哈哈的回来了。

    小果果哒哒哒跑过来趴在她腿上,仰着奶声奶气的说:“妈妈早上睡懒觉了哦,没有陪果果吃早餐,说话不算话。”

    俞宝儿抿唇柔柔一笑,放下筷子,将小女儿额头的碎发整理好,“抱歉宝贝,妈妈答应你明天一定准时起床好不好?”

    这时小奶糕也走过来,“妈妈昨晚睡得很晚吗?”

    额……

    俞宝儿正准备糊弄儿童,就听男人的声音传来。

    “妈妈昨天看书到很晚。”

    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他脱去羽绒服,里面是一件浅蓝色套头毛线衫,配上白色的裤子,整个人看起来干净舒朗。

    小果果一听妈妈看书才晚睡,果然不再纠结她失信的事,而是担心的说:“妈妈要注意眼睛哦。”

    奶糕似乎并不相信。

    他看看爸爸,又转过脸看着妈妈,“妈妈看的什么书?”

    什么树?

    天生在说谎方面没有天赋的俞宝儿被一个六岁的小娃娃问住了。

    她下意识的看向乔谨川。

    只见乔谨川十分自然的说:“平凡的世界。”

    奶糕黑漆漆的眼睛在爸爸和妈妈脸上扫过,半晌点了点头。

    “那我也要看,看完就可以和妈妈分享交流一下。”

    俞宝儿瞬间头大,她轻声问道:“那本书小孩子可能看不太懂。”

    谁知奶糕竟一本正经的说:“不懂可以问呀。”

    俞宝儿在心里苦笑,一边瞪了乔谨川一眼。

    始作俑者勾唇淡淡的笑了,揉揉儿子的小脑袋给出肯定,“说的没错。”

    奶糕被爸爸夸了,脸上并不见多余的表情,只是下巴微微上扬。

    很快便到了出发去京市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