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四十九章 晴天中的微笑打赏加更

    “长夏,这会不会太麻烦?”妲雅迟疑着,开口道。(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暖春微笑着,轻拍着妲雅的手背,温声道:“妲雅,这哪会是麻烦,族人很乐意帮忙的。兽崽代表着部落的希望,只是帮忙捕捞黑鱼白鱼,这算不上是麻烦。”

    “听暖春的,饭后,我跟亚东说。”长夏利落道。

    妲雅刚来部落,脸皮薄。

    长夏暖春看她面露窘色,索性直接拍板决定。

    “谢谢!”妲雅深呼吸数下,最后轻轻吐出两个字,眼眶微微泛起一层水汽。论细心,哪怕自家阿父阿姆都不如长夏他们,能嫁给亚东,是她的福气。

    长夏轻笑着,没说话。

    自家人,太客气显得生疏。

    “沉戎,垒灶吧!”长夏道。

    沉戎将装着油炸肉的陶缸,放在厨房。

    很快,沉戎暖春把木棚清理出来,长夏帮忙递石块垒灶。望着栽种着藤树的墙角,感叹道:“等藤树长大,大树遮阴,我们就能在窑洞庭院垒灶烧烤……”

    “我后悔砍掉窑洞旁边的大树了。”暖春道。

    “别着急,等我摸索清楚血脉能力,兴许能找到催生能力。”长夏冷静道。目前,她的能力是治愈和沟通,催生应该是治愈的衍生。

    长夏想种植,何尝不是想锻炼自身血脉能力。

    “真的?”暖春激动不已。

    妲雅沉戎都是一脸震惊望着长夏。

    长夏道:“理论上,可行。但是,想实施,需要努力。”

    毕竟,长夏现在做不到催生植物。

    “长夏,慢慢来。”沉戎温声道。怕长夏急功近利,沉戎开口安抚她别太急,他们有的是时间来试验。

    “沉戎说得对,我们有时间等待,不着急。”暖春附和道。

    紧接着,妲雅跟着点头。

    彼此心底充满希望,未来无限光明。

    半晌。

    南风一行兽人归来。

    背篓中,装着沉甸甸的猎物。

    他们本来打算在白湖旁宰杀鸡鸭野兔。

    但是,长夏叮嘱他们将鸡鸭的毛留着有用。河洛部落囤积了一批鸡鸭毛,就等着长夏动手制作鸡毛掸子,以及鸭绒衣服和鸭绒被。

    “长夏,这些鸡鸭毛留着做什么?”妲雅眨着眼,好奇道。

    兔皮留着,还算情有可原。

    但是,这些家禽的毛留着能做什么?

    “鸡毛,做ji毛掸子,用来打扫家具上的灰尘。鸭毛,用来做鸭绒被和鸭绒衣服。”南风朝长夏努努嘴,说道:“长夏让部落留的,说是有大用。部落囤积了一大批,最近忙着其他兽族部落建房修路,一时没顾得上。”

    “我最近有时间,把鸡毛掸子安排上。鸭绒衣服和鸭绒被,约莫要等有机会跟狼族交换基拉布,兽皮不太适合。”长夏接过话,开口道。

    这要是真把鸭绒被和鸭绒衣服鼓捣出来。

    今后,再不用畏惧入冬的严寒。

    “我帮你——”南风快速道。

    枫叶问:“长夏,鸭绒被和鸭绒衣服需要基拉布?”

    “鸭绒被和鸭绒衣服需要布,这个布…不一定是基拉布。”长夏想了想解释了一句,兽皮太厚不透气,布匹的透气性更好,覆盖在身上也更舒适。

    “让沉戎找狼族聊聊——”南风挤眉弄眼,给长夏提建议。

    这一次。

    长夏难得没有直接拒绝。

    “这事,我亲自找狼族商量。让他们交换一批基拉布给我,我试着缝制鸭绒被和鸭绒衣服。”长夏道。

    她婉拒南风让沉戎找狼族,选择亲自出面。

    兽皮御寒效果不错,但比较适合做大衣。

    要是真的能把鸭绒衣服做出来,严冷的寒季,兽族也能多一种御寒手段。相较于狩猎大型猎物,捕捉鸡鸭这样的小型猎物,就连弱族都能轻而易举做得到。

    听长夏说要主动找狼族商量。

    众兽人顿时明白,这鸭绒被和鸭绒衣服肯定是好东西。

    “灶台的水烧开了,宰杀鸡鸭野兔。”

    沉戎轻喊着,示意长夏她们别愣着,动手宰杀鸡鸭野兔。待会儿,白清他们也该从白湖回来了。

    人多,还能吃。

    准备一顿午餐,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话落,众兽人忙碌了起来。

    很快地。

    白清他们拿着宰杀好的鱼虾回来。

    加入到忙碌之中。

    “南风,你去趟部落把山雀他们叫过来——”长夏擦拭着额头的热汗,一遍翻炒着锅中的口味兔,大声喊南风去部落叫人。

    南风撇嘴,嘟囔着,“长夏,你太宠那群兽崽崽了!”

    “别废话,快过去接他们。”长夏哭笑不得瞪了眼南风,这么大个人,还跟山雀他们争风吃醋,也是不怕丢脸。

    “南风快去。”枫叶催促道。

    山雀他们估计早就想过来找长夏,多半被部落那么拘着。

    长夏让南风过去接人,应该也是清楚个中缘由。

    “行,我再吃一块兔肉就走。”南风道。

    伸手快速往锅里捡了一块兔肉,被烫的呜呜叫。一边朝着院门奔去,必须早去早回。

    回得晚,谁知道亚东会不会偷吃?

    “越长大越像个兽崽似的——”枫叶吐槽道。

    长夏轻笑着,说:“这不是挺好的吗?”

    只有被宠着,才有资格嬉笑怒骂。她没觉得南风这样有什么不好,人啊!难得能活的潇洒恣意。

    “长夏,我们不通知族长和长者他们吗?”妲雅轻声道。

    长夏挥挥手,随意道:“我们年轻人聚一聚,就不叫族长他们了。他们过来,大伙都会觉得拘束不自在。”

    等以后,部落再壮大一些。

    兽崽变多起来,长夏也不会刻意叫兽崽们过来。

    现在,部落兽崽数量不多。

    叫过来,也热闹热闹。

    “长夏说得对,真把族长他们叫过来,指不定他们会问什么。”枫叶黑着脸,无语道。

    催婚结束,必然会催生。

    尤其有暖春和妲雅这两个前车之鉴。

    长夏,族长他们不会催。毕竟她身体刚恢复,沉戎种族血脉强悍,生崽崽的事急不来。

    但是,他们就不同的。

    别说枫叶,怕是连白清南风都逃不掉被催生的恐惧。

    “……”妲雅一头雾水,她好像听不懂枫叶说的话。

    蜜露听懂,嘴角轻抽着,安静,莫默不作声。就怕战火燃烧到自己身上,那就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