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69章:世外高人

    凰城内,影侍卫的总部。(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参见二皇爷。”凰归元带着云溪前来。影侍卫们见到他大驾光临,纷纷向他下跪行礼。

    幻跟几个副领正商量着如何去救人的事情。

    “你们在商量着什么?”凰归元问道。并盯着桌上的水道地图。

    “在想办法搭救被抓的部落村民,已经查到他们被困在西岸的一艘帆船里。”幻说道。

    凰归元分析了一下,说道:“以海岸这个距离,不用船只是过不去的,一用船只就必定被他们发现。”

    幻点点头,说道:“是的,正如皇爷所说的一样,我们正在烦着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侵入船内。”

    云溪简单的说:“为何你们要考虑被不被发现,既然是帆船的话,就好办了,直接点火烧船。顺便救人。还用想那么多。”

    幻非常针对的说:“你说得就容易,他们有西洋枪的,我领教过了,差点掉了半条命。跟他们硬拼的话,死了一大堆,还未救到人,你还说盲目地放火,怕连人烧死了,什么也救不活。”

    云溪又想出另一种方法,直说:“用迷烟弹吧,远距离的将迷烟弹扔下去,让船上的人都中招了,这样就减少了他们的攻击力。接着就看你们的身手。分为两派人行动,一派跟人打,另一派负责救人,救到人后,就用另一艘帆船来搭着走。帆船的事情就交给皇爷了,他肯定有帆船的。”

    她的方法可行的。几个副领没有异议,幻找茬的说:“普通的帆船怎样抵过敌人带有炮火的帆船?”

    凰归元力挺着云溪,说道:“不是普通的帆船,是带有炮火的新款帆船。大家没有任何异议的话,就按着她的方法去做吧。我会派人驾艘帆船过去西岸,明日就救人,今晚准备好迷烟弹和武器装备。”

    没有人有异议,这个提案就这样子通过了。

    分好任务,散场后,其他人各自去准备。幻独自回到自己的休息房。

    云溪有些想去找幻,但凰归元在她身边站着。她犹豫着,要不要去。

    “刚才开会的时候,你想办法那么果断,为何想去找他,又原地不动。”凰归元扇一下手上的折扇,早已看透她的心,不由的说道。

    “怕你不开心。”她直说。

    “嘿嘿,我从来不小鸡肚肠的。去吧。我到马车里等你。”凰归元说完,并扇着折扇走人。

    云溪小声的吐糟说:“嘴巴上说不会小鸡肚肠,又还不是叫我一定要回马车里,我去了找幻,说不定要聊一天的。”

    幻在房内,擦着暗器,突然想起要回去通知颜若栤一声。她还在森林那边傻等中。

    一打开门,就见到云溪正想要敲门的姿势。

    “不去跟着你的二皇爷散步,找我做什么呢?”幻无趣的说。

    云溪直接扯下他的头,直吻他的薄唇,说道:“亲你一下。”

    “好啦,我还要去找若栤他们,别胡闹了。”幻将她推开,说道。说完,就想绕过她身子,却被她伸手拉着了。

    “幻。明晚我去找你。”“好。”

    马车内,凰归元也不是太过淡定的。折扇一拍一拍的敲着自己的膝盖。

    “二皇爷,我回来了。”云溪的声音一传来,他立刻精神起来。

    “接着又想去哪里?”凰归元轻笑的问道。

    “万花阁楼吃千层糕,品尝桂花酒。”云溪提议的说道。

    “好。我们出发吧。”凰归元说道。

    云溪毫不客气的靠在他的怀里,靠得自然放松,而凰归元也搂得心静,只有她在身边,他才平静下来。马车重新行驶。

    森林的小溪边,颜若栤一行人还在等候着。

    啪!

    “哇!好大一只蚊子,好痒!”小翎挠着手臂,说道。

    “小翎,过来涂药膏,别挠了。”颜若栤朝他招一招手。

    “等了一天,喂蚊子也喂了一天,幻还未回来,我们确定要等下去吗?”纳罱一边吃着木瓜,一边说道。

    “才等了一天,幻说过要两天的。再说,你身子这么单薄,赶路对你也没有好处,歇着就歇着吧。”颜若栤说道。

    纳罱指着一堆水果,说:“不早点回城,我总是吃水果补身,也只会越吃越单薄。快变成纸人了。”

    “行啦,若明日还未见他回来,我们就启程吧。小溪的蚊子太多,被这样子叮着也不是办法。”颜若栤边帮小翎涂着大大小小的红块,边说道。

    远处飘来一股烧柴的焦味,鼻子灵的纳罱一下子就知道这种味道是在烧陶。

    “有人在那边烧着陶。”纳罱不由的说道。

    “烧陶?是什么来的。”小翎好奇的问道。

    “就是将平时用的陶器,正在制作的一个过程,需要用柴火围着来烧,让它变得坚固。”纳罱解释的说。

    小翎听得津津有味,感兴趣的说:“我想过去看一看,娘亲,可不可以啊?”

    “可以。我们去看一看吧。”颜若栤也不想一直坐着喂蚊子。

    于是,让马夫一个人待着。她和纳罱,带着小翎一同过去找烧陶的位置。

    沿着气味,一路来到一个空旷的小河边,河边正烧着一个土陶,用了最原始的方式来烧。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身穿灰色大衣的肥老伯,拿着一堆柴枝过来,问道。

    “老伯伯,你别误会,我们没有恶意的,只是在那边闻到有人在烧陶,小孩好奇,就带他过来看看,什么叫烧陶。”颜若栤解释的说道。

    她还留意到这里除了烧陶,不远处还有几个烧好的土陶正在煎着一些草药,一股药味飘了出来,与土陶的气味混在一起。

    “别走那么近,火苗大,拉着小孩走开一些。”老伯伯将拿来的柴枝,不断的加火。让火势烧得更加厉害。肉眼可见,被烧的土陶,由黑开始变红。

    颜若栤让纳罱将小翎抱起来,站远一些观看,别妨碍着老伯伯制作。自己走到不远处的那些煎着药草土陶瞧一瞧。

    “这些都是毒草来的。”她瞧着药草泡出来的颜色,判断的自言自语中。

    老伯伯似乎听见她的话语,走了过来,说道:“姑娘,你看得出这些是毒草。能说一说是什么毒草吗?”

    这位老伯伯明摆是想考一考她,颜若栤也有兴致的猜一猜。

    “应该可以的。从左到右来说吧,这土陶里的是断肠草。水色如茶,跟金银花泡出来的差不多,但是具有剧毒。接着就是蝎子草,叶片呈宽卵形,接近圆形,尾端渐短卷曲,形似蝎子的尾巴,因此得名。蝎子草是一种重要的药材,可以治疗蛇虫叮咬、跌打肿痛等,但是直接接触皮肤容易造成划破外伤,引起瘙痒肿痛的现象。”颜若栤一下子就说中了两种。

    老伯伯对她有点刮目相看,梳理一下长长的胡子,笑着说:“看来姑娘对毒性药草有所理解喔。”

    “算是认识不少的。这边的是毒芹,苍耳。老伯伯,你用土陶泡着这些毒草是想要做什么呢?”颜若栤好奇的问道。

    老伯伯直说:“想用试一试哪种土陶才最适合用来煎毒草的,平时煎的毒草总是混有了陶的一些杂质进去,纯度不高。就试一试用最原始的方法。”

    颜若栤细心观察,这些土陶的确含有其他的沙土成分,每一个都不一样的。

    她也第一次听有人说,煎药还需要有适合的陶器。今天长知识了。

    “敢问老伯伯你是不是一位采药人?”颜若栤问道。

    “闲人,只是闲得没事干,在找感兴趣的事情来干的闲人。”老伯伯一脸轻松的说道。

    “闲人?”颜若栤自然是觉得他是在说谎了,能懂那么多,这也太专业了吧。

    土陶烧好了,老伯伯将火扑灭后,并坐在树边乘凉着。

    颜若栤走回纳罱身边,纳罱问道:“你们在那边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只是问一下煎着是什么草。这位老伯伯应该是位很资深的采药人。”颜若栤推测的说道。

    “娘亲,你又想拜师学习吗?”小翎问道。

    “哈哈哈,当然不是了,现在也不是拜师学习的时候。真是的。”颜若栤摸一摸他的头,笑着说。

    “我们回去吧,都站累了。”纳罱剁一剁脚,说道。

    “好,我们回去。”颜若栤望了一眼,在树边乘凉并侧着身子,准备瞌睡的老伯伯,并说道。

    回到马车那边,马夫被一条毒蛇缠上了,正在地上翻滚着。

    纳罱赶紧放下小翎,过去帮忙。

    谁知,毒蛇不止一条,而是一堆的爬着过来。

    “怎么会有这么多毒蛇的?”颜若栤觉得很莫名其妙。

    “娘亲,怎么办啊?”小翎害怕的爬上颜若栤的后背。

    “别怕,不过去就没事。”颜若栤背着小翎,走到较远处。

    只是纳罱和马夫有麻烦了,被一群毒蛇包围着。

    颜若栤想起刚才老伯伯所煎的毒草,都是能驱蛇的。该不会蛇闻到那边的毒药味,而朝着这边溜着走。

    “纳罱,你先坚持住,我去找东西来帮你。”颜若栤喊说。

    “怎样坚持啊?我快死了!”纳罱一手抓住一个蛇头,无奈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