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八二节 彻底改变

    白昊!

    接下来两天时间里,白昊需要就下一步建造双壳油轮开一次技术会议。(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白昊的要求就一个。

    必须在时间上,抢先完成双壳船的技术突破,一年内,相关专利不低于八千项,那怕是一颗螺丝,只要是双壳船专用的,属于独有技术的,也要去注册专利。

    接下来,要求在技术上。必须要有独到之处,让人无法轻易仿制,更要体验安全性,可靠性,以及经济价值。

    同时,在双壳船的基础上,开发另类双壳船。

    比如,重油、沥青、石蜡等需要加热,或保温的特殊货物的运输。

    最后,白昊提出一组数据。

    七十年前,石油运输在海上的船只总运量只有百分之三,而现在,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五十五,未来石油运输的船只,一定是有巨大潜力的市场。

    要比别人快一步,才能抢先吃到肉。

    不论年龄、不论资历,谁更强谁往上顶,弱就让位。

    这就是白昊来江南船厂主持一次会议的原因。

    牛福妹感觉自己可能扛不住,毕竟江南船厂也是一个人数超过两万,技术工人超过一万四千人的大厂子。

    牛福妹认为改,自己还能撑住。

    这种直接颠覆式的大变,厂里的人可能会容不下自己。

    开会的时候,白昊直接就点名了,五十四岁的副厂长,要么提前退休,要么是管后勤上的事。

    那位副厂长,当场就表态了。

    自己可以保障职工伙食、医疗,冬天的防冻、夏天的防暑。保障一线职工生活,比如管托儿所、小学等等各类后勤事宜,一定能够当好一个好管家。

    牛福妹惊呆了。

    她自知,自己别说是直接点名,就是暗示一下,这位就能和自己拍桌子。

    但,白昊就点名了。

    然后,这位五十四岁的副厂长,竟然没有半个字的反驳,甚至还一点犹豫都没有,立即表态,自己可以作到后勤工作万无一失。

    这算什么?

    牛福妹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有资格当江南船厂的书记了。

    这算什么?

    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当然,还有更二的。

    白昊从口袋抽出一张纸,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然后说道:“调原东方-红船厂厂长胡大志同志,过来当第一副厂长,主管生产。下午的时候,他应该会过来,参加技术研讨会,他来主持技术研讨会。”

    卧槽!

    开会的人全呆了。

    你说调,就调了。

    明眼人突然意识到,这选人也是有门道的。

    这位胡大志是谁?

    老交大船舶毕业的,这不仅仅是为了技术,更是为了人脉。

    有一套。

    至于能不能调成功,大部分人都不去想这个问题。

    白昊作为了一个外厂的厂长,区区一个小科,站在主位上讲了这么久,直接把原先管生产的副厂长打发去管后勤。

    凭什么?

    腰板不硬,象这年龄的年轻人,站在这里就腿软吧。

    还是腰板够硬。

    两天会议结束。

    就从会议室传到老职工们的只言片语,老工人内心有一种形容。

    牛福妹来了,开始不断的除草、挖烂根。

    白昊来了。

    去他娘的,这片地全翻了,咱深耕后重新种

    。

    白昊也是一个科长,这次光撸掉了科、副科,就有大几十人,换掉了处,副处,也有七个人。

    牛福妹原计划花半年时间慢慢来调整的人事,白昊花了半天。

    平静的很呢。

    一切就源自新来的副厂长,在会议休息的时候,随口说的一句闲话。

    如果白昊来开会,这边不配合,那六工部丁灿阳副长就亲自过来旁听。

    白昊回京兆了。

    今天是除夕,白昊要回家过年。

    江南船厂这边开完会,牛福妹找到胡大志问了一句:“老胡,你在过道上说那句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什么话?”

    “丁副长要来旁听?”

    胡大志笑了:“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了。”

    胡大志收起笑容,很严肃的说道:“我过来之前,丁副长给我打过一个电话,电话里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丁副长说,他上司发话了,这是极其珍贵,让人意想不到的一次,夏国造船业弯道超车的机会。”

    “恩。”牛福妹也意识到了。

    确实是。

    换个人,根本看不到这种机会。

    胡大志继续说:“谁,影响了这次夏国造船业弯道超车的机会,谁就是造船业的罪人,罪不可恕!”

    牛福利听完这话陷入了沉思。

    胡大志接着讲:“金州船厂,一百多号人写*书明志,拼上他们这一代人的时光,让金州船厂成为东方第一。”

    话说到这里,胡大声问牛福妹:“换成是你,在你冲锋的道路上,你希望你身边的人是谁?是写*书明志的金州船厂,还是内耗不止,为几斤牛肉就想闹个事的江南船厂呢。当然,你我都明白,论底子,论技术工,技术员的实力,在夏国江南船厂还是数一数二的。”

    “明州算什么,真论起来底子来,他们连边都排不上。你说因为楚庭是白昊的丈人?”

    牛福妹说道:“冲锋的路上,我要的是生死与共的伙伴。”

    “对了!”胡大志说完,咬上一根来自京兆的金丝猴烟,笑呵呵的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话说到这份上,够了。

    造船,仅仅是船厂的活吗?

    不是!

    郭奉贤新官上任,他卸任九厂一组组长成为了一工部的副长之后,带着人,又带上了九厂一组的半个小组,在夏国最优秀的十大钢厂已经连续一个月现场办公。

    每个钢厂,都单独设了一间办公室,有九厂一组(重工)的人入驻,同时一工部再派了至少两个人进入这个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直接对九厂一组与夏国一工部副长郭奉贤负责。

    四大类、五十九个分类的特种钢攻关。

    只能成功,不允许失败。

    郭奉贤虽然是新官上任,可他与其它几个部也一起坐下商量过。

    都认为,这一次机会,太重要了。

    能把握住,对夏国的重工业是一个天大的机遇,所以这一次不是一工部或是六工部的事情,是夏国总院有过指示的。

    全力以赴,无数是荆棘,还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一闯。最近弹窗厉害,可点击下载,避免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