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6章 第 146 章

    晓美焰没有立刻回答,她紧皱着眉头,用质疑的目光看向玩家:“你想说什么?”

    “我不认为这两个是应该放在一起进行选择的东西。(看啦又看小说网)”

    话是这么说,可玩家分明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隐藏极深的惊恐。

    “你也察觉到了,不是吗?”玩家叹息一声,“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救赎魔法少女的方法,只要——许愿就可以了。”

    晓美焰抿紧了唇:“那也不一定得是小圆,其他人——”

    “你知道的,只有她。”

    有些事情,很多时候不是意识不到,而是不想意识到,不敢意识到。

    “再也没有比她资质更好的魔法少女了。”

    玩家点到即止,并没有如原著中丘比那般指出鹿目圆的资质,实际上是来自于晓美焰这样残忍的事情。

    现在的晓美焰还能撑下去,还有资格做出选择,可知道了真相的她,就只会走向自毁的道路了。

    那可不行。

    “我可以帮你解决魔女之夜,但之后的路,还需要你自己走。”

    之后的路。

    晓美焰的眼中闪过一丝茫然。

    在无数的轮回之中,她已然看不清度过魔女之夜后面的未来了。

    当她选择为了鹿目圆而不断轮回的时候,她自己的未来仿佛也紧跟着消失了。

    玩家看向茫然的她,仿佛透过晓美焰看到了曾经迷茫的自己一样,他柔软了眼神,轻轻地笑了:“那么,你的选择是什么呢?”

    “选择她,还是选择一个完美的结局呢?”

    晓美焰闭上了双眼。

    透过荧的话,她看到了某个结局。

    美好的,仿佛童话一般,少女许下了心愿,所有的人都获得了拯救。

    可她再也不是自己的小圆了。

    荧在暗示她二选一。

    也就是说,完美结局和小圆,她只能选一个。

    头逐渐仰起,房间内闪烁的灯光打到晓美焰的脸上,明暗的不断变换中,她睁开了双眼。

    眼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

    “我会守护她。”

    “即使,此身再无法得到救赎。”

    因为她活着的全部意义,就是拯救小圆。

    --

    美树沙耶香忍不住在街道上奔跑。

    风吹起她蓝色的短发,心中的情绪在不断地嚎叫着,几乎要将她撕裂。

    “沙耶香?”

    家门口站着熟悉的粉色身影,鹿目圆担忧的面孔映入美树沙耶香的眼帘,仿佛象征着某种救赎。

    她忍不住想要上前一步,拥住自己的好友,从她的身上汲取点点温暖。

    可踏出的脚步顿住,她忍不住自问,这样的自己真的配做那样天真善良的小圆的好友吗?

    茫然中,一个怀抱拥住了她。

    “已经没事了哦,沙耶香。”

    小圆柔软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她们之间陷入长长的沉默之中。

    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美树沙耶香一样,鹿目圆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此前回到家之后,心中总是惦念着美树沙耶香,之前在麻美学姐家的时候,沙耶香的反应总感觉有些奇怪。

    恰巧碰上妈妈回家,鹿目圆便将这件事修饰着和妈妈讲了。

    “这种时候呀,只要陪在朋友身边就可以了。”

    妈妈看着酒杯中的冰块,眼中仿佛有醉意,却十分清醒。

    “只要陪着就可以了吗?”鹿目圆忍不住追问,“不需要说些什么吗?”

    妈妈举起酒杯,将冰凉的杯子靠在鹿目圆的额头上:“不需要哦。”

    鹿目圆无法理解妈妈的做法,可她知道,妈妈总是对的。

    所以她来到了美树沙耶香家的楼下,静静地等待着沙耶香的归来。

    还好,她们再次见到了对方。

    还好,她们还是重要的朋友。

    --

    丘比的许愿,说到底是钻了少女们在不成熟时期无法解决困境的空子。

    一般来说,这样的困境往往会促成少女们的成长,让她们更加成熟地去面对困难,也是宝贵的磨砺。

    但成为魔法少女的许愿将本不该实现的愿望实现了,不谈愿望本身的扭曲,这些尚未成熟的少女们,是很难以成熟的心态去面对困难的。

    加上成为魔法少女之后,她们还要面对强大的魔女,接踵而至的困难超出了她们的承受范围,未经磨砺的她们自然会——

    走向极端。

    或者用丘比的话来说。

    是绝望。

    人是一种非常有韧性的生物,经历再多的挫折都能爬起来,可这是建立在一点一点成长的基础上的。

    魔法少女就像是被揠苗助长一般,这些困难造就的结果只有一个。

    那就是魔女化。

    但好在,目前最容易化为魔女的人,没有成为魔法少女。

    “抱歉,沙耶香,那天对你说了过分的话。”医院中,上条恭介一如往常地与美树沙耶香交谈着,“将梦想寄托于奇迹什么的,果然是很可笑的想法啊。”

    “比起奇迹,还是自己的努力最有用吧。”

    美树沙耶香愣愣地看着他。

    随后微微地笑了:“嗯!我会和你一起努力的!”

    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

    乌云在天空中聚集,使魔的笑声传出,象脚踩下,整个见泷原仿佛迎来了一场马戏表演,可是身在此处的魔法少女却无比清楚,这是何等强大的魔女。

    魔女之夜,甚至都不需要结界保护自身,也是晓美焰无数次轮回失败的对手。

    “你真的不需要我们帮忙?”

    早在魔女之夜到来之前,丘比便告知了巴麻美这件事,对于找上门来询问的巴麻美,玩家表示自己有解决的办法。

    “我跨越世界来到这里的目标就是魔女之夜哦。”玩家笑着撒谎,完全看不出这借口是临时编的。

    “所以还是希望你们不要和我抢怪啦。”

    “当然,如果我打不过的话,你们再解决,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吧?只是等一会儿罢了。”

    巴麻美皱起了眉头。

    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她本不应该抱有什么情绪,可看着荧现在这表情,怎么看怎么欠揍。

    但最终她还是冷静了下来:“我明白了。”

    “不过我会在一边看着,一旦出现什么问题,我就会出手。”

    玩家有些惊讶地望了她一眼。

    自己其实是故意表现出一副恶人模样,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是会担心自己出事。

    可真是……

    到了当日,玩家看着桥边已经变身的巴麻美和晓美焰,随手朝她们打了个招呼,便化身为魈,一个风轮两立冲向了空中。

    行为的果断,动作的利索干净,都为玩家涨了不少扮演度。

    可是这种提升,终究是有上限的。

    就像游戏人物有着等级上限一样,玩家的扮演也无法达到百分百。

    和璞鸢对准半空中倒立的魔女,直直刺向她的头部,却被齿轮卡住,发出刺耳的声音。

    与此同时魔女也对着玩家发射攻击,魈的反应速度倒是让玩家躲了过去,但玩家也意识到,自己缺少致命的攻击。

    得开大。

    玩家伸出手放到脸前,想要唤出傩面,然而就在那一刻,一个声音从耳边响起。

    “不可以!”

    是魈。

    “夜叉傩面会带来强大的力量,却也会引导出巨大的痛苦。”

    “你从未用过……你会承受不住的。”

    不难听出他的担忧。

    可如果不用,玩家就无法打败敌人。

    玩家抬起手,想要一意孤行地用出元素爆发——

    但是没有。

    视线落到系统上,玩家这才意识到,魈的元素爆发,不知何时被限制在了扮演度百分百才能使用上。

    扮演度百分百。

    究竟怎样才能扮演度百分百?

    不过在此之前,玩家也意识到,如果不能说服魈,那么什么都免谈了。

    “魈……你看那边。”

    避难所中,鹿目圆和美树沙耶香正和她们的家人在一起。

    “她们都是普通的少女。”

    “如果我们能战胜敌人的话,她们可以一直做普通的少女。”

    地面上,晓美焰紧紧地盯着天空中,手紧握成拳。

    “我无法解决孵化者,但我相信人的力量。”

    “所以,我想要为她们创造一种可能性。”

    最终,玩家环抱住了自己,仿佛环抱着另一个世界的魈。

    “魈,我明白你想要守护我的心情,因为你不希望我受到痛苦。”

    “可你知道吗?在我们相隔着冰冷的游戏时,在看到你的经历时,我就比谁,都更想要了解你了。”

    “不仅仅是了解你的感情,了解你好的一面,我也想……了解你的痛苦。”

    “我想要守护眼前的她们,正如你想要守护璃月的人们。”

    “而也正如你当初守护着我一样,我也想尝试着为你做些什么。”

    “魈,我们的感情,是一样的。”

    那一瞬,仿佛有什么突破了束缚一般,无数的风涌动,晦涩的力量在玩家的手中集聚,骤然间,一块黑色的面具出现在了玩家的面前。

    在戴上面具的前一刻,玩家隐约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但他不会因此停下动作。

    他将傩面扣到脸上,随后——

    “靖妖傩舞!”

    他猛地跳跃,随后自上而下,裹挟着风元素对准魔女的头部——

    瞬间,看不清的风割裂着一切,魔女也在这伤害下逐渐撕裂,化为一点一点黑色的布条,再逐渐消失。

    仅仅是一击的奇迹。

    远处旁观这一切的巴麻美和晓美焰惊呆了,纷纷往近处奔跑,想要找到玩家的身影。

    可是她们什么也没有找到。

    ——或许是回家了吧。

    了解荧来自异世界的她们如此猜测到。

    若是往常,这样的祈愿会为玩家构建出回家的道路。

    可是这一回,玩家的世界却陷入了黑暗。

    那是……魔神的怨念。

    百分百的扮演,可不是简单享有角色的能力那么简单。

    玩家需要承受的,也绝不仅仅是元素爆发带来的痛苦。

    还有纠缠魈千年的,魔神怨念。

    连魈都险些承受不了的东西,对此刻的玩家,更是艰难。

    而除此以外,还有共情魈的思想所带来的侵蚀,玩家几乎失去了对自己的认知,在宛如一张白纸的状态迎接那些负面的东西。

    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但他知道,这样的自己,会让大家难过,也会……让同意他扮演的魈自责。

    于是在理智的最后一刻,他选择了自我流放。

    如果有一天,他恢复了正常的话,或许,还会回到那个温暖的地方,去寻找那个想要守护他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