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8章 鲛人王子的落跑新娘(20)

    神器一出手,就知有没有。(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三叉戟轻轻松松破开一道口子,同样的,霍闲似乎也感受到来自三叉戟的不满和委屈,试想,三叉戟是海神波塞冬的武器,正儿八经的神器,可霍闲用他来戳渔网,简直有损神器威名。

    霍闲哭笑不得,但他也没时间安抚,天羽族拉网的速度太快,几息之间已经上升十数米,已然能够透过海水看见盘旋于海面之上的天羽族。

    而天羽族亦没打算放过他们,看到鲛人影后便纷纷张弓射箭,果决,狠厉。

    [霍闲!]霍垣抓住一支入水的箭。

    霍闲已将渔网破开,当即朝鲛人道:[这边来。]

    霍闲手里的三叉戟很扎眼,但眼下并非探究的时候,鲛人处于不利的位置,如果没法逃离他们将全军覆没,如今霍闲既为他们撕开金属网,他们自不会矫情。

    可是天羽族的网并不止一张,除金属网外,几名抬着巨大的箱子的天羽族打开箱,将箱中鲜血淋漓的肉块倒入海中,而这些带血的肉,将引来嗜血的捕猎者。

    霍垣脸都黑了,咬牙切齿道:[这些鸟人好阴险!]

    [嗯。]霍闲也对天羽族有了新的认识,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天羽族的谨慎,尤其在对死敌的戒备上,这种谨慎并没有错,也值得肯定。

    肯定归肯定,战还是要战。

    霍闲看到有一张竖起的金属网,三叉戟一刺,一卷,金属网便不能再进分寸,而阻止其前进也并非最终目的,他真正的目的是拉网的天羽族。

    [垣垣,配合我。]霍闲道。

    他没说配合什么,但霍垣和他心意相通,立刻明白:[好,你小心。]

    霍闲想要将拉网的天羽族弄下来,自然不可能只用意念,他需要靠近海面,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弥漫着浓浓血腥味的海水中,霍闲灵活的游动,天羽族们也没留手,箭矢如密集的雨点,毫不客气朝他身上招呼,霍闲通过超声波发现箭矢轨迹并在最短时间内计算躲避轨迹,同时三叉戟也是他的一大助力。

    在临近海面时,霍闲举起缠了金属网一圈已能为他挡下一切弓箭的三叉戟,朝着海上用力掷去。

    天羽族众只觉眼前耀眼的流光闪过,甚至没来得及看清那抹流光为何物,被三叉戟用海中拉起的巨大网已兜头罩下。

    伴随三叉戟重新落回海中,被罩住的天羽族齐齐被金属网罩落入海,达成字面意义上的“一网打尽”成就。

    负责攻击天羽族在另一侧,没有受到波及,但当他们看到亲手布下的金属网将同族罩住且同伴无任何反抗之力时仍是大为吃惊。

    然而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的背后又有一张网从天而降,除几个反应快惊惶失措逃走之外,这一网又将几十个天羽族以同样的方式网入海。

    海里,霍垣让鲛人们抓住金属网,以保证被网住的天羽族无法逃脱,而他也用三叉戟照着霍闲的操作来了第二波,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就是他们的配合,天衣无缝。

    两张网,足足一百多天羽族成为网中鸟,在水里惊恐又无助的挣扎呼救。

    鲛人们在面对敌人时也不会手软,很快,海水再次被染红,天羽族的叫声也变得绝望。

    天羽族的王、长老等全员出动,愤怒又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场堪称屠杀的场景,熠殿下脸色尤其难看,因为困住他族人的网是他设计布下,而那经过他亲自验证坚韧无比的金属网的金属是霍逸告知他如何锻造。可是,本该是他用来将鲛人一网打尽的金属网,却成了自己族人的催命符。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停手。]霍闲见天羽族转瞬少了几十,出声喊停。

    可杀红了眼的鲛人哪会听他的话?落入海中失去高空和武器优势的天羽族,连一条大鱼都比不上,身体也异常脆弱,一击即死。

    鲛人在海洋中时并不会肆意杀害,他们的杀戮是建立在食物的基础上,为获取食物而杀。可天羽族不一样,天羽族是死敌,尽管千年前大战后为两族的未来达成了和平,可刻在骨子里的敌对仇恨还是让他们迷失。

    霍闲脸色一沉,在一鲛人又一次对天羽族下手时猛地游去,单手抓住他的脖子朝另一个也正欲下手的鲛人甩去,巨大的力道让被甩出的鲛人产生巨大的撞击力,结果是两个鲛人同时飞出,飞出过程中也撞到了其他鲛人和天羽族。

    [我说,停手。]霍闲冷声道。

    血腥味弥漫的海下,连同恐慌不已的天羽族都闭紧进了嘴巴,一时间,这一片空间静谧无声,除霍垣外,包括泷睿在内看向霍闲的目光都有几分忌惮。

    无疑,霍闲的震慑是成功的。

    [霍闲,有鲨鱼来了。]这种时候,也就霍垣还敢和他说话。

    失去鱼族永昼雪山海域,就像是一台没有防火墙和杀毒软件的电脑,到处都是漏洞。

    [把尸体丢出去,换个地方。]霍闲平静吩咐。

    鲛人们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听他的,最终都将目光投向泷睿,泷睿深深看了霍闲一眼,道:[听霍闲的。]

    流着血的尸体留在网里,无疑是让鲨鱼追着跑,虽然鲛人迎上鲨鱼基本必胜,但鲨鱼体型在那,要解决需要费一番力气,如无必要,无需对上。

    还活着的天羽族们眼珠子看着鲛人将同族的尸体丢出网,被鲨鱼争抢吞食,几欲吓破胆,前所未有的恐惧弥漫上心头,生怕下一个喂鲨鱼的就轮到自己。

    安生舒适的日子过久了,总会遇到一些打击。

    霍闲让鲛人拖着渔网到离海岸较近的地方,既能保证网里的天羽族不死,他们也能在天羽族发难时潜入海下。

    [鲛人,我们两族自千年起已互不干涉,你们今日闯进我永昼雪山海域,有何目的?]天羽族王在侍卫保护下缓缓降低高度,冷声质问。

    鲛人们来永昼雪山的目的自然是霍闲,泷睿殿下逃跑的伴侣。

    哦,现在已经不是伴侣。

    泷睿带人来永昼雪山,本意也没想和天羽族起冲突,只是事情还是意外发展到现在的情况,多少让他也有点不安,他的这一次冲动之举,会不会让两族重演千年前的那场大战?

    归结缘由,真正造成如今局面的……霍闲,哦,或许还该加一个世界bug,霍闲检查过天羽族最开始的网和他们的弓,远不如今天这明显经过改良的金属硬度。

    [鲛人族霍闲,让熠殿下和我谈。]霍闲自报姓名,并决定快刀斩乱麻。

    天羽族王看向他最中意的儿子熠,但近段时间来他对熠的表现很不满,为对付两个鲛人,派出了巡守的鱼族,又因为那两个鲛人,鱼族几乎灭亡,剩下小的什么用场也派不上;还有巨鸟族也背叛了天羽族,一切的缘由皆来自误闯永昼雪山的鲛人。

    熠殿下神情冷凝,远远的,他和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对上,从第一次和这双眼睛相对时他就知道,这个鲛人记仇,且危险,所以他不遗余力想将其杀死。

    可此时占据上风的是鲛人,他的不遗余力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

    [我为误闯永昼雪山和圣池抱歉,鲛人族也无意与天羽族再次开战。]霍闲对熠殿下对视,并如实表达他的想法,先前和天羽族的不愉快是建立在他和霍垣以鲛人身份闯进天羽族领地,属于种族敌对的仇恨,但他希望这不是两族开战的导火索,大战之后千年的休养生息,两族族人也都只有千百之数,根本经不起再一次战争,所以他阻止鲛人继续屠杀天羽族,以免最后只能以战争收尾。

    熠殿下没说话,只眸色沉沉地盯着他,和他身后的霍垣。

    [当然,如果天羽族想要开战,我们鲛人族也不惧。]霍闲看了一眼泡在水里已经冻得的不得不抱在一起取暖的被俘天羽族。

    熠殿下抓着弓的手紧了紧,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放了我的族人,我们让你们离开。]

    [这不是我要的条件。]霍闲淡淡否决。

    [你想要什么?]熠殿下问。

    霍闲毫不迟疑道:[三个条件,第一,两族议和,非特殊情况若两族互有闯入者不得随意杀害;第二,与我一战;第三……]

    话没说完,天羽族一名长老已先怒气冲冲质问:[你们杀我族人众多,将他们尸身喂鱼,怎有脸议和?]

    [若非我们破网而出,喂鱼的就是我们,要怪,只怪天羽族技不如鲛人。]霍垣冷声怼回去。

    那长老被噎得说不出话,眼睛都要瞪出眶,末了,转向天羽族王,义愤填膺道:[王,鲛人如此猖狂,万不能如他们愿!]

    天羽族王沉着一张脸并不说话,不开战是最好的,但鲛人也确实猖狂让他心中有怒,明明已经千年不曾有过交集,却因两名闯入的鲛人而引发后续一系列矛盾,乃至如今族人被杀喂鱼,这口气,他如何咽的下?

    可是,现在还有族人在鲛人手里不谈,鲛人能破开海下布置的金属网,等于天羽族连抓捕鲛人的机会都没,他们还失去鱼族和巨鸟族,入了水更是一丝优势也无,这一场谈判,天羽族要么憋屈答应,要么再眼见被俘族人被杀成为鲨鱼食物后鲛人逃之夭夭。

    憋屈和族人死亡鲛人逃走,天羽族王会选择前一个。

    [熠殿下……]那长老没得到天羽族王回应,只得转向熠殿下。

    熠殿下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依然望着霍闲,少顷,问:[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霍闲眸色冷了一分:[交出霍逸,死活不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