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69:虚张声势

    包望走出来看到的画面,居然是分为两拨人在那里对骂,一拨人在指责他,另一拨人则是在指责那些指责他的人。(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各位有话好好说!别激动,别吵架!”

    包望双手一摆,声音一出,立刻就吸引了两拨人的注意力,也让他们停了下来。

    “知府大人来了!”

    “知府大人,您可算是来了。您是不知道这些泼皮无赖是怎么污蔑您的,他们……”

    围观的百姓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包望制止住了。

    “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但是我只有一个人,有可能有些地方做的不周到,忽略了其他少部分人,才令他们因此对我不满意,这样也是情理之中。我今日在这里对各位说一声抱歉!”

    包望仅仅一个态度,就反被动为主动,令周围那些看热闹的百姓们纷纷站到他这边。

    “就说知府大人是一位好官,绝对不会让我们过的贫苦,更不可能会草菅人命。一定是这群泼皮无赖在故意污蔑知府大人。”

    “知府大人,您这次可千万别心慈手软啊!一定要给这些泼皮无赖一些颜色看看,人他们下次还敢不敢对知府大人出言不逊!”

    “知府大人,您尽管惩罚,有什么后果还有我们给您担着呢!”

    听着那些百姓对自己的评价和维护,包望心中得意洋洋,面上却依旧保持着一副谦和有礼的态度。

    “几位若是有什么感觉不公平的地方,现在就可以和我说,我一定把缺失的地方都补上,绝对不会亏待个别地方的。”

    突然,一颗鸡蛋砸在了包望的额头上。

    “狗官!你草菅人命,我们来这里不是来听你废话的是来向你讨公道的。今天你必须在这里对我们有一个说法,要不然我们就把你的府邸给砸了。”

    “我的女儿就是被你强行抓进青楼的,她进了青楼之后,也是被你害死的。你不仅逼良为娼,还草菅人命。我那个可怜的女儿啊,她才十五岁呀!结果就这么被你弄死了。你这个狗官,拿命来!”

    有人忍不住亮出了手中的刀片,直冲包望的身上刺去。

    不得不说,这个人选择的这个办法是很愚蠢的,他的这个行为根本就伤不到包望,还反被对方的人给拿下了。

    士兵一脚踢在那个中年憨厚老实的男人的胸口上,把他踢出去几步远,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大胆刁民!既然敢刺杀知府大人!你是不是活着不耐烦了!”

    士兵掏出腰间的刀,架在那个中年男人的脖子上。

    包望面露失望,最后还是让士兵把刀拿开。

    “快把刀收回去,别吓到了他们。”

    “大人,可是这个人刚刚拿着刀想要刺杀您,您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易的放了他呢?”

    “知府大人,要我们说啊,这种人连朝廷命官都敢刺杀,就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对于这样的人一定要严惩,绝对不能心软轻饶了他呀!”

    “对啊对啊!这种人,要是继续留着他,只怕他以后还会做出更加残忍恐怖的事情来,知府大人现在就一定要对他严惩不贷!”

    包望眼看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于是表现出一副痛心的样子,对两边的士兵说:“为了日后百姓们的安全,我今日不得不动手了。把他拖下去三十大板,以儆效尤!”

    他又转头招来吴谋士,在吴谋士耳边嘀咕说:“找一种打的很重,最容易打死人,又让别人看不出来的打法。总之这个人一定要死,绝对不能活下来。”

    吴谋士自然知道自家大人的心思,所以办法他之前早就存留下来了,已备日后的不时之需。

    “大人请放心!一定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就算是仵作过来验尸,那也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的。”

    听到吴谋士的话,包望会心一笑。

    “去吧!”

    “你们下手都轻点,不要把人打伤了啊!”

    末了,包望还不忘向在场的人展现一下自己的宅心仁厚。

    果然,他的态度又赢得了周围看热闹的百姓们的一片认可之声。

    看到包望这一幅嘴脸,其余来讨公道的人更加愤怒了,纷纷起来咒骂包望。

    “你这个狗官!草菅人命还如此虚伪,真是看错了你,你这个走狗!我咒你的后代都是残缺不全的人,要么妻离子散,要么断子绝孙!”

    “你……”

    “大胆刁民!居然敢咒骂我们的知府大人,你是不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来人呐!给我把这个刁民的嘴巴烫哑了,免得以后又来骂知府大人。”

    包望又伸手拦住了人,虽然他也很想把这些人弄死,但是他还要保持自己那宅心仁厚的形象,不能现在就被这些人激怒,然后败坏了自己在那些世家大族和百姓们心中的好形象。

    “他骂我,有可能是因为我有些地方做得不够好,忽略了他们,让他们骂一骂也是无妨的,等他们解气了就好了。”

    “狗官!你别在这里假惺惺装好人。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吗?人都死了,尸体还在家里躺着呢!你敢说人不是你杀的吗?”

    包望还真想不起来他何时杀了这些人的子女,因为他杀过的人实在太多了,真的记不清楚了。

    “如果这位兄弟非要说你们的孩子是被我杀的,我也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人不是我杀的,那人就是我杀的吧!”

    “这年头啊!想当一个为民服务的好官实在是太难了,还不如当一个平民来得自在呢!”

    包望表现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引得周围的其他人皆是指责那些骂包望不是人的人的不是。

    “自从知府大人上任,咱们陇川郡可是家家户户丰衣足食。知府大人还亲自带着人来教我们如何种植养殖。咱们陇川郡曾经可是贫困地区呢,现在都一跃成为富庶的区域。这都是知府大人的功劳,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辱骂知府大人呢!”

    “真是一群不识好歹的刁人。知府大人,您绝对不能轻饶了他们,要不然以后还会有人来挑战您的权威,您一定要杀鸡儆猴啊!”

    包望摆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痛心疾首。

    “把他们都带下去打二十大板吧!就当是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教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