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一十六章 血脉之力

    【你在大海上兜兜转转两个月,除了几个小岛之外,根本没有看到陆地的痕迹。(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这天海上起了狂风巨浪,你虽然实力不低,但在这种恐怖的天灾面前,根本没有一点抵抗之力。】

    【很快,你的船翻了,两个金人被海浪卷走,你也在大海中沉浮,没过多久,再也支撑不住的你失去了意识。】

    【当你从黑暗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到了一处海滩,你没怎么受伤,也就是喝了一肚子水,真气见底,显得有些虚弱而已。】

    【稍作恢复之后,你起身观察,这似乎是一个小岛,周围除了海,还是海。】

    【你被困住了,没有船只的情况下,你根本就无法离开这里。】

    【你开始探索小岛,希望能找到其他人或者本地的原住民。】

    【但很可惜,除了,几只妖兽之外,你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人影,这是一座无人岛。】

    【无奈之下,你想办法开始自制木筏,打算离开此地。】

    【十天之后,你的木筏造成了,你迫不及待乘着木筏离去。】

    【然而刚刚航行了两天,风浪再起,小小的木筏在这片汪洋大海中根本不值一提,而你也是一样。】

    【再一次翻船的你随着浪潮不断翻涌,一时间头脑发昏,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黎明的亮光出现,当风浪渐渐收敛的时候,已经有些恍惚的你,忽然发现不远处出现了一渔船。】

    【渔船主动靠近了你,在听上去有些别扭的喊叫声中,船上的人将你救起。】

    【他们将你搬到船舱,照顾了你半个晚上,你终于缓了过来。】

    【看着船上人的模样,你知道自己被金人救了,他们好像全都是普通人。】

    【你没有显露实力,打算跟着他们前往金国领地。】

    【半个月后,船上的人兴奋了起来,他们已经看到了陆地,很快就能回到金国了。】

    【而此时,风浪再一次来临,这艘渔船已然无法再次承受风浪侵袭,没过多久便彻底翻船。】

    【好在距离岸边已经不远,周围又有不少小岛,你显露实力在风浪中救下了大部分渔民。】

    【可他们看着你的眼神中却满是惊恐。】

    【你知道自己身份已经暴露,也没想久留,风浪停止后,便主动离开,变幻相貌独自进入金国领土。】

    【你花了几天功夫,大概了解了周围情况,并打算加入附近一家有名的武馆修习血脉之力。】

    【武馆的馆主是个老头,拜师之前,他需要先侧试一下你的血脉强度。】

    【可是无论他用什么办法却都没法测出你的血脉强度,最后只能拒绝收你为徒。】

    【测不出血脉强度,则意味着没有培养价值,只能做一个普通人。】

    【你心中虽然有些失望,但却没有放弃,开始浪迹天涯,并且四处寻找拜访名师。】

    【半年之后,早已经十九岁的你在金国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同时你发现你体内的五行之力开始衰退,你的境界竟然掉落到了五品轮回境。】

    【这让你感到不可思议,可是你却没有任何解决办法。】

    【一个月后,你在某处山脉找到了一位隐居已久的血脉高手,打算拜他为师。】

    【对方却是一眼看出了你五毒之人的身份,但他没有杀你,听了你的打算之后,只是淡然说了一句:“五毒与血脉无法相融。”便放你离去了。】

    【你回到山下静静思考对方话中的意思,突然觉得是身体中的五行之力,阻碍了自己修炼血脉之力。】

    【你思索许久之后,还是忍住了散功重修的想法,转而离开此地,继续寻找别的办法。】

    【一年之后,你一无所获,同时你听到了金国大胜、而大乾节节败退的消息。】

    【你眼中浮现一抹复杂神色,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果然下一刻天雷滚滚而来,你死了……】

    多次模拟的孙昱,

    在经历了数次天灾风浪,死在大海上之后,

    终于模拟出了一次还算满意的结局,

    可现在,他定定盯着眼前的三个奖励选项,没有动,

    而是陷入了沉思。

    “五行与血脉之力无法相融?

    难道真的要废除五行真气之后才能修炼血脉之力?这是不是有点……”

    孙昱眉头紧皱,若真是如此,他只能放弃血脉之力了。

    真气五行与血脉之力孰强孰弱,尚无定数,

    他也不可能贸然放弃这一身修为。

    孙昱沉思片刻,忽而又将视线转移到了奖励一,修为境界上。

    对了!

    根据模拟过程来看,他的修为已经下降了许多,

    也不知道,现在选择奖励一之后自己的修为境界会不会下降,

    若是不会下降的话,

    那在模拟中散功重修也无妨啊。

    反正到时候自己的五行真气也不至于消失,

    说不定还能将无法修炼的血脉之力彻底练成!

    试一试再说!

    反正最多损失两个小境界,孙昱也不在意,到时候再重新修炼回来就是了,

    不过是花点五行石而已!

    “我选择奖励一,境界修为!”

    孙昱心中念叨一句,

    等待片刻之后,模拟结束界面消失,

    而他的境界……

    没有任何变化!

    成了!模拟器的境界修为奖励不会倒退!

    孙昱顿时来了信心,直接开始模拟:

    【十八岁,你已经是四品轮回境,并且达成了天地五行合一。】

    【你变幻成鬼谷模样,准备妥当之后,抓了两个金人,这才驾船前往金国领土。】

    ……

    【经理几番风浪之后,你终于到达了金国领土。】

    【你找了地方暂且住下,开始化去全身五行真气。】

    【三天之后你散去了全身修为,现在的你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修养一段时间后,你前往武馆学习血脉之力。】

    【这一次的血脉强度检查你成功过关,而且资质为上等!】

    【馆主对你颇为满意,并将你收为关门弟子,开始传授你血脉修炼之法。】

    【你不问世事,一心修炼,进展极快,三个月后,已经步入凡血境第一层淬血。】

    【这日,馆主找你参加城内武馆比斗,对抗城内的另外三个武馆弟子。】

    【你实力惊人,勇夺第一,周边势力看重你的潜力过来邀请你加入。】

    【而你只想修炼因此婉拒了对方。】

    【三个月后,金国征兆高手前往大乾参战,你无法拒绝,只能跟随他们一起再次启航。】

    【路上你们遭遇风暴,你所乘坐的大船被海浪打翻,实力不足的你根本无法控制身形,最后死于海中……】

    虽然最后的结局还是死,

    但孙昱却是毫不在意,

    现在,他的注意力完全在奖励一,修为境界上。

    这代表着他究竟能不能学习血脉之力,

    若是这次失败,

    他只能作罢,将这血脉之力彻底放弃。

    “我选择奖励一!”

    孙昱心下暗道。

    “咕咕……”他忽然听到,体内传来一阵阵仿佛气泡破碎的声音,

    那是……

    身上的鲜血发出的鸣叫!

    “成了!”

    孙昱惊喜不已,

    他已经能隐隐感受到那一丝微弱得血脉之力,

    而与此同时,

    体内的五行真气也没有任何变化!

    “这么说来,五行真气和血脉之力并不是无法相融的?

    还是说这完全是在模拟器的帮助下,我才能做到这一点?”

    孙昱无法解释,但此刻这些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现在的他终于修炼成了血脉之力!

    孙昱尝试了一下,

    他发现这血脉之力和五行真气其实差不多,

    只不过一个是控制修炼出来的真气进行对敌,

    一个则是身上的鲜血,

    两者之间也有一些本质上的区别,

    就孙昱目前看来,

    真气似乎是浑然一体的,特别是现在他天地五行合一之后,

    所有属性都成了一个整体。

    而血脉之力,虽然看上去也是如此,

    可实际上,却像是无数的小血滴凝聚组合而成的,

    颇有一种聚少成多、聚沙成塔的意味。

    至于谁强谁弱,

    还真不好说,只能说是各有所长。

    真气就好比大开大合,更注重威力强度。

    而血脉之力,则是更讲究一些细节上的变化。

    像是鬼谷的招式三角血杀就是如此,

    利用真气压缩凝成的三角刀光,

    太过强横,所谓过刚易折,所以持续不了太多时间。

    而利用血脉之力,不断地做一些细节调整,则是刚好可以避免这种缺陷。

    至于所谓的凡血境第一层淬血,

    也就等于是真气里的武者,并不算强,

    若是想要利用这等实力,击杀五行宗侏儒蒲奇,无疑是痴人说梦。

    “也不知道这两种完全不同的力量,能不能同时使用……”

    孙昱尝试着在体内,将强大的五行之力和弱小的血脉之力彻底融合,

    可结果很快让他失望了,

    二者只是刚刚接触,血脉之力就像是被浇了热水的雪,瞬间消融……

    孙昱无奈,正打算继续模拟修炼,将自己的血脉之力增强一些,

    这时候脑中却是闪过一个主意:

    “如果两者不融合?

    而是一起使用的情况下,单纯利用血脉之力,包裹在五行真气上,

    遮掩气息,用来欺骗蒲奇的真气感应呢?”

    孙昱再一次开始尝试,

    他抬起鬼谷刀,上面先是浮现一层淡淡地红色光芒这代表着血气之力,

    而后在他的细腻操作下,这红光慢慢扩张,

    不过片刻,在它和鬼谷刀的中间,

    好似夹心饼干一样,又多了一层代表五行之力的黑色真气!

    孙昱尝试着感应了一下,

    果然,上面的真气完全无法感应到!

    “行了!”

    孙昱心下暗喜:

    “现在,是时候去会会那五行宗蒲奇了,

    上次去晚了一步没遇上,这次早点过去,

    开始模拟!”

    【十八岁,你已经是四品轮回境,并且达成了天地五行合一,以及凝聚了一丝血脉之力。】

    【你连夜暗中潜回冰极宗,正好遇到欧凤天同蒲奇一起出门。】

    【你悄然跟在后面没有急于出手,不多时二人分开,蒲奇一个人快速离去。】

    【你为了不暴露,只能远远吊着对方,不多时你跟着他来到一处海岸边,你敏锐地发现在海上还有一艘小船候着。】

    【那蒲奇站在原地吹了一声口哨,这时候从船上跳下来一个彪形大汉,你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这家伙原来是金人高手。】

    【你没敢贸然前进,只是躲在远处暗暗偷听。】

    【而后你惊讶的发现,原来金人进攻大乾,全部是五行宗在后面搞鬼!这些金人全部是他们叫过来的!】

    【这个消息让你异常惊讶,你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后退,打算立刻将这个消息传给魏武天。】

    【可刚一回头,却见一个黑袍人正静静地看着你,对方脸上带着简单线条勾勒的面具……】

    【天怒尊者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你身后,他眼中无悲无喜,缓缓从你身边走过,然后,你眼前一黑,你死了……】

    这……

    孙昱心下讶然。

    没想到,这金人也和五行宗有关!

    “糟了,看来这次五行宗图谋甚大!得提前告诉对方才行!”

    想到这里,孙昱身形一动,打算先去一趟海滨城,

    将这个重要消息告诉魏武天……

    他速度极快,不多时就到了海滨城,

    他先是利用通讯圆球找到了江寻,

    又借着江寻联系上魏武天,汇报了这个惊人的消息。

    魏武天再三确认之后,也慌了神了,

    金国来袭和五行宗阴谋,

    本来两件事分开倒是没什么,

    可现在合在了一起那可就不简单了。

    他暂时留下孙昱,再一次联系上了靖州……

    不久之后。

    靖州天机阁,顶楼。

    一道黑影忽然出现,对着正在闭目养神的天机阁阁主、曾经的淮安王李御,

    跪地俯首说道:

    “大人,青州传来最新消息,根据那三翎黑卫魏武天所说,

    五行宗似乎暗地里联合了金人打算入侵我大乾!”

    呼……

    仿佛一阵劲风刮过,

    整个天机阁都好似晃动了一下。

    李御缓缓睁眼,眼中似有寒芒闪过:

    “五行宗果然另有目的,你下去吧。”

    他叹息了一声,那探子一低头,立刻离去。

    而下一瞬间,李御的身形也消失在了天机阁中……

    三天后,冰极宗。

    欧凤天同侏儒蒲奇一起,走入了宗主密室。

    “如何,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蒲奇跳到座位上,随口问了一句。

    欧凤天觉得这个动作看上去有些滑稽,

    但他却是不敢有任何表现,

    只是低着头正色道:

    “还可以,我已经联系了青州附近的几个小宗门,

    他们已经答应加入我们的计划了,只是他们也有些担心,

    认为我们这么多小宗门哪怕加起来也不是朝廷对手,

    怕最后……”

    蒲奇不屑笑道:

    “呵,一群胆小之辈也不知道怕些什么,

    你直接告诉他们,这次不单单有我们五行宗,还有天机阁!

    甚至连那些海外的金人都站在我们这边!

    怕怕怕!怕个卵!”

    “什么!天机阁!还有金人,他们也……”

    欧凤天神色震惊,他跟了五行宗混了这么久,

    也才刚刚知道这个消息。

    “哼,那是自然,那些愚蠢的金人可是我们五行宗,

    特意去海外将他们请来的。”

    蒲奇小小的身体整个瘫坐在椅子上,

    心下却是将那群家伙臭骂了一顿。

    本来这事情,欧凤天是没有资格知道的,

    他也不应该告诉对方,

    可谁晓得前些天传来消息,那群本来该在海上待命的金人竟然不听他们命令,

    主动前进打算进入大乾国土!

    这事情估计也马上瞒不住了,他也就顺口说了出来,

    给那群胆小的家伙增加一点胆气,

    也好让他们更好的卖命。

    “这,这……”

    欧凤天惊讶不已,没想到五行宗竟然这么大手笔,

    连远在海外的金人也能请来。

    他紧张的咽了口唾沫道:

    “大人,这事情真的能告诉他们吗?

    我怕到时候人多口杂,让朝廷知晓了,坏了我们的好事啊……”

    “没什么好怕的,估计在两三天,

    金人就该出现了,大乾反应不过来的,

    而且他们就算反应过来,

    也绝不可能这么快知道这是我们五行宗在后搞事,

    这段时间够他们吃个大亏了!”

    蒲奇一脸笑意,

    他看上去同小孩一样的面容上满是阴毒之色。

    “是是……”

    欧凤天像是在面对一条毒蛇,

    除了点头称是之外,再也不敢也别的动作。

    “对了,你手下那几个长老呢?这几天怎么都没有见到?”

    蒲奇随口一问,

    让欧凤天一时之间有些紧张。

    他依旧是有私心的,所以发现绝地的事情,

    根本就没有,也没想告诉对方,

    此刻见对方提起,只能硬着头皮回道:

    “他们……他们外出招收弟子去了。”

    “是吗?”

    蒲奇盯着他轻笑一声,

    欧凤天整个人瞬间汗毛竖起,该不会对方什么都知道了吧?

    他这边正在担心,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道通报:

    “宗主,梁长老来了……”

    一听这话,欧凤天心下一松,救兵来了,

    他这要出去和对方串个口供,

    这时候门被推开,

    梁华忠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