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0章 第110章“宋见初,我爱你。”……

    儿童剧完满落幕。(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所演员和观众一合影,结束了这期最意义的一次回馈活动。

    盛奕和荣裕也结束了两日员工体验,向大家告别。

    “学弟。”盛奕临前抱了下宋见初,着对他说:“我们都是从死手里逃出来的。我不知道你学了什么,但我想应该和我一样。”

    盛奕用只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没爱化解不了的困境,对吗。”

    宋见初了下:“确实。”

    盛奕松开手,用拳贴了下他的肩膀,给他气:“加油。”

    送了两位学长,宋见初和慕野一去看那匹矮马。

    它的新主人把它留在牧场过夜,也是给马和宋见初单独相处的时间,女孩子非常善解人意。

    宋见初把马牵草原,让它在没限制的夜晚草原上自由奔跑。

    他和慕野坐在草上看着矮马。

    宋见初在还没什么真实感,不敢相信慕野竟然只用了一天就找它。

    他不知道这匹马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但他知道自己再次看它的感受很不寻常,好像什么东西,跟着这匹马一被找回来了。

    慕野偏看着身边的人。

    宋见初的发『色』还没染回去,自然的黑『色』短发让男生的面容透出某些不加修饰的本质,沉稳又闪亮的眸光中,偶尔窥见年人骨子里的无畏轻狂。

    月光温柔地映进男生清澈的眼里,像一面无坚不摧的银『色』盾牌,又像看过死亡的坚毅。

    十几岁年,比天高,满怀对无上荣耀的期待,每一个都是即远征的勇士。

    慕野不禁看得出。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宋见初确实变了许多。

    无论增加或减了什么,那微妙的变化令他更加沉『迷』,无法自拔。

    “它叫什么?”慕野问。

    “麦麦。”

    慕野轻说:“你给它的名字。”

    宋见初一手托着脸,像是想了几秒,又像短暂陷入了久远的回忆。

    夜风吹他额前的碎发,清晰了男生干净俊气的眉眼。

    宋见初半垂眼睫,像是不太好意思,微勾了下嘴角:“独角兽。”

    慕野等了两秒,挑眉:“就叫独角兽?”

    “嗯。”

    慕野又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点点:“还是麦麦比较正常。”

    “……”

    宋见初羞耻地闭了闭眼。

    他在就是后悔。

    为什么要说出来??哪男孩子时候会喜欢独角兽?

    慕野往后撑着草地,侧目趣地量他:“真没想,初初时候这么甜美。”

    “……”

    慕野的视线从他的鼻尖稍稍下落,意所指:“难怪在也这么甜。”

    “。”

    宋见初红着脸,不想说话。

    从最后一幕那场戏开始,慕野就一直在忍。这会儿没人,他一手撑在宋见初的手背上,慢慢探身凑近,轻声问:“帮你找礼物,没奖励吗?”

    宋见初偏了下,鼻尖和慕野蹭,跳着往后退了一点:“……想要什么。”

    “你想给什么?”

    宋见初看着慕野的眼睛,一瞬间仿佛电感应一样,也不知道是谁在想,方正脑子里蹦出一堆不健康的画面。

    他自然地把脸转回去,又觉得自己好像太气了。

    “都行。”他说。

    慕野理解了一下:“什么都配合?”

    宋见初垂着眼,淡定地“嗯”了声。

    慕野本来没想那么多,突然点上。

    最后还是找回了一点理智。

    男朋友不按套路的“勾引”差点『乱』了他的想法,慕野他克制地退回去一些,视线还缠在男生浅淡的唇上,又缓缓挪耳垂泛红的白皙耳朵。

    慕野难得非常冷静,像一个没任何冒犯yu望的成熟男人,微提议:“那你要不要提前几年考虑一下,跟我结婚这件事。”

    宋见初愣了好久,才慢慢转过。

    慕野的眼里带着浅浅的,但看不出任何开玩的意思。

    他很认真。

    宋见初没想慕野会这么快就说,至于他突然听点慌『乱』。

    结婚这种人生大事,是这么随便****隼吹穆穑

    慕野考虑多?

    是一时冲动吗?

    宋见初微微睁大眼,很快又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看着慕野的眼睛,冷静确认:“慕老师,你是认真的吗?”

    “是。”慕野回答得没任何犹豫,也没玩,而是点严肃地保证:“和你关的事,我永远都会认真。”

    “……”

    慕野从未如此想要彻底确定一件事。

    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是不变的,些事哪怕当时定下来,后面也会无数种改变的能。但对待这段感情,他还是想幼稚地得一种“保障”,口也好,法律也好,只能让他借此来获取某种安定感,让他知道自己已经把人抓紧了。

    从此后,这个人彻底只属于他。

    无法逃离,只能和他捆绑。

    慕野不想让自己几乎阴暗的占欲吓人,他抬手『揉』了『揉』宋见初的发顶,情温柔地说:“不用慌,这个不是想要的奖励,只是希望你早一点考虑,反正还很长的时间。了你的答案,哥哥就提前计划我们的未来。”

    “。”宋见初没怎么犹豫,点了下,问:“那奖励想要什么?”

    慕野里的紧张放松了一些,着说:“后不叫慕老师了,吗。”

    这个倒是无所谓,宋见初问:“那叫什么?”

    慕野捏了捏他的耳垂,眼暧昧不清:“你喜欢的。”

    宋见初秒懂了。

    要叫慕野喜欢的。

    他想了想,都恋爱这么久了,他还是一直叫慕老师,确实显得点生分。

    他倒是没和男朋友一直相敬如宾的意思,他也没那么老套,纯粹就是叫习惯了。

    那要叫什么?

    慕野喜欢的称呼……哥哥?

    但慕野最喜欢的,应该是老……

    宋见初果断改口,非常干脆:“哥。”

    慕野那么一点因为自己过高的预期而产生的失落。

    不过也很满意。

    他扣着后劲把人推过来亲了亲,欣然回应:“嗯,宝贝。”

    他们接了一个非常自然的,温柔纯情的吻。

    唇分,慕野又宠爱地亲了亲宋见初的发,顺势把人扣在怀里不让。

    宋见初也懒得动,就在慕野怀里静静靠了一会儿,情很好地看着在吃草的矮马。

    清新的空气深深吸入肺中时,宋见初突然感觉他的人生好像圆满了。

    虽然他只活了十九年。

    但人生的圆满,似乎和活着的时长没关系。

    慕野突然不太满足地叹了口气,开始幽幽算日子:“明天才能回家。”

    “……”

    慕野气无力地把脸埋今天的发丝里,鼻梁轻轻蹭了蹭,用气声说:“宝贝,我想贴贴。”

    “……”

    反正也实不了,慕野只能过着嘴上的瘾,贴着他的耳朵低低说:“想要你。”

    宋见初瞬间脸耳充血,试图转移男朋友的注意力。他捏了捏手指,故作镇定地提议:“其实不用等法定年龄。”

    慕野愣了下,成功被转移注意。

    他不太确定自己的理解,慢慢抬,恍然垂眸:“嗯?”

    宋见初坐直,和慕野对视,冷静地烧着脸说:“法律证明只是婚姻的形式,其实没太多意义。计划好合适的日期,我们提前办婚礼。”

    慕野定定看着他,仿佛没听懂他的话。过了许久,慕野好像捡了什么被他误解的东西,眸光一闪,微微挑眉:“宝贝,你刚才说‘’,是同意结婚?”

    宋见初反而被问愣了,迟疑地“嗯”了声。

    他答应得不明显吗?

    慕野说完,他很快就同意了啊。

    慕野:“……”

    宋见初回忆了一下,明白过来,慕野能为他只是同意考虑。

    他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视线偏移,又郑重地表明了一次自己的意愿:“哥哥,我想和你结婚。”

    慕野:“……”

    一直没听见慕野说话,宋见初疑『惑』地转回视线,正好撞上向他低的脸。因为贴得太快太用力,他的牙齿都磕了一下嘴唇。

    慕野双手捧着他的脸,直接把他压茂密的草上。比刚才的纯情克制,亲得点凶,呼吸也紊『乱』变重,点『毛』躁。

    宋见初不知道为什么点想,慕野本来在咬他的下唇,也同时了声。

    慕野抬。

    他跟着过快的跳微微喘着气,仔细观察宋见初的脸,拇指温柔地擦过他的眼尾,他的嗓音因胸膛内的多种情绪而显低.哑,再次确认:“真的?不要骗我。”

    不知道慕野为什么这么没安全感,宋见初也回应慕野的承诺,认真给出回应:“对你说的话,我永远不会撒谎。”

    耀眼的星空下,青草拂绿『色』的温柔浪『潮』,白『色』的马在奔跑中回。

    两人对视几秒,相视一。

    慕野唇角微勾,眼温柔炙热,半垂着眸慢慢低。

    宋见初抬手搂住身上的人,轻轻闭上眼。

    相触唇感受彼此的脉动,交错的呼吸温度相融。

    漫长的吻,饱含所爱之人的跳。

    -

    四期综艺录制结束,粉丝们本为又要进入漫长寂寞的等待才能再见男们。

    没想几天后男们就再次聚集。

    一张全巨星婚礼嘉宾名单出在网上,豪华程度堪称娱乐圈世纪婚礼。

    全网都被这对情侣的进展速度之快震惊。

    甚至没提前预告,因为这对重量级新人的婚礼,娱乐圈直接暂停营业一天。

    看见婚礼场的照片,两方的粉丝们还迟迟不能回。

    【啊这,刚公开没多久……就结婚了???】

    【我不是在做梦?怎么一睁眼儿子就要嫁人了??】

    【弟弟今年好像才十九?】

    【卧槽这嘉宾阵容,娱乐圈都得停止停业了吧?】

    【这就是传说中的原地结婚吗?一定是我许愿太灵了)】

    【啊啊啊啊啊感谢所许愿的姐妹!这是我们的胜利!】

    【儿子干得漂亮!给妈妈锁死!把男锁得死死的!】

    【不愧是你!臭宝好样的!!】

    酒友群内部收婚礼请帖时,也被这两人的速度震惊了。

    宋见初和慕野的婚礼不仅突然,还不守常规。只邀请嘉宾来度假享受,不收份子钱,没伴郎,没父,没主持,没证婚人,一切都很随自由,处处充满了对待这件事真诚。全世界最好的婚礼策划团队精策划,全程只欢和祝福。

    婚礼在新西兰举办,就是宋见初之前为后长期定居准备的庄园。

    直婚礼正式开始之前,裴时年还在懵『逼』。他问白星宇:“星哥,这就是传说中的闪婚吧?结婚真这么好玩,必要这么急?”

    白星宇一手『穴』在西裤兜里,懒懒说:“好不好玩,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不想。”裴时年马上摇:“世界上不能比游戏好玩的东西。”

    白星宇:“所你也就配合游戏过一辈子。”

    裴时年:“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和游戏过一辈子不快乐?”

    白星宇懒得搭理他,下意识往身边看了眼。

    路深侧目看过来,脸上见地多了点温和的,似乎点抱歉和遗憾。

    白星宇愣了愣,很快明白过来路深在遗憾什么。

    因为隐婚,他们没举办婚礼。

    白星宇挑了下眉,装作没看懂。

    路深着摇了摇,恢复淡漠的情,收回视线。

    慕野在入口处接待前来的圈内前辈和后辈们,还许多媒体大佬,宋见初还在房间里做准备。

    不光是艺人,许多圈内的巨佬教父们都应邀前来参加婚礼,场群星闪耀,都真诚地为这对新人送上祝福。

    裴时年过去搭了一下慕野的肩膀,被他哥今天被开发过分的颜值闪眼睛:“哥,这绝对是你人生中最帅的一天。”

    “恭喜啊。”白星宇说:“参加钱人的婚礼真省事,不用随礼。”

    “我哥是隐形的超级富豪,在再加上见初的钱,我的天,你俩不会成世界首富吧。”裴时年被自己的想象惊呆了。

    路深:“那你太瞧世界首富了。”

    慕野莞尔:“要当世界首富,今天后能还要继续奋斗。”

    裴时年没听懂:“什么意思?”

    慕野了:“进去坐,晚上新婚局。”

    “yes!”裴时年握拳:“又局了!”

    白星宇:“加油,新郎官。”

    路深拍拍慕野的肩。

    几人跟着专属引导员入场。

    婚礼前的准备房间,尹池揽住宋见初的肩膀,里的一块大石放下了,满意道:“咱们的名单算用在正地方了,这下我算能堂堂正正面对你对象了。”

    宋见初抱歉安慰:“你一直。”

    尹池问:“你还这么年轻就结婚,真不后悔?”

    宋见初非常淡然:“为什么会后悔?”

    和喜欢的人过一辈子,宋见初只觉得自己很幸运。

    “也是,我要是能找灵魂伴侣我也闪婚。”尹池叹息说:“兄弟,我点羡慕你。”

    宋见初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加油。”

    尹池了:“行了,不扰你了,好好享受最后几分钟自由吧,过几分钟你就是已婚男人了。”

    宋见初还没什么这方面的意识,也不觉得结婚后他的生活会什么不一样。

    他和慕野又不会孩子,结婚之后除了手上多个戒指,大概就是和前同居一样的日常。

    秦放还是带了礼物来,仿佛娘家哥哥一样抱怨:“你这孩儿真是,结婚不早点通知,我还得急急忙忙跟导演请假,还好导演也要来。年纪还玩闪婚,你真会让人『操』。”

    宋见初眼『迷』『惑』:“我请你?”

    秦放拿出请柬,微:“你老公亲自让助理给我送来的请柬,还是别嘉宾区。”

    宋见初:“……”

    “哦对了,听说我和裴时年合作的下部作品是你当制片?”秦放想什么。

    宋见初:“嗯。”

    “挺好,你的一部作品,借借我的光成绩也不能太难看。”

    宋见初:“。”

    秦放磨磨蹭蹭不,宋见初忍无忍,磨牙:“你还话?”

    “那什么。”秦放突然点不好意思,“你看咱俩这关系,等会儿你那捧花能不能往我这边扔?”

    宋见初再次『迷』『惑』:“??”

    “这不是那什么,我最近吧……谈了个恋爱。”秦放点脸红,看着旁边:“就,能快点结婚也挺好的。”

    宋见初嗤:“行,等着吧。”

    “说好了。”秦放不放地嘱咐:“扔之前我给你手势,你看着点我位置。”

    “哦。”宋见初面无表情。

    秦放满意地哼着歌了。

    宋见初没告诉他,他们的婚礼没扔捧花环节。

    婚礼绝对算是人生中最忙碌的一天。

    直正式进场前,宋见初才和慕野碰面。

    慕野把他从脚量一遍,了,朝他伸出手:“初初好帅。”

    宋见初也觉得今天的慕野格外好看。

    他握住慕野的手,慕野的手指穿过他的指缝,牢牢扣紧。

    “跳好快。”慕野轻轻呼出一口气。

    宋见初微微勾唇:“感觉了。”

    “看来我还是理素质太差了。”慕野捏了捏他的手,道:“你一点都不紧张。”

    宋见初只是越紧张越习惯表面淡定。

    他才不会告诉慕野,他在脑子里只满满的婚礼流程。

    在盛大的奏乐和所嘉宾的注视中,慕野牵着宋见初过花门,完成所婚礼的步骤。

    一直宋见初帮慕野戴上戒指,指尖不明显的轻颤暴『露』了他同样的紧张。

    慕野没发。

    他怔怔垂眸,视线定在男生的脸上,里什么东西怦然炸开。

    慕野把另一枚戒指推上宋见初的无名指,动作缓慢又真挚,非常平静地低声说:“宋见初,我爱你。”

    宋见初睫『毛』颤了颤,怔然抬眼。

    曾经在电影里听见过许多次这样的表白,亲耳听见,是另一回事。

    仿佛两种来自不同世界的能量终于完成漫长的宇宙之旅,听见对方的召唤,披荆斩棘,风雨无阻来彼此面前,准确地撞击在一个点。

    从那平静的三个字,他清楚地感受慕野滚烫的情绪。

    和他一样。

    在全场的掌声和祝福声中,慕野牵着他的手,闭上眼虔诚地偏吻下来。

    吻上的前一秒,宋见初迎合着抬下巴,低声说:“我也是。”

    我已经找你很久了。

    在这一切发生之前。

    我已关于初恋的预感。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