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章 我成暴发户了

    杨文远坐在元一商场的休息长椅上,神色苦恼。(看啦又看小说网)

    《一路环游》第二季开拍在即,嘉宾没凑齐,就收到了电视台的内部指示。

    为了响应勤俭节约的号召,从二月份开始,所有电视节目中不能再出现铺张浪费的现象,真人秀必须贴近生活,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文件中,因为经费问题和撕逼被不断诟病的《一路环游》第一季被着重点名,要求整改规范。

    作为制作人的杨文远其实也很憋屈。

    他设计这档综艺的目的,是想让明星深入普罗大众的生活,用有限的经费体会普通人的生活,是一档相当正能量的节目。

    可第一季的嘉宾一个比一个能搞事,一路挥霍旅游,钱不够了就找节目组哭诉,不断增加经费。

    好端端的节目,硬生生被他们弄成了攀比大会。

    今天你穿名牌,明天我就穿皮草,早上他吃龙虾,那下午我就必须吃五星级餐厅。

    流程改得面目全非,亲妈都认不出来。

    现在第二季好不容易要拍,没想到又遇上政策修改,台长特意给他打电话,如果这次拍摄再出岔子,以后就不会再支持他的节目。

    杨文远心里急。

    必须在一开始,就把攀比和浪费的风气扼杀在摇篮里。

    可这样的嘉宾上哪儿找去呢?

    娱乐圈那些明星十个有八个娇生惯养,攀比成风,等节目一开始,肯定会重蹈覆辙。

    正在这时,门店那边的动静传过来。

    “店里的另一条活动不是这样……”

    “你的价格算错了……”

    “二十块也是钱,一分钱也是钱……”

    杨文远忍不住走进看去。

    两个人站在柜台前,看样子是一男一女,说话的正是女生。

    仅仅只穿着简单的牛仔裤和衬衫,就已经十分漂亮了,皮肤更是白皙,在商店明亮的灯光下白得通透。

    乌黑的发丝别在耳后,鼻梁秀气挺翘,修长卷翘的睫毛修饰着一双灵动欢快的眼睛,嘴角微微上扬,声音清脆地点出商店规则中的不足。

    三句话,让老板减价20块。

    这不就是他制作《一路环游》时,脑海中想到的画面吗?

    杨文远的目光越来越炙热。

    要是能把她拉进节目组,肯定能把录制风气掰回来!

    此时,杨文远还远不知道,秦月真的能掰,直接掰弯的那种。

    ——

    秦月此时的姿势有些尴尬,视线一直盯着对方的鞋。

    那枚硬币被他踩住了。

    “你能让让吗?”

    杨文远后退半步,看见女生把那枚硬币捡起来,用纸巾擦了擦,然后问他:“是你掉的钱吗?”

    他目光更加火热了。

    “我是《一路环游》节目组的制作人杨文远,我想正式邀请你来……来……你看着怎么有点眼熟?”

    可说着说着,仔细观察女生的五官,却觉得有点不对劲。

    秦月却是瞬间想起来了。

    《一路环游》的制作人?

    之前手机上看的照片,确实能和眼前这人对上号。

    经纪人动作这么快!

    没想到才半个多小时就找来了。

    不过,只是找个助理而已,怎么连制作人兼导演都亲自来了?

    秦月受宠若惊。

    “我叫秦月,周一刚上过热搜,词条是#秦月演技真难看#。”

    她微笑着自我介绍,一点也不觉得这种介绍方式有什么不对。

    这是最有效的介绍方法了。

    难不成让她说,自己是某某电视剧,第12号女演员?

    这谁能记得?

    还不如黑料热搜好使。

    杨文远被秦月这么坦荡的一说,还以为那个热搜是夸她的。

    要不是自己看过,差点就信了。

    此时心里却很复杂。

    怎么会是秦月呢?

    选谁不好,偏偏选上这个万年黑料,演技极差,全网黑的秦月。

    秦月:“杨导,你刚才说,要让我干什么?”

    杨文远表情纠结,脸都憋红了,嘟囔了几句“怎么会是你呢?”,然后一声不吭地转身跑了。

    秦月:???

    不会连助理都不让她干吧?

    “杨导,你别跑啊!”

    一喊,杨文远跑得更快了,迅速消失在门口。

    ……

    秦月默默收回自己的手。

    “我又不会打*,跑什么啊……”

    虽然心里有点小受伤,但秦月已经习惯了,没两秒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

    那枚硬币是一分钱,面值太小,属于就算看见了,也懒得弯腰捡的类型。

    她却十分欣喜,仔细地收进包包夹层里,然后来到atm机,把刚才司机给的那张银行卡往里面一塞。

    对于秦意峰被系统绑架那套说辞,秦月一直持怀疑状态。

    不是她不信,而是太离谱了。

    所以刚才司机说卡里的钱不多,秦月也当真的,没怎么在意,随意地把密码一输,然后一串数字立即弹在了屏幕上。

    余额:10,000,000

    !!!

    秦月被这串数字砸得晕头转向,手指头数了好几次确认无误,心里立即涌出一阵虚浮的狂喜,抖着手把卡收回来。

    虽然她已经在娱乐圈四年,但因为不红,被打压,也只零碎演出过几个小角色,片酬被公司扣走大半,再交完税,送一些回孤儿院,其实也没剩多少。

    这是她以前连做梦都不敢想的数字。

    秦月抿着嘴唇,努力不让嘴角咧到耳朵根。

    如果说刚才被杨文远拒绝,她心里还有一丢丢伤心,那现在已经被这些钱彻底冲散了。

    俗话说,钱能治愈一切伤痛。

    看来都是真的。

    秦月此时心情愉悦,揣着巨款,第一时间去了以前想去,又不敢去的名牌服装店。

    豪气地试了几件衣服,更是件件都看得十分满意,选出最中意的一件,秦.新进暴发户.月直接掏卡结账,昂首挺胸走出门店。

    人一有钱,感觉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买完衣服,秦月就迅速冷静下来,虽然心里还是喜悦,但很清楚,可持续发展才是硬道理,钱总有花光的一天。

    挥霍是要不得的。

    于是过完干瘾后,就联系司机回家了。

    秦月上车的时候,在元一商场的背面,也停靠着一辆黑色轿车。

    后门被打开一条缝,有人探头左右观察,确定没人后,才快步走上车。

    如果秦月在这儿的话,一眼就会认出对方是刚才在店里买东西的年轻男生,此时他还是把脸捂得严严实实,手里还提着装衣服的购物袋。

    一上车,早等在车里的人便问:“陆黎,你怎么现在才出来?”

    陆黎大松一口气,拿下帽子和口罩,把墨镜摘下来搁在手边,一双桃花眼露了出来,仿佛带着星星点点的光,是未经污浊的明净透亮。

    五官可以用惊艳来形容,就算已经认识他十五年,经纪人每次看到,还是会被狠狠惊艳。

    这张脸,天生就是当明星的料。

    五岁以童星身份出道便红透大江南北,在一众长残长歪的童星中,只有他一骑绝尘,越长越好看。

    再加上出神入化的演技,十五年来一直红透半边天。

    如今刚刚二十的陆黎,脸上还残余着三分青涩,因为极少接触外界,一双眼睛单纯干净,像张白纸。

    陆黎笑着道:“刚才遇到一个导演,我怕被认出来,就在厕所躲了一会儿。”

    “那你衣服买到了吗?”

    “嗯。”

    他拍了拍手里的购物袋,似乎十分高兴。

    “还顺利吗?都说了,你需要什么,我可以帮你买,这种小事不用你亲自过来。万一又被人认出,引起骚乱就麻烦了。”

    经纪人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陆黎怎么想的,突然说要自己去买衣服。

    他那张脸哪能出门?

    要是被认出来,绝对会造成轰动。

    出道这十五年来,陆黎除了拍戏,其他时间都尽量留在家里,需要就连老师都请了私教,就是不想造成麻烦。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让他缺失了很多历练,跟多生活常识都跟不上。

    有得必有失吧。

    陆黎拿着购物袋,高兴道:“本来不太顺利,后来有人帮我,就顺利了,原来买东西还有这么多知识。”

    他一脸惊奇,像是发现了什么**。

    经纪人:……

    看来给他增加生活经验刻不容缓了。

    想了想,道:“对了,你不是想体验普通人的生活吗?我给你报名了一个综艺节目,你正好可以去放松放松,暂时先把工作放下。之前那部电影,你耗费太多精力了。”经纪人道。

    陆黎先是皱眉,不太想和人接触。

    “什么节目?”

    经纪人:“《一路环游》第二季。”

    ——

    秦月回到家,心情美滋滋。

    一进门,就被家里的员工给围住了,他们的热情简直让人难以招架。

    “小姐累了吧?好好休息休息,要我给你捏肩吗?”

    “晚餐想吃什么?我去准备。”

    “看看外面大太阳晒的,早知道应该我陪你去,给你打伞的。”

    ……

    秦月一个人生活惯了,不太习惯这些。

    “不用不用,我都习惯了,吃什么都不好。”

    刚说完,众人又用心疼的目光看着她,厨师和园丁眼里甚至闪烁起了晶莹的泪光,又围着她嘘寒问暖了一阵。

    好不容易让他们放心离开,一回头,秦意峰正在不远处等着。

    “爸,你从哪儿找来这么热情的员工?”秦月道。

    “给你开车的司机,是我从黑市救下来的打手。厨师以前是杀手组织的创始人,后来跟了我。园丁是退役雇佣兵,和我是性命之交。这么多年,我经常和他们提起你和你妈妈,现在终于找到你,他们当然高兴。这些人不是员工,更像是我们的家人。”

    秦意峰语重心长。

    秦月:……

    “爸,你就是总裁小说男主角吧?”

    秦意峰一脸迷茫。

    “什么总裁小说?”

    秦月不知道怎么解释,转移话题。“司机大叔说,你给了我一张卡,里面的钱都是给我的?”

    秦意峰点头。

    “准备得匆忙,下次我去办一张副卡给你。”

    “那里面的钱我能花吧?”秦月笑眯眯地提起购物袋。“我今天去买了一件衣服。”

    她这模样十分娇俏,多了几分孩子的撒娇气,秦意峰莞尔,接过来看了看。

    里面是一件很简单的衬衫。

    只是当看见吊牌时,秦意峰眉心皱起,表情变得复杂起来,隐约中带着几分伤感。

    “怎么了?”

    秦月一紧张,上前半步,赫然看见吊牌标着一个数字。

    80,000

    八……八八万!

    她倏地瞪大眼睛。

    虽然早知道会不便宜,可也没想到会这么贵。

    没想到自己融入暴发户这个分段这么熟练,早知道就看完价格再买。

    她看向秦意峰,相认第一天就花了这么多钱,始终不太好。

    “爸……”

    秦意峰这时刚好开口:“你何必替我省钱?”

    秦月:嗯?

    “你还买这么便宜的衣服,委屈了自己。”

    秦月:嗯嗯??

    不对劲。

    秦意峰看着她叹气:“月月,你以前受苦了,真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过来的,我对不起你。”

    一边说,竟然掩面痛哭起来。

    秦月:嗯嗯嗯???

    “你觉得这件衣服很便宜?”

    秦意峰提着购物袋,心痛道:“我以前跟着系统做任务的时候,一件衣服都卖十万呢,还是最贫困的人才买,穿两次就会坏。月月,是爸爸对不起你!”

    见他又要痛哭,秦月连忙安慰他。

    “爸,这里物价不一样,别听那个辣鸡系统胡说八道!”

    辣鸡系统!

    乱我爸心智!

    秦意峰此时已经听不进去,一心觉得亏欠了秦月。

    “月月,以后你不用穿这些衣服,看看我给你买的那些,要是不够,爸爸再让人做!”

    “衣柜里那些?”

    秦月想起自己衣帽间里,那些琳琅满目的衣服和饰品。

    秦意峰:“那些都是我聘请让顶级设计师,专门给你量身定制的,世上只有一件,总价加起来已经超过五百万了。”

    听完这话,秦月顿时心头一疼,突然想起今早上被她随意丢在椅背上的睡裙。

    以它的身价,不应该得到这样的待遇。

    乖乖等我,我现在就上去把你叠好,然后放盒子供起来!

    但现在更重紧要的是,秦月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和秦意峰谈一谈了。

    “爸,你一天花五百万,这样下去还能花几年?你考虑过这个问题吗?再多的钱,也会被挥霍一空的。”

    她痛心疾首。

    秦意峰从悲痛中缓过神来,心算了一会儿,回答:“如果以后不再工作,还能花1000年左右吧。”

    ……

    ……

    秦月:“那……那没事了,您继续。”

    语气平静,实则三观都要裂开了。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很能挥霍,没想到家里家里还有一个鼻祖级人物,真不知道以他的花钱速度,到底是怎么攒下这么多产业的。

    但秦月不知道的是,秦意峰因为过去二十多年一直在系统设置的世界中做任务,涉及金额动辄几亿,而且任务中还有一条:

    花得越多,回馈奖励越多。

    经过这么多年的生活,秦意峰对金钱的观念早就被扭曲了。

    此时他看着秦月买回来的小t恤,心里疼得不行:我女儿以前就穿这个价位的衣服吗?太可怜了,以后得多多补偿她,

    要让她过得好!比任何人都好!

    ——

    秦月,矫正老父亲价值观失利。

    本来以为自己挥霍,没想到家里还藏着一个更能花的。

    和他一笔,自己买件衣服就是过家家。

    看着空降的父亲挥金如土,秦月突然觉得任务很重,不希望自己人还活着,钱没了。

    别人背后都是藏着一对隐形的翅膀,只有她,肩上挑着沉重的担子,一头是可持续发展,一头是勤俭节约,杜绝浪费。

    任重而道远。

    秦月幽幽叹气,经纪人突然打电话来。

    她刚好要提今天杨文远丢下她就跑,助理工作可能要告吹的事,电话一接通,经纪人激动得高八度的声音立即传来。

    “啊啊啊啊啊秦月!快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让杨导亲自邀请你去当嘉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