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章 我成****了

    节目组准备的住所是一栋小别墅,每个人都有单独的房间,各自分开居住。(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房间里虽然看上去空荡荡的,但该有的东西都有,尤其是在看到桌上摆放着赞助商品,导演说可以随便吃之后,更是让秦月惊喜万分。

    火速收拾好行李后,秦月把另外两个队友叫到一起,开始生活费的问题。

    虽然她不想去给安云云当炮灰,但这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

    李正风和叶朝露对《一路环游》这个节目也有过了解,一听要管账,纷纷摇头拒绝。

    李正风鼻子里出气,似乎对自己被分到这个组有些不满,心里还在后悔。

    要是刚才别犹豫,现在他已经在安云云的小组了,其他不用说,分量肯定不用担心。

    他看了看黑料缠身的秦月,又看向一脸懵懂的叶朝露,感觉前途渺茫,有些自暴自弃。

    “我买东西从来不看价钱,做不了这个,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有什么要求告诉我就行。”

    叶朝露也是面露难色:“秦月姐姐,我的数学不太好,我怕我管不好……”

    秦月不惊讶,早猜到是这样的结果,直接道:“好,那就以后由我来管理生活费,你们随时可以来查看账本。等最后结算,剩下的钱我会和大家平分的,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绝对公平公正。”

    她刚才在房间里用计算器算过了,如果自己管账,四天下来肯定有结余,到时候又是一笔收入。

    和外快比起来,管账就显得不那么麻烦了。

    对于她的话,李正风目光明显带着怀疑。

    他年纪稍长,自认生活中还算节俭,但也不觉得节目组发的那点钱够他们坚持四天,可是看秦月这么自信的模样,还是没有打击她。

    叶朝露却对秦月更钦佩了,看着她的眼睛里都在发光,坚定地点头。

    “秦月姐姐,我都听你的!”

    简单说好记账的要求,两人便回去自己的房间,秦月自己在院子里溜达。

    这栋别墅虽然位置有些偏僻,但风景极好,前院是成片盛放的花朵。后院,竟然被分成几片区域种上了菜。

    秦月惊喜不已,当下拿出手机给经纪人发消息。

    【姐,以后要是还有这么好的节目,一定要帮我接下来。】

    经纪人的回复更快:【下次?这次都快出事了!】

    秦月:【出什么事了?】

    经纪人:【大事!】

    经纪人:【三个小时前,节目组公布嘉宾名单,现在那条微博下面已经吵翻天了,还闹上了热搜!】

    经纪人:【秦月啊秦月,这是你这个月第三次被骂上热搜了!比当红明星都勤。】

    ——

    《一路环游》第一季是一个很神奇的节目,不知道杨文远是怎样一双火眼金睛,竟能从万千明星中选出了八个撕逼能手,从节目开播撕到结束。

    电视里明星攀比争斗,电视外粉丝争吵不休。

    虽然节目被人诟病,但也吸引了一些魔鬼粉丝,跟养蛊似的,各个战斗力超群。

    今天下午节目组官宣七位嘉宾,秦月的名字出现在名单里,立即引起所有粉丝的强烈反对。

    觉得秦月出道欺负过安云云的安云云粉丝,不满她和姜时可能炒过cp的姜时粉丝,担心她把叶朝露带坏的叶朝露粉丝,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左一左二粉丝,都不约而同地在微博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战役。

    虽然李正风的影迷还算冷静,会出言相劝,但可惜人数太少,效果基本等于零。

    于是乎,前几天还小有摩擦的众多粉丝们,可以说马上同仇敌忾了,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大和谐画面。

    [秦月还敢出来参加节目?]

    [请个素人都比请秦月好,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我本来还挺期待这季《一路环游》的,现在一秒钟也不想看了!]

    [有秦月在的一天,我要是打开看一眼,就倒立拉翔!]

    [秦月和姜时没有半点关系,望周知!节目组当个人,别硬凑!最好他们两个永远不要出现在同个一画面里!]

    [我们云云那么单纯,来上这个节目已经很委屈了,没想到还要和秦月一起,真是晦气!]

    [叶朝露妹妹最惨,和秦月这个毒瘤同组,肯定会被带坏,心疼。]

    [希望秦月主动一点退出,我还能高看你一眼。]

    [我们坚持换人!]

    [换人!换人!]

    ……

    秦月顺着那条官宣微博往下翻了好几页,都没看到一个帮自己说话的,心里毫无波澜。

    跟私信比起来,这些留言已经很含蓄了。

    还能安慰经纪人:

    【黑红也是红。】

    【我也算是,为娱乐圈的大和谐做出了一点微薄贡献。】

    经纪人此时正和其他工作人员在一起,一起翻看**上的动向,收到秦月发来的这条消息,气得差点心梗。

    突然觉得与其等秦月开窍,还不如去叫那两个解约去考公的女生回来,走红的概率还比较大。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惊呼一声。

    “咦?刚才我明明看到一条对秦月人身攻击的评论,怎么不见了?”

    坐在电脑前的人不断翻动页面,却再也没找到那条评论,恍惚间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可是等再次刷新的时候,发现评论区又不见了几条诅咒秦月的回复。

    “真不见了!”

    “被系统识别删掉了吗?那几条确实骂得过头了。”

    “快看!又不见了几条!现在系统修改得不错啊,证明快就行动了,这样也好,省得下面乌烟瘴气的……”

    刚说到这,几人转头看向经纪人,干笑着解释道:“我们不是说秦月,你别在意。”

    经纪人微微摆手,反而心情不错,拿出手机给秦月回:

    【咱们运气真不错!那些不好的言论都被删了,应该能平息一阵。】

    看见这条消息,秦月再次打开微博看了看,一些诅咒和谩骂确实已经被删掉了。

    以前每次被黑的时候,都会有无数的网友来骂她,可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她正有些高兴,手机又微震一下,提示有新消息。

    秦意峰:【月月勇敢飞,爸爸永相随。】

    ?

    这是几个意思?

    这仿佛十年前从地里刨出来,土得掉渣的口号,是怎么传入总裁爸爸耳中的?

    档次一下就掉下来了有没有?

    秦月:【爸,这是你从哪儿看到的?】

    此时在电话另一头的秦意峰,面前放着一台电脑,屏幕上的荧光将他立体的五官照亮。

    别人并不知道,此时他脑海中有一个系统,正在用冰冷的电子音和他说:“我查过这个时空的**,这句话用来表达对某个明星的支持,能最大程度地体现出你对她的喜爱和不离不弃。”

    秦意峰有系统。

    当初他和妻子生活得好好的,突然被系统绑定带走,去到另一个时空,参加了名为#首富之路#的任务。

    在那个时空,他花了足足二十年才终于通关,随后带着奖励凯旋而归。

    奖励中除了自己在异时空的财产,还有这个系统。

    这件事情不是他不说,而是秦月从来没有问起过。

    好不容易重逢的亲亲女儿,好像对他的事情一点也不感兴趣,秦意峰其实很郁闷。

    不过和系统二十年的相处,让秦意峰对它十分信任,没有任何怀疑。

    所以看到秦月回复,他觉得自己说对的,女儿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关心,又回复了一句:【月月,爸爸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发完这条消息,又拿起鼠标忙碌起来。

    桌上的电脑,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界面正停留在《一路环游》官宣嘉宾的微博上。

    秦意峰仔细翻看着每一条消息,看见他们控诉秦月,指责让她离开,心里的怒火一阵阵翻涌着。

    但是他都忍住了。

    多年从商经验,让秦意峰清楚,这个时候贸然出手,只会害了女儿。

    于是他压着心里沸腾的火焰,专门点开那些诅咒、谩骂和诬陷的评论,一条、一条地开始举报。

    五万多条评论,他翻看了一整夜。

    虽然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当全部看完后,秦意峰的心情还是十分沉重。

    他低着头,一只手捂着脸抑制悲痛。

    半晌,才哽咽着道:“我一定要让女儿成为最红的明星!让所有人都对她刮目相看!”

    一直待机的系统突然闪动,界面弹出一行小字:

    任务:#巨星之路#—辅助支路

    启动时间:2022年2月

    目标任务:秦月

    进度:0%

    而秦意峰沉浸在悲伤中,根本没注意到这些。

    ——

    秦月并不知道秦意峰这边的情况,但想到他发来的短信,还有微博上莫名消失的评论,感觉两者之间必有联系。

    再打开那条微博,本来五万多条评论,赫然只剩下一半了。

    尴尬。

    竟有这么多人骂她。

    可是看下面的反馈,那些评论好像是被投诉删掉的。

    几条万,秦意峰一个成熟期霸道总裁,应该不至于一条一条去投诉吧?

    她想了想,还是开口没问,拿着手机准备回去。

    顺着走廊离开后院,走进客厅。

    今天还没正式开始录制,再加上时间有些晚了,客厅里竟然没开灯,光线暗暗的。

    秦月刚走进来,隐约看见不远处有个黑影。

    本来以为是工作人员,可发现对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吓得她也一时间不敢动作,只能死死瞪着对面的人。

    一秒。

    两秒。

    三秒。

    ……

    “看什么看!”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个不满的声音。

    秦月惊讶地愣住。

    姜时?

    “你怎么不开灯?”

    她松了一口气,走过去准备开灯。

    “别开!”

    姜时突然惊呼一声,但已经来不及了。

    客厅中突然光明大放,只在腰上系了一条毛巾的姜时直接暴露在眼前,看样子是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肩膀上还挂着水珠。

    秦月:……

    读不懂了。

    “我……打扰到你了吗??”

    姜时慌张得上下遮挡,仿佛被人偷窥的小媳妇,脸上又羞又怒,气得抬头瞪她。

    “让你别开灯,你还开!你是不是故意的?”

    秦月觉得冤枉。

    “我故意干什么了?”

    姜时脸都红了,愤慨地看着她。“你故意开灯,你就是……想看我!”

    ?

    你是从哪儿看出来的?

    “相信我,我什么都没看到,你挡得那么严实,我怎么看?而且,我也没有一点想看的心思。”

    秦月连忙辩解,觉得自己这话有点伤人。

    姜时的脸已经被整毁了,这两年一直在秀身材,自己这么说,不是打破他最后的防线吗?

    好心安慰道:“当然,我不是说你不好看。”

    谁知姜时眼睛一下瞪圆了,颤抖着手指她。

    “你果然是……秦月,你真无耻!”

    说完,捂着腰上的毛巾跑了。

    一直回到房间,换好衣服,越想越生气,拿出手机给助理发消息:

    【我算是看清楚了,秦月就是馋我的身子!】

    他回想起刚才的情形,越想越担心,突然起身把卧室的门反锁,也不知道在防谁。

    然后又低头打量自己的睡衣——短袖和短裤。

    这件短袖他穿好几年了,有些小,紧紧绷着腰身,还是黑色的。

    姜时一看,心想完了。

    这样的诱惑,秦月怎么把持得住?

    想了又想,他再次拿起手机给助理发:【明天给我带两套睡衣来,长袖和长裤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