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章 我成心机婊了?

    在花莲市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在旅游城市里排不上号,却藏着这样的美景!

    在小路两侧,连接着看不见边际的花海,有叫得上名字的,也有从未见过的,红的,白的,黄的,娇气又热闹地挨在一起,带着无限生机。(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微风吹过,花瓣微颤,香味便远远地飘过来。

    就算是见过再多美景的人,也会被眼前的画面所心动。

    两人都不约而同安静,显然被眼前的景色惊住了,秦月道:“昨天路过这里的时候,就猜测这边肯定有花海。只是昨天时间太赶,我不能停下来,今天过来看正好。”

    “你昨天就知道?”李正风惊讶道。

    “闻到了花香,如果只有几朵花,是做不到这么香的。”

    这片花海范围很大,种植的种类也很多,除了近处的小花,不远处还有蔷薇和玫瑰花墙,一栋白色的建筑就坐落在花海另一头。

    花海中的小路蜿蜒,汽车进不来,看不到这样的景色,而三轮车正好。

    嗅着空气中的花香,周围摇曳的花朵,秦月放慢了车速。

    这时,清脆的吉他声从身后传来。

    轻柔的曲调和周围的景色相得益彰,让人不禁沉溺其中。

    三人都没有再说话,等到一曲作罢,秦月才转过头,看见叶朝露正准备把吉他收起来。

    “这是你自己写的吗?我以前从来没听过。”

    叶朝露眼睛亮亮的,脸上带着羞意。

    “我看见这景色这么好,忍不住就随手弹了一段,没影响到你们吧?”

    秦月道:“没有,只是之前总看你拿着吉他,但还是第一次看你弹。”

    李正风也跟着点头。

    “你以后可以多弹吉他,不弹可惜了。”

    闻言,叶朝露脸上的红晕渐渐消失,手指拨弄着吉他的弦,发出清脆无节奏的声音,垂着眼眸道:“其实,公司平时是不让我弹吉他的。”

    “为什么?”

    “他们也是为了我好。”

    叶朝露长长叹气。

    两年前她以歌手的身份出道,出过两张专辑,却没有带起来半点水花。

    后来无意间接了一部剧里的女配,无心穴柳,反而一炮而红。

    很快,公司就帮她重新制定演艺路线,从歌坛转战演艺圈。

    演了几个小角色后,效果确实很好,从那时起,公司就不让她唱歌和弹吉他了。

    秦月:“那待会儿表演的节目,你想好了吗?”

    “可能会朗诵吧。”叶朝露道。

    刚才经纪人给她发来消息,公司接下了一个剧本,叶朝露在里面饰演年轻律师,诗歌朗诵能提前给电影预热。

    几人都安静下来,叶朝露也放下了吉他。

    进入娱乐圈,所有安排都要按照公司的要求来做,这是从未说出口的规则。

    更何况站在公司的角度并没有问题,唱歌火不了,那就去演戏。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火,远远比梦更重要。

    穿过花海,车慢慢加快速度,来到附近的市场。

    “我列了一张清单,都是布置舞台需要的东西,先把这些买了,然后再购买表演节目需要的道具。”

    “这么多!”

    清单上不仅有气球和彩带这些常用的装饰品,竟然还有牛奶、点心和茶叶!

    “你刚才不是和导演说,我们没钱吗?都这个时候了,你买这么多吃的做什么?”李正风有些惊讶。

    虽然认识刚刚几天,但秦月节俭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

    “都是给院里的老人准备的。”秦月道。

    两人皆是一愣,目光中慢慢发生了一些细微变化。

    “好。”

    三人迅速买好清单上的东西,各自购入需要的表演道具,才出发去养老院。

    养老院并不远,骑车二十分钟就能到。安云云他们和工作人员都已经提前抵达,正被院长带着四处参观。

    作为花莲市指定慈善养老院,这里一共住着102名65岁以上的老人。

    院子里设施完善,还种上了很多植被,能看得出这里的工作人员确实花了些心思。

    他们过去的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不少老人坐在院子里晒太阳,院长带着他们走了一圈,得知要在这里进行演出后十分高兴,马上规划了舞台区域,就在活动室。

    这里空间大,足以坐下所有老人,还有简单的影音设备,用来表演节目绰绰有余。

    介绍完养老院的情况后,院长就离开了,所有人迅速开始布置场地。

    安云云几人购买的东西不多,只有两个简单的小道具,显然是为了少用一些生活费,毕竟今天还有不少开销。

    秦月却带着两个组员不断往下搬东西,险些在地上堆成一座小山。

    这一举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就连杨文远在场外,也和工作人员仔细确定了好几遍。

    “你们确定她是用生活费买的?不是让节目组给钱?”

    “或者,那些东西是白送的?”

    不然的话,她怎么舍得花这个钱?

    跟拍的摄影师哭笑不得。

    “我们当时也有些诧异,但秦月确实说了,是送给老人的礼物。”

    杨文远:“真稀奇啊。”

    不知道导演组,就连直播间的观众也一脸怀疑。

    [不可能!肯定有什么阴谋!]

    [她肯定是打算把那些东西高价卖给养老院,赚取差价!]

    [我也不相信!]

    [之前秦双连叫出租车都舍不得,刚才买礼物,眼睛眨都不眨就买了,你们不觉得她很温柔吗?]

    [现在,压力来到了安云云这边。]

    直播间的评论,很快就传到安云云耳中。

    她支开摄影机后,脸色变得阴沉无比。

    “秦月真卑鄙!竟然偷偷买礼物来收买人心!心机太深了。”

    左一左二此时也有些担心:“不如我们也买一些?附近应该有超市。”

    安云云却不乐意。

    “我们的生活费本来就不多,要是买了礼物,以后还吃不吃饭?”

    “那该怎么办?”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姜时站在一旁皱眉,看到他们为了这件事争吵,表情有些不耐烦,“导演没规定要送东西,什么人气我不在乎,如果你们要谈的是这个,那我不奉陪了。”

    说完,直接转身走了。

    来到活动室,正好看到秦月正拿着锤子修舞台。

    一锤子,啪,一根钉子就进去了。

    而那个看着有些简陋的舞台,竟然已经修得差不多了!

    姜时目瞪口呆,脑瓜子嗡嗡的。

    “你在干什么啊?!”

    秦月转头看见他,扬了一下手里的钉子。

    “钉钉子啊,你要帮忙吗?”

    姜时看见那些闪闪发亮的钉子,皱着眉。

    “我怎么可能会这个?”

    不仅有钉子,还有锯子,旁边还有两把做好的小凳子。

    这秦月到底是什么生物?

    这舞台是可以搬动的,放在仓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有些板子断成了两半,秦月担心表演过程中出事故,才决定临时补一补,此时已经接近尾声了。

    此时看到姜时盯着这些工具,似乎很想试试。

    “你想试试吗?我可以教你。”

    她好心提议,没想到姜时却一脸震惊,转头看了看周围,尤其是摄像头,然后惊呼:“你、你也太大胆了!”

    ???

    我怎么了?

    秦月觉得他必定是误会了什么。

    正要解释,姜时以一种十分勉强,但是更趋向于傲娇的状态,抬着下巴道:“你要是特别想,那我就成全你一次。”

    ……

    秦月尴尬地点头答应了,把钉子递给他。

    敲钉子说简单也并不简单,一不小心就会敲歪和敲到手,因为姜时突然加入,本来五分钟就能收尾的工作,不得不进行了十五分钟。

    好不容易完成,秦月转头看了看周围。

    “对了,你们组的人呢?待会儿一起给老人分发礼物吧。”

    “那不是你们自己买的东西吗?”

    姜时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主动提出这样的合作。

    刚才安云云他们还在讨论这件事,把秦月骂了一遍,说她卑鄙无耻。

    “本来就是送给老人的,这儿一百多个人,就我们三个得发到什么时候?”秦月笑道。

    说完,却见姜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怎么了?”

    姜时迅速丢下锤子,站起身来。“我去告诉他们。”

    然后快步回到刚才的房间。

    安云云和左一、左二还在就礼物的事议论,姜时这时候走过去。

    “你们不用谈论了,我已经靠我的魅力,让秦月同意,我们一起发礼物了。”

    三人皆是一愣。

    “真的?”

    姜时甩了甩自己挑染的刘海,表情无比得意。“她亲口跟我说的。”

    要是能一起发礼物,他们还能赚到些人气,挽回现在的局面,而且还不用花一分钱。

    简直是一本万利。

    安云云高兴道:“我就知道,你长得这么好看,秦月肯定是喜欢你,不然怎么会这么讨好你?”

    听见这番夸奖,姜时更加高兴了。

    四人再度回到镜头前,开始给老人分发礼物。

    安云云笑盈盈道:“这些礼物是送给大家的,待会儿我们每个人还会上台表演节目,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最后祝爷爷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她这话说的很讨巧,听起来没什么毛病,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礼物都是她掏钱买的。

    在座的个个都是人精,谁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

    但都只是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所有人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将本来有些单调的活动室妆点得热闹起来。

    五颜六色的气球贴在天花板死角,挂着长长的彩带,墙壁上还有横幅,整体效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大家都去准备准备,半个小时之后开始演出。”

    此时已经太阳西斜,所有人都已经开始准备,秦月拿着道具准备找地方化妆。

    走出门,看见工作人员正拿着自己之前放在院子里的纸箱往外走,急忙走过去。

    “你们在做什么?”

    “丢掉啊。”工作人员回答。

    “我还要用呢。”

    秦月连忙拦住他们。

    这些是今天去买道具的箱子,看着很扎实,沉甸甸的,数量不少。

    几个工作人员看着她把箱子放回去,都有些疑惑,之后的活动里好像也没有能用到纸箱的地方。

    更何况,这些箱子都用过了,而且不少还是破损,不知道还能拿来干什么。

    但在秦月的坚持下,他们只能放弃。

    秦月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出来一趟,不然自己的法宝都被他们扔了。

    把箱子叠好,叮嘱工作人员不要动,她才放心离开。

    陆黎就是这个时候到的。

    远远地,他就听到了秦月和工作人员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