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章 我和影帝搭档!

    陆黎虽然是昨天晚上出发,但到花莲市需要转车,一直耽搁到现在才终于抵达。(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经纪人带着他往里走的时候,正好遇上出来的秦月。

    “第八位嘉宾刚才到了,月月,导演说跟你们一组。”工作人员道。

    秦月转头,看见对方五官姣好的脸,只是微微点头。

    其他人似乎没想到她的反应竟然这么冷淡,都有些惊讶。

    这可是陆黎啊!

    出道十多年,红了十多年,国内外各大奖项拿到手软,人气制造机,刚才几个工作人员看见他的时候,都快尖叫了!

    秦月竟然这么平淡。

    周围安静了几秒,还是陆黎先开口。

    “抱歉我迟到了一天,现在要做什么?”

    秦月:“我们正准备给养老院的老人表演节目呢,你要参加吗?”

    “我可以一起?”

    秦月点头。

    这个新嘉宾虽然迟到了一天,但节目组并没有因此扣他们的生活费!

    因为这点,新嘉宾还没到的时候,秦月就对他很有好感了。

    “那你想好节目了吗?”

    陆黎摇头。

    秦月想,人家来都来了,也不能让他坐冷板凳,最好能上台表演点东西。

    “其他人的节目都已经定下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跟我一起表演怎么样?”

    陆黎眼睛微微亮了。

    “好!你要表演什么?”

    秦月:“双簧,你演前面那个。”

    所有人:……

    想象一下陆黎头上扎着小辫,脸上涂抹大白扮丑的模样,纷纷绷不住了。

    陆黎的经纪人第一个破防,忍不住提醒道:“他是陆黎。”

    “我知道啊。”

    这张脸经常出现在广告、电影和各大颁奖典礼上,秦月怎么说也是娱乐圈里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你还这么平静!

    他可是所有年轻一辈演员的目标!

    “你看到他不激动吗?”

    秦月睁大眼睛。“我激动了啊。”

    这表现得不够明显吗!

    经纪人和她对视了几秒钟,还是无法从对方眼里看出一点激动的样子,最终只能归咎于她演技不好的原因,开始劝说。

    “能不能换个节目?双簧,不太合适。”

    秦月:“可是我只准备了双簧。”

    她没什么才艺,演技也不好,上台表演就是灾难,双簧这个节目还是她早年看电视,无意间看到姜时演的,挺好笑,就被她记住了。

    经纪人不信。

    “那陆黎没来之前,你是怎么准备的?”

    “跟养老院借了一个大熊,打算让它当前面那个,现在你来了,就让你当吧。”

    陆黎演技出了名的好,肯定没问题。

    秦月抬起头,不巧撞进他眼睛里,这时才发现,对方似乎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看着自己。

    刚满二十,还在娱乐圈浸染这么多年的戏骨,按理说,不该有这么明亮单纯的眼睛。

    就那么一直看着自己。

    “秦月。”陆黎突然喊她的名字。

    嗓音沙沙的,有些好听,两个字都能品出三分喜悦来。

    “嗯?”

    “我跟你演。”

    说完,跟着她走了。

    留在原地的经纪人先是目瞪口呆,然后表情变得五颜六色,突然有种不好预感,不知道自己帮陆黎报名参加这个节目,是好是坏?

    才刚进组不到十分钟,陆黎的形象就将遭受到二十年来最大的危机!

    秦月带着陆黎来到休息室,把原先放在椅子上的大熊搬到一旁,然后从手机上找出那段双簧视频递给他。

    “前面那个比较简单,只要做动作就行,时间有点短,你能学多少就学多少,要是记不住,到时候就时机应变。”

    “好。”

    陆黎点头接过来,认真地观看起来。

    节目总共只有三分半钟,不算长,秦月也是很长时间才学会的,可陆黎只是看了两遍,就能将故事走向和基本动作都记住了。

    “不愧是影帝,你学的好快!”

    秦月眼中克制不住的惊讶,感受到了降维打击。

    陆黎笑得有些腼腆。

    “拍戏背的台词比这个难,我只需要坐在前面表演动作就行了吗?”

    “对,声音部分由我来。你再多看几遍,准备好就出来,我们都在活动室。”

    秦月匆匆说了一声,把道具都给他留下,准备去前面帮忙,却发现陆黎还一直看着她。

    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含着期待和欢喜。

    “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秦月不解。

    “没事。”

    陆黎欲言又止,低着头,像只失望的大狗狗,让人很想摸摸。

    秦月花了五分意志力忍住了,转身离开。

    等走出房间,才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蛊!

    太蛊了!

    真不愧是影帝!

    秦月再回到活动室。

    表演已经开始,安云云在台上摇花手,跟踩了电门似的,爷爷奶奶纷纷“老爷爷地铁看手机”,坐在下面跟复制粘贴似的。

    秦月震惊地走过来。

    “能给爷爷奶奶表演这么刺激的节目吗?”

    心脏受得了吗?

    叶朝露没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解释道:“安云云表演的是独舞。”

    ……

    哦。

    秦月观看了一会儿,评价:“其实还挺好看的。”

    徒劳地弥补一句,安云云已经摇完三分钟,擦擦香汗走下来,如释重负地朝两人道:“我已经暖好场了。”

    ……

    秦月:“辛苦你了。”

    第二个上场的是左一和左二,两人讲了一个相声,才终于让奇奇怪怪的氛围热闹起来。

    接下来,李正风和姜时依次上场,分别表演了一首70年代金曲和一个简单的小魔术,效果都还不错。

    秦月的节目排在最后,一直在旁边帮忙,快到倒数第二个节目的时候,她准备去叫人。

    刚回头,发现叶朝露已经过来了。

    换上了西装和眼镜,手里拿着一本书,表情凝重地准备朗诵。

    眉头皱着。

    “到我了吗?”

    秦月看着她整理好衣服,深吸一口气准备上台,心思一动。

    “等一下!”

    她迅速拦住叶朝露,然后转身离开。

    几人纷纷愣住,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两分钟后,秦月拿着一件衣服回来,直接递给叶朝露。

    “你穿这个吧。”

    白色的连衣裙点缀着圆润的珍珠,美极了。

    是叶朝露今天早上夸过的那件。

    叶朝露惊讶道:“穿这个朗诵吗?”

    似乎有点不太合适。

    秦月一笑,又将藏在身后的东西塞进她手里。

    “不是让你朗诵,是让你唱歌。”

    ——

    一把吉他。

    叶朝露一看到它,脸上明显露出喜悦的神色,但很快又担心起来,转头朝经纪人的方向看了看。

    公司觉得她唱歌不会火,所以现在已经不让她唱歌了。

    果然,看见经纪人皱着眉,正朝她摇头。

    叶朝露眼里的光慢慢消失了。

    秦月却突然一个健步,挡住了经纪人的视线。

    “公司没说你唱歌就会罚款吧?”

    叶朝露摇头。

    “那就去试试,你这么喜欢弹唱,要是以后都不能唱了,不会难过吗?”

    “可是大家都说,要听公司的安排,这是规矩……”

    “我从来不知道什么规矩,想做就去做。当然,你现在也可以继续朗诵,这是你的选择。”

    秦月将选择权交给她。

    任何人都无法代替别人做决定。

    叶朝露挣扎着,转头又看了一眼经纪人,明确看到她在反对,但还是一把接过了吉他。

    “姐,你帮我撑两分钟,我去换衣服!”

    说完,拿着吉他和衣服头也不回地跑了。

    ——

    在场的大多数人,应该都是第一次听叶朝露吉他弹唱。

    出道两年的两张专辑,迎合市场做了流行音乐,却没有一点水花,之后就被公司禁止,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叶朝露的古典吉他弹得那么好,歌唱得那么好听。

    她本身就是衣服架子,那件镶珍珠的连衣裙穿在身上漂亮极了,坐在高脚椅上抱着吉他,指尖在琴弦上轻轻拨弄,清脆的音符便跑出来,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温柔。

    虽然平时说话声音清脆,但叶朝露唱歌时,嗓音会变得微微沙哑,歌谣经过她的演绎,仿佛一个故事娓娓道来,让人沉溺其中。

    [叶朝露竟然是一个歌手!]

    [她明明唱得很好听,为什么不火呢?]

    [之前叶朝露的定位是流行摇滚,如果一出道就走这条路线,肯定早就红了!她只要抱着吉他往台上一坐,就已经赢了一大半。]

    [这是什么歌?]

    现场格外安静,所有人都沉浸在音乐中,直到一曲作罢还意犹未尽。

    叶朝露心跳得飞快,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

    她已经很久没有在公众面前表演了,心里不觉有些紧张,但却是愉快的。

    “这是我自己写的歌,《朝露》,谢谢大家。”

    话音刚落,台下掌声雷动,立即让她红了脸,拿着吉他下台。

    低着头,小声询问秦月:“经纪人的表情是不是很难看?她是不是生气了?”

    秦月回头看了看。

    “有一点,不过准确地说,不是生气,是有些微妙。”

    微妙的复杂,但并不全是生气。

    叶朝露还是有些紧张,手指在琴弦上扫来扫去。

    “我是不是不该唱的?”

    “你现在开心吗?”

    叶朝露激动地点头,眼中闪着微光。“开心!一年了,我第一次这么开心!”

    “那就没做错。”秦月道。

    叶朝露本来有些动摇的心,听见这句话又坚定起来,握着吉他不愿再松手。

    秦月看了看舞台上。

    “接下来该我了。”

    “对了,姐,你表演什么节目?”叶朝露着急问。

    之前秦月一直不肯说。

    “双簧。”

    叶朝露愣住。“你一个人,演双簧?”

    秦月把话筒交给李正风,道:“谁说我是一个人,我们组的第四个成员刚才到了,我和他一起表演。”

    一边转头朝周围打量,没看见陆黎的身影,匆匆走了出去。

    很快,她折返,身后还跟着一个人,身材十分高大,头发扎着小辫,脸上秃了大白,刚出场就看上去很滑稽,是双簧演员的标准打扮。

    所有人疑惑地看着多出来的一个人,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叶朝露和李正风刚才听秦月说过,知道这个男生就是第四个成员,可是,对方的样子怎么越看越觉得眼熟?

    正思索着,看见秦月朝他们招手,李正风连忙拿着话筒走上去报幕。

    “接下来为大家带来的是《双簧》,表演者,秦月,陆……陆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