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章 我是来报恩的。

    "全球娱乐"是业内数一数二的娱乐媒体,经常以第一手独家资料占据头条,所发布的新闻内容求真求实,从不发布虚假消息,如今已经成了追星必看的新闻标杆。(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大唐祸》这几日正式开拍,陆黎官宣第一次出演古装电影,很快就成了所有人最关注的新闻。

    "全球娱乐"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新闻。

    经过和导演交涉,记者才终于得到进入片场采访的机会。

    如此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资深记者小武决定开设一场直播,让早就等待已久的网友能近距离和陆黎互动。

    此时,她站在影视城,露出完美的笑容对着镜头介绍。

    "大家都知道,陆黎虽然已经出道十多年,但因为平时太过低调,身上的新闻简直少得可怜,透着股隔世的神秘感。"

    "经常有人说,陆黎是娱乐圈的瑰宝。年纪轻轻就处事不惊,因为太过内向,这让很多粉丝都很担心他会不会患上抑郁症。"

    "因为在**上能找到为数不多的采访视频中,陆黎也很少会露出笑容,一双漆黑的眸子带着淡淡的忧郁气质,是一个内敛而安静少年。"

    说到这儿,她看了一眼助手展示的直播间画面,观看人数已经超过百万。

    资深记者小武满意地在心中点头,微微抬高声音∶"现在,我就站在拍摄《大唐祸》的影视城,我身后就是拍摄片场。"

    "根据得到的消息,陆黎今天早上没有拍摄行程,今天,我就带大家一起去看看吧。"

    陆黎的号召力无比强大,此时,直播间弹幕热闹非凡。

    【陆黎!陆黎!我的宝,终于又能看见他了,之前的粮都快被我翻烂了!】

    【大家别高兴太早,黎宝可能不会接受采访。】

    【【十有**。】

    【不采访就不采访,就算只是看一眼也挺好的。】

    【主播快进去,别废话了!】

    ::

    了解陆黎的人都知道,他拍戏一向很入戏,从进组开始就会融入剧情,让自己变得和剧里的角色一样。

    过去他拍摄一部青春疼痛电影的时候,曾经有人去探班,结果被陆黎颓丧的样子吓了一跳。

    所以进来直播间的粉丝,心里大多有预感。

    《大唐祸》剧情这么沉重,陆黎估计已经入戏,很可能待会儿出现在镜头中的,将会是一个眼中无光,浑身充满悲伤的人。

    这个念头刚从观众脑海中浮现

    一辆蓝色的三轮车,突然从正在说话的记者身后飞驰而过!

    看过《一路环游》的人,对这种三轮车都格外熟悉,一眼就认了出来!

    而且不仅车相似,就连车上配置也一模一样!

    坐在前面把脚踏板踩成风火轮的人,穿着黑色运动套装,瀑布一样的长发扎成马尾,随着动作跳跃。

    又是秦月!

    这一幕可太熟悉了,让所有观众都愣了一下。

    但紧接着下一秒,他们又注意到另一个重点。

    安静又内敛,忧郁且内向的陆黎正坐在三轮车的后面,穿着蓝色牛仔裤和白衬衫,笑得阳光灿烂!

    等等!

    他们不会看错了吧?

    《大唐祸》这么沉痛的剧情,一向入戏的陆黎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资深记者小武此时还在介绍,忽然注意到弹幕上的消息。

    【陆黎就在你后面!】

    【快回头!】

    【陆黎!我要看陆黎!】

    【刚才一瞬间,我好像看见陆黎在笑。】

    【我也看到….

    资深记者小武一惊,忙回头看去,果然看见陆黎正站在一辆蓝色三轮车旁边,正在和别人说话,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容。

    在阳光的映衬下,简直可以用灿烂两个字来形容。

    什么忧郁气质,什么对抑郁病的担忧,根本就不存在!

    镜头怼近之后。

    【真的在笑!!】

    【陆黎拿影帝的那天,我都没见他笑得这么开心!】

    【和他说话的人是秦月耶,她也在这个剧组?】

    资深记者小武也愣了愣,迅速带着摄影师赶过去。

    "陆黎,你好,我是全球娱乐的记者小武,你现在有时间接受采访吗?"

    陆黎正在和秦月讲表演的要素,感觉这是他在影视城最开心的一天,看见突然出现的记者,笑容微微收敛,突然就内向了。

    他看了看秦月,确定不会影响到她工作才点头。

    资深记者小武立即询问∶"陆黎,是不是《大唐祸》拍摄得很顺利?"

    陆黎如实道∶"和以前差不多。"

    你以前拍戏的时候,可从来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

    小武看着对方冷淡的目光,从来不会超过十个字的回答,感叹不愧是娱乐圈最难采访的人物。

    不过好在她是资深记者,这点问题难不倒她。

    继续笑着询问∶"能跟我们透露一下,这次拍摄都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陆黎∶"才开拍三天。"

    才三天,能有什么有趣的事。

    "那你能和直播间的观众问一声好吗?"

    陆黎∶"你们好。"

    看着对方毫无波澜的目光,又恢复了平时出现在镜头中的样子,仿佛刚才阳光下的笑容只是幻影。

    小武败下阵来。

    算了,能进片场拍到陆黎的镜头,已经很成功了,只能待会儿去采访其他演员,从侧面套些消·

    想着,她准备随便说几句话,结束这次短暂又无趣的采访。

    随口一问∶"这辆三轮车,看着好熟悉啊。"

    然后看见,一直死气沉沉的陆黎,眼睛突然亮了!

    亮了!

    "之前录《一路环游》的时候,也是同款三轮车。"

    乖乖,21个字了!

    小武愣了一下。

    "秦月代言的就是这款三轮车,凤凰牌,新款式已经上市了,骑起来一点也不费力,特别快!"

    .....

    我滴乖乖。

    小武看着像是突然活过来的年轻影帝,他到底是有多喜欢三轮车?

    然后,才注意到骑车的人就是秦月。

    对于娱乐记者来说,几乎没人不认识秦月,黑料多得数不清,身上挑不出一个优点。

    但是从最近的情况看,她和陆黎的关系却意外的好。

    本着这层关系,小武顺势上前询问∶

    "秦月,我知道你之前和陆黎一起录制《一路环游》,受到了很多关注,这次你也参演了《大唐祸》吗?"

    能出现在这儿,怎么说也应该是记者吧?

    可之前剧组官宣,好像没看见她的名字。

    "我没参演啊。"秦月坦率道。

    小武有些疑惑。

    亨仰::

    秦月咧嘴一笑。"我是这儿的场务。

    资深记者小武瞪大眼睛,一向能对采访应对自如的她,此时大脑中出现一片空白。

    场务?

    秦月一个出道四年的明星,在这里当场务?

    闻所未闻!

    "那你们刚才是在..."

    "我们在片场搬道具。"

    资深记者小武整个人有些凌乱,差点咆哮出声。

    你带着影帝一起打杂???

    今天的采访是不是打开方式有点不对?

    她偷偷瞥了一眼直播间的情况,果然看见观众也跟着凌乱了。

    雪

    雪

    【秦月疯了吧?】

    【之前带着黎宝去收废品,现在又带着他去打杂,她怎么敢?!】

    【可是陆黎好像很开心的样子,笑得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地主家的傻儿子——在以前,这种形容词是绝对不会出现在陆黎身上的。

    此时他们刚好停在另一个剧组外,秦月开始往三轮车上搬东西。

    搬下来一个泡沫做的柱子,然后是闪着寒光的斧头、电锯、凿子、大砍刀……

    小武震惊地看着满地的危险用品。

    "这些….是道具?"

    "不是。"秦月指着旁边的五金工具,解释道∶"这些是我借走用的,今天拿来还给他们。"

    "剧组还用得上这些?"

    "我来之前没用,我来之后就用上了。"

    我给剧组省钱,我给自己点赞。

    资深记者小武看着眼前从未遇到过的场景,职业生涯遭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甚至开始觉得自己还远远不够资深。

    正在秦月和陆黎忙着搬东西的时候,一个中年女人从另一头走过来,神色匆匆。

    离着还有好几米远,一看见秦月,掉头就要走。

    "组长。"秦月先一步喊人。"你来得正好,道具还有两个就送完了,今天我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我搬这么快,你不能解雇我了吧?

    场务组长看见三轮车旁边的人,脑袋又是一阵眩晕。

    要是被别人知道,她让陆黎去送货,人民群众不把她活撕了?

    不情不愿地走过去,注意到站在旁边的两个人,一人手里拿着话筒,另一人扛着摄影机。

    "你们是….记者?"

    已经不再资深的小武笑着点头∶"你好,我是环球娱乐的记者小武,请问您是?"

    "她是我们场务组的组长。"秦月道。

    记者小武微微点头,以一种很是钦佩的目光看着她。"你让陆黎送货,是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吗?"

    "我不是,我没有。"

    组长原地cos拨浪鼓,注意到他们竟然在直播,快哭了。

    这么说,秦月带着陆黎一起送货,已经被网友看到,传播到全国各地了?

    她几乎可以想象,以后陆黎的粉丝也会把她列入追鲨名单,连忙解释∶"我还让他们去休息呢我们可是正经单位,从来不会压榨员工。

    是秦月非要送,还非拉着陆黎一起送。

    记者小武∶"刚才秦月说,她现在是剧组的场务,是这样吗?"

    "没错..…

    "我能问一下,你们为什么会找一个明星来当场务呢?"

    "我们没找她,是她找我们的。"

    组长叹了一口气,心里的苦谁人知?

    之前见秦月勤奋努力,帮忙解决了剧组不少问题,她还觉得不错,没想到这人是把双刃剑,刀刀杀人不见血的那种。

    转眼,秦月已经搬完道具。

    "组长,我还要去下一个剧组送东西呢。"

    场务组长心累地摆了摆手,让他们先走。

    然后就看到陆黎跳上车,又阳光灿烂地走了。

    .…我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

    【为什么每次陆黎和秦月在一起,都笑得那么开心?】

    【是因为陆黎喜欢骑三轮车吧。】

    【只有这个解释了。】

    记者小武此时头晕目眩,简短说了两句,把直播间关了,刚要感叹,身边传来另一个人的叹气声。

    场务组长还没走呢。

    小武笑着道∶"组长,有秦月这样的得力悍将,组长你真是有福气。

    监林”::

    我福气我宁可不要。

    "你是不知道,秦月这人吧,是一个很复杂的人。"

    复杂这个字,用得极其微妙,几乎一瞬间,刚遭遇过重创的记者小武就体会到了其中的深意。

    她紧紧握住组长的手。

    "大姐,我理解你。"

    场务组长重振精神,感受到一丝安慰。"要不,咱们加个微信?"

    "行。"

    两个来自不同世界、不同领域的人,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整个早上,秦月都在忙着送道具,链条都踩得快冒烟,生怕自己表现不好,被组长被辞退了。

    一边送货,一边和陆黎探讨演技,半天下来,竟然有了一些感悟。

    直到中午,陆黎才被经纪人急匆匆叫走,一脸失望地离开,秦月自己送完最后的道具,迫不及待地准备找个地方,好好试试今天的收获。

    才刚把三轮车停好,就收到了经纪人的消息。

    【你上热搜了。】

    经纪人对秦月上热搜一直很热衷,平时通知她的时候都很激动,今天这个句号有些与众不同。

    秦月惊喜万分∶【我昨天刚发了一期穿搭视频,这么快就火了?】

    经纪人∶【火个屁!】

    经纪人∶【你怎么能带着陆黎去打杂呢?他粉丝都已经开始征集第二道江湖追鲨令了!说要顺着直播信号去灭了你。你是怎么想的呢?】

    秦月回想了刚才的采访环节,自己的每一句话都礼貌谦和,回答滴水不漏,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这头,经纪人还在进行消息轰炸,让她以后千万离陆黎远点。

    毕竟每次只要遇上他,就肯定会被网友追鲨。

    秦月∶【可是今天陆黎给我做了剧本解析,他还答应,以后送货的时候,他教我演戏呢。】

    如果不见陆黎,还怎么提升演技?

    ...]

    经纪人画风突变∶【下次再去送货,务必要带上他!就把他搁在车斗里!】

    秦月∶【可你刚才还说,让我离他远点,不然又被骂。】

    经纪人∶【你都被骂八百回了,还怕这个?陆黎可是很少教人演戏的,三冠影帝的课,花钱都买不来!他竟然答应教你!】

    秦月∶【也许是他看中了我的潜质。】

    经纪人∶【哈哈哈哈哈哈……】

    长达百字的"哈",让秦月感觉到了浓浓的屈辱,啪一下把手机关掉,开始勤勤恳恳地练习。

    张澜之导演今天很不愉快,因为拍摄一直不顺利。

    原本饰演花魁女配角的女演员迟迟不能入戏,一场简单的对话戏,竟然连台词都背不全,导致拍摄进度落后太多。

    她竟然还敢暗示让后期配音,现在先糊弄过去,气得张澜之破口大骂,当场让那个女演员滚蛋。

    当初就不该同意让这个演员进组的,长得不够"花魁"就算了,演技还不过关。

    还好现在拍摄刚刚开始,把人换掉不会造成太大损失。

    更大的问题是,新演员去哪儿找?

    放眼整个娱乐圈,能撑起"花魁"这个角色的颜值并不多,而且还要兼具演技和体态。

    尤其是在花魁和男主角争辩的时候,有大段台词,必须一镜到底。光是这一点,就已经将很多演员排除在外。

    张澜之仔细将圈内的演员都想了一遍,还是找不到合适的,可他偏就不是将就的人,于是心里更加痛苦。

    他在片场来回踱步,转了几圈,办法没想出来,反而觉得路边放着的道具有些眼熟。

    这些好像是让场务去购买的泡沫石头,接下来几场戏要用的,可看上去不太像那家店的产品。

    一向要求严格张澜之立即将场务组长叫过来询问。

    场务组长刚和记者小武建立起革命友谊,此时被召过来,看见那些道具,心里咯噔了一下,急忙解释。

    "这是场务组一个员工想到的办法,带着其他人一起把旧的道具改了,做成新道具,算下来一分钱也没花。而且我检查过了,这些新道具都能用,符合剧组要求。"

    可不是她故意的。

    张澜之一愣。"这些全部都是?"

    "是的。"

    这满地的道具,少说也有上百件,制作也还算精巧,要去道具店定制的话,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张澜之在拍摄电影的时候,一向大手大脚,每次拍摄经费必定超支,不少投资商都十分害怕。

    《大唐祸》来拍之前,就千叮咛万嘱咐,所有开支一定要在预算内。

    张澜之信誓旦旦答应,但找人一算,才发现这点经费根本不够,所以拍摄都战战兢兢,怕拍摄效果不好,又怕超支,苦经费久已。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场务,竟然能省下这么多钱,让他有些惊喜。

    "是谁想出的好办法?我得去好好谢谢她,以后的道具要是也能改装,经费就不成问题了。

    场务组长想起了辣个女人,犹豫两秒,开始带着导演往后勤部走。

    平时秦月没事的时候,就会留在后勤部帮忙,经常能看见她,但今天组长带着导演来找,转了圈也没看见人。

    "半个小时前,她说想休息一个小时,就请假去后面了。"其他人解释道。

    张澜之听闻,惊讶地问∶"还能请假一个小时?"

    组长∶"她是剧照**的临时工,工资按时薪结算。"

    "这年头临时工竟然这么靠谱!"

    张澜之惊呼一声,赶忙催促组长带路,他一定要去看看,最好能让对方转正,以后跟着他的剧组走。

    其他人所说的后面,其实就是后勤部仓库的后面,那边靠近影视城边缘,是一条巷子,平时几乎没人会从这里经过。

    两人走了一会儿,刚要拐弯进去,忽然听见一阵说话声。

    "身一直在井底,浑身污秽,从不闻花香,不见阳光,以前如此,以后亦如此,便是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也能心满意足地活下去。这街上多少人与妾身一般,只是这般便满足了。

    清亮的声音从巷子里传来,几乎是一瞬间,就吸引住了张澜之。

    这段台词他再熟悉不过,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他一直在排练这场戏,但是因为演员演技不好,进入不了状态,总是迟迟不能过,都拍不知道多少条了。

    虽然花魁这个角色,只不过是反派设置来诱惑男主角,一个出场不到二十分钟的配角,但是她和男主角辩论的这场戏,却是重中之重,蕴含着电影中两种观念、正与恶的正面碰撞。

    这是编剧早就设置好的神来之笔,对演员的台词要求极高。

    之前制片人安排的演员,偏偏就弱在台词,也不知道是怎么被选中的,说话有气无力,毫无情感。

    而此时这个声音,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字字句句掷地有声,声音清澈透亮,就算是这番诡辩,也被她说得理直气壮。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张澜之迅速拦住要往里走的场务组长,站在原地,安静地继续听巷子里传来的声音。

    "大人可曾想过,您非要揭开盖在眼前的布,定要阳光落在身上,是否会被灼瞎了双眼?"

    "一个小小大理寺卿,能推翻得了天下的黑幕?能治得了所有人的苦?若不能,您将来生老病死,谁还能来接您的班?无非争斗几十载,又归于平静罢了。"

    "对于见了光明的我们来说,又该如何继续忍受黑暗?"

    大段的台词,听不出任何卡顿,一气呵成,让人畅快无比。

    就连场务组长这个外行人,也听出了一些门道,更别说张澜之了。

    此时他眼睛发亮,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腰不酸了,头不疼了,还能吭哧吭哧再拍十多场戏了!

    到底是谁家的演员?

    一定要把她拐来剧组!

    他觉得,能表现出这样的台词功底,又在影视城出现,肯定是在其他剧组拍戏的演员。

    现在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对方能不能拥有胜任花魁的颜值。

    张澜之慢慢探出头,十分忐忑地朝那边看去。

    这巷子确实有些荒凉了。

    石板路两侧杂草丛生,几簇野古草长到了腰部,墙壁上还攀爬着一些藤蔓植物,舒展着宽大的叶片吸收阳光。

    一个穿着简单运动套装的女生正站在里面,手握着一本书背在身后,乌黑长发用一根发簪随意挽着,有些松散,走动间有几缕发丝垂下来,勾勒出漂亮的弧线。

    听见脚步声,她迅速回头,惊鸿一瞥中,张澜之脑海中嗡了一下。

    就是她了!

    这不就是他和编剧写剧本时,脑海中浮现的花魁形象吗?

    他精神顿时一振,快步走过去。

    "你是哪个剧组的演员?叫什么名字?刚才那些台词是谁给你的?"

    秦月正背台词呢。

    她向来记忆力很好,看几遍就把大段台词都记了下来,学着陆黎教导的方法反复练习,万万没想到会被导演给看见不着痕迹地把台词往身后藏。

    正想着怎么解释,才能不拖累陆黎的时候,场务组长走过来。

    "张导,她就是我们场务组的那个临时工。"

    这下,张澜之瞪大眼睛,一副见鬼的样子,根本不敢相信。

    他没见过外形这么好,演技出众的人,竟然在剧组打杂。

    "就是做道具的那个?"

    "没错。"

    张澜之震惊地打量秦月的身量,这小胳膊,拎得动那大斧头?

    组长想说,不仅拎得动,还舞得虎虎生风,李逵见了都得叫声好。

    "张导,这台词我肯定不外泄,我都悄悄看的,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还不知道什么情况,秦月先解释了再说。

    张澜之却一摆手,问∶"你有没有兴趣出道?"

    了

    秦月∶"我四年前就出道了啊。

    张澜之惊讶∶"我怎么没听说过你的名字?"

    "我没什么代表作,您不知道是正常的。"秦月笑了笑。

    她是实话实说,但此时在张澜之看来,眼前的人就是演艺圈蒙尘的珍珠,就是在谦虚,大手一挥道∶"我导的电影里有一个角色,就是你刚才背的那些台词,你要不要演?以我的眼力,肯定能一炮而红!"

    这么好的条件都不火,肯定是以前那些导演没眼光!

    张澜之心中惋惜。

    不过好在,今天总算让他捡到宝了。

    不仅演技出众,而且还能帮剧组节省经费,张澜之简直更爱她了!

    正打算再说几句,劝说秦月答应,刚要开口,没想到对方看上去简直比他还要激动,生怕他反悔-样,一把握住他的手。

    "成交!"

    "说了可就不能改,我都录下来了。"

    秦月拿出手机,幸好刚才她练习的时候,听了陆黎的建议,一直开着录音。

    本来是准备练完之后,以第三者的身份分析,现在却成了证据。

    张澜之现在还不知道咋回事,哈哈大笑起来。

    "绝对不会改!花魁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专门为你设计的!"

    说完,热切地带着秦月准备去签约。

    场务组长看着两人离开,这时才终于明白,急忙追上来。

    "哎?导演,秦月去演戏,那场务组的道具怎么办?"

    以后需要的道具,她还打算让秦月带人去做呢。

    张澜之瞪了她一眼。

    "年轻人格局要打开,道具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当然是拍戏比较重要。

    说完,急匆匆地把人带走了,生怕被人抢似的。

    场务组长想要再挽留,刚要开口,突然想到另一点。

    不对呵。

    自己不是一直希望秦月这个定时炸弹走的吗?

    现在终于被人带走了,她究竟想挽留什么?

    组长瞬间反应过来,挽留的手改成再见。

    "张导,带走可就不能退回来了!"

    张澜之此时满心想的都是把这个"花魁"带回去,根本没听见场务组长说的话,也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带着秦月回片场,就马上让人去准备合同。

    半个小时候,秦月的经纪人火急火燎地赶过来,因为太过激动,进门的时候眼睛直冒绿光。

    秦月已经多久没拍过戏了?

    更别说还是进知名大导演的剧组!

    这简直跟天上掉馅饼没什么区别!

    而且之前她在公司那边看过《大唐祸》的剧本,花魁这个角色戏份不算少!

    她和张导客套了几句,急忙坐下,整个人还处于兴奋当中,小声地询问秦月∶"张导眼光这么毒辣的人,怎么会选你演呢?"

    秦月∶"我也不知道,所以第一时间叫你过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改变主意。

    "那怎么行?待会儿我们尽快签约,别给他们反悔的机会!"经纪人斩钉截铁道。

    虽然不知道张导为什么会找秦月出演这个角色,但经纪人觉得,一旦让对方知道秦月是个什么演技,肯定是要把她扫地出门的。

    所以无论如何,先签约了再说。

    导演助理整理好新鲜出炉的合同,刚走过来,就注意到了两人十分迫切的目光。

    再看看张澜之导演。

    他的表情也很迫切!

    双方的想法达到惊人的一致,短短几分钟,就迅速签订了合约。

    "今天晚上,我就会让剧组官宣,你现在先回去看看剧本,熟悉熟悉,等明天再来拍摄试试。"张澜之笑着道。

    秦月看了看手表,道∶"还有一点时间,我再去后勤部看看,之前答应处理的道具,还有一些没弄完呢。"

    听见这话,张澜之瞬间感动了。

    瞧瞧这职业素养,都已经进组拍戏了,还心系剧组的后勤工作,帮他省钱,上哪儿找这么好的演员去?

    "去吧,但不要太累,明天还要拍戏呢。

    ”亡

    "知道了,导演。"

    秦月离开后,第一时间回到了后勤部的仓库。

    场务组长正在里面整理道具看见她十分惊讶。

    "张导不是让你演戏去了吗?没签成约?"

    她脸上露出了很微妙的表情,忧心忡忡。

    导演不要她了?

    定时炸弹又要回来了?

    秦月的理解能力一向不太好,不然演技也不会这么差,她只觉得组长是在关心自己,感动道∶"签了,我本来是想和你道别的,刚才又改主意了。"

    场务组长疑惑。

    秦月继续道∶"我想了想,我那个角色戏份不多,平时我在剧组闲着也没事干,休息的时候,我就来给你帮忙,到时候你也要按照以前的时薪,给我付工资啊。"

    组长裂开了,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也大可不必。"

    秦月∶"我是来给你报恩的。

    要是今天组长不带张澜之过去,这份合约也签不成。

    组长∶….

    我看你就是来报仇的吧?

    见秦月执意要帮忙,组长有些着急,看见跟在后面的经纪人。

    作为经纪人,应该靠谱些吧?

    经纪人皱着眉,果真对秦月道∶"秦月,你这样不对,人家帮你这么大的忙,你还要工资?打个折,一个小时十八就够了。"

    组长∶……

    "好,组长,以后就算我18一小时吧。"

    秦月立即和她商量好,然后去做道具了,还顺便把经纪人也带走一起帮忙。

    场务组长站在风中凌乱刮,拿出手机给新认识的记者小武发消息∶

    【呸!压根没送走!】

    不再资深的记者小武∶【心疼你。】

    当天晚上,《大唐祸》宣布了新的演员名单,秦月赫然在列。

    她饰演的是一个戏份不多的花魁,但就算这样,也足以掀起**上的惊涛骇浪!

    官博下面,网友痛心呐喊。

    导演!你睁开眼睛看看,怎么就选中秦月了呢?】

    【黑幕!绝对是黑幕!】

    【完了,整部剧都要被她给毁了!】

    【秦月演花魁?蹬三轮的花魁吗?】

    【【世风日下,肯定是秦月塞钱了!不然怎么进的组。】

    【塞钱是不可能塞钱的,看过《一路环游》的人都知道,掉进石头缝里的钢铺,秦月都能干方百计抠出来,她可能比我还要穷!泪目了!】

    官博下面乱作一团,演员集体闭麦。

    还有陆黎的粉丝发现,在官博发出之后,陆黎迅速转发了这条消息,还搭上了两个字∶欢迎。

    你品!

    你细品!

    本来只是换一个小配角,消息却莫名其妙传得很开。

    《一路环游》的导演杨文远和张澜之是认识的,两人经常讨论拍摄技巧。

    他一听说这个消息,马不停蹄地给张澜之打电话,表达了自己深切的担忧和关切。

    劝阻再三,没想到张澜之竟然对秦月十分看好。

    杨文远痛心疾首∶"你不知道,秦月这个人,多少是有点大病的。"

    张澜之全不在意。

    杨文远无奈。

    "你是不知道她的厉害!算了,我劝不住你,我推荐你一款药,你先备着。"

    张澜之∶"我没生病。"

    杨文远的回答意味深长∶"总有一天你会用上的。"

    然后挂断电话,发来一个降压药的购买链接。

    作者有话要说∶

    杨文远和张澜之都是以同一种方式发现了秦月,然后一起吃降压药。中年男导演的顶级友谊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