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1章 我拍戏了!

    纵然网上已经乱成一片,对秦月没有半点影响。(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早上出门的时候,她还兴高采烈地告诉父亲,自己这次真的要进组了。

    秦意峰担忧地问∶"不是又要去做场务吧?"

    "这次是真的进组,在大导演的剧组拍戏,大制作,我在里面演一个挺重要的配角。

    秦月一脸骄傲。

    出道四年,这可是她接到最大的角色。

    秦意峰高悬的心终于放下,高兴地驱动轮椅过来,道∶"真是太好了,月月,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我来解决。"

    "没什么需要,我能搞得定。''

    她潇洒地摆手,吃完早餐就走了。

    秦意峰目送女儿离开之后,立即让人找来了《大唐祸》的资料。

    秦月这次终于梦想成真,他要是什么都不做,还怎么当人父亲?

    可他翻着演员表,从上到下,数了十多个,才终于看见秦月的名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虽然知道秦月演的是配角,但这也太配了吧?

    再看电影资料,投资一共三亿。

    这也配叫大制作?

    他一年的开支都比这个多。

    "我记得,以前做首富任务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些明星吧,没有金主,那些人都被欺负得很惨。他在脑海中间问系统。

    系统∶【是的,没有靠山的明星,在剧组里被欺负,这是必走的剧情路线。】

    -听这话,秦意峰更担心了。

    秦月孤身一人,不带资进组,要是被欺负了怎么办?

    他急切道∶"找人去联系一下《大唐祸》的制片人,我想投资。"

    必须让其他人知道,他女儿可不是好欺负的。

    秦月满心都是今天拍戏的事,因为太久没有拍摄,竟然有些紧张。

    她走进片场,大家听说了昨天的官宣,纷纷前来祝贺。

    后勤部的同事震惊不已,都没想到她能从小小场务,一跃成为演员,简直成了所有人羡慕的对象。

    秦月和其他员工做完交接,来到拍摄现场。

    一进去,发现整个片场愁云惨淡,头顶跟拢着一层乌云似的。

    大多数演员看过来的目光,都是担忧的,其中,就以导演张澜之为中心。

    昨天还跟捡到宝似的,一脸开心的张澜之,今天看见秦月,还没说话就长长叹了一口气

    "导演,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拍?"秦月兴冲冲地问。

    张澜之想了想,还是道∶"昨天,我去看了一些你以前演戏的片段。"

    昨天听完杨文远那番话,他本来并不在意,最初去找秦月的演戏片段,只是想要欣赏一下这颗蒙尘珠宝的表现,没想到一打开视频,就狠狠给他来了一个大震撼。

    网友剪辑出来不到五分钟的片段,看得张澜之度日如年。

    怎么肥四?

    白天在巷子里看见的那个灵气少女呢?

    脸虽然还长得一模一样,可演技完全是两个人啊!

    在连续看了好几个片段之后,张澜之沉默了。

    难怪签约的时候,秦月和她的经纪人都跟捡了钱似的,生怕他会反悔。

    而他自己也难得地犯傻,也不面试,比他们还着急地签约。

    现在可好,货不对板。

    张澜之痛心疾首,没想到自己在娱乐圈练就了几十年的火眼金睛,竟然第一次失算了。

    此时他看着眼前秦月,心里只有担忧。

    秦月一听他说的这句话,瞬间警惕起来。

    "导演,我们可签合约了!"

    你可不能第一天就不要我!

    她看出张澜之的担忧,安慰道∶"导演,你别担心,昨天晚上回去之后,我仔细研究过剧本和演戏技巧了,看到半夜才睡,今天肯定没问题的。"

    不知怎么的,张澜之更担心的。

    都说临时抱佛脚有用,可也没见过这么抱的。

    以前都演成那样了,再怎样也不可能一晚上就化腐朽为神奇吧?

    可秦月的目光很是真诚,想到她还帮剧组节省了经费,张澜之道∶"下午拍摄你的片段,好好准备。"

    然后身心疲惫地走了。

    秦月后脚跟上,站在片场旁边观摩。

    不少工作人员正在布置道具,很快就搭建出了后宫的雏形。

    这是一场男主角被后宫贵妃威胁的戏份,为了体现皇宫的奢华,道具布置得十分华丽。

    其中有几个道具秦月十分眼熟,她还参与制作过。

    看上去简直跟真的一样。

    她心中骄傲,正准备和布置道具的前同事打招呼,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秦月,你用了什么手段,才把这个角色抢到手的?"

    这熟悉的声音。

    秦月回头,看见安云云站在身后。

    穿着戏服,华丽的长裙曳在地上,她在电影里饰演的是一个后宫里的妃嫔。

    "不知道,导演一眼就看中我了。"秦月如实道。

    安云云皱了皱眉。

    昨天看到剧组官宣的时候,可把她气坏了,尤其是发现秦月饰演的花魁,戏份竟然比她还要多!

    以秦月的演技,怎么可能被导演看中?

    肯定有猫腻!

    "我劝你还是好好珍惜这几天的时间吧,等导演发现你的演技那么差,肯定会把你扫地出门的。"她语气笃定。

    毕竟秦月的演技,可是比她还要差的。

    "可你不是还在吗?"秦月惊讶道。

    前年**投票#演技最差的女明星#,秦月倒数第一,安云云倒数第二

    她们应该差不多吧?

    安云云瞪了她一眼。"我跟你怎么会一样?"

    她可是带资进组!

    秦月一看就穷,怎么可能有钱赞助?

    哪里不一样了?

    秦月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安云云眉毛一扬,得意洋洋道∶"我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我,现在我在剧组里的演技,可是数一数二的,开机这么久,从来没有卡过!"

    她这么一说,秦月立即想起来上次那场戏。

    安云云全程当背景板,一共两句台词,一句是"嗯",一句是"唉",要想味应该也挺难的。

    这时,陆黎从化妆间走了出来,身上穿着大红色官袍,俨然一个刚入朝堂的翩翩少年郎,漂亮的眉毛上扬,抿起嘴唇的时候带着淡淡愁绪。

    明显已经入戏了。

    他跟在经纪人身后走出来,抬眸一看,正好瞧见秦月,脸上的愁容立即一扫而空,朝这边快步走来。

    "秦月!我猜到你今天早上会过来。"

    昨天剧组宣布新演员名单,陆黎几乎是最高兴的几个人之一了。

    秦月咧嘴一笑。

    "谢谢你,要不是你帮忙,我想导演根本不会看中我,让我出演这个角色。"

    "你的戏在什么时候?"

    "下午,导演让我先在旁边学习。"秦月回答。

    安云云站在旁边看两人说话,好几次想要穴话,找准机会迅速道∶"陆黎,上次我请教你的台词,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你能再教教我吗?"

    陆黎看见她,眉心细细皱起,神色为难。

    "可是,你已经问过我五次了。"

    刚开始的时候,安云云来找他询问演戏的问题,陆黎以为她和秦月一样是真心想学,才耐心教导。

    可没想到才第二天,她就把自己说的内容忘光光。

    同一个片段连续请教了四五次,每次的话术都差不多。

    陆黎脾气好,要是换做别人,早就掀桌子走人了。

    安云云娇滴滴道∶"是导演让我们互相帮助的,只有这样,才能让电影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最好。"

    秦月听着两人的对话,疑惑道∶"你刚才不是说,你的演技在剧组数一数二吗?还需要人指点?"

    安云云不满。

    "我和陆黎的事不用你管,你能在剧组留几天还说不定呢。

    不屑地丢下一句话,准备再继续缠着陆黎,,可再看过去,却发现平时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十分隐忍克制的陆黎,此时脸上明显写着不悦。

    "秦月会在剧组一直待到拍摄结束,什么结束,什么时候走。"

    声音微微有些冷,几乎可以用严厉形容。

    安云云愣了愣,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维护秦月,干笑道∶"陆黎,你是没见过秦月的演技有多差。

    "我相信她。"

    陆黎只说了一句话,然后就不说话了。

    气氛僵硬起来,安云云连脸上的笑容都快保持不住了,责怪地瞪秦月。

    "让开,我要去准备拍戏了。"她对秦月道。

    秦月没动。

    她便抬手去推秦月的肩膀。

    推了一下。

    秦月的身体纹丝不动。

    哎,没推动。

    安云云气恼,双手并用。

    哎,就是推不动。

    气不气?

    秦月咧嘴一笑,见她气得瞪眼睛,正准备让开,,张澜之这时候走过来。

    看见眼前诡异的三人组。

    "都准备好了吗?"

    安云云一看见导演,脸上的负面情绪瞬间消失,积极地点头∶"准备好了,导演,我最近有时间就在琢磨剧本,刚才还背了一个小时台词,几乎快要和角色融为一体了。"

    张澜之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

    "嗯,那就开始吧。"

    说完摆了摆手,让安云云先过去,随后看着剧组里的演技天花板和地下室,这两个天差地别的人。

    "陆黎,你有时间的话,就多带带秦月,她的演技真的是.

    惨不忍睹!

    张澜之痛苦面具,捂着脸离开了。

    等他走后,陆黎对秦月道∶"记住我和你说的诀窍,我相信你。"

    其他演员也陆续就位,周围渐渐安静下来,本来喧闹的片场一下变得神圣起来。

    秦月站在不远处,看着陆黎和其他演员的演绎,再一次不由自主沉浸在其中。

    后宫妃子干政,威逼利诱,要让男主角放弃调查。

    为首的是一位雍容华贵的皇贵妃,也是一个十足的演技派,每一个音调似乎都带着戏,和陆黎演得有来有回。

    -次威逼不成后,身后饰演妃子的安云云骂了一声∶

    "不知好歹!"

    男主角威武不能屈,据理力争,那般坚定的模样,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最后谈判崩塌,皇贵妃气得拂袖离去。

    饰演妃子的安云云紧随其后,路过男主角身边的时候又丢出一句话∶"等着瞧!"

    男主角站在原地没有动,以他坚毅却有些瘦削的背影为最后的镜头。

    "ok!"

    张澜之满意地点头,这条过了。

    秦月再次被陆黎的演技所折服。

    这段时间,她在这儿看过陆黎的好几场戏,发现他的演技远比自己想象中好。

    如果直的只演一种角色.,简直太可惜了.

    之前看的一场戏中,面对反派的威胁,他眼中渗透出的一瞬间黑暗,简直超神!

    如果他去演反派,应该会更出彩。

    表面清秀干净,内心变态偏执。

    这个念头从秦月脑海中一晃而过,她转头看向安云云,目光带着浓浓的钦佩。

    本来以为姜时带病拍戏,已经是劳模了,没想到江山代有才人出,安云云这边更努力,短短两句台词,加起来不超过十个字,她竟然花了一个小时来研究!

    果然不简单。

    秦月看着手上的剧本,感觉自己也需要更加努力才行。

    一整个早上,她都坐在片场旁边,兢兢业业地学习和做笔记。

    期间,不少演员知道她是新来的花魁扮演者,纷纷过来打招呼,这边很快就热闹起来。

    其实不仅是《大唐祸》剧组,秦月的突然官宣,同样也惊动了其他剧组的成员。

    姜时在门口狗狗崇崇。

    身后是他的经纪人,不懂为什么自家的艺人要这样。

    "你在干什么?"

    姜时是趁着拍戏的间隙过来的,昨天晚上知道秦月加入《大唐祸》剧组之后,他竟然有些高兴,同是还有点感动。

    万万没想到,秦月为了来找她,都奋发图强到这个地步了。

    这难道就是媒体中经常宣传,好偶像的意义吗?

    一整个早上,他心里都不自觉的膨胀,直到现在才忍不住过来,戴着墨镜往里面张望。

    经纪人一言难尽地站在他身后。

    自从来到影视城后,自家的艺人哪儿哪儿都不对劲。

    先是看到幻觉,吃睡不好,差点去看心理医生,后来突然又好了。

    尤其是今天早上,脸上的笑容可以用灿烂来形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谈恋爱了。

    见他还在门口磨蹭,经纪人直接走进去,吓得姜时慌张起来。

    "小心一点,别被她发现了!"

    他惊呼一声,连忙弓着腰顺着墙角往里走。

    "你在这儿干什么?

    秦月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

    姜时猛地抬头,一张格外美艳的脸出现在眼前。

    平时总是素颜的秦月今天化了全妆,看一眼就足以让人惊艳。

    身上穿着红色长裙,长发盘起,步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额上点着花钿,雍容华贵,美艳不可方物。

    姜时愣住了片刻,才支起身子,脸上带着一些窘迫,恼羞成怒道∶"我当然是来看安云云的,你不会以为我是来看你的吧?"

    "我以为你是来偷东西的。"

    刚才她正和其他演员说话呢,突然看见有人鬼鬼祟崇,还以为是混进片场的小偷,正打算抓他个正着,没想到竟然是姜时。

    她好心地指着另一个方向。"安云云在那边。"

    然后转身离开。

    待会儿就要拍戏了,进剧组的第一场戏,必须拍好。

    可没想到姜时竟然没去找安云云,反而一直跟在他身后。

    本来准备背台词的秦月绷不住了。

    听说姜时那部电影也要在年底上映,这样看来,和《大唐祸》是竞争对手,剧本的台词怎么能让他听见?

    "你跟着我干什么?"

    姜时收回自己的目光,故意看向别处。

    "你管我去哪儿。"

    秦月只好改个方向,可走了几步,发现姜时又跟来。

    "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

    今天他怎么回事?

    以前看他躲着自己,秦月还乐得清闲,这次却一反常态了。

    没想到这句话却瞬间让姜时跳脚。

    "你以为我喜欢跟着你?要不是怕你待会儿演不好,被导演嫌弃!"

    一边说,把早就准备好的书塞进她手里。

    "别说我不帮你!"

    《演员的自我修养》

    r.

    秦月看着手里的书,目瞪口呆。

    看着他急得面红耳赤,转头对他的经纪人真诚地提出自己的建议∶"你还是带姜时去看看病吧,有病要治,别忍着。

    然后用怜悯的目光看过去。

    已经病得这么严重了吗?

    刚才见他面色红润,还以为医好了呢。

    经纪人眉头抖了抖。

    你这人怎么总骂人?

    不过,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姜时今天怎么这么怪。

    讨厌秦月的话,躲开她就是了,还非要跟过来。

    姜时气得涨红脸瞪着她,看着有点回光返照那味了。

    "好好养身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要是钱还在,人没了,那不是可惜?"

    她苦口婆心地劝了一句,摇摇头离开。

    姜时怒火中烧,他好心帮忙,没想到秦月还不领情。

    正准备走,安云云这时刚好出来。

    她拍完自己的戏份,卸了妆,看见姜时立即叫住他。

    "你来的正好,秦月待会儿要拍戏了,进组第一场,咱们就等着看她出丑吧!"

    闻言,姜时立即改了主意。

    "就她那演技,肯定演不好。"

    然后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等着看。

    秦月又走了几遍站位,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人,不禁有些紧张。

    进组第一场戏,他们应该都是来考核的,能不能成可就看这一次了。

    "导演说要开始了。"陆黎走过来叫她。

    此时他也换上了戏服,天青色的长衫,看上去更加俊朗脱俗。

    这是张澜之特意挑选的一段戏,难度仅次于辩论戏,而且是另一个极端,引诱。

    秦月作为名动一时的花魁,被反派派来勾引男主,使尽浑身解数之后,男主角还是不为所动,然后才会产生之后的辩论。

    选这场戏,一能考验秦月的演技,二又不至于太难。

    "你觉得我之前试演得怎么样?"秦月忐忑地问。

    "没问题,相信自己。"

    陆黎浅浅一笑,阳光落在脸上,简直人间大杀器。

    上次秦月用了五分自制力,这次用六分,才稳定心神一起走过去。

    青楼的建筑布置得古香古色,极尽奢华,一群跳舞的婢女谢幕后,薄纱掩映中,一抹窈窕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步摇微动,还未露出真容,便让所有人不由屏息。

    陆黎坐下台下,不为所动,脸上是看破世俗的平淡。

    音乐声起。

    台上的花魁轻轻动了,随着薄纱撤去,她抬眸看来,一眼落入所有人视线中,嘴角含着笑,娇媚惑人。

    但也只是片刻,便再次垂眸,移步朝陆黎走来。

    每一步,都是曼妙身姿。

    她在男人面前微微屈膝,随后举起酒杯,娇媚地倚在他身上。

    "大人既然来了,能和妾身共饮一杯吗?"

    秦月的台词简直惊艳,微微上挑的尾音仿佛带着钩子,从心头掠过,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再加上曼妙的身姿和动作,活脱脱就是一个花魁的角色!

    陆黎的视线虽落在她的脸上,却异常坚定,抬手抚过秦月的脸,不着痕迹地帮她遮去略有逊色的微表情,勾起唇角道∶"姑娘既然都说了,那自然是要喝的。"

    说罢却没有接酒杯,而是就着秦月的手,将酒饮尽。

    整个过程中,视线一直落在秦月的脸上。

    太蛊了。

    在场的人不由屏息,一时间竟然分不清是秦月在勾引陆黎的,还是陆黎在蛊惑秦月,强烈的张力在二人之中铺开,让人心情激荡。

    "ok!"

    整场戏落墓,张澜之大喊一声,声音中掩盖不住的激动!

    怎么回事?

    昨天他看视频里,还演技稀碎的秦月,怎么一晚上就化腐朽为神奇,竟然能演得这么好!

    大大超乎了他的预期!

    简直神了!

    之前的担忧全部化作空气,张澜之激动得快要跳起来。

    尤其是秦月和陆黎之间的张力,是他以前从来没有看过的,陆黎抚过秦月脸颊的动作,还有就着酒杯喝酒的眼神,都是神来之笔!

    他几乎可以确定,这段播出之后,肯定会引来无数尖叫。

    经过这一场戏,周围看向秦月的目光也稍稍有了变化,脸上都带着惊讶和认可。

    秦月则心有余悸。

    "刚才要不是你帮我挡住脸,我就糟糕了。"她小声道。

    在拍摄之前,陆黎就帮她试演了好几次,秦月的台词出众,但演技不行,身体动作可以调整,微表情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练成的。

    之前试了好几次都有瑕疵,最后陆黎说会帮她解决,没想到竟是这样。

    有些投机,却格外好用。

    陆黎道∶"只能一次,以后就不能用了。"

    "我知道。"

    秦月激动地点头,这样投机取巧的办法,她也不太喜欢,如今只是解燃眉之急而已。

    "我以后一定好好练习,就不用躲躲闪闪了!"

    陆黎立即拿着剧本,询问道∶"那我们开始练下一场戏吧。"

    "好。"

    秦月此时还处于兴奋中。

    第一次这样演戏,第一次发现自己还能演成这样,整个人都亢奋不已,只想一心扑在上面,根本没注意到周围的人。

    秦月第一次演戏就这么成功,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大多数演员都是开心的。

    只有安云云,脸色十分难看。

    没想到秦月的演技竟然会进步这么多,这么一比,那自己不就成全剧组演技最差的了?

    她心里着急,准备和姜时一起想想办法,转头看去,却没想到姜时也是一脸喜色。

    "你这么开心干什么?"

    姜时现在感动得美滋滋,甚至还得意道∶"秦月演得还不错。"

    肯定是因为他刚才送去的那本书!

    他一边说着,看见秦月走过来,立即招了招手,打算勉强夸奖她几句。

    可话都已经到了嘴边,却发现秦月看都没看他,和陆黎有说有笑地直接走了。

    他一愣,脸上的笑意全部散开,皱眉看着远去的背影。

    心里,竟然有些失落。

    秦月为什么不过来找她?

    名:

    姜时突然反应过来,他不会真出什么问题了吧?

    怎么这么在意秦月?

    姜时思来想去,心里更加慌乱起来,转头对经纪人着急道∶"你还是把我的心理治疗再预约上吧。"

    我还是得治治。

    然后逃似的跑了。

    第一次拍摄顺利,给了秦月极大的自信心,先是和陆黎试戏,背台词,等他去拍摄之后,自己就在旁边学习,做笔记。

    认真的模样,就连张澜之看了也连连点头,赞许有加。

    剩下如果还有时间,秦月就去后勤部打卡帮忙。

    就在秦月第一天拍戏的晚上,《一路环游》第二期也正式播出了。

    这期由于陆黎的出场,等在电视机前面观看的观众格外的多,节目还没结束就冲上了热搜,雪占好几个词条。

    从全体嘉宾组织文艺表演,到陆黎以滑稽的打扮出场,和秦月一起表演双簧,再到最后,陆黎坐上三轮车一起去卖旧物,每一处都充满爆点,弹幕爆炸。

    【【看完这期,我马上就刚丢进垃圾桶的易拉罐捡起来了,这还是易拉罐吗?这是钱啊!】

    【啪地一下,快得很!】

    【原来我以前丢掉了这么多能赚钱的东西,难怪我穷成这样!】

    【等等!易拉罐两毛一个,攒五个,不就可以买一个肉包子了吗?】

    【年纪轻轻的我,不仅攒纸箱,我还再攒塑料袋!】

    秦月带着陆黎收拾纸箱的画面震撼了所有人。

    以往的节目上,明星中拼富,一开口就是几万、几十万,听的人都麻木了。

    这回,看节目还能教你赚钱,不少人恨不得一边看电视,一边开始做笔记。

    跟着秦月走,暴富肯定有!

    而且,这一期和以往稍有不同的是,在节目的最后,导演组还加上了每一个嘉宾对养老院任务的想法。

    当初录制这段的时候,每个嘉宾是分开采访的,所以并不知道其他人的回答。

    大多数嘉宾的回答都中规中矩,呼吁大家小心照顾老人的身体。

    一直到秦月。

    "爷爷奶奶今天说,我骑三轮车的姿势贼帅!我还和他们约定了,下次我骑车带他们出门兜风!有个爷爷说,他还要跟我比赛骑三轮,呵,我怎么可能输给他?"

    观众.

    画风突变!

    她竟然还跟小学生似的,和八十岁的老爷爷约架!

    经纪人此前并不知道秦月的采访,看到以后吓得立即给她发消息∶【你怎么能那么说?快去转发视频,重新弥补一下,要注意正能量!】

    秦月∶【我带老爷爷健身,这还不算正能量?】

    经纪人∶【我怕老爷爷腿骨折!】

    秦月不觉得养老院的爷爷们这么脆弱,之前录制间隙的时候,他们一个个灵活得很。

    但考虑到经纪人的连环轰炸,还是打开微博,转发了采访视频,写上一句话∶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经常有人来敬老院,看看这些老人的生活,陪陪他们。#

    秦月平时是很少发微博的,她总觉得自己发博会被骂,偶尔发几条也都是营业。

    此时一露面,评论区就热闹起来。

    姐,你们什么时候录制?我已经等不及了!】

    【我思念陆黎,思念你,但我更思念的,还是三轮车。这几天,它的身影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思念+1】

    【请大家关注一下秦月的诉求,传下去,秦月说她要去养老院和爷爷奶奶pk。1】

    【传下去,秦月要把养老院k.o。】

    【传下去,让养老院的爷爷奶奶们平时都小心点。】

    消息越传越偏,莫名其妙的,还上了热闹话题。

    秦意峰此时正在公司开会,听闻消息。

    "什么?我女儿说养老院的生活苦?以后她要给我养老?"

    他捂着脸,泪流满面。

    "不愧是我的女儿!赞助谈得怎么样了?我要加钱!加大钱!"

    助理站在旁边面无表情。

    "秦总,你冷静一点,小姐只说,希望大家多去养老院……

    秦意峰一个字没听见去,忙问∶"你觉得十个亿够吗?还是再加点?"

    助理

    "您高兴就好。"

    安云云正在敷面膜,知道这个消息,还是助理转达的。

    助理暗翟翟地在她耳边拱火∶"秦月说你五官长得老人,要把你送养老院。"

    "什么?!"

    安云云掀开面膜跳起来。"她什么意思?竟然敢这么说我!"

    助理∶"是我朋友的哥哥的同事,告诉我的。"

    "太过分了!"

    安云云气急败坏地走来走去,凑在镜子前打量着,犹豫片刻道∶"要不你去美容院问问,我得去做一个保养,等下次录制,我一定要艳压秦月!"

    她气冲冲地又掀开一张新面膜覆上。

    秦月不知道自己一条微博,竟然衍生出了这么多版本,还被改得面目全非,此时,她刚收到了贴小花老板发来的薪酬。

    把钱分成几份,给群里其他三个人都发了过去。

    许久没有消息的叶朝露终于发来消息∶【姐!我前几天去见了作曲家,一

    一直在那边写歌,现在已经快写完了!】

    秦月有些惊喜。

    【你们公司同意你唱歌了?】

    叶朝露∶【要不是那天在养老院,你劝我上台表演,他们也不会同意。公司说了,先发布一首看看情况,如果效果好,就可以继续走这条路。】

    她是真心喜欢唱歌,字里行间都流露出喜爱。

    秦月为她高兴∶【我相信肯定能行!】

    叶朝露∶【如果真的可以,以后我就可以给你主演的电影唱主题曲了!免费唱!】

    秦月∶【好!】

    两人定下约定,就连李正风也发来了祝贺的消息,群里渐渐热闹起来。

    第二天,其实并没有秦月要拍摄的戏份,但她还是去了,抓紧时间继续提升自己。

    陆黎比她还要积极。

    本来正站在片场旁边,一边看剧本,准备待会儿拍戏的,远远看见秦月过来,放下手里的东西要过去。

    "你去干什么?"经纪人连忙叫住他。

    "找秦月。"

    陆黎坦率地指了指远处的人。

    经纪人皱眉。

    "怎么又去?昨天不是才找过吗?"

    陆黎认真道∶"导演让我有时间多教她演戏,我现在就去。"

    这话经纪人一点也不相信。

    "导演还让你教其他人呢,也没看你这么积极啊。"

    陆黎只是笑了笑,耳朵尖微微有些发红,道∶"昨天秦月发了微博,好像是提到我了,你知道吗?"

    经纪人一脸疑惑。

    秦月发微博,他知道,可哪儿提到陆黎了?

    他想起昨天微博上传话的乌龙,本来是网友凑热闹玩游戏,后来有些媒体不加考证就纷纷传播,倒是微博内容严重跑偏。

    光是这一早上,经纪人就听过十多个版本了,而且一个比一个离谱。

    看陆黎的样子,不会误会什么了吧?

    "陆黎,你看过秦月发的原博了吗?"

    陆黎摇头。"我有点害羞,不敢看。"

    光是听别人转述,就已经让他面红耳赤了。

    .....

    经纪人∶"你还是去看看吧。"

    虽然不知道你听见的是什么版本,但肯定不是原来的版本!

    陆黎脸颊微红,没有回答,转身去找秦月了。

    导演张澜之进来的时候,心情是十分愉快的。

    自从把饰演花魁的演员换成秦月后,拍摄进度就很顺畅,几乎没遇到过什么问题。

    就连后勤部刚才也拿来一份账单,由于之前不少道具都是秦月带着场务们做的旧物改造,几乎没花什么钱,省下来一大笔。

    张澜之心情愉悦,感觉自己拍电影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能这么省心,昨天还特意发消息,控诉老朋友杨文远大惊小怪,害他担心了一整天。

    没想到杨文远脾气比他还倔,拒不道歉,还坚持让他吃药。

    吃吃吃!

    吃你个头!

    你就是酸的!

    张澜之懒得理他,心情一好,还答应了影视城下午两点的活动,准备带几个主演过去刷刷存在感。

    只是他答应之后,来到片场,一开始拍摄就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

    一直到快两点,才在助理的提醒下想起。

    "急什么,不是还有十分钟的吗?难道还赶不过去?"

    助理一脸慌张,着急道∶"导演,您是不是忘记了,这次的活动在影视城东边举行,咱们在西南角,过去都要半个小时呢。等咱们走到,估计都开场了。"

    闻言,张澜之脸色微微一变。

    "你怎么不早说?!"

    他急忙起身。

    昨天影视城联系他的时候,是让他去给一个新建成的老式取景楼房剪彩的,还请了不少记者,自己要是迟到,一群人都得等着他。

    张澜之看了一眼时间。"不行了,你去叫辆车,走得走到什么时候?"

    助理一-难色。

    "影视城的路面窄,车进不来的,要不我去给您找一辆电动车?"

    "电动车?这像话吗?"

    张澜之瞪了他一眼,哪有导演骑电动车去剪彩的?

    助理也有些着急,可现在是真没有办法了,张澜之导戏太过认真,自己提醒了好几遍都没反应。

    秦月本来正在做笔记,听见两人的对话,询问之下才知道怎么回事。

    看了看时间。

    嗓·

    来得及。

    "导演,你别着急,我去帮你找车。"

    张澜之眼睛一亮。"你有办法?能坐得下几个人?我还准备带几个演员过去呢。

    "没问题,能做六七个呢!"

    要是挤一挤,十个人都不成问题!

    "那你快点去,可不能迟到了。"张澜之急忙催促道。

    目送秦月离开,心里的担忧慢慢消散。

    这时,助理却小声建议道∶"张导,不如咱们还是走过去吧。"

    张澜之眉头一皱。

    "为什么?秦月不是已经去叫车了吗?有车干嘛还要走着去?都快迟到了!"

    说着,转头对助理开始批评。

    "你得好好反思一下,秦月都能找到车,为什么你找不到?你好好学学人家。"

    助理面露难色。

    他想起自己那天在来片场的路上,看见秦月骑着三轮车在巷子里飞驰,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苦口婆心地劝。

    "您不知道,秦月待会儿带来的车,可能不是一般的车。"

    他用词委婉。

    张澜之瞪着眼睛,慷慨激昂地甩出几句话∶

    "车就是车,有什么一般二般的?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嫌贫爱富,看不起便宜车的人?我告诉你,待会儿秦月就算找来一辆废铜烂铁,我也要坐上去!"

    助理∶……

    欲言又止。

    嗡嗡。

    嗡嗡嗡。

    一阵细微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伴随着秦月的声音。

    "车来了!"

    张澜之面色一喜,还没想明白,为什么轿车会发出这种声音,转过头,看见秦月骑车一辆闪亮的蓝色三轮车,停在不远处。

    秦月朝他们招手。

    "导演,走吧。"

    张澜之身体僵硬在原地。

    走….去哪儿?

    这就是你叫来的车?

    他张了张嘴,刚准备询问,突然看见本剧的男主角已经快步走过去,笑着和秦月说了几句话,然后秦月把车位让出来,陆黎骑了上去。

    迎着阳光朝他招呼。

    "导演,快上来扶稳,这车特别快!"

    张澜之∶(o_o)

    作者有话要说∶

    四十年后,卧病在床已经奄奄一息的张澜之,垂死病中惊坐起∶杨文远兄弟,我当初为什么就不相信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