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章 我成男的了?

    刚才助理说,秦月的车不一般,张澜之就在脑海中把所有车子的类型都想了一遍,但眼前的物体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看啦又看小说网)

    想都不敢想。

    手指颤抖地指着,转头朝助理看去。

    "那个…也算车?"

    助理解释道∶"这几天秦yue经常骑这辆车在影视城走动。"

    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只可惜张澜之平时很少关注拍戏之外的事,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最近影视城的风云事件,所以当秦月骑着三轮车亮相,在场所有人中,属他最惊讶。

    "导演,快来啊。"秦月此时已经换位置到了车斗,还在不断朝他招手。

    可惜在张澜之眼里,那就是恶魔的召唤。

    吓得他反退了一步。

    "没有其他车了?"

    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然后看到助理冷漠地摇头。

    "时间来不及了。"

    刚才要是不等车,跑着过去,应该还有希望,现在是怎么都不可能了。

    张澜之十分不情愿地走过去,和有些激动的陆黎形成鲜明对比。

    "那个,我还打算带几个演员过去..…."

    刚说到这儿,转头朝周围看去,本来围观的人群齐刷刷向后退了一步。

    "算了,秦月,你跟我一起去吧。"

    秦月在剧里只是一个女n号,资历和番位都不够,但现在这情况,也只能带她去了。

    坐上车,陆黎一脚踩下踏板,三轮车飞驰而出。

    张澜之阅历丰富,但这么也是头一遭,连忙双手扶着栏杆,一脸惊恐。

    "导演,你别紧张,陆黎骑得很稳的。"秦月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张澜之∶"你们平时凑一块,就是在搞这种东西?"

    "怎么可能?大多数时候,我们是在研究演戏的。"

    秦月说得信誓旦旦。

    张澜之心想,待会儿到了剪彩地点,一定要提前下车,自己走过去,迟到就迟到几分钟。

    他虽然是个导演,但偶像包袱很重。

    这个念头刚起来,却没想到已经来不及了。

    三轮车以惊人的气势杀出巷子,一个急停加甩尾,扎扎实实地将他们三人直接送到了记者的镜头前。

    寂静。

    全场寂静。

    记者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样的出场方式,都懵了。

    不再资深的"环球娱乐"记者小武算是其中见过世面的,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按快门,拍下一张三人的合照。

    这时,周围的人才终于醒过来。

    张澜之此时也慌得一批,但脸上镇定无比,他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然后淡定地下车,硬着头皮开始剪彩。

    "大家好,我是张澜之。

    陆黎和秦月紧随其后,纷纷走上台。

    因为这个神奇的出场方式,记者们似乎还没有回神,整个活动尽然有序的,一点乱子也没出。

    随便回答了几个问题,介绍完陆黎和秦月,张澜之就急着打算离开。

    刚下台。

    "咦?导演,你去哪儿?车在这边。"看着正往另一个方向走的张澜之,秦月喊道。

    张澜之故作镇定地摆手∶"不用了,你们坐吧,我想自己走回去。"

    秦月看见他屁股上还沾着灰尘,应该是刚才停车太急,他不小心摔倒沾上的。

    "导演,你放心,回去的时候我来骑,绝对不会摔了。"

    张澜之没说话。

    我信你个鬼!

    信你就是信邪!

    三轮车就是你带来的!

    张澜之头也没回地走了,背影相当的无情。

    秦月没办法,只好和陆黎一起离开。

    其实张澜之离开活动现场之后,并没有马上会片场,等拐过弯离开了记者们的视线,他就拿出手机,点了之前杨文远发来的链接。

    就今天这情况,只好先下单个十盒!

    第二天,这个本来不大的剪彩仪式还引起了不小的讨论。

    环球娱乐的记者小武发布了一组照片,拍的就是三人坐在三轮车上的样子。

    因为当时事发突然,其他人都给震住,忘记拍照,所以只有她拍下来,成了独家新闻。

    网友清晰地记得,第一次看见这车的时候,车上只有秦月一个人,后来多了一个陆黎,没想到现在连导演都上车了。

    三轮车的毒性可想而知!

    一时间,不少网友纷纷在自己的偶像微博前面留言,总结起来只有两点∶

    1、离秦月远一点

    2、离三轮车更远一点

    秦月听到这个消息已经是两天后了,没这么委屈过。

    她那天还帮导演解围了呢,怎么就成全民公敌了?

    "那是因为你太low,录节目的时候也就算了,竟然还把坏习惯带出来,导演不把你赶出去已经很不错了。"安云云嘲讽道。

    她从那天开始,就经常去美容院,此时刚连夜做完保养回来,脸上还包着隔绝阳光的面罩,看上去跟木乃伊似的。

    秦月∶"胡说,我现在可是影视城最受欢迎的崽!"

    之前找凤凰牌老板订购的三轮车这两天已经dao货了,老板看在她的面子上,出的都是打折价,秦月一跃成为影视城最受欢迎的人。

    别的女明星还在沉迷剧组争斗的时候,她已经有先见之明,在后勤部开辟了生产线,从实体产业曲线救国,并在影视城扎稳了脚跟。

    安云云气得直跺脚。

    "三轮车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别以为现在大家都向着你,你就比我厉害了,走着瞧!"

    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她转过弯,看见姜时正暗戳翟地藏在拐角处,戴着墨镜和帽子,一时间差点没认出来。

    "你怎么又在这儿?"

    安云云皱着眉。

    这几天姜时总是跑到这边的片场,也不知道想干什么。

    她想到刚才受的屈辱,如果再不做点什么,秦月就真的要爬到她头上了,一把将姜时拉过来。

    "来得正好,你给我想个办法,我要导演把秦月从剧组踢出去!"

    "为什么?秦月没犯什么错啊,而且这两天演技越来越好了。"姜时道。

    安云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种话。

    "姜时,你叛变了。"

    "你还记得我们的计划吗?要把秦月从节目组赶出去,要联合起来对付她!"

    闻言,姜时皱着眉,半天才道∶"那是在《一路环游》,现在是在剧组,不一样。你要是真的想超过她,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演戏,就你那演技,连刚出道的新人都不如,以后人老珠黄,没有金主照顾,还怎么混下去?"

    ???

    安云云深吸一口气。

    "姜时,你到底怎么回事?不会连你也被秦月蛊惑了吧?"

    "我实话实说,你要是不爱听,那就别听。"

    姜时向来也不怎么把她放在眼里,直接丢出一句话,然后转头继续朝片场方向看去,看见陆黎又和秦月站在一起说话。

    "你说,她怎么变心这么快呢?"他幽幽地说。

    安云云翻一个白眼,恨铁不成钢地走了。

    接下来几天,秦月一直在剧组忙碌,一边提升演技,一边拍戏,还得去场务组帮忙。

    期间,《一路环游》第三期和第四期也陆续播出了。

    因为两期节目播的都是同一个任务,所以是同时进行更新的。

    播出的时候秦月正在睡午觉,被经纪人的电话惊得差点直接跳起来。

    "快上微博!你火了!"

    秦月很淡定。"每次节目播出,我不是都要火一回吗?又挨骂了?"

    "这次是真的火!没人骂你!快去看!"

    激动的经纪人几乎要尖叫起来。

    挂断电话后,秦月起身打开微博,第一幕跳入眼里的,是粉丝数。

    她出道整整四年,混了这么久,也只有四十万粉丝,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公司买的僵尸粉,平时发微博一个个都跟死鱼似的,特别尴尬。

    前两天看的时候,也还是差不多的数字。

    可今天一打开,直接涨了三倍多!

    变成了一百五十万!

    斗地主攒金豆也没攒这么快的!

    所有的消息提示,从评论到点赞,私信还是艾特,全部都是99+。

    刚打开的时候,秦月那支已经伴随她两年的手机,还痛苦地卡了一下。

    她震惊地点开私信,满屏幕的彩虹屁。

    【老公!】

    【你真是太帅了!我想要给你生宝宝!】

    【我以前眼拙,竟然没发现你这么帅!】

    【啊啊啊啊啊啊老公老公】

    【老公看看我,老公真帅!】

    秦目∶???

    我上错号了吧?

    退回去又看了一遍。

    是她的号啊。

    然后视线一瞥,突然看到热搜上有一个被顶上来的词条。

    #秦月老公#

    点进去一看,竟然是自己和陆黎一起闯关的片段。

    秦月手持□□站在镜头前,微微眯着眼睛瞄准,,风从侧面抚起乌黑的长发,发丝尚未落下,只听见嘭一声,不远处木板上的气球就应声炸裂。

    然后又是快速的几枪,那些平时看着顽皮的气球就跟会听话似的,乖乖排好队,从左往右,挨个炸开。

    和其他组形成鲜明对比。

    还有接下来的吃面、跳高,都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实力,直接把所有网友给打服了。

    什么十八线糊咔?

    屏幕上的人明明就是老公!

    尤其是最后一关,秦月抱着一脸懵逼的陆黎冲过终点线,直接点燃了弹幕。

    【陆黎明明将近一米九,可是好像小娇妻哦。】

    【我也想被秦月公主抱。】

    【她走得好稳,娱乐圈男友力担当了!】

    【老公!抱我!!】

    【不得不说,秦月这期真的帅,我一个男人都看了都不得不服。】

    弹幕不断刷屏。

    秦月看着不断增加的私信和粉丝,有些迷糊。

    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走向。

    不仅她,经纪人也没想到。

    【节目组本来做了一个嘉宾投票,男女嘉宾分开计票,等节目最后评选出最受欢迎的男嘉宾和女嘉宾。今天节目播出后,不知道观众怎么搞的,把你投到男嘉宾那一列去了。】

    说着发过来一个截图。

    左边是男嘉宾投票,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票数甚至在第四名。

    大无语事件。

    再打开微博后台数据,好家伙,关注她的女粉已经是男粉好几倍了,评论更是被"老公"这两个字占据。

    经纪人∶【之前没播出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完了呢,难得连陆黎的粉丝也没说什么,还有不少对你路转粉,发声明支持你呢。】

    这其实有些复杂。

    刚开始节目播出的时候,观众看到陆黎"小娇妻"一般的表现,都纷纷懵逼了。

    足足过了几个小时,粉丝才慢慢反应过来。

    关虑要不要发布第三张"江湖追鲨令"的时候,在"陆黎公主抱别人"和"陆黎被秦月公主抱"之间,大家纷纷觉得后者更容易接受。

    虽然还有一些人不满,但紧接着就被陆黎发的一条微博给按住了。

    他转发了这个视频,甚至还带上词条,评论了一句话∶

    #玩得很开心的一天!【笑脸|【笑脸】#

    本人亲自认证!

    其实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陆黎自从参加《一路环游》之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逐渐开朗起来。

    看着满屏幕的"老公",秦月点开输入栏,编辑了一条新内容发布∶

    #请大家理智追星。#

    刚发出去,一刷新,下面就多了几条评论。

    【我劝你少管闲事。】

    ???

    理智是不可能理智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理智。

    秦月开枪射击的动图不断传播,短短两天,就让她的微博粉丝又涨了几十万。

    就这样过了两天,秦月再次接到经纪人的消息。

    《一路环游》要开始第二次录制了,让所有嘉宾准备好,再次前往莲花市。

    秦月此时在《大唐祸》的拍摄进度已经过半,剩下的几场都是重头戏,本来她想,自己最近表现这么好,张澜之导演可能没那么容易放人。

    可没想到自己刚提,对方就同意了。

    刷的一下,很快。

    "我离开不会影响拍摄进度吧?"反而是秦月有些担心。

    她真的爱上了拍戏,还有这个和谐的剧组大家族,有些舍不得离开。

    张澜之道∶"早知道你、陆黎和安云云都在录制节目,杨文远已经和我打过招呼了,之前我把你们的戏份都提前拍了一些,剩下的等你们回来再拍。"

    他回答得很肯定,让秦月总觉得,他跟盼着自己走似的。

    "好,导演,那我再去调整一下心态,等我回来再拍剩下的几场。那几场都是重头戏,多准备准备更有把握。"

    收拾好东西,秦月和场务组的人依依惜别。

    不光是《大唐祸》的剧组成员,就连在附近拍摄的其他影视组,听说秦月要暂时离开,也纷纷赶来道别,阵仗之大,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一去不回了。

    导演张澜之在旁边无语。

    进组这些时间,秦月和演员们没什么交集,倒是和工作人员处出了深厚的感情。

    好不容易道别完,秦月拿着心里和陆黎一起离开剧组。

    刚走出门口,看见安云云和姜时也在,两人也都准备好出发了。

    安云云今天穿了一件特别华丽的貂皮大衣,在三月已经渐渐开始炙热的太阳底下显得格外醒目,宽大的帽檐和墨镜,整个人跟走t台似的站在路边。

    她转过头来,抬着下巴问∶"秦月,看得出我身上有什么变化吗?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你看我几分像从前?"

    秦月拿着扇子扇风。

    "我看你哪儿哪儿都像从前,快把大衣脱了吧,不热吗?"

    今天30度呢。

    安云云嘴角抽了抽,没说话。

    这件貂皮大衣还是她和金主说了好久,对方才终于买给她的,怎么可能脱?

    "土鉴。"

    她嘲讽了一句,然后继续站在路边凹造型。

    秦月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都理解不了这样的时尚,然后看见陆黎撑开一把太阳伞,朝她招手。

    "过来,秦月,太晒了。"

    她急忙跑过去,躲在阴影下乘凉。

    昨天《一路环游》节目组联系他们的时候说,会专门派一辆车过来接送,只是现在看时间,应该会来得有些晚。

    随着时间推移,就连安云云也熬不住,解开貂皮大衣的外套,气急败坏地递给姜时拿着,然后自己开始撑伞。

    秦月看着两人的互动,有些好奇。

    之前剧组的时候,她就经常看到姜时去找安云云,两人常常躲在没人的地方说悄悄话,行为举止都很亲密。

    此时四下没有其他人,她忍不住小声询问∶"安云云,姜时,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悄悄告诉我,我不会和其他人说的。"

    一边说,朝两人眨了眨眼睛。

    我这么好的人,要是你们愿意,我还能给你们打掩护呢。

    姜时从刚才就一直蔫蔫的,此时听见这话,眼睛一转,询问道∶"如果我说是呢?"

    边说,一边仔细观察秦月的脸色,想要从她脸上寻找一点点吃醋的表情。

    还没等他找出来,安云云已经一脸惊悚地反驳。

    "你可不要胡说八道!我和他和一点关系也没有!

    边说着,还朝旁边跨了两步,要和姜时拉开距离。

    姜时顿时不满。

    "你装一下怎么了?难道还能委屈了你?"

    "当你女朋友还不够委屈吗?"安云云一脸慌张。

    姜时∶"你之前还说我长得帅,人人爱。

    安云云翻了一个白眼。

    "快照照镜子吧,客套话你也信,你可不要再跟别人胡说八道了,传出去我还怎么赚钱?"

    以前她捧着姜时,是因为要找他对付秦月,现在他跟中了邪似的,一点忙都帮不上,安云云自然懒得搭理了。

    短短几天,就互相伤害了好几回。

    姜时脸色煞白地站在原地,天地都快崩塌了。

    太狠了。

    就连秦月一个局外人都看不下去。

    她安慰道∶"你别难过,你其实不算难看,只是稍微有点欠缺,但是你以后可以走实力派啊,走袁力一那个路线。"

    袁力一是出了名的实力派男演员,长相确实公认的娱乐圈倒数第一,但每次都能用演技征服所有人。

    没想到姜时更急了,瞪着眼睛,不敢相信地看她。

    "在你眼里,我和袁力一长得一样?都说一个人如果不爱,就会变得无情,秦月,你真是好狠的心!"

    他越说越伤心,最后转身跑了。

    秦月着急∶"我夸你呢!"

    袁力一拿了好几个影帝,还是公认的收视保障,说你像他,你竟然还不乐意!

    可姜时似乎没听见,一会儿就跑没影了。

    她干巴巴地转头和陆黎解释∶"我真的是夸他呢。"

    陆黎∶"我知道,我也想成为袁老师那样的演员。"

    还好有人理解自己。

    秦月坚定地点头。

    "你一定可以的!"

    三人又在路边等了一会儿,《一路环游》节目组的车才姗姗来迟。

    只是姜时还没回来,他们只好自己先出发了。

    《大唐祸》的剧组中,看见秦月几人已经上车离开,张澜之终于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听说《一路环游》一次拍四天,这四天我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场务组长看到他的样子,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想了想,小声过去道∶"导演,我这儿有个群,您要不要加?"

    然后亮出自己的手机,群名赫然几个大字——受秦月迫害者联盟。

    目前里面只有两个成员∶场务组长、记者小武。

    分钟后。

    嘀

    张澜之申请加入群聊。

    《一路环游》开始录制,直播间还没有正式打开,在线人数就已经远远超过了第一次录制的时候。

    弹幕发不了,下面的评论区却格外热闹。

    【开始了!开始了!我都等半个多月了!】

    【你敢信?我甚至还有点想念秦月和她的三轮车。】

    【我信,因为我也是。】

    【我……….

    【对不起,我那爱骑三轮车的老公,给你们添麻烦了。】

    【强烈建议把三轮车列为嘉宾,它才是这节目的顶流!】

    【【附议!】

    【现在路上看到三轮车,我就感觉特别亲切,这节目简直有毒!】

    【不仅亲切,甚至还想下单买一辆代步,可能是疯了吧?】

    【我购物车里也有三轮车。】

    【我也….】

    【拜托,骑三轮车去上班真的超酷的!】

    ..

    秦月几人坐车抵达莲花市,还是原来那个地方,除了姜时,其他人都已经到了。

    叶朝露抱着吉他正在窗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一看见秦月他们进来,立即神采奕奕地跑过来帮忙,接过秦月的行李。

    "姐,我一直等你呢!"

    "你们早就到了吗?"

    左一左二也在客厅,行李都已经搬进去了。

    叶朝露∶"没多久,我之前录歌就在附近,想早点跟你见面就提前过来了。''

    她一说起唱歌,小鹿一样的眼睛都在发光。

    "姐,我的歌已经写完了,我特别喜欢!有时间的话,我唱给你听,你帮我把把关。"她小声她

    "可以听吗?"

    万一外泄了什么办?

    歌手的新歌发布前,可是要重重封锁的。

    叶朝露偷笑,道∶"我问过经纪人了,其他人不行,但你的话就可以。"

    东西搬进房间,,因为之前已经来过,只需要随便收拾一下就行。

    秦月第一时间去院子,前前后后找了一圈,不断探头张望,好像在找什么。

    找了一圈没看见,才走到镜头前。

    "上次那辆三轮车呢?"

    所有工作人员齐刷刷地转头朝导演看去。

    杨文远现在对三轮车已经是深恶痛绝,本来想让工作人员把车锁起来,可没想到它会这么受欢迎,只能放弃把它送走的打算。

    刚才见秦月看似闲逛,其实目的明确地走来走去,他就隐隐开始头疼。

    果不其然。

    "我让人拿去修了,待会儿就送来。"他没好气道。

    既然秦月非要骑,那就只能做好安全措施,别骑着骑着散架了。

    秦月立即对导演刮目相看了。

    "杨导,我发现你的格局特别大,这么早就发现三轮车的潜力了。"

    杨文远面无表情,心里毫无波澜。

    过了一会儿,三轮车果然送回来了,链条和刹车都换了新的,秦月差点喜极而泣。

    以后终于不用脚刹了。

    之前拍摄的时候,因为刹车不灵敏,她每次都用脚刹辅助,总担心鞋底磨坏。

    叶朝露和陆黎听说,也纷纷赶出来试骑。

    姜时就是这时候回来的。

    之前他气急跑了之后,发现节目组根本没等他就走,又吃了一肚子闷气,只能让助理开车送他过来。

    没想到一进来,就看见眼前其乐融融的画面,整个人都快酸死了。

    站了十多秒,秦月竟然也没发现他过来。

    秦月正在指导陆黎骑车。

    多亏之前在剧组的时候,他经常跟自己去送道具,现在已经骑得很熟练了,比叶朝露还要好几分。

    "以后我们再出门,我来骑车,秦月你就可以休息了。"陆黎道。

    秦月连连点头,有一种养成徒弟的满足感。

    导演杨文远过来的时候,正好听见这句话,笑容都僵硬了几分。

    他微微偏头,看了一眼直播界面,发现大半观众都已经涌到秦月这边的直播间,而且弹幕已经被刷屏,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我来宣布一下这期节目的规则。"

    所有人聚集在客厅,杨文远抬高声音宣布。

    "这期的规则和之前有所不同,在这次为期四天的节目录制中,节目组将不会发放任何生活费。从明天开始,你们的衣食住行,所有开销,都需要你们自己通过劳动获得。当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录制结束最后一天,水电费也会照常结算,所以你们提前留下一部分钱。"

    "还有安云云小组,因为上一期水电欠费,缺的钱也需要在这一期补上。"

    那几十块钱,如果不是杨文远提醒,安云云他们早就已经忘到九霄云外了。

    没想到这期的规则比上次还要严酷。

    "没有钱还怎么吃饭?"

    "等明天你们就知道了。"杨文远丢下一句话,走了。

    回到其他工作人员身边,询问道∶"之前让你们找的人,都找齐了吗?"

    "还差一个。"工作人员道∶"附近好多人都去大城市打工了,一时间凑不齐。

    "加快速度,明天就要录制了,别出岔子。"

    杨文远又叮嘱了一声,想到明天的任务,脸上的笑容有些明显。

    "我看秦月这次还怎么赚钱!"

    刚走过来的秦月∶???

    我还在站在这儿呢。

    讲这种话的时候能不能避开我?

    杨文远回头看见她,面不改色,一点窘迫的表情都没有。

    "什么事?"

    秦月∶"我想问问,什么时候去抄水电度数?"

    "待会儿就去,我让他们带你过去。"

    杨文远对这套流程已经十分熟悉,让工作人员带着秦月过去。

    "我也想一起去。"刚从客厅走出来的陆黎举起手,有些期待地看着秦月。"可以吗?"

    "可以啊。"

    秦月把本子交给他,一起跟着工作人员往外走。

    节目组安装的电表在别墅后方,穿过院子还要走一段路。

    秦月教陆黎读数。

    "商业用电和民用电收费不一样,很多公寓都是商业用电,积少成多就是一笔很大的开销,不过如有些公寓也会收民用电,提前问清楚,缴费的时候能有准备。"

    陆黎一脸认真地听她讲,似乎是第一次知道这些事。

    "原来还有这么大的区别。"

    "多看几次就能学会了。"秦月道。

    以前租房的时候,这可是必须考虑的部分。

    抄完电表,几人正准备往回走,一阵窸窦窣窣的声音突然从院子外围传来。

    此时周围天色已经黑了,秦月脚步一顿,立即警惕起来。

    "哪儿来的声音?"

    "应该是来看热闹的吧?节目前几期播出后,这里还挺受欢迎的。"

    工作人员用手电晃了一下,开放式院子的边缘处种着几株大树,一个孩子正站在树后面,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往这边张望。

    小孩大约就五六岁的模样,皮肤黝黑,一双眼睛却亮得很。

    "这么晚还过来,父母没看着吗?"

    这附近靠近郊区,不远处还有几座大山,要是不小心会走丢的。

    秦月抬脚走过去,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小朋友,你一个人吗?你的爸爸妈妈呢?"

    伸手刚要去拉,没想到孩子反而吓得后退,一脚踩进了后面的水稻田里。

    秦月连忙跑过去,把人拉起来。

    小孩裤腿下面已经湿了,仔细一看,衣服穿得也很单薄。

    现在是早春,白天太阳虽然大,但一入夜就会降温。

    "摔疼了吗?"

    小孩摇了摇头,大眼睛一直盯着她。

    "姐姐,你好漂亮。"

    秦月一听这话,乐了,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

    "冷不冷?"

    "不疼。"小孩一边打抖,一边说道。

    秦月摸了摸他身上的短袖,也有些潮湿,准备脱外套给他披上。

    "你做什么?"陆黎疑惑地看她。

    "孩子好像冻坏了,我把衣服给他穿着,别生病了。''

    她刚拉开拉链,里面穿的是一件无袖背心,比眼前的小孩还要单薄。

    陆黎拦住她。

    "明天还要录节目,别生病了。"

    说完,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外套,心里纠结万分。

    早知道,今天就不穿这件了。

    层层花瓣簇拥的外套,此时正穿在他身上,热烈的色彩在夜色下看着低沉。

    陆黎犹豫了几秒,才依依不舍把自己的外套解下来,递给秦月。

    "给他穿这个,我穿得多,不怕冷。"

    虽是这么说,却一直眼巴巴地盯着那件衣服。

    秦月摸了摸衣服布料,道∶"也好,你这件更厚实,也大一点。''

    说完,把衣服披在了小孩身上,还帮他拉好拉链。

    "这样暖和多了吧?"

    小孩拢着衣服,高兴地点头。

    秦月∶"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以后晚上不能乱跑了。"

    她刚开口,工作人员急忙道∶"要不你们先回去吧,待会儿导演还有事情要宣布。我和其他工作人员把孩子送回去,他家应该就在旁边。"

    秦月闻言,又和小孩说了几句话,才和陆黎一起离开。

    一直到离开后院,陆黎还频频回头张望,眉心微微皱着,似乎十分舍不得。

    "怎么了?舍不得那件衣服?我下次送一件新的给你。"秦月直接道。

    陆黎却摇了摇头。

    "那件衣服,不一样的。"

    他还以为只要经常穿,秦月肯定会发现的。

    可没想到秦月还没想起来,衣服就被送出去了。

    如果换做其他更贵、更稀有的衣服,他也不会觉得舍不得,可这件不一样。

    陆黎看着秦月,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处理好准备工作,所有人收拾东西到天黑,和直播间的观众打了声招呼,就提前休息了。

    秦月和陆黎离开后,工作人员询问了孩子家里的住址,带着他穿过稻田,来到不远处山脚下的房

    敲了门,一个同样皮肤黝黑的年轻男人走出来,一看见小孩就激动地冲上前,一把将他抱起。

    "小勇,你跑哪儿去了?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

    小孩咧嘴一笑,指了指远处节目组住的别墅,男人才明白过来,气得瞪了儿子一眼,转头和几个工作人员道谢。

    工作人员站在门外,朝里面张望,被里面窘困的样子惊了一下。

    莲花市也不算特别贫困,没想到在附近竟然还有这样的农户。

    "你一个人带孩子住在这儿?"

    男人点头。"谢谢你们他送回来,这附近天黑了很难找到路,要是走丢进大山里就麻烦了。"

    工作人员笑了笑,客套几句,突然看见墙角放着两把锄头,还有刚挖出来的新鲜竹笋,眼睛微微亮。

    "你住在附近,应该知道怎么挖竹笋吧?"

    男人一愣。

    "嗯,附近的人都会。"

    山上大片竹子,住在附近的人都靠它生活。

    工作人员立即道∶"太好了,明天我们录节目有个工作,你要不要来试试?一

    男人这几天正为工作发愁,一天三百的工资,在莲花市已经算高了。

    "好,没问题。"

    他一口答应下来,商量好时间和工作内容,两个工作人员才离开。

    走出农户的家,其中一人担忧道∶"找他去,会不会影响明天的任务?不会被秦月他们发现吗?"

    "秦月和陆黎又没见过他,应该不会知道的。"

    "说的也对。"

    两人商量着,迅速返程,去和导演报告任务完成。

    两个工作人员离开后,皮肤题黑的男人关上门.正要叫孩子去吃饭,突然发现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有些陌生。

    "你身上的衣服是哪儿来的?"

    "一个大姐姐给我的。"小孩拢着印着花瓣的外套,显然十分喜欢。

    暖洋洋的,又舒服,他从来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

    "住在那栋房子里的大姐姐?"

    "嗯,大姐姐好漂亮的!"

    小孩手舞足蹈地比划着。

    "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姐姐。

    男人皱眉。

    住在那栋别墅里的人,都是来录节目的,不知道儿子说的是工作人员,还是明星。

    他以前在大城市打工的时候见过一次明星,对方脾气很坏,给他留下的印象不太好。

    高高在上的明星怎么会出手帮一个陌生孩子?

    给儿子衣服的人,应该是员工吧。

    男人想着,一边道∶"你先把衣服脱下来,看着可贵了,要是弄坏了怎么办?我想想办法,明天能不能找机会还回去。"

    他把衣服仔细地叠好,然后放进包里,才带着孩子去吃饭。

    第二天一早,天色还没亮,所有人就被叫醒。

    杨文远什么话也不说,把工具往他们手里一塞。

    "可以出发了。"

    秦月打开一看,是一个小竹篓,刷了漆,十分漂亮,里面放着一个干净的小锄头,看上去格外秀气。

    "我们去哪儿?"

    杨文远指着别墅后面,在夜色下显得一片漆黑的大山。

    "今天的任务在那里,现在就出发吧,要是错过了好时间,今天你们就吃不上饭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立即紧张起来,纷纷背起竹篓出发。

    别墅的背后就是山,沿着小路走一会儿就到了。

    小路两侧都是稻田,早春的稻子刚刚种下,绿油油的,隐约还能看见水光,走过去的路上虫鸣声就没断过。

    一直来到山脚,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立即传来。

    秦月抬头看,发现眼前一大片竹林,从山脚一直到半山腰,组成一片热闹的墨绿。

    不远处坐落着几栋房屋,应该是附近农户的住处。

    所有人站在山脚,杨文远再次走出来。

    "看见身后的竹林了吗?现在是春天,正好是春笋最美味的时候,今天你们的任务是挖春笋,然后运到市场出售,收益就是你们的生活费。''

    此话一出,所有人大跌眼镜。

    挖春笋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像这样的野生竹林,不懂行的人进去一整天,都难找到一个竹笋。

    更别说在场所有嘉宾,谁也没有挖笋的经验。

    "大家不用担心,节目组已经帮大家安排了指导挖笋的行家。"

    说着,杨文远招了招手,让早就准备好的几个人走出来。

    "这里一共五个人,但是真正的挖笋专家只有两个,你们需要自己挑选,然后在专家的指导下进行挖笋。"

    眼前的五个人,外形各有不同。

    有的皮肤黝黑,表情憨厚,有的满脸笑意,平易近人,还有戴着草帽,一看就刚下田回来的。

    所有人皱眉,表情谨慎地观察起来。

    要是选错了人,没控到笋,一整天都要白忙活了。

    杨文远并不催促,老神在在地坐在旁边。

    出发前,他特意让工作人员把几个专家换了装扮,料定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嘉宾找不到真的。

    等他们选到假专家,到时候节目效果就出来了。

    "我选他!"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语气格外坚定。

    所有人转头看去,见陆黎正指着其中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人,眼睛死死地盯着.

    他背包边缘露出的一小片布料。

    繁花似锦的布料。

    作者有话要说∶张澜之申请加入群聊一

    秦月∶糟糕!黑恶势力连成一线了!哦。

    原来我才是黑恶势力。那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