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5章 我给导演分忧解难!

    规划好今后三天的饭菜,秦月才回到客厅,姜时和安云云他们已经回来了,正坐在一起数钱。(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们今天口□笋赚了一点,但晚上一顿饭就被花得差不多了。

    姜时看着桌上的钱愁眉苦脸。

    竟然只剩下十多块钱。

    "把这些先还给节目组吧。"

    等还完欠款,他就可以和李正风交换了。

    安云云立即反驳∶"还了我们明天吃什么?不行!"

    她迅速把钱收起来,怎么也不肯给。

    姜时有些生气,正要再劝,突然看见秦月走进来,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反而是安云云突然扬起声音。

    "秦月,听说你们今天弄了些花里胡哨的名堂,你那么做,有没有考虑过陆黎的感受?这样破坏他的形象,会影响以后事业发展的。

    秦月惊讶道∶"陆黎是影帝,不是偶像,为什么要按照别人的路走?难道因为今天的事,他就当不成影帝了?"

    她有些不解。

    为什么大家都喜欢给别人戴上镣铐,要求别人按照他们的要求做?

    如果所有黄瓜都长成一个形状,会让人失去食欲。

    安云云皱着眉。

    "秦月,你可以不在意形象,可是陆黎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我从没听说他立过什么人设。而且,你这话要是陆黎来和我说,我肯定认错,其他人不行。"

    秦月耸了耸肩,直接转身进了厨房。

    等她离开后,安云云才气急败坏地叫骂起来。

    "她怎么敢!难怪她一直红不了!"

    现在放眼整个娱乐圈,谁不是靠一个人设活着,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维持着自己的形象,秦月说出这番话,简直离经叛道!

    "你们说她是不是疯了?"

    安云云转头质问。

    姜时这时才从秦月的话中回神。

    "什么?其实……我觉得,秦月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安云云瞪大眼睛∶"你这个叛徒!"

    姜时皱着眉。

    "本来也没什么错,你为什么总和她作对?"

    安云云气得大喘气,觉得姜时简直没救了,当下决定和他断绝合作关系,带着左一和左二离开。

    秦月走进厨房,找到工作人员。

    "李老师一直没下来吃东西吗?"

    "没有,回来之后就直接回房间了,我们去问过几次,他都说身体不舒服要休息,我们就没再打扰。"工作人员道。

    秦月皱起眉。

    "身体不舒服,那就更应该吃点东西再睡了,我给他做个汤,去慰问一下。''

    然后拿起刚才剩下的食材,准备做个爱心西红柿鸡蛋汤送上去,让李正风早点振作起来。

    她迅速切好番茄丢进锅里,加上鸡蛋,开始煮。

    不一会儿,香味就慢慢飘了出来。

    秦月迅速盛了一碗,前脚刚走出厨房,后脚,闻讯而来的杨文远带着工作人员火速赶到。

    看到她手里那碗番茄鸡蛋混合物。

    "你要去干什么?"

    秦月∶"李老师不舒服,我给他做个汤,暖胃又暖心。"

    她可真是个贴心的嘉宾。

    杨文远急了。

    "你和李老师有仇?"

    秦月∶…

    "我这是爱心汤,还多加了一个鸡蛋呢。

    杨文远看了一眼碗里的东西,表情警惕,总算知道为什么刚才工作人员来找他的时候,表情那么急切的。

    秦月这不是去送吃的,简直就是去投毒。

    见他们还是一脸怀疑,秦月叹气道∶"导演,你要对我有信心,我以前每次生病,喝一碗这个就好了。"

    屡试不爽。

    真的。

    杨文远半信半疑,眼前这碗东西的形状,怎么看都不像能治病的样子。

    不过,她做饭的时候,一直有工作人员在旁边盯着,确实没放过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至于为什么煮出来是这个样子,就不得而知了。

    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导演想着,才终于道"那你送上去吧,顺便看看张老师的情况。"

    "没问题。"

    秦月立即答应,已经端着汤朝楼上走去。

    刚到楼梯口,收到了经纪人发来的消息。

    【之前你不是让我查,李正风老师是怎么回事吗?我问了公司里其他经纪人,知道了一些小道消息。我觉得,这件事你还是不要管了。】

    经纪人鲜少有这么严肃的时候,秦月看着手机上的消息,更加好奇。

    【什么消息这么严重?】

    经纪人∶【你知道男旦青衣吗?李正风老师三十多年前,是青衣出身。】

    秦月愣住。

    男旦青衣,现在已经快要绝迹了吧?

    现在还在坚持唱青衣的男旦屈指可数,而且生存环境也很艰难。

    秦月∶【我之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经纪人∶【李正风老师唱青衣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多年前了,上台的次数不多,后来风向改变,男旦青衣被**,他应该是找人把网上的表演片段删掉了,现在也只有少数人知道。】

    秦月∶【你手上有他表演的视频?】

    经纪人∶【查资料的时候,从公司资料库里看了一点。】

    秦月∶【能发给我看看吗?】

    经纪人∶【这可不是小事,你别胡闹。】

    虽然这么说,但经纪人还是把视频发了过来,又叮嘱了一句∶

    【别往外传。】

    秦月避开摄像机,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点开视频。

    能看出拍摄时间已经很久远了,画面有些模糊。老旧的画面里,一个穿着戏服的人站在台上,正在唱歌《霸王别姬》选段。

    因为脸上化了妆,如果不是经纪人提前说过,根本看不出这个人就是李正风。

    算算时间,他那个时候也才十多岁吧?

    秦月对京剧了解不多,但也看得出来,李正风无论是身段,还是唱腔,都十分出彩,难怪当时能一炮而红。

    只是可惜,他才刚刚走红,国内就掀起了**男旦青衣的风潮。

    早些时候在封建压迫下,男旦由四大名旦开启盛行之风,达到鼎盛,但没过多久,随着环境和观念的转变,社会风气却开始急转直下。

    男旦遭到**,逐渐被女旦取代。

    就算是现在也有不少歧视言论,将男旦看做当今社会的畸形形态和封建糟粕,取缔之声日渐高涨。

    在**最强烈的年代,甚至有男旦青衣在表演时被辱骂和殴打,连头都抬不起来。

    在这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不少学徒纷纷转行,现如今,男旦青衣已经越来越少了。

    李正风也不例外。

    虽然当初是青衣出身,但后来就再也没有表演过,甚至恨不得将那段历史抹去。

    难怪李正风今天在台上的时候,有人叫他唱《霸王别姬》,他就脸色铁青地跑了。

    秦月看完经纪人发来的视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

    这么好的唱功,不登台可惜了。

    李正风从下午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房间没有出去。

    若不是今天台下有人起哄,他几乎都快要忘记了,自己以前也是唱过青衣的。

    他灰溜溜地逃回来,生怕这件事传开,直到现在还是止不住的担心,实在是怕了,不敢再经历以前的事情。

    偏偏在这时候,公司还催促着他去录节目。

    【李老师,你怎么突然跑了?现在连你的直播间也没有人。半天了,一个镜头也没有,你来参加这个节目,不就是想翻红的吗?没有镜头和关注度,怎么翻红?】

    【看看你们组的秦月和叶朝露,才播出几期,就已经看得见效果了,只有李老师你一直没有起色,这样下去,情况会越来越糟糕的。】

    李正风脸色有些难看,打开自己的直播间看了看,上面果然是静止状态,一个观众也没有。

    他重返娱乐圈,确实是想要翻红。

    看见直播间现在的状况,心里更着急了。

    李正风∶【今天发生了一点事,我想休息一会儿,等调整好状态就会出去的。】

    公司那边道∶【今天下午的事,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但是李老师,您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们商量过,也许您能另辟蹊径,以反串的身份亮相,现在很流行这个。】

    李正风∶【不可能!】

    公司∶【您唱男旦的时候,不是也穿女装吗?不要抱太大的心理负担。】

    李正风脸上难得地出现怒火∶【我希望你们分清楚,男旦和反串不一样,而且,我已经决定不会再唱戏了。】

    公司∶【好吧,您考虑清楚就行,不要忘记这次参加节目的目的。】

    放下手机,李正风皱着眉,万万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会被认出来。

    当听到台下的人起哄,让他再唱京剧时,他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自己最后一次登台表演,被观众席里丢上来的水瓶和鞋子砸中,最后狼狈退场的样子。

    那些尖锐的辱骂声,仿佛还在耳畔响起。

    "不男不女的怪物!"

    "**男旦!"

    "变态!"

    "滚下去!"

    那时才不到二十的李正风被这些刺骨的辱骂弄得头脑发蒙,最后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才勉强离开现场。

    但就算这样,还是被人趁乱打了两拳。

    回去后,他震惊之下询问同门师兄弟,发现大家也遭到了同样的遭遇。

    -夕之间,男旦成了人人喊打的角色,就连出门被人认出,也会被躲着走,当初的风光再也不会出现。

    同行们大多纷纷选择转行,李正风则把自己用了十年的箱子锁起来,发誓以后再也不再唱青衣。

    好在那时年代久远,他也只是小有名气,找人删掉网上的视频后,改头换面,几乎没人认识他。

    这么相安无事过了二十多年,没想到,今天竟然又会被人认出。

    李正风当时只觉得浑身冰冷,连录节目也顾不上,只能狼狈逃走。

    直到现在,他还在担心自己那段"不堪"的往事会被人再翻出来,再次把他钉在耻辱柱上。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李正风深吸一口气,惦记着刚才公司的叮嘱,应该是节目组派人来叫他了。

    为了镜头,他确实不能一直躲在房间里,至少出去走一走,以后播出的时候才有素材。

    他深吸一口气做好准备,可打开门一看,站在外面的却不是工作人员。

    "你怎么来了?"

    李正风惊讶地看着她,压根没想到秦月会来。

    自己虽然和她在同一个小组,但关系比不上叶朝露和陆黎,自己在这个小组简直格格不入。

    秦月笑着道∶"李老师,我听说你身体不舒服,没吃晚饭,就给你做了一碗汤。"

    "谢谢。"

    他微微点头,低头看见碗,脸上露出疑惑。

    "这是什么?"

    大块的番茄和鸡蛋放在里面,说是番茄鸡蛋汤,但和以前自己吃过的都不太一样。

    秦月∶"番茄鸡蛋汤啊,我亲手做的,希望你吃了只能早点好起来。"

    看着手里的碗,李正风深表怀疑。

    "我还以为,你是来让我走的。"

    上次挖竹笋的时候,他亲耳听见秦月和姜时的对话,今天又出了这种事,李正风一直觉得自己离被赶走不远了。

    "我们不是说好,要教你骑三轮车的吗?"秦月惊讶道。

    看她的样子,似乎真的没有想过这件事。

    李正风记起自己今天情急之下,说出的那番话。

    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不禁有些疑惑。

    "秦月,第一次在节目上骑三轮车的时候,你不担心会被笑话吗?要是观众不喜欢,遭到他们的**怎么办?"

    在他看来,秦月在娱乐圈简直就是一个异类。

    短短几天,就推翻了李正风二十多年来的认知。

    她录节目第一天,就骑着三轮车招摇过市,带着影帝去收拾废旧纸板,和他表演双簧,这些都是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可她不仅做了,而且没有丝毫心理负担。

    秦月笑起来,十分坦率道∶"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喜欢骑,那就骑了,如果每做一件事,都要调查所有人的喜好,按照调查报道来做,那不是太累了吗?"

    "那是因为你没有被骂吧?三轮车也获得了成功,你才会这么说。你肯定没体会过,站在上台的时候,被人用塑料瓶丢过来,砸在你的头上……."

    秦月摇了摇头,抬起手比了一个姿势。

    "确实没有,不过我不怕,我练过接飞盘。"

    喘闩习:::

    还是不一样。

    他体会过的苦,别人怎么可能懂?

    "谢谢你的汤,等明天我再和你学三轮车吧。"

    "记得趁热喝,喝完身体就好了。"

    秦月把手里的勺子也递给他,这才转身离开。

    李正风将门关上,心里还是乱作一团。

    至于公司说的……

    他心思一动,手指拈成兰花指,轻轻往上一挑,目光和身段立即展现出几分青衣神韵,但还未开口,就迅速变了脸色。

    "不能再想了!"

    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再上台唱戏,那样的经历,他不想再体验一次。

    和唱戏比起来,骑三轮车更容易接受。

    李正风看着手里的番茄鸡蛋汤,心头一暖,低头喝起来。

    可舌尖刚感受到味道,整张脸就僵硬住了,强忍着才没有吐掉,勉强吞咽下去。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目瞪口呆。

    难道是药?

    秦月刚才确实说过,喝完对身体好。

    他想了想,深吸一口气,屏息全灌了进去。

    结果没一会儿,肚子就翻江倒海起来。

    秦月走出李正风房间,就看见几个工作人员在窗户外面张望,一脸担心的样子。

    她抬起右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

    "爱心汤已经送进去了,你们别担心。"

    工作人员眉头皱得更紧,纷纷表示很难不担心。

    这时已经过了九点,直播刚好结束,秦月拿出手机,给秦意峰打电话。

    "爸,你名下有一家公司,是不是在做旅游开发?这里有一个项目,我觉得要是做了,肯定能成功,你要不要叫人过来看看?"

    秦意峰一直在看《一路环游》的直播,听女儿这么一说,立即想起她在节目里说的那些话。

    "你的意思是,开发莲花市的旅游项目?"

    "没错。"

    秦月道∶"这里的竹林很茂盛,范围很广,而且景色很好,春季和冬季都有竹笋,可以做游乐体验项目,开发农家乐。还有之前我去过的花海,现在已经经常有游客光顾了,如果联合推广,应该会有效果。"

    更重要的是,《一路环游》的几期节目都是在这里录制,简直就是免费的宣传活动,能节省不少宣传费。

    秦意峰道∶"其实今天下午看节目的时候,我就让人去调查过,分析了你说的方案,确实可行。"

    莲花市曾经繁华过,所以交通便利,这些都不成问题。

    而且从资料上看,这个地方一直没有开发旅游项目,秦意峰如果第一个做起来,肯定效果拔群。

    光是那片花海,这几天光顾的游客就已经营收了。

    "我现在就让人过去看看,有机会立刻拿下,你等我消息。"

    秦月顿时一喜,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同意。

    "谢谢爸。"

    秦意峰一向雷厉风行,女儿第一次向他提出要求,自己这个当父亲的,怎么能不完成?

    当下就命令助理去和莲花市林业局商量,先拿到许可证再说。

    他以前做过几个旅游开发的项目,对这套流程十分熟悉,吩咐下去之后,又觉得不放心,又拿出电话。

    "让司机备车,我要去莲花市。"

    助理有些惊讶∶"秦总,这样的小项目,您不用亲自过去,派人去做就可以了。"

    "我过去盯着,早点拿下来给月月一个惊喜,顺便过去看看,节目里有没有人欺负她。"秦意峰道。

    自从秦月接了《一路环游》这个节目后,她总是往外跑,秦意峰想让人去照顾她,秦月不要,想送她专机,秦月也不要。

    这可愁坏了秦意峰。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总算能名正言顺地跟过去了。

    助理有些担心。

    "如果让小姐知道的话,她可能会不高兴的。"

    "不要告诉她不就可以了?这件事只有你和我知道,明白了吗?"秦意峰命令道。

    他挂断电话,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女儿,趁着夜黑风高,鬼鬼祟崇地出发了。

    秦月给秦意峰打完电话,总算是解决完一件事,正准备回去,看见陆黎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几块钱,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你站在这儿干什么?"

    "刚才姜时过来,让我把这些钱转交给你…."陆黎说话磕磕绊绊的,抿了抿嘴角道∶"他说,让你帮他收着,攒够六十再给他。"

    习十:

    不会是要给节目组的水电费吧?

    秦月马上想起今天上午在竹林,他确实说过,等攒够六十块,还清了欠节目组的钱,就要转到他们小组来。

    可自己根本没答应啊!

    秦月看着陆黎手里可怜巴巴地几块钱,只好暂时手下。

    "好,你先给我吧。"

    可陆黎一直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还有什么事?"

    陆黎嘴唇动了动,眼睛一直盯着秦月装钱的口袋,最后还是没有询问,而是道∶"刚才《大唐祸》的节目组给我打电话,让我们录完节目就直接过去,我们一起去。

    "好,没问题。"

    秦月直接点头答应,盯着陆黎的眼睛。

    他刚洗完澡,本来就白皙的皮肤被蒸得有些发粉,看上去更加少年气,好像是想说点什么,却又迟迟不开口。

    "你和姜时的关系很好吗?"正在这时,陆黎突然开口问。

    秦月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还行吧,也算是认识好多年了。"

    虽然之前一直在结仇。

    却没想到陆黎对这点格外在意,盯着她的眼睛道∶"我们也认识好久了。"

    "我们不是录制节目第二天才认识的吗?"

    陆黎却摇头。"不是,之前就认识了。"

    秦月不解。

    她记性不太好,难道是自己以前参加节目,和他有过一面之缘?

    一边回忆,突然看见陆黎放在外套口袋里的手动了动,正忽煽着自己衣服。

    眼睛发亮地看着自己。

    他今天又穿了那件印满各色花瓣的外套,秦月发现他好像对这件衣服情有独钟,急忙道∶"抱歉啊,上次把你的衣服借给小孩子穿,还好又送回来了,衣服没弄坏吧?"

    听见这话,陆黎的目光暗淡下来,摇了摇头。

    秦月道∶"我还有点事,你快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新任务呢。"

    说完,摆了摆手迅速朝姜时的房间走去。

    陆黎一直目送她离开,才回到自己的房间,让经纪人把那套布朗熊的玩偶送过来。

    "我还以为你又去找秦月了。"经纪人调侃道。

    自从参加这档节目,陆黎就对秦月粘得很紧,几乎秦月去哪儿,他就要跟着去哪儿。

    陆黎此时却有些落寞,把布朗熊玩偶仔细叠好。

    "她应该去找姜时了。"

    "找姜时?"经纪人微微睁大眼睛,一脸激动地凑过来。"难道说,他们要旧情复燃?"

    "什么旧情复燃?"

    陆黎动作一顿,抬头看他。

    经纪人∶"以前姜时和秦月传过绯闻,照片都等出来了,但后来两人极力否认,就没了下文,可能是怕影响事业吧。难道他们一直在发展地下恋情?"

    "不可能。"

    刚说完,就遭到了陆黎的否认。

    他表情有些有些严肃,眉心微微皱着。

    "如果是真的,秦月肯定不会否认,就算会影响事业,引起粉丝不满,她也不会说谎的。"

    陆黎的语气十分笃定,让经纪人有些惊讶。

    "那之前的新闻是怎么回事?"

    陆黎∶"可能是误会。"

    经纪人想了想,道∶"看秦月的性格,好像也确实不会在这种事上说.…算了,反正不关我们的事,还有那个布朗熊的玩偶,你要是喜欢,收着就行,别想着穿出去啊,我可受不了这个刺激。"

    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

    陆黎把叠好的布朗熊放进衣柜,摸了摸熊的耳朵,忍不住露出一个浅笑,勾出嘴角若有若先的酒窝。

    但是很快,又长长叹气。

    秦月带着钱,第一时间去找姜时。

    过去的时候,姜时的房间没关门,他正在背对着镜子,不断回头打量自己的屁股,还用手拍了拍。

    "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秦月愣在门口,不知道要不要回避一下。

    怪不好意思的。

    姜时自从看了陆黎打扮成布朗熊的样子,就一直耿耿于怀,不知道自己比他差在了哪里,为什么秦月说变心就变心。

    他也很翘的好不好。

    正暗戳翟地比较,却刚好被秦月看见,脸上难得地有些发热。

    "你怎么不敲门啊?"

    秦月看了看自己的位置,她现在还站在门外呢,只怪姜时太豪放了,也不躲着点。

    还好现在直播已经被关闭,不然这画面不是被全国网友看了去?

    现在的年轻人,好大胆哦。

    她一边想着,把口袋里的钱递过去。

    "这些钱,还给你。"

    姜时没有接。

    "你帮我攒着,今天安云云他们点太多吃的了,剩下的钱我只分到这么多,以后我多赚点,很快就能攒够六十块。"

    秦月直接道∶"可我从来没有说过,要把李正风换成你啊。"

    "为什么?"

    姜时皱起眉,有些不悦。"我哪里不如他?就因为我不会骑三轮车?实在不行的话,我也可以学。

    "不是这个原因,我现在的分组挺好的,你和安云云他们不是相处挺融洽的吗?没必要再重新分,而且考虑到以前的误会,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以前有什么误会?"

    秦月∶"之前的绯闻啊,虽然我们都已经澄清了,但现在网上还有不少传闻,你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吧。"

    过去几年,姜时就是因为这件事把她怨上了,秦月觉得他会理解。

    可没想到此时姜时却道∶"当时不是你查到我住的酒店,故意去蹲点,找记者拍错位照片的吗?"

    不然怎么解释,他们俩会这么巧出现在那里?

    毕竟当时,秦月并没有在附近拍戏。

    "我当时在酒店打工啊。"秦月道。

    她身为临时服务员,不在酒店应该去哪儿?

    "你怎么说也是个明星,怎么可能去酒店打工?你………

    姜时刚要反驳,可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

    不是没有可能。

    以这段时间秦月的表现来看,她真的可能会去酒店打工。

    所以说,当时的照片,真的是秦月为了炒cp拍的?

    只是误会?

    意识到这一点,姜时的天地都快要崩塌了。

    他的脸色慢慢开始变白。

    "这么说,你不喜欢我?"

    这个问题,秦月觉得自己已经解释了八百遍,有些哭笑不得。

    "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你了?只是误会而已,可是大家都不相信。"

    毕竟在其他人眼里,去酒店打工这边借口,简直太鬼扯了。

    姜时身体踉跄了一下,一脸怨念地看着秦月。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秦月∶???

    我怎么你了?

    她一脸莫名其妙,把钱直接塞到姜时手里。

    "你就好好留在现在的组,换组的话以后不能再说了,你看,我们组的李老师,都被你吓病了,现在还在休息呢。导演每天为了我们辛苦工作,已经很累了,不要让他担心。"

    学学我,多省心啊。

    秦月苦口婆心地劝了几句,见姜时表情恍恍惚惚,也不知道听进去多少,只好先离开了。

    解决完所有事,她心满意足地回房间睡觉,想来想去,拿出手机给杨文远发了一条消息∶

    【你不知道,就在刚刚,我们节目差点遭遇了史上最大的危机。】

    要是姜时真的换组过来,那才是鸡飞狗跳了。

    杨文远∶【..】

    秦月∶【但是你别担心,已经被我给解决了,整个节目组,又因为我和谐了一些。】

    杨文远∶【…….我可真谢谢你。】

    秦月∶【不客气,你要是有新节目,还可以找我。】

    她关掉手机,心里满足感爆棚。

    不仅帮李正风老师治病,还能阻止姜时分裂小组的举动,等明天一切就能好起来的。

    啊阿。

    今天,又在导演心里加分了!

    第二天。

    "李正风老师昨天晚上拉肚子,请假半天。"杨文远颜色阴沉地站在客厅,朝所有嘉宾宣布。

    所有人瞬间安静下来。

    周围鸦雀无声。

    杨文远的眼睛朝秦月看去,怨念都快凝结成实体了。

    什么替他分忧,今天一大早就出事了!

    呸!

    昨天晚上就不该信她的鬼话!

    什么爱心汤,分明就是投毒!

    白天的时候,李正风还好好的,喝完她的汤就拉肚子了。

    秦月注意到他的视线,惊讶地问∶"怎么突然就拉肚子了?吃坏东西了吗?"

    表情真挚,似乎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杨文远∶我希望你心里能有点数!

    "总之,今天李正风要留在房间休息,剩下的人继续做任务。"

    秦月有些担心。"不用去医院看看吗?按理说,喝完我的汤,身体应该好了才对啊。"

    "呵呵,我们已经把你的汤送去化验了。"

    秦月∶!!!

    "我的汤怎么了?"

    杨文远没回答,而是道∶"今天早上工作人员进去的时候,李正风老师已经倒在地上,面色憔悴,整个人看上去瘦了一圈,只有你的毒汤还剩下半碗,倒在桌上。"

    那个画面,实在太像凶案现场了,把现场的工作人员都吓了一跳,差点报警。

    秦月一脸惊恐∶".…我那是爱心汤。"

    杨文远心力交瘁,转头对叶朝露和陆黎叮嘱∶"以后厨房这种地方,秦月绝对不能踏进半步!"

    别人进去是做饭,她进去是老巫婆熬毒药,一碗汤下来,就能撂倒一个。

    想李正风老师一个身体健康、体力不错的壮年,竟然也遭不住半碗。

    秦月本来还打算上去探望李正风的情况,却被所有工作人员集体拦住了,让她很受伤。

    这个节目组太没有人情味了。

    "我本来和李老师说好,今天教他骑三轮车呢。"秦月叹了一口气,道∶"我那碗汤真的没问题,肯定是吃了其他脏东西。"

    陆黎点头。

    "我相信你。"

    "陆黎,还是你懂我!"秦月激动道。

    陆黎浅浅笑了一下,建议道∶"下次你做一碗给我吃,我帮你作证。"

    "没问题!等你吃完,就知道我的爱心汤有多好了。"秦月信誓旦旦道。

    "好。"

    陆黎满心期待,根本没接收了场外所有人工作人员劝阻的目光。

    【那汤真的有毒!陆黎别喝!】

    【黎宝身体这么柔弱,喝了肯定要出事,连李正风都扛不住,他这小身板,一口估计下去人就没7。1

    【大郎,喝药了.jpg】

    【秦月的爱心汤,一辈子只能喝一次,住医院附近的能喝两次,手动狗头】

    【为什么要想不通呢?】

    【秦月是什么怪物?她以前还经常喝呢。】

    【废话!秦月是一般人吗?据我的观察,她是魔鬼!】

    ·.....

    陆黎的经纪人感受到周围传来的担忧目光,笑不出了。

    "那啥,其实也没那严重,喝了还能减肥呢!"秦月的经纪人干巴巴地解释道∶"好吧,我一定会盯着秦月,绝对不会让她给陆黎喝的!"

    陆黎的经纪人不放心。

    秦月是谁?

    谁都防不住。

    更别提陆黎现在不对劲,秦月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简直防不胜防。

    他想了想,急忙拿出手机打电话。

    还是先给陆黎买个保险比较靠谱。

    "我想给我带的艺人想买一份保险,如果是食物中毒,在不在保险理赔范围内?"

    电话那头的人愣了愣。

    "不好意思哦,如果投保人是陆黎先生,我们这边不能接受哦,我们保险公司也看节目的哦。"

    "我们这边诚挚建议,为了生命安全,千万不要喝秦月的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