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6章 我不行,我不可

    莲花市近几年发展越来越差。(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十多年前,莲花市也曾经作为工业城市发展迅猛,但是在当地资源枯竭之后,城市发展就慢慢停滞了。

    这么多年来,随着人口不断外流,整个城市逐渐变成空城,就连走在路上也很少看到年轻人。

    对此,管理层焦虑不安。

    想要把年轻人留住,就必须给他们创造就业机会,但想要打造一个新产业,远远比想象中更困难。

    市资源规划局科长陈东刚上任,就一直在为这件事奔走,忙前忙后,想要重新振兴莲花市的经济,让年轻人不用背井离乡,也可以找到适合的好工作。

    连续几天,他都在四处调研,考察当地民情,同时翻阅了不少资料和新闻。

    "最近因为一个节目的播出,竟然吸引了不少游客过来打卡看花,好像就是叫《一路环游》?有个小姑娘骑车在这边走了一圈,没想到效果竟然出乎意料的好!"

    "受到她的启发,我这两天到处看了看,发现莲花市的景色很好,完全可以朝这个方面发展嘛!"

    陈东带着几个人,站在昨天秦月他们挖竹笋的竹林旁边,一边观察,一边和身后的人商量。

    "不过需要好好准备,不能心急。"

    他嘀咕着,看见竹林旁边的民房,迅速走过去,准备问问当地人的情况。

    敲开门,却是一个小男孩站在里面,扒拉着门,好奇地看他们。

    "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在家吗?"

    小孩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们,没说话,不一会儿,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从屋子里走出来。

    "你们是谁?"

    陈东立即露出浅笑,道∶"我们是规划局的人,来这里考察,有些问题想问问你。"

    中年男人微微点头,打开门让他们进来。

    陈东问了一些附近的情况,指着外面的竹林∶"这边平时很少有人来吗?我们刚才走过来,一个人也没有看到。"

    "住在附近的人已经很少了,现在是早上,,大家都在忙呢。"

    "我看这里风景不错,没想到会这么萧条。"

    陈东叹了一口气,看着外面的竹林思索,突然眼睛一亮。

    "我想到了,像这样的大面积竹林,就可以打造成莲花市的特色景点!不如就开发一个风景区,让其他地方的人来旅游好了。"

    他兴致勃勃地说完,觉得自己想到的这个办法可行,一定能成功。

    那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只是惊讶地看着他,道∶"你这个想法,和我今天有一个人说的一模一样!"

    "准?"

    陈东疑惑。

    "昨天有节目组来这里录节目,里面有个女明星,她看过这片竹林之后,也说过相同的话。"

    他愣住,没想到说出这话的人竟然是个明星,嘀咕道∶"哦,没想到她竟然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但是很快,他又想到了新的计划。

    "我又想到了!我们还可以在这片竹林旁边设置体验区,让游客亲自挖竹笋,然后到农家乐品尝。

    中年男人∶"这个她也说了。"

    陈东·.

    "那她还说了什么?"

    中年男人∶"她说,还可以把那片花海种上不同种类的花,这样一年四季都有花期,都可以对外开放。竹林里春天和冬天挖竹笋,夏天和秋天可以欣赏景色。竹林的山坡上有个凸出的地方,可以修建成露台,能看到整个莲花市的风景,还说那里以后一定会很受欢迎。"

    他把昨天回来路上,秦月说的那些话都复述了一遍,听得陈东惊喜不已。

    "这……简直就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了!能说出这种话,一定是很有经验的老戏骨了吧?"

    "不是。"中年男人摇头,道∶"还很年轻,应该才二十出头。"

    "这么年轻!"

    陈东惊呼。

    这人能在自己之前想到这么多注意,而且提出的办法比他更加全面,还以为是很有经验的老者,没想到从这年龄来看,简直是个孩子。

    那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继续道∶"她还说了,让我不要出去打工,就在家里等着,她会找到赞助公司,来开发这个项目的。"

    听见这句话,陈东笑了,觉得自己刚才可能有些高看了那个没见过面的年轻人。

    "她这话说的也太不负责任了,这么大的项目,怎么可能她说一句话就建起来?真是说笑。"

    他摆了摆手,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过,那个年轻人说的这些办法,倒是可以考虑,如果由规划局出面,进行招商引资,努努力的话应该不成问题。

    说干就干!

    陈东迅速行动起来,带着几个同事火速回到规划局,将自己的计划和领导谈了谈。

    没想到领导听完他的想法,却十分惊讶。

    "你说的这个项目,刚才有人来说过了,拿着申请书来的,我刚签完字。"

    谁动作这么快?

    陈东皱起眉,又急忙跑去林业局。

    "呀,林地使用申请已经报上去了,你来晚了一步。"那边的工作人员道。

    又慢了一步?

    陈东不信这个邪,又去询问了消防局、当地村委会……发现这些地方,他统统都去晚了一步!

    早在昨天,或者今天早上,就有人带着资料来,拿下了大半的申请书和意见表,甚至还光速获得了当地所有农户的同意。

    这也才过去不到一天的时间而已。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家公司申请的旅游项目,简直和他想到的一模一样!

    "到底是什么公司,竟然这么厉害!"再一次被人抢先后,陈东累得气喘吁吁,一脸不解。

    对方道∶"秦氏集团。"

    秦氏?

    他迅速打开系统,查看这个集团的资料,越看越心惊,这么大的公司,怎么会突然看中莲花市的旅游开发?

    但是紧接着,陈东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刚才那个农户说,有个年轻的女艺人要去找公司来做这个项目,难道找到就是这个?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马上就被陈东否了。

    秦氏这么大的公司,动辄好几个亿的项目,怎么可能被一个小明星的一句话说动?

    或许,是巧合吧。

    他关掉系统,和同事道∶"你们马上想办法,联系上这个秦氏集团,和他们提出合作,一起开发这个旅游项目!"

    与此同时,《一路环游》的节目组已经抵达莲花幼儿园。

    "大家来莲花市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应该对当地的情况也有了一些了解。莲花市发展不平均,导致很多年轻人不断被外出找工作,,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是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

    "这里的孩子可能一年,甚至几年才能看到自己的父母一次,大多数时候,幼儿园就是整个莲花市最热闹的地方。"

    "小孩子是未来的希望,所以今天所有人的任务,是在莲花幼儿园担任一天的实习老师。''

    "我们已经给每个嘉宾分配了一个班级,进去之后,你们需要按照要求来照顾班上的孩子。按照幼儿园平时的规定,实习老师日薪八十,但如果违反幼儿园守则,工作不达标,同样也会被扣除工资。"

    听闻这话,大家脸上的表情都各有不同。

    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天使和恶魔之间只有一线之隔。

    更重要的是,所有嘉宾,包括还没到的李正风,都没有孩子,可以说毫无经验。

    和外面街道的萧条比起来,莲花幼儿园要显得可爱和热闹许多,刚进门就能听见里面闹哄哄的声音,院子里设置游乐区,地上散落着还没有来得及收好的玩具。

    墙壁被涂成了鲜艳的彩色,看上去童趣十足。

    导演宣布规则之后,陆黎第一时间就往秦月身边靠,想要和以前一样组队,但还没靠近,就被工作人员带走了。

    "这次不用组队,是个人行动。"

    秦月回头看见他担忧的模样,料想陆黎这么年轻,没有生活常识,应该不会带孩子,便朝他道∶"你先过去,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去帮你。"

    其他人也陆续被带走去了分配到的教室。

    秦月跟着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往里走,看到安云云走进一个教室,没过两秒,里面就传出了她的尖叫声。

    其他人的状况也说不上好。

    "我还没到吗?"秦月询问。

    女老师一脸歉意∶"是这样的,你要去的这个班级有点特殊,其中有几个小朋友比较调皮。秦小姐,如果到时候他们不听话,你就叫我,我去帮你。"

    听见这席话,秦月扬起眉。

    幼儿园的老师大多都是见过世面的,能让她说出这种话,到底是什么样的小朋友?

    "没关系,我先进去看看。"

    秦月说着,在老师担忧的目光中推开门,一阵喧闹声迎面传来,和这里比起来,之前看到的那些教室简直就是毛毛雨。

    教室里不仅乱作一团,更是喊叫声一片,几个小男孩手里按着塑料做的剑,正在劈砍做游戏,旁边几个小女孩正在过家家酒。

    秦月看着里面一个个跑来跑去的小萝卜头,愣了几秒,身边的女老师长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无奈。

    "王勇,你怎么又在打架?不是说了,今天会有新老师过来,要乖乖听话吗?"

    那个拿着塑料剑的小男孩立即停下来,气呼呼道∶"是他们先找我的!"

    老师叹气。

    "那你应该找老师帮忙,不能在这里打架。"

    秦月看着眼前十分熟悉的小男孩,笑着招了招手。

    "小朋友,原来你在这里上学啊。"

    听见这个声音,拿着剑的王勇突然停下动作,转头仔细看来,这时候才终于看见秦月,眼睛顿时一亮。

    "姐姐!"

    他看了看手里的剑,反手丢在地上,然后噔噔噔跑过来,刚才气呼呼打架的样子摇身一变,脸上竟还出现几分害羞。

    "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见他前后的反差,教室里的学生都愣住了。

    视线落在地上的那柄玩具剑上。

    这可是王勇最喜欢的玩具,刚才就是有其他小朋友要抢走,他们才打起来的。

    没想到现在,却被王勇无情地丢在了地上。

    本来正在和他打架的另一个小男孩,也猝不及防愣住,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王勇,你怎么不打了?"

    王勇根本不理他,转头询问秦月∶"姐姐,你是今天的老师吗?老师昨天说过了,今天会有新老师来教我们。"

    "没错。"秦月点头,笑着道∶"今天我会在这里当一天的实习老师,你们不要捣乱哦。"

    干勇;"姐姐,我是全班最乖的。

    老师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

    王勇平时可是全班最调皮的学生之一,老师说的话都当做耳旁风,每次都会被他气得头疼,幼儿园里多少老师都管教不下来。

    没想到,他竟然一反常态,竟然会变得这么听话。

    "秦小姐,你和王勇认识吗?"

    "之前见过一次。"秦月转头询问王勇。"小勇,你那天回去之后,有没有生病?"

    王勇摇头,道∶"没有!姐姐,我本来想回去找你的,可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没有看到你。"

    "昨天我们一整天都在外面,今天不就来了吗?"

    一边说,秦月拉着他朝前面走去,道∶"能不能和我介绍一下班上的其他小朋友?"

    "好!"

    王勇高兴地答应,朝其他同学招手。

    "大家都过来,姐姐来了!"

    他平时在班上小有威望,不一会儿,平时需要几分钟,甚至几十分钟才能集he的小朋友们,已经齐刷刷在教室里站成一排,在王勇的帮助下,开始挨个自我介绍。

    老师在一旁看着,惊为天人。

    这班上的小霸王,今天竟然变得这么听话!

    不一会儿,班上的孩子都介绍完毕,秦月心里疑惑,这不是挺听话的吗?

    怎么刚才老师那么紧张?

    转过头去,见对方还站在原地,用一种十分惊恐的表情看着自己。

    "老师,你刚才不是说还有事,要离开一会儿?"

    "哦..对。"

    女老师连连点头,这才收回自己震惊的表情,转身离开。

    临关上门前,看到秦月正笑盈盈地和王勇说话。

    真是神了。

    她是怎么办到的?

    教室里。

    所有学生都围在秦月身边,一会让她来玩游戏,一会儿让她念故事书,一下成了全班最受欢迎的人。

    秦月脾气好,跟着他们跑来跑去。

    "她不是老师!"

    这时,刚才和小勇打架的小男孩提着剑跑过来,气呼呼地指着秦月大喊。

    秦月转过头打量眼前的小孩。

    一双大大的眼睛,脸颊带着婴儿肥,小肚子也圆圆鼓鼓的,看着有点可爱。

    "你叫什么名字?听说,刚才是你要抢小勇的玩具,才打起来的?"

    她笑盈盈的样子,和平时老师不一样。

    而且,眼前的人是他见过最漂亮的,比动画片里的还要漂亮。

    小朋友睁大眼睛看着,还没开口,一旁的小勇便抢着回答∶"姐姐,他叫皮皮。"

    说话被抢,叫皮皮的小男孩顿时生气了,气呼呼道∶"我不要你当老师!"

    然后转身跑了,躲到教室角落里,缩成一团不说话。

    秦月本来想过去,但是被其他小朋友拦住。

    照顾他们玩游戏,看故事书,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空闲下来,抬头一看,皮皮还坐在角落里。

    "皮皮?"

    秦月走过去,看见他擦了擦眼睛,然后突然转过头来,眼眶都红红的。

    "你不是老师!"

    喊了一声转身要跑,一脚踩在黏土上,直挺挺地往地上摔。

    眼看就要落地。

    秦月伸手一抓,直接提着他的衣服,竟然从半空中拦了下来。

    皮皮疑惑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没摔倒,而且还悬在半空中,挣扎着从秦月手里跳下来。

    转身就要跑。

    刚跑了两步,再次被秦月眼疾手快抓住。

    再跑!

    再抓!

    再跑!

    来回试了几次,皮皮就眼被结界困住似的,本来还有些生气,玩着玩着竟然觉得有趣起来。

    又一次被抓住后,他兴冲冲地喊着。

    "我还要玩!"

    跑出去几步,又被秦月凌空抓住,奇特的感觉让皮皮哈哈大笑起来。

    "可以了,快去做游戏吧,大家都在等你呢。"秦月指了指不远处聚在一起做游戏的小朋友。

    皮皮转头看去,有些扭扭捏捏。

    正犹豫着,小勇走过来,主动道∶"皮皮,你如果真的想玩我的玩具,我可以借给你,但是你不能弄坏。"

    皮皮满脸惊讶,平时他们俩总是因为抢夺玩具吵来吵去,没想到他今天竟然主动让出自己的玩具。

    他想了想,把自己的玩具也递出来。

    "那我的也可以给你玩。"

    小孩子的关系说好就好,两人立即手拉着手,一起玩游戏去了。

    一直到中午吃了饭,秦月拍了拍手招呼所有人。

    "好了!我们现在该睡觉了。''

    平时在幼儿园,让孩子们乖乖午睡可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这个年纪的孩子精神十足,跑来跑去都不会累,平时最专业的老师也要折腾半个多小时,才能让他们都躺下。

    可今天秦月刚开口,小勇就站起来。

    "没错!大家快躺下,快点睡觉!"

    皮皮也在旁边催促着∶"睡觉了,睡觉了。''

    两人平时就是班上的老大,他们一开口,所有孩子马上乖乖躺进被窝里,闭上眼睛。

    秦月∶"小勇,皮皮,你们也快去睡觉吧。"

    等所有孩子都睡着之后,她才轻手轻脚地离开。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

    走出教室,秦月轻轻打开隔壁的教室。

    犀

    刚开一个缝隙,里面嘈杂的声音立即冲入耳中。

    秦月不知道,教室里竟然还能乱成这样!

    现在是午觉时间,但里面没有一个小朋友是在睡觉的,有的还在玩游戏,有的在唱歌,竟然还有两个孩子光着屁股跑来跑去。

    安云云一脸崩溃地站在教室中央。

    "求求你们了,都给我停下!"

    可没有一个孩子听话,继续跑来跑去。

    秦月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默默关上门。

    "我去帮你找资深的老师来帮忙。"

    然后快步朝老师办公室走去。

    几个老师一听她的描述,也震惊不已。

    "小班的孩子都很乖巧,怎么会这样?"

    说完,连饭都顾不上吃.急匆匆跑去帮忙。

    秦月松了一口气,继续朝外面走去。

    又推开一个教室的门,先是听见一阵优雅的吉他声。

    叶朝露坐在教室中央,其他小朋友在周围安静地听着,脸上的表情昏昏欲睡。

    秦月没有打扰,只是朝她招了招手,又轻手轻脚地离开。

    下一扇门,是姜时。

    秦月过去的时候,他正满头大汗地抱着一个孩子。

    "我给你跪下来了,能不能别哭?我的耳朵都快炸了!"

    其他孩子还算乖巧,坐在旁边大眼瞪小眼,应该也是困了,但因为一直有人哭,所以迟迟不能入睡。

    秦月本来站在门口犹豫,紧接着看到姜时拍拍膝盖,真的打算跪下……

    "她怎么了?"

    忍不住走进来。

    姜时回头看见她,急忙道∶"不知道啊,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哭,说什么都不听,我都快给她磕头了。"

    秦月仔细看了看。

    "太热了,帮她把棉外套脱掉。"

    现在已经是春末,早晚气温低,孩子送过来的时候衣服穿得有点多,中午之后就会变热。

    这孩子已经是大汗淋漓,可姜时似乎没注意到。

    秦月帮她把外套脱掉,孩子果然就安静下来,其他孩子也终于可以开始休息。

    姜时擦了擦汗,累瘫地坐在地上,然后抬头看秦月。

    "你是特意来找我的?"

    他眼里还有些惊喜。

    秦月摇头。"我把每个人都看了一遍,你要是不知道孩子怎么回事,就及时叫老师,哭多了对身体不好。"

    "你怎久连哄孩子也这么厉害?"姜时惊叹道。

    录节目这么多天,他似乎就没看到秦月被难住的时候。

    "小时候在孤儿院,经常是年纪大的孩子照顾年纪小的,习惯了。"秦月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转身继续去看下一个教室。

    姜时却惊讶地愣住。

    秦月以前是住在孤儿院的?

    他竟然完全看不出来。

    不仅是他,就连观众也惊住了。

    【秦月是孤儿?她怎么从来没有提起过?】

    【看她的样子不像啊,活泼又开朗,做什么事都积极向上,我还以为她原生家庭也很幸福呢。】

    【之前我就觉得奇怪,秦月年纪轻轻,怎么到处打工.……】

    【那是秦月不想说,现在娱乐圈都在比惨,真是绝了。】

    【心疼月月,难怪她照顾孩子这么细心。】

    【秦月真的好。】

    这么劲爆的一个消息,被秦月轻描淡写地说出来,立即引起了弹幕的讨论。

    姜时却久久没有回神。

    "你说,她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个呢?"

    坐在旁边的小朋友瞪大眼睛,没有说话。

    姜时的眼睛微微有些发亮,道∶"她没有告诉别人,只对我说了。

    小朋友

    姜时∶"听说她也去其他教室,但是只帮了我!"

    小朋友∶….

    姜时压低声音,用极小的声音嘀咕∶"你说,她是不是还对我有一点点感情?"

    .

    姜时∶"小孩子不能说这种话。"

    "可是我妈妈说,做白日梦是病,哥哥,你去看过医生了吗?"

    孩子纯真的眼睛里带着担忧,落在他身上。

    姜时心如刀绞。

    "快睡觉吧你!"

    然后扯着被子,把她强行盖住。

    秦月离开姜时的房间后,又去了左一和左二的房间,两人因为是一个组合,被允许分在同一个教室,倒也应付得过来。

    她拉开门缝看了一眼,然后悄悄关上门走到隔壁。

    先仔细听了听,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这里好像是陆黎的教室。

    秦月轻轻推开门,,教室里,所有人孩子都睡着了,就连空气似乎都静止了,生怕打扰这里的平和

    陆黎也在睡。

    准确地说,他是睡在教室正中央,其他孩子则围着他呼呼大睡,画面看上去十分和谐。

    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了。

    秦月正准备关门离开,睡梦中的陆黎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眼睛,视线慢慢聚焦在门口,然后生出几分喜悦。

    他想要过来,可四周都睡满了孩子,一时间竟然动弹不得。

    挣扎之下,反而是衣服下摆被掀开,露出一小片腹肌。

    [!!]

    【男菩萨又来了!】

    【【滋溜~好漂亮的腹肌,肯定很适合靠着睡觉!】

    【再掀高一点!有什么是我们vip不能看的?!】

    【秦月!冲过去把他的衣服撕了!】

    【秦月,上!】

    【我直接嘴角冲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妹们,注意嘴脸!】

    【啊啊啊啊大刺激辣!!】

    秦月看到他衣服被掀开,倏地睁大眼睛,立即警惕起来。

    她想起昨天在蔬菜运转中心,让陆黎穿着布朗熊玩偶跳舞后,立即在网上引起了巨大的讨论,经纪人勒令她以后不能再出现类似的事情。

    那天晚上,她还特意上网,看到了网友们的虎狼发言,一整个震惊住。

    此时的陆黎根本不知道,他就是掉进狼群里的小绵羊,秦月几乎可以想象到,此时在直播间里那群女人的嘴脸了!

    她直接一个箭步上前,挡住了摄像机的镜头。

    直播间黑了。

    [???]

    【是什么蒙住了我的眼睛?】

    【恰独食?】

    【秦月这样像话吗?】

    【让开!快让开!】

    【秦月变了,再也不是那个为我们谋求福利的好姐妹,她竟然学会吃独食了!!】

    ...

    "快把肚子盖好!"

    秦月低声提醒,感觉自己为组员们的安全简直操碎了心。

    陆黎此时还有些迷糊,慢腾腾地扯了扯衣服坐起来。

    "你睡过午觉了吗?"

    他从睡梦中被吵醒,又担心吵醒其他小朋友,声音压得很低,软绵绵的。

    秦月∶"还没。"

    刚把教室里那些孩子哄睡着,就出来看他们的情况了。

    陆黎∶"那你要一起吗?"

    此话一出,弹幕立即炸了。

    【一起干什么?一起睡觉!?】

    【快让开!我要看!】

    【这种事情能播吗?】

    秦月是谁啊?

    从出道就被黑,整整被黑了四年,喝口水都会被挑剔,在听见陆黎这句话的第一时间,她的雷达就启动了。

    求生欲直接拉满。

    她转过身,对着镜头道∶"陆黎说的是午睡,大家可不要误会。"

    解释完,又义正言辞地拒绝陆黎。

    "不了。我回去看看教室里的孩子,出来这么久,不知道他们睡得好不好。"

    侧过身的空档,此时的陆黎暴露在镜头之下。

    他睡眼惺忪地揉眼睛,一只手支地面,撑起半个身子,锁骨自然而然地从领口露出来,整个人看着都软绵绵的。

    人间诱捕器。

    弹幕再一次炸了。

    【秦月,你还是不是女人?这样你都能忍得住!】

    【女人不能说不行!】

    【!你不睡,我可就要睡了!】

    【你能不能行?】

    【给我地址!我现在马上打飞的杀过去!】

    【你不行就我来!】

    ·....

    秦月义正言辞地拒绝了陆黎,然后轻手轻脚地离开。

    关上门的时候,发现陆黎已经又躺下睡着了,刚才说的那些话跟做梦似的。

    鸡飞狗跳的午休一直到下午两点才终于结束。

    外面阳光正好,小朋友们开始进行户外活动,安云云几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坐在树下休息。

    秦月正在和小朋友们玩捉迷藏。

    李正风这时候刚好到。

    他昨天晚上喝完那碗汤后,肚子里翻江倒海,吃完药直到早上才终于缓和下来,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只好请假。

    虽然一直躺在床上休息,但他心里惦记着自己的镜头。

    昨天偷跑,直播间里就没有人,今天又缺席一早上,以后导演剪辑都没有素材。

    想到这,李正风还是坚持来到了幼儿园。

    进门,看见秦月正在和孩子做游戏,整个人都有些幽怨。

    她果然想把我换成姜时,甚至不惜对我投毒。

    秦月躲在书后面,刚被小勇找到,正好看见李正风,惊喜地走过来。

    "李老师!你身体好了?"

    李正风微微点头,转头朝四周张望。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现在正在进行户外活动,园长说待会儿孩子们要参加兴趣班,你一起来看看,怎么样?"秦月看着他,表情有些激动。

    莲花幼儿园因为情况特殊,自身就开设了一些兴趣班供学生选择。

    刚才秦月趁着午休时间去了解过,种类还不少。舞蹈、唱歌、乐器……竟然都有,她班上的几个同学也报名了。

    午休结束之后,就是兴趣班上课的时间。

    "好,那我来帮忙。"

    他转头去看其他嘉宾,犹豫着,不知道要去加入谁的教室。

    "李老师,你跟我一起吧。"秦月主动道。

    半个小时后,户外活动正式结束,所有学生按照自己报名的兴趣班,各自出发去不同的教室。

    "我去哪儿?"李正风询问道。

    秦月安排好几个学生的课程,带着小勇往外走。

    "小勇的兴趣班就在隔壁,李老师,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说完,拉着蹦蹦跳跳的小勇朝外面走起。

    休息了一早上的李正风精神有所好转,见小朋友们这么开心,也跟着笑起来∶"你报名的兴趣班是唱歌?还是跳舞?还是诗朗诵啊?"

    小勇摇头,晒黑的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

    "是我最喜欢的!整个幼儿园只有我会,其他小朋友都羡慕我!"

    李正风惊讶问∶"是什么兴趣这么厉害!"

    小勇高高抬着头,一看到前面的教室就迫不及待地跑过去,一把推开门,兴冲冲道∶"老师好!"

    李正风不禁有些好奇,加快脚步走过去。

    来到教室门口,看见里面的情形,脸色顿时微微一变,本来已经恢复的血色,险些因此再度褪去。

    教室里明显是被特意布过的,墙壁上持着一套有些老旧日的京剧戏服,黄色绣凤凰/小古装衣湖蓝鳞甲,明黄凤戏牡丹斗篷,旁边还悬挂着如意冠和鸳鸯剑。

    这是虞姬的戏服。

    李正风可说整个身体都震了一下,旁边的桌子上放着戏曲专用的化妆油彩,一张桌案,还有各种唱戏时会用到的道具。

    小勇已经迅速跑过去,对着站在里面的老师鞠了一躬。

    秦月来之前,小勇虽然在教室里调皮捣蛋,但唯独在这却格外乖巧。

    教学的老师是一个中年男人,看着已经五十多岁了,举手投足温和有礼,眼角带着浅笑。

    把小勇拉起来后,转头打量秦月几人。

    "你们说园长说的实习老师?"

    秦月点头,率先走进去。

    "老师,你好,我对京剧很好奇,可以在旁边看看吗?"

    "可以。"

    老师好脾气地点头,指挥小勇去拿道具,然后开始练习基本功。

    咿咿呀呀的开嗓声在教室里想起,秦月好奇地问∶"你教的是什么角?"

    那老师缓缓一笑,指着墙上的戏服。

    "青衣。"

    话才刚说罢,另一个气愤的声音突然传来。

    "你简直就是在害人!"

    秦月转过头去,见李正风不知何时也走进来了,脸色还惨白着,怒气冲冲道∶"你会害了他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