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章 我太受欢迎了怎么办?

    教室里的人都被这话吓了一跳,正在开嗓的小勇也转过头来,好奇地看着他。(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老师只是微微摆手,让他继续,然后转头对李正风慢条斯理道∶"我教的是国粹,是京剧,怎么会害了他?"

    "可你教他唱的是青衣!是男旦!这就是糟粕,那你就是害他!"

    李正风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把小勇从教室里揪出去。

    看见眼前这一幕,他立即想到自己当初也是从小练习基本功,练了十多年,结果上台却遭到辱骂,他已经不想再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

    自己已经是活生生的例子,看不得其他人重蹈覆辙。

    老师皱着眉,显然也听过类似的言论,却并不赞同。

    "胡说八道!当初四大名旦an了京剧,发扬国粹,就算真的有历史原因,无论男女都是受害者,凭什么说它的不对?你一个外人,就不要来掺和了。"

    他一甩袖,露出几分不满来。

    "我怎么会是外人?"

    李正风深吸一口气,恼怒道∶"我打五岁开始学唱青衣,练了十多年的基本功,十六岁登台,这台上的事,还有什么是我不懂的?"

    他红着眼睛,几乎要落下泪来。

    "我就是吃过那样的苦,受过他们的骂,才知道这条路不能走!一个男人好好的不学,学什么青衣?不男不女,不学好!"

    这些话,都是他二十年前在台上的时候听见的,每一句都刻在心头,久久忘不掉。

    老师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似乎没想到李正风以前也是同行,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你说的那些,我都知道,但是小勇喜欢唱青衣,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剥夺别人的爱好。"

    "你简直自私自利!"

    李正风气疯了,冲过去想要直接带小勇离开,秦月连忙拦住他,劝道∶"李老师,现在和以前已经不同了。男旦现在正在复兴,很多人在帮他们正名,,现在的局势已经变了。''

    其实今天来到幼儿园,从小勇口中听说,他正在学习青衣的时候,秦月就想到带李正风过来看看,希望他能早点解开心结。

    只是李正风陷得太深了,似乎还停留在二十年前。

    "这话说的好听,你没经历过那时的苦,你怎么知道?"

    秦月愣住。

    李正风继续道;"秦月,你无论做什么,都受欢仰,有那么多人支持你,你怎么可能知道我的感受"

    说完,转身跑了出去。

    教室里安静下来,似乎还回荡着刚才李正风老师控诉的声音,而此时的直播间里,也一样寂静无声。

    过了许久,才终于有评论。

    【没想到李正风老师以前唱过青衣……】

    【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

    【男旦青衣啊,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吧?】

    【j几十年前,唱得最好的青衣都是男旦,那几个名字大家都熟,可惜后来衰弱了。】

    【以前风气不同,李老师不会还被打过吧?】

    【李正风都四十多了,还保养得这么好,化起妆来一定绝美!】

    【不知道他以后还愿不愿意唱?】

    李正风的突然离去,惊住了在场所有人,就连节目组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看到他直接跑出了直播区,杨文远脸色有些难看,准备叫工作人员去把他找回来。

    "我去吧。"秦月的经纪人这时候开口。

    说完,她迅速朝幼儿园的后院走去,表情看着少有地严肃。

    李正风冲动之下跑出来,正站在树下眺望远方,身体因为怒火未消而微微颤料。

    "李老师。"

    经纪人走近喊了一声。

    李正风看见她,眉心微微皱起,有些不满。

    "是导演让你来叫我回去的?告诉他,我不回去!我不想回去丢这个脸!这节目,我不录了!"

    他不想再假装下去了。

    刚才说的那些话,肯定已经随着直播传出去,现在大家肯定都知道,他以前是唱青衣的,二十年前的遭遇又浮现在脑海中。

    他已经彻底放弃了。

    经纪人开口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刚才说的话不对。"

    李正风转过头看来,有些不解。

    经纪人∶"你刚才说,秦月无论做什么都受欢迎,说她没有挨过骂,这句话说的不对。秦月从出道,就一直在被黑,就算是现在情况有所好转,每天骂她的网友也不在少数。"

    说着,她拿出手机,打开秦月的微博后台私信。

    一打开,李正风就看到了上面的消息,比他以前遭遇的那些更加难听,简直不堪入目。

    而且就在他看的短短十多秒,又有新的私信传来,也不是什么好话。

    他越往下看,越是震惊,睁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会这样?秦月.…不是很受欢迎吗?"

    在李正风看来,秦月在节目中的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好几次登上热搜,甚至只参加了一起节目,就成功拿下代言。

    虽然那个代言是三轮车,但也把杨文远羡慕坏了。

    经纪人笑了笑。"哪有这么容易?这还是最近情况好转了一些,一两年前更加严重,别忘了她可是出名的全网黑,被骂了足足四年呢。"

    "可是……."

    "可是根本看不出来,是不是?"经纪人猜到他心里的想法。

    秦月太过阳光了,无论什么时候看上去都是无忧无虑,认定一个目标往前冲,所有难处都被她自已消化了。

    "还有一个视频,是秦月希望你看的。"

    经纪人说着,在手机上操作了一会儿,点开视频递过来。

    很快,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屏幕上,五官清瘦,眉眼斯文。

    这个人李正风再熟悉不过,是曾经和他一起学京剧十多年的师兄。

    只是自从自己不再唱戏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他们见过面了。

    他好像是被人从睡梦中拽起来的,睡眼惺忪,表情有些紧张。

    视频似乎是从通讯中节选出来的。

    "李正风师弟吗?我确实很久没有和他见面了。"

    "是的。"秦月的声音传来,但她并不在画面中。"听说你已经重新开始唱戏了,是吗?"

    "对啊,去年就开始了,学校邀请我去当老师。这几年他们招收了不少男旦,太缺老师,所以我就去看看。情况确实和眼前不一样了,来学习青衣的男旦越来越多,大家对这个角色也没有以前那么排斥。"

    说起自己的工作,对方才稍稍提起精神。

    "如果是二十年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机会再唱青衣。我记得小师弟你是我们当中唱得最好的,你不唱了,我一直觉得很可惜。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应该向前看。下次,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学生们,一个个都是好苗子。"

    李正风看着视频,紧抿嘴唇没有反应。

    又过了几秒,另一个人出现在画面中,年纪看上去已经五十多了,但保养得很好,只是看镜头的样子有些奇怪。

    瞪大眼睛,好像有些惊恐,还不断往旁边瞥。

    李正风一惊,没想到就连当初和自己不对付的同行吴晨,也别找来了。

    "方向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李正风,加油,你可以的!"

    秦月的声音再次传来∶"老师,你说这些话是发自真心的吗?没有被威胁吧?"

    吴晨∶"没有,没有,没有威胁。"

    看着视频的李正风∶?

    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

    但是很快,视频中又出现了另一个熟悉的面孔,是以前叫他唱戏的师傅。

    "你那么好的嗓子,要是不唱,不是可惜了?"

    "半年前下达了新的通知,准备大力扶持男单,为它正名。你练习了这么多年,要是真的喜欢,就不该放弃。"

    视频中出现的七八个人,全部都是二十年未见,却无比熟悉的面孔。

    李正风从一开始的克制,慢慢红了眼眶,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树干。

    播完整段视频,秦月的经纪人道∶"昨天晚上她托关系,连夜找到了你的师兄弟们,想看看他们的处境,问问他们的看法,同时录下了这些,准备了一晚上。"

    "再带你去兴趣班之前,她担心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把视频交给我,让我找机会给你看到

    -边说,她拉开自己的皮包,从里面拿出一大叠文件。

    "她还准备了很多资料,都是想要告诉你,现在和以前已经不同了,不要沉浸在自己的信息茧房里,你应该多出去看一看,不要埋没了自己的才华和爱好。"

    "这些,都是秦月想要对你说的。"

    李正风抓紧了手中的资料,,放在最上面的,就是一份关于男旦的调查报告,这么厚的资料,秦月是熬夜做出来的?

    难道今天过来的时候,看到她稍有地有些精神不好。

    他又想起秦月收到的那些私信,连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生都能逆风前行,他已经逃了二十年,难道还要继续逃下去?

    李正风跑出去之后,秦月留在教室里。

    小勇还在旁边开嗓,平时看着有些调皮的孩子,遇上自己喜欢的事情就会变得格外认真。

    那名老师缓缓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并不是不能理解他的看法,那时候男旦的生存空间太小了,就连我也险些放弃。"

    说着,他转头看向站在窗户旁边的小勇。

    "要不是看到小朋友这么喜欢,我也不会放下心结。

    一个小时的兴趣班时间很快就结束,李正风一直没有回来,秦月怀疑他是不是又和昨天一样,跑回别墅去了。

    带着小勇离开教室,一个工作人员突然走过来。

    "大家带着班上的小朋友,先去活动操场等一会儿,待会儿会有一个表演,希望大家都能到场。"

    "表演?之前没听说啊。"秦月惊讶道。

    工作人员笑得有些神秘。

    "是几分钟前刚刚确定的,现在正在搭建舞台,你们待会儿过去就知道了。

    这个通知来得有些突然,秦月带着小朋友们过去的时候,其他人也陆续到了,都是一脸疑惑。

    平时孩子们做游戏的操场上,此时简单铺上了一个毯子,上面放着桌案,有些眼熟。

    好像是刚才京剧教室里的那张。

    秦月正有些疑惑,一阵锣鼓声响起,熟悉的京剧音乐,就算是从没学习过戏曲的人,听着也无比耳熟。

    众人惊讶中,一个头戴如意冠,身披明黄刺绣斗篷,手持佩剑,英姿飒爽的京剧人物随着音乐声出场。

    脚步轻移,媚而清丽,柔而不妖,只一出场,所有人的目光就不由自主地聚焦在他身上。

    秦月微微睁大眼睛,看着台上的人。

    她可能是现场为数不多,看过李正风虞姬扮相的人,所以几乎一眼就认了出来。

    眼前的人和昨天晚上她看到视频中的,几乎一模一样。

    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但功底都还在,可以想象,李正风这些年虽然不再登台,但是基本功却没有落下。

    那"虞姬"上台,姿态清丽自然,妩媚多情,含而不漏,一颦一笑皆动人。

    目光流转,轻轻开口唱起来。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这份唱腔简直惊艳,一下镇住了在场所有人。

    平时闹个不停的孩子们此时都纷纷安静下来,睁大眼睛,一脸羡慕地看着台上的人。

    "虞姬"拔出宝剑,翻手舞动,浑然天成。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一曲作罢,引剑自刎,伏倒在地。

    虽只是一人演绎,却更显凄美决然。

    一时之间,台下竟然寂静无声,谁也不敢开口打扰。

    过了一会儿,"虞姬"才站起身来,朝台下福身。

    "我是李正风,男旦青衣出身,刚才我唱的这段,是《霸王别姬》中的虞姬选段,献丑了。

    哄__

    台下顿时掌声雷动!

    所有人脸上无不惊讶,谁也没想到,平时在节目中刻板老气,没有丝毫亮点的李正风,竟然能让人这么惊艳!

    李正风站在台上,听着二十年没有听过的掌声,热泪盈眶,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和师兄弟们一起练功的年月。

    他暗暗握紧手中的佩剑。

    二十年了,原来他心里一直没有放下过。

    表演一结束,不少孩子就冲了上去,将李正风团团围住,显然十分喜欢他的打扮。

    小勇站在人群中,脸上红红的,眼睛都在发光。

    李正风看见他,招了招手把人叫过来。

    "你喜欢唱戏?喜欢唱青衣?"

    小勇坚定地点头。"喜欢!"

    李正风松了一口气。

    "好,那你就好好学,如果以后学得好,我给你联系学校,给你找师傅!"

    "那我以后能和叔叔唱得一样好吗?"

    "只要你好好学就可以,也许还能唱得比我更好!"

    听见这话,小勇更加期待起来,恨不得现在就继续回去上课。

    "没想到你唱得这么好。"教小勇唱京剧的老师走过来,脸上满是欣赏,道∶"刚才你突然找来,说要借我的戏服,真把我吓了一跳。"

    李正风笑了笑,道∶"二十年没上台,生疏了。"

    "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我打算继续唱,有人说过,男旦现在正在复兴,很多人在帮他们正名,现在的局势已经变<。

    这句话,还是刚才秦月曾经说过的。

    老师高兴地点头。

    "有你这样的老戏骨加入,男旦肯定能复兴起来!"

    操场上的摆设还在,李正风唱完之后,气氛一直居高不下,就连京剧老师也忍不住上台唱了一曲。

    一时间,幼儿园的气氛被炒到了**。

    直到傍晚时分,还沉浸在喜悦中的孩子被陆续接走,秦月在幼儿园门口,和几个老师依依惜别。

    小勇小朋友的老师紧紧拉着秦月的手,热泪盈眶。

    "秦月小姐,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来我们幼儿园当老师吗?我觉得你很有这个天赋。

    就连最调皮的两个孩子,在她手里都变得服服帖帖,不仅听话,竟然还帮忙照顾其他同学,三年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秦月也有些不舍。

    "你们给我多少钱一个月?"

    站在旁边的杨文远…….

    我还站在这儿呢!

    "一个月四千。"老师道。

    就莲花市的情况来说,这个工资已经很不错了。

    秦月认真地想了想,道∶"我还在录节目呢,没时间接工作。这样吧,如果我录完节目,找不到工作的话,我就来这里工作。''

    说完,仔细地把老师的名片收好,才终于上车准备离开。

    杨文远一脸无语。

    秦月可能是全娱乐圈,最担心自己没有工作的人。

    一边录节目,还能一边给自己找下家。

    看见几个老师还依依不舍的样子,他忍不住过去,小声道∶"我劝你们,回去就把秦月的电话拉黑,你们是不知道她的厉害!"

    几个老师一脸不解。

    "秦月这么好的人,导演,你怎么能这样说?"

    "我有个朋友,以前也不相信,后来就知道厉害了,现在后悔都来不及。"杨文远对这点深有感触,实在不想看着几个心思单纯的老师落入圈套。

    "秦月今天在幼儿园的表现,我们都看在眼里,她很适合当老师,,导演,你太小心眼了。"

    "早就听说娱乐圈水深,没想到你一个导演还带头欺负嘉宾。"

    几人不屑地看着他。

    杨文远好心劝说,还被怼,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欺负秦月?

    他怎么敢?

    自从这档节目开播,都是他这个导演被秦月欺负,想想就泪目。

    他仔细看了看眼前几个幼儿园老师,都还很年轻,应该不需要吃降压药,于是分享链接的手按住了,只是叮嘱道∶

    "算了,反正我怎么说,你们都不会相信的。但是记住,她要是给你们打电话,别接!"

    然后一脸紧张兮兮地走了。

    今天在幼儿园的任务看似简单,却是所有人录制节目以来最累的一天。

    秦月上去的时候,大多数人已经靠着椅子睡着了。

    李正风因为要卸妆,多花了一些时间,是最后一个上来的,直接走到秦月旁边坐下。

    "谢谢你。"

    此时再看,他的眉心像是慢慢舒展开了,和之前在教室里争吵的样子判若两人,整个人都年轻了不少。

    "要不是你,我也不会重新再登台唱戏。"李正风道。

    他从没有想过,自己藏在心里二十年的心结,竟然会被一个晚辈解开,更没想到,自己会因此下定决心,再次走上舞台唱戏。

    秦月道∶"李老师,其实你不用担心,或许二十年前,男旦青衣确实被**过,但现在已经不同了,很多人都在呼吁男旦的复出。我相信,以你的表演,一定会获得大家的肯定。"

    李正风微微点头,爽快地笑起来。

    "还有刚才我在教室里说的那些话,我郑重向你道歉,我不知道你身上也有压力,还那样说你"

    "习惯了。"秦月淡淡道。

    她要是真把每个人说的话都记在心上,早就已经活不下去了。

    "你是怎么找到我那些师兄弟的?连我都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还能再和他们见面。"李正风一脸惊喜,高兴道∶"甚至就连吴晨都找到了,以前我和他关系不好,我还以为他不会出面呢。"

    "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们就答应了。"秦月轻描淡写道∶"李老师,加油!"

    说完,打了个哈欠,脸上慢慢露出疲态。

    李正风想起她昨天晚上连夜给自己找资料和准备视频,便没有再说话。

    很快,车上的嘉宾都睡着了,他却还处于兴奋中,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已经二十年了,终于要重新走上那个舞台,他怎么能冷静?

    不知道现在的京剧市场是什么情况。

    他迅速拿出手机,联系了刚才在视频中看到的几个师兄弟,热络地开始讨论以后的计划。

    确定好接下来的方向,李正风感激道∶【师兄,谢谢你录那些视频,帮我走出难关,没有你们的帮助,我根本下不了这个决心。】

    师兄的回答很复杂∶【我也没想到,那个叫秦月的,竟然会大半夜把我叫醒,瞌睡都被吓醒“

    李正风∶【吓你?】

    师兄∶【嗯,刚点开视频的时候,她手里提着一把斧头!闪着光的那种!】

    李正风∶【……可能是误会,秦月的喜好确实有些奇特,可能只是她半夜想劈柴了呢?】

    如果是秦月的话,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师兄∶【你们这个节目的人,都有点奇奇怪怪。】

    李正风无法反驳∶【确实.…】

    但是紧接着,他询问了其他师兄,几乎所有人的回答都一样。

    昨天晚上,秦月提着斧头找他们视频,人都当场被吓没。

    一直到吴晨。

    吴晨和李正风一样,唱的都是轻易,只是派系不同,由于两人年纪相仿,拿手唱段也都是《霸王别姬》,所以一直相互不来往。

    让李正风没想到的是,在众多视频中,竟然会出现他的身影。

    李正风大为感动。

    吴晨∶【废话!她手里提着斧头,我能不答应吗?】

    洲日召、一

    李正风搬出那套说辞∶【一定是误会,秦月是个好孩子,她只是半夜想劈柴了。】

    吴晨∶【不可能!她刚让我给你鼓励的时候,我本来是拒绝的,然后我亲眼看见她挥舞了两下斧头!】

    吴晨∶【【是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他说之前看视频的时候,秦月和他的对话有些奇奇怪怪。

    李正风转头,看向隔壁的秦月,她正盖着毯子,呼呼大睡。

    阳光透过车窗落在她身上,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都在发光,就算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里也十分出众的五官,此时露出几分柔弱和纯净。

    晶:

    老祖宗说的对,果然不能以貌取人。

    她顶着这张脸挥舞斧头的时候,凶狠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正在这时,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吴晨发来消息∶【不过那个小姑娘说的对,以你的好嗓子,不唱可惜了,我等你再登台的一天咱们再比比!】

    李正风帮秦月理了理毯子,才回复∶【好!】

    车辆回到别墅。

    一下车,所有人还在睡梦中,导演杨文远就宣布了今天的任务结果。

    所有人中,秦月、陆黎、叶朝露和左一、左二,都圆满完成任务,成功获得八十块酬劳。

    姜时和安云云因为没有照顾好孩子,各自被扣掉了十块钱。

    而李正风没有参加任务,没有酬劳。

    这么看来,安云云小组的收入要更多些。

    导演刚宣布完,她大手一挥,带着队员外出吃饭去了。

    秦月见他们走了,不甘示弱,也是大手一挥。

    "陆黎!该你表演了!"

    然后带着是三个队员,浩浩荡荡朝后院进发。

    杨文远看得眼角直抽筋,看着他们摘完菜回来,交给陆黎料理。

    秦月对院子里这些菜,比对自己还要爱惜,十分讲究可持续发展,摘完后浇水施肥,然后继续盯着他们准备菜谱。

    太残忍了。

    幸亏植物没耳朵,不然听见就马上收拾包袱,连夜出逃。

    不过观众却对陆黎做饭十分热衷,每次他系着围裙出现在厨房,都会吸引众多观众涌入,热闹非凡。

    一直到吃完饭,安云云和队员回来,所有人坐在客厅大眼瞪小眼。

    平时这个时候,节目组都会准备一些小游戏,但今天却什么都没说。

    为了自己的镜头,谁也不肯离开。

    【没人说话?】

    【来个真心话大冒吧。】

    【今天不贴小花了吗?其实我还挺喜欢看的。】

    【【对啊,秦月的小花呢?】

    弹幕刚飘过,秦月动了动,站起身来上楼。

    不一会儿,抱着一个纸箱走下来。

    看见这个箱子,所有人瞬间认了出来。

    秦月道∶"你们要是闲着没事,不如来和我一起贴小花?"

    贴小花虽迟但到。

    陆黎和叶朝露已经凑了过来,熟练地卷起袖子准备行动。

    安云云皱着眉,有些嫌弃。

    刚要开口,回头却见姜时也站起身,跃跃欲试。

    "姜时,怎么回事?你以前桀骜不驯的样子呢?"

    姜时卷袖子的动作不停,。

    "秦月之前答应我了,我可以贴。"

    说着,一个健步上前,直接在秦月旁边坐下,美滋滋地开始贴花瓣。

    很快,客厅里就拉开了一条生产线。

    左一和左二有些心动,要是加入贴小花的队伍,没准能蹭一些镜头,就慢慢凑了过去。

    安云云见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表情十分复杂。

    "你们真是,自甘堕落!"

    客厅里慢慢安静下来,只剩下贴小花的刷刷声。

    安云云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直播间,心里不又着急起来,自己这边的观众已经越来越少了。

    正在这时,秦月抬起头,看见她焦躁不安的模样,尝试着开口。

    "你要贴吗?"

    安云云表情微微一亮。

    果然,世界上没有人能拒绝贴小花这个工作。

    但她好面子,并没有直接过去,而是道∶"你如果非要我过去,我要一块钱一朵,才不要被你抽走分成。"

    她就算要去,也要和别人拉出档次。

    如果此时经纪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肯定想抱着安云云的脑袋,把里面的水摇出来。

    打零工还能有什么层次?

    一毛钱的层次吗?

    秦月听完她的要求,想也不想就严词拒绝∶"那你还是别贴了吧。"

    已经准备起身的安云云∶?

    一毛钱你都舍不得?

    "不贴就不贴!"

    她出离愤怒了,见自己不能加入,就不断给场外的导演使眼色.

    杨文远本来也不喜欢贴小花这个工作。

    秦月,在节目里赚外快,开生产线第一人。

    上次录制的时候,被她转了空子,这次可不能再纵容了。

    于是他走过去,低声提醒道∶

    "你们别贴了吧。"

    秦月一脸疑惑∶"为什么不能贴?"

    上次不是都同意了?

    杨文远皱着眉,只好道∶"你喜欢贴,但有些人不喜欢啊。"

    一边说,一边朝李正风看去。

    以前李正风可是专门和他反应过这个问题的。

    可此时的李正风却好像根本忘了这件事,转头在其他人身上打量。

    "谁不喜欢贴?谁啊?"

    杨文远·……

    没人说话,李正风又道∶"导演,秦月喜欢贴,那就让她贴,我们都支持,不会影响拍摄的!"

    ?

    杨文远一脸震惊。

    李正风老师,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上一次录制的时候,你被迫加入秦月贴小花的队伍,回来之后还跟我抱怨,说以后绝对不会参加,还让我禁止这种行为。

    怎么这么快就变心了?

    李正风转头对秦月道∶"秦月,你不用管他们,我帮你贴!我不要工资,我就是喜欢帮你贴。"

    "不行,说好的九毛钱一朵,我要是不给工资,这个包工头不是白当了?"秦月连忙拒绝。

    包工头?

    你怎么说也是一个艺人,这样称呼自己合适吗?

    没办法,李正风只好妥协,道∶"好吧,以后无论是贴小花,还是骑三轮车,我都支持你!"

    疯了。

    疯了。

    杨文远看下去,忍不住走过去,小声提醒李正风。

    "李老师,上次你不是还说……"

    "上次是上次,现在是现在,怎么能相提并论?"李正风当场改主意,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他,语重心长道∶"导演,我觉得你对秦月有偏见,她只是想贴个小花,你都不能满足,她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孩子。"

    杨文远嘴角抽了抽,看向正在穿针引线,动作利落贴小花的秦月。

    单纯?

    单纯地想赚钱吧?

    看看眼前的生产线继续运作起来,杨文远把到嘴边的话忍住了,默默回到镜头外。

    "导演,你没事吧?"几个工作人员看他脸色不对,关切地询问道。

    "其实贴小花也没什么不好的,自从秦月开始贴小花,他们的关系好了很多,弹幕都和谐了。"

    "对啊,导演,你想开点。"

    "不行!"

    杨文远咬紧牙,坚决摇头,死死盯着秦月手里的那些贴小花材料。

    "我要是治不了他们,我就不叫杨文远!"

    九点,节目直播正式结束。

    秦月这次带来的材料比较多,一晚上只做了三分之一。

    她把剩下的收好,放进仓库。

    前脚离开,后脚杨文远换上一身黑衣,出发了。

    工作人员看见他的打扮,一脸担心∶"导演,这不好吧?"

    "等我把那些材料藏起来,看他们还怎么贴!"杨文远坚定道∶"自从秦月一来,所有人都奇奇怪怪,我作为导演,必须他们倒回正轨!"

    几个工作人员看着他,没说话。

    导演,你不觉得你穿着这样的衣服,也有点奇奇怪怪了吗?

    夜色下沉,嘉宾房间的灯t都暗了下来,应该是睡了,杨文远趁着里暗出发.

    轻手轻脚上楼,来到秦月存放材料的房间,打开门钻了进去。

    借着手电筒的光翻找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在角落看到那个装着材料的箱子,激动得眼里差点迸发出一道光。

    这个箱子,就是罪恶的开始。

    把它藏起来,就是节目组打击秦月的第一步。

    杨文远迅速走过去,抱起箱子要走。

    啪!

    房间里顿时光明大放。

    杨文远的动作瞬间僵硬。

    秦月睡眼惺忪地站在门口,疑惑地看着一身夜行衣的导演,他嘴里甚至还叼着一个手电筒。

    而自己用来贴小花的材料,正被他一脸喜悦地抱在怀里。

    了

    "导演,你.…."

    秦月一脸不赞同地看着他,叹气道∶

    "你要是想贴,早说啊。"

    晚上在客厅的时候,我就看你的眼神里,充满对贴小花充满了渴望!

    现在终于暴露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李正风唱的是《霸王别姬》里,虞姬的唱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