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9章 我成非法分子了!

    秦月没想到,科长口中那个以权谋私的人,竟然就是自己的老父亲。(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现在不是应该在a市的家里吗?

    早上还问过公司的员工,他不在这儿。

    秦意峰也是猝不及防。

    他听说陈东带人过来,歪嘴造型都准备好了,没想到一打眼看到的确实自己的宝贝闺女。

    整个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

    秦月和秦意峰面面相觑。

    陈东显然不是个会看眼色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坐到科长这个位置的,还乐呵呵地推荐∶"秦总,这位就是我们规划局一致同意的形象大使,秦月。"

    "她目前正跟随《一路环游》剧组,正在莲花市拍摄节目。开发竹林和花海的项目,她也很有远见地想到了,形象也很好,很正能量,最近网上的风评都不错,我觉得她比任何人都适合当这个形象大使。"

    秦意峰∶.

    这些,我比你更清楚。

    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秦意峰此时有些尴尬,甚至看着女儿的目光还十分心虚。

    要是早知道陈东选定的旅游形象大使是秦月,他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也不会在这儿碰见。

    两个小时前,他还信誓旦旦地和女儿说,他不在公司呢。

    没想到这么快就打脸。

    陈东介绍完,见两人都不说话,他不断给秦月使眼色。

    过了几秒,秦月从最开始的震惊中回过神,开口道∶"原来你就是那个以权谋私的老板。"

    心一一

    她一开口,陈东整个人都不好了。

    让你讨好秦意峰,你怎么敢这样和她说话?!

    他上前一步,打算解释。

    "嗯……"秦意峰这时微微点了点头,那样子,怎么还有点心虚的感觉?

    陈东整个愣住。

    紧接着听见秦月继续问∶"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秦意峰∶"前天晚上。"

    秦月∶"刚才我问公司里的员工,他们还说你不在呢。"

    "我特意吩咐他们严格保密,知道的人不多,不会影响节目录制的。"

    两人一问一答,你来我往,和陈东想象中的完全就不一样。

    这是什么?

    审问现场吗?

    但怎么着也应该是秦意峰审问秦月啊!

    秦月一个小明星,也敢这么和全国首富说话?

    这时,秦月道∶"我本来就在录节目呢,陈科长说你们谈合作出了点小问题,就让我过来帮忙,要是没事的话,我得回去了,不然镜头时间不够。"

    秦意峰微微点头。

    "行,那你先回去吧。"

    然后秦月就真的转身走了。

    走...

    陈东目瞪口果。

    "她就.就这么走了?"

    秦意峰∶"录节目比较重要,对了,你推荐的旅游形象大使是她吧?我同意了。"

    ???

    陈东没想到,秦意峰竟然这么快就改变了注意,看来自己把秦月带来的这个办法很管用。

    还在惊讶中,秦意峰又继续道∶"我还有一个要求,按照之前的方案,在开发的陆游线路上会开辟一条新的路线,供游客从花海到竹林沿路游玩,准备的交通工具就用三轮车吧,要凤凰牌的。"

    "三轮车?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陈东记得,之前花海的名气能打出去,就是秦月骑三轮车从里面路过。

    如果选三轮车的话,正好可以配合宣传。

    他笑了笑,道∶"只是我没想到,秦总竟然会想到这么特别的办法,难道你也在看《一路环游》?"

    "嗯,每期都在追。"

    秦意峰直接承认,让陈东顿时一喜,立即追问∶"秦总,你最喜欢去谁的直播间?"

    "秦月的。"

    陈东一愣,惊讶地看着他。"所以你才选择用秦月代言的三轮车品牌吗?"

    "自家闺女的代言,总是要支持一下的。"秦意峰慢悠悠道。

    陈东·.

    还没从这个巨大的信息量中回神,秦意峰转过头来,故作惊讶地看着他,说∶"哎呀,我是不是说漏嘴了?"

    陈东.

    这个惊讶的语气还能再敷衍一点吗?

    就差直接写在脸上了。

    "秦月是你的女儿?"

    这怎么可能?

    之前确定让秦月担任形象大使的时候,他还特意去调查过,秦月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生活贫困,打过无数的工。

    就连她在节目里的表现,就是一个穷苦的孩子。

    怎么会是秦氏集团的千金?!

    这完全不搭边啊!

    看出他心里的疑惑,秦意峰直接道∶"月月怕麻烦,所以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你不要告诉其他人就是了。"

    他特意告诉陈东,也是希望以后有人能多照顾秦月一些。

    再加上陈东本来就是规划局的人,如果真要调查秦月的身世,其实也并不困难。

    陈东一脸懵逼地点头。

    难怪刚才秦意峰一看到秦月,就同意了他的提议,而且设计的这个旅游项目,处处都和秦月有产

    原来他们本来就是父女。

    不对!

    可是之前秦意峰明明说过,他女儿长得不好看,还不上镜…

    长成那样,还不好看呢?!

    秦月离开总裁办公室,很快就收到了经纪人的短信。

    经纪人∶【怎么样?拿下形象大使的位置了吗?】

    秦月∶【算是拿下了吧。】

    只是没想到,她爸竟然也偷偷跑过来了,早些时候问他,竟然还假装不在。

    经纪人∶【什么叫应该?这可是你出道以来,拿到过最大、最好的资源!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没有应该,必须拿下!】

    秦月只好回答∶【我爸来了,就在楼上呢,刚才陈科长就是带我去见了他。】

    经纪人顿时一喜。

    秦意峰一来,这个形象代言可以说已经拿下了。

    【秦总来了?!我这就去拜访一下,看看有什么我能做的,他酒店找好了吗?还是在这边有住所?】

    秦月∶【……你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经纪人∶【从你爸给我涨十倍工资的那天起,我就觉得,一辈子当他的小弟。你爸爸在办公室吗?我得准备果篮去接驾了。】

    庸俗!

    秦月决定暂时和这个掉进钱眼里的女人划清界限,迅速收了手机,没有先回宣传部,而是先去后勤部看了一圈。

    陆黎、叶朝露和左一、左二都在后勤部,在另外的楼层。

    后勤部工作量不小,这几个人凑在一块,不知道忙不忙得过来。

    走下电梯转个弯就是后勤部。

    秦月刚走过去,就看到后勤部门口排着长龙,全是来领取办公和生活用品的员工。

    她有些担心忙不过来,正准备去帮忙,可是等走进一看,发现办公室里竟然尽然有序,四个人分工明确。

    叶朝露负责统计数量,然后交给左一和左二去仓库领取,陆黎则在旁边的心理咨询区和员工聊天,了解他们的需要和问题,及时作出解答。

    他本身就是很有耐心的人,认真地听完员工的要求,就能迅速作出解答。

    遇到有困难的员工,就及时冲泡一杯咖啡,附赠一块小蛋糕,简直让人心情舒畅。

    "这些人,都是来找陆黎的吗?"秦月惊讶道。

    叶朝露点头,小声道∶"我们也是到了才知道,这家公司的后勤部还要负责员工的心理疏导,我和左一左二都不会,没想到陆黎特别厉害,再难的疙瘩他都能梳开,后来排队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那这些蛋糕?"

    "也是陆黎做的,这儿有一个小厨房。"叶朝露指了指斜后方。

    这后勤部,简直就是陆黎的天下。

    只是可能是效果太好了,来这里咨询的人很多,忙碌了大半天,陆黎脸上明显露出疲态。

    "陆黎。"

    秦月喊了一声。

    正坐在人群中的陆黎迅速抬头,一看见她,眼睛微微一亮,低声和正在咨询的员工说了什么,然后快步走过来。

    来到秦月面前的时候,嘴边已经多了淡淡的浅笑,显然很高兴。

    "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想看看你们的工作怎么样,看来还挺顺利的。"

    陆黎笑得有些腼腆。"要是换做其他工作,我就不会了,但做蛋糕和聊天,是我擅长的。我本来想去找你的,但是这里的人太多了,不知道下班之前能不能做完。"

    说着,看了看外面排队的长龙,目光有些担忧。

    "肯定能,我相信你的能力,吃一颗糖补充体力,继续工作。"秦月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水果糖递给他。

    彩色的糖纸包裹着里面的糖心,陆黎拆开后放进嘴巴里,带着青苹果的甜味立即在舌尖散开。

    "我现在就去!"

    陆黎瞬间跟打了鸡血似的,又变得精神满满地回去工作了。

    叶朝露目瞪口呆。

    "姐,你是怎么做到的?"

    刚才陆黎明明已经累得快倒下了,秦月一句话,就瞬间满血复活。

    秦月看着正在工作的陆黎,道∶"以前我在孤儿院的时候,打扫卫生都是我们自己做,有些小孩坚持不下去,只要像我那样说,然后给一颗糖就哄好了。"

    ....

    叶朝露心情复杂。

    你竟然把陆黎当小孩子养!

    "不过陆黎有点太好哄了,我们孤儿院五岁的孩子都比他会讨价还价,没想到他一颗糖就乖乖听话了,这样的人可是很容易被骗的。"秦月语重心长道。

    【不就是你会骗的?】

    【【+!太残忍了,陆黎就跟小毛驴似的,一颗糖就能拉磨。】

    【陆黎那么好,谁会忍心骗他?】

    【别说了,我家里还有几颗糖,现在去把陆黎拐回家还来不来得及?】

    【我这里有两颗!听我的!】

    【你们真觉得陆黎是因为一颗糖听话的?给糖的人是谁,才更重要!】

    :::

    安抚完队友,秦月才回到宣传部。

    这边的工作也不轻松。

    开发莲花市旅游景点的项目虽然来得有些突然,但秦意峰既然要做,那就要做到最好。

    从调查全国各旅游城市的数据,到各地居民对这个项目的看法,报告都已经汇聚到宣传部,等待重新整理之后,总结出一个适合莲花市的计划。

    堆成小山的资料放在桌上,都快要把安云云他们淹没了,秦月进来的时候差点没找到人。

    "你们在干什么?做游戏吗?"

    安云云、姜时和李正风,身边都放着凌乱的资料,正在往系统里录入信息,三人看上去跟行尸走肉似的,表情黯淡无光。

    -看到她,安云云立即埋怨地瞪过来。

    "都是你!这么多工作,你竟然跑去偷懒!留下让我们做,你好狠的心啊!"

    秦月看了看桌上的资料,惊讶道;"我那份已经完成了啊。''

    她走过去,把电脑里的资料调出来。

    "怎么可能?"

    安云云一脸幽怨地凑过来,仔细一看,发现报告上的资料确实都已经录入电脑,惊得睁大眼睛。

    "你是怎么做到的?"

    秦月指了一下角落的扫描仪。

    "直接把文字扫描进电子档案,然后分类录入就行了,你们不会是在挨个手打吧?"

    她看过去,发现三人的手一直在抖。

    安云云的目光更幽怨了。

    "你为什么不早说?我打字打得手都快抽筋了!"

    她手上贴着精致漂亮的美甲,敲键盘的角度需要十分刁钻才能敲上,现在手指都开始不受控制地抽筋了。

    秦月也有些惊讶,这种事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刚才扫描的时候也没避开他们,哪知道自己走之后,三人当真老老实实在这儿打字。

    这里几千份调查表,要全部录入,火力全开都要好几天才能完成。

    而且办公室里其他员工看见,竟然也没有提醒,就眼睁睁看着他们三个辛辛苦苦打字。

    秦月不知道的是,他们在进入公司之前,导演杨文远已经特意提醒过这里的员工,尽量不要给嘉宾提供帮助,要让他们最大程度地体会实习生的辛苦,所以才造成眼前这一幕。

    "我来帮你们一起弄,下班之前应该能做完。"

    她迅速走过来,把报告放进扫描仪,叮一声,文字扫描录入,前后不到三秒钟。

    安云云站在旁边看见,气得快哭了,一边用抽筋的手擦眼泪。

    "怎么能这样?那我之前那些不是白打了?"

    秦月安慰她。

    "不是白打,你们也完成了几份,辛苦了。''

    说完,打开安云云录入的内容看了看,一眼看去,十个字,五个是错别字。

    简直惨不忍睹。

    秦月面无表情。

    安慰早了。

    "算了,还是再重新录一次吧。"

    安云云不乐意了,哭着不肯删。"这可是我辛辛苦苦才打好的,不能删!"

    "这次错别字太多,用不了,交上去会被打回来重做的。"秦月好心劝说。

    安云云挣扎了一会儿,才终于哭哭啼啼道∶"我又没说要交上去,你等我一会儿。"

    然后打开打印机,把她录入的调查表都打印出来,揣进自己的皮包里。

    "好了,删吧。"

    端皿”“!:

    "你拿那个回去干什么?"

    "你管我!"安云云抖着手说道。

    秦月不理解。

    一旁的姜时这时缓缓开口道∶"我能体会她的感受。"

    李正风∶"我也能。"

    两人的手也还抽着筋呢,十分地感同身受了。

    秦月∶"要不你们也打印一份,回去裱起来?"

    "这倒不用。"两人齐刷刷道。

    剩下的调查表几乎都是秦月一个人完成的,用扫描仪录入公司电脑归档,在下班之前提交给了组长。

    打卡下班之后来到大厅,陆黎和叶朝露他们早就已经到了,看见他们四人走过来,视线在安云云、姜时和李正风身上打转。

    "你们在干什么?手指舞?"

    三人抬着手排排站,手指绷直,时不时抽筋,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组队跳舞。

    安云云含怨瞪了她一眼,气愤地往外走。

    本来以为她又和以前一样,带着队员要去餐厅吃饭,可是等秦月他们走出来,却看见安云云和姜时几人都还站在外面。

    不仅没去餐厅,还跟着他们一起坐上了回别墅的公交车。

    下午的车明显比早上时候人要少一些,但也没找到座位,秦月刚走进去,就被陆黎拉着走到早上的角落。

    影帝学习能力特别强,学着她早上的动作,一只手扶着栏杆,另一只手抓住座椅的背靠,牢牢将秦月护在里侧。

    朝她笑,深邃的眸子里带着几分狡黠。

    "我这次能站稳。"

    秦月看了看外面十分空旷,能站好几个人的位置,又看到陆黎高兴的模样,到嘴边的话还是忍住了。

    公交车到站的时候,太阳还没有下山,秦月发现安云云他们跟在身后也没有在意,叫上组员一起去后院摘菜,准备做晚饭。

    等他们摘完回到厨房,安云云他们也鬼鬼祟崇地行动了。

    "你们也去摘。"

    四人提着小篮子,也学秦月他们走进去。

    由于前两天的挥霍,他们之前赚的生活费已经所剩无几,刚才离开姜氏的时候,安云云是打算去餐厅的,可是一看到钱包的情况,只能硬生生打住。

    和几个队员商量之后,绝对效仿秦月小组,自己做饭吃。

    "后院这么多菜,凭什么他们能摘,我们就不能?摘!多摘点!"

    四人左右开弓,恨不得将之前没吃的份都补回来。

    不一会儿,就摘了满满一篮子,高兴地提着往厨房走。

    此时,陆黎已经开始炒菜了,秦月三人在旁边帮厨,空气里飘散着浓郁的饭菜香味,勾得几人更是饥肠辘辘。

    "快做饭吧,我已经饿得不行了。"安云云把菜放在桌上,催促道。

    姜时点头,催促地看着她∶"你做吧。"

    安云云倏地瞪大眼睛。

    "我不会。"

    "我也不会啊。

    几个人站在厨房里,大眼瞪小眼,然后齐刷刷地陆黎看去。

    他腰上系着围裙,炒菜的动作干净利落,甚至带着不一样的美感,不一会儿,一盘菜就已经出锅了,香气扑鼻。

    注意到他们的视线,陆黎迅速把锅清洗干净递过来。

    "你们用吧。"

    然后跟在秦月身后走了出去。

    姜时手里提着锅,转头朝组员看去,三人纷纷摇头。

    "我从来不做饭。"

    "我也是。"

    "那我们为什么摘菜呢?"

    "姜时,你看看人家!学一学!"安云云恨铁不成钢地怒骂。

    姜时∶???

    正要反驳,一阵轻轻的咳嗽声突然从门口传来。

    秦月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朝他们露出温柔的笑容,十分体贴地朝他们招手,道∶"陆黎今天做的饭有点多,你们要不要过来一起吃?"

    现场有些安静,谁也没有开口说话,都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秦月主动来找他们去吃饭?

    这怎么可能?

    坐在镜头后面的杨文远看见这一幕,差点激动得跳起来,指着屏幕,一副守得云开见明月的表情,和工作人员道∶∶

    "你们看看看看!!石头也会有心软的一天!"

    他刚说完,只听秦.石头.月笑盈盈地补充了一句∶"五块钱一位,还要负责收拾碗筷。"

    杨文远到嘴边的夸奖瞬间停住。

    "呸!我就不该夸她!"

    姜时他们也是一脸震惊。

    "五块?!秦月,你抢劫吧!"

    安云云出离愤怒了,瞪着她,仿佛再看一个钱串子。

    秦月淡定道∶"外面的快餐,最便宜也是十五块,我这已经很便宜了。

    他们的分工一向很明确。

    自己和叶朝露摘菜,李正风洗菜,最后陆黎下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

    安云云他们想要来吃,当然得付出自己的劳动。

    刚才看他们摘完菜,迟迟不开火,她就觉得有些奇怪,此时折返回来一看,果然和自己想的样。

    这几个人平时养尊处优,怎么可能会下厨?

    还好她摘菜的时候,提前注意到这点,让陆黎多做了一些,就算八个人吃也刚好够。

    见他们还是不肯答应,秦月又出了一个主意,道∶"你们要是觉得贵,也可以让我帮你们做,三块一个人就行了。"

    一边说,眼睛慢慢冒出光来,卷着袖子跃跃欲试。

    自从上次李正风老师吃坏肚子,导演就不让她下厨了,要是安云云他们答应,自己正好能趁机一雪前耻,然后..

    "那我们选五块的。"安云云和姜时齐刷刷道。

    秦月·.….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她压低声音,凑近两人道∶"偷偷告诉你们,其实导演送去化验的那碗汤,结论已经出来了,化验室说无毒,你们可以放心吃。"

    无毒…

    安云云嘴角抽搐,坚决不信。

    你对食物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无毒就可以吃了?

    李正风憔悴的模样,直到现在还深刻地映在他们脑海里,想忘都忘不掉。

    见他们不选自己,秦月失望地叹了一口气,只好带着他们去餐厅。

    桌上放着五个菜,量大份足,八个人吃绰绰有余,而且陆黎的手艺很好,光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今天所有人在公司里忙碌了一整天,早就已经饥肠辘辘,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开动起来。

    平时在餐厅里吃饭都挑三拣四,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蔬菜,今天吃起来竟然格外美味。

    不一会儿,五个菜就被吃得干干净净。

    秦月笑盈盈地看着他们。

    "好吃吗?"

    几人纷纷点头,摸着鼓鼓的肚子。

    "这些可都是陆黎做的。"秦月骄傲地说道,同时拍了拍身边陆黎的肩膀。

    "你们以后如果想吃其他的,可以告诉我,我都会做。"他朝几人笑了笑,然后想了几秒,又补充道∶"五块钱一个人。"

    所有人·.

    看向陆黎的目光充满了复杂。

    真的和秦月越来越像了。

    好好一个影帝,怎么就这样了呢?

    安云云心里一言难尽,转头看见秦月正盯着自己,立即警惕道∶"你看什么?饭钱我们刚才已经给你了。

    秦月微微摇头,仔细思索起来。

    "我在想,要是做好拿去工地上买盒饭,应该挺吃香的,一天卖一百份,就是五百块。"

    她眼睛顿时一亮。

    "菜就用后院那些,反正也吃不完,做饭用的厨具和调料这里都有,不需要什么成本。"

    就算卖得便宜一些,也是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

    秦月仔细思索着。

    说实话,她也曾想过要去卖盒饭,但是这个想法被经纪人知道后,就被严厉制止了。

    她这番话说出来,镜头前和镜头后的人都沉默了。

    陆黎皱着眉,忧心忡忡。

    一百份,他得做到什么时候?

    可是,如果秦月坚持要做的话,咬咬牙也不是不可以.…

    陆黎暗暗握紧拳,下定决心。

    这一幕,立即被所有人看在眼里。

    泪目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秦月就接收到了所有人谴责的目光。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放心,我不是那种无良的老板,陆黎一个人怎么能做那么多饭?我只是说说而已。"

    众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听见秦月的话锋一转。

    "不过剧组内部倒是可以问一问。"

    杨文远忍无可忍,没见过嘉宾来参加节目,薅羊毛薅到工作人员头上的。

    不过,秦月想卖,还不见得有人愿意买!

    他带来的工作人员可不是傻子。

    这点自信,杨文远还是有的。

    紧接着,身后却传来一阵阵小声的嘀咕声。

    "五块钱,好像也不贵啊。"

    "还是陆黎做的呢!"

    "其实前两天他们吃的时候,我就嘴馋了,真的好香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卖?"

    "我先报个名!"

    "你们怎么回事?!"杨文远打断他们,恨铁不成钢。"不要中了敌人的圈套!"

    "导演,秦月是嘉宾,你怎么总把她当敌人?"有人小声提醒道。

    杨文远咬牙道∶"不是敌人,胜似敌人!"

    此时,秦月正端着一杯茶走进厨房,准备去看安云云他们洗碗。

    一进门,猝不及防撞上了姜时的那件洞洞衣,猛地愣了一下,不仅有些疑惑。

    他到底是有多喜欢这件衣服?

    一期竟然穿两回!

    刚才吃饭的时候,好像还没穿这件,怎么洗个碗都要换衣服?

    秦月有些不忍直视,突然想打道回府,但又担心他们弄不好,只能提着围裙递过去。

    "你要不穿上这个再洗?"

    勉强遮一遮,别太豪放了。

    姜时看着眼前的围裙,心中天人交战,一眨眼功夫,心里就有了一百零八个想法。

    最后总结成一个∶

    秦月她心里果然还是有我的。

    一时间,姜时都快感动坏了。

    女生帮爱人系围裙,这样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唯美画面立即浮现在脑海中。

    于是他抬起手。

    "你帮我系上。"

    秦月·…

    面无表情。

    这人莫不是有些得寸进尺了。

    正要拒绝,另一个声音突然传进来。

    "我来帮你系。"

    陆黎不知何时进来了,他眉心微微皱着眉,表情格外严肃。

    一看见他,姜时下意识想要拒绝,可已经来不及了,陆黎已经从秦月手里接过围裙,挂在他脖子

    "这样可以吗?

    姜时∶……

    陆黎看他的眼神,怎么有点凶?

    平时不都是软绵绵的吗?

    今天一冷下来,竟然有些吓人。

    姜时心里怂了,连忙接过来系好,一转头,发现刚才还一脸严肃的陆黎走到秦月面前,又露出浅浅的奶狗似的笑容。

    ++!

    不愧是影帝!

    他咬牙,双手在水池里泄愤。

    "这个碗你刚才已经洗过一次了。"秦月站在旁边盯着,看见姜时把洗好的碗又要放进水里,连忙开口提醒。

    可他好像在发呆,一点反应没有,只好抬脚走过去。

    刚要伸手去拿,姜时猛地吓了一跳,手里的碗滑了一下,眼看就要落地。

    "小心!"

    秦月一个眼疾手快,迅速上前半步,抓住旁边的东西,侧身抓住。

    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落地。

    之前导演说过,这里的东西要是弄坏得照价赔偿,这个碗五块呢!

    她想着,发现整个厨房里突然变得格外安静,一点声音也没有。

    抬起头看去,安云云和陆黎他们正惊讶地看过来。

    秦月有些疑惑,站起身,发现自己刚才随手抓住的"东西",竟然是姜时的衣服。

    他那件洞洞衣领口太大,一不小心拽得整个肩膀都露了出来,白得不像话。

    姜时瞪大眼睛,正一脸惊恐地看着她。

    "抱歉。"

    秦月却是一脸淡定,仿佛根本没注意到,帮他把衣服放回去,心心念念都是手里的碗。

    "小心一点,一个碗五块呢,还有你这件衣服,以后还是少穿的好。"

    只是抓了一下,都快撕开了。

    看来质量也不怎么样。

    "你还记得我的衣服?"姜时惊讶道。

    秦月点头。

    这么有特点,想忘都忘不掉。

    她拿着碗放回去,姜时却有些是是平平的,肩膀上仿佛还残留着刚才秦月拉过的触感,洗碗都有些心不在焉。

    绝对是故意的!

    他心里想着,一边洗,一边偷瞄,却见秦月好像对刚才的事情并不在意,还在和陆黎说话,又开始一边冒酸水。

    洗完碗,姜时躲在厨房,偷偷用手机发了一条微博。

    打字耳朵时候,嘴角差点冲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内容只有一句话,语气十分亲昵∶

    #我们剧组有个小色魔。【偷笑】j偷笑】#

    等秦月看见,一定会注意到的。

    他在心里盘算着,发完微博后,也不管下面的粉丝怎么猜测,收起手机去贴小花了。

    秦月是在晚上睡觉前,才看见这条微博的。

    把她吓了一跳,立即留言,充分表现出自己作为同事的关切心情∶

    【!!!我怎么不知道?报警了吗?】

    发完评论后,还有点不放心,又去给陆黎发消息。

    秦月∶【听说剧组里有色魔,你小心一点。】

    就连姜时那样的,都被色魔盯上。

    陆黎细皮嫩肉,白白嫩嫩,可真是太危险了。

    想了想,怕吓坏陆黎,又补了一句∶【不过你不用太害怕,有我在呢。】

    姜时只是想发一句情话暗示秦月,可惜秦月没接收到,反而还引起了别的误会。

    第二天一早,他就被工作人员和其他嘉宾围堵,非要问出那个色魔的名字。

    "这可不是小事,必须报警处理!"

    "姜时,你被盯上了?"

    "她对你做了什么?你没事吧?"

    姜时被围在人群中,面红耳赤,不知道怎么开口。

    秦月下楼的时候,正好听见他们的议论,也十分关心地凑过去。

    姜时回过头,对上她的视线,登时怒了。

    "你不知道?"

    c

    "这种事,我没经历过啊。"

    姜时心中有话说不出,憋得脸涨红。

    秦月见状,叹了口气走过来,安慰道∶"一定要报警,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这种事情不是你的错,不要羞于开口。"

    说完,也不见姜时说话。

    他瞪着秦月看了几秒,哼一声,气冲冲地走了。

    秦月很费解。

    "我是在关心他啊。"

    导演杨文远这时走过来,道∶"这件事我会找人调查,现在你们应该出发去公司了,今天是录制最后一天,希望你们的工作能顺利。

    说完,朝他们露出了一个十分阴险的笑容。

    秦月现在对实习这份工作很感兴趣,任务没有以前的忙碌,而且公司里的员工都很好相处。

    就连中午去公司食堂吃饭,都有大姐在前面带路,给她推荐好吃的菜,比在剧组的时候还自在。

    一直到下午,导演才把他们又聚集在一起。

    "今天我们要进行一个特殊的训练。"

    "大家都知道,这次的任务是为了帮助秦氏集团对莲花市的旅游开发,说到旅游业,肯定会接触不同的游客。"

    "接下来,所有嘉宾要去刚刚开放的旅游体验区,面对不同的游客,满足他们的要求,体验服务业的工作。"

    这个所谓的旅游体验区,其实就是秦氏集团这几天刚在竹林附近开辟出来了一个试验区域,目前正在对外开放,免费让游客参观,同时收集数据。

    从这里去体验区不算很远,大概也就十分钟的车程。

    一下车,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崭新的三轮车。

    "这是什么东西?"

    体验区门口站着一个导游,笑眯眯道∶"这是景点的一个项目,游客可以租赁三轮车代步。

    安云云皱着眉。

    "谁会骑那种东西啊?"

    她走过去仔细一看,脸色瞬间黑了。

    那些三轮车上,竟然每一辆都贴着秦月的照片!

    "这上面怎么会有你的照片?"

    秦月欣喜万分,激动道∶"之前凤凰牌老板答应我的,要在最新一批三轮车上印我的照片,没想到这么快就生产出来的。"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土!真是太土了!"

    安云云一脸嫌弃。

    秦月的五官在娱乐圈是数一数二的,硬照也十分出彩。

    眼前的照片中,她一只手托着帽子,笑容灿烂,阳光落在她的脸上,光影交错,确实很美。

    可偏偏,这样的照片被贴在三轮车上,就显得很违和。

    又土气,还又好看。

    换做娱乐圈中其他任何一个女明星,都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真是上不得台面!我的照片可都是挂在商场最明显的地方,每个人都能看见。"安云云拨了拨头发,踩着高跟鞋离开。

    陆黎这时走过来,认真道∶"我觉得三轮车也很好。"

    他打量着秦月的照片,摸了摸三轮车光滑的车身,询问道∶"不知道他们还要不要代言人?我也可以。"

    秦月点头。

    不愧是影帝,眼光都和别人不一样。

    "我帮你问问。"

    两人的对话传入现场工作人员耳中,所有人齐刷刷地回头朝陆黎的经纪人看去。

    "陆黎要接新代言了?"

    经纪人表情微妙,打开自己的备忘录看了看。

    他们为了经营陆黎的事业,除了对剧本选择十分挑剔外,对代言和通告节目也很谨慎。

    目前,陆黎的几个代言,都是国际前十的品牌。

    要在里面加上一个凤凰牌三轮车?

    光是想想按个画面,经纪人都有些承受不住。

    不过..

    他看向正在往景区走的几个人,感觉陆黎应该是在开玩笑。

    怎么可能真的去代言?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他手机就响了。

    陆黎∶【帮我问一问凤凰牌的老板,他们还要不要代言人。】

    经纪人连忙劝阻∶【他们不是有一个代言人了吗?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陆黎∶【【对啊,我都和秦月说好了。】

    经纪人深吸一口气,开始怀疑自己带的艺人是不是被带坏了。

    【可是前段时间已经有一个品牌找你了,你今年只能接一个,不然会忙不过来的。】

    而且这个代言,可是国际大品牌!

    陆黎也不是新人了,应该知道取舍。

    果然,消息发出去后,过了好一会儿,陆黎才终于回复∶【那就和他们商量,换成凤凰牌怎么样?之前那个品牌,我本来就不太喜欢。】

    ::

    经纪人感觉自己的血压都快升高了。

    他到底造了什么孽?

    其他人千方百计,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蓝血品牌,陆黎为了一辆三轮车,竟然要放弃!

    经纪人苦口婆心∶【你要知道,这个品牌可是蓝血!】

    蓝血!

    多少人都心心念念的蓝血!

    陆黎∶【我不喜欢,凤凰牌是老国货,很多人都喜欢,我也喜欢。而且秦月说要支持国产,如果当代言人,我的照片也能贴在车上。】

    然后你就看上这个了!?

    你怎么回事?

    经纪人看着手机上的消息,血压越冲越高,这时,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杨文远正站在他身后,一脸过来人的表情看着他。

    "你要不要吃点?"

    一边说,递过来一盒药。

    经纪人仔细一看。

    xx牌降压药。

    杨文远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安慰:“莫生气,气坏身体谁来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