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0章 我,带恶人

    经纪人一惊,因为杨文远的动作实在太熟练了,好像重复过无数次。(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仔细往后面一瞧,突然发现导演身后的背包拉链敞开着,里面放着好几盒同款降压药。

    一瞬间,可以说相当感同身受了。

    "导演,看来你也挺辛苦的。"

    他一直以为,导演只是坐在镜头后面指挥呢,没想到默默地承受了这么多。

    杨文远一挥手,淡泊道∶"习惯就好了,你看看我,刚开始总是被秦月气得半死,现在每次都能心平气和,不仅血压正常,还能微微一笑。"

    "上次去医院体检,医生说我情绪保持得很稳定,连血压就降低了一些,抗压能力也变强了。"

    他一边说着,表情云淡风轻,仿佛看透一切的世外高人。

    经纪人拿着手里的药,看向导演的目光中充满了敬佩。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练到这个程度。

    此时,秦月他们已经进入景区。

    这里现在虽然还没有正式开放,但不少莲花市的居民听说之后,都纷纷赶来参观,游客竟然不少。

    工作人员带着秦月他们走到体验区附近,道∶"你们负责这个区域的游客,注意要尽量满足游客的要求,最后填写调查表。"

    说完这番话,工作人员就走了。

    秦月转头打量坐在遮阳伞下的三两个游客,都是陌生面孔,应该问题不大。

    杨文远带着几个工作人员此时正藏在角落里,看着所有嘉宾已经进入自己岗位,立即吩咐身后刚换好衣服的员工。

    "你们要扮演的是来到景区的乙钻游客,要把平时会遇到的问题都演出来,让他们的任务不要完成得太轻松。不用担心演得太过,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好了,现在就过去吧。"

    他摆了摆手,让几个人朝体验区走去,露出满意的笑容。

    身边的工作人员有些担心∶"导演,这些人能演得好吗?会不会被看出来?"

    "应该不会。"导演道∶"这些人都是我从秦氏集团其他部门临时借来的员工,和秦月他们没有交集,应该不会被发现。"

    说完,他转头朝所有人打了一声招呼。

    "待会儿好好拍,别忘了细节和面部表情,要把冲突感拍出来。"

    很快,一个伪装成游客的秦氏集团员工来到体验区,一坐下就拍了拍桌子,尖着嗓子抱怨。

    "地上这么脏,你们怎么也不擦一擦?我是来看景点,还是来看垃圾的?"

    她坐下的区域刚好在安云云附近。

    安云云正在偷懒,听见声音立即转头看来。

    来人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三角眼,嘴角下沉,一看就不好相与。

    她本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但想到摄像头还在,强忍着怒气走过去,拿着抹布在桌子上随便挥舞了两下敷衍了事。

    没想到中年女人反而不依不饶起来,怒气冲冲道∶"你就是这样工作的?这里!还有这里,都还没擦干净,去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你这个人!"

    安云云气得差点破口大骂,眼尾余光突然瞥见不远处的摄影机,又沉着脸闭嘴,重新擦了一遍。

    "重新擦!"中年女人却又喊了一遍。

    盯着安云云擦桌子,一边喋喋不休∶"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擦干净,我今天就没完了!一点工作素养都没有,还敢出来工作!我这是在锻炼你的能力,我说,你就乖乖听着!"

    安云云脸色阴沉,难看至极。

    过了好一会儿,中年女人才终于起身离开。

    然后,朝不远处的姜时走去。

    走过去才没两分钟,就听见一阵埋怨声。

    "你是怎么做事的?我的东西一个也没有,还不快点去给我买?我是顾客,顾客就是上帝,这句话听过吗?就你们这样的服务态度,回去我就投诉你们!"

    姜时脸色铁青,强忍着怒气去给她买东西。

    但是还没完,中年女人看他走了,又朝下一个人走去。

    无论是叶朝露、左一左二,还是陆黎,无一例外都被数落了一遍,很快,整个体验期的空气都快要凝结起来。

    气氛格外沉重。

    场外的工作人员听见中年女人说的话,简直就是刁钻顾客附体,拳头都硬了,很能体会此时嘉宾的心情。

    杨文远却高兴得频频点头。

    "这个人演得好啊!不去演戏可惜了!"

    昨天在秦氏集团实习的时候,他就觉得节目太过平淡了,无论是陆黎还是秦月,都对实习工作适应得太好,表现不出打工人的艰辛。

    今天特意布置这个场景,瞬间血压拉满。

    这样一来,也能让这些平时养尊处优的明星体验生活。

    "快看!她朝秦月走过去了。"

    这时,有人发出一声惊呼。

    杨文远眼睛一亮,迅速转头看去,果然见那个找来演戏的中年女人正朝秦月走去,整个人都激动7。

    从这个任务开始,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就算是秦月,今天也终于要吃瘪了!

    而此时,辣个女人还一无所知地在倒饮料呢。

    想到这个画面,杨文远差点高兴得笑出声来,迅速吩咐摄影师∶"镜头怼过去,拍清楚一点,把她吃瘪的模样全部拍下来,以后播出的时候做成特写!我放进预告里!"

    他这么兴奋的样子,让几个工作人员心情复杂。

    导演,注意一下你现在的嘴脸,笑得跟个反派似的。

    这是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才能剪进预告,循环播放?

    很快,几个镜头迅速汇聚在秦月身上,准备拍下历史性的一刻。

    那个中年女人走到柜台前,一坐下就直接命令∶

    "我要喝水!"

    秦月正在里面准备饮料,听见声音先笑了笑。

    "好的。"

    然后从柜台里递出来一杯温水放在桌上。

    中年女人手指一碰,立即吊起眉毛。

    "这么热的天,你给我热水,会不会做生意啊?"

    刚才这人四处找茬的时候,秦月就注意到了,此时面对她的质问,不慌不忙地露出一个笑容,语气温和道∶"姐,我刚才注意到你是走路过来的,从花海那边过来是上坡,应该走了大概二十分钟,这个时候不适合喝冰水,尤其现在天气热,冷水会影响体温的散发,可能会造成感冒和肚子疼。"

    闻言,中年女人愣住,眼中露出犹豫的神色。

    秦月继续道∶"你先喝一些热水,我给你调一杯果汁,补充体力。"

    说完,开始准备橙汁。

    中年女人听见这番话,竟然没有再质问,而是拿起桌上的热水喝了两口,干燥的口舌立即得到滋润,眉头慢慢舒展开,刚才还凶神恶煞的五官慢慢变得柔和起来。

    嘴角一扬,看上去甚至有些亲切,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中年女人笑眯眯地看着秦月∶"谢谢你,你懂的真多,我平时就肠胃不好,总觉得不太舒服,原来是因为喝凉水。"

    秦月道∶"如果肠胃不好的话,平时就更要多注意了,尽量少喝凉水。"

    中年女人频频点头,接过秦月最好的橙汁喝了一口,果然感觉身心舒畅,整个人都轻快起来。

    不断打量柜台里面的秦月,目光更加柔和,频频夸赞。

    "我一看你就觉得亲切,第一次在进去看见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又温柔,又体贴,这个景区有你在,以后肯定会受欢迎的!"

    "姐,我明天就要走了。"秦月道。

    他们的实习只到今天而已。

    "那真是可惜。"

    中年女人叹一口气,喝完果汁,然后提着包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体验区。

    等了半天,随时准备拍下秦月吃瘪画面的工作人员∶?

    怎么回事?

    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导演杨文远火急火燎地跑过去,叫住正满心喜悦出来的中年女人。

    "你怎么就这样回来了?没给秦月制造一点麻烦吗?"

    公司上下一团和气,再这样下去,播出的时候都没素材可以剪了!

    中年女人皱起眉,一脸不赞同地看着他。

    "?"

    小姐那么好,你们想对她做什么?

    杨文远着急道∶"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要给嘉宾制造一些难题和矛盾冲突吗?"

    中年女人点头。

    "我们制造了啊,你看那个擦桌子的时候,怎么都擦不干净,被我狠狠教训了一顿,还有那个买东西的,连最简单的毛巾都没有,不知道他怎么工作的。"

    "那秦月呢?她怎么没有?"

    之前都表现得好好的,怎么一到秦月那儿,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一点也不刁钻了,反而跟慈祥大姐似的。

    "秦月不可以。"

    中年女人频频摇头。

    "为什么?"导演皱着眉问。

    "秦月小姐善良又可爱,懂事又迷人,而且你们刚才没听见吗?她还关心我的身体!提醒我不要喝凉水,还给我做果汁耶!你怎么忍心欺负她?"

    她义正言辞地说着,一提起秦月,就连眉眼都带着笑。

    杨文远不满道∶"这是两回事,你的任务就是去找她的麻烦,让她吃瘪!让她受委屈!"

    听见这话,中年女人倏地睁大眼睛,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你们这个节目组.…….不太行,我真是看错你们了。"

    她气愤地丢下一句话,气冲冲地走了。

    离开景区之后,越想越担心,中年女人打开手机,给总裁打小报告∶【秦总,小姐在这个剧组真是过得太辛苦了。】

    连导演都要欺负她。

    杨文远气急败坏地回去,还是不甘心,又让其他员工进去找茬。

    可还是和之前一样。

    他们给其他嘉宾找麻烦的时候,都好好的,演得入木三分,可偏偏一到秦月那儿,一个个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拉着脸进去,最后笑眯眯地出来。

    一直到傍晚,也没拍到想要的镜头。

    "今天找的人都这么回事?个个都对秦月那么好!我就不信了!下一个人呢!给我上!

    "导演,找来的人都已经用光了。"工作人员为难道。

    杨文远回头一看,果然已经没人了。

    他皱着眉,还准备让人再去找。

    刚要开口,一个工作人员连忙拉住他,苦苦劝说∶"导演,你收手吧,考虑一下其他嘉宾,他们被这么多游客刁难,现在都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此时的体验区,除了秦月那边依旧阳光灿烂,其他嘉宾的区域都是乌云罩顶,一脸被生活蹉跎的模样,短短半天,看上去跟老了好几岁似的。

    杨文远仔细看去,还有些不甘心,但也只能放弃。

    "算了,就今天先这样吧,所有人先回秦氏集he。"

    说完招了招手,让所有人打道回府。

    节目组再回到秦氏集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马上就要下班,导演特意带着工作人员和嘉宾一起,上门和员工们道别。

    听说几个嘉宾的实习期结束,不少员工纷纷赶来,将秦月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

    "秦月小姐,你什么时候能再回来?我们会想你的。"

    "对啊,你有在公司,我们工作都有干劲了!"

    "这些吃的,你们留在路上慢慢吃,都是公司准备的零食。"

    一边说,一边秦月手上塞东西。

    安云云站在旁边很无语。

    她面前一个人也没有,阴阳怪气道∶"不就是认识了两天?至于这么舍不得,你们关系没有这么好吧?为什么只有秦月有,我没有礼物吗?"

    几个员工惊讶地看过去。

    "准说我们才认识两天了?"

    "而且,你和秦月小姐可不一样。"

    早在秦月没出现之前,全公司的人都知道,秦总有一个宝贝女儿,是他的心肝宝贝,分别了足足二十年,秦总也经常会说起。

    所以虽然秦月来这里刚两天,但在秦氏所有员工心里,早就认识她了。

    秦月是秦总的女儿,是整个秦氏集团的心上宠。

    安云云是谁?

    从这两天的观察来看,只是一个工作不努力的小明星了,怎么和秦氏集团的女儿比?

    安云云瞪大眼睛,有些不服气∶"怎么不一样?我也帮你们工作了,为了录入那些文件,我打字打得手都抽筋了!"

    几人纷纷摇头,没有再理会她,继续给秦月送礼物,大多都是一些零食和小玩意儿。

    除了秦月,最受欢迎的人就是陆黎了。

    对他的不舍不比对秦月的少。

    之前他在后勤部的时候,门口来做心理咨询的人,总是排着长龙,足以见得员工对他的信赖。

    "本来,其他公司的心理辅导部都是总裁夫人负责的,但是我们公司比较特殊,秦总的夫人不在,这么多年来,大家一直没有得到心理疏导,什么事都憋在心里,都快憋出病了。"

    "之前也找过一些心理医生,到都不合适,没想到你这么适合这个岗位。"

    "陆黎,你什么时候再来?我们还能去找你做心理咨询吗?"

    几人眼巴巴地看着他。

    陆黎觉得自己当时只是耐心地听他们说话,然后提出自己的看法而已,没想到会帮助这么大。

    而且秦氏集团的人都很亲切,让他感觉很舒服,便点了点头。

    "如果导演同意的话,我会过来的。"

    员工们顿时脸色一喜,连忙道∶"那你会和秦月小姐一起来吗?"

    陆黎一愣,耳朵慢慢红起来。

    "我也想。"

    几人看见他耳朵的颜色,又跑去找秦月。

    "秦月小姐,请你一定要努努力啊!"

    正提着零食的秦月∶?

    "努力干什么?"

    努力把陆黎拐回来。

    全公司已经二十年没有总裁夫人,心理咨询部已经二十年没有人管了!

    "加油!"

    几人紧紧握住她的手。

    秦月一脸莫名其妙。

    杨文远站在不远处,看到这个画面,心里很是欣慰。

    现在对秦氏集团很有好感,打心底里希望在他们的帮助下,莲花市能改变现在的窘状,发展得越来越好。

    他此时也在集团门口的广场上,正在和公司的领导道别。

    "我们节目组这期的录制虽然已经结束了,但再过一段时间还会回来,希望到时候还能再见面。如果你们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会帮忙。"

    要是莲花市真的因此崛起,他自己也高兴。

    正在这时,规划局陈东科长刚好过来。

    自从确定和秦氏合作后,他经常出入秦氏集团,和秦意峰谈论项目细节。

    下车的时候,发现《一路环游》的节目组也在,视线一扫,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秦月。

    他想了想,快步走过去。

    "杨导,上次太匆忙,还没有好好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来莲花市拍摄节目,帮忙做宣传,这个旅游项目也不会这么快就确定。

    杨文远笑得见牙不见眼,乐呵呵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大家都是希望莲花市能发展得越来越好。"

    陈东点头。

    "杨导很有眼光,挑选的嘉宾都很特殊。

    一边说,陈东朝秦月的方向看去,目光中带着喜悦和钦佩。

    幸好《一路环游》邀请了秦意峰的女儿来参加这档节目,而且秦月的表现也让人惊喜,才能让莲花市有了希望。

    这其中若是缺少了任何一环都不会像现在这么顺利。

    杨文远没听出他话里的深意,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脸色顿时一变。

    秦月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辆三轮车,正带着陆黎、李正风和叶朝露坐在上面,让秦氏的员工拍照留念。

    其他时候胡闹也就算了,现在规划局的人还在呢!

    "秦月!你在干什么!"

    太影响节目组的形象了!

    杨文远气得大喊一声,气势汹汹,把旁边的陈东吓了一跳。

    他瞪大眼睛,一脸震惊地看着杨文远。

    "你、你怎么能这么大声和她说话?"

    你知道她是谁吗?

    你怎么这么这么大?!

    杨文远不解∶"为什么不能?"

    说着,看见秦月还在搬弄三轮车,气得又喊了一声∶"秦月!给我下来!"

    喊完才转头对已经吓傻的陈东道∶"这还算轻的了,你不知道秦月这人,不强势一点不行。

    不然根本斗不过她。

    而且就算他现在强势了,也感觉斗不过…….

    陈东有些慌张。

    秦意峰名下的秦氏集团在世界企业中都排得上名号,现在更是全国首富,就连自己都要看他的面子办事。

    没想到杨文远一个导演,竟然这么勇!

    他不禁有些肃然起敬。

    这就是传说中的,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吗?

    "你知道她是……."

    他忍不住开口,可话到嘴边,又想起之前秦意峰叮嘱,不要让别人知道他和女儿的关系,只好停下来改口∶"她一个小姑娘,你这样说话不太好,为了你以后的前途,我觉得你还是改一改比较好,温柔一点。"

    杨文远一脸怪异地看着他。

    "小姑娘?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个词形容他,以前听到的都是带恶人、黑恶势力。

    陈东…….

    "没有这么糟糕吧?我看秦月小姐挺好的,旅游的项目还是她第一个提出的呢。而且我需要提醒你,要注意自己的态度,秦月.….不是一般人!"

    他压低声音,感觉自己已经暗示到了几只。

    可杨文远没接收到。

    他皱着眉,咬牙道∶"没错!秦月不是一般人,她是魔鬼!你是不知道,秦月是节目组所有嘉宾里最糊的,别说是她,就算是陆黎来了,我也不会讨好他们!"

    陈东听完心里频频摇头。

    不不不。

    某种程度上来说,秦月可比陆黎他们厉害多了。

    而且不是一个级别的。

    杨文远笑着道∶"陈科长,你放心吧,我当导演二十年,一个小演员而已,我知道怎么做。"

    见他还是执迷不悟,陈东最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他叹息,只能道∶"你记住我的话,不然以后会后悔的。"

    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

    进入秦氏集团,直接来到总裁办公室,刚推门进去,看见秦意峰正拿着望远镜,观察楼下的一举一动。

    陈东心里一咯噔。

    好家伙。

    原来人家一直盯着呢。

    那刚才杨文远呵斥秦月的画面,不是都被看见了?

    正想着,秦意峰转过身来,眉头皱得很紧,表情严肃,询问陈东∶"陈科长,我看你刚才和杨导演说话,我女儿在《一路环游》节目组过得怎么样?有人欺负她吗?"

    陈东连忙摇头。

    "我不知道啊,我什久都没看见。"

    秦意峰一脸怀疑地看他,最后才道∶"我刚得到手下人的消息,月月在节目组好像被人欺负了我很担心。可是我找人潜入节目组,询问了那边的工作人员,他们都说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更过分的是,那些工作人员竟然纷纷表示,是秦月在欺负别人。

    这怎么可能?

    秦意峰一个字也不相信。

    他女儿是那么懂事,那么柔弱,怎么会欺负别人?

    陈东赞同地点头。

    "秦月小姐确实是人中龙凤。

    这话瞬间拍到了秦意峰的马屁,让他喜笑颜开。

    "你今天是来谈项目的?来,快说说吧,我也正打算找你呢。"

    陈东连忙拿出包里的资料,热络地商量起来。

    和秦氏集团的员工告别后,秦月几人又回到别墅。

    等吃完饭,天色渐黑,预示着这次的录制终于要结束。

    杨文远让人去抄了水电表读数,开始计算两组成员的水电费。

    由于这几天他们都没有出去吃饭,做饭花了一些水电,算下来比上一次要高,但和去餐厅比已经节省了不少钱。

    就连安云云小组,在还清上一期欠款后,也勉勉强强把水电费用交上了,还剩下几块钱,

    安云云整个人都乐呵呵的,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因为几块钱而高兴成这样。

    "我的办法不错吧?"秦月笑着道∶"五块钱一餐,已经很便宜了。"

    安云云瞥了她一眼。

    "那也不是你做的饭,是陆黎做的,要谢也应该谢他。"

    说完,转头对陆黎笑着道∶"陆黎,下次录制你要不要换到我们组来?我肯定比秦月大方,也能带你们赚钱!"

    留在秦月组简直可惜了,要是和她组队,肯定能吸引很高的人气!

    陆黎本来正陪着秦月乐呵呵,听见这话,笑容立即消失。

    "你们组不是有四个人了吗?"

    安云云想也不想就道∶"我把姜时踢出去,你就能换过来了。"

    反正姜时现在人在曹营,心在汉,整天有事没事就往秦月那边跑,有时候还向着她,把两人的计划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秦月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也不考虑一下站在身后的姜时的心情,人家都听见了,该多难过?

    她摇了摇头,想要以同事的身份,安慰一下姜时。

    还没开口,却见姜时看上去安云云还要高兴。

    "什么时候换?现在吗?!"

    他已经等不及了!

    陆黎却立即拒绝,后退两步,站在秦月身后。

    "我不换。"

    姜时一听,拉这个脸。

    安云云不高兴,转头看他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砸在手里的赔钱货。

    "你也努努力!"

    姜时∶?

    结算完最后的水电费,第二次集体录制正式落下帷幕。

    工作人员关掉摄像机后,秦月看所有嘉宾都还在客厅休息,急忙上楼,把剩下的贴小花素材搬下来。

    "前两天没时间,还剩一点没做完,正好今天做了。"

    贴小花其实并不难,秦月也不会催促,有时候一晚上只贴一朵也不会被埋怨,大多数时候,就连左一和左二都挺喜欢这份工作的。

    而且所有人坐在一起,说说笑笑,气氛很好,让人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还不用担心镜头不够。

    所以一听她招呼,本来坐在各处的嘉宾纷纷起身,十分自觉地在客厅坐成一排,开始工作。

    秦月看向还坐在不远处的安云云。

    "安云云,你来不来?"

    安云云哼哼两声,抬手打量自己的美甲,娇滴滴道∶"我的指甲做了好几百块呢。"

    "那算了。"

    秦月没有多劝,开始认真地贴小花。

    安云云还等着下一句呢,可没等到,一口气憋在胸口,感觉每次对上秦月,都讨不到好处。

    他坐在沙发上浑身不自在,假装看电视,一边竖直耳朵听着旁边的对话。

    心痒的样子,所有工作人员都看在眼里,目光有些复杂。

    "她其实很想贴吧?"

    "肯定是。

    "电视都没开声音,她在看什么呢?"

    "耳朵都快竖起来了!"

    安云云所有注意力都在小花组,听见他们在说话。

    "姐,你真厉害,贴得又快又好!我练习了这么久,还是不熟练。"叶朝露惊呼一声。

    秦月道∶"下手的时候需要一点技巧,我以前做过类似的工作,有经验。''

    听见这话,安云云终于忍不住,,猛地站起来,几步走过去,站在秦月旁边,一脸得意地指挥∶"给我让一个位置,这种小事情都搞不定,我肯定贴的比你好看!"

    秦月不介意,往旁边让出一个位置。

    安云云一坐下,拿着小花的材料打量,嗤笑一声。

    "这么简单,我一分钟就能贴一个。"

    然后跟秦月提条件∶"但是我有一个要求,秦月,既然我来了,那我的工资要和他们一样,我不接受不公平待遇。"

    "当然,我一直都很公平。"秦月信誓旦旦。

    安云云这才满意,拿起针线,唰唰就是一个。

    秦月看着她的动作,却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转头朝外面打量。

    现在录制已经正式结束了,只有几个工作人员还在外面忙活,看不见杨文远。

    她起身走过来,压低声音喊人。

    "导演?导演?"

    喊了几声,本来已经休息的杨文远黑着脸走过来。

    "叫我干嘛?拍摄已经结束了,你还想干什么?"

    他都已经下班了。

    秦月小声解释,生怕被人听见∶"就是拍摄结束了,我才来找你啊,我们正贴小花呢,你快来,现在不用担心被网友发现,你可以放心贴了。"

    她一脸高兴地看着杨文远,一脸∶你看我多体贴,多为你着想。

    杨文远∶

    "谁告诉你我要贴那玩意儿了?我没兴趣!"

    转身要求,却被秦月一把拉住。

    "那你上次还半夜偷偷去拿?来吧,导演,不过我改主意了,刚才安云云说的人,企业要做大做强,就必须一视同仁,我不能给你开后门,你也只能九毛一朵,不然他们该不高兴了。"

    杨文远没说话,使劲甩她的手。

    却甩不开。

    没想到秦月的力气竟然这么大!

    杨文远一急,破罐破摔道∶"我就要九毛五!你要是不给就放开我!"

    獭皿“::

    "那好吧。"

    然后倏地松手,转身走了。

    松手无情,一眼都没有再多看杨文远。

    她重新回到组员身边,满意地看了看自己打造的流水线产业,感叹道∶"你们放心,我绝对会-视同{仁的。"

    就算是导演,也不能破例。

    这才是一个好的包工头应该做的事。

    见秦月终于放弃拉自己入局,杨文远长长松了一口气,准备回去休息。

    一回头,见工作人员都用一种不赞同的目光看着自己。

    "导演,你会不会有点太贪心了?"

    "九毛五呢。"

    "不知道秦月在哪儿接的工作,其实我也挺心动的。"

    ·....

    "你们没事吧?"

    杨文远额角青筋跳得砰砰的,感觉这个节目组里的人越来越奇怪了,被秦月带得越来越歪。

    他回到休息室弱弱地躺下,郁闷了一会儿,,想到今天拍摄结束,秦月终于可以去折腾另一个剧组,才终于高兴地笑起来。

    还给老朋友发了一条消息提醒。

    杨文远∶【今天《一路环游》录完,接下来秦月去你了的剧组,终于该我休息了。】

    张澜之此时正翘着脚在看剧本,看见这条消息,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

    什么?

    四天已经过去了吗?

    这就是光阴似箭的感觉吗?

    他仔细品了品老朋友发来的这句话,从中感受到了深深疲惫感。

    张澜之∶【秦月干什么?上次不是还挺好的吗?】

    杨文远把这次录制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苦水倒了半个小时。

    【秦月有毒,最恐怖的是还会传染!你说,她的脑瓜子里平时都在想什么?】

    这个问题,张澜之也回答不出来。

    他犹豫了一会儿,给老朋友发过去一个加入群聊的邀约。

    杨文远此时正在感叹,突然接到这个消息,第一眼就被群名震撼住了。

    受秦月迫害者联盟。

    他想也不想就同意。

    啪一下点进去。

    群成员加上他有四个人。

    另外三个是张澜之,不再资深的记者小武,还有场务组组长。

    他刚进去,张澜之发了一条消息∶【这里的人都是被秦月迫害的人,我们可以在这里交流情报,,相互抱怨,团结起来吧!打倒秦月!】

    不再资深的记者小武∶【欢迎新成员。】

    场务组长∶【打倒黑恶势力!】

    不再资深的记者小武∶【新成员不要怕,有什么委屈,来和我们说,我们理解你。】

    看见这样的对话,杨文远一把子支持了,瞬间感觉到了如家一样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