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1章 我什么都没做!

    本来秦月和陆黎约好,等拍摄结束就一起回《大唐祸》剧组的。(看啦又看小说网)

    可开发莲花市的旅游项目已经起步,秦月得先留下拍摄宣传照才能离开,好在剧组那边暂时没有她的戏份,可以等几天再过去。

    安云云知道秦月成为莲花市旅游形象大使后,一脸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为什么选你不选我?"

    成为一个市的旅游形象大使,这资源可比什么代言有分量多了,能和体制搭上线,而且对以后的形象也有帮助。

    不少当红明星都没有这个待遇,秦月一个小糊咔却能做到,在她看来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程度,

    安云云简直馋哭了,怎么也想不出,为什么规划局会选秦月来当这个形象大使。

    "当然是因为秦月很优秀。"陆黎听见他们的对话,站出来解释道。

    叶朝露也跟着点头,激动道∶"对啊,秦月姐这么好,之前花海就是她带火的,如果要选形象大使,当然是秦月姐。"

    李正风∶"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资源,秦月,你就放心去准备吧。你和莲花市的气场很合,要是你来代言,我相信这个项目肯定能成。"

    安云云翻了个白眼。

    在她看来,秦月根本没可能凭自己拿到这个资源,一定是有人帮了她。

    于是她找到杨文远,娇滴滴地埋怨。

    "导演,你怎么推荐她那样的去当形象大使?要不你和他们说说,其实我也很不错的。"

    都知道娱乐圈里经常勾心斗角抢资源,可没想到安云云说得这么直白,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不是我推荐,是规划局自己选的人。而且…….杨文远仔细打量安云云,道∶"要是和你比起来,秦月虽然经常让人一言难尽,但还是挺适合这个工作的。"

    开玩笑。

    安云云简直还不如秦月,她竟然还说自己更好。

    心里没点数吗?

    秦月虽然总是不按套路出牌,但先不说对竹林的开发计划,就是那片现在正火的花海项目,都是她一手带起来的。

    其实杨文远也能理解规划局的选择。

    安云云受打击了,显然没人这么直白和和她说过话,整个人都愣了几秒,直到杨文远离开,她才终于回神。

    转头对着车窗玻璃打量着自己的模样,美美地甩了甩自己头发。

    "全是瞎子,秦月也能和我比?"

    秦月正在和陆黎道别。

    知道秦月不能和自己一起回剧组后,陆黎本来有些失望,但在知道秦月要去拍摄宣传照时,很快就点了点头。

    "这个工作确实很重要,多久能拍好?"

    "应该能赶上拍戏。"

    "好,那我在剧组等你。"陆黎摆了摆手,看了她好几次才转身上车。

    送走几个嘉宾,秦月又按照惯例去和导演道别,顺便培养感情。

    工作人员正在收拾器材,看见她解释道∶"导演昨天晚上就连夜走了。"

    准确地说,是连夜扛着摄像机跑的。

    "怎么这么突然?我还没和他道别呢。"秦月有些失望,哪有导演这么早就走的。

    工作人员回忆着昨天的情形,道∶"导演走的时候可开心了,我第一次看到他下班的时候这么高兴。"

    秦月眼睛微微一亮。

    "这么说,这次的节目,他录得很开心?"

    几个工作人员仔细回想了一番,感觉应该不是这样的。

    杨文远离开时的样子,更像是被折磨得不行了,下班时一秒也不想耽搁地跑回家。

    和秦月说的恰恰相反。

    但看着此时秦月开心的目光,几个工作人员不好戳穿。

    事实上,整个节目组里除了导演,大家都挺喜欢秦月的,她和其他来录制节目的明星不同,让他们感觉很亲切。

    "应该是吧。"

    所有人都在准备离开莲花市,秦月一个人留了下来,坐上经纪人来接她的车后,她转头朝外面的别墅看了看,不自觉地有些担忧。

    "为什么每次离开节目组的时候,我总担心没有下一次录制呢?"

    经纪人正在开车,道∶"你的担心是正确的。"

    秦月在镜头前,不知道镜头后面发生的事。

    她作为经纪人,每天都在担心秦月被开了,包里随时准备着当初签约的合同,打算如果杨文远真的忍无可忍,要把秦月踢出去,她就拿出来据理力争。

    自己的艺人,凑合着带呗,还能不要了?

    离开拍摄地之后,秦月先去规划局找陈东科长,准备拍摄的事。

    "摄影棚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过去看看,争取两天内拍摄完,早点开始做预热。"

    秦月表示赞同,两天拍摄结束的话,刚好能赶上回剧组的时间了。

    "现在就出发。"

    陈东带着两人上车,在莲花市绕了大半个圈,然后又回到了秦氏集团分公司楼下。

    "在这里拍?"

    陈东点头,笑着道∶"秦氏集团和规划局合作,是这次旅游项目的开发商,既然是拍摄宣传照,当然要经过他们的认可。"

    "我记得这里没有摄影棚啊。"秦月道。

    陈东∶"秦总说,他特意建了一个,等拍摄完拆掉就可以了。"

    特意建的…

    秦月凌乱了。

    不愧是她那财大气粗的老父亲。

    新搭建的摄影棚就在宣传部旁边,秦月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准备好了所有拍摄设备,看上去有板有眼的,一个扎着小辫,打扮十分花哨的摄影师正在摆弄着仪器,身边几个工作人员在帮忙。

    "介绍一下,秦月,莲花市的旅游形象大使。摄影师,你可要好好拍,要拍得有特色,能体现出我们来莲花市的特点,还能吸引游客来参观。"

    摄影师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仔细打量秦月的模样,第一眼,脸上就露出毫不掩饰的惊艳。

    虽然接工作的时候就知道拍摄对象是秦月,他上网搜过几张照片,当时就觉得不错,可没想到真人比照片中更好看。

    皮肤看着吹弹可破,因为没有化妆,看上去多了几分清丽,和之前看到的照片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般这样的人,可望性都很强。

    摄影师脑海中浮现出几个画面,跃跃欲试道∶"没问题,我已经想到该怎么拍的,要不今天就先拍一组试试?"

    秦月走进化妆间,迎面就看到里面架子上挂着一排衣服,种类繁多,款式新颖。

    她随便拿起一条裙子看了看,l牌,而且还是高定,就连尺寸都和她完全贴合,裙摆上闪烁着璀璨的光。

    这光芒,怎么和家里镶嵌马桶的钻石那么像呢?

    "这是真钻?"

    "对啊,秦小姐真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了,因为裙摆上使用的钻石数量很多,刚才拿过来的时候,好多人还以为是假的呢。"

    毕竟只是拍摄一组宣传照,大多数人下意识不会觉得是真的。

    而且镶嵌钻石的裙子不只一条,架子上一整排都是,光是这些钻石就价值惊人了。

    秦月·..

    该怎么说呢?

    难道说,自己是从自家马桶上得到的经验?

    那做这些高定的品牌该有多闹心?

    "这裙子是谁准备的?"秦月询问道。

    "秦氏集团。"

    果然。

    她伸手摸了摸裙摆上闪亮的钻石,前一天,自己还在考虑卖五块钱的盒饭,今天却看着老父亲视钱财如粪土。

    秦月感觉自己都快分裂了。

    第一套换的衣服是蓝色印花长裙,裙摆是渐变碎花,长度刚好到小腿,露出半截纤细白皙的小腿肚。

    看似普通的连衣裙,但如果走到灯光下,那些点缀在裙摆上的细碎钻石就会折射发出微光,绚丽夺目。

    蓬松的长发被扎成了麻花辫,用几朵蓝色小花装饰,再戴上一顶宽檐遮阳帽,恰到好处的蝴蝶结挺立着,更增添了几分娇俏。

    秦月才刚从化妆间走出来,就遭到了全场工作人员的围观。

    摄影师更是表情激动,挥舞着手臂道∶"我就知道这条裙子很适合你!简直绝了!这组刚好和花海契合,我已经能想象到那个画面了!"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秦月的可塑性极强。

    刚才没化妆时的清丽,现在已经彻底被纯真取代,有一种说不出的惊艳。

    秦月转头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模样,不得不说,这条裙子贵是贵,但确实很好看。

    可能,贵就是这件衣服唯一的缺点了。

    她拿出手机给裙子拍了张照片,发给秦意峰∶【爸,这些衣服拍完能退吗?】

    退是不可能退的。

    秦意峰一听说秦月过来就下楼了,此时正暗戳戳地站在门口偷看。

    所以当收到这条消息,有些不解。

    秦意峰∶【为什么要退?】

    秦月∶【太贵了,拍宣传照不用买高定。】

    秦意峰的回答忧心忡忡∶【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你五官不出挑,我只能多花点钱,从衣服上多下功夫。】

    秦月∶【?】

    请你睁开眼,再仔细看看。

    秦意峰站在门口,当看到秦月穿着自己买的衣服出来,被大家称赞时,他心里很是欣慰,感觉自己的良苦用心没有白费。

    今天秦月一共拍摄了两套,第二套是绿色的古风短打,长发用木簪别住,只有餐角垂下几缕发丝,手持短剑,仿佛故事中的侠客。

    这一套造型和竹林契合,之前的柔美瞬间消失,变得英姿飒爽,引来不少欢呼。

    最开始的莫过于摄影师。

    从业这么多年,他很少遇到可塑性这么强的模特,再加上秦月代言三轮车的时候拍摄过广告和宣传片,积累了不少经验。

    这次拍摄中,她还加入了之前在剧组学习时的感悟,导致每一张照片都很有故事感。

    这就是摄影师需要的效果。

    -场拍摄下来,他已经储存了上百张照片,加班加点地坐在电脑前,开始挑选最合适的几张。

    秦意峰这时候走过去,看到屏幕上显示的照片。

    眉头一皱。

    "这些就是你选出来的?"

    摄景师认识这个人,来工作之前,有人特意带他去看了这位坐在轮椅上的总裁,对方特意叮嘱宣传照一定要好好拍。

    "没错,您觉得怎么样?"

    秦意峰紧抿着嘴唇,打量了几秒,道∶"我不是让你好好拍吗?"

    摄影师∶?

    他好好拍了啊,都拿出十年的摄影师功力了!

    连忙解释道∶"这些的表现力和镜头感都不错,很适合用来做宣传照。"

    秦意峰想了想,又问∶"后期呢?不p一下吗?"

    "调整一下亮度就可以了,秦月的五官不需要怎么p的。"摄影师笑着道。

    刚说完,就接收到了秦意峰震惊的目光。

    "p一下,把她p好看一点。"

    他十分真诚地提出建议,走了。

    摄影师看着电脑上的照片犹豫,左看右看,也不知道秦月这张脸哪里需要p的。

    不过既然老板发话,他还是让助理尝试着p了两张,但也只是微调。

    果然,秦意峰很快又回来了。

    他盯着摄影师p好的照片,一脸的一言难尽。

    摄影师看得心中忐忑,询问道∶"秦总,您觉得哪里不对?你说,我可以再改。

    秦意峰微微摇头,最后道∶"算了,我自己来吧,把照片发给我。"

    摄景师∶???

    眼睁睁看着秦意峰在电脑上操作,把照片传到自己的邮箱里。

    这家公司的老板怎么奇奇怪怪的?

    可连宣传照都要亲自过问,而且秦月已经长得这么优秀了,他还不满意。

    摄影师想了想,打开手机询问秦月∶【你是不是和秦氏集团的老板有仇?】

    秦月此时正在换衣服。

    收到这消息有些疑惑。

    【没有啊,他怎么了?】

    这次,摄影师没有回复。

    秦月倒是没怎么在意,秦意峰一向关心她,可能只是有了什么误会。

    她把化妆间里的衣服都试了一遍,让化妆师帮忙选好妆容,确定明天拍摄的照片,最后才走出来。

    正好看见秦意峰和助理来了,在和摄影师说话。

    很快,助理拿出一个u盘穴入电脑里,一张照片立即弹了出来。

    瞥了一眼,秦月整个人瞬间僵住。

    这明显是刚才她拍摄的其中一张照片,站在翠绿的竹林中,迎风而立,潇洒自如,风吹起发丝飘逸非凡。

    一切都哈恰到好处。

    除了那张脸。

    鼻子扁扁塌塌,脸也圆乎乎的,一双眼睛拉得细长,简直让秦月怀疑人生。

    她拍照出来是这样的?

    "这是.…我?怎么把我p成这样了?"

    正在商量的三个人听见声音,迅速回过头,一看见是秦月,脸上的表情都各有不同。

    摄影师现在也很懵。

    刚才秦总把照片带走,说要自己动手,他也想看看这位总裁到底有什么高见,就留在这儿等了-会儿。

    可没想到,等来的是一个妖怪。

    照片中的人,大概率已经不能被称做人了!

    摄影师磕磕绊绊道∶"不是我p的.…."

    他的审美不容许他p出这样的照片。

    秦月转头朝助理看去∶"你怎么把我p成这个鬼样子?"

    刚才她都看见了,是助理把u盘拿过来的。

    助理愣住了,一脸慌张地看了看秦月,又转头看秦意峰。

    "秦总..."

    刚要辩解,秦意峰皱着眉,火速和女儿站在了统一战线,不满地看着他。

    "就是,你怎么p成这样了?"

    助理∶???

    秦月又看了看电脑上的照片,实在有些惨不忍睹。

    之前听说秦意峰的助理都是无所不能的,没想到还有他翻车的时候。

    "你的审美真的与众不同。"

    秦意峰点头,一起谴责助理∶"对啊,你的审美确实有点问题,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助理没想到自己跟了秦总这么多年,说被卖就被卖,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心里有苦说不出。

    感觉以前在黑市打拳的时候,都没受过这么重的伤。

    秦月担心道∶"你们不会打算用这样的照片当宣传照吧?"

    "当然不会。"秦意峰义正言辞,坚决对摄影师道∶"删掉,马上删掉!"

    摄影师.

    没想到秦意峰的态度变化得这么快。

    明明在秦月出现之前,他一直在赞美自己p得好,p得妙,p得呱呱叫,现在说翻脸就翻脸了。

    这就是成功人士的境界吗?

    "那我真删了?"他试探着问了一句,把照片拖进垃圾箱。

    然后调出自己选好的几张照片给秦月看了看。

    "这些好多了,我刚才试了几套衣服,等明天再来拍。"

    秦月满意地点头,和秦意峰一起离开。

    摄影师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又打开垃圾箱,看了看那张鬼一样的照片,正准备彻底删除,手机上又弹出一条消息。

    是总裁助理发来的。

    【秦总说,那张照片不要删,他要带回去。】

    摄影师……

    呸!

    这都什么审美?

    秦月在莲花市留了两天,一共拍摄了五组不同的照片,还抽空拍了一条广告视频,效果都还不错,等旅游项目启动之后,就会投入使用。

    与此同时,秦意峰提出在进去采纳三轮车代步的方案,已经正式开始运行。

    凤凰牌的老板亲自来了莲花市,对秦意峰的提议表示感谢,十分愉快地达成了合作。

    不过他们见面的时候,秦月已经不在莲花市了。

    她在《大唐祸》有一场戏今天就要开拍,虽然是在晚上进行,但秦月对自己的演技不太自信,准备提前进剧组调整状态。

    刚回到片场,场务组的同事立即对她表示了强烈的欢迎。

    但秦月在人群里找了一圈,就是没有看到组长。

    "组长,两天前她就和我们说,你要回来了,让我们准备好,她自己也一直紧张兮兮的,现在应该在拍戏那边吧?最近她和导演的关系可好了。"

    正是因为这样,导演组和常务组本来相互埋怨的两个部门,现在也和谐了不少。

    秦月惊住。

    没想到组长这么关心自己。

    她连东西都来不及放下,迅速往里面走。

    远远地,看到片场聚集了很多人,却十分安静。

    秦月按之前在剧组的经验,放轻步伐走过去,果然看到正在拍戏。

    主角是陆黎。

    只是短短两天没见,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看上去憔悴了不少,下巴上带着青色的胡茬,身形消瘦,整个人颓废迷茫。

    此时他衣着破烂,正坐在台阶上喝酒。

    看见这一幕秦月就知道,他已经演到《大唐祸》后期了。

    从一个入仕的新晋门生,再看到世间种种黑暗之后,陷入迷茫和混乱,自甘堕落。

    虽然一直都知道陆黎的演技很好,但秦月还是再一次被惊艳住了。

    她忘了去找组长,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陆黎的演绎,光是这么看着,就能感觉到那种窒息的痛苦和绝望。

    足足三分钟的戏,他一个人演绎,一条过,没有任何卡顿。

    这就是影帝的统治力吗?

    秦月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虽然表演已经结束,但她还是能感觉到心头沉甸甸的压力。

    反而是陆黎看见她,立即从戏里走出来,高振朝她招了招手。

    "我还以为你晚上才到呢。"

    一边说,一边接过秦月的行李,带着她往里走。

    这样的画面,现场的工作人员都已经习惯了。

    秦目笑了笑,道;"笨鸟先飞,我决定早点过来看看。''

    她先去和导演打了一声招呼,张澜之心情很是复杂。

    秦月自从进组,演技肉眼可见地在进步,再加上一张天生适合大荧幕的脸,简直就是每个导演都喜欢的演员。

    就是她总有点奇奇怪怪。

    好在,她现在只剩下三场戏了。

    "好好准备,晚上那场戏很重要。"他叮嘱了一声。

    把行李都放到休息室,陆黎一直看着她,乐呵呵道∶"我待会儿还有一场,拍完能休息,到时候我和你对戏。"

    "好。"

    秦月兴冲冲地点头,站在片场旁边开始认真学习。

    导演为了给陆黎调整上节目的时间,把他的戏份都放在了一起,这几天拍摄的部分都是他的戏。

    有时候顺序打乱,人物状态不连贯,陆黎也能很快调整好情绪,在各种状态中进行切换,让人惊叹。

    每次拍完一段,陆黎就跑过来,和她解释刚才表演时情绪的变化,让秦月吃透演绎的变化。

    她一边做笔记,听得格外认真。

    一直到下午,陆黎休息的时候和秦月对了两遍戏。

    "比以前进步多了!这几处的情绪你都拿捏得很好!"陆黎指着剧本上的几处细节夸奖道。

    "真的?"

    陆黎的语气十分认真∶"我在剧组的时候,进场有人让我教他们演戏,但你是进步最快的。"

    很难想象在半个月前,秦月拍戏时还需要陆黎用手部动作帮她遮。

    现在,她脸上的微表情已经细腻了很多,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也可以承受住镜头的考验了。

    "谢谢。"

    秦月咧嘴一笑,心里忍不住一阵窃喜。

    然后看向陆黎。

    此时他身上的戏服还没有换下来,还是破破烂烂的,妆容一样,衣服一样,可是陆黎现在的样子和刚才拍戏时的颓废,简直判若两人。

    这样的反差,让人每次看到都不由感到惊讶。

    她忍不住上前半步,凑近打量陆黎的脸,道∶"我看过你的很多电影,你真的是我见过最好的!颜值和实力并存!"

    娱乐圈中不是没有演技好的演员,但大多没有陆黎长得好看。

    其他偶像派虽然长得还行,但演技却远远不及陆黎。

    陆黎看着凑到眼前的人,脸颊肉眼可见地慢慢红起来。

    "你看过我的电影?"

    "每一部都看过。"

    进剧组之后,她被陆黎的演技震撼,就抽时间把他的作品都看了一遍,也能当做学习。

    秦月想了想,补充道∶"不过有些你客串的,应该没有看过。"

    毕竟陆黎出道太久了,客串过的电影和电视剧数不胜数。

    陆黎有些腼腆地笑了笑,嘴角露出若隐若现的小酒窝。

    他看着秦月,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热烘烘的,心跳如鼓,最后坚定道∶"秦月,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总有一天,你能走上领奖台。"

    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跑掉了。

    秦月甚至还来不及回答,只能疑惑地看着他的背影。

    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化妆间。

    没想到刚出门,正好撞上陆黎的经纪人。

    他瞪着秦月,仿佛护患的老母鸡。

    "你刚才对陆黎做什么了?"

    秦月∶??

    "我什么都没做啊,他只是帮我对戏而已。"

    "只是这样?"对方一脸怀疑,道∶"那他怎么回去就傻笑?脸还红得不像话,就像……就像被你欺负过一样!"

    秦月瞪大眼睛。

    冤杆。

    "我从来不打*的!"

    "我说的不是那种欺负!"

    秦月不解∶"那是什么欺负?"

    看着她迷茫的眼神,经纪人气得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没解释,又火急火燎地走了。

    秦月一头雾水,本来还想去看看陆黎是不是被人打了,可还没出发,就被化妆师带走去化妆。

    她只好让自己的经纪人过去看看。

    经纪人也很惊讶∶【陆黎被打?怎么可能?】

    秦月∶【刚才他的经纪人来说的,说陆黎被人欺负了,脸很红地跑回去了。】

    经纪人∶【被人打巴掌了?】

    秦月∶【可能,你帮我去看看,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欺负他,我去给他报仇!】

    发完消息,秦月心里有些感慨。

    连影帝在剧组都会被人欺负,她这样的十八线小演员生存也太艰难了。

    傍晚十分,天色刚暗,正式开始拍摄。

    这是秦月最重要的一场戏份。

    在《大唐祸》中,她本来是反派遣来诱惑男主角的花魁,但是在一场辩论中,她最后被男主角说服,信念开始动摇。

    在两种观念的折磨下,最后选择自尽。

    这场就是自尽的戏。

    秦月穿着三米长的红色绣花裙摆,站在青楼的画舫上,一曲作罢,,饮下毒酒,最后身亡,凄惨而唯美。

    从进组第一天,张澜之就特意交代过,这场戏很重要,因此秦月一直在为此准备。

    舞蹈动作是早就准备好了,她练习了无数遍,早就已经烂熟于心,台词和动作刚才和陆黎排练过,也没有问题。

    可秦月试了几遍,都不成功。

    张澜之坐在摄像机后面频频摇头。

    "不对劲,还是不对劲。"

    秦月有些紧张,询问道∶"导演,我哪里演的不对吗?"

    "不是你的问题,这个画面总感觉有些不对。"

    他皱着眉,因为想不出是哪里不对劲,表情格外痛苦。

    气急败坏地来回走了两圈,张澜之突然瞥见画面中的秦月,瞬间反应过来。

    "道具组,你们怎么回事?不是说了这场戏很重要,花魁的打扮要华丽吗?"

    他大步朝秦月走过去,突然伸手把她头上的发簪取下来,轻轻一折,仿真唐朝点翠瞬间裂成两半。

    脸色更加难看。

    "这个发簪,塑料感太重了!特写镜头下一看就知道是假的,看看,一掰就断开了!"

    道具组一脸懵逼。

    秦月戏份本来就不重,再加上发簪只会在这场戏中用一次,所以他们也不怎么在意,没想到张澜之要求竟然这么高。

    所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澜之道∶"拍摄先暂停,你们去做一个新的来,一定要合适的!要华丽的!不要这种破塑料!"

    说完,道具组的人急忙往外走。

    秦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暂时不敢换下,只能托着站在旁边休息、,突然看见陆黎出现在不远处,立即招了招手。

    想过去问问,他被欺负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还没等她靠近,对方一看见自己,就慌慌张张地走了。

    秦月的动作停在半空。

    不对劲。

    以前陆黎从来没有这样躲过她。

    秦月想去追,可身上的衣服太笨重了,只好暂时作罢。

    张澜之在这方面很倔强,一直坐在原地等着,似乎新首饰不到,他就不开工。

    但大多数人都觉得,今天估计等不到了。

    他要求那么高,道具组做了半个月的发簪,都不能让他满意,现在时间紧急,上哪儿去找合他心意的。

    秦月也是这么觉得,她坐在休息室,正打算问问经纪人情况,敲门声突然响起。

    她艰难挣扎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才托着宽大的戏服去打开门。

    秦意峰的助理手里捧着一个黑色的木头盒子站在门外。

    "小姐,秦总听说剧组拍摄出现一点小问题,所以送了一些道具过来。"

    秦月眼睛转了一圈,有些疑惑。

    "什么道具?"

    秦意峰怎么知道她这儿出问题了?

    正想着,助理已经走进来,将手里的盒子放在秦月面前,轻声道∶"这是秦总送给您的小礼物,希望能帮到您。"

    那盒子看着颜色幽黑,上面还雕刻着一些浮雕纹路,看上去价值不菲。

    刚掀开盖子,一道流光便闪过。

    金片座底,金丝勾勒出娇美的蝶状,拢着蓝色绚丽的羽毛,珍珠和翡翠镶嵌左右,造型典雅高贵,富丽堂皇。

    这叫……小礼物?

    秦月看着盒子里的点翠,从上面的光泽来看,应该不是假货,而且如果仔细观察的话,点翠上蓝色的羽毛微微有些褪色,显然年代久远。

    她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东西是哪儿来的?"

    助理∶"之前您在《一路环游》剧组拍摄的时候,秦总去参加了一个国外的拍卖会,在拍卖会上买下的藏品,唐朝点翠。"

    果然!

    "他又花了多少钱?"

    助理顿了顿,从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他看得出这位小姐是十分节俭的人,回答得有些心虚∶"八千万..."

    秦月恨不得当场去世。

    "这么贵重的东西,他就拿来给我拍戏?不怕折坏了?"

    助理道∶"秦总说,既然要拍戏,那当然要拍得最好,只是一支点翠而已,您喜欢就好。"

    说完,朝她微微鞠躬,转身走了。

    秦月拿着手里沉甸甸的点翠,心里滴血,用也不是,不用也不是。

    她拉开休息室的门,看见外面的工作人员还在焦躁地等待着,整个片场乌云罩顶。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按照张澜之的性格,今天拍不好这场戏,所有人都别想休息。

    她思索了一会儿,转头看向镜子,还是打开盒子取出那支点翠,轻轻穴在头上。

    本来沉寂在盒子里的点翠,在戴上之后,仿佛瞬间活了一样,将她整个人一同点亮,不愧是唐朝盛世的花魁。

    秦月小v心翼翼地朝张澜之走过去。

    "导演,你觉得这个发簪怎么样?"

    她指了指自己头上的点翠。

    张澜之正在命令道具组继续想办法,一回头,突然看到秦月头上的发簪,整个人都惊了一下。

    夜色灯光之中,蓝色的发簪仿佛翩然起飞的彩蝶,一举一动中散发着美态,流光溢彩。

    在它的衬托下,秦月本来就出众的五官变得更加雍容华贵。

    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

    张澜之激动地走过来。

    "你这个塑料,做的好逼真啊,是从哪儿拿来的?"

    他伸手要去碰,吓得秦月迅速后退半步,随口道∶"有人送的,导演,我们可以开始拍了吗?"

    张澜之仔细看了看那发簪,心中惊叹,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

    "开拍!开拍!"

    有了点翠的加持,秦月的拍摄顺利了许多,所有人看见的第一眼,都被她头上的发簪惊住了。

    最后一场戏,秦月饮下毒酒,缓缓倒地,翠色发簪轻轻扇动,最后慢慢归于平寂,仿佛也生出了灵魂。

    凄美得画面让人屏息。

    这是秦月进组以来最成功的一场戏,完美的演绎和服化道,根本挑不出任何毛病,给所有人的震撼不亚于陆黎的演绎。

    刚结束,就有不少人上前询问。

    秦月其实胆战心惊,总担心把发簪弄坏了,平时肯定和大家打成一片,今天却火急火燎地回休息室,把点翠放回盒子里,心才终于落地。

    这时,经纪人也闻讯赶来,新奇地看着盒子里的饰物。

    "现在道具组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竟然做得这么逼真!"

    秦月道∶"这就是真的,我爸从拍卖场买下来的,八千万。"

    经纪人想要触碰的手瞬间停住了,谨慎地盖上盖子,放回桌上,朝秦月竖起大拇指。

    "令尊果然了不起!"

    秦月的心脏现在还紧张着,只想早点把这个烫手山芋送回去,突然想起另一件事。

    "对了,陆黎没事吧?我刚才和他打招呼,他一看见我就跑呢。"她嘀咕道。

    经纪人收回看向木盒的视线,表情有些复杂,斟酌着解释道∶"我问过了,他被欺负,和你说的那种欺负,不是一种欺负。"

    "…什么意思?"

    秦月不解地看向她,表情懵懂。

    经纪人和她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你说啊,他为什么看见我就跑?"

    见她还是不懂,经纪人忍无可忍道∶"就是说,让你以后少撩拨别人!"

    秦月∶???

    我什么也没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