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2章 我杀青了。

    秦月一头雾水,却被经纪人抓着强烈遣责了一遍,只好仔细回想一遍,却也没发现哪里不对。(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总之,你还是和陆黎保持距离吧。"经纪人道。

    "可你之前不是说,让我跟着他多学演技吗?保持距离还怎么学?"

    经纪人很拔x无情地说∶"我看你今天演得挺好的,应该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就这样吧。"

    卧槽。

    秦月震惊了。

    "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用完了就扔,不愧是你。"

    但她可不是这么忘恩负义的人。

    秦月苦口婆心道∶"咱们做人不能这样,陆黎耐心教我演戏,还不求回报,怎么能说翻脸就翻脸呢?"

    经纪人翻了一个白眼。

    秦月是不知道,现在外面都已经出现她和陆黎的cp粉了,冰面之下的风暴即将来袭,以陆黎的人气,秦月一个小糊咔,到时候很可能会被碾得连渣渣都不剩。

    但这些秦月都不知道,她对经纪人谆谆教诲了一番,决定以后继续和陆黎的革命友谊,地久天长。

    然后捧着木盒子里的点翠发簪,小心翼翼地回家了。

    第一时间找到秦意峰。

    秦意峰正在和拍卖会的人联系。

    听说秦月在片场带上点翠之后,拍摄效果很好,他准备多入手几套和点翠搭配的藏品,以后给女儿拍戏用。

    此时他正在电脑上咔咔下单,等传给拍卖会的人之后,对方会直接送过来。

    秦月捧着木盒进来,放在桌上。

    "爸,这个还给你。"

    秦意峰疑惑。

    "还给我干什么?已经送给你了。"

    "我不要。"秦月道。

    八千万的发簪,她十块钱剪的头发不配。

    "爸,这东西还能退吗?"

    秦意峰下单的手停住了。

    "为什久要退?"看到她一脸痛苦,季

    "太贵了,我不喜欢,而且平时也用不上,更何况这种东西不是古董吗?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家?"

    秦月不理解。

    在她的认知里,这样的古董就应该放在博物馆里,供别人参观才是。

    秦意峰∶"可是已经拍下了,那家拍卖行不能退。"

    秦月沉默了不是说七天无理由退货吗?

    她只能把盒子收好,转身准备离开,还没出门,突然想起另一件

    叮嘱道;"爸,你以后别再

    买这些东西了,不然我一件也不会收的!"

    秦意峰看了一眼电脑上自己选中七八件的藏品,点头。

    "坚决不买!以后你喜欢什么,我们买什么。"

    然后迅速把选好的东西都删除了。

    秦月回到房间,把盒子郑重地放进保险箱锁好,这才放心下来。

    感觉她爸买回来的根本不是一支发簪,而是地雷,放这样的东西在身边,她晚上怎么睡得着?

    不过她看了看衣柜上充当门把手的祖母绿色宝石,马桶上镶嵌的钻石,还有大门上的黄金装饰...

    这发簪还真可能不是家里最贵的东西。

    当天晚上,秦月盯着保险箱,久久不能安然入睡的时候,有人在《大唐祸》的超话里发布了一组路透。

    拍照的人是陆黎的粉丝,去剧组本来是打算给陆黎拍照片的,但因为去晚了一些,刚好撞上秦月在表演最后一幕,被当时的画面震惊,所以下意识拍了下来。

    连夜整理之后,发到了超话。

    自从《大唐祸》开拍后,为了维持热度,剧组也经常流出一些剧照,却是第一次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秦月一袭红色长裙,姿态婀娜,翩然起舞,举手投足尽显风情。

    她仿佛看透一切的目光,饮鸩自尽,凄美死去,短短几张照片,仿佛一个生于盛世,死于黑暗的花魁活了过来。

    最后一张照片中,秦月嘴角沾血倒在地上,头上的翠色发簪泛着微光,仿佛她不甘的灵魂。

    每一个画面都美得惊心动魄,虐得痛彻心扉。

    而且这塑料发簪,,做的也太真实了!

    他们一直都知道,秦月是美的,却没想到能美得这么绝。

    一直都知道她演技差,可从这些路透看来,人家一点也不差!

    到底是谁说秦月演技差的?

    在照片中,秦月饮下毒酒,眼中的落寞、痛苦和释然,全部释放了出来,就连隔着屏幕

    都计人

    想要冲进去抱抱她,安慰她。

    这样的表现力,还叫差?

    本来一直是各家粉丝宣传自己偶像的超话广场上,第一次出现了全面倒的称赞。

    电影还未播出,秦月就凭一张照片出圈里,不少粉丝纷纷倒戈。

    这天晚上,,这组照片虽然没有闹上热搜,却让秦月的微博粉丝猛涨了几万,而这些新粉丝,几乎都是同剧组其他演员的影迷。

    所谓的圈粉,就是把同事的粉丝夺过来罢了。

    秦月∶就,挺不好意思的

    但秦月当天没有去看微博,因为心里记挂着保险箱里的点翠,睡都没睡好。

    第二天,她才刚到剧组,就受到了全体演员的热烈欢迎。

    昨天一战成名后,秦月彻底洗刷了自己身上"不会演戏"的标签,就连张澜之导演看向她的目光中都多了几分欣赏。

    远远地,他看着秦月和其他演员说话,好一派和谐的画面,一瞬间竟然有些欣慰。

    尤其是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张澜之仔细看过秦月拍摄的那段戏,越品越觉得满意,对自己选她来演花魁的决定满意极了。

    什么叫化腐朽为神奇!

    秦月和几个演员说完话,太阳伞下面摆弄手机,搜索了几条新闻给秦意峰发过去。

    标题分别是∶

    #点翠∶美丽的背后是残忍的"杀害"#

    #惊讶!穿成千年的点翠技艺竟是大量翠鸟的死亡!#

    这些都是她从网上找到的,好让秦意峰意识到那只点翠的问题,最好能想办法退掉。

    链接刚发过去,陆黎这时候走过来。

    "你的妆怎么化成这样?和昨天差别也太大了。"

    这一看就不是颓废妆,明显的满面春风。

    陆黎有些惊慌。

    "不对吗?

    刚才在化妆间的时候还好好的。

    秦月点头。

    "腮红太多了。"

    闻言,陆黎疑惑地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倒影,这才发现问题所在,登时有些窘。

    "你昨天没事吧?"这时,秦月询问道。

    "没事啊。"

    秦月松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是我说错话,你不理我了呢。''

    陆黎急了。

    好意思。秦月,以后我还能帮你对台词吗?""没有!我怎么可能不理你?只是.他看着秦月认真地询问。

    这话反了吧?

    应该是她来问才对。

    秦月想着,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道∶"可是我今天拍完最后一场戏就杀青了。

    闻言,陆黎眼中露出几分失望,垂着视线,,两排笔直浓密的睫毛在眼睛下方形成两片小小的阴影。

    "那你要走了吗?"

    "不知道,看看公司那边有没有安排。"秦月道。

    很多演员都是拍完一部戏,就马不停蹄开始接下一部,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个机会。

    说了一会儿,陆黎就被带走去拍戏了。

    秦月的最后一场戏安排在下午,拍完之后就正式杀青。

    场务组组长捧着鲜花递给秦月。

    "恭喜你,下一步有什么安排?"

    秦月乐呵呵道∶"应该要去其他剧组了吧,很抱歉,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工作了。

    组长叹了一口气。

    "那真是太可惜了,你放心走吧。"

    说完,转过身去,表情立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反转,立即高兴道∶"我这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导演去!"

    然后兴冲冲地跑了。

    至于这么高兴吗?

    秦月有些失望,但好在不少演员都对她表示出不舍。

    接受完众人的祝贺后,她走下片场,迫不及待地询问经纪人∶"我的下一部戏是什么?什么时候进组?"

    经纪人摇头。

    "没有剧组请你去面试。"

    秦月∶….

    "那其他工作呢?"

    经纪人∶"也没有。"

    秦月不理解。"怎么会这样呢?听说安云云前几天刚杀青,第二天就进另一个剧组赚钱去了,每年的戏都排得满满的。"

    "人家安云云是当红小花呢,你要对自己的定位要认识透彻一点。"

    秦月沉默一会儿,打开微博。

    "你看,我的粉丝都八十万了。"

    经纪人说话一点也不留情面,冰冷冷地往她心口扎刀子∶"现在微博上不知名的网红,粉丝都是百万起步呢。"

    前几次录制《一路环游》,秦月陆续上了几次热搜,都没有被骂,她刚飘飘然一会儿,没想到就被现实一巴掌拍回了地上。

    经纪人叹气道∶"没事,我们回去之后再找一个工作,或者等半个月,《一路环游》下一期应该就开拍了。"

    半个月..

    这等待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

    秦月皱着眉,突然眼睛一亮。

    "不对,我们都忘了,我还有一份工作。''

    半个小时后,秦月卸了妆,换下拍戏的衣服,穿着干练的运动服,推开了场务组的大门。

    "大家好,我今天正式杀青,以后我就能一整天都在这里工作了。"

    刚打开饮料,和同事庆祝的场务组长∶……

    "你刚才不是说,要去其他剧组拍戏了吗?"

    秦月走进来,解释道∶"目前暂时还没有其他剧组,组长,你以后就轻松了,有什么工作都可以交给我吧。"

    组长想不明白,堂堂一个亿万富翁,怎么就偏偏爱上了剧组打杂?

    你能不能学学别人,当一个正经的纨绔子弟?

    "秦月,忙了这么长时间,你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别累坏了。"

    秦月∶"我不累,工作赚钱才是我生活的动力。"

    边说着,卷了卷袖子。

    "我能帮忙做点什么?"

    场务组长没想到,自己的快乐仅仅持续了半个小时,买回来庆祝的炸鸡都还没吃饭,啪一下,快乐就没有了。

    "最近已经进入拍摄末期了,没什么工作,要是有事,我们会叫你的。"她缓缓道。

    秦月点头,把仓库转了一遍,还是感觉这地方熟悉。

    然后拿出手机给陆黎发短信∶【好消息,我又回场务组工作了,有空来找我玩啊。】

    陆黎∶【好!现在可以过去吗?】

    秦月看了看不远处的组长和其他同事,回∶【还是下次吧,组长他们点了炸鸡,正在庆祝我回来呢。】

    陆黎∶【你们关系真好。】

    秦月∶【那可不?】

    发完消息,秦月就收到了贴小花老板发来的工资。

    这次她一次性拿了很多材料,做了一大批过去,结算的工资不少。

    秦月按照每个人的酬劳发到群里,等到安云云和姜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他们的账号。

    对方安云云只在录制节目的最后一天贴过,但她纯熟的技艺,精湛的手工,都让人印象深刻,结算下来有十多块。

    不多,但既然答应了,就得送到她手上去。

    不知道姜时有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秦月带着钱包,直奔隔壁剧组。

    这里正在拍摄的是一部小说改编的仙侠剧,是近几年来大火的项目,从官宣改编就一直很受人关冷

    姜时在里面饰演一个表现温润、内心腹黑的男二,秦月之前在路上遇到过一次,他穿上一身白衣之后,看上去还挺仙气飘飘的。

    但是等她来到剧组才发现,整个剧组从主角到配角,就连赶车的小厮,清一色的帅哥美女,眉清目秀。

    秦月过去的时候,姜时刚拍完一场戏,热得站在太阳伞下面扇扇子,一脸烦躁。

    自从安云云杀青之后,他想去《大唐祸》剧组都找不到机会了,一直在纠结要不要过去看看,可能是因为心里有事,拍摄也不太顺利。

    短短一场戏,拍摄了整个下午都没有通过,热得大汗淋漓。

    "这个导演怎么搞的?差不多就行了,一部古偶剧,难道还能演出花来?"

    他皱着眉抱怨了一声音,远远地,看见人群中站着一个人。

    只是穿着简单的运动套装,也格外醒目。

    姜时愣了愣,第一反应还以为自己又看错了,仔细盯着看了几秒,才确定是秦月,高兴地打算走过去。

    想了想,又停下步伐,吩咐身边的助理。

    "你去那边看看,秦月来干什么的?"

    很快,助理走过去,和站在人群中的秦月说了几句话,然后带着她朝这边走来。

    姜时有些激动,虽说两人的剧组离得很近,但每次都是他借口去找安云云,去《大唐祸》剧组溜达。

    秦月却是第一次过来这里。

    他站在原地一直等到她过来,心里有些得意。

    "你是来找我的?"

    "对啊。"秦月点头。

    没想到在这边剧组围观的人更多,刚才她差点没挤进来。

    她擦了擦额头细细的汗珠,拿出钱包抽出几张钱。

    "给你之前贴小花的工资,还有安云云呢?你应该能联系上她吧?帮我把她的工资也交给她。"

    姜时的喜悦还没到达眼底就散了,看着那几十块钱,有些不能接受。

    "你就因为这个过来的?"

    "对啊,我们再加个微信,以后直接在手机上转账,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一边说,拿出手机来。

    姜时沉着脸不说话。

    熟悉他的助理都知道,姜时要是露出这表情,那多半是生气了。

    可没想到过了几秒,他就掏出手机,臭着脸和秦月加好友。

    看到手机上的通知,秦月高兴道∶"好了,那你继续忙,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没有丝毫犹豫。

    姜时却一把抓住她。

    "我待会要演一场很重要的戏,你不留下来看看;

    秦月面露难色。

    "可我在场务组还有工作……"

    "这可是全剧的亮点,以后要剪进精彩段落的,是我演技大爆发的一场戏。"姜时劝道。

    听见这话,秦月有些心动。

    现在她对演戏很感兴趣,虽然一直在学习,但学习的范围只在《大唐祸》剧组,要是多看一些不同演员的表演,应该会有帮助。

    场务组那边,组长他们应该还在吃炸鸡,留一会儿也没事。

    "好吧,那我看看再走。

    姜时脸色一喜,之前他就听说,秦月正跟着陆黎学习演技,要是她看了自己演的戏,没准也会来找自己学习。

    想到这儿,他心里更加高兴,连忙拉过自己的椅子,把秦月按着坐下。

    "你快坐下。''

    然后把自己的小电风扇递给她,自己还没来得及喝的冰镇果汁也放进她手里。

    "等一会儿,很快就到了。''

    说完,急匆匆地朝导演走去,和他商量早点开拍。

    看见这一幕,几个剧组的工作人员惊讶地把目光投向秦月,都没想到平时骄傲的姜时,竟然会对别人这么段勤。

    等了没几分钟,很快就开始拍摄了。

    这是一场男二号黑化的戏,确实可以称得上全剧亮点之一,也是演员的高光时刻。

    姜时站在中央,身上纯白无瑕的长衫有些凌乱,脸颊带血,抬头和男主角对峙。

    对面是一个红了好几年的男演员,演技一流,台词掷地有声,很有魄力。

    但一转到姜时这边,气场就弱了许多。

    若是一个月之前,秦月或许看不出什么来。

    但现在却能明显感觉到姜时的小动作太多,不够沉稳,目光虚浮,没有被逼入绝境的狠劲。

    这样的表演,应该不会通讨吧.…..

    正想着。

    "ok!"

    导演喊了一声。"这条过了。"

    秦月∶???

    这边的标准,怎么和她想象中不一样?

    如果在《大唐祸》,演员把这么重要的戏演成这样,是肯定要重拍的。

    她正有些疑惑,姜时兴冲冲地走过来,表情有些得意。

    "怎么样?我演得不错吧?那种爆发力和眼神杀。"

    秦月说不出话来。

    沉默了一会儿,道∶"我觉得,以后我可以多来你们剧组参观参观,可以吗?"

    老师说的好,多看看反面教材,才能避免自己误入歧途。

    姜时眼睛一亮。

    "来看我演吗?"

    秦月点头∶"嗯,你演的很有参考价值。

    姜时顿时更高兴了。

    "当然可以,你要是又不懂的地方,就问我,我可比陆黎那样的强多了。

    在剧组停留了一会儿,秦月又看了另外几场戏,这次是女主角的演绎,说不上不好,但也谈不上出彩。

    之前一直在《大唐祸》,她还以为所有演员都一样。

    去没想到,同样是演戏,差别却这么大。

    不过在这部仙侠剧里,有两个老戏骨的对手戏,是除了陆黎之外,唯一让秦月看呆的表演。

    足足五分钟,一镜到底,情绪浑然天成。

    直到表演结束,她也意犹未尽,而且隐约觉得,这两位老戏骨的表演方法好像和陆黎不太一样。

    秦月隐隐觉得自己摸到了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回到《大唐祸》剧组后,她和常务组组长商量。

    既然现在工作不忙,秦月打算在影视城各剧组之间走动,多观摩其他演员的表演,多看多学,总能领悟到东西。

    如果工作忙就给她打电话,秦月也能第一时间赶回来。

    组长对她这个决定举双手赞成,特意叮嘱她不用担心剧组,放手去学,甚至还把剧组里唯一闲置的交通工具——三轮车借给了她。

    于是第二天,秦月开始骑着三轮车在影视城各个剧组来回走动。

    有时候免费帮剧组打杂,要是剧组缺人的时候,还能充当跑龙套,一边帮忙,一边观摩不同演员的表演方法。

    看得多了,发现每个演员都有自成一派的表演体系,就算如姜时一类的,有时候也能看到出彩的表演。

    就在她奔波于各个剧组的时候,《一路环游》新一期播出了。

    为了配合莲花市的旅游开发,后期加入了不少无人机拍摄镜头,海一样翠绿的竹林让人向往,风吹动沙沙声,还有那些刚刚从土里冒出来的春笋,都展现出了最美的自然风光。

    美好和谐的画面中,一个带着草帽,挥舞锄头在竹林里的挖笋人让人印象深刻。

    然后镜头拉近。

    挖笋人一头乌黑的长发盘起,五官清丽,笔尖上还带着晶莹的汗珠,和她外貌不相称的是,她手里的锄头,挥舞得气势十足。

    砰砰两声,一颗圆滚滚、胖嘟嘟的竹笋就被挖了出来。

    所有观众∶…….

    原来是秦月。

    只见她跟上山扫荡似的,不一会儿就挖了一竹筐,脸上的笑容格外猖狂,让人怀疑周围的沙沙声,可能不是风吹树叶,而是竹子都被吓得瑟瑟发抖。

    【太猛了!】

    【导演,你说你选什么任务不好?非要选挖笋,这不是撞枪口上了吗?谁不知道秦月的专业就是夺郎。一

    【真夺笋。】

    唉?怎么没了?怎么才剪了这么一点,我还挺喜欢看挖笋的。】

    【上面的别着急,为什么只剪了一点,是因为,更精彩的在后面!】

    【指路35∶56,陆黎牌布朗熊,你值得拥有。】

    【观看提示∶接下来,你的嘴角会飞上天,你的表情会逐渐猥琐,请注意不要把口水流到屏幕上。

    【姐妹们!我跳过去看回来了!真的炸!不说了,我现在要下楼跑圈去了!】

    【至于这么夸张吗?我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什么剧情都不会让我动摇。】

    有些人不信邪。

    然后他们看到在蔬菜运转中心,陆黎离开镜头,几分钟后,一直将近两米的高大布朗熊回来了,在摊位前面蹦蹦跳跳吸引人流。

    [???]

    【别告诉我这是陆黎?】

    【什么?!我以为这是工作人员!】

    【陆黎他怎么能这样?男德在哪里?底线在哪里?联络方式又在哪里?】

    【我恨!我那天从这里路过了,还以为是商场搞活动,竟然没拍照!】

    【我错了,这确实是我没见过的大风大浪…】

    【论整活,还是得秦月!】

    【截图键都快被我按烂了!陆黎怎么能这么可爱!】

    当天,节目才刚播放结束,#陆黎布朗熊#的词条就冲上了热搜。

    秦月再一次受到了来自陆黎粉丝的关照。

    只不过这次画风突变。

    【姐!你这次真的是我姐!以后这样的活,请多整一点!】

    【摩多摩多!我受得住!】

    【姐姐,下次能让陆黎唱歌吗?别比我跪下来求你。】

    【姐姐,我错了,以前我不该骂你的,原来你才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看到手机上的评论,秦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于是她发了一条微博澄清∶

    #只是在做任务,我没整活。#

    评论震惊∶这样还没整?那整起来还得了?

    不只是秦月,就连节目组都没想到,陆黎这次被秦月忽悠着穿布朗能玩偶服,竟然没有受到粉丝的**。

    这和他们想象中不太一样。

    果然粉丝都是些lsp。

    陆黎向来都有电影上映后,会自己再看一遍,查缺补漏的习惯,综艺也不例外。

    《一路环游》新一期的剧情,他看着没什么波澜,但是在最后,却多了一段。

    是晚上结束任务之后,他早早回房间休息了,所以秦月和安云云几人当时在客厅的对话,他并不知道。

    而现在,被导演剪辑在了节目的末尾。

    安云云叫住路过客厅的秦月。

    "你那么做,有没有考虑过陆黎的感受?"

    秦目说;"陆黎是影帝,不是偶像,为什么要按照别人的路走?难道因为今天的事,他就当不成影帝了?"

    "你可以不在意形象可是陆黎不一样!"

    秦月表情十分认真地回答∶"有什么不一样?我从没听说他立过什么人设。而且,你这话要是陆黎来和我说,我肯定认错,其他人不行。"

    因为前面的剧情太过精彩,所以节目播放到这里的时候,弹幕还在讨论布朗熊的事,几乎没有人在意这样的一段对话。

    但是这两句话,却在陆黎心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反复拨弄进度条,听了好几遍秦月说的话。

    过去这么多年,几乎所有人都在告诉他,按照设定好的路走才会顺利,只有这样能避免错误。

    于是他规规矩矩,每一步都踏在预定好的路线上。

    在公司对他的规划中,过去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发展路线,都已经决定好了。

    如果不出意外,他现在就能预见以后的人生。

    这些年都是这样,他觉得没什么不对,可现在,有一个人说,不要按照别人的要求做事。

    没有人知道这句话对陆黎的冲击有多大。

    等他从愣忡中回神时,外面天色暗了,已经是深夜。

    此时是凌晨两点,但他还是克制不住心里的冲动,给秦月发了一条消息∶【我看到《一路环游》上你说的话了,你说,不要跟随别人的看法。】

    他发出这条消息,并不期待回复。

    或许明天早上,秦月起床看见,他也就满意了。

    可没想到,消息发过去没两分钟,手机就震动了一下。

    秦月回复了∶

    【人生,本来就应该奇形怪状才美丽。】

    几平在看到这条消息的第一时间,陆黎就给自己的经纪人发了一条消息∶【明天,我想要去找秦月。1

    秦月这么晚没睡,是有原因的。

    经纪人忙活了将近一周,终于给她找到一个工作。

    有一家新商场要开业,来问秦月能不能去现场跑通告,当宣传嘉宾。

    经纪人好不容易等到这么一个通告,担心对方反悔,大半夜的给秦目打电话,把她从睡梦中叫醒,问她去不去。

    秦月一听报价,瞌睡瞬间没了。

    "去啊,当然要去。"

    五位数呢,得贴多少小花啊!

    经纪人也高兴道∶"那你得快点准备了,时间有些赶,明天下午就开业,在本市。"

    "好。"

    秦月立即答应下来,高兴得有些睡不着,然后就刚好收到了陆黎发来的短信。

    回完消息,她才强迫自己睡下。

    时隔大半年再一次接到通告,这次一定要好好准备,要对不起老板出的价钱。

    第二天一早,她就给场务组长打电话请假,然后跑去找经纪人商量,准备化完妆就赶去商场。

    为此,秦月还特意穿了秦意峰给她买的其中一条裙子。

    这家新开的商场位置有些偏,在新开发的区域,秦月中午过去的时候,周围竟然没什么人。

    "就是这样的商场,才会请咱们,不然都去请大咖了。"经纪人感叹道。

    秦月倒是不介意,提着裙摆小心翼翼地走进去。

    正在门口迎接的工作人员是个年轻人,等秦月说明身份之后,反复核对了好几遍资料。

    之前商场经理说,他们请的是一个18线的小明星,只花了两万块,当时他们就做好了准备,可没想到此时进来的人,光是身上那条裙子,就能把半个商场都买下来!

    整个人都有些懵。

    这是两万块能请到的规模吗?

    要知道,现在就算请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都不只这个价了。

    "你是秦月?来这里做活动的?"

    秦月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是的。

    工作人员担忧道∶"我们这边的报价是两万,不是二十万,也不是两百万,您是不是听错价格了?"

    "没听错,就是这个价。"秦月点头,跟着她走进休息室,看见大家都在吃饭,询问道∶"你们这里供饭吗?我还没有吃饭呢。"

    "现在只有十五块一盒的员工餐,您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买新的。"

    "不用,我吃这个就好。"

    秦月摆了摆手,拿起桌上的盒饭。

    工作人员心里一百个问号,然后就看到两万块请来的嘉宾,穿着架子半个商场的裙子,直接坐在椅子上大快朵颐。

    这个画面反差太大了,她急急忙忙去找经理确认。

    经理∶"没错,就是秦月。预算有限,我找了好几家公司,只有她同意了。我想也是,她应该很缺钱,我之前看《一路环游》的时候,对这点印象很深。"

    工作人员想了想刚才秦月的打扮。

    光是那条裙子上镶嵌的钻石,随便掉下来一颗,都够他们吃好几年了。

    "我看她不穷啊。"

    经理哈哈大笑起来,拍着工作人员的肩膀。"你还是太年轻,大多数明星出门都会装一装,秦月在《一路环游》里,穷得都卖废纸箱了!"

    话音刚落,秦月刚好从休息室走出来。

    一身钻石闪烁,流光溢彩。

    笑盈盈地询问他们∶"时间到了,可以上台了吗?"

    经理盯着她裙子上的钻石,目瞪口呆。

    以他多年从事珠宝行业的经验,这些绝对都是真的!

    意识到这一点,他差点当场给跪下了。

    两万块的通告,秦月竟然穿着这么贵的衣服来跑,这家商场何德何能?

    这家商场虽然位置偏,但开业当天还是有不少人来凑热闹,一楼大厅搭建了一个简陋的舞台,主持人正在用慷慨激昂的语调介绍着接下来的节目。

    有的跳舞,有的唱歌,每个嘉宾都有才艺。

    秦月心里有些慌张。

    她好像没什么才艺…

    要是待会儿上台不表演一番,不是很对不起老板的两万块工资?

    正想着,主持人喊出了她的名字。

    话音刚落,现场的人看见秦月出现,就立即涌了过来,眨眼间将她团团围住。

    里三层外三层。

    秦月一喜。

    我什么时候这么火了?

    正想着,听见外层的对话。

    "这人谁?"

    "不知道啊!"

    "好像是个明星。"

    "管她是谁,凑热闹呗。"

    秦月·……

    她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眼看距离舞台越来越远,本来拥挤的人群突然开始松动,一个特别高大的身影将挡在周围的人隔开,强制清理出一片区域。

    终于轻松下来。

    秦月松了一口气,转头朝身边高大的身影看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豆豆眼,圆圆的大脑袋和一双毛茸茸的耳朵。

    这是……

    布朗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