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3章 我想要这个!

    突然出现的布朗熊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都以为是商场请来的工作人员,于是稍微克制了些。(看啦又看小说网)

    尤其眼前的布朗熊十分高大,站在前面跟一座小山似的,还把秦月护在正中央,硬生生在人群中开辟出一条通道,朝舞台走去。

    秦月乍一看到这布朗熊,感觉有些熟悉,对方送她走过去后,就直挺挺地站在舞台,跟个守护神似的一动不动。

    她多看了几眼,很快就被主持人的声音拉回注意力。

    "热烈欢迎演员秦月!她目前正在参加大热综艺《一路环游》的录制,备受关注。出道四年,她在作品中的表现很特别,让人过目不忘!"

    特别

    过目不忘..

    这个主持人的描述有点东西的。

    秦月扬起笑容朝台下打招呼。

    "大家好,我是秦月。"

    主持人道∶"听说今天现场很多观众都是秦月的粉丝,特意来到这里看她的,秦月,是不是没想到,今天会来这么多人支持你?"

    秦月笑容僵硬∶真的吗?你可不要骗我。

    刚才她明明亲耳听见,这很多人都不知道她是谁。

    主持人继续道∶"那么,今天秦月今天来到这里,除了宣传全虹商场盛大开业,有没有给大家带来什么表演呢?"

    来了来了!

    秦月转头朝主持人大眼瞪小眼。

    之前邀请她过来的时候,根本就没说有表演环节啊。

    她站在原地,脑筋迅速运转。

    难不成在这里表演双簧?

    主持人催促地朝她努嘴。

    秦月一咬牙。

    虽然她只有一个人,但要是努努力,要表演双簧也不是不可能。

    为了通告费,拼了!

    她暗暗握紧拳。

    "好吧,那我就来给大家表演一个.

    刚说到这儿,突然瞥见刚才那只布朗熊推着一辆三轮车,从商场门口走了进来。

    那熟悉的配色和款式,实在太醒目了!

    布朗熊把车停在大厅,隔着人群冲她招手。

    秦月一眼瞧见,到嘴边的话一转。

    大手一挥。

    "那我就来给大家表演一个三轮车教学吧!

    本来凑热闹的观众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在场这些人,大多都是商场请来的托,明星上台撑场面这样的事情已经见多了,但现场表演三轮车教学的,还是头一遭看见。

    都懵了,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现场寂静无声,但并不影响秦月的行动。

    她提着裙摆下台,径直走向那辆三轮车,踩着踏板坐上去,有模有样地教起来。

    "骑三轮车和骑自行车有些不同,大家要放弃固有思维,不要担心车会倒,注意掌控好方向。"

    一边讲解,一边在大厅里骑了一圈。

    所有人连同主持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动作,一时间不知道应该鼓掌,还是应该叫停。

    因为秦月讲的确实很有条理,就算从没有骑过三轮车的人,听完之后也能骑上试一试。

    但在商场教人骑三轮,这个画面冲击力还是太大了些。

    详细讲解了两遍,秦月擦擦额头上的细汗,心满意足地下来。

    "怎么样?大家学会了吗?要是没学会,我再讲一遍。

    "秦月小姐!"见她准备再上车,主持人急忙叫住她,差点喊破音,催促道∶"我们已经都学会了,你快回来吧。

    快回来,别再刺激我们了。

    秦月有些失望地朝舞台走去,路过布朗熊的时候,转头打量了他几眼,小声喊∶

    “诵燃”

    刚才布朗熊刚出现的时候,她就觉得熟悉,第一时间想到了陆黎,可陆黎这时候应该在剧组拍戏,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可是等看到他推着三轮车出现的时候,秦月心里就基本确定了。

    果然,她才刚喊了一声,布朗熊就高兴地晃了晃脑袋,然后拉着她走上台去。

    好不容易把秦月和三轮车分开,主持人松了一口气,马上开始安排做游戏。

    设置的游戏都比较简单,不需要才艺展示,进行得还算顺利。

    商场经理站在台下,高悬的心终于落了地,擦着头上的汗珠,道∶"秦月的才艺,还真是与众不同。"

    经纪人干笑了两声。

    别说经理了,就连她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

    不过….

    她的视线在舞台旁边那个布朗熊身上打量,这只熊太熟悉了,总感觉在什么地方见过,

    正想着,突然看见商场另一边,竟然站在陆黎的经纪人。

    她脸色一变,连忙走过去。

    "你怎么在这儿?那只熊里面的人,不会真是陆黎吧?"

    陆黎的经纪人正一言难尽地看着舞台上的两个人,点头。

    "是他。"

    "你们今天不是在片场拍戏吗?"

    "早上就拍完了,陆黎说要去找秦月,没想到她不在片场,我打听之后才知道她接了这里的通告,就带陆黎过来了。"

    因为这里是商场,经纪人本来担心会被认出来,没想到陆黎把那套布朗熊也带了过来,穿上之后就大摇大摆地冲了出去。

    秦月的经纪人有些惊讶。

    "你就这么让他过来了?"

    据她所知,陆黎的经纪人总担心秦月把他的艺人带坏,不太希望他俩来往,没想到这次竟然主动带陆黎过来。

    闻言,陆黎的经纪人叹了一口气,翻出手机上的一条通知递给她。

    "这是今天早上公司刚发给我的内部消息。"

    手机上是一则通知∶

    【紧急通知!刚收到消息,国际l牌涉及到敏感问题,目前全网正在进行紧急下架,所有合作都会取消,和l牌有关系的艺人尽快做好准备,以免受到殃及!】

    "这个l牌,不是之前陆黎准备代言的吗?"

    "没错,本来已经在谈了。你还记得之前录《一路环游》的时候,陆黎和秦月商量,要做凤凰牌的代言人吗?我本来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回去之后,陆黎真的拒绝了l牌的代言,开始和凤凰牌接洽。当时我都快气死了,没想到才几天,就出了这种事。"

    陆黎的经纪人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庆幸。

    中午的时候,l牌的敏感问题被彻底曝光,合作中的明星都受到了牵连,陆黎却因此逃过一劫。

    不仅如此,由于这个事件,现在支持国货的呼声越来越高,反而给陆黎带来了不少好处。

    秦月的经纪人闻言,咧嘴一笑。

    "这么说,是秦月帮了他?"

    "没错,可以说帮了大忙了,让陆黎逃过一劫。"

    品牌涉及到敏感问题,事态严重,以前就有过类似的案例,不少明星都被**,最后一蹶不振。

    如果当初陆黎同意了l牌的代言,现在被调查和**的就是他。

    "不过你们公司平时是怎么教艺人的?"陆黎的经纪人皱眉道∶"哪有人在跑通告的时候,才艺表演是骑三轮车的?"

    秦月的经纪人∶"可是那辆车是陆黎推过来的。"

    陆黎的经纪人安静了。

    对啊。

    他就纳闷,塑造了十多年的形象,怎么说变就变呢?

    商场的开业典礼从下午一点开始,一直持续到四点结束。

    台下的人渐渐散开,主持人招呼道∶"秦月小姐,我让人送你回去。"

    秦月摆了摆手,指着台下高大的布朗熊。

    "他送我就行了。"

    然后招手。

    布朗熊立即跑过来,用圆乎乎的手拉着她往里面走。

    刚来到休息室,见周围没有人,秦月急忙问∶"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啊。"

    布朗熊抬手摘掉头罩,露出一张汗津津的脸,乌黑的发丝被汗水湿透了,黏在额头上,脸上带着毫不掩藏的笑意。

    "我本来去片场找你的,可是你不在,我就来这里了。

    秦月把自己的小电风扇递给他。"明天我就回去了,其实你可以明天再找我的。"

    "可是我想今天就看到你。"他盯着秦月,眼睛亮亮的,然后拍了拍怀里布朗熊的脑袋,道∶"我还把这个带来了,不会被发现。"

    秦月仔细看了看。

    "这确实是个好东西,你以后要是想出门,都可以穿它。对了,你特意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她询问道。

    陆黎摇头,露出一个有些灿烂的笑容。

    "没有,我就是想来找你。"

    阐皿“::

    这位影帝做事还真是率性。

    正想着,经纪人突然推门进来,一脸慌张道∶"快走!快走!有人把你们在商场的视频发上网,陆黎被认出来了!"

    "这样都能认出来?!"秦月一惊。

    都捂得这么严实了,是怎么被认出来的?

    几人火速离开商场。

    秦月远远低估了粉丝对陆黎的熟悉程度,那段视频才刚传上网,就有人注意到了那个存在感很强的布朗熊。

    【hhhhh这只布朗熊,让我想到了陆黎。】

    【【真的好像哦,连走路的姿势都一样。】

    【???不会就是陆黎吧?】

    【不会吧?陆黎不是在片场吗?怎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小商场?他从来不接商演的。】

    【陆黎不接商演,可秦月接啊.…】

    【我用我前男友的寿命打赌,这只布朗熊里面的人肯定是陆黎!】

    【是陆黎!这个商场在哪儿?现在去还来得及吗?】

    【这地方我认识,好像是全虹商场。】

    ::

    地址一被查出,不少住在附近的人纷纷赶了过来。

    秦月他们前脚离开,后脚商场就挤满了人。

    找了一圈,却没有看到陆黎的身影。

    经理听闻消息之后,先是震惊,然后很快就有了计划,对外宣布增加布朗熊导购项目,安排几个员工穿上布朗熊服饰,在商场内做宣传和帮助。

    虽然熊里的人不是陆黎,但憨态可掬的表演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纷纷打卡留念。

    拍完照,想着来都来了,干脆买点东西再回来,又在商场闲逛起来。

    经理看着络绎不绝的顾客,笑得合不拢嘴。

    这两万块钱,实在花得太值了!

    离开上场后,秦月和陆黎直接回了剧组。

    陆黎今天的戏份早上已经拍完了,秦月本来打算带着他去场务组帮忙的,可刚过去,就遭到了组长的严词拒绝。

    看着场务组也没什么活,秦月决定去其他剧组看看。

    "这几天我一直在影视城各个剧组走动,看他们演戏,收获很大,你要不也来看看?"

    说完,她骑车带陆黎来到姜时拍摄的仙侠剧组。

    之前秦月也来过几次,和这里的人都有些熟悉了,大家看到她都见怪不怪,但这次多了陆黎,现场就骚动起来。

    不只是工作人员,就连导演在听说陆黎出现后,也放下动作赶了过来。

    "好久不见,怎么想起来这儿了?"

    陆黎解释道∶"我是来这里学习演技的。"

    听见这个回答,一众演员瞬间紧张起来。

    陆黎,来向他们学习演技?

    这是打算反向进步吗?

    "好,有上进心是好事。"导演爽朗地笑起来,道∶"待会儿确实有一场不错的戏,你要是感兴趣就看看。"

    说完,招呼着工作人员去准备了。

    接下来要拍的这场戏,就是姜时的。

    他知道秦月过来的时候还很开心,但一看到陆黎,喜悦就瞬间消失了。

    "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

    "我带他来学习啊。"秦月如实道。

    没想到姜时听完这话,眼睛顿时一亮,表情得意起来。

    "你也觉得我的演技比他好?"

    湍皿“::

    她不懂,到底是什么给了姜时自信?

    正犹豫着要怎么回答,导演突然喊了一声,催促姜时准备开始拍摄。

    姜时飘飘然地看了看陆黎,道∶"那你们可要看好了,好好感受我的精彩表演。"

    然后迅速朝片场走去。

    他刚离开,秦月叮嘱陆黎∶"陆黎,看好了,待会儿他示范的是反面教材,以后咱们可不能这样演。"

    陆黎点头。"好。"

    秦月想了想,又道∶"不过这种话不能当着姜时的面说,太伤人了。

    -声"a",正式开拍。

    画面中,姜时饰演的男配正在和女主角说话,一身白衣还算清秀。

    随着女主角的笑闹,他嘴角抽了抽,露出一个笑容,然后霸道总裁一般摸了摸她的头。

    "调皮的丫头。"

    秦月∶

    果然今天也没有白来。

    拍完一场戏,姜时甩了甩袖子走过来,似乎对自己的表演很满意。

    "怎么样?学到了吗?"

    陆黎想着刚才秦月的话,点头道∶"受益匪浅。"

    姜时更是笑得灿烂。

    "呵,还算你有眼光。"

    整个下午,秦月带着陆黎转了三个剧组,看见不少演员的演绎,有好有坏,一边看一边商量自己的看法。

    直到傍晚,陆黎才被经纪人叫走,有些依依不舍。

    "下次如果我不拍戏的时候,还能来找你一起去参观吗?"

    "可以啊。"秦月爽快地答应。

    她发现陆黎在演戏方面的天赋极高,每次都能准确地点出情绪和动作上的问题,有他的帮忙,比自己以前一个人的时候进步大多了。

    等秦月走后,陆黎也坐上车,对经纪人道∶"我想,我是不是也应该选一些不同的剧本。"

    "什么意思?"

    经纪人惊讶地回头看他,发现陆黎的表情很认真,似乎真的在考虑这件事。

    他道∶"我今天看到一场戏,是一个老戏骨饰演的反派,我很喜欢,很想试一试。"

    经纪人一皱眉。

    "你确定吗?不怕又发生以前的情况?"

    几年前,陆黎也提出过要转型,还真的接了一部电影,在里面饰演一个心狠手辣、面貌丑陋的反派,但播出之后遭到了大批粉丝的反对。

    那段时间,公司接到了很多来自粉丝的投诉,最后陆黎和公司都不敢再提转型了。

    同一种类型,他一演就演了这么多年。

    "确定。"陆黎的目光格外坚定,他道∶"秦月说,人生要奇形怪状才好,我也想奇形怪状。"

    广”:

    这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奇怪?

    他皱眉想了想,道∶"那我去和公司商量一下,如果有合适的剧本就帮你留着,先试试水,就算要转型,也得循序渐进才行。"

    "好。"

    陆黎心里涌起几分雀跃,转头看着窗外,对以后的戏更加期待起来。

    接下来两天,秦月都在影视城,骑着三轮车在各个剧组之间穿梭,偶尔是陆黎载着她,嗖第一下,从巷子里穿过去。

    几乎所有剧组都被他们逛了个遍。

    直到《一路环游》新一期播出的前一天,一直把她放养的经纪人终于给秦月打来一个电话。

    "有个好消息!还记得之前你在节目里,给李正风煮汤,最后让他拉肚子吗?"

    秦月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挺开心,听见这话,认真解释道∶"……还没有确定是我的原因吧?万一不是吗?"

    她平时喝了那么多都没事。

    "就是你的原因!"经纪人的语气很笃定,道∶"我刚才接到杨文远导演的电话,说是有一家制药公司从化验室那拿到资料,对你的汤很感兴趣,想要买下这个方子。"

    "干什么?开餐厅?"

    "制药公司打算把这个方子开发成清理肠胃的药,治疗肠胃不消化。"

    ::

    这多少有点伤人了。

    秦月道∶"不要,我煮的明明是爱心汤。"

    "可是人家说好给你分红的,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把熬制汤药的技术交给他们就好,里面的成分有制药公司解决,生产和包装。"

    秦月立即为钱折腰。

    "那什么时候能签约?"

    经纪人道∶"需要先送几分样品过去,制药公司那边想看看是巧合,还是你每次煮的汤都能让人腹泻。"

    :::

    秦月安静了一会儿,说∶"为什么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让我不太开心呢?"

    "想想分红。"

    经纪人丢出四个字。

    秦月瞬间被这句话点醒,挂断电话去厨房熬汤。

    秦意峰是傍晚回来的。

    自从秦月杀青之后,现在每天晚上都回家吃饭,按她的说法是,剧组的盒饭有点贵,不太划算。

    秦意峰当然举双手赞成。

    虽然他和女儿相认已经有两个月了,但这段时间中,秦月不是在剧组拍戏,就是在莲花市录制节目,两人相处的时间很短。

    和几人共进晚餐,这可是秦意峰惦记了二十年的事。

    于是这几天,他每天打卡下班,一秒钟都不耽搁。

    来到客厅,秦意峰转头看了一周。

    "月月呢?还没回来吗?"

    厨师的表情很复杂,道∶"小姐今天回来得很早,不过刚回来就去厨房了。

    他指了指厨房的方向。

    秦意峰脸色一喜。

    "今天她要亲自下厨?"

    "纠正一下。"厨师道∶"秦总,以现在厨房里的情况,我觉得应该用''炼制''这个词比较合适,您如果想进去看,最好做足心理准备。"

    秦意峰哈哈大笑,拍厨师的肩膀。

    "你怎么说也是杀手组织的创始人,什么场面没见过?做个饭而已,能有什么?"

    厨师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以前单挑十多个对手都没有这么凝重。

    "不好意思,这样的场面,我还真没见过。"

    秦意峰驱动轮椅过去,满怀希望地打开厨房的门,笑盈盈地准备开口。

    一看见厨房里画面,嘴角的笑容僵硬了。

    厨房里,此时正弥漫着一种浓浓的、诡异的气氛。

    沸腾的锅里飘着几块番茄和鸡蛋,但秦月翻动勺子的动作,有一种巫婆熬制毒汤的既视感。

    "月月?你在干什么?"

    番语、

    秦月挥舞菜刀,把西红柿砍成四瓣,丢进锅里,然后转过头来。

    "哦,煮西红柿鸡蛋汤,你来得正是时候,我刚煮好,你们要不要尝一尝?"

    说着,递过来两碗。

    几块番茄带皮飘在水面上,零星的油光,碗底还落着一些鸡蛋碎。

    从材料来看,确确实实是一碗西红柿鸡蛋汤。

    秦意峰此时心中天人交战。

    乖女儿第一次给他做饭,当父亲的怎么能不吃?

    可这碗东西,怎么看都觉得不太对劲。

    想了一会儿,他才下定决定拿起碗,准备一口气干了。

    再难也不能寒了女儿的心。

    厨师见状,急忙拦他。

    "秦总,身体要紧!"

    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秦意峰没说话,直接仰头干了。

    "味道怎么样?"秦月好奇地询问。

    秦意峰仔细回味了一番,点头,眉头逐渐舒展开来。

    "还挺好喝的。"

    秦月松了一口气,高兴道∶"我就说是李正风老师自己的问题,我也觉得味道不错,他们还非说是这碗汤让他拉肚子。"

    "应该是他们搞错了。"秦意峰也道。

    真的?

    站在旁边的厨师表示怀疑。

    他不断打量桌上的另一碗汤,然后看到了秦月期待的目光,道∶"那我也试试吧,我做任务的时候,在沼泽住了半个月,全靠那里的毒虫和污水生活,最后也挺了过来,应该没问题的。"

    说完,拿起碗来喝了两口,然后眉头紧皱,表情僵硬地放下了。

    "怎么样?"秦月问。

    厨师斟酌着回答∶"很特别。"

    这味道已经不能用特别来形容了,真不知道秦意峰刚才是怎么喝下满满一碗,而且还称赞有加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父爱?

    一时之间,厨师看向秦意峰的目光中,尊敬又多了几分。

    秦月把煮好的几份汤都封装好,准备明天让经纪人送去制药公司,然后把厨房还给了厨师。

    刚走出来,秦意峰道∶"对了,月月,前几天你不是说,想把那支点翠退回去吗?我去问过拍卖会的人,但是被拒绝了,不过他们说,可以让他们代为进行二次拍卖,等其他买家出价。"

    "什么时候?"

    "明天就有一场拍卖会,你如果想去的话,我带你一起去看看。

    "好。"

    秦月立即点头。

    这样的拍卖会她还是第一次见,明天去到那里,还可以看看拍卖流程,要是顺利的话,把发簪重新卖掉也不错。

    一直放在保险箱里,她晚上都睡不好。

    "这是什么拍卖会?怎么连点翠都能买到?"秦月有些奇怪。

    后来她在网上查了查,唐朝的点翠价值极高,就连博物馆也仅仅收藏了两支。

    秦意峰解释道∶"一个国外的拍卖行,在a市也能参加。明天是和一家国内的慈善组织一起举办的,最后还是慈善拍卖活动。"

    如果是国外的拍卖行,那就说得通了。

    秦月计划着,当天晚上就让经纪人来把爱心汤的样本带走。

    经纪人想到马上又有新的收入,乐呵呵的,秦月却表示怀疑,喜忧参半道∶"我觉得制药公司要失望了,上次应该是意外,今天我爸和我家的厨师都喝了,他们也没事。

    经纪人却信誓旦旦。

    "不一定,我相信你的水平。"

    然后把汤放进保温箱带走了。

    等她走后,秦月回味了几分钟,觉得经纪人在骂她。

    对此很不开心。

    第二天,秦月没有去影视城,和场务组长请假之后,早早就起床开始准备。

    她和秦意峰打算吃了饭再出发,可两人到了餐厅,却见桌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准备

    以往这个时候,厨师应该早就把饭菜做好,端上桌了才对。

    询问了一番,助理解释道∶"厨师好像昨天晚上吃坏肚子了,现在还在卧室休息,没法做饭。

    秦月和秦意峰一听,立即前往探望。

    厨师的卧室安排在三楼向阳的房间,一推开门进去,只见昨天还精神抖擞的叔叔,今天一下像老了好几岁,憔悴地躺在床上。

    秦月之前听父亲说过,家里的员工都是跟着他出生入死好多年的兄弟,看见他这样子顿时有些心疼。

    "叔叔,你怎么突然就病倒了?"

    厨师看着她,幽幽道∶"昨天你煮的那碗汤…….我喝了两口,就这样了。

    不可能。

    秦月怀疑道∶"是不是你退役太多年,身体素质降低了?你不是说,以前你吃毒虫都能杠得住吗?"

    秦意峰也跟着点头;"对啊,年纪大了,得每天保持锻炼才行。你看我喝了一大碗,不也没事吗?"

    躺在床上的出事看着眼前精神抖擞的父女俩,怀疑人生。

    "秦总,我今天大概是做不了饭了,我想请个假。"他弱弱道。

    秦意峰对自己的员工很是宽容,关切一番后就走了,早餐和午餐都是助理做的。

    虽然味道一般,但至少还能入口。

    拍卖会是在下午开始。

    秦月特意换了一套蓝色抹胸长裙,跟着秦意峰在市中心一家酒店下车,看了看眼前金碧辉煌的建筑,再三叮嘱道∶"爸,你可别忘记了,咱们这次是来参观的,不要又花钱买东西。"

    秦意峰据理力争∶"我不是一直都挺节省的吗?"

    上次给大门镶嵌钻石的时候,他就想起女儿的话,最后忍住冲动,只在门上镶嵌了一圈。

    秦月看着他,提出一个关键问题。

    钻石这么珍贵的东西,你不仅用来镶门,还用来镶马桶?

    这合适吗?

    秦意峰睁大眼睛,指着前面的大门。

    "那个不就是吗?"

    闻言,秦月顺着他的手指看去。

    眼前这扇大门也格外浮夸,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是拍卖会,各种珠宝都不要钱似的往上面怼,两侧站着四个保镖,表情严肃,感觉更像是在保护这扇门的。

    秦意峰带着秦月过去,拿出一张黑色烫金邀请函。

    几个保镖一看,脸上立即多了几分笑容。

    "秦总,老板说过您今天会过来,让我们直接带您去包厢。"

    秦月立即道∶"不用了,我们坐在下面就行。"

    今天是来观察情况的,坐在包厢里根本看不见拍卖的全景。

    闻言,保镖的视线落在秦月身上,打量了几秒,点头道∶"好的,我现在就带二位进去。"

    眼前是光线昏暗,挂满油画的长廊,秦月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地毯,发现上面金光闪闪的,好像还镶嵌着金边。

    这画风,怎么和老父亲一模一样?

    该不会有钱人都是这个审美吧?

    穿过华丽的长廊后,眼前豁然开朗,一个足以容纳上百人的拍卖大厅出现在眼前。此时已经临近拍卖时间,里面坐了不少人,听着声音有些吵闹。

    秦月和秦意峰在保镖的带领下来到前排,刚坐下,看见隔壁坐着一个娇滴滴的年轻女人,正依偎着一个中年男人说话。

    而且秦月一瞧才发现,不只是身边这一对,周围好像差不多都是相同的配置。

    尴松了。

    注意到他们坐下来后,旁边的年轻女人也往这边瞥了一眼。

    秦月心里前所未有的慌张。

    "爸!!!"

    她大喊一声,声音洪亮。

    大半个拍卖场的人都齐刷刷转头看来。

    "怎么了?"秦意峰也吓了一跳。

    秦月摇头,看到刚才打量她的人,此时都已经失望地收回视线,这才拍拍胸脯放心下来。

    这样应该不会误会了吧?

    没过几分钟,拍卖正式开始。

    站在台上的拍卖师陆续拿上几件藏品,喊出底价的时候,台下的人就开始陆续叫价。

    秦月一直在观察拍卖的流程,对台上的东西不怎么感兴趣,同时盯着秦意峰。

    好几次看到他想要举牌子,就急忙打断。

    "忍住∶!"

    "我们说好了,今天什么都不买的,只是来看看。"

    劝了几次,坐在隔壁的漂亮女生听见,从鼻子里哼哼了一声,然后靠在那个中年男人身上,娇滴滴地指着台上的玉手镯。

    "亲爱的,我想要那个。"

    中年男人头都快秃了,用手帕擦了擦汗,笑着道∶"我们换一个,换一个。"

    这玉镯的要价比较高,台下已经有不少人在抬价了,最后还是被另一个卖家收入囊中。

    又过了几个拍品,拍卖师拿上来一只玉蝉,因为上面有细微的瑕疵,要价不高,现场也没几个人叫价。

    中年男人顿时一喜,连忙用二十万拍了下来,送给带来的女伴。

    那个漂亮女生有些不太喜欢,但还是戴在了脖子上,似乎是觉得有些丢面子,故意道∶"这玉虽然小,但至少代表心意,不像有的人,过来一趟连一分钱都舍不得花。"

    秦月∶???

    我怎么觉得她在说我?

    她转过头,盯着女生脖子上的玉蝉。

    对方立即挺起胸膛,得意地朝她炫耀。

    秦月的表情一言难尽,小声提醒道∶"你知不知道,玉蝉是陪葬品,是放在死者嘴里的。"

    女生的动作瞬间僵硬。

    "胡说八道!"

    说完,捂着玉蝉坐了回去,表情却开始慌张起来,坐立不安。

    秦月摇了摇头。

    这件事,在场的人估计都知道,所以这只玉蝉根本没人愿意拍,就连花钱上瘾的秦意峰也没有半点叫价的意思。

    心疼这个妹子。

    这时,台上传来拍卖师激动的声音。

    "今天的拍品到这里只剩下最后一件,同时,今天的拍卖会到这里也进入了最精彩的阶段!"

    "大家都知道,今天有一个特别的缓解,h拍卖行和慈善会合作,将会进行一场慈善拍卖,将收入捐赠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们。"

    "接下来要上场的,就是今天的慈善拍品!"

    秦月来之前做过调查,像这样的拍卖会很会精打细算,做慈善拿出的拍品都很一般,也就是走-个形势。

    看了一下午,她收拾收拾,准备离开。

    刚要起身,突然听见拍卖师激动的声音;"最后一件拍卖品,北宋汝窑洗!高为5厘米,口径15厘米,器身呈淡淡青色,色调稳定,底价为一亿,现在开始竞拍。"

    拍品刚送上来,现在所有人都惊呆了,万万没想到拍卖会今天还有这么一手。

    就算是前面所有拍品的价值加起来,也比不过眼前这个一件。

    是疯了?

    短暂的寂静之后,接二连三的叫价声此起彼伏。

    秦月也有些不理解∶"不是说,慈善拍品都很便宜吗?"

    秦意峰在看到拍品的第一时间,就马上让人调查了经过,现在眉头皱得很紧。

    "这次拍卖有问题。"

    之前接到拍卖会邀请的时候,他就觉得奇怪,按理说,h行的拍卖会不会在短时间内举行两次。

    今天这场拍卖,前面那些藏品都有些多余,让人感觉完全没有必要特意开一场拍卖会。

    直到北宋汝窑洗的出现。

    根据助理的调查,这个藏品当初是从国内偷渡出去的,照转到了h行手中。

    这次他们将藏品带回国,刚落地,就被相关部门发现并顶上了。

    h行才决定铤而走险,临时加办一场拍卖会,把这件藏品提前出售。

    秦月听他解释完,转头朝周围扫了一圈,看见几个金发碧眼的顾客眼睛都在发光,不断加码。

    "这可是国宝级的藏品,肯定有很多人想要。"秦意峰道。

    闻言,秦月眨了眨眼睛,突然开口∶

    "爸,我想要这个。"

    秦意峰花钱的心早就按捺不住了。

    忍了一晚上,此时听见这句话,刷一下就举起牌子叫价。

    动作很快。

    "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