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4章 我怎么本色出演了?

    国家博物馆的何馆长从八个月前就一直在跟警局的人合作,跟进一件早年流失海王的国宝级古

    调查了这么久,才终于锁定了h拍卖行。(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在发现他们将那件古董带回国之后,就马上参加了这场拍卖会,想要找机会将其拍下,让国宝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

    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现场来了不少国外的收藏家,如果这件古董被别人买走,又要被带到海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见天日。

    所以当拍卖师拿出那件北宋汝窑洗的时候,何馆长和在场的几个工作人员,包括协助的警员,都纷纷看直了眼睛,,迫不及待地举牌出价。

    可是没想到,这次拍卖会中对这件藏品感兴趣的人很多,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很快,现场叫价就超过了何馆长募集而来的资金。

    而价格还在继续往上抬。

    何馆长几人的脸色从最开始喜悦,慢慢变得阴沉,最后铁青,神色慌张。

    "两亿五千万,一次。"

    "两亿五千万,两次。"

    台上,拍卖师已经开始倒数。

    何馆长急得来回走动,仔细一看,发现最后这个出价两亿五千万的人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更是脸色苍白。

    "完了完了,所有的努力都要白费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国宝,又要和我们失之交臂,文物局交给我的任务,就这么被毁了!"

    整个包厢里一片寂静,低着头,一脸愁云惨淡。

    好不容易寻到踪迹的国宝,眼看就要到手,却又要落空,谁看了都会觉得接受不了。

    此时,外面继续传来拍卖师的声音。

    "两亿五千万.…."

    刚要落锤,这时,另一个声音突然从楼下传来。

    "三亿。"

    字正腔圆的叫价声,瞬间让整个包厢里的人都愣了一下,急忙低头仔细看去。

    包厢之外的区域不是贵宾区,平时大多只会参与一些小收藏品的拍卖,可现在举着牌子的人却十分醒目。

    坐在轮椅上,背影高大,一头黑发。

    看见这个背影,何馆长高悬的心就落下了半截。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无论如何,国宝回到国人的手是好的。

    秦意峰这个叫价,让全场都安静了。

    这个北宋汝窑洗出场的时候,标的底价就比较高,所以就算在场都是大富大贵的人,叫价也十分保守,每次也就提高几百万,但是秦意峰一开口,硬生生把价格抬高了五千万。

    而且他还坐在大厅,并不是在包厢。

    秦月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秦意峰一下子竟然叫这么高。

    平时去买菜,教他讨价还价的方法,他竟然全忘记了。

    应该一点一点,逐层递加才对啊。

    不过秦意峰这么一喊,瞬间震慑住了在场所有人,刚才叫住"两亿五千万"的外国友人也惊诧地看过来,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再往上抬价。

    足足安静了将近一分钟,拍卖师才喊道∶"三亿第一次,还有更高的吗?"

    问完三次,再没有人出价,才笑眯眯地拍下手里的锤子。

    "三亿,成交。

    秦月看到拍卖师那笑得后槽牙都露出来的表情,仿佛自己去买东西,随口说出一个价钱,老板就乐呵呵答应,心里总感觉自己亏了。

    "爸,你怎么叫这么高?应该慢慢往上加的。

    "不高啊。"

    秦意峰心满意足道∶"才三亿而已,只要是你喜欢,爸多贵都给你买!"

    秦月心中悲喜交加,强烈感受到了这份价值三亿的父爱,只是有点严重超标。

    一句话,让我爸为我花了三个亿。

    她还没什么反应,坐在隔壁的漂亮女生却惊呆了。

    从拍卖会开始,她一直没看到秦月父女买东西。每次父亲想买,都会被女主拦住,让其省钱,她还以为这两人囊中羞涩,来拍卖会打肿脸充胖子呢。

    没想到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三个亿。

    而且听他们的对话,买个古董就跟买玩具一样。

    她这时才开始仔细打量眼前的两个人,父亲虽然坐着轮椅,但能看出身材高大,年轻,气质不俗,就连五官也很硬挺。

    女儿更是漂亮,美而不俗,透着几分英气和清丽,身材婀娜,就连身上穿着的裙子也闪着细碎的光芒。

    难道全部镶嵌的都是碎钻吗?

    她震惊地想着,又转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富商,看到他秃顶的头发,顿时高下立判。

    只是那个坐轮椅的中年男人表情严肃,一看就不太好下手的样子。

    按照她的经验,这样的男人不好对付。

    于是心思一动,视线落在了秦月的身上。

    一咬牙,一跺脚。

    "妹妹,你的皮肤真白。

    秦月早就猜到秦意峰这么一叫价,肯定会吸引很多人的注意,所以在身边这个漂亮女人看过来的时候,她也立刻就发现了。

    只是没想到,她会先和自己说话。

    "谢谢。"

    秦月礼貌地点头,眼睛一直盯着台上的拍品,没想到下一秒,那个漂亮女生却拉住了她的手,并朝她段眼睛。

    "妹妹,你刚才跟我说玉蝉的事,真是谢谢你,要是可以的话,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秦月∶???

    什么怎么样?

    她瞪大眼睛,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正在诱惑自己的漂亮妹子。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等等,你不是应该去勾引我爸吗?

    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秦月心中凌乱。

    漂亮妹子还在不断冲她眨眼睛,施展浑身解数。

    "我可以。"

    "我不可以!你快回头看,你的金主爸爸气得假发都要飞起来了。

    秦月浑身都快僵硬了,迅速起身推着秦意峰就跑。

    "怎么突然要走了?接下来还有宴会呢。"秦意峰疑惑道。

    "这地方不能再待,太危险了!我们拿了东西就走。"

    说完,推着秦意峰去找到拍卖行的老板,爽快地结账,带着那只北宋汝窑洗火速离开。

    他们前脚刚走,国家博物馆的何馆长带着人后脚赶到。

    在确定那件拍卖品被国人买走后,他就有了新的计划,准备抓住机会和对方谈一谈,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等他们到的时候,对方竟然已经走了。

    "那只北宋汝窑洗也被他们带走了,必须想办法和他们取得联系,说服他们把东西再转卖给我们,就算多出一些钱也无所谓,不能再让国宝四处流浪了。"何馆长语气沉重道。

    几人迅速找到h拍卖行的工作人员,询问了一番,对方却不肯透露信息。

    "你们要找的人是拍卖行贵宾,所有私人信息严格保密,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们。"

    何馆长皱着眉有些不信。

    哪有贵宾坐在一楼的?

    他担心事情有变,急忙吩咐其他人∶"你们去查买走的人是谁,我再去想想办法,多凑一点钱,就怕对方到时候狮子大开口,多准备一些比较好。"

    商量好对策,几人才匆匆离开。

    此时,秦月和秦意峰已经回到家,打开装古董的盒子,对着灯光打量眼前这只价值三亿的北宋汝窑洗。

    在灯光之下天青色的瓷器更显高贵,美得惊人。

    秦意峰对古董并不感兴趣,看了几眼之后直接递给秦月。

    "月月,给你。"

    秦月却没有接。"放着吧。"

    "这不是你喜欢的吗?"秦意峰疑惑地看她。

    他还以为秦月很喜欢这件古董,可看她的样子,又好像不怎么感兴趣。

    "我想买,但我不打算自己留着。"

    当时她听秦意峰说完这件古董的珍贵,又看到周围那么多国外人,觉得怎么着也不能给外人买走了,才让秦意峰出价的。

    她想了想,干脆道∶"爸,我们把它送去博物馆吧,这么好看的文物,藏起来太可惜了。

    秦意峰震惊地看着她,没想到秦月竟然是这个打算。

    短短几秒间,竟然热泪盈眶。

    他擦了擦眼泪,一脸欣慰地看着秦月。

    秦月被他看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突然想起来。

    "等等,还有一件也一起送过去。"

    说完,迅速跑回房间,把放在保险柜里的唐朝点翠取了出来,和北宋汝窑洗放在一起。

    这东西还是太贵重了,就算放在保险柜里,秦月晚上也睡不好,还不如一起送去博物馆。

    秦意峰见状,又是一阵热烈盈眶。

    秦月担心他把家里给淹了,在旁边递纸,看着他哭。

    "你妈妈以前也是这样,经常帮助别人。"秦意峰长长叹着气,眼含热泪地仔细打量秦月,感叹道∶"月月,这是你会和爸爸相认后花的第一笔钱,你终于愿意花爸爸的钱了,我真的很开心。"

    秦月∶….

    "之前我不是买了一件衣服吗?好几万呢。"

    秦意峰震惊∶"几万块也叫钱?"

    秦月一脸冷漠,甚至想让秦意峰去贴小花,让他看看民间疾苦。

    最近几天,秦月因为那支唐朝点翠,天天睡不好,早就想着要解决这个问题。第二天,她就迫不及待地和秦意峰一起出发来到博物馆。

    此时博物馆里有不少游客正在参观,为了避免引起骚乱,秦月特意带着秦意峰从后门走。

    刚过去就被保安拦住。

    "这里游客不能进。"

    秦月笑着道∶"我们是来捐赠文物的。"

    国家博物馆在全国范围内名声显赫,经常会有一些收藏家来捐赠,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些小玩意,保安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看了看眼前的几人,然后打电话联络博物馆的相关负责人。

    但此时博物馆里因为昨天拍卖会的事,正乱作一团,负责人正在到处调查那个买家的消息,接到电话后火急火燎地赶出来。

    正好看见秦月抱着一个大盒子,正在和门卫商量省钱小妙招。

    负责人愣了愣,这两个怎么看都不像是捐赠的人。

    每年也经常会有不少爱心人士将自己的藏品捐赠给博物馆,但其实博物馆并不是全部都收,大多数时候都会建议对方自己保留。

    他一看眼前两人的情况,便叮嘱工作人员道∶"像这种家庭成员有残疾,家里不富裕的捐赠人,如果不是文物级别的东西,就不要接受了。如果他们自己留着,拿回去卖了还能改善生活条件。待会儿你就好好劝一劝,博物馆虽然支持这样的行为,但也要关心捐赠人的生活情况。"

    说完,负责人去和秦月寒暄了几句,把工作交给其他工作人员,便匆匆走了。

    秦月看着神色慌张离去的负责人,有些惊讶。

    "博物馆的工作这么忙吗?"

    工作人员解释道∶"最近我们正在跟进一件文物,所以这几天都很忙碌,抱歉,本来应该是负责人来接待你们的,可他实在腾不出时间。"

    "没关系。"

    秦月摆了摆手,把怀里的盒子放在桌上。"这就是我们要捐赠的东西,你看看吧。

    工作人员记着刚才负责人说过的话,看向秦月。

    作为《一路环游》的观众,其实从刚才一进来的时候,他就认出秦月了,对于她的形象深入人心。

    回想着秦月在节目中的表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一开口,就道∶"秦月小姐,其实以你的情况,应该先为自己考虑。一些收藏是不用捐赠的,你可以选择卖掉,以后就不用在节目上贴小花了。"

    他深深觉得,一个连上节目,都想着买废旧纸箱和易拉罐,晚上休息还要带着全体嘉宾一起赚外快的人,应该不会有贵重的文物。

    秦月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意思?

    博物馆不收?

    负责人把秦氏父女交给工作人员接待后,自己就匆匆回到会议室。

    何馆长,警察和几位学者正在里面焦急地讨论着。

    "必须要想办法找到他们,把国宝买回来!"

    "我已经在准备资金了,就是距离三亿还有一点距离,希望能再给我一点时间。"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知道对方是谁!别让其他国家的人抢占先机!"

    "我记得是一个坐着轮椅的中年男人,看着很高大,气色也很好,身边跟着一个漂亮的女生,听别人说,他们好像是一对父女。

    -边说着,何馆长从电脑上打开一张照片。

    这是从拍卖会场监控视频里拍摄下的,光线有些昏暗。

    "这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拿到的监控照片,可惜只是背影。"他叹气道。

    负责人凑过来,一看到这张照片,微微皱起眉。

    这两人的背影,怎么看着有些熟悉?

    他想了又想,回忆起刚才去见的两个人,可对方的行为怎么都和价值三亿的国宝搭不上边。

    但责人嘀咕道∶"这个背影,有点像刚才来博物馆的捐赠人。"

    此话一出,所有人纷纷转头看来。

    他继续道∶"看样子确实很像,姓秦,是一对父女,女儿推着坐轮椅的爸爸过来的,说是要捐赠收藏品。"

    何馆长眼睛猛地一亮。

    "我问过拍卖场的内部人员,买走那只北宋汝窑洗的人,就是姓秦!他们现在人呢?"

    "我忙着过来开会,就交给工作人员接待了……."

    刚说到这儿,负责人想起自己刚才吩咐工作人员的话,脸色突然一变。

    注意到他的神色,何馆长连忙询问∶"怎么了?"

    负责人脸色煞白。

    "我还以为他们是家庭情况不好的爱心人士,让工作人员能推就推掉…….

    "你这人怎么回事?!"

    何馆长气得大骂一声,顾不得形象,急忙往外跑。

    负责人紧跟在后面,一边跑,双腿还在发软。

    要是那对父女真是他们要找的人,捐赠的东西真的是北宋汝窑洗,还被工作人员给推辞了,那他就真成了最大的罪人!

    一行人火急火燎地跑到待客室,就担心秦意峰父女走了。

    推开门进去,一眼看见秦意峰和秦月正在和工作人员聊天,恰好聊到哪个废品站的易拉罐报价比较高。

    这个画面有些奇奇怪怪。

    何馆长和负责人站在门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时,正在和秦月聊天的工作人员朝他们挤眉弄眼。

    "秦月小姐,何馆长来了。"

    他说了一声,抬脚走过来。

    负责人现在心里紧张不已,急忙小声问∶"你没有拒绝他们的捐赠吧?"

    工作人员睁大眼睛,表情有些惊讶。

    "没有啊。"

    他又不是傻子。

    本来他认出捐赠人是秦月后,是打算拒绝的,毕竟秦月一个每天在节目上贴小花的明星,每天看得他都想捐款,怎么还能接受她的捐赠?

    但是在说完之后,秦月二话没说,直接打开了那个看着有些普通的盒子。

    他虽然是个新来的员工,但一眼看到里面的东西,就知道事情不简单,立即使尽浑身解数,将两人留了下来。

    从三轮车谈到挖竹笋,又从易拉罐聊到贴小花,就等着负责人能早点回来接手。

    这么大的捐赠,他一个新人可搞不定。

    此时看到连馆长都来了,工作人员才终于放松下来。

    "你看过他们的捐赠品了吗?"何馆长表情严肃地询问。

    那个工作人员点头。

    "看到了,北宋汝窑洗。''

    听见这个名字,所有人登时倒吸一口凉气!

    心中庆幸。

    果然是他们要找的!

    但工作人员的话还没停,继续道∶"还有一支唐朝点翠,保存的完整程度远远超过现在博物馆里的那两支。我只是匆匆看了几眼,造型和工艺似乎都有些不同,很有研究价值!"

    闻言,所有人心里的喜悦瞬间变成狂喜。

    点翠因为其特殊的制作工艺,早年间就不怎么生产了,能留存下来的都是珍品。

    博物馆里虽然有两支,但保存都不完整,给研究做成了很大的阻碍。

    如果说"北宋汝窑洗"是意料之中,那那支唐朝点翠,就完全成了意外之喜!

    其售价虽然不比前者,但其中的研究价值,却远远不弱于任何意见文物。

    何馆长此时已经迫不及待地朝秦月和秦意峰走去。

    负责人此时也终于放心下来,拍了拍工作人员的肩膀。

    "好样的!"

    几人迅速过去。

    "秦先生,秦小姐,你们好,我是国家博物馆的馆长,我姓何。"

    秦月认识眼前的人。

    刚才那个工作人员非拉她聊天的时候,几乎把博物馆里工作的每个人都介绍了一遍,要是她再不拦着,估计都开始介绍他们的家庭情况了。

    "你好。"

    刚开口,发现眼前几个人都眼巴巴地盯着自己带来的那个盒子,直接道∶"你们要看看吗?"

    所有人忙不迭点头。

    她笑了笑,直接把盒子打来。

    长方形的盒子里一共放着两件东西,一件就是昨天他们在拍卖会上见过的北宋汝窑洗,另一件果然是保存完整,颜色还鲜艳无比的唐朝点翠,栩栩如生,美态动人。

    看见里面的东西,所有人脸上不约而同地浮起笑容。

    "二位真的打算将这两件藏品,无条件赠送给博物馆?"何馆长询问道。

    昨天他们可是亲眼看到,秦意峰花了三亿。

    另外这支发簪肯定也不便宜。

    秦意峰点头"其实这是我女儿的主意,她昨天在拍卖会上一看见这个拍品,就说要买下来,然后捐赠给博物馆。她有这份心,我当然要支持。"

    闻言,所有人的视线又落在秦月身上。

    "秦小姐年纪轻轻,思想境界竟然这么高!国家博物馆寻找这件文物已经很久了,现在终于能回归,全靠你们的帮助。等我们处理好之后,就会将这两件藏品在博物馆展出,让更多的人欣赏到国宝。

    秦月微微点头,也松了一口气。

    终于把东西送出去,这下她晚上应该能睡得着了。

    很快,又想起另一件事,道∶"对了,捐赠人写我父亲,我的名字不要写在上面。

    大多数人都会大力宣传自己的捐赠行为,怎么秦月不一样?

    看出他们心里的疑惑,秦意峰道∶"月月现在是一名演员,她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要不是这样,他早就自己动手,把秦月捧成顶流了。

    几人一惊,这时再仔细看去,才注意到秦月虽然没化妆,但五官出众出挑。

    就连刚才那个工作人员也道∶"对啊,我之前看过秦小姐的拍摄花絮,演技进步了很多,光是几张照片,就把情绪演出来了!"

    他说的是《大唐祸》中,花魁自尽的那场戏,一说起来就赞不绝口。

    闻言,何馆长开始打量秦月。

    她笑得很谦虚,待人接物都很有礼貌,本来就讨人喜欢,再加上这两件文物都是她送过来的,馆长在心里对她的评价更高。

    心思一动,突然对你身边的警察道∶

    "对了,魏局长,之前不是听你说,正打算找人拍摄宣传片吗?现在眼前不就有一个好演员?"

    闻言,那个穿着警服的中年男人走近了些。

    这段时间,他们警局确实准备拍摄一个反诈宣传片,目前正在筹备中,其他演员都找齐了,就差一个被骗的受害者。

    可他们的设定中,这个受害者是因为爱财如命的人,和秦月今天的举动有些不搭。

    她可是随随便便就把三亿送出去的人。

    能演好吗?

    想了想,魏局长问∶"秦小姐,你对**jian职怎么看?''

    秦月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个。

    想了想,高兴道∶"我觉得挺香的。"

    贴小花一块钱一朵,多香啊!

    刚回答完,魏局长眼睛一亮,立即拍板。

    "就她了!"

    专业对口!

    秦月∶???

    这是秦月最快的一次面试,短短几秒。

    -协助警局拍摄反诈小短剧。

    离开国家博物馆的时候,她就莫名其妙地接了一份工作-

    但秦月开心不起来。

    魏局长发现她的时候,那目光就像是发现了一个小傻子,对她千叮咛万嘱咐∶"像你这样的案例,就是和来拍摄反诈骗短剧,学学里面的办法,好提高警惕!"

    好像很担心她被骗一样。

    她这件事告诉经纪人,经纪人却高兴得快跳起来。

    "这是好事啊!秦月,你的路已经越走越宽了!之前和旅游局合作,现在和警局搭上边,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好处!女警察可是现在很受欢迎的人设!到时候又能吸收一些粉丝。"

    秦月∶"可他们让我演的是贪图蝇头小利,上当受骗的受害者。"

    "我觉得这个形象太憨了,我是那样的人吗?"

    她可从来没有被人骗过钱。

    经纪人安慰她∶"你可以往这个方面想想,你演这个角色,就不用担心演技不过关了,妥妥的本色出演。这个魏局长真的很有眼光,大浪淘沙都能淘到你这么一个宝贝。"

    秦月∶"我感觉你不是在夸我。"

    "胡说,我不是说你是宝贝了吗?"经纪人道∶"你快去准备准备,什么时候开始拍?"

    "应该就这两天。"

    秦月听魏局长的口味,应该还需要几天才能准备好,可没想到警局的效率快得惊人,第二天就打电话来通知她了。

    拍摄地点就是警局。

    秦月到的时候,另一个饰演骗子的演员已经到了,是个陌生面孔,一双眼睛滴溜溜转动着,看上去就很有"骗子"的形象。

    警员则由这里的警察本色出演。

    所有设置都力求还原。

    警局里有几个人认识秦月,一眼认出她来,都有些惊讶。

    昨天局长通知他们,说找到了一个很符合形象的演员来饰演受害者,没想到竟然会是秦月。

    几个警员围着她。

    "秦月,我一直在看《一路环游》!局长怎么会找到你来演这个角色?他还说你很符合形象呢,真是过分!。"

    在节目里,秦月就是管账的出纳,每次都精打细算,算账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印象中是个很精明的人。

    秦月点头。

    感觉魏局长的话简直就是赤果果的诽谤。

    "就是,我也觉得不太符合,还担心影响了宣传的效果呢。

    警员点头,询问道∶"对了,我之前总看你在节目里贴小花,你是从哪儿找的工作?"

    秦月∶"网上。"

    警员脸上乐呵呵的笑容瞬间消失,表情严肃起来。

    "你是从网上找的?"

    "有没有给押金?"

    "有没有填写私人信息?找你问银行卡号和身份证号?"

    几人七嘴八舌地询问起来,问得秦月一脸懵逼。

    "没有啊。"

    警员还是不放心,痛心疾首地看着她。

    "之前看节目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自己贴着玩,没想到是**jian职!这样很容易上当受骗的!你有没有想过,对方可能是骗子?"

    撒皿”“::

    "好像是这个道理。

    这段时间,警局一直在做反诈宣传,但都找不到机会,没想到今天就有案例自己找上门,警员们闻风而动,纷纷赶来给秦月可怕。

    不一会儿,秦月身边就围了一群人,手里拿着厚厚的宣传单和资料。

    魏局长进来的时候,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

    "别围在一起,摄影师已经到了,现在开始拍摄。"

    他把所有警员叫过来,让秦月去拍摄。

    那些警员也不急着离开,手里都按着宣传单,眼睛跟饿狼盯上羊似的冒光,直勾勾盯着秦月。

    "你们这是怎么了?"

    几个警员道∶"局长,我们好像知道你为什么选秦月来演受害者了。

    "学习了这么长时间的反诈骗知识,之前出去宣传的时候,都没人愿意听,今天终于逮到一个!"

    "我今天一定要把反诈知识刻在她脑海里!"

    警局准备的反诈骗宣传短剧一共只有三分钟,剧情很简单。

    秦月饰演一个刚入社会的毕业生,生活窘迫,无意间从网上得知了一个打字员的jian职工作,就马上把资料寄了过去。

    没想到就此落入骗子的陷阱,前前后后被诈骗了上干块押金。

    最后选择报警,在警察的帮助下,捣毁诈骗窝点,追回了自己的钱。

    剧本确实没什么难度。

    但是拍摄刚开始,就出了问题。

    秦月饰演的毕业生坐在电脑前,愁眉不展,这时电脑突然弹出一条消息∶

    【高薪**打字员,1000字20元。】

    看着电脑上的消息,秦月没动作。

    过了几秒,导演忍不住走过去。

    "怎么不继续往下演?"

    "我们这个短剧,要求是逼真,对不对?"秦月问。

    "没错。"

    "可是这个广告就不对,这样一句话,傻子都不会上当。而且1000字20元,这已经是半年前的价位了。"秦月指了指信息上的那行字,摇头。

    闻言,导演愣住了。

    "那要怎么写?"

    秦月想了想,手指在键盘上迅速敲击起来。

    重磅惊喜!

    **打字员,1000字35元!

    宝妈!学生党!不用出门,在家就能赚钱!

    不需要任何押金,当天报名就可以开始工作,当天就能结算工资。

    每天最少200元,五天就能赚一千!

    从今天开始,自己解决零花钱,自己为孩子赚奶粉钱,再也不用伸手管别人要!

    来吧!加入我们!

    联系电话∶138xxxxx

    秦月迅速打好几行字,满意地点头。

    "现在这个才是现在发广告的标准模式,让人一看就心动。"

    ......

    周围其他警员听见这话,看向秦月的目光瞬间变成了同情。

    "她是被骗过吧?"

    "要是不被骗个十次八次,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她真的是本色出演。"

    "局长,你这演员真的选得真好。"

    魏局长点头表示赞同,忧心忡忡道∶"秦月女士的问题很严重啊!"

    另一边,秦月还在纠正剧本的设定。

    "真正穷的时候,是不会吃桶装泡面的,太贵了,还不如买一捆面条,五块钱能吃三天。"

    "还有电脑,太新了,至少开机的时候风扇应该嗡嗡作响才对。"

    "我就不化妆了,衣服也穿牛仔裤和t恤就好。"

    她说的头头是道,不一会儿,一个马上就要为**jian职上当的受害者,出现在眼前。

    魏局长看得心里一百个问号。

    昨天才捐赠了三个亿z的人,怎么对这些事情这么熟悉?

    她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三分钟的短剧,一早上就拍摄完成了,但秦月还没来得及走,就被全体警察强烈要求留下,共同参加了一节防诈知识讲座。

    所有人轮番上台,给她科普防诈小知识。

    临结束前,警局竟然还给她布置了一场随堂考试!

    魔鬼!

    秦月莫名其妙考完试,得分98警局才终于答应放行。

    出来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上网不谨慎,钱包两行泪",意识直接刻进了dna。

    她给经纪人发消息∶【我觉得他们不是找我来拍短片,是找我来参加讲座的,我仿佛又回到了学校。】

    发完消息没一会儿,贴小花的老板突然给她发了一条消息。

    【这一期的材料都寄过去了,我这边销售状况不是很好,所以这次的数量不多,你注意签收。】

    秦月立即回想起今天警员们对她的谆谆教诲,警惕性大起∶【我今天听警局的人,你这样的很可能是诈骗。老板,你是骗子吗?】

    贴小花老板∶【.

    贴小花老板∶【我拖欠过你工资?每次不都是我花快递费,把材料送去给你,不收一分钱压金吗?】

    秦月∶【.】

    怎么反过来了?

    秦月∶【对啊,你不怕我是骗子吗?】

    贴小花老板∶【我怕啊!!】

    看到这个回答,秦月沉默了。

    然后她立即调出今天大家伙给她发的反诈资料,5个g,全部发了过去。

    秦月∶【老板,这些资料你看看,三个小时后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