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1章 我成福星了!

    三人的修罗场,虽然箭头换了方向,但依旧是修罗场。(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四舍五入,导演布置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此时,直播间的弹幕上已经乱作一团。

    【好刺激呀!】

    【奶奶!你最爱看的修罗场更新了!】

    【选杨桃!选杨桃!妹妹这么可爱,你忍心拒绝她吗?】

    看见这条弹幕,陆黎的粉丝不乐意了。

    虽然他们总担心陆黎被秦月带坏,但是在各种比赛上,哥哥都是不能输的。

    【选陆黎!陆黎这么乖,你拒绝他,他会哭的!】

    【陆黎会哭?那不是更刺激了?】

    【让他哭!让他哭!】

    【呸!楼上都一群黑粉!】

    ……

    秦月看着两个人,左右为难,只好转头朝工作人员求助。

    注意到她的视线,全体工作人员频频后退,小声嘟囔:“你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

    他们可不敢说话,免得殃及池鱼。

    秦月生气。

    人在家中坐,修罗场从天上来。

    她暗暗咬牙,看着眼前的两人无法抉择,试探着道:“要不,我们三个一起?”

    于是,三个人并排朝图书馆走去。

    三人相互依扶的背影,让在场所有工作人员心中凌乱。

    “导演,这段……能播吗?”他们担心地问。

    杨文远深思熟路,道:“我得去问问审核那边的朋友,都说了,让秦月收着点!”

    《一路环游》备案的时候,可是一个青春健康,励志向上的节目,给她这么一搞,迟早变成18x!

    秦月带着杨桃和陆黎去图书馆坐一会儿,等晚自习快开始,就让杨桃先回去了。

    两人站在学校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工作人员:“其他人都已经回去了,只剩下你们两个,现在回去吗?”

    秦月刚要点头,突然想起另一件事。

    “陆黎,你以前是不是没来过学校?”

    陆黎:“来过几次,但大多数时间都在家自习。”

    闻言,秦月笑了一下,道:“今天,你体验了很多高中生的生活,但是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你没有体验过。”

    一边说,指了指街道对面的橱窗。

    橱窗上贴着一张海报,上面是一个男生骑自行车,车后座载着一个女生。

    这样的情景在校园剧中经常出现,可以说是经典一幕。

    陆黎点头,赞同秦月的说法。

    他拍摄过这么多青春疼痛的校园电影,这个场景当然也拍摄过无数次。

    想到那个画面,顿时蠢蠢欲动起来。

    陆黎转头朝周围张望,可是这里好像没有自行车。

    秦月一眼看出他心中所想,道:“你等我,我去找自行车!”

    说完,还没等工作人员阻拦,就迅速回去学校。

    眼看着她的背影离去,所有人心情忐忑地站在原地等待着。

    怎么心里还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呢?

    过了五分钟,秦月果然回来了。

    “陆黎!自行车找到了!”

    她远远喊了一声。

    与此同时,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这段时间经常出现的那种。

    纷纷回头看去。

    学校大门写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夹道里,一辆三轮车缓缓驶来。

    秦月,正以无比熟练的姿势骑行而来。

    ……

    ……

    “这他妈是自行车?!”

    不远处的车里,杨文远发出一声怒喝,咖啡全部洒在了屏幕上,气急败坏地跳起来。

    虽然早知道秦月不靠谱,但也不用这样吧?

    凤凰牌老板到底给了她多少钱?能让她这么尽职尽责,上哪儿都要宣传一下自己代言的产品!

    而且这辆三轮车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骑过来的时候还吱呀吱呀作响,每前进一厘米,车身都在发出悲鸣,仿佛随时会分崩离析。

    “这是你找的车?”就算是陆黎,此时也有些惊讶。

    秦月道:“我进去问了一圈,学生的自行车待会儿放学要骑回家,这辆还是我从看门大爷那儿借来的呢。”

    闻言,陆黎紧抿着嘴唇,表情有些严肃。

    因为秦月的目光太过自信,导致他有些自我怀疑,难道说,其实学校里的学生,平时也有骑三轮车上学的?

    是他没来过学校,所以少见多怪了?

    难道其实秦月这样的才正常?

    可是这样的三轮车,要怎么达到自己在前面骑车,秦月坐在后面扶住他腰的效果呢?

    他拧着眉,仔细思考着。

    这时,等在旁边的工作人员也有点慌。

    他们的耳机里,同时传来了导演杨文远歇斯底里的怒吼:“我不允许!绝对不允许他们骑那玩意,玷wu校园电影的纯洁和美好!那可是无数少男少女的梦!”

    男主角骑自行车载人,这可是电影历史上经典的一幕。

    绝对不能毁在他们手里!

    工作人员看着陆黎凝重的神色,宽慰杨文远:“导演,你放心吧,有陆黎在,应该不会太过离谱的。”

    这是道常识题,陆黎不可能不会。

    可他们不知道,就算是陆黎的经纪人看到这个画面,神色却一点也不轻松,反而格外凝重。

    他缓缓道:“陆黎从小到大,去学校的次数寥寥无几,他根本不知道普通学生是什么样,很可能……”

    话还没说完,陆黎已经一步跨上去,双手扶着龙头,对秦月道:“坐上来吧,扶着我的腰!”

    工作人员:……

    啪啪!

    又打脸!

    秦月利落地跳上车,看着陆黎的腰,不知道怎么下手。

    “我该怎么扶?”

    这种事,她也没经验啊。

    以前上学的时候,尽想着刻苦学习了。

    陆黎拍过这么多戏,还是有些本事的,拉过秦月的手,让她抓着自己的衣服。

    感觉到衣服上的重量,还有隔着校服布料传过来的体温,他心头一热,脸上扬起灿烂的笑,然后一脚踩下踏板,三轮车便在电光火石之中冲了出去。

    夕阳的余光从街道的尽头平铺下来,将眼前的一起都染成金色,是甜蜜温馨的味道。

    如果忽略这是一辆行将就木,还在不断发出惨叫的三轮车,那骑着车的陆黎还是帅气的,脸上带着蓬勃的朝气,还是和心上人同行的几分兴奋和害羞。

    但此时在车斗里坐着的人,却惨不忍睹。

    不。

    准确地说,是蹲在上面的人。

    是扎着马步,并且一脸强颜欢笑的人。

    秦月没料到,这辆三轮车的前主人压根没想有一天会用它来载人,所以车斗并没有准备椅子。

    刚才自己拉住陆黎的衣服,兴奋的影帝就冲出去了,看陆黎那么高兴,她难得地有些不忍心破坏,想想就忍了。

    然后前面陆黎在骑车,后面她在车斗里扎马步。

    扎了一路。

    而且马步稳如老狗!

    无论是转弯,还是急刹,都不动如山。

    坐车跟在后面的工作人员各个惊为天人,人都看傻了。

    【秦月这是真的练过的。】

    【陆黎这车我是不敢坐,也只有秦月能坐了。】

    【是真的猛!】

    【姐姐扎马步的样子也帅死了!】

    【娱乐圈顶流影帝为何傍晚脚蹬三轮车?18线女明星又为何在他的车斗子里扎马步?其背后的原因让人三级烧伤。】

    ……

    杨文远此时看着屏幕中飞驰的三轮车,心中五味杂陈,这是他看过最疼痛的青春文学。

    痛不痛?

    痛死了!

    ——

    陆黎带着秦月回到居住的别墅。

    进去的时候,其他人早就等着有一会儿了,睁眼巴巴地等着陆黎大厨来开饭。

    他们刚到,所有人就迎了出来。

    陆黎心情极好,乐呵呵地朝厨房走去,还说今天要多做几个菜。

    所有人惊喜万分,纷纷询问秦月。

    “陆黎今天怎么这么高兴?你们这么晚回来,都干什么去了?”

    秦月扎了一路的马步,依旧面不改色,轻松地跳下车,道:“我让他骑车送我回来。”

    闻言,他们看了看那辆快要散架的三轮车,不理解。

    “影帝的爱好果然与众不同,下次我让他也送送我,以后我们每天都能吃好吃的了。”几人不约而同道。

    陆黎的心情确实不错,从桌上比平时还要考究几分的菜色就能看得出来,一晚上都是笑盈盈的。

    因为饭菜丰富,其他嘉宾都吃了不少。

    收拾完厨房和餐桌,秦月看着周围吃饱后开始犯困的嘉宾们,心里蠢蠢欲动。

    她站起身朝楼上走去。

    一看见她的动作,杨文远就立即猜到了什么,可偏偏今天自己并没有准备晚上的活动。

    果然。

    过了几分钟,秦月抱着一个熟悉的大箱子走下来。

    “扎了一路的马步,你就不累?”杨文远小声问。

    要是普通人,现在已经累得爬不起来了吧?

    秦月不赞同地看他:“赚钱的时候怎么会觉得累?”

    一想到要赚钱,她就精神抖擞!

    而且昨天已经浪费一天了,今天可不能再虚度光阴,不然带来的材料该做不完了。

    说完,她抱着箱子来到客厅,招呼着其他人。

    “大家都准备一下。”

    所有人见状,陆陆续续起身,开始上工。

    “你这人怎么这样?都不让我多休息一会儿。”

    安云云不满地抱怨着,但身体很诚实,很快就走过来排好队坐下。

    看到这熟悉的场景,杨文远皱着眉。

    他突然想起,自己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传闻——《一路环游》压榨嘉宾,白天录制节目,晚上流水线上工,黑心!

    看见这个标题的时候,他甚至连要和秦月同归于尽的想法都有了。

    但是此时再看到这样的画面,已经年过五旬的杨文远决定跟自己和解。

    他摆了摆手,准备回去休息。

    “导演,你不管管了?”工作人员惊讶道。

    平时杨导不是和秦月斗智斗勇,相思相杀的吗?

    杨文远摇头,目光看淡一切。

    “年纪大了,不能熬夜,我先去休息,你们记得让后期在屏幕上打一句话,嘉宾个人行为与节目组无关。”

    然后施施然回房间睡觉去了。

    另一头,客厅中的贴小花流水线,正开展得如火如荼。

    但是直播间的观众却很着急。

    【我忍不了了!所以秦月他们贴的这个小花到底是什么?在哪儿接的工作,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

    【有谁知道吗?我也想贴,孩子都快穷哭了!】

    【说实话,我已经眼馋这个工作很长时间了,一块钱一朵,天价了好吗?!】

    【第一期的时候,我还笑话秦月小家子气,现在我只能看着她们手上的小花眼馋。】

    【重金求贴小花的出处!】

    【我也想贴!】

    【我也……】

    ……

    【等等!这个花看着有点眼熟,我以前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楼上你仔细想想,想起来告诉我啊!】

    【还有我!还有我!】

    【我记得,几个月前,我好像在一家“花语心愿”的服装设计工作室,看过和这个差不多的花朵,就装饰在衣服的裙摆上。】

    ……

    弹幕议论纷纷,而此时的“花语心愿”服装设计工作室,也正在忙碌着。

    老板花弋阳正在熬夜谈合作。

    他从服装设计系毕业之后,就和朋友一起开设工作室,自己设计服装,然后打板出售,计划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让国风服装成功走上国家舞台。

    只是可惜,这个工作室从创立之初就一直波折不断。

    服装设计本来就是一个烧钱的行业,没有人脉和资金,几个一穷二白的毕业生,就算有再好的设计也找不到销路。

    工作室开了两年,所有人已经是负债累累。

    最近两个月他们好不容易接了一个单子,一条以桃花为设计灵感的裙子销路不错,有不少服装店来订购。

    花弋阳和几个朋友人手不足,左思右想之后,将点缀在裙摆上的桃花制作外包。

    本来他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将**信息放在网上,没想到马上就有人来询问。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这个人贴小花的速度很快,而且做工精细,一看就是经常做针线活的人。

    连续好几批材料送过去,短短几天,她就能全部完成送回来。

    有了这位陌生人士的帮助,服装店订购的单子才终于完成。

    花弋阳这段时间埋头工作,此时脸色看上去有些憔悴,看了看电脑上的订单,道:“在过几天,那些小花就会贴好送回来,这是最后一批,等这批服装做好送出去,咱们又没有工作了。”

    闻言,工作室里的人各个愁眉不展。

    “贴小花的工作也要收回,咱们自己都顾不上了,要是没有新的订单,最好还是不要做好多库存。”

    “等过几天,我就和那个人说清楚。”

    几个人商量着,一个女生拿着手机,快步从外面走进来,神色有些惊喜,一边朝他们招手。

    “花弋阳,花弋阳,你们快过来看看,看这图片上的花,是不是很像咱们裙子上那种?”

    这条以桃花为灵感的裙子,很多步骤都是花弋阳来完成的。

    他凑过来,一眼就认出。

    “就是同一个款式,连材质都一样,你从哪儿拿的图片。”

    女生的表情有些懵,回答:“热搜上。”

    ???

    所有人一听,立即打开手机,果然看到一个醒目的词条在热搜上飘着——寻找小花的出处。

    点开一看,不就是他们贴在裙子上的桃花吗?

    而在画面中,一群人正坐成一排,前后分工地贴着,动作熟练。

    “这好像是一个叫《一路环游》的综艺,里面贴小花的这些人都是明星……”说话的人声音弱弱的,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你不是说,所有贴小花的工作,都外包给一个穷人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花弋阳自己也很迷糊。

    他确实只联系过一个人,怎么还上节目了?

    他迅速打开手机,联系上那个人,把图片发了过去,询问:【照片里这些材料,是从你手上漏出去的吗?】

    贴小花的临时工:【这就是我啊。】

    花弋阳:【……】

    花弋阳:【谁是你?】

    贴小花的临时工:【坐中间穿白衣服的。】

    看见这句话,花弋阳迅速找出节目嘉宾名单核对。

    穿白衣服的人——秦月?

    竟然还是一个最近开始走红的明星!

    他当场就凌乱了。

    自己随便从网上找的临时工,怎么成了明星?

    而且还把零工带到节目上,和其他嘉宾一起做!

    他翻了翻嘉宾名单。

    近两年很红的新晋小花。

    古装剧专业户的人气男星。

    还有正处于顶流的影帝……

    花弋阳看见这些名字,差点当场去世!

    他以前收到的那些小花,都是这些人贴的?!

    要是早知道,就算买个几千块,也绝对有人抢破了头!

    秦月这时有些担忧道:【不能带上节目吗?抱歉,如果不行的话,我下次注意。】

    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她还发来了一张她和影帝陆黎的合照,对方手里还拿着贴小花的材料。

    看着这张照片,花弋阳心里很复杂。

    花弋阳:【不是,我只是没想到,明星竟然会在网上找临时工作……】

    秦月:【要赚钱啊。】

    看见这句话,花弋阳瞬间明白了。

    刚才看热搜的时候,他瞥见不少对于秦月的凭借,对她现在的情况有了一些大致的了解。

    一边上节目,还要一边接临时工,看来艺人的工作也挺难了。

    他一边感叹着,身边的伙伴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呀!有人发现那些小花出自我们工作室了!”

    “快看!后台多了好多留言!他们都在问,还有没有贴小花的工作,他们也想做。”

    “我们工作室,上话题榜了!”

    “来了好多粉丝啊!”

    “有卖场看到话题榜,给我们发来了新的订单!”

    ……

    工作室中惊呼声不断。

    花弋阳急忙走过去看了看,后台的数据确实在不断刷新。

    可就算这样,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些新增的订单数,远远无法弥补他们两年来的亏损。

    花弋阳安排同伴们接洽,自己思索了一会儿,回复秦月:【这批桃花贴完之后,可能一段时间内没有新的工作了,你如果缺钱的话,我帮你问问同行,看他们能不能帮你。】

    在他看来,秦月的生活比自己还要艰苦。

    秦月:【为什么不贴了?】

    花弋阳把工作室的现状简单说明,道:【多亏了你在节目上的贴小花,让我们今天多了不少订单,但不知道能维持多久,如果挺过去了,我还找你合作!】

    此时,秦月已经快要休息了。

    她没想到贴小花在微博上会引起的话题,立即去搜索了“花语心愿”的账号,果然在里面看到了不少设计讲究的服饰,上面还点缀着自己亲手贴的小花。

    这样的国风设计,在时尚圈十分少见,而且线条和色彩都很新颖。

    要是这家工作室就此倒闭,这样的衣服以后就看不到了。

    她也不可能再贴小花。

    秦月想了想,心思一动,给秦意峰打了一个电话。

    “爸,我记得你之前说要进军服装行业,现在怎么样了?”

    秦月第一次参加《一路环游》的时候,秦意峰兴冲冲地寄来了好几套衣服,让她做评价,但没想到后来却一点消息也没有了。

    秦意峰每天在家等着女儿的电话,此时露出老父亲的微笑,解释道:“别提了,那些设计师都不行,设计的衣服没几件合适,我有人脉,有资金,没想到连个服装店都开不起来。”

    闻言,秦月思索起来。

    小花老板有设计,但是没有资金和人脉。

    秦意峰有的是资金和人脉,偏偏找不到合适的设计师。

    那不是一拍即合?

    她立即道:“爸,我认识几个做服装的朋友,他们有一些设计挺好的,你要不要看看?如果你觉得合适的话,也许能跟他们合作。”

    秦意峰想都没想,立即答应。

    “好啊!我这儿缺的就是设计师!”

    “那我问问他们。”

    挂断电话,秦月立即给贴小花的老板发消息:【我认识一个人,他正准备开服装公司,但找不到合适的设计师,你们要不要去试一试?如果合适的话,大家可以合作。】

    花弋阳看见这条消息,心里很是怀疑。

    但工作室都已经这样了,去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

    于是回:【好的,谢谢你,我们会去看看的。】

    秦月:【我已经把你们的联系方式给他了,应该很快就会有人来联系你们的。】

    这条消息发过来没几分钟,花弋阳就受到了另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

    用词简洁。

    【秦月应该介绍过我了,明天有时间吗?带着你们的作品过来,让我看一看吧。】

    花弋阳心里暗喜,感觉隐约抓到了一丝希望,急忙将这件事告诉了其他伙伴。

    可大家却有些担忧。

    “我刚才上网查过你说的那个秦月了,网友说,她可能比我们还穷呢。”

    “对啊,她要是认识服装老板,怎么可能在网上接临时工?”

    “花弋阳,你不会是被骗了吧?”

    众人有些怀疑,花弋阳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下定决心。

    “我还是想去试一试。”

    第二天,只有花弋阳一个人带着衣服出发了。

    他按照昨天那个陌生号码发的地址,来到市中心一栋巨大华丽的建筑前面,看着广场上水晶雕刻的logo出神。

    眼前这个位列全国榜首的集团,就连是他也如雷贯耳。

    他……他没来错地方吧?

    仔细核对了好几遍,花弋阳还是不放心。

    再来之前,他反反复复查询过秦月的信息,一输入她的名字,跳出的关键词,一个是穷,一个是糊。

    无论如何,都无法和眼前这样豪华的建筑对上号。

    花弋阳不放心,拿出手机给秦月发消息:【你介绍的那个服装公司老板,是叫秦氏集团吗?】

    他心里紧张,心想肯定是自己来错地方了。

    结果不到一分钟,秦月回复:【对啊,你已经到了吗?我让人下去接你吧。】

    让人……下去……接你……

    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在花弋阳心中留下了一阵轰鸣。

    然后他会:【好的,麻烦你了。】

    然后提着沉重的衣服进门,规规矩矩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双手平贴放在膝盖上。

    乖巧且懵逼。

    等了不过三分钟而已,大厅的电梯门打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出来,目光如炬,身上带着不俗的气势。

    视线在大厅打量一圈,然后笔直地朝花弋阳走过来。

    “你就是秦月小姐介绍的花弋阳先生?跟我上去吧。”

    花弋阳连忙起身,谨慎地询问道:“你好,请问您是昨天和我联系的服装公司老板吗?”

    助理一愣,笑了笑。

    “昨天和你联系的是总裁先生,我只是他的助理。”

    说完,带着他走进电梯。

    花弋阳此时心里七上八下,瞥见这位助理按下了电梯的最顶层,心里更加慌乱了。

    “请问,您说的总裁先生,是指秦氏集团的总裁吗?是那位全国首富?”

    助理转过头来,微微一笑。

    “是的。”

    他继续道:“我调查过你和伙伴开设的“花语心愿”工作室,开办两年,目前为止一直处于赤字,如果按照之前的状态发展下去,最多再支持半年就会彻底关门。”

    “不过从今天开始,你们要转运了。”

    说着,助理神秘地朝他笑了一下。

    两个小时后,花弋阳走出秦氏集团大楼,整个人还恍恍惚惚的。

    一直来到广场上,突然伸手用力掐了自己一把。

    疼!

    然后猛地回神,高兴地笑起来。

    一边笑,一边狂奔跑回工作室。

    此时,工作室的伙伴们还在四处打电话,向各大卖场推荐自己的设计,一片愁云惨雾。

    此时看见花弋阳汗流浃背地样子,被吓了一跳,叹气道:“怎么样?白跑一趟了吧?”

    “他同意了。”花弋阳道。

    “谁同意了?”

    几人疑惑。

    花弋阳盯着他们,眼睛里带着狂喜,抬高声音道:“我刚才和秦氏集团的总裁签订了合约,他同意跟我们合作,创立属于我们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