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2章 我嗑到了!

    花弋阳说完后,“花语心愿”的所有人沸腾了。(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谁都没想到,那个看起来贫穷的明星竟然有这么大的人脉,认识全国首富,甚至还给整个工作室都带来了转机。

    当初他们竟然还不相信,如果不是花弋阳坚持去看一看,恐怕现在他们真的只能等着工作室关门倒闭。

    想到这儿,几个人就心中后怕。

    “那个秦月到底是什么人物?我看她在节目上的表现,好像并不富裕,看上去比咱们还要穷,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

    花弋阳心里也想不明白。

    他回想自己今天去秦氏集团,秦月好像对那里十分熟悉,就连总裁也对他很友好,让他仿佛生活在一场梦里。

    难道说,秦月和秦氏集团的人是亲戚?

    可她有这么强大的背景,怎么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

    而且秦月曾经在节目中亲口承认,她从小是在孤儿院中长大。

    花弋阳满心疑惑,但更多的是喜悦和激动。

    他拿出手机,给秦月发消息以作感谢。

    可这次,消息发过去,过了很久也没有等到秦月的回复。

    此时,秦月刚刚收到一个快递。

    早上节目说她有一个快递的时候,她还以为是远在a市的秦意峰给她寄的。

    毕竟从自己来这里录制节目后,秦意峰就经常会寄各种东西给她。

    可是等拿到东西,上面的地址却是一家制药公司。

    秦月心里顿时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放着几盒药,上面还明晃晃地写着自己的名字。

    秦月牌肠清茶。

    秦月:……

    之前去制药公司签约的时候,对方却确实说过,等药物研制出来后,会给她送几盒成品,可没想到,他们的动作竟然这么快!

    而且“秦月牌”这明晃晃的三个字,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对劲。

    就连印在盒子上的照片也显得格外魔性。

    秦月只觉得脑阔疼。

    箱子里竟然足足有十多盒,难道这家厂觉得她能用的到?

    她先把东西放回房间的柜子里,再下来时,导演正招呼着所有人上车,准备出发前往这次录制最后的场地。

    一路上工作人员和导演什么也没说,车辆渐渐往郊外驶去,很快,来到了位于莲花郊外的村庄。

    之前的几次节目中,他们的录制范围一直都在市区,这还是第一次来到郊外。

    这里的村庄和其他地方大同小异,现在已经进入夏天,田野里的种植物绿油油的。

    车辆行驶进去的时候,偶尔能看到几个农户正在田间农作。

    导演杨文远这时候介绍道:“这里就是这次的录制地点的,从现在开始,你们将会在这里住两天两夜,尽情大自然和田野,体会农户的艰辛和劳作。”

    “节目组为大家准备了两栋房屋,两组嘉宾自由组合,以家庭的形式生活,深入体验农村生活。”

    车辆停在两栋房屋面前。

    木头搭建的房屋看上去有些破旧,但是古香古色,打理得很干净,房梁上悬挂着晒干的辣椒和玉米。

    另一间是三层小洋房,在整个村庄里已经算华丽,看上去十分气派。

    “两栋房屋,你们可以自由选择。”杨文远看着他们说道。

    话音刚落,就有人蠢蠢欲动起来。

    安云云先朝其中一间木屋走去,才刚到门口,立即皱着眉退回来。

    “我们要第二间的!”

    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第二间走去。

    秦月疑惑地走过去,一靠近就能闻到了一股牲畜的味道。

    仔细往里面看去,发现院子的角落里搭建了一个牛棚,一头牛正在站在里面悠闲地咀嚼干草,这股味道应该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除了这个缺点,眼前这栋房屋其实要更整洁一些。

    院子里种着各种颜色的鲜花,木头搭建的二层小楼,飞檐和房梁都带着历史的气息。

    “姐,我觉得这间比较好。”叶朝露跟过来看了看,开口道。

    秦月转头朝其他人看去,李正风和陆黎都频频点头,显得很喜欢这种风格的建筑。

    “那我们就选这个。”

    几个人一合计,开始往里面搬行李。

    这边,安云云也在指挥左一和左二搬东西,但姜时却一动不动。

    他频频往秦月的方向张望,心里蠢蠢欲动。

    刚才导演说的话,他只记住一句——以家庭的形式入住。

    家庭这两个字,像是瞬间点燃了他心中的一团火。

    他想了想,依然朝木屋走去。

    走进去,秦月他们刚刚收拾好行李,正在按照节目组的要求,准备分配每个人的身份,临时组成一个家庭。

    这时,姜时突然走进来。

    “我有一个提议!”

    众人纷纷看来。

    姜时开始挨个给现场的人分配身份。

    “李正风老师年纪最大,是爷爷。叶朝露和陆黎年纪小,当妹妹和弟弟。秦月是姐姐,跟我是夫妻,你们觉得怎么样?”

    他说着,一个大跨步走上前,站在秦月身边,表情有些得意。

    房间里一片安静,谁也没有说话。

    ……

    ……

    秦月皱着眉,用十分警惕的目光看着他:“是安云云派你过来的吗?”

    可恶!

    为什么这些人还是对她的钱包念念不忘?

    千方百计想要混入他们小组,甚至不惜和自己组队。

    秦月不理解。

    以前姜时不是最讨厌看见自己的吗?

    姜时没想到秦月心里只有那几百块钱,自己的一番心意,难道就比不上那点钱?

    “不是!我是来加入你们小组的。”

    秦月一脸怀疑。

    刚才出发的时候,她可是都听见了,安云云他们的生活资金在昨天学校里就花光了,现在一分钱也不剩。

    结果任务一开始,姜时就提出加入。

    他不是来加入这个家,分明就是来拆散这个家的!

    秦月:总有人窥探我的钱包!

    “我不想当弟弟。”这时,陆黎皱着眉说。

    “我也不同意!”

    叶朝露看着姜时和秦月站在一起,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直接往两人中间一站,把他们隔开。

    姜时脸色阴沉沉的。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秦月此时难得有些为难。

    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唯一的亲人是最近几个人刚刚相认的秦意峰,对“家庭”这个单位很陌生。

    正思索着,叶朝露站出来,道:“李正风老师就当大哥,秦月姐是大姐,我是妹妹。”

    说完,转头朝陆黎看去。

    陆黎眉心一皱,显然不太喜欢弟弟这个身份,重复了一遍:“我不比秦月小多少。”

    闻言,叶朝露心思一动,把陆黎推到秦月身边。

    看见两人站在一起,心里舒坦多了。

    笑着道:“那就当姐夫。”

    陆黎这下顿时高兴起来,点头。

    “好。”

    一边说,往秦月身边靠了靠,脸上的笑容简直不要太明显。

    秦月倒是没什么看法,反正只是演戏而已,其他组的嘉宾应该也会有类似的配置。

    但姜时一听,不高兴了。

    “他和秦月演夫妻?那我呢?”

    叶朝露:“你又不是我们组的人。”

    姜时:……

    “你让我加入,我不就是你们组的人了?”

    几人纷纷摇头,全组成员心连着心,手拉着手,任何外力都无法分开。

    姜时气极,很后悔当初分组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和秦月组队,结果现在想进都进不去。

    他又劝说了一会儿,几人还是不为所动,只好失望地离开。

    刚走出木屋,突然看到安云云正站在外面,用十分不屑的目光看着他。

    “你这个叛徒!”

    姜时被抓个正着,顿时有些心虚。“刚才你一直都在外面偷听?”

    安云云恨铁不成钢地走过来。

    “姜时,你怎么回事?你以前多么骄傲,现在却堕落了!竟然还想和秦月他们同流合污。”

    “我觉得,秦月其实没什么不好的,之前只是我误会她了而已。”姜时皱着眉道。

    如果没有误会,现在和秦月一个小组的人就是自己了。

    不知道如果安云云把自己踢出去,秦月会不会觉得自己可怜,然后收留他?

    他在脑海中思索这个方案的可行性。

    “自甘堕落!我真是对你很失望!”

    安云云还在对他进行唾弃。

    骂了一会儿,突然注意到姜时一直盯着自己看,表情有些奇怪。

    她立即惊恐地往后退了两步。

    “你又盯着我干什么?”

    安云云想起刚才自己趴在窗户上,听见他们的对话,心里立即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警惕道:“我可不会和你演夫妻,虽然这里没有摄像头,但你想都不要想!”

    姜时:……

    上次在公交车上被误会,他哑口无言,吃了暗亏。

    但那天回去之后,姜时熟读说话之道,早已经不是当初的自己。

    此时一瞪眼,道:“我没想过和穷鬼演夫妻。”

    一句话,自己让安云云脸色煞白,气得浑身发抖。

    自从那天给大师算过命后,“穷鬼”这两个字就成了她的雷区,联想到最近金主对她的冷漠,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等反应过来时,姜时早就已经离开。

    木屋里,秦月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情况,分配完每个人的身份中,开始收拾行李。

    这次和以往不同,他们将会在这里住两天两夜,连之前住的别墅都不回去了,等节目录制完成,也会直接从这里离开。

    陆黎自从成为“丈夫”这个角色后,整个人就有点晕乎乎的。

    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频频转头朝秦月看。

    犹豫了许久,才终于开口道:

    “月月,我来帮你。”

    秦月猛地愣了一下。

    和陆黎认识这么长时间,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称呼自己。

    看着对方带着薄红的脸,秦月不假辞色:“叫姐。”

    陆黎第一次不听话,小声反驳道:“你不比我大多少。”

    “大一岁呢。”

    “只有五个月零9天。”他纠正道,表情严肃。

    若非不知道秦月出生的准确时辰,不然很可能要精确到几秒钟才肯罢休。

    他说完,耳朵还是红得厉害,但表情却十分认真道:“月月,我们现在不是在演夫妻吗?”

    叫昵称什么的,应该可以吧?

    闻言,秦月慢慢反应过来。

    之前导演确实说过,以家庭的单位来录制节目。

    她看了看眼前的人,点头道:“好,刚好可以趁这个机会练习演技。”

    妻子这个角色,她以前还没有演过,没有经验。

    提前做好演练,以后遇到了也不用发愁。

    想着,她倒了一杯水端过来,递到陆黎面前。

    “亲爱的,喝水。”

    陆黎直接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进牛圈里。

    震惊地转过头。

    “你叫我什么?”

    “不是说现在扮演夫妻吗?你以前演过这个类型的角色吗?我这么演对不对?是不是得多一点温柔?”秦月的表情刚正不阿,严肃地询问道。

    陆黎恍然大悟,微微摇头,心头还是一阵乱跳。

    “我也没演过这样的戏,但是我想应该差不多。”

    然后一边在心里告诉自己只是演戏而已,要冷静,一边接过水杯。

    没想到刚喝了一口,秦月又上前,笑盈盈道:“亲爱的,你晚上想吃什么?”

    咳咳!

    咳咳!

    陆黎猛地剧烈咳嗽起来。

    他涨红着脸,连看都不敢看秦月一眼,把水杯塞进她手里,低着头嘟囔。

    “我……我出去砍柴!”

    说完,头也不回地朝后院走去。

    秦月皱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缓缓叹了一口气。

    “身为陆黎,这点定力都没有,难道这个角色很难演吗?”

    看来影帝也是有缺点的。

    【人家明明是害羞了!】

    【这个节目真是越来越刺激辣!】

    【节目组搞事情!竟然让陆黎和秦月演夫妻,好大的胆子!】

    【要演就好好演,有本事晚上的直播也不要关!】

    【谢谢,代入感很强,已经魂穿秦月,开始叫陆黎老公了。】

    【陆黎都这样了,秦月你还不敢上,你还是不是女人?别我看不起你!】

    ……

    杨文远刚布置好休息室,走出来打开直播间,就看到了弹幕上的虎狼之刺,吓得脸色大变,生怕直播间这么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要被封掉。

    了解了一下事情始末,怒道:“你们怎么能让秦月和陆黎演夫妻呢?怎么想的?”

    工作人员很冤枉。

    “不是我们安排的。”

    “难道是秦月?”

    杨文远脸色一沉,辣个女人又想搞事情?

    “不是。”工作人员摇头,道:“是叶朝露。”

    杨文远:……

    他想起那个干净单纯的十多岁女孩,深深地沉默了。

    家庭成员中这么多选择,叶朝露怎么就偏偏选了这个?

    而且其他人竟然也不拒绝!

    叶朝露,你怎么了?

    我本来以为,你是目前节目组里,最正常的一个人呢。

    工作人员想到刚才叶朝露让陆黎和秦月演夫妻时的画面,道:“导演,你刚才是没看到,叶朝露一边把他们俩送作堆,脸上笑得可开心了,比自己谈还要高兴!”

    一脸的“磕到了!”。

    杨文远沉思,缓缓道:“我记得,叶朝露才十八岁吧?这么年轻的孩子,我当初怎么会请她来节目呢?”

    他心中突然后悔。

    如果叶朝露不来录制《一路环游》,就不会被秦月带歪,还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现在怎么也变得奇奇怪怪了?

    杨文远叹气,他看了一眼手表。

    “接下来该做农活了吧?”

    感觉任务交代下去已经有一会儿了,安云云小组已经抵达需要播种的田地,但秦月他们却迟迟没有出现。

    “秦月他们怎么还没来?时间不早了,待会儿还要翻地呢,要是不快点开始,今天的农活该完不成了。”杨文远埋怨了一声。

    特意选择这个时候拍摄,就是想让平时养尊处优的嘉宾吃点苦头,明白粮食的来之不易,可不能让他们偷懒。

    于是他对工作人员道:“你们去催一催,别让他们找机会偷懒。”

    两个工作人员立即答应,迅速走下车,准备去木屋看看。

    可刚走了几步,远远地,看见几个身影朝这边走过来,登时脸色一变,又急匆匆跑了回去。

    杨文远见他们去而复返,皱眉道:“你们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们去找秦月他们的吗?”

    工作人员:“导演,他们已经来了。”

    “怎么样?他们准备好了吗?”

    “应该是准备好了吧?”工作人员犹犹豫豫,道:“要不导演,您还是自己过去看看吧,我们不敢靠近。”

    杨文远不解:“有什么不敢的?又不是有鬼!”

    工作人员白着脸,心有余悸道:“鬼我们倒是不怕,但是我们怕牛。”

    画面另一头,另一个小组。

    安云云出门前特意在查询过相关资料,此时站在田埂上,正在对着镜头科普自己恶补的知识。

    “现在已经进入夏季,温度慢慢上升,正是播种的好时候。白菜、茄子、豆角,都是这个时候进行培育。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需要把地锄一遍,晾干,然后进行播种。”

    “不过,锄地是一项很辛苦的工作。”

    说着,她艰难地举起手里的锄头,狠狠往地上挖去。

    嘭!

    地面竟然纹丝不动。

    锄头移开之后,只留下一条淡淡的印记。

    只这么一下,就把安云云累得气喘吁吁。

    她擦了擦汗珠,转头对着镜头道:“女生不太适合锄地,这种事情交给男生做就可以了,我们女生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可以了哦。”

    她笑盈盈地说着。

    弹幕:【咦?可是秦月已经开始了,她的速度好快!】

    【她锄地这么厉害?】

    【不是,她有一头牛,好家伙!犁起地来跟哪吒闹海似的!】

    【……】

    【……】

    【云云,你也去找一头牛来!绝对不能被他们超过去了!】

    安云云看到弹幕上的消息,心里一百个问号,急急忙忙跑秦月小组负责的区域。

    还没等走近,远远地,就能听见秦月嘹亮且充满ji情的呵斥声。

    “驾!”

    “驾!”

    叶朝露、陆黎和李正风三人正站在田埂上,显然也被眼前的画面吓了一跳,目瞪口呆。

    而秦月,正在犁地。

    那片田里被灌了水,土壤湿润,秦月头戴草帽,裤腿已经被卷到膝盖,正光脚站在泥里。

    纤细的小腿上沾了泥点子,她却并不在意,肆意地在里面走来走去,心情很好。

    如果不提她此时右手上牵着的大水牛,那眼前这幅画面几乎可以说得上唯美。

    可是那头大水牛长得太过于凶神恶煞了!

    尖而长的牛角,庞大的身躯,站在身形纤细的秦月旁边,极具冲击力!

    而且他们每走过一片区域,拴在牛身上的犁耙铲入泥土深处,轻而易举地把土全部翻了出来。

    田根上的嘉宾从没见过这架势,纷纷震惊了。

    “秦月是怎么做到的?那头牛竟然这么听话!”

    “她这也太强了吧!”

    听见他们的惊呼,陆黎笑了一下,表情有些得意,赞叹道:“我妻子真厉害!”

    ……

    安云云转头看见他的神色,翻了个白眼。

    这人是怎么回事?

    真是入戏太深。

    不过眼前这个画面,却让她在心里打起算盘。

    要是能把那头牛借过来,他们就不用辛苦翻地了,顿时眼馋得很。

    想着,安云云抬脚要往那边走,刚走两步,可=一看到那头牛的模样,就被吓得硬生生停下了步伐,只好招了招手。

    “秦月,你过来,我有事找你。”

    秦月犹豫了两秒,这才放下牵牛的绳子,快步走过来。

    “什么事?”

    “能不能把你们的牛借给我,我们那边也要犁地。”说着,安云云看了一眼远处硕大的水牛,心里有些害怕,补充道:“你帮我们犁。”

    秦月一眼就看出了她心里的担忧,点头。

    “好啊,不过你们要负责割草喂牛。”

    安云云皱眉想,割草总比锄地要轻松,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秦月抬头一笑。

    她不害怕牛,反而觉得犁地的感觉挺新奇的。

    见这边已经处理得差不多,兴冲冲地牵着牛往另一边走。

    镜头中,秦月和身形和大水牛形成鲜明对比,看得人胆战心惊,感觉一个不小心,大水牛抬脚都能踩扁她。

    太危险了!

    之前工作人员来这里租借房屋的时候,就曾经听木屋的主人说起过,那头牛的脾气不好,村子里不少人都被顶过,秦月还敢靠近它,这不是找死吗?!

    他可不想让《一路环游》成为第一个嘉宾出现生命危险的综艺节目。

    杨文远心中慌张,着急道:“你们快去制止她啊!”

    可所有工作人员现在都躲在车里,纷纷摇头。

    “我们不敢去!”

    其实刚看到秦月把牛牵出来的时候,他们就打算劝说了,可一看那头凶神恶煞的牛,谁也不敢靠近。

    “导演,要不你去?你去吧。”他们催促道。

    杨文远瞪大眼睛,模样比他们还要惊恐。

    “你们怕,难道我就不怕了吗?”

    他深吸一口气,感觉到有些头疼。

    “秦月她难道不怕吗?!”

    刚发出这个疑惑。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几人纷纷探头张望。

    一看之后,面如土色。

    秦月会怕?

    不可能。

    人家此时正骑在牛背上,悠闲地从车外路过。

    看见他们坐在车里,还高兴地招了招手。

    “导演,待会儿能不能帮我和牛拍一张照片,我要带回去收藏!”秦月道。

    杨文远一脸麻木,小心翼翼地看了那头牛一眼。

    那头面相彪悍的大水牛注意到他的视线,立即从鼻子里喷出一股气,蹬着脚,目光简直凶狠,吓得车里所有人一哆嗦。

    秦月满不在意,笑盈盈地摸了摸水牛的头顶。

    “听话,待会儿还有工作呢。”

    那头牛立即变得温顺下来,驮着秦月朝远处走去。

    快要离开时候,视线很明显地,十分鄙夷地朝车窗这边扫了一眼。

    虽然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但还是被杨文远捕捉到了。

    他瞪大眼睛,顿时一口气憋在胸口。

    自己堂堂一个导演,竟然被牛给鄙视了!

    秦月犁地的速度很快,那头凶悍的蛮牛在她手里听话极了,让它往左,牛绝对不会往右。

    本来姜时他们挖了一个多小时的地,毫无成效。

    秦月一来,半个小时就完成了。

    她抓了一把嫩草,递到牛面前。

    这头牛十分聪明,小心地避开她的手,慢条斯理地开始咀嚼草叶子。

    秦月越看越喜欢。

    “要不是导演不同意,我都想让这牛头成为我们小组的第五个成员了。”

    瘫坐在地上休息的姜时:?

    他一边喘粗气,一边发出kang议:“你宁愿让一头牛进你们小组,也不让我进?我哪里比不上它?”

    此话一出,立即引来所有人指责的目光,脸上明晃晃地写着同一句话:

    废话,你犁地能有牛快?

    姜时被他们的眼神伤到了,哼哼唧唧了两声,捂着胸口,继续坐在地上休息。

    有了这头大水牛的帮忙,本来预定一天的工作,下午就完成了。

    秦月兴致勃勃,跟着安云云几人一起去割草,带回来放进牛圈,又和它说了会儿话,才终于回到房间。

    一进去,看到几个组员都无聊地坐在客厅。

    这里没有娱乐设施,节目组今天也罕见地没有安排任务,甚至因为秦月早上的时候离开太匆忙,没有带贴小花的材料,现在连组队贴小花都做不了。

    几人商量了一会儿,早早就回房间休息了。

    休息?

    一谈到这个话题,有人顿时兴奋了。

    【该睡觉了?你要是聊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那么问题来了,秦月和陆黎睡哪儿?】

    【夫妻不是应该睡一起吗?】

    【敢撩不敢娶,秦月,你今天晚上要是不做点什么,我看不起你!】

    ……

    叶朝露站在楼梯拐角处,翻看着直播间的评论,嘿嘿直笑,一边好奇地观察对面的房间。

    当看见秦月和陆黎走进不同的房间时,叹了一口气,有些失望地往房间走去。

    刚进门,就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

    “你今天怎么回事?总把秦月和陆黎凑一块。”对方上来就问。

    叶朝露不解:“怎么了吗?”

    经纪人:“导演知道都吓坏了,我还以为他要生气,不过还好没有。奇怪,以前你很少主动布置任务的啊,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干?。”

    叶朝露想了想当时的情况。

    “我只是觉得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比较顺眼。”

    她看到姜时和秦月站在一起,就感觉不太舒服。

    但一换成陆黎,心情就莫名其妙地舒畅起来。

    经纪人叮嘱道:“行了,我知道你没想那么多,以后注意就是。”

    挂断电话后,叶朝露继续翻看直播间的评论。

    此时,直播结束时间还没到,但因为大家都已经休息了,画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却并不影响网友的讨论。

    【没有睡一个房间吗?秦月真怂!】

    【上啊!秦月!】

    【请看秦月推倒陆黎!我要看!】

    看见这些虎狼之词,叶朝露瞬间感觉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整个人都不好了。

    啪一下,把手机关闭。

    真是过分!

    观众都在想什么呢?

    秦月和陆黎,不是单纯的朋友吗?

    她一边嘀咕,觉得这些网友真的是疯了。

    可是过了两分钟,叶朝露又暗戳戳地把手机打开,再次进入直播间。

    【已经好几次了,秦月只撩,不负责解决,气人!】

    【她还能不能行?不行我可就要上了!】

    【每次陆黎遇到秦月的时候,都特别害羞。】

    【群号:330xxx,都给我进来嗑糖!】

    ……

    叶朝露看着上面的弹幕,犹豫两秒,复制号码加入群聊。

    刚进入,海量的消息扑面而来!

    [刚剪好的新糖!姐妹们都来看看陆黎的双标现场!]

    [我先嗑为敬!]

    [陆黎只有对秦月才那么害羞,难道这还不叫爱?]

    [其实从陆黎第一天和秦月演双簧,我就磕到了!点烟.jpg]

    [所以,陆黎什么时候才能推倒秦月呢?]

    [难道不是秦月推陆黎?]

    [秦月简直推拉小能手,陆黎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我比较站秦月。]

    [我也是,陆黎简直小媳妇,这个设定简直不要太香!]

    ……

    接二连三的消息不断刷新,叶朝露看得眼睛越睁越大,心理建设不断垮塌,然后又重建!

    还可以这样的吗?

    陆黎和秦月?

    他们俩?

    他们俩……

    好像

    确实还挺合适的?

    叶朝露回想起早上,秦月和陆黎站在一起的画面。

    她捂脸,想了想,又点开了那个名为#陆黎双标现场#的视频链接。

    怀揣着好奇心点进去,几分钟后,又带着姨母笑着退出来。

    然后又迫不及待地点开下一个剪辑视频。

    再下一个。

    再再下一个。

    ……

    那天晚上,叶朝露很晚才睡。

    因为有一道全新的大门,在她眼前缓缓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