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3章 我被相亲了。

    一直到凌晨,叶朝露心情激动,还是迟迟不能入睡。(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个群里的其他人也一直很活跃。

    [陆黎和秦月是真的香,可惜他们的素材还是太少了,《一路环游》每一期和屏录都被我翻烂了!]

    [太太,饭饭,饿饿!]

    [没办法,不管怎么说,节目组还是会收敛一点的。]

    看到这些对话,叶朝露心思一动,回:[素材就包在我身上吧!]

    群里聊天的速度很快,几乎没人注意到这句话,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有人放在心上。

    不到一分钟,这条消息就被刷得不见踪影。

    叶朝露放下手机,心情格外充实地睡着了。

    第二天,天色刚亮,所有嘉宾就开始忙碌起来。

    昨天犁好的地经过一天的晾晒,今天需要把培育好的茄苗移植。

    这是一个十分精细的工作,每一个细节都影响着以后的成活率。

    村庄里许多农户都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种植茄子,昨天他们进村的时候,就看到不少人在田地里育苗。

    导演杨文远仔细核对了今天的每一个任务,确保万无一失,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

    昨天,他一晚上都在做噩梦,梦里有一头牛在追他,跑了一晚上,差点没命。

    结果早上起床一看,发现不只是他,整个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精神萎靡不振。

    一问之下,大家竟然都做了差不多的梦。

    都是那头牛害的。

    “这回应该不会有问题了吧?”

    看着手中的任务清单,杨文远满意地点头。

    话才刚说完,车窗突然被人敲了敲。

    他转过头一看,见秦月正低头看进来。

    等等。

    低头?

    这是一辆中巴车,以秦月的身高,需要低头吗?

    意识到这个问题,杨文远定睛一看,猛地发现那头十分嚣张的大水牛就站在外面,正用和昨天同款的鄙视眼神看着自己。

    那牛一边瞥他,一边漫不经心地咀嚼着嘴里的草。

    杨文远瞬间回忆起昨天晚上噩梦的恐惧,微微后退了些,抬头瞪秦月。

    她正骑在牛背上。

    每次看到这个画面,杨文远整个人都不好了。

    突然感觉,自己还是更能接受秦月骑三轮车一点。

    毕竟三轮车不会撞人,十分的乖巧。

    “你怎么起这么早?”

    没事能不能好好在房间休息,不要经常出来吓人?

    杨文远心中后悔,想当初《一路环游》刚刚录制的时候,他还鼓励嘉宾们早起,杜绝懒惰,现在他只想回到当初,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就因为这句话,自己遭了多少罪?

    现在太阳还没升起,秦月没有戴草帽,长发被简单编成两股麻花辫,松散地垂在肩侧。

    脸上没有化妆,身上似乎还带着溪畔而来的雾气,双瞳盈润乌黑,光着脚丫子踩在牛背上。

    她看着杨文远,笑盈盈道:“我去遛牛。”

    杨文远:……

    听过遛狗,没听过还有遛牛的。

    “牛还需要遛?”

    好好呆在牛圈里吃草,不要出来吓人不好吗?

    秦月:“当然,它以前脾气不好,就是因为总被关在圈里,多出来走走就好了。”

    杨文远:我信你个鬼!

    他感觉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和一头牛有什么交集,迫不及待地准备关窗。

    可还没等扣上,秦月突然一把抓住车窗。

    “导演,我是想让你们帮个忙,昨天说好要给我和牛拍照的,可后来好像忘记了。”

    杨文远:……

    他不是忘记,而是故意忽略。

    可此时见秦月一直等在外面,似乎他们不答应,就不会带着牛离开,杨文远皱着眉:“一定要拍?”

    秦月摸了摸牛头。

    “我和这头牛一见如故,得拍一张,回去跟朋友炫耀炫耀。”

    骑牛可不是一般人能体验的。

    杨文远一脸不情愿,招了招手叫来摄影师,道:“你给他们拍一张。”

    说完,转身走了。

    摄影师紧张地看着那头凶悍的牛,感觉这头牛的体型已经明显超过了自己认知,犹豫着道:“秦月小姐,你打算怎么拍?”

    秦月想了想,侧身坐在牛背上。

    “这样拍可以。”

    摄影师举起手中的相机,将镜头聚焦。

    画面中,秦月扬唇浅笑,未施粉黛的脸上带着快要溢出的灵气,身后是山间还没有散开的雾,朦朦胧胧的,给她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而此时坐在那头凶悍巨牛身上的秦月,仿佛就是从雾气中走出来的精灵。

    按下快门的瞬间,就连那头牛也转过头来,目光淡漠地看了一眼镜头,正好被抓拍。

    雄壮的牛和身材纤细的秦月形象鲜明的对比,诡异又和谐。

    就算是拍过不少照片的摄影师也忍不住为之一惊,还想再多拍一些,秦月却已经骑着牛离去。

    她摆了摆手。

    “照片记得发给我一份。”

    然后很快消失在路口。

    摄影师翻看着手里唯一一张照片,越看越觉得喜欢。

    走上车,高兴道:“你们快来看看,这张照片真是拍得太好了!好有灵气!”

    其他几个工作人员闻言,纷纷过来翻看。

    一看到照片中的人和动物,瞬间被惊艳了。

    只有杨文远一动不动地坐在远处,皱着眉催促道:“行了,别看了,照片发给秦月之后就删掉!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牛!我发誓,以后我连牛肉都不吃!”

    他指着天发誓。

    摄影师立即给秦月发了一张,然后有些可惜地看着相机上的备份,正准备删除,一旁的工作人员拦住。

    “导演,这张照片,你真的不过来看看吗?拍得很好哦。”

    工作人员又催促了一次。

    杨文远被他们催得没办法,骂骂咧咧地走过来。

    “能有多好?真是没见识,和那种大水牛,能拍出个什么东西来?我就不信……”

    话说到一半,照片被递到他面前。

    导演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紧抿着嘴唇,接过来仔细看了看,心中天人交战。

    把相机还给摄影师,然后气急败坏道:“这张图!给我加在后期宣传里!”

    吩咐完,继续骂骂咧咧。

    “就这一次!就一次!以后我绝对不会信她!”

    看见这一幕,几个工作人员一脸淡定,小声对摄影师道:“放心吧,绝对还有下一次的。”

    毕竟杨文远因为秦月破例的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

    太阳初升,金色的晨曦驱散薄雾,落在村庄每一栋建筑的屋顶。

    秦月将牛牵回去之后,其他嘉宾也陆续起床了,开始准备今天的任务。

    她换好衣服,走过去的时候看见叶朝露正在打呵欠。

    “你昨天晚上没睡好吗?”秦月关切地问。

    叶朝露昨天晚上嗑到将近两点,只睡了不到五个小时,但此时一看到秦月,顿时精神抖擞。

    “姐,我没事。”

    秦月有些不放心,道:“你还在长身体,应该多睡一会儿的。”

    正说着,陆黎这时走过来。

    “怎么了?”

    秦月:“朝露脸色不太好。”

    闻言,陆黎也仔细看了看,然后转头又打量秦月,两者对比了一下。

    “是有一点,待会儿要留在家里休息吗?我和秦月去就可以了。”

    “不用,不用。”

    叶朝露连忙摆手,想到今天肩膀上的重任,拿起小锄头朝外面走去。

    秦月看着她的背影,微微皱起眉。

    “你怎么了?”陆黎问。

    秦月道:“今天叶朝露好像有些不太对。”

    说到这儿,她朝门口看了看。

    本来已经离去的叶朝露,正趴在门口,眼睛发光地看着他们。

    不对劲!

    很快,所有嘉宾都来到昨天犁好的田地,开始把培育好的茄苗移栽。

    秦月带着草帽走在田野里,弯腰拨开泥土,扔一把肥料,然后把茄苗埋进去,动作驾轻熟就,不一会儿就超过了其他人。

    她抬起头看了看,见其他人的速度缓慢,又赶过来帮忙。

    “稍微埋深一点,不然风一吹就倒了。”

    秦月走到陆黎身边,弯腰把苗往下按了按,手把手开始教学。

    站在不远处的叶朝露,脑海中的雷达滴滴作响,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动静。

    看见两人站在一起。

    叶朝露:嘿嘿嘿……嘿嘿嘿……

    忍不住发出姨母笑。

    一边笑,一边往后退。

    一个不留神,脚下一空!

    嘭一声响!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等秦月回头,已经发现叶朝露消失在了视野中,急忙走过来一看。

    叶朝露从田埂上摔了下去,结结实实地掉在下面的沟里,整个人灰头土脸的。

    “朝露,你没事吧?”

    叶朝露连忙摇头,捂着自己的左边肩膀。

    “没事,就是肩膀有点疼。”

    闻言,秦月迅速跳下去,扶着她的肩膀仔细观察,表情变得凝重。

    “好像是脱臼了!”

    一边说,一边将她扶起来,道:“最好去医院看看,把工作人员叫过来帮忙。”

    闻言,叶朝露慌忙阻拦。

    “不用了,姐,我没事。”

    她可不想当历史上第一个,因为嗑糖嗑到手脱臼,进医院的明星。

    太社死了。

    “都脱臼了还没事?”

    叶朝露点头,语气坚定道:“上次你受伤,不也没去医院吗?我不是这么娇弱的人!我说过了,以后要向你学习!”

    秦月皱着眉。

    这能一样吗?

    当时她只是轻微擦伤,可也叶朝露这可是脱臼啊!

    她还想再劝,却见叶朝露表情毅然,用另一只手扶着自己脱臼的胳膊,用力往上一怼!

    咯噔!

    胳膊对回去了!

    秦月:!!!

    看叶朝露的目光都变了!

    “妹妹,你……变化真是越来越大了!”

    叶朝露轻轻松松地活动着自己的胳膊,松了一口气,高兴道:“我没事,已经好了!”

    在场所有人寂静无声,都被眼前的小姑娘震住了。

    秦月却还是不放心,一把抓住她。

    “医生!快带她去医院!”

    脱臼可不是闹着玩的,叶朝露那么随意一怼,谁知道会不会怼歪了?

    还是去医院仔细检查一下比较好。

    她带着叶朝露迅速朝导演的车走去,不管对方同不同意,直接把她送上了车。

    “检查好,没问题再回来!”

    叶朝露惦记着昨天群里的事,不情不愿地离开。

    等到医院检查,确定没事之后,又火急火燎地赶回来了。

    前后不到三个小时。

    工作人员都被她的精神感动了。

    “没想到叶朝露这么热爱工作,以前都没发现!”

    叶朝露盯着远处的村庄,目光如炬。

    受伤事小,嗑cp事大!

    群里的粮已经不多了,还得靠我来生产!

    等她带着重任回到村子里,移栽茄苗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大家正凑在一起准备晚饭。

    秦月一看见她,关切道:“你的手怎么样了?”

    “医生说没事,只要多休息休息就行。”叶朝露活动了一些手臂,然后小声询问道:“姐,今天晚上咱们有什么活动吗?”

    “没有吧。”

    秦月想了想,有些遗憾。“早知道,要在这儿住两晚上,就把贴小花的材料一起带过来了,之前还剩一些没做完呢。”

    闻言,叶朝露若有所思。

    因为受伤,她一直在旁边休息,等吃完晚饭,天色渐渐暗下来,却偷偷离开了木屋。

    秦月收拾完东西走出来,发现叶朝露和李正风都不见了,只有陆黎正坐在窗边休息。

    “他们人呢?”

    陆黎摇头,道:“不知道,叶朝露出去了,走之前让我坐在这儿,什么也没说。”

    闻言,秦月好奇地往窗外看了看,只能隐约看到其他农户家的灯光,大多数地方都是一片漆黑。

    这村庄背后就是几座山,山路难行,叶朝露又受了伤,如果误入肯定会发生危险。

    秦月不禁有些担心。

    “我去找找。”

    说完,刚要起身。

    嘭!

    窗外突然传来一个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明亮的彩色光线,从天空照下来。

    秦月迅速转头看去。

    一朵硕大的烟花,正在漆黑的夜空中绽放开来。

    她愣了一下,转头询问:“这是节目组准备的?”

    几个工作人员纷纷摇头,询问了一番,回答道:“好像是叶朝露他们。”

    ——

    叶朝露此时站在河边,身残志坚。

    今天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她特意买回来的烟花,正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绽放。

    经过昨天洗礼后,已经焕然一新的叶朝露打开直播间,看到了里面热闹的弹幕。

    【这个画面,节目组开窍了?竟然让他们看烟花!】

    【我昨天才说想吃糖,没想到今天就有了!节目组难道也会看弹幕?】

    【不对啊,姐妹,昨天我们是在群里说的。】

    【难不成,有工作人员混进群里了?】

    【我昨天好像确实看见,有人说什么,包在她身上?】

    【快去找找聊天记录!】

    ……

    叶朝露笑了,没有回答,深藏功与名。

    她几乎可以想象,秦月和陆黎此时应该站在窗边,看着天空不断绽放的烟花,那个画面应该很唯美。

    不知道是不是脑海中的画面太真实,隐隐约约地,黑暗中似乎出现两个熟悉的身影。

    “朝露。”

    对方还突然喊了她一声。

    怎么听着像是秦月的声音?

    叶朝露正有些疑惑,慢慢地,看见那两个黑影朝自己走过,五官渐渐暴露在光线中。

    就是秦月和陆黎!

    “姐,你们怎么在这儿?你们不是应该……”

    应该在窗户旁边看烟花的吗?

    她指了指木屋的方向,反应不过来。

    秦月走过来,啪一下打开手电筒,烟花的光芒被盖过,浪漫气息瞬间消失了。

    “在野外放烟花,很容易引起火灾。”

    叶朝露微微睁大眼睛,一时间愣住。

    一般人看到烟花,不都是想到浪漫吗?

    “姐,你特意过来,就是跟我说这个的?”

    浪漫呢?

    唯美呢?

    怎么这些都没有?

    不但没有,秦月还表情严肃,指着不远处的烟火道:“不仅容易发生火灾,还会造成污染,释放的有毒气体会破坏环境,而且留下的垃圾也很多,很难清理。”

    叶朝露呆愣着,有些不甘心地朝陆黎看去。

    “陆黎哥,你呢?”

    “我觉得秦月说的对。”陆黎肯定地点头。

    叶朝露:……

    当场就蔫了。

    “我现在就去打扫。”

    她认命地找出一把扫帚,一边思索着,自己到底是哪一环出了错?

    秦月拉住她,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你的手还伤着呢,我们来吧。”

    说完就接过扫帚,然后对其他人道:“既然大家都出来了,那就顺便把周围也收拾一下吧。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附近有好多塑料瓶,捡一捡带回去,还能卖给废品站。”

    所有人立即行动起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熏陶,捡瓶子的动作一个比一个还熟练。

    叶朝露站在原地犹豫了几秒,感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在她的计划中,今天不应该是一个浪漫的夜晚吗?

    怎么开始集体捡垃圾了?

    不过,卖塑料瓶确实也挺香的!

    能卖好多钱呢!

    她想了想,迅速跟上去。

    这片草丛里的垃圾确实不少,不一会儿就捡了许多,其中还有不少是被人丢弃的塑料瓶。

    秦月一个个收集起来,继续往前面走。

    叶朝露此时此刻有些迷糊,恍恍惚惚中,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从放烟花,突然过度到捡垃圾。

    正想着,微弱的光线中,突然看见一条长形动物从旁边的灌木树枝上慢慢爬过来,身体微微反光。

    是蛇!

    她顿时一惊,脑海中电光火石就有了新的计划,突然大喊。

    “有蛇!陆黎!有蛇!”

    此时,直播间里比叶朝露还要激动。

    【蛇!!!】

    【快!陆黎,到你英雄救美的时候了!】

    【表现一下你的男友力!】

    弹幕呼喊着,可是等了一会儿,却见陆黎没有动作,反而惨白着脸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弹幕中的陆黎粉丝飘过。

    【对不起各位了,我家哥哥最怕的就是蛇。】

    【……】

    【……】

    【你家哥哥能不能有点长处?】

    众人一阵无语。

    就在这时,只见走在陆黎身旁的秦月突然出手了。

    她一个健步上前,眼疾手快地掐住蛇头,左右手缕着蛇身盘成一圈,然后迅速丢到旁边的草丛里,淡定地转过头来。

    “没事了。”

    蛇被拿走,陆黎慢慢放松下来,眼睛发亮地看着她,一脸的钦佩。

    “你真厉害!”

    秦月淡定地摆手,拿着手电筒朝前面走去,背影潇洒之极。

    【emmmm是我没想到的发展方向……】

    【谢谢秦月姐姐保护我们黎宝!】

    【秦月这男友力,果然杠杠的!】

    陆黎松了一口气,高兴地跟着秦月身后往前走,结果正好对上叶朝露失望的眼神。

    她第一次对影帝如此恨铁不成钢。

    陆黎,你努努力啊!

    陆黎对上她的视线,有些不解,思索了会儿却没有得出答案,又急忙去追秦月的步伐。

    坐在车里的几个工作人员看见眼前这一幕,都感觉有些奇怪。

    “导演,我怎么感觉今天的烟花,有点不太对劲啊,直播间因为这件事都沸腾了!”

    杨文远思索起来。

    从节目开拍,他就一直让人关注着网上的动态,自然知道一些cp粉的出现,但他并不是很在意。

    不少节目中都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但今天,实属看着有些巧合了。

    “会不会有粉头混进来了?”工作人员问。

    杨文远摇头。

    “不至于,他们胆子没有这么大。可能是巧合,以后注意点就是了。”

    叶朝露:笑死,胆子是不大,但是已经舞到正主前面了!

    此时,秦月几人还是草丛里捡垃圾。

    一边捡,一边收集地上的塑料瓶,走着走着,来到一个漆黑的建筑前。

    手电筒的光往一照,好像是一间间教室,里面还整齐地摆放着不少桌椅,只是看上去积了很厚的灰尘,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过了。

    “这里以前是学校?”

    工作人员解释道:“这个村庄以前的小学,但因为经营不下去,关闭了,目前村里的孩子都去市里上学。”

    闻言,秦月一惊。

    “从这里去市区,开车都要半个小时吧?”

    工作人员点头。

    “大多数孩子都选择徒步,所以天不亮就要出发了。”

    难怪,这两天他们住在村里,却没见过孩子,看来应该是天不亮就出发,天黑之后才能回来。

    “时间不早了,大家都回去吧,明天早上节目录制结束,就可以各自回去休息了。”这时,工作人员招呼了一声,带着所有人开始往回走。

    秦月一直打量着眼前老旧的学校,思索着,直到工作人员催促了好几声才终于离开。

    第二天,所有嘉宾起了个大早,兴冲冲地准备离开。

    秦月在房间里联系秦意峰,准备和他谈谈自己的计划,可是发了几条消息,对方也没有回复,不仅有些疑惑。

    秦意峰此时,正在和一位收藏大家见面。

    自从上次他捐赠两件文物给国家博物馆之后,何馆长以为他对收藏古董感兴趣,接二连三给他介绍了不少人。

    但其实秦意峰只对宝石有兴趣,什么古董一概不懂。

    之前何馆长介绍的那些人,他一个人也没见,但今天这位刚好也在莲花市,他想了想,便同意了。

    坐在办公室里等着。

    何馆长给他发来消息:【秦总,这位陆老先生收藏古董三十多年,国内这么多收藏家,他的声望是最高的!】

    【更重要的是,陆老先生的孙子也在娱乐圈,而且还是赫赫有名的影帝,你们肯定有相同话题。】

    影帝?

    秦意峰挑起眉。

    不知道这个影帝,能不能帮秦月在娱乐圈铺路?

    如果这样能让秦月轻松一点,他倒是不介意和这个姓陆的多接触接触。

    想着,他迅速让助理将人接过来进行会面。

    陆老爷子如今已经年过七旬,虽然头发已经全部白了,但动作不见老态,进来的时候步伐稳健,精神抖擞。

    “秦总,我们终于见面了。”

    一看见秦意峰,他便拱了拱手,目光中带着几分欣赏。

    他从何馆长那听说,秦氏集团的总裁捐赠了价值数亿的文物给国家博物馆,就对他钦佩有加,早就想见一见了。

    秦意峰在系统的世界生活二十年,一直和各种大人物打交道,最擅长的寒暄。

    简单说了几句后,就迅速切入正题。

    “陆老,我听说你有个孙子在娱乐圈发展不错?”

    “还可以,他小时候就去演戏了,还算懂事,我这次来莲花市,就是和他见面的。”

    陆老爷子想起自己的孙儿,道:“刚开始,我不太同意他在娱乐圈,还不如早点回来娶妻生子,继承家业,不过他还算有点本事,外形条件不错,竟然越演越好,前几年还得了影帝。”

    闻言,秦意峰眼睛一亮。

    “巧了,我女儿也在娱乐圈,但是发展不是很好。我想让他们俩认识认识,要是可以的话,没准能发展出一些感情来。”

    他心中蠢蠢欲动。

    陆老爷子来之前,他特意让人调查过陆家的家业,虽然比不上自己这个全国首富,但也算是家大业大。

    虽然没有查到陆老的孙子是谁,但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最重要的是,陆老爷子的儿子外形好,还是影帝。

    这不是正好合适了吗?

    “你想给他们相亲?”陆老爷子惊讶道。

    秦意峰点头,坦率道:“是有这个打算,就算相不成,也能见见面不是?”

    闻言,陆老爷子思索了一会儿。

    他最近倒也确实在考虑这个问题,想了想,便询问道:“你手上有你女儿的照片吗?”

    “有,我正好有一张珍藏的照片。”

    说完,秦意峰驱动轮椅,迅速去隔壁房间,把自己珍藏照片拿过来。

    “这是我女儿最好看的一张照片了。”

    还是他亲手p了很久的呢!

    秦意峰很是骄傲。

    “哦?我看看。”

    陆老好奇地接过那个相框。

    看见照片上的人,下一秒,陆老僵硬在椅子上,良好的教养让他第一时间克制住了脸上震惊的表情,但心里却是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照片中,一个女生手持佩剑站在翠绿的竹林中,景色和意境都恰到好处。

    但是女生的脸……

    小眼睛,塌鼻梁,圆乎乎的脸,就连嘴巴的线条看上去都歪歪扭扭。

    见多识广的陆老当场震惊了。

    “这……就是你的女儿?”

    长成这样,难怪这么大的产业都捧不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