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4章 我很会演!

    《一路环游》的节目录制现场。(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秦月还没等到秦意峰的回复,叶朝露收拾好东西先走过来。

    “姐,公司联系我去录音,我现在就得走,不能跟你们一起回别墅那边了。”

    此时他们还在村庄。

    叶朝露收拾好行李,有些不舍。

    每次来录《一路环游》,和秦月他们在一起,都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可惜时间总是太短暂。

    偏偏她和秦月的工作几乎没有交集,平时见不到面,唯一的联系也只有在手机上进行。

    “没关系。”秦月看见她背上的吉他,询问道:“你的歌应该快出了吧?”

    说起自己最熟悉的音乐,叶朝露兴冲冲地点头。

    “对了,姐,我和公司商量好了,想给新歌拍一个mv,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可以请你来出演,可以吗?”

    “就是你之前请我试听的那首?”

    “对。”

    这首歌是她花费很多精力才制作完成的,对它很有信心。

    而秦月对于她的意义非凡。

    如果当初不是她的鼓励,自己可能永远也不能在舞台上唱歌了。

    叶朝露生怕她不答应,迅速道:“我已经和公司说好了,拍摄mv的全部预算都可以给你当片酬!”

    这些酬劳,就算邀请一个一线明星也绰绰有余了。

    秦月笑着道:“我没说我不去啊,而且我不仅要去,还要免费帮你拍!”

    叶朝露眼睛一亮。

    “谢谢秦月姐!”然后语气坚定道:“不过,我会让经纪公司给你准备片酬的,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说完,担心秦月拒绝,摆了摆手,提起行李迅速跑了。

    秦月没追上人。

    临走前,她特意找到那头牛的主人叮嘱了一番,让主人多带它出去转一转,牛的脾气就会变好。

    牛主人养牛这么多年,第一次听说这回事,半信半疑的,但还是点了点头,答应尝试几次看看。

    其他嘉宾陆续离开,秦月的不少行李都还留在之前的别墅里,离开村庄之后,又回去了一趟。

    站在卧室,看着眼前的几箱东西犯难。

    因为这次录制去了其他地方,她带来的那些小花并没有贴完,材料都还整整齐齐地放在箱子了。

    虽然贴小花的老板花弋阳已经和秦意峰手下的服装公司合作,暂时不需要这些小花做装饰,但秦月还是觉得有些可惜。

    剩下的另一个箱子,就是装药的箱子。

    秦月牌肠清茶。

    每每看见这个名字和印在上面的照片,就算是秦月也有些绷不住。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么一大箱,抬都抬不走。

    陆黎帮她搬了好几趟,才终于把所有人东西都送到楼下。

    他擦了擦手,有些犹豫道:“你的车还没有到吗?不如我待会儿帮你搬上车再走。”

    “不用,你不是说,有亲戚来莲花市,要过去见面吗?快去吧,我自己能完成。”

    闻言,陆黎还有些犹豫。

    刚想说什么,手机突然响起来,“爷爷”两个字不断在屏幕上跳动着,他只好作罢。

    “那我先走了,以后再见。”

    秦月点头:“下次录制见。”

    那估计是半个多月之后的事了。

    陆黎抿了一下唇角,有些怀念之前在同一个剧组拍戏的日子,至少能每天都见面。

    想了想,问:“你们剧组,需要人跑龙套吗?”

    他最近正好很闲,没有接新戏。

    要是能多和秦月见见面,让他去跑龙套、演尸体也是可以的。

    秦月一眼看出他的想法,道:“跑龙套的缺,但是不缺影帝演的龙套。”

    剧组会承受不住。

    陆黎一脸失望,低着头走了。

    离开别墅,他拿着行李走到外面的公路,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停在外面。

    车外面站着一个白发苍苍,但看上去精神还不错的老者,正笑盈盈地和他招手。

    陆黎惊讶地走过去。

    “爷爷,我还以为您去见朋友了,打算先过去找您呢。”

    陆老笑着道:“是去见了,不过结束得比计划中早,我闲着没事,就过来这里看看你。”

    想到今天和秦意峰的见面,陆老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当时那个情形,确实结束得有些突然。

    陆黎坐上车,观察着爷爷的神色,询问道:“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这倒没有,就是对方想让他女儿和你相亲。”

    闻言,陆黎顿时慌张起来,急忙拒绝。

    “不行。”

    他奇怪的样子让陆老有些惊讶,转头打量起来,故意问:“为什么不行?”

    陆黎神色为难,犹豫了一会儿,才小声地开口。

    “爷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真的?”

    从小到大,陆黎除了拍戏,大多数时候都是独来独往,从来没听他和哪个女生走得近过。

    他们之前还有些担心,没想到是早就有了打算。

    陆老顿时一喜,乐呵呵地询问:“是谁?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工作的?”

    陆黎不肯说,只是道:“她还不知道呢,爷爷,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

    “哪个女孩子这么厉害?竟然看不上你?”

    在他看来,陆黎的条件已经顶天了!

    “不是这样,爷爷,反正我是不会去相亲的。”陆黎道。

    见他这个模样,陆老笑得更高兴了。

    “没事没事,对方刚提出来,我当场已经拒绝了,那个女生……”

    陆老想起那张照片,表情很是复杂。

    他一边指挥司机开车,一边道:“爷爷并不是以貌取人的人,可我看过那个女生的照片,确实是不太合适,她的长相……很特殊。”

    他用词十分婉转。

    但是今天早上,他看完那张照片之后,却是直接从秦意峰的办公室逃出来的。

    还好跑得快!

    此时,“长相特殊”的秦月正在想办法处理面前的箱子。

    刚才经纪人打电话来,说她目前还在和水务局的人谈合作,暂时不能来接她,秦月只能自己回a市。

    地上这么多箱子,她一个人根本带不回去。

    秦月站在院子里,转头看了看周围也在收拾东西的工作人员,打开箱子,从里面掏出几盒,朝导演的车走去。

    以前经纪人就点拨过她,要想在节目组里待得久,讨好送礼是第一步。

    此时不送,何时送?

    秦月敲响了导演的车门。

    杨文远正准备离开,放下车窗看她。

    “还有事?”

    秦月友善地笑了笑,道:“导演,我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

    杨文远回答迅速:“我不要。”

    秦月:……

    “这是我和公司合作开发的产品,他们给我送了一些,正好可以送给每一个工作人员。”

    闻言,杨文远半信半疑。

    “行叭,那谢谢你了。”

    他一松口,秦月顿时大喜,急忙把装在袋子里的药递过去。

    “谢谢导演,你慢慢用,我还得去送其他人呢。”

    说完,生怕导演反悔,急匆匆地转身跑了。

    杨文远看着秦月的背影,一时间竟然觉得秦月这人也还挺可爱的。

    袋子里的东西沉甸甸的,也不知道是化妆品还是吃的。

    大多数女明星做的产品,大多也就是这两种。

    于是他拆开袋子,一个印着秦月头像的盒子掉了出来,上面明晃晃地写着几个大字——秦月牌肠清茶。

    主治便秘。

    杨文远:……

    秦月跟公司合作开发新产品,就开发了这个?

    还是说,难道自己平时的表现,给秦月造成了什么误会?

    接下来,秦月一直在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中穿梭,见人就送,不一会儿,总算是把箱子里的药都送光了。

    只是所有收到礼物的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

    秦月把空箱子整理好,正准备离开,姜时和安云云这时也收拾好东西走出来。

    刚才在楼上的时候,姜时就看见秦月在楼下送东西,此时出来也兴冲冲地朝她看。

    “你刚才在送礼物?”

    秦月点头。

    可不是吗?

    总算是都送出去了。

    下次制药公司如果再给她寄东西,可绝对不能收。

    姜时发现在场几乎每一个工作人员手里都拿着东西,顿时眼睛发亮,然后一脸期待地看过来。

    “他们每个人都有?连临时工都有?那有我的一份吗?”

    秦月:……

    没想到,药也有人抢着要。

    周围的工作人员听见这话,连忙道:“姜时,你如果想要,我的可以给你啊。”

    “还有我的,都给你。”

    姜时却没有回答,还是继续期待地看着秦月。

    秦月注意到他的目光,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双手。

    “最后一盒已经送出去了。”说完想了想,道:“我上去给你找找。”

    说完,又噔噔噔上楼。

    不到五分钟,提着一个袋子下来,递给姜时。

    “那就把这个送给你吧。”

    姜时高兴地接过来,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一件衬衫。

    “衣服?你送我这个干什么?”

    一旁的安云云正在看热搜,笑道:“秦月是让你平时穿件衣服吧,自重一点!”

    姜时怒:“你别胡说八道,随意曲解别人的好意!”

    秦月:“我就是这个意思啊。”

    遮一遮。

    之前那件洞洞衣就不要再穿了,真的有伤风化。

    注意男德。

    闻言,姜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僵硬在原地迟迟没有说话。

    秦月提起行李箱,感觉轻松了不少,心满意足地离去。

    本来她打算自己乘车,结果才走到外面,就见秦一峰的助理正站在路边,不远处还停靠着一辆十分眼熟的车。

    “我爸来了?”

    助理点头:“秦总说,想来莲花市看看您,昨天晚上就到了。”

    闻言,秦月走过去打开车门,果然看见秦意峰正坐在里面,顿时有些后悔。

    “爸,早知道你过来,我就不把那些东西送人了。”

    “什么东西?”

    “制药公司送我的泻药。”

    “……”

    秦意峰思索了一会儿,道:“你们节目组的人,都什么毛病?喜欢吃这个……”

    秦月:“我也没想到这么受欢迎,临走的时候还有人抢着要呢,可是已经送光了,我只能给了他一件之前做批发工作的时候,别人赠送的广告衬衫。”

    上面还印着服装店的logo。

    秦意峰微微点头,意味深长道:“看来娱乐圈的工作,压力也挺大的。”

    “对了,爸,早上我给你发消息,准备和你商量一件事,你怎么没回?”秦月这时问。

    秦意峰想了想,那个时候,自己好像还在和陆老爷子见面。

    想到当时的情形,立即有些不高兴地皱眉。

    “刚才我去见了一个古董收藏家,听说他家里人也在娱乐圈,我本来还想让你们认识认识,没想到那个老头子一看到你的照片就跑了,真是没礼貌。”

    “你给他看了什么照片?”

    秦月疑惑。

    “你当旅游形象大使拍的那张。”

    闻言,秦月更加惊讶。

    这组照片在网上发布之后,好评如潮,应该不至于把人吓跑啊。

    她想不通,倒也没在意。

    现在有陆黎教她演戏,再加上自己平时积累的经验,演技已经在慢慢进步,秦月已经很满意了。

    这时,她突然注意车辆正准备离开莲花市,急忙道:“先等一下,我想先去教育局一趟。”

    司机立即放慢速度,疑惑地从镜子往后看来。

    秦月解释道:“爸,早上的时候我是打算找你商量建希望小学的事。”

    昨天晚上在那个村庄,无意间撞见了那个已经废弃的旧学校,秦月就有了这个想法。

    工作人员说过,附近几个村庄的孩子为了上学,每天必须早起一个小时,徒步去市区的学校念书,晚上下课再徒步走回来,到家的时候往往已经天黑了,很容易出危险。

    回到房间之后,她就在网上查了相关信息。

    两百万,就能建设一间设施完善的希望小学,还能邀请教师上课。

    秦月心中蠢蠢欲动。

    只要学校建成之后,附近那几个村庄的孩子就不用每天起早贪黑,徒步去学校了。

    秦意峰听她说完,脸上毫不掩饰的惊讶。

    “你不是很舍不得花钱吗?”

    平时给她买几万块的衣服,秦月都心疼不已,现在居然开口就是两百万。

    “几万块一件衣服,最多几年就不能穿了,很贵。但是两百万建一座学校,可以用几十年,让数不清的孩子上课,我觉得还挺划算的。”

    秦月点头,越想越觉得不错。

    去那个村子的路有些崎岖,他们大人都要十分小心,才不至于摔进沟里。

    小孩子抹黑走,更是危险至极。

    她思索着,突然见秦意峰眼眶里含着泪,表情激动地看着她。

    秦月:?

    “爸,你哭什么?”

    “爸爸是感动!”

    秦意峰捂着脸,感叹道:“月月,你真是爸爸的好女儿,自己舍不得花钱,还想着给别人建希望小学,爸爸都赶不上你了。”

    秦月尴尬地笑了笑,拍他的肩膀安慰,然后进入正题。

    “爸,我早上联系你,就是想问你借钱的,我没有两百万……”

    这些年秦月自己攒的钱,加起来也不到六位数,根本不够。

    父女刚相认时,秦意峰倒是给了她一张金额庞大的银行卡,但秦月觉得,需要用这么多钱,至少要得到他的允许。

    秦意峰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来惊讶地看她。

    “咦?我不是经常给你发零花钱吗?”

    秦月:“什么时候?”

    “昨天还发了一次,还有前天,大前天……直接转到你的账户上了,你不知道吗?”

    秦月不知道。

    银行短信提示要钱,她根本没开。

    她表情凝重,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似乎都错过了一些东西,急忙让司机在不远处的银行门口停车。

    揣着银行卡进去,不到三分钟,又表情震惊地走出来。

    一上车,道:“爸,你给我发零花钱,都是八位数起步的?!”

    刚才她把银行卡放进atm机,就被上面的余额和交易记录吓了一跳。

    昨天转入两千万。

    前天转入三千万。

    大前天转入两千五百万。

    ……

    而这些,就是秦意峰所说的零花钱?

    秦月震惊了。

    秦意峰点头,解释道:“之前你不是说,以后想花钱买东西的时候,就把钱转到你的账户上吗?我就照做了。”

    秦月:……

    “那你也不用每天都转吧?”

    秦意峰:“可是我每天都想买啊。”

    “不是……那手续费得多少钱啊?”

    她想想就好心疼!

    秦意峰早知道她会担心这个,笑着道:“我特意办了一张和你同样的银行卡,转账不用花钱。”

    闻言,秦月的心才落下大半,感觉手里的银行卡都沉重了不少。

    不过有了这笔钱,建设希望小学足够了。

    “爸,那我们现在就去教育局。”

    两人到教育局说明来意,各种文件签了不少,一直忙碌到下午,手续才彻底办完。

    等走出教育局时,秦月脸上笑容不断。

    “需要一年才能建好,不过建好以后,村子里的学生就能在家门口上学了。”

    “他们如果知道是你建的,肯定会很感激你的。”秦意峰道。

    秦月却摇了摇头。

    “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了,这次去村子住了两天,和他们相处得挺好的,他们要是知道,肯定把我当恩人看,还是当朋友更轻松一点。”

    闻言,秦意峰的目光变得更加温和。

    刚才办理手续的时候,他让系统却调查过。

    原来秦月以前在郊区的孤儿院生活,每天去上学也要徒步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学校。

    天不亮就出发,天黑之后才能回来。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更加体会那些学生的艰苦。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回a市了吗?”秦意峰询问。

    “我得赶快回剧组,文秀洁导演之前联系我,说已经快拍到我的戏份了。”

    说完,秦月转头对他道:“爸,这两百万,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还给你,等我再接几部戏,应该就够了。”

    秦意峰愣住。

    老父亲顿时慌了。

    “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

    秦月想了想。“那怎么一样?都说了是借的。”

    秦意峰皱着眉。

    父女之间还用借?

    要是连女儿都不花他的钱,那他赚这么多钱还有什么意义?

    ——

    文秀洁这几天在拍摄《星星如你》的时候,一直在算日子,计算着秦月回来的时间。

    她可太想念秦月了。

    自从她去录综艺后,片场都变得冷清了不少。

    这么讨喜的演员,也不知道张澜之和杨文远怎么会不喜欢呢?

    她想不通。

    自从昨天晚上接到秦月要回来的消息,她就心情大好,一大早就来到片场。

    刚拍完一条戏,秦月正好来到。

    文秀洁立即朝她招手。

    “秦月,你快跟我来。”

    一边说,迅速带着她朝自己的休息室走去。

    场务和导演助理见状,也神色凝重地跟过来。

    一进房间,他们紧张兮兮地把门反锁,拉上窗帘,文秀洁才走到保险箱前,输入密码和指纹。

    嘀一声。

    把放在里面的几个盒子捧出来,放在桌上。

    秦月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些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这些不是她借给场务拍戏用的珠宝吗?

    她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几个人。

    “都是我的错。”场务这时候开口道。

    他们把上次秦月离开之后的事,都详细说了一遍。

    秦月越听,脸色越慌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敢相信!

    “你们把这些珠宝丢在仓库,放了整整三天?!!”

    他们疯了吗?

    这些珠宝平时放在家里的时候,一直被锁在保险箱里,就算这样,秦月也还是不放心。

    没想到她忍痛借出,竟然让这些大宝贝,在仓库待了三天!

    这是何等的冷落!

    她甚至都不敢想,三天时间内,片场的人来来往往,如果有人发现这些珠宝,顺走之后当做假货卖掉,那她要气得吐血!

    导演助理和场务低着头,一脸自责。

    “对不起,都是我们的错,不过这些珠宝我们已经带去找人鉴定过了,没有被替换,都还是真的!”

    可能是因为没人想到,货真价实的珠宝竟然被随意丢在角落,所以竟然奇迹般地保存了下来。

    秦月没来的这几天,他们想想都会觉得后怕。

    文秀洁导演道:“今天叫我过来,就是想把这些珠宝都还给你,这些东西太贵重了,你先带回去,至于拍摄用的道具,我会让道具组去想办法的。”

    秦月摸了摸盒子里的珠宝,想到那三天时间,这些宝贝只能在漆黑的角落嘤嘤哭泣,顿时心疼坏了。

    但想了一会儿,还是道:“没关系,我既然已经答应借给剧组,就不会收回,只要放在保险箱里就可以了。而且,我也希望这部剧能顺利拍完,达到预期的效果。”

    闻言,文秀洁感激地看着她。

    “秦月,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

    秦月笑了笑。“这是应该的。”

    商量好这些珠宝的后续保管问题,秦月才离开导演休息室,准备去场务组,和其他工作人员都打声招呼。

    她刚离开,文秀洁小心地把珠宝重新放回保险柜,心情有些激动,对秦月的评价更高。

    想着,她拿出手机,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其他人。

    文秀洁:[哭了!剧组出了纰漏,差点把秦月借出的珠宝弄丢,她竟然不计前嫌,愿意继续借给我拍摄,这是何等的气度?]

    张澜之:[……我们不一样。]

    杨文远:[我们不一样。]

    和工作人员打完招呼,秦月一直等在片场附近,拿着小本本做笔记,认真的模样让文秀洁频频点头。

    一直到下午,秦月迎来了她进组之后的第一场戏。

    文秀洁和张澜之的拍戏习惯不同,她并不是按照电影中的时间线拍摄,而是将所有片段全部打散。

    角色的情绪和状态都是混乱了。

    之前拍摄的时候,秦月就发现了。

    经常上一场戏中,男女主角浓情蜜意,但是下一场戏,就瞬间切换成分手后的痛苦伤心,紧接着第三场戏,又回到从前的甜蜜。

    这样的安排方式,对演员的要求极高,不仅要对剧情熟悉,而且对角色的情绪也要拿捏得当。

    秦月要演的这场戏,是女二号在生活最落魄的时候,接到女主角的电话,决心帮助她的片段。

    这段戏位于电影后半部分。

    上来第一场就演这个,挑战性很大。

    为此,秦月从几天前就开始做准备,不断揣摩角色的状态。

    此时此刻,随着导演的一声开始,所有镜头对准正在街上发传单的人。

    午后的太阳炙热毒辣,照在地上似乎能鼓起一层层热浪。

    秦月穿着笨重的玩偶服,不断奔走在广场上,但递出去的传单却频频被人拒绝。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来。

    秦月摘下头套,露出一张汗津津的脸,唇色发白,面黄肌瘦。

    “安安?”

    电话那头,女主角哭着说明自己的难处。

    秦月安静地听着,烈日下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声音沙哑。

    “十万……十万啊……”

    她叹息着说了两遍,然后笑了一下。

    那笑容苦涩,隔着屏幕都让人心疼。

    语气是强装的轻松。

    “别哭了,不就是十万块吗?我来解决。”

    饰演女一号的演员看见这一幕,站在场外,愣住了,眼中闪过几分惊艳。

    为了让拍摄更加顺利,虽然现在的镜头里没有她,但导演还是让女一号在场外给秦月打电话,一达到逼真的对话效果。

    只是她没想到,秦月竟然会这么处理。

    这场戏是最难演的。

    如果用力过猛,或者情绪不足,都无法调动观众的情绪。

    当初拿到那本的时候,女一号就在思考,如果是自己,会怎么来演绎。

    可能会绝望地坐在地上,然后语气决绝地答应。

    但秦月的演绎,确实完全不同的方法。

    她是笑着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语气轻松。

    但是在她抬头的瞬间,所有人却能清晰地看到她眼里的泪光。

    这样的表现,甚至比她以前想到的那些更加动人!

    从此时鸦雀无声的片场就能看得出来。

    女一号顿了顿,按照台词道:“真的没问题吗?”

    秦月:“当然,放心吧,只是小问题而已,我现在的工作很顺利。”

    说完,她挂断电话,拿着手机,低头站在原地。

    被汗水浸湿的长发垂下来,遮住五官,在她脸上留下yin影。

    全场所有人,似乎一瞬间体会到了她此刻的压力。

    心痛至极时,秦月已经迅速抬头,戴上头套,然后拿着床单朝下一个行人跑去,声音是充沛的活力。

    “你好,新店开张,看一看吗?”

    明明是斗志昂扬,充满活力的声音,但这个画面,却瞬间将所有人心里的悲伤挑到极致。

    过了好一会儿,文秀洁抬高声音。

    “过了!”

    她的神色有些激动,没想到秦月的第一场戏竟然能一条过,而且表现还这么出色!

    简直超乎了她的想象!

    副导演此时道:“文导,我说过,这个角色非秦月莫属!”

    文秀洁坚定地点头,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你的选角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秦月正在把玩偶服脱下来,用扇子扇着风。

    这时,饰演女一号的演员走过来。

    “你的演技很好。”

    看她的目光,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如果说在此之前,她对秦月的友好,只是出于她表现出来的武力值,那现在,她已经彻底服气了。

    这个角色,秦月确实已经演到了极致。

    从这一刻起,在现场不少人的眼中,秦月不再是“有些奇奇怪怪的人”,而是一个演员。

    秦月笑了笑,道:“其实我是占了便宜的。”

    这个角色和她很贴,秦月总是能第一时间体会角色的想法,演起来也得心应手。

    “无论如何,你的演技让我很惊艳!”对方看着她,道:“加油,这个角色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演好了,你绝对会一炮而红!”

    光是今天一场戏,她就已经预测到了未来的发展。

    一场戏,让全剧组的人对秦月心服口服。

    秦月拍完这唱戏后,又陆续拍了另外几场,剩下的时候就一直留在片场,孜孜不倦地开始学习。

    这次,其他演员看见她做笔记,也会偶尔过来和她分享自己的心得体会。

    短短两天,秦月的收获是前几天是数十倍!

    她仿佛一块海绵,疯狂吸收着能找到的一切。

    这些变化文秀洁都看在眼里,因为仅仅只是隔了两天,秦月再拍摄的时候,竟然又进步了不少。

    这样惊人的进步速度,她闻所未闻!

    隐隐地,她心中感觉,在自己的剧组中,以后或许会出现一位影后级别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