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3章 我又回家了!

    第53章

    宣传完自己的培训班计划,秦月拔腿就跑,生怕被导演抓住。(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到了后院,一个工作人员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把一枚一块钱的硬币放进她的手里。

    “这是昨天你送外卖的时候,用户打赏的钱,昨天忘记给你了。”

    秦月接过硬币,捏在指尖对着朝阳看去,晨曦中淡淡的金色光辉形成光晕,把这枚十分普通的硬币渲染成了漂亮的淡金色。

    她正准备收起来,没想到手指一滑,硬币脱手而出,在空中变成一道抛物线,掉在地上,翻滚着落入院子的水沟里。

    秦月立即卷起裤腿和袖口,下水沟捡硬币。

    农家小院里的其他嘉宾陆续醒来,一走出来,看见秦月正光脚踩在泥巴里,手上也沾了不少淤泥。

    “你在做什么?”

    秦月弯腰在水沟里寻找,头也不抬。

    “我的钱掉进去了。”

    几人立即走过来。“多少钱?还能找到吗?”

    “一块钱。”

    听见这个回答,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各有不同。

    安云云立即皱起眉,表情有些嫌弃。

    “连一块钱都舍不得,秦月,你也太小气了吧。”

    为了一块钱在满是泥巴的水沟里走来走去,上不来台面。

    现在就算是普通老百姓,可能都不愿意为了一块钱弄脏自己。

    没想到她刚说完,秦月还没开口,一旁的姜时立即抬高声音道:“不是小气!是节省。”

    他竟然这么积极帮秦月说话,让安云云脸色不快。

    “那也太节省了吧?一块钱现在能干什么?连个饼都买不到。”

    姜时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秦月,发现她就跟没听到似的,继续在泥巴里摸索,心中震惊。

    难道这就是隐形富豪的格局吗?

    他的彩虹屁紧随其上。

    “勤俭节约是我们从古至今的传统美德,珍惜每一分钱,每一毛钱,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秦月,你这么做真的很出色,我支持你,以后也要向你学习。”

    一边说着,姜时朝秦月竖起大拇指。

    所有人:……

    这回就连左一和左二都觉得不对劲,皱眉看着他。“你怎么回事?拍马屁也拍得太明显了吧?而且,秦月有什么理由值得你拍马屁的吗?”

    姜时的表情很认真。

    “有。”

    不仅有,而且很大。

    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秦月的身份,等以后真相曝光,这些人就等着后悔吧。

    不只是他们,就连秦月也有些惊讶,感觉姜时最近有些奇怪。

    还没来得及询问,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我来帮你找。”

    陆黎不知什么时候也出来了,说完就迅速卷起裤腿,走进满是泥泞的水沟里,指着脚下的区域。

    “是在这个方向吗?”

    今天他穿了一件特别花哨的外套,白底色的布料上印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竞相绽放,在晨曦之中显得格外璀璨,仿佛那些花都活过来了一样。

    这件衣服秦月好几次见他穿过,每

    次录制节目,他都会带在身上。

    但是今天,她看着眉心微皱,表情严肃的陆黎,突然感觉眼前的画面有些熟悉。

    上一次捡硬币的时候,好像是在商场里,在那之前,她还帮一个男生讲价,购买了一件衣服。

    那件衣服在架子上挂了大半年,因为过于花哨的风格,根本无人驾驭。

    那件衣服,好像就是眼前这件。

    不只衣服一模一样,此时陆黎站在自己旁边的身高和体型,似乎也差不多。

    已经快要被忘掉的记忆触发,被秦月从犄角旮旯里刨出来。

    她还在思索,陆黎已经弯腰在泥土里摩挲了一会儿,突然从里面翻到一枚硬币,清洗干净之后递到秦月面前。

    “是这个吗?”

    秦月看着眼前印着菊花的一元硬币,微微点头,接过来之后却一直看着陆黎。

    “陆黎,咱们来录制节目之前,是不是见过一次?”

    站在岸上的其他人都愣住,没想到秦月会突然说这个。

    叶朝露疑惑问:“姐,你不是说,以前从来没有跟陆黎哥哥合作吗?”

    “都已经录制几个月了,你不会现在才想起来套近乎吧?”安云云皱着眉道。

    秦月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指了指陆黎此时穿在身上的衣服。

    “这件衣服,是不是我帮你杀的价?”

    在她说完这句话的一瞬间,陆黎的眼睛顿时亮起来,像是被点亮了火焰,笑容从眼底迅速向周围蔓延。

    他重重点头。

    “是!你想起来了?”

    陆黎整个人欢欣鼓舞。

    这么长时间,他每次录制都带上这件衣服,争取穿个一两次,这件衣服都快被他穿破了!

    网上甚至出现了一些猜测,说他是不是事业下滑,不然怎么总盯着一件衣服穿。

    可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偏偏秦月没有半点反应。

    他甚至已经做好打算,如果录制完《一路环游》,秦月还是想不起来,他就自己开口提。

    可没想到,秦月这时候突然想起来了!

    秦月微微点头。

    “这个画面有些熟悉,我就突然想起来了……所以你从录制第一天,就知道是我了?”

    陆黎:“还没来录制的时候,我看到节目组的直播,就知道是你了。”

    “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秦月有些惊讶,那不是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吗?

    陆黎笑容有些腼腆,道:“我想,多穿几次这件衣服,你应该就会想起来的。”

    秦月:……

    所有人:……

    影帝的小脑袋瓜里,平时都在想些什么?

    好像不太聪明的亚子。

    就连此时站在场外的经纪人也沉默了。

    陆黎的经纪人没有想到,他坚持带了几个月的衣服,原来就是这个目的。

    这时,身边一个工作人员长长叹气。

    “真是被吃得死死的……”

    “被秦月吃死了。”

    “难怪根本就不是对手呢。”

    “你们家的艺人也太纯情了吧?”

    陆黎的经纪人

    捂着脸,十分忧愁。

    不是他们家的艺人纯情,而是只有陆黎一个人纯,其他个个都跟人精似的,就连他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带出这么一个艺人。

    秦月清理好身上的泥土,看见陆黎从刚才就兴冲冲的模样,脑补了一下过去几次录制,他穿着这件衣服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可是自己就是没认出来。

    不仅没认出来,甚至还差点把这件衣服送出去,实在有点太渣了。

    这时,叶朝露走过来,她的表情看上去甚至比陆黎还要激动。

    “原来陆黎平时总穿这件衣服,是因为要提醒你啊。”

    秦月点头。

    叶朝露又问:“姐,陆黎这么费尽心力,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感触吗?”

    闻言,秦月思索了一会儿,点头。

    她站起身,轻轻拍叶朝露的肩膀。

    “我懂你的意思了,其实我早就该怎么做的。”

    说完,抬脚朝陆黎走去。

    “陆黎。”

    她招了招手,道:“我有一件是想要跟你说。”

    陆黎本来正在浇花,微微点头。

    “你说。”

    秦月:“我已经知道你一直穿着这件衣服的用意了。”

    闻言,陆黎整个人瞬间僵硬,有些紧张地看着她,呼吸开始急促,心脏雀跃地要从胸口跳出来。

    “真的吗?”

    秦月点头,道:“其实我早就应该这么做的,不过现在也不晚,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

    才刚说到这儿,陆黎的耳朵已经开始慢慢变红,在阳光下成了漂亮的粉色。

    他有些不好意思,转头看了看周围。

    叶朝露正在距离他们两米远的地方,盯着他们对话。

    不远处还有其他嘉宾。

    更重要的是,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在,虽然在各忙各的,但明显能看出正竖直耳朵,偷偷听这边的动静。

    人会不会有点太多了?

    正想着,秦月突然从衣服里掏出一张报名表,十分豪迈地递给他。

    “你报名吧,我教你砍价。”

    砍……砍价?

    陆黎眨了眨眼睛,一下子竟然反应不过来。

    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秦月微微压低声音,道:“我刚才已经彻底想起来了,那天要不是我,你就要白白多花二十块,你是不是想提醒我这个?”

    秦月还清楚地记得,那天自己帮陆黎砍完价,对方佩服的目光隔着墨镜都能感觉到,临走前还念念有词,说以后想要像她一样厉害。

    自己这不是就来帮他圆梦了吗?

    “这是我准备开的补习班,其他人收二十,你不用给,我免费教你,一定把你教会!”

    一边说,朝他竖起大拇指。

    这可是只有陆黎才有的待遇。

    此时,整个院子里一片寂静。

    本来还在假装忙碌的工作人员们,也纷纷忘记了手上的工作,一脸震惊地往这边看来。

    以为秦月在开玩笑,可她表情十分认真。

    任凭他们怎么想,也没想到会是这个走势。

    陆黎看着手中的报名表,表情也有些

    发蒙,耳朵不红了,神色不慌乱了,再过一会儿可能心跳都快停止了。

    见他不说话,秦月询问:“怎么样?你要报名吗?”

    陆黎表情严肃,一咬牙。

    “报!”

    秦月满意地笑了,又从身后拿出一支笔递给他。

    “那你现在就填表吧,我这个培训班可受欢迎了,先到先得,到时候人满就不能来了。”

    等陆黎填写完报名表,秦月折叠好收起来,看着他。

    “你现在已经是培训班里的第一个学生了,有课程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

    说完,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

    路过叶朝露身边,看见她正睁大嘴巴,一脸受到巨大惊讶的表情,秦月朝她颔首致意,右手同时比出“ok”的手势,然后进屋了。

    叶朝露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看着对面蔫答答的陆黎,捂着脸发出一声哀嚎。

    “造孽啊!”

    可不是造孽吗?

    陆黎这都难过成什么样了?

    当下,经纪人立即感受到了众人投来的谴责目光,吓得她连连摆手。

    “艺人行为,与经纪人无关啊,我平时真的已经很尽力了!”

    很快,朝阳渐渐升高,所有嘉宾陆续上车,准备前往新一个任务地点。

    秦月坐在后排位置,本来正和陆黎宣传自己的培训班课程,突然发现窗外的越来越熟悉。

    举目眺望,那栋熟悉的蓝色屋顶建筑在树梢掩映下越来越近。

    她探头朝窗外看了看,一个写着“晨曦孤儿院”的牌子,从路边一闪而过。

    很快,杨文远站起身来。

    “今天的任务地点,将在一个特殊的地方进行。”

    “a市一共有两家孤儿院,而在这条路的尽头就是其中一家,名字叫做晨曦孤儿院。”

    “孤儿院从二十五年前开始建立,在a市历史最悠久,根据记录,这里一共接收过超过三千个孩子,并将他们养育成人。”

    “如今,孤儿院里还居住着12名儿童,一名院长和三名教师。今天,你们的任务将会在这里度过,和教师一起照顾这些孩子。”

    a市有孤儿院,这件事估计连本市人都不太清楚,尤其是还坐落在这么偏远的地方。

    孤儿院周围除了树林,只有几个离得很远的村落,孤零零地矗立在道路尽头。

    再加上晨曦孤儿院年代久远,建筑已经有些老化,墙壁发黄,大门生锈,二十多年前的老式建筑看上去有些萧条。

    但一走进去就会发现这里其实打理得很干净,院子里的花刚浇过水,挺立着嫩绿的叶片,生机勃勃,旁边的游乐区已经开始掉漆,但是被擦得干干净净。

    这地方和以前去过的养老院、幼儿园都不同,一走进来,所有嘉宾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小心翼翼地往里看。

    孩子们这时候应该还没起床,墙壁上,栏杆上,处处都是涂鸦的痕迹。

    距离他们最近的桌子上,还明晃晃地画着一只胖乎乎的兔子。

    秦月扑哧一声笑出来。

    在安静的人群中格外惹人注意。

    安云云立即转头看来,不满道:“这里是孤儿院,你严肃

    一点。住在这里的孩子已经很可怜了,你不要笑。”

    秦月微微摆手。

    刚要说话,一个身材消瘦的年轻老师从里面匆匆走出来,和几人打招呼。

    “你们好,我是孤儿院的老师,院长说过你们要来,让我拉接待你们。”

    秦月转头朝周围张望,好奇问:“院长和其他老师呢?”

    “他们听说你们要来,本来是想亲自接待的,但都有事,临时出去了。”年轻老师道。

    闻言,秦月眼神中露出几分失望。

    年轻老师带着他们朝里面走去,一边介绍道:“孩子们八点半起床,这里一共十二个孩子,最大的已经十三岁,最小的只有五岁,需要人照顾,你们进去之后帮忙就可以了。”

    几人微微点头,迅速推门进去。

    这里的宿舍两人一间,秦月和陆黎走进第一个房间,两个看样子已经七八岁的孩子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

    墙壁上粘着贴画,还有不少涂鸦,桌子上也很凌乱,一看就是调皮的孩子。

    陆黎脸上露出柔软的浅笑,道:“他们还在睡呢,我们轻一点,把他们叫醒去吃饭吧。”

    听见这句话,秦月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想了想,点头。

    走过去,轻轻拍了拍被子。

    “起床了,该吃早餐了。”

    秦月叫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男生,听见声音后只是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开口:“小飞,我怎么感觉,好像听见了那个女人的声音?”

    躺在另一个张床上的少年:“不可能,你听错了。”

    秦月:保持微笑。

    那个女人?

    该不会就是她吧?

    又喊了一遍:“吃早餐了,快起床吧。”

    这回,男生翻身的动作猛地停住,然后迅速睁开眼睛,对上秦月笑盈盈的脸,脸色刷一下变白了,差点直接从床上跳起来。

    “怎么是你!”

    秦.温柔大姐姐.月:“起床了哦,该吃饭了。”

    一开口,男生直接吓得抖了抖,起床迅速穿好衣服,顺便把隔壁床的人也拽了起来。

    那个叫小飞的一看见秦月,也同样是神情慌张,甚至不用陆黎帮忙,就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姐姐,我已经准备好了。”

    秦月满意地点头,朝他们笑了笑:“好了,快去洗脸吃早饭吧。”

    两人瞬间变得乖巧无比,排成一列,齐刷刷地朝外面走去。

    陆黎目瞪口呆,他本来还以为这个年纪的男生很难管教,没想到竟然这么听话。

    正有些欣喜,那两个孩子走出卧室,立即小声开口:“她为什么笑得那么恐怖?吓我一跳!”

    “别怕,快去告诉大家,那个女人回来了!”

    两人立即行动起来。

    与此同时,秦月和陆黎朝下一个房间走去。

    进去没一会儿,里面就传来阵阵尖叫,不出三分钟,就会穿戴整齐,收拾好房间走出来,列队往餐厅走。

    年轻老师有些不敢相信。

    她来这儿工作已经一年多了,这些孩子平时调皮得很,没想到今天竟然这么乖!

    “那位女士叫什么名字?她好厉害啊,孩子们竟然愿意听她的指挥,变得这么听话。”老师指着远处的秦月道。

    杨文远转头看了一眼,表情沉重。

    “可能这就是人类幼崽天生的警觉性吧?”

    ???

    年轻老师有些不解。

    这时,手机突然传来一条院长的短信。

    院长:【节目组到了吗?现在情况怎么样?】

    年轻老师高兴地回复:【院长,本来我还有些担心明星不会照顾小朋友,没想到他们一来,孩子们都变得特别听话!尤其是其中一位女士,她说什么,孩子们都听。】

    院长:【……】

    院长:【谁?知道名字吗?】

    年轻老师:【好像叫秦月。】

    啪!

    正在距离孤儿院不到两百米的院长迅速关掉手机,转头朝身边两位中年老师看去,表情沉重。

    “是她!”

    “是她!”

    “辣个女人还是回来了!”

    ——

    晨曦孤儿院内,平时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集齐的孩子们,此时齐刷刷地坐在餐厅,腰杆挺得笔直,双手交叠放在桌面上,目视前方。

    这么乖巧的模样,让所有人惊喜万分。

    叶朝露小声道:“果然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们好懂事,好听话啊!”

    秦月:……

    听话吗?

    她扫了一眼眼前的十多个孩子,道:“大家做好,我和老师发放早餐,每人一份,不要抢,记得吃饭要慢。”

    “知道了。”所有人齐刷刷地回答。

    秦月和其他人一起将早就准备好的早餐拿出来,一一发放到碗里。

    很快,整个餐厅只剩下细微的咀嚼声。

    年轻老师看见这个画面,喜极而泣,正拿着手帕擦眼泪。

    “我太感动了!一夜之间,孩子们就好像长大了一样,都变得懂事了!”

    以前她一直和孩子们斗智斗勇,做梦也没想到他们能有这么乖巧的时候。

    坐在前排的几个孩子听见这句话,纷纷将视线看向秦月。

    吃完早餐,陆黎卷起袖子,正准备去帮忙。

    秦月抬手将他拦住。

    “先等一等。”

    其他人有些疑惑,紧接着就看见她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口哨,吹了一声。

    “集he!”

    十二个孩子立即起身,按照身高一字排开。

    秦月一边吹口哨,一边下令:

    “稍息!”

    “立正!”

    “报数!”

    这次不仅是嘉宾,就连在场其他工作人员也目瞪口呆。

    这是……军事化管理?

    可是,为什么秦月能融入得这么彻底?

    正想着,秦月朝孩子们笑了笑,道:“很好,现在就去上课吧,认真听讲,我会站在门口监督的,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来问我。”

    听见这话,所有孩子立即打起精神,忙不迭往教室跑。

    等他们离开之后,秦月才带着其他嘉宾开始收拾桌子上的餐具。

    等整理好到达

    教室的时候,看见老师哭着从里面跑出去,抱着秦月嘤嘤嘤。

    “我不敢相信,孩子们今天实在太乖了!我终于体会到了老师的快乐,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秦月拍了拍她的肩膀,询问道:“要不,我把口哨借你?”

    老师把黄色的口哨戴在脖子上,转身又重新回到教室。

    一进去,立即感觉孩子们看自己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尊敬,上课也更积极了。

    “奇怪,那些孩子怎么都听你的话?”

    安云云转头打量秦月,有些想不明白。

    这么多嘉宾中,那些孩子只愿意听秦月的话。

    刚开始安云云还不相信,可后来发现,只要秦月离开,几个孩子就会露出调皮的一面,完全判若两人。

    秦月仔细想了想。

    “他们一直都很乖啊。”

    安云云皱着眉,一脸不相信。“肯定是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孤儿院孩子们在教室里上课的时候,秦月和其他几人一直在院子里打扫,等到下课时间,这里就会变成孩子的天下。

    老师泪眼朦胧地走出来,从早上开始,她的眼睛就没干过。

    “太乖了!太乖了!这才叫做祖国的花朵,今天上课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违纪。”

    她拧了拧手帕里浸透的眼泪,感动地挨个握秦月他们的手。

    “你们真是来得太及时了!”

    其他嘉宾表情都有些复杂。

    在他们看来,今天的任务是有史以来最轻松了,这些孩子乖巧听话,根本不需要他们的帮忙。

    正说着,那个叫小飞的男生跑过来,指了指孤儿院的门口。

    “秦月姐姐,我们能去外面的游乐场玩吗?”

    孤儿院内部的游乐设施因为年久失修,很多都已经不能用了,现在外面建了一个新的,设施不算多,但胜在新。

    平时这些孩子想出去都是直接走的,哪里见过还和老师报备?

    秦月转头看了看,确定没什么危险才点头。

    “大家出去玩吧,但是不要跑得太远。”

    她一声令下,十二个孩子立即跑了出去。

    秦月和其他嘉宾也跟着朝那边走去。

    安云云站在不远处,百无聊赖地看着几个孩子做游戏,过了一会儿,远远地看见有几个人走过来。

    起初她并没有在意,可随着对方的靠近,纹身、耳钉、铆钉、漂染成黄色的头发,纷纷映入眼帘。

    孤儿院旁边有几个村庄,听说里面就有一些小混混,不会就是他们吧?

    安云云脸色微变,紧接着,看见那几个小混混朝正坐在沙坑里的孩子走去,顿时把她吓得浑身一抖。

    她左思右想,然后拔腿就往节目组的方向跑,气喘吁吁地叫住杨文远。

    “导演!外面来了几个混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好像会伤害那些孩子!”

    一听这话,所有人皆是慌乱起来。

    杨文远神色严肃道:“你们先过去保护孩子,我去告诉院长,问问她该怎么处理。”

    说完,立即拿出手机,给院长打电话。

    秦月本来正在照顾一个五岁的孩子,听见

    安云云的话有些疑惑。

    “我附近有小混混?我怎么不知道?”

    安云云瞪了她一眼,着急道:“你又不是这儿的人,你怎么会知道?我是亲眼看见的,你们快点过去吧,不然就要出事了!”

    秦月和几个嘉宾立即朝那边走去。

    远远地,果然看见有几个穿着奇怪的年轻人正站在沙坑旁边,双手穴兜,露出大花臂。

    正在玩沙的孩子们似乎被吓傻了,没有逃走,而是一脸懵懂地抬头看着他们。

    直播间的观众看见这一幕,顿时炸锅了。

    【孩子们有危险!快去帮忙啊!】

    【现在的小混混也太嚣张了,竟然对孩子下手,还是对无父无母的孤儿,这还是人吗?】

    【你们放心,有秦月在,孩子们一定会没事的!】

    【秦月,上!】

    【揍扁他们!】

    弹幕呼喊着。

    秦月看着远处的几个人,却愣了一下,抬脚不急不缓地跟着其他人走过来。

    刚走近,李正风气势汹汹地大喊一声。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

    三个小混混听见声音,纷纷回头看来,皱着眉,表情十分嚣张,一边挥舞着拳头。

    “我们干什么关你屁事?你管得着吗?”

    “你管好自己吧!”

    凶狠的样子把李正风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此时,直播间里的弹幕乱作一团。

    【太吓人了!快跑!】

    【快跑报警!】

    【快保护孩子!孩子最重要!】

    李正风皱着眉,虽然心里害怕,但还是走上前一步,愤怒道:“你们不应该对孩子动手,尤其是这些孩子的情况特殊,更应该好好保护……”

    可无论他说什么,那三个小混混还是一脸不耐烦,皱着眉。

    “你说够了没有,你……”

    话说到一半,金色头发的小混混实现一瞥,突然看见站在李正风身后的人,脸色陡然一变。

    “老……老大!”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三个人,齐刷刷地弯腰,声音洪亮。

    李正风:?

    老大?

    谁?

    他瞪大眼睛,疑惑地站在原地,看见其他人看来的目光,吓得连连摆手。

    “我不认识他们啊!”

    解释了一声,突然发现有些不对。

    这三个小混混鞠躬的方向,好像不是他,而是……

    他慢慢转过头去,看到正拉着孩子的秦月。

    那三个小混混,是对着她叫的老大!

    秦月……怎么会和这种人认识?

    李正风正有些犹豫,紧接着,就看到三个小混混画风一变,乐呵呵地围到秦月身边。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

    “要是知道你回来,我们肯定把你办欢迎会的!”

    “老大,我好想你啊!”

    一瞬间,所有人顿时震惊了。

    【?】

    【谁是老大?】

    【秦月长得浓眉大眼,怎么……】

    【女人,你还有多少样子

    是我们不知道的?】

    秦月皱着眉,视线在那三个混混身上打量了一圈。

    “你们刚才在这干什么呢?”

    金头发的脸上直接笑成了一朵花,解释道:“小红的玩具埋进沙子里了,我们正准备帮她挖呢。”

    说完,在沙坑里刨了两下,找到一个小铲子,递给旁边的小孩。

    小朋友笑眯眯地接过去,似乎一点也不害怕这几个混混,脆生生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抱着玩具走了。

    秦月微微点头,然后指着他满是纹身的手臂,有些嫌弃。

    “那你们这又是什么打扮?”

    三人嘿嘿一笑,道:“老大,你走之前不是跟我们说,让我们保护孤儿院的孩子吗?最近听说附近有坏人,我们只能打扮成这样,在附近巡逻。”

    秦月:……

    “可我看你们这样更像坏人。”

    “这些都是贴纸,回去就能洗干净。”

    一边说,三人用力搓了搓自己的手臂,造型狰狞的纹身果然纷纷脱落,就连耳钉也都能摘下来。

    不一会儿,刚才看着还让人害怕的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了三个眉清目秀的少年。

    所有人:……

    “秦月,你真的和他们认识?”李正风好奇道。

    秦月点头。

    “对啊,这三个都是我的小弟。”

    说完,朝三人招了招手。

    “打一声招呼,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那三个少年格外听话,立即上前挨个弯腰问好,羡慕地看着他们。

    “听说老大要上节目,我们整个村的人都在看呢!真羡慕你们,能和老大一起录节目!”

    “……”

    安云云几人脸上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正要询问。

    正在这时,远处突然有人快步走过来。

    “院长回来了!”

    秦月脸色一喜,立即回头看去,果然见院长和另外两位老师正在往这边走。

    还是和记忆中一模一样。

    院长快步走来,正好撞见秦月的视线,猛地愣了一下。

    随后又看了看周围,一眼认出那三个装成小混混的男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误会一场,他们确实不是坏人。”

    话音刚落,秦月就快步走过来,激动地一把抱住院长。

    “院长,老师,你们刚才去哪儿了?只要我要过来,怎么还不来跟我见一面?”

    院长一脸的心虚。

    “哪里?我们根本不知道你要过来啊,从来没听说过。”

    闻言,站在旁边的工作人员有些疑惑,小声提醒道:“院长,我们来之前,给您发过嘉宾名单的啊。”

    “是吗?”

    院长摆了摆手,幽幽道:“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要是知道你回来,我肯定带领大家特意欢迎你的。”

    “是啊,是啊。”

    另外两个老师纷纷附和。

    所有人看见这一幕,目瞪口呆。

    “院长,你和秦月认识?”

    院长身材矮胖,看着慈眉善目,只是此时看上去有些情绪复杂,最后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秦月的背

    ,然后才和其他人解释道:“当然认识,秦月就是晨曦孤儿院的人,还是我亲手带大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就连直播间的弹幕也瞬间销声匿迹。

    难怪刚才秦月一说话,所有孩子就会乖乖做事。

    难怪她对这里这么熟悉。

    看见所有人震惊的模样,院长转头对导演道:“导演,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

    秦月一听,连忙点头。

    “院长,你快帮我说说,导演平时总是针对我,很多事情都不让我做。”

    杨文远:?

    院长笑得一脸慈爱。

    “知道了,你快去工作。”

    此时,杨文远自己也处于震惊当中。

    他绝没想到,秦月竟然会出自晨曦孤儿院,转头看见院长慈爱的目光,顿时有些心虚。

    院长一看就很疼爱秦月的样子,她要是知道秦月平时在节目里过得辛苦,肯定会来找自己算账的。

    虽然有些担忧,但他还是微微点头,和院长朝办公室走去。

    他们才刚走,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秦月。

    “秦月姐,你以前在这里生活过?”叶朝露小声询问道。

    秦月坦率道:“我以前跟你们说过,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两岁开始,我就在这儿生活了,一直到十八岁才搬走。”

    “难怪这些孩子都听你的话。”

    秦月点头。“我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很多人都喜欢我,可受欢迎了!”

    叶朝露:……

    她转头看了看周围的其他孩子,心里有些疑惑。

    确定这是喜欢,不是害怕?

    看看孩子们清澈的眼睛里,都写满紧张。

    “真的吗?”

    秦月的表情很认真。

    “尤其是院长,最喜欢我了,每次都舍不得我走。”

    闻言,其他人半信半疑地点头。

    此时,杨文远跟着院长走进办公室。

    看见院长忧心忡忡的模样,以为她要帮秦月出头,有些担忧。

    紧接着,却见院长一进门,脸上慈爱的表情瞬间变得警惕。关上门,然后拉开窗帘一角,偷偷观察站在外面的秦月几人。

    杨文远想了想,沉声开口:“院长,对不起,我……”

    结果才刚起个头,院长便转过身来。

    “辛苦你们了。”

    杨文远:嗯?

    怎么和自己想想的不一样?

    不是要帮秦月算账的吗?

    院长一脸感激道:“我知道秦月这孩子有多难带,谢谢你们愿意接收她。”

    杨文远:……

    “呃……不用客气。”

    紧接着,院长有些迫切地看着他,询问:“所以,你们什么时候把秦月带走?”

    “……”

    杨文远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感觉,以前秦月在这儿的时候,估计也把这里迫害得不深。

    他突然想起。

    前几天,节目组和孤儿院联系的时候,对方谈得好好的。

    直到昨天晚上,工作人员将嘉宾名单发过来,今天早上,院长和两个资深老师就集体“请假”了。

    巧。

    太巧了。

    杨文远思索着,突然问:“院长,你们今天早上请假,不会就是为了躲秦月吧?”

    闻言,院长神色微变,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秦月确实挺好的,以前她在的时候,帮了孤儿院很多忙,但这个孩子……有点与众不同。”

    与众不同?

    不不不。

    杨文远连连摇头。

    秦月不是与众不同,她只是从来不当人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2-04-0201:04:44~2022-04-0218:26: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刘书墨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潜水人员33瓶;利清20瓶;打南面来的小南、子时10瓶;余生请一户一魏5瓶;相思已是不等闲、蒲公英*2瓶;梭梭树、big婷、葵序、阿筝、韩虞笙、闲月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