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5章 我捏到了什么?

    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杨文远整个人都不太好了。(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站在前面的秦月继续侃侃而谈。

    “接下来我会给大家准备一些随堂侧试,根据大家的回答状况,我会安排不同的课程。陆助理,你来分发一下考卷。”

    陆助理?

    杨文远疑惑地看去,发现第一排有一个高大的身影站起来,拿着几张试卷开始分发。

    陆黎?

    怎么连你也在?

    他表情复杂,正犹豫要不要离开的时候,陆黎已经走过来,看见他也吓了一跳。

    两人大眼瞪小眼。

    “你……”

    刚开口,杨文远迅速摆了摆手,藏在角落小声道:“你不用管我,我倒是要看看,秦月想干什么!”

    说完,接过他手中的试卷翻看起来。

    上面一共只有三道题,全部都和杨文远自己平时的说话习惯有关。

    和他有关,难道他本人还答不对?

    杨文远仔细动笔。

    很快,陆黎又来将试卷收了回去,只是这一次,他看杨文远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不太理解导演究竟在想什么。

    秦月站在台上,迅速翻看手中的试卷,时而点头,时而皱眉。

    “大部分人回答得还不错,或多或少都答对了一两天,但只有一个人,看来平时对杨文远导演了解得很少,一题也没有答对。”

    “第09号同学,接下来的课程你要好好听讲了。”

    秦月提醒了一声。

    在准备培训班的时候,秦月并没有按照人名来排序,而是给每一张试卷都标注了号码,这样能保护*私,成绩差的同学也不会不好意思。

    杨文远:……

    他就是09号。

    不科学!

    他回答和自己相关的问题,竟然一题也没有答对?

    简直离谱!

    秦月安排的培训一节课只有三十分钟,着重讲完那三道题目之后,就该下课了。

    等所有人离开之后,她翻看着手中的试卷,数来数去都对不上。

    “我刚才发现,随堂侧试的试卷好像有13份,咱们不是只有12个同学吗?”

    陆黎转头朝09号的方向看了看,杨文远已经不见了。

    “是多了一个人,刚才我发试卷的时候,看见导演也来听课了。”

    秦月一惊。

    “杨文远导演?他来听这门课干什么?怎么想的呢?”

    陆黎思索了一会儿,道:“可能,是想多了解自己一点吧。”

    秦月:……

    “杨导还真是有点奇怪,想来就直接过来嘛,还偷偷摸摸的,我又不会收他的钱?”

    她迅速收拾好东西,对陆黎道:“今天晚上麻烦你了,明天早上还有杀价的课,你最关心的,要早点过来啊。”

    一边说,指了指陆黎此时穿在身上的外套。

    陆黎:……

    心中突然喜忧参半。

    ——

    第二天一早,杨文远起床准备开始今天的录制工作。

    可是刚走出房间,却莫名觉得工作人员们看他的目光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他想起昨天晚上的培训课,微微皱起眉。

    才刚坐上导演的车,一个工作人员迅速走过来,询问道:“导演,我想要两天假,回去调整状态,可以吗?”

    杨文远神色立即变得严肃起来。

    “这期的录制就剩下最后两天了,你这时候请假,工作怎么办?”

    闻言,那个工作人员继续道:“那好吧,我不请两天,半天可以吗?”

    “……”

    这熟悉的对话风格,昨天晚上秦月说的那些话,此时还不断浮现在杨文远脑海中。

    拿我实践呢,是不是?

    他看着眼前一脸期待的员工。

    “做梦吧你!”

    “……”

    对方脸上立即露出震惊的表情,似乎没想到自己这招竟然没用,表情变得更加失望。

    杨文远见状,顿时得意地笑起来,抬脚上车,开始指挥其他人准备拍摄工作。

    “你们去看看任务里需要的……”

    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抢着道:“导演,任务里的道具和流程,刚才我们已经核对了一遍了,没有问题。”

    杨文远一愣,又道:“对了,之前我忘记说了,这次的任务比较特殊,要准备好医生。”

    “导演,120刚才已经到任务地点了,24小时准备着。”又有一个工作人员抢着道。

    杨文远震住了。

    这个团队已经跟了他两三年,但默契度却还是头一回这么高,甚至不用自己开口,任务就都完成了。

    不会吧?

    不会吧?

    这眼前的一切,不会和秦月昨天的培训班有关吧?

    杨文远怀疑人生。

    昨天晚上他旁听了全程,感觉就是说了一些废话,根本没什么作用,怎么今天这些人却都像是换了一个人?

    难道自己离开后,秦月还教了一些别的?

    正想着,助理上前询问:“导演,大多数都已经起床了,要去叫他们来准备了吗?”

    “嗯。”

    杨文远微微点头突然问:“对了,秦月呢?她起了没有?”

    “秦月小姐四十分钟前就已经起床了,现在正在后院上课呢。”

    又上课?

    杨文远带着好奇心来到后院。

    才刚走过去,就看到四五个人坐在院子里,正在听课。

    秦月侃侃而谈。

    “杀价分为好几种情况,专柜、网店、品牌店和杂牌店,别怀疑,这些地方都是可以进行杀价的。”

    杨文远扬起眉。

    好家伙,今天教的是杀价吗?

    秦月双手握拳,痛心疾首道:“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试想一下,70块就能买到的裤子,你却因为不会杀价,足足花了100块,回家之后只会心痛。”

    “再想一想,当你和朋友一起出门,朋友不会杀价,差点被宰客,你出面帮她半价拿下。那么从那一刻开始,你在你朋友的眼中就已经封神了!”

    “接下来,我来详细讲一下各种杀价的方法。套餐叠加法、欲拒还迎法,走了又回法,还有拍马屁法……”

    杨文远:……

    买个东西怎么还有这么多办法。

    他一脸怀疑,然后站在墙角听了十五分钟。

    一直到课程结束,几个工作人员走出来看见他。

    “导演,你怎么也在这儿?”

    杨文远这时才回神,没想到自己竟然听得入了神,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摆了摆手。

    “我是来叫你们去工作的,都几点了,再过两个小时,我们就要出发了!还不快去准备!”

    把几个工作人员劝走,杨文远正准备离开,没想到秦月已经快步走过来,朝他笑盈盈的。

    “导演,你也要报班吗?”

    杨文远哼了一声。“我没那么多时间做无聊的事,都来录节目了,还开什么培训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节目组亏待你了。”

    “可是我听陆黎说,昨天晚上你也去听课了,昨天也是凑巧吗?”

    “……”

    杨文远瞪大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气呼呼地走了。

    秦月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对陆黎道:“陆黎,你看见了吗?这就是我的昨天说的,导演很容易口是心非。”

    陆黎佩服地点头:“你真厉害。”

    上完课,其他嘉宾也陆陆续续起床了,但还没来得及询问今天的任务,所有人就都被带上了车,什么东西都没来得及带上。

    车辆并没有进入市区,而是沿着公路一直往外走,穿过一片树林,来到了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

    身后是一片茂密的小树林,草地的右侧则是一条宽阔的小溪,水深估计只到大腿。

    “这里是星空露营地,接下来的两天一夜,你们都要在这里度过。”一下车,杨文远就宣布道。

    众人都是一惊,甩了甩空空的双手。

    “露营?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啊。”

    杨文远别有用心地笑了笑,道:“别担心,节目组已经帮大家准备了所有露营过程中可能会用到的东西。”

    说完,工作人员陆续将几个大架子抬了过来,不断往上面放东西。

    不同人数使用的帐篷、打火机、火柴、木炭、各种各样的食物,甚至还有烧烤架和一些打发时间的小玩具,种类众多,让人目不暇接。

    同时,秦月一眼就看到,在这些东西上,都贴着一张标签,上面写着数字。

    杨文远继续道:“在第一天送外卖的工作中,你们都应该赚到了一部分生活费,一直没有用过。在今天的露营过程中,你们可以用生活费来购买相应道具,大家请开始吧。”

    他说完这句话,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买东西可以理解,可这些东西的标价未免也太高了吧?

    简单一个打火机都要五块钱。

    一人用的帐篷两百一顶。

    最普通的方便面,一包也需要二十块。

    剩下的其他东西也都是高价。

    虽然送外卖那天挣了不少钱,但也根本不够花的。

    安云云他们几人犹豫之后,购买了两顶帐篷,肉疼地结完账之后,手上已经不剩下多少钱了,方便面都买不了多少。

    “秦月姐,怎么办?我们要买一点吗?”叶朝露询问道。

    其实他们小组的收入比安云云几人要多不少,只要不挥霍是完全够用的。

    可这段时间和秦月相处习惯了,勤俭节约已经可在骨子里,看见这些昂贵的标价,竟然有些舍不得买。

    秦月显然也是同样的看法。

    别说是高价,就算是原价,她估计也不会买。

    “先不用,这些我都能解决。”

    说完,一件东西也没碰,带着队友们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在草地上转了一圈,找到了靠近树林和小溪的区域,准备将这里作为他们的露营地。

    其他几人都有些迷茫,两手空空,要怎么在这里度过两天一夜?

    “大家不用着急,先跟我去捡柴。”

    秦月一招手,带着几人朝小树林里走去。

    杨文远介绍完任务规则之后,就去120救护车那儿打了一声招呼。

    今天的任务是《一路环游》自录播以来,遇到过最可能发生危险的一次,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需要医生第一时间进行救助。

    给几位医生和护士送了一些吃的,又将附近的露营地都检查好,他才回到导演车,然后才想起另一件事。

    “你们要警惕,那些价格都是标注好的,不能改,不接受杀价,尤其是秦月,绝对不能给她开后门。”

    他突然想起今天早上,秦月在培训课上说过的那些话,心中警惕。

    可没想到,工作人员却解释道:“导演,秦月他们组到现在,还没有来买过东西呢。”

    “怎么可能?”

    杨文远一惊,立即打开窗户,朝秦月他们小组的方向看了看。

    “那边不是在冒烟吗?他们没买火柴?”

    “没有。”工作人员摇头,道:“秦月说她能钻木取火,就带着队友走了。”

    “……”

    杨文远懵了。

    “这年头,还有人会钻木取火?”

    那不是古人才会的技能吗?

    秦月也会?

    工作人员自己也惊呆了。

    他们刚才就站在旁边,亲眼看着秦月用一团枯草放在木头上开始钻木,然后火星慢慢跳了出来,最后变成红色的火焰。

    这一招,直接震撼了所有人。

    得到火种之后,叶朝露留下看火,准备烧水,然后秦月带着另外两个人进树林了。

    “进树林干什么?”

    工作人员:“听说是要去找吃的。”

    杨文远:……

    “难道,这些也是晨曦孤儿院的教学内容?”

    也太硬核了吧?

    他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

    “你们几个去叫医生,大家一起去看看,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要是中毒了怎么办?”

    杨文远立即带着人急匆匆往外走。

    此时,秦月正在树林里,教李正风和陆黎辨别什么是荠菜。

    “叶片顶端是尖的,边缘残缺,最重要的是,荠菜的花是白色,果实是心形,你们找到之后那给我看,不要弄错了。”

    看着秦月现场教学,直播间变得热闹非凡。

    【荠菜饺子yyds!】

    【记笔记了,记笔记了,穿越之后用得上的!】

    【荠菜炒鸡蛋也不错!】

    【秦月进树林=衣锦还乡,根本没在怕的。】

    ……

    三人在树林里火力全开,果然挖到了不少荠菜。

    接下来还有生长在树荫下的蒲公英、小溪旁边的鱼腥草、还有成片成片的马齿笕……

    不仅是秦月,就连李正风也对采野菜也在行,在他的带领下,又陆续采摘到不少。

    等杨文远带着医生匆匆赶到,刚好看见三人正大包小包地带着野菜回来,差点就要下锅煮了,吓得他连忙叫医生过去帮忙。

    把他们摘来的野菜都检查了一遍,医生满意点头。

    “没有错,这些野菜都可以吃,而且还能清热解毒,平时也很多人会食用。”

    秦月咧嘴一笑。

    “导演,这样你放心了吧?”

    杨文远看着地上脆嫩的野菜,皱眉道:“你们的生活费不是还剩下挺多的吗?怎么不买点?安云云那边都吃上方便面了。”

    秦月:“方便面能比得上这些?”

    “……”

    秦月又转头问其他人:“朝露,方便面和四菜一汤,有肉有菜,你们选什么?”

    叶朝露想也不想。

    “我选野菜。”

    “我也是。”

    “荠菜饺子多好吃啊!”

    杨文远:……

    “可你们也只有野菜叶子,连个肉都没有。”

    刚说到这儿,秦月咧嘴一笑,然后从地上捡起刚才削好的木杆,拿在手上掂了掂,道:“肉的问题我来解决,你们洗菜,我这就去抓条鱼。”

    然后笔直地朝小溪走去。

    所有人一听这话,倏地瞪大眼睛,连洗菜都顾不上,连忙追了过去。

    只见秦月来到溪边,脱去鞋袜,然后将裤腿高高卷起,露出纤细修长的小腿,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后轻手轻脚地站在溪水里,高举着削尖的木杆。

    她的表情格外专注,一动不动地盯着水下的动静。

    风吹起她的从鬓角落下的发丝,却并没有惊扰她的状态。

    站在岸边的杨文远和其他人纷纷表示怀疑。

    这条溪水里是有鱼,但数量不多,而且野外的鱼都十分精明,用钓竿都不一定会上钩,现在秦月用一根木杆就想抓到鱼,根本不可能。

    陆黎这时候却动了,他转身开始往营地的方向走。

    “你不看了?”叶朝露一惊。

    陆黎低声道:“我去烧水,准备煮鱼。”

    然后迅速回去忙碌起来,好像笃定秦月一定能够做到。

    杨文远却皱着眉。

    他看的电影里倒确实有这样的场景,但那都是假的,怎么可能……

    才刚想到这儿,一条鱼缓缓朝秦月游了过来,在她的脚旁边转了几圈。

    秦月还是一动不动。

    在阳光的照射下,木杆的阴影刚好点在鱼背上。

    几乎是在一瞬间,木杆直接落下。

    噗一声入水。

    再提起来时,木杆的尖端已经多了一条巴掌大的鱼。

    “抓到了。”

    秦月高兴地跑上来。

    脸和头发上都挂着刚才溅起的水珠,阳光下晶莹剔透,璀璨动人。

    所有人都愣住了。

    看电影是看电影,但是当这个画面真实发生在眼前,带来的冲击是完全不一样的。

    杨文远失算了。

    看见秦月把鱼放进袋子里,然后继续站在小溪里,高举木杆保持不动,准备抓下一条,忍不住道:“秦月这个人……就算把她丢到深山老林,也能靠自己活下去的吧?”

    秦月一共抓了四条鱼就停手了。

    这条小溪里的鱼都不大,一人一条刚刚合适。

    抓完之后,秦月才终于来到节目组面前,买了一些调味料和餐具。

    节目组估计没想到有人会直接做饭,调味料卖得都不贵,秦月买下来也才花了二十块,能用两天。

    除了这些,她还带走了一些面粉。

    “马齿笕吃起来有酸味,正好可以和鱼一起煮,放上辣椒,做成酸菜鱼。”

    “鱼腥草凉拌,荠菜包饺子。”

    “剩下的蒲公英爆炒。”

    秦月安排好后,拿出租来的锅开始做饭。

    很快,阵阵香味就飘了出来。

    安云云和组员一直在躺尸。

    少动,减少消耗,这样饿得不会太快。

    等到饭点,每人吃了一袋泡面之后,觉得十分满足,决定去秦月那边看看他们的情况。

    离开搭建好的帐篷,几人越是往那边走,阵阵香味不断钻进鼻子里。

    “这是什么味道?酸菜鱼?荒郊野外,怎么会有酸菜鱼?”

    “我记得节目组提供的食物里,没有鱼啊。”

    几人迅速走过去,看见秦月他们刚刚做完饭,已经开吃的。

    四个菜,有热菜有凉菜,甚至还有肉!

    “你们这些是从哪儿买的?”安云云不敢相信地走过去。

    叶朝露拿着筷子,一口一个荠菜饺子,高兴道:“不是买的,是我们自己摘的。”

    “鱼呢?”

    “鱼是秦月姐抓的。”

    叶朝露指了指小溪的方向。

    食材是他们一起准备的,陆黎则负责下厨,高超的厨艺吃得几人感动的快哭了。

    这酸菜鱼酸辣鲜甜,马齿笕味道偏酸,吃起来更加清爽,和以前吃过的酸菜鱼口感略有不同,各有风味。

    荠菜饺子更是包得又大又圆,里面还塞了一些鱼肉,味道更好了些。

    一口气能连吃二十几个!

    安云云和姜时几人震惊了,看着他们左右开弓,吃得一脸满足,突然感觉自己刚才吃的方便面一下就不香了。

    这时候,杨文远带着几个工作人员一起走过来,看着桌上的菜,眼睛就差冒绿光了。

    看见他们的模样,弹幕表示可以理解。

    【这一大桌子菜,谁看了不眼馋?】

    【我看完节目,跟我妈说要吃酸菜鱼,我妈叫我滚[保持微笑]】

    【陆黎的手艺是真的不错,他和秦月强强组合,丢树林里一年肯定都没事!】

    【待一年?找到的时候没准就是三个人了吧?】

    【卧槽,楼上的太太好脑洞!快点写!】

    【写好了记得叫我。】

    ……

    直播间的画风开始慢慢跑偏,杨文远几人看着桌上的菜,嗅着空气中的香味,确实有些眼馋。

    他们刚才晚饭吃的也是方便面……

    本来是打算让嘉宾吃点苦头呢,没想到秦月一来野外,就跟回到家似的。

    他轻轻咳嗽了两声,询问道:“天黑之后,你们打算住哪里呢?现在可是最后的机会了,你们可以购买几顶帐篷,如果错过时间,你们四个都会露宿野外。”

    闻言,所有人纷纷朝秦月看去。

    秦月摆了摆手,让队员们稍安勿躁,道:“别怕,我待会儿去摘些树叶子,给你们搭一个窝,抗风的那种。”

    杨文远:……

    我就问,你还有什么不会?

    “买点吧,多少买点,你留着这么多钱回去干什么?”他苦口婆心地劝。

    秦月震惊地看着他:“回去分了啊。”

    这还需要说吗?

    他们小组每次录完节目,生活费都还能剩下好多,最后平分给每一个人。

    不过,此时秦月看了看渐渐变暗的天色,思索了一会儿,还是道:“那就买一顶帐篷吧。”

    她自己倒没什么,李正风年纪大了,容易风湿。

    叶朝露和陆黎一看就娇嫩,她看了心疼。

    杨文远顿时一喜,带着几人去看了看商品区。

    两人帐篷都已经被安云云他们买走的,只剩下一顶四人帐篷和几顶单人帐篷。

    秦月一看单价。

    单人帐篷两百块,四人帐篷才四百块,果断选了后者。

    结完账,陆黎提着往回走。

    “只买一顶吗?”

    秦月点头:“一顶就够了,四个人睡刚刚合适。”

    刚说完,陆黎的步伐戛然而止,整个人僵硬地站在原地,睁大眼睛。

    “我们四个,睡一顶帐篷?”

    秦月转过头来,看见他震惊的模样,解释道:“对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睡袋,没问题的,你要是觉得不合适,我再去给你租一顶。”

    “不、不用了。”

    陆黎回了一声,动作僵硬地走过来。

    “你没事吧?”秦月却担忧地看着他。

    “……没事。”

    秦月:“可是你都同手同脚了。”

    至于这么不习惯吗?

    叶朝露和李正风对四人帐篷没有意见,在天黑之前合力将帐篷支了起来。

    帐篷设计得很宽敞,别说四个人,就是睡五六个人都不成问题,入口处还有遮雨的布棚,十分方便。

    秦月看着地上的四个睡袋,道:“空间大,咱们完全可以并列睡成一排,这样半夜起床的时候也比较方便。”

    然后开始安排方位。

    从左到右依次是李正风、陆黎、叶朝露和秦月。

    “我和李正风老师在两侧,如果有什么危险能及时处理,你们觉得怎么样?”秦月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

    秦月朝陆黎看去。

    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复杂,好像有些庆幸,又有些失望的。

    “陆黎,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可以……”

    陆黎立即点头,弯腰开始收拾东西。

    等整理好帐篷之后,时间已经很晚了,秦月本来想去找安云云他们小组,来个深夜互动,但是还没过去,就听说他们小组早就已经休息了。

    说是吃得太少,怕运动消耗太快,还是睡觉比较稳妥。

    这理由让秦月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毅力,然后也招呼着自己的组员休息了。

    今天在野外忙碌了一整天,虽然有些疲累,但几人都有些不同程度的兴奋,裹在睡袋里迟迟没有入睡。

    秦月本来睡在最外边,还没睡着,就被叶朝露轻轻拉了一下。

    “姐,我能跟你换个位置吗?我还不想睡,想看看外面的天空。”她小声道。

    这个帐篷边缘刚好有一个透明窗口,打开之后,躺在秦月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树林和星光。

    她想了想,感觉外面都是工作人员,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就同意了。

    两人轻手轻脚地换了位置。

    陆黎今天心情大起大落,最后终于归于平静,半只脚已经进入梦乡。

    迷迷糊糊间,突然感觉身边有动静。

    那好像是叶朝露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微微睁开眼睛,正好对上躺下的秦月。

    陆黎:!!!

    瞌睡当场消散!

    他睁大眼睛,一动不动,整个人却快要炸开了。

    怎么回事?

    刚才不还是叶朝露的吗?

    秦月刚躺下,注意到他还没睡,小声解释道:“我和叶朝露换位置了,她说想看看外面的天空。”

    “嗯……”

    陆黎低声回应了一句,表面越平静,心里却翻江倒海。

    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此时又沸腾起来。

    秦月现在也不困,见他还没睡,便小声询问:“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

    她想看看对方的脸色,但帐篷里太黑,什么都看不见,只好从睡袋里把手伸出来,辨认着陆黎的脸,本来想去摸他的额头,却碰到了一个软软的。

    还有点凉。

    “咦?这是什么?好软啊。”她捏了捏,好奇地问。

    陆黎整个人差点当场自燃。

    回答的声音细若蚊吟。

    “是我的嘴……”

    秦月:……

    “抱歉。”她迅速把手网上移,碰到陆黎的额头,然后道:“你的脸好热啊。”

    周围很黑,此时秦月并不知道,陆黎已经快把整个人都缩进睡袋里了。

    他小声地辩解:“刚才没有这么热的……”

    “?”

    秦月有些疑惑。

    “这么说,你没有生病?”

    陆黎:“没有。”

    秦月放心下来。

    “那就快睡觉吧,明天我带你们去摘果子。”

    说完,安心地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帐篷里没了动静,眼睛在适应黑暗之后,其实是能看到一些轮廓的。

    陆黎此时已经根本睡不着了,刚才被秦月碰到的地方仿佛在发烫,一笔一划地烙印在心里。

    尤其此时她就躺在自己身边,距离近到能听见她的呼吸声,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他。

    过了半小时,陆黎反而越来越精神了,心如擂鼓,怎么睡得着?

    他深吸一口气,翻了个身,背对秦月。

    视野中只剩下李正风老师一人,他的心绪才渐渐平复下来。

    李正风还没睡着,看见他的动作,询问道:“怎么了?”

    陆黎摇头,轻松道:“李老师,还是看着你觉得安心多了。”

    李正风:???

    今天的我,好受欢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