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6章 我徒弟出师了!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都起得格外早。(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安云云他们听说李正风老师也能分辨野菜,一大早就把他请走了。

    他们手上的生活费还剩一些,勉强够租厨具,在看过秦月昨天的操作之后,打算学他们那样做饭吃。

    而秦月起床后,背上包,带着叶朝露和陆黎一起出发了。

    昨天摘野菜的时候,她发现树林里有一片覆盆子长得格外茂盛。现在正好是成熟的季节,红色和橙黄色的覆盆子结得到处都是,把枝条都压弯了。

    晨曦孤儿院的后山就有一片覆盆子,每年都会摘很多当水果吃,很受欢迎。

    秦月和他们每人背着一个小包,一早上就装满了。

    出来的时候,还顺手在路边摘了几个拐枣,正好当作下午茶。

    于是当天,秦月几人的饭桌上,除了野菜和鱼,竟然还多了饭后水果,比导演组吃的还要丰富。

    这简直是他们录节目以来,最轻松的一个任务。

    吃完午饭,几人晒了会儿太阳,然后沿着溪水往下走,不一会儿就来到安云云几人的营地。

    他们应该是刚采摘完野菜回来,正在手忙脚乱地准备着。

    秦月注意到他们除了厨具,也从节目组那买了一些面粉,加水和野菜和在一起,应该是准备做煎饼。

    而且那些面糊里却夹杂着浅黄色的方块状物体。

    仔细一看,竟然是切成粒的火腿,而且放的还不少。

    “你们买火腿肠了?”

    秦月有些惊讶。

    按理说他们已经租下了这么多东西,钱应该早就花光了才对。

    安云云神色顿时变得有些慌张,着急看了一眼工作人员的方向,道:“这是我们从树林里找到的。”

    秦月愣住。

    野生……火腿肠?

    李正风也一脸疑惑。“刚才我带你们去摘野菜的时候,好像没有啊。”

    闻言,安云云顿时恼羞成怒。

    这些火腿肠是她让助理去买来的,打算偷偷吃了,生怕会被导演组发现,没想到秦月他们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

    “你们都能从河里抓鱼,我们捡到一两根火腿肠怎么了?”

    秦月并没有拆穿,只是笑盈盈道:“其实今天是最后一天,你们可以把这些厨具都退了,拿到一部分钱,来我们这儿吃怎么样?二十块一个人。”

    闻言,左一左二和姜时眼睛一亮,刚要答应,就被安云云义正言辞地拒绝。

    “不可能!”

    “那好吧。”

    秦月没有勉强,摆了摆手,然后带着队员去踏青了。

    她转头看了看一直在旁边拍摄的摄影师和工作人员,其实她这些小动作,导演组应该早就已经发现了,就算自己不提,也很快就会来阻止。

    果然,秦月他们才刚离开没多久,导演组的人就过来,二话不说就把违规的火腿肠收走了。

    安云云:“这是我们捡来的!”

    杨文远翻出袋子里的□□,回头看她:你是不是当我傻?

    安云云:……

    火腿肠被收走了,四人煎饼的时候又被烫了几下,手忙脚乱做好一个,却根本不能入口。

    在经过一阵短暂的商量之后,安云云立即把帐篷和厨具都退掉了,带着剩下的食材和100块钱来到秦月小组的露营地。

    此时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陆黎正在熟练地做煎饼,滋滋冒油,和他们刚才做出来的完全是两个模样。

    秦月收下八十块钱,心满意足。

    这下连厨具和调味品的钱也重新赚回来了。

    安云云:“酸菜鱼,还有吗?”

    “有!”

    秦月拿起手边的木杆,吩咐道:“你们帮忙摘菜,我这就去抓鱼。”

    说完,笔直地朝小溪走去。

    此时已经夕阳西下,秦月的背影显得格外靠谱。

    她抓鱼的速度很快,在陆黎做完煎饼之后,正好又带了四条过来,处理干净之后放进锅里,再加上马齿笕,很快,香气就慢慢飘了出来。

    刚才还在埋怨的安云云探头修了修,眼睛都亮了:真香!

    秦月他们昨天买的面粉还剩一些,再加上安云云小组带过来的,刚好够所有人吃。

    因为野菜多,晚上的饭菜也格外丰富。

    香味越飘越远,坐在导演车上的工作人员也开始吃饭了。

    打开窗户,就着这股饭菜的香味开始吃泡面。

    闻一闻,吃一口。

    整个导演组馋得流口水。

    “导演,现在这个状况,是不是和我们之前计划的多少有点出入啊?”

    不是有点出入,而是直接调换的位置。

    本来应该是嘉宾羡慕地看着他们的饭菜流口水,而不是自己就着野菜的香味吃泡面。

    杨文远皱着眉,同样感觉食难下咽。

    “时代变了。以前在野外露营的时候,泡面都是大家抢着要吃的,谁能想到秦月连鱼都能抓到?还好咱们只过来录制两天,待会儿天黑就回去,不然小溪里的鱼都快被她抓灭绝,林子里野菜都要被她薅秃了。”

    众人纷纷表示同意。

    秦月抓鱼的手法简直神乎其技,一出手就是一条鱼,上辈子如果不是一根鱼叉,那实在是说不过去的。

    正在这时,车门突然被人敲响。

    叶朝露站在外面,看见里面的惨状,惊讶地睁大眼睛。

    “导演,你们就吃这个吗?”

    看向他们的目光中,竟然还有些可怜。

    杨文远叹了一口气,没有解释,只是询问道:“有什么事吗?”

    “秦月姐让我给你们送一个东西。”

    叶朝露想了想,将一张报名表递给面前的工作人员,然后直接转身走了。

    几人翻看一看,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新课程:野外求生

    内容:抓鱼,辨别可食用野菜和野果

    收费:20元\\人

    课时:出师为止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所有人看了看捧在手中的泡面,狠狠地心动了。

    但是他们却不敢报名,而是先看向杨文远,担心导演会反对。

    “你们是不是想去?”没想到杨文远一眼看出他们心中所想,主动问道。

    所有人连连点头。

    杨文远:“那就去吧,二十块一个人也不贵。”

    闻言,工作人员顿时大惊,声音有些反应不过来。

    导演不阻止他们,甚至还支持?

    正想着,杨文远嘿嘿一笑,笑得有些阴险,道:“等你们学会之后,等第三季拍摄,就能欺负新嘉宾了。”

    以毒攻毒。

    用秦月的办法,却迫害下一季的新人。

    简直完美!

    自己竟能想出这么完美的损招!

    杨文远越想越高兴,最后高兴地大笑起来。

    其他工作人员:……

    太残忍了!

    他们为下一季的嘉宾们默哀,同时纷纷在报名表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当天的晚餐是几天以来最丰富的,每个嘉宾都吃撑了,但还是乐呵呵地开始收拾东西。

    秦月带着组员特意去退掉了厨具和帐篷,拿回定金之后,点了点剩下的生活费。

    一共还有513块,每个人还剩一百多。

    把钱分好后,趁着天色还没黑,所有人上车,准备返程。

    可是他们足足等了二十分钟,天色已经全黑了,却迟迟不见出发。

    工作人员解释道:“导演和助理去营地退帐篷了,等他们回来就走。”

    按理说,退帐篷应该用不了这么长时间。

    秦月看着窗外有些担心。

    该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

    杨文远确实遇到麻烦了。

    当初和露营地谈好并签了合约,在这边录节目同时租借帐篷,他们是同意的,于是工作人员在支付押金之后,就把帐篷带走了。

    可没想到,现在他们带着帐篷来退,对方却说按照合同规定,本来能退五千押金,现在却只肯退两千。

    他们这时候仔细一看,才发现当初签订的合约上,确实还有一行小字。

    就是这几个小字,让他们白白损失了几千块。

    杨文远在外面工作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气得差点和他们吵起来。

    对方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状态,反正钱在他们手里,怎么也不肯松动。

    眼看耽搁的时间越来越长,就连助理也打算放弃了。

    他压低声音劝道:“杨导,算了吧,时间太晚了,大家都还在那边等着呢,先把嘉宾送回去比较重要。”

    杨文远拧着眉,不愿意吃这闷亏,不然以后他在导演圈子里还怎么混?

    他看着站在柜台的人,正要理论,突然视线一瞥,看见墙壁上挂着很多宣传套餐,脑海中突然想起今天早上,秦月在农家院里讲的课。

    她着重讲了杀价的套餐可叠加规则,那些内容竟然陆续在脑海中浮现。

    杨文远深吸一口气,迅速冷静下来,然后拿出笔和本子走过去,一边核对上面复杂的套餐规则,一边迅速计算。

    就连助理和前台也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

    正在他们疑惑的时候,杨文远突然抬起头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对着前台道:“你们不是说,合同里规定,要按照你们露营地的方式来结算吗?那我们现在就按照露营地的规则来算。”

    “你们的第六个套餐中,租用帐篷超过三顶,就可以享受满减活动。”

    “第三个套餐中,如果没有使用露营地的道具,也可以在结束的时候申请退钱。”

    “还有第八个套餐……”

    杨文远拿着计算好的本子,说得头头是道。

    “最后算下来,露营地应该退还五千六百块,就按照这些套餐来算吧。”

    前台目瞪口呆,连忙接过那个本子,一边翻看,一边核对身后的套餐规则,脸色越来越难看。

    身后这些套餐推出已经一年多了,因为计算方法复杂,平时很少有顾客会真的去使用,就连自己员工都快要忘记了。

    可没想到经过杨文远的一番计算,更改套餐方案之后,退还的押金比原定计划还多了六百块!

    前台表情慌了。

    “要不,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算法来结账吧?”

    杨文远冷笑:“不好意思,我们已经签订的合约,就按照你们露营地的规则来算,不然的话,咱们法庭见!”

    两分钟后,杨文远钱包里多了两千六百块,昂首挺胸地走出露营地。

    等到那个前台看不见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看着钱包表情复杂。

    “没想到还真挺管用。”

    一旁的助理神情比他还要激动,高兴道:“导演,我知道这个!这是秦月昨天早上讲过的套餐叠加法!没想到你运用得这么好!”

    杨文远:……

    他没想学。

    只是自从认识秦月之后,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就仿佛魔咒一样,在脑海中回荡,怎么都删不掉!

    两人迅速回到节目组的车队。

    “导演!导演!”

    刚走过去,就见秦月正趴在窗户上,探头询问:“导演,你们怎么去那么久?没出什么事吧?”

    杨文远深深看了她一眼,没回答,迅速朝前面走去。

    秦月有些疑惑。

    这时,助理走过来小声道:“秦月小姐,刚才我们差点被露营地给宰客了,还好杨文远导演运用了你说的套餐叠加法,不仅没有被他们坑钱,反而还多退了六百块钱押金,你教的办法真是太好用了!”

    闻言,秦月顿时一喜。

    “杨导可真是一个好学生,这么快就学会举一反三了。”

    既然这样,那就原谅他偷偷听课了。

    很快,车辆缓缓起步,在直播结束前顺利回到了农家院。

    在和网友做了简单的道别,相约下次录制再见后,直播间被关闭,秦月马不停蹄地上楼,拿着自己的教案准备开始上课。

    可是等她下来,这回仔细地把每个学生都看了一遍,却并没有杨文远导演的身影。

    不过好消息是,在下课之后,导演助理把新课程“野外生存”的报名表交给了她,这次节目组全体成员竟然都报名了!

    “这么多人!”

    也太火爆了吧!

    秦月惊呼。

    导演助理道:“这是杨导支持的,肯定大家都会参与。”

    “导演亲自说的?”

    助理隐藏了后半段的损招,只是道:“导演说,让我们多学一些技能,有好处。还有杀价的课程,今天导演的事情传开之后,又有几个同事要报名,我都已经写在上面了。”

    秦月真是又惊又喜。

    “你让他们明天早上到院子里集he,我离开之前再给大家上一课。”

    第二天一早,秦月往窗户外一看,前来听课的人果然增加到十个,几乎快把院子坐满了。

    秦月连行李都来不及收拾,抓紧时间开始讲课。

    杨文远送走几个嘉宾之后,看见身边已经没有几个员工了,不用猜都知道,这些人肯定又去找秦月上课去了。

    他皱了皱眉,吩咐好接下来的工作之后,竟鬼使神差地来到后院。

    还会前天偷听的那个位置,还是那个拐角处。

    可是这一次,他才刚走过去,就发现那里端端正正地放着一把椅子,上面甚至还明晃晃写着几个字:

    导演专座。

    杨文远:……

    这是什么魔鬼才能做得出来的事?

    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这儿偷听吗?

    杨文远抬头看去,正好撞见秦月正朝这边看来,对上他的视线,并且朝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

    秦月早就在等他过来了。

    昨天晚上的课发现他不在,秦月就在想,是不是导演太害羞,不好意思来听课?

    于是今天早上,她十分贴心地在导演偷听的地方放了一把椅子,表示自己对他的支持。

    没想到果然来了!

    她笑了笑,在心中叹气。

    都这么大的人了,想听课就直接过来,何必这么害羞呢?

    杨文远站在拐角处,明显从秦月的表情看出了她的想法,站在原地很尴尬。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他到底是坐下来,光明正大地偷听?

    还是扭头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