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1章 我什么时候谈恋爱了?

    那个中年女人在导购的劝说下,马上就要点头答应,很快就会成为新一届的冤大头。(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关键时刻,秦月抬脚走进店里,同时朝他们扬起一个笑容,语气亲昵地开口。

    “阿姨,东西都买好了吗?”

    正面临两难的中年女人听见声音,惊讶地看着走进来的陌生人,似乎有些不解。

    而此时,导购一眼认出秦月来,表情变得紧张起来。

    秦月快步走过去,微微低声对那个中年女人道:“他们要价太高了,我帮你。”

    说完,转头朝导购看去。

    “这些一共多少钱?”

    导购是认识秦月的。

    每次秦月来的时候,都在她身上讨不得便宜。

    她思索了一会儿,道:“一万。”

    闻言,刚才已经准备付账的中年女人听见这话,瞬间睁大眼睛,脸上写满了惊讶。

    “刚才你们不是还说要一万八吗?”

    怎么一下子就少了这么多?

    导购笑了笑,直接对她道:“刚才我们也不知道你是秦月的阿姨,不然我们肯定给你说实价的。”

    中年女人一脸难以置信。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虽然这么说,心里却还是高兴的,一上来就便宜了这么多。

    要是她自己,肯定就开口答应了。

    可秦月却是摇了摇头。

    “不行,还是太贵了,这些东西七千就可以拿下。”

    导购脸色一变。

    “你别开玩笑了,七千五怎么可能买得下来?秦月,你现在都是当红明星了,赚了钱,买东西还杀价,说不过去了吗?”

    “谁说赚钱就不能杀价了?八千,你们不卖就算了。”

    秦月一口咬定,导购却频频摇头,一边拒绝,一边说不可能,甚至开始准备收拾东西。

    “那就不要了。”

    说完,秦月丝毫没有留恋,拉着中年女人就要离开。

    对方却有些担忧,频频回头张望。

    “真的不要吗?其实我觉得一万也可以接受,已经便宜很多了,他们应该也赚不了多少钱,答应了吧。”她小声说道。

    秦月却没有说话,不慌不忙。

    两人前脚才刚卖出商店的大门,后脚,身后就传来导购的声音。

    “好了好了,八千拿走吧。”

    闻言,秦月转头朝中年女人笑了一下,才带着她转身回到店里。

    五分钟后,两人结了账,推着购物车出来。

    中年女人一脸激动,连连惊呼着。

    “你怎么知道他们一定会同意?没想到这么低的价格,他们竟然卖了!”

    只不过短短几分钟,价格直接便宜了一大半!

    她以前想都不敢想。

    秦月道:“这些东西的进价是多少,我都清楚,就算卖八千,他们也能赚不少。之前报价那么高,一定是看你平时很少杀价,才故意说的。”

    她报的价格实在老板能获利,顾客也不至于被宰的基础上,综合得出的。

    所以大多数情况,商家不会拒绝。

    女人看她的眼神都在发光,有些不好意思。

    “我平时确实不太杀价,很少会逛商场,这次是为了给我儿子送礼物,才过来看看的。”

    秦月笑着道:“这家店虽然要价高,但东西质量不错,一些特产味道也很正宗,带回去当礼物刚刚好。”

    中年女人频频点头,一脸羡慕地看着秦月。

    刚才秦月一出现,明显能看到几个导购都变得认真起来,显然早就知道她的厉害之处。

    要是自己也能这么杀价,平时就不用花那么多冤枉钱了。

    秦月注意到她的视线,询问道:“你还想买什么东西吗?我现在没事,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女人顿时眼睛一亮。

    “可以吗?”

    秦月点头,迅速把剧本收好,带着她朝下一家口碑不错的店铺走去。

    元一商场是秦意峰的产业,秦月以前就经常在这儿买东西,对商店里的情况门清,逛起来跟回家一样。

    通常是等女人挑选完合适的商品之后,再由秦月登场,大杀四方。

    她砍价砍得热火朝天,很快,就有消息层层上传。

    秦意峰刚从会议室出来,就听说了秦月的消息。

    “月月今天杀青了?”

    “是的。”

    助理回答道道:“小姐杀青之后去了元一商场,把之前您送给她的珠宝都放在了那边的保险箱里,然后在商场里买了一些东西。”

    闻言,秦意峰有些喜悦。

    “她终于舍得花钱了?”

    助理表情变得有些复杂,解释道:“不是,小姐是在商场帮客户砍价,已经去了四家店,让我们商场利润缩水了5000块。”

    秦意峰:……

    元一商场的店铺租赁规则和其他地方有所不同,除了固定租金之外,还有部分收入提成。

    商家赚得越少,秦意峰收到的租金就越便宜。

    秦月帮顾客砍价,变相等于从秦意峰的口袋里往外掏钱。

    助理询问道:“秦总,需要让人去制止吗?”

    秦意峰摇了摇头。

    “算了,她开心就好。”

    ——

    此时,秦月已经带着新认识的朋友,横扫六家店,买足了需要的东西,停在大厅。

    刚才的聊天中,秦月了解到,这个中年女人名叫徐曼白。

    这两年一直和丈夫一起住过外国,今天才刚坐飞机回来,到元一商场买东西,只想给去家人带一些礼物。

    徐曼白显然平时很少涉及到杀价,说话做事都是慢条斯理的,每次秦月大杀四方的时候,她都一脸羡慕加钦佩地站在旁边看着,中途还从秦月这学了几招。

    只是可惜运用不够熟练,没有成功,最后还是秦月出手才顺利拿下。

    “徐阿姨,那你联系家人来接你了吗?”秦月询问道。

    一口气买了这么多东西,一个人根本搬不动。

    徐曼白摇头,有些为难道:“没有,我告诉他们晚上才到,打算给他们一个惊喜的。”

    闻言,秦月正思索着,经纪人坐电梯下来,朝她招了招手。

    “好了,我们走吧。”

    拉着秦月就打算离开,直到看见放在她身边那辆堆成小山一样的购物车,还有一看就气质不俗的徐曼白。

    “秦月,这位是?”

    “我刚认识的朋友,徐阿姨。你东西已经买好了?”

    “买到了。”

    经纪人高兴地晃了晃自己的手链,道:“我们可以回去了。”

    秦月却拉住她,提议道:“不如,我们先把徐阿姨送回家,然后再送我回去吧。”

    刚才她问了徐阿姨居住的地方,就离这里并不远。

    她是下拉飞机之后,直接过来商场的,没有开车,带着这么多东西打的,还要搬运,实在有些为难。

    闻言,经纪人转头看了看那个中年女人,发现对方看秦月的目光中充满了钦佩,顿时有些惊讶。

    她小声问秦月:“我才离开多久,她怎么就把你当成偶像了?”

    秦月:“刚才看完剧本,闲着没事,我一直在帮她杀价。”

    闻言,经纪人全部明白了。

    秦月的杀价能力有目共睹,已经达到了开培训班的程度,谁见了不说一声好?

    她微微点头,转身去开车。

    徐曼白有些不好意思,推辞了一会儿,但还是在秦月的坚持下同意了。

    很快,三人合力把买好的东西搬上车,缓缓离开元一商场。

    “我刚才听你们说,什么经纪人……秦月,你的职业是艺人吗?”徐曼白好奇地询问。

    其实刚才在商场里,秦月帮忙杀价的时候,那个导购就提到了,但她一直不好意思开口询问。

    秦月微微点头。

    “我今天新拍的电影刚刚杀青。”

    闻言,徐曼白顿时一喜,高兴道:“真是太好了,我儿子也是演员,可能你们认识呢。”

    秦月好奇问:“他叫什么名字?”

    ——

    陆黎今天特意去了公司一趟。

    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去报到,经纪人的办公室里积攒了很多别人送来的剧本。

    这些都是经过经纪人挑选之后剩下的,再由他来选择拍或者不拍。

    但是他翻找了一圈,却没有看到想要的角色。

    以前他总是拍摄同一种类型,倒是现在找上门的剧本基本上没有任何改变,如果是以前,他可能会接受。

    可是现在,陆黎却想挑战一下其他角色。

    “只有这些吗?”

    他有些失望地放下手里厚厚的剧本。

    见状,经纪人叹了一口气,又从抽屉里拿出几本新的。

    “之前我说,会帮你留意其他角色的剧本,我已经帮你看过,但目前只有这些。”

    说着,他将剧本递给陆黎,一边道:“你确定要转型吗?其实你才21岁,还很年轻,不需要这么早就转型。如果失败的话,很可能会两边不讨好。”

    娱乐圈中想转型的明星很多,但真正成功的没有几个。

    有的转型失败后,甚至人气大跌,从此退出大众的视线。

    陆黎却十分坚定。

    “我想试一试。”

    他翻开剧本看了看,表情却没有半点好转。

    虽然说这些角色确实和自己以前演的有了很大的不同,但是剧本却有些拉垮。

    连续看了几本,结果都是一样。

    “没有其他的了吗?”

    经纪人:“好剧本哪有那么好找?现在是甜宠剧的天下,你想转型的方向,好剧本本来就不多。”

    闻言,陆黎看了看面前堆积的剧本,眉头紧锁。

    “那我还是再等一等,不着急。”

    他站起身,道:“我要先回去了,我妈今天的飞机,可能晚上就到,我先回去准备准备。”

    经纪人微微点头,把那些剧本迅速收进抽屉里,迅速跟上他的脚步。

    “我跟你一起。”

    刚出门,经纪人询问道:“听说秦月今天杀青了,你去看过她了吗?”

    “没有。自从我上次在他们剧组跑了龙套后,导演每次看到我,就想要让我跟着她演戏,我怕被人发现,就不敢过去了。”

    陆黎一脸失落。

    经纪人无言以对。

    演技太好,隔着头套都能看出来,确实也有点麻烦。

    “不容易,我还以为你早就忍不住去找她了呢。”经纪人道。

    他算是看出来了,陆黎自从遇到秦月之后,恨不得化身狗皮药膏,牢牢黏在她身上。

    “节目录完回来多长时间了?”

    “8天。”

    陆黎垂下眼眸,落寞的样子像只已经被人丢弃的大狗。

    想了想,又突然询问道:“袁力老师最近在做什么?新戏还需要客串吗?”

    “你想干什么?”

    陆黎道:“秦月很喜欢袁力,她要是知道我和袁力一起拍戏,肯定会主动来找我的。”

    经纪人:……

    好端端的影帝加顶流,全网女生最想交往的对象,怎么会沦落至此呢?

    求你振作!

    这边,陆黎正计划着找机会去见秦月,很快,车辆缓缓驶入陆家的别墅。

    才刚进大门,经纪人一眼瞥见停靠在里面的车,感觉有些眼熟。

    “那辆车,好像不是你家的吧?”

    闻言,陆黎转头看去,脸上立即露出惊讶的表情。

    “那是秦yue经纪人的车。”

    “这你都知道?”

    “她经常开这辆车去接秦月。”陆黎一边解释,有些疑惑。“怎么会在这儿?”

    两人迅速下车走进去。

    还没走进客厅,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说话声。

    “是吗?原来你和陆黎还在一起上节目?陆黎从小一心想着演戏,和外面的人接触得少,多亏了你帮忙,不然他肯定什么也不会。”

    徐曼白对自己儿子的定位向来很准,只听秦月一说,就能想象到两人上节目时会是什么样的画面。

    秦月笑着道:“陆黎也帮了我很多,多亏他教我演戏,我才能进步这么多。”

    陆黎听见这番对话,迅速走进去,一眼看到坐在客厅里的三个人。

    徐曼白、秦月和她的经纪人。

    他们三个怎么会坐在一起,还有说有笑的?

    陆黎愣了几秒,惊讶地走过去。

    “妈?秦月?你们怎么在这儿?不是说晚上才回来的吗?”

    徐曼白一看见他,激动地走过来,笑着道:“想给你们一个惊喜,特意去商场买了一些你爱吃的点心,结果路上就遇到了秦月。”

    陆黎惊讶地看着他们。

    刚才在公司时,他还想着要找机会和秦月见面,没想到他妈竟然直接把人带回家了。

    只是他什么都没准备!

    这竟然是秦月第一次来到他家。

    陆黎顿时有些紧张,视线一转,往客厅周围看了看,还好东西都还算整齐。

    最后看向秦月,对上她带着笑意的眼睛,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

    “你们怎么过来了?”他走过去询问。

    秦月淡淡道:“说来话长。”

    她哪儿能想到,在商场随便帮一个阿姨杀价,对方竟然就是陆黎的母亲。

    知道的时候,车已经开到陆黎家大门口了。

    在徐曼白的热情邀请下,她和经纪人只好进来坐一坐。

    “你跟你妈妈简直一模一样。”秦月小声道。

    她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

    徐曼白买东西的方式,简直和陆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陆黎:?

    “什么?”

    秦月没有解释,只是道:“以后把我教你的杀价绝招,都告诉阿姨,她可喜欢这个了。”

    希望以后有一天,徐曼白女士也可以像她一样,在商场大杀四方。

    陆黎点头,然后身体笔直地坐在旁边,模样看上去比秦月还要紧张。

    跟提前见了父母似的。

    秦月倒是一脸淡定,和徐曼白有说有笑的。

    说了一会儿,徐曼白发出自家儿子的不对劲。

    “陆黎,你今天怎么回事?是身体不舒服吗?”

    腰杆挺得笔直,双手放在膝盖上,肉眼可见的紧张,跟小学生上课似的。

    闻言,秦月也好奇地转头看来。

    陆黎迅速摇了摇头。

    “我没事。”

    一边说,耳朵却肉眼可见地慢慢开始变红。

    徐曼白狐疑地看了他几眼,开始挽留秦月吃完饭,但秦月接下来还有事,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出门时,徐曼白站在门口笑盈盈地叮嘱道:

    “秦月,以后有机会要经常和陆黎一起到家里来玩,别客气。”

    秦月微微点头。

    “知道了,阿姨,有时间我会过来的。”

    说完,车辆缓缓离开陆家大门。

    一直到那辆车走出视野,徐曼白才收回视线,一回头,却见陆黎正感激地看着她。

    “妈,谢谢你。”

    徐曼白一脸疑惑。

    “什么意思?”

    紧接着,看见陆黎高兴离开的背影,嘀咕道:“我是不是太久没回来了?陆黎怎么看上去怪怪的?”

    站在一旁的经纪人看见此情此景,心情很是复杂,提醒道:“徐女士,您的儿子青春期可能到了。”

    徐曼白听得一脸震惊。

    什么?

    21岁了,你跟我说青春期?

    ——

    车辆离开陆家,经纪人便询问道:“下次什么时候过来?”

    秦月:???

    “我刚才不是客套一下吗?”

    这不是常用客套话吗?

    不会有人当真了吧?

    “……”经纪人道:“原来你没打算再过来啊?”

    秦月仔细想了想,道:“等我有时间的意思,大概率就是基本没机会了,而且我也不知道过来能干什么。”

    经纪人:……

    实力心疼陆黎。

    刚才秦月回答的时候,孩子入眼可见地开心了,眼睛都在放光。

    谁能想到,秦月竟然这么无情。

    “对了,找到合适的剧本了吗?”

    秦月把包里的剧本都拿出来,有些失望。

    “没有一本合适,看来好的剧本真的很难找。”

    经纪人:“现在电影圈不景气,大家都这样,慢慢找就是了,正好过两天去参加《大唐祸》的宣传工作。”

    秦月点头。

    《大唐祸》最近正在热播中,口碑和票房双丰收,导演张澜之决定趁热打铁,带着主创团队多上几个节目做宣传。

    本来上次就打算来找秦月,但当时她还在剧组,就没同意。

    这次刚好对上了。

    这档节目就叫做《周五秀场》,是目前棚内综艺的龙头老大,收视率一直位于顶尖,不少电影和电视剧都会上这档节目做宣传。

    本来以秦月的咖位,是上不了这个节目的,这次多亏了《大唐祸》,才终于有了她的位置。

    这还是秦月第一次录制棚内综艺,当天早早就到了现场。

    这次来参加节目的除了导演张澜之、秦月、陆黎,还有另外两位演员。

    几人到场之后,都换上了在电影中的装扮。

    秦月带着花魁妆刚走出化妆间,就收获了一片又一片的惊呼声。

    只是可惜,这套衣服并不是戏里的那件,而是节目组自己找来的,质量不如戏服,而且发包也沉甸甸的。

    顶着沉重的发髻,秦月走了几步,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快被压断了。

    陆黎早就已经换上了深红色的官袍,转眼又是剧中意气风发的官场少年,双手负背站在不远处,似在思索什么。

    但一看秦月出来,目光就变得柔和不少,快步走过来,却见她眉头紧锁。

    “你怎么了?”

    秦月扶着头上沉重的发髻,感觉一不小心脖子就要折了。

    “太重了。”

    陆黎上前看了看,扶着她在旁边的椅子坐下,轻轻把秦月的头放在自己手臂上枕着,抬起手,视线落在秦月皮肤白皙的肩膀上。

    本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可看见秦月一脸隐忍的痛苦,还是轻轻把手放了上去,耐心地帮她按摩肩膀。

    力道轻重适中,几次按摩之后,紧绷的肩膀和脖子慢慢放松下来。

    “好点了吗?”

    秦月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好多了,好舒服。”

    陆黎眉眼更加柔和,轻声道:“我问过导演了,距离录制还有一点时间,你先休息,我帮你多按按。”

    秦月点头,感动得快哭了。

    以前她在剧组拍戏的时候,也用过这样的劣质发包,压得头抬不起来,每天都梗着脖子上场。

    经纪人和她一样是不会按摩的,最多也只能锤上两拳,锤了还不如不锤。

    哪像陆黎这样巧手,又会做饭,又会按摩的。

    她一面想着,舒服地闭上眼睛,昏昏欲睡。

    陆黎慢慢放松力道,动作更加轻柔。

    《周五秀场》的方导和张澜之一起进来叫人的时候,刚打开门,就看到眼前这一幕。

    雍容华贵的花魁依赖地靠在官场新贵手臂上,任由对方帮她按摩舒展,一人闭眸假寐,一人温柔浅笑。

    配一脸。

    方导看着眼前的画面,当场愣在原地。

    他瞪大眼睛,十分小声地询问身边的张澜之:

    “你们剧组,谈恋爱这么明目张胆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