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4章 我妈回来了!

    秦月第二次来京剧协会,还没进门,就感觉比上次来的时候热闹了很多。(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门口来来往往有不少带着孩子来报名的家长,还专门设置了问讯处,几个老师正有说有笑地在工作,一看见秦月过来,有些激动。

    “秦月!李正风老师说了,你今天会过来,正在里面等着呢。”

    说着,越过桌子准备带她进去。

    秦月微微摆手。

    “老师,你们继续忙,我自己进去就行。”

    说完,驾轻熟就地朝里面走去。

    走了不一会儿,就能听见四面八方传来一阵阵开嗓和练习京剧的声音,生源明显增加了不少。

    秦月来到李正风办公室见了面,便直奔教室去找小勇。

    “小勇的资质不错,申请到了咱们协会的资助名额,以后会住在协会,一边练习京剧,一边在a市上学。”

    李正风一边走,一边介绍着。

    两人穿过走廊,两侧的教室里有几个新生在进行学习,和当初的冷清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李正风表情激动道“协会里所有人都高兴坏了,现在还有不少学生来入学,这么多年,这里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秦月看着教室里的人,很多学生都是十岁上下,生机勃勃,眼睛里都写满了对京剧的热爱。

    很快,两人走到一个新的教室。

    “这里是专门教男旦青衣的地方。”李正风小声道。

    秦月转头看去,里面有五六个小萝卜头,正在老师的教导下练习,一眼就能看到站在中间,皮肤微微有些黝黑的小勇。

    他学习的样子格外认证,就算看见秦月出现,也只是神色有些激动,并没有离开队伍。

    等训练课程结束,老师让休息,小勇立即走过来。

    “秦月姐姐!”

    秦月笑着招了招手。

    “你在这边还习惯吗?”

    小勇咧嘴一笑,道“这里比以前的学校好,大家和我一样,都是学京剧的。”

    秦月微微点头。

    “我给你留一个电话,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就告诉我,知道了吗?”

    莲花市现在开始发展旅游业,秦意峰和旅游局联合开发的旅游项目很收大众欢迎,现在客流量很大,不少打算外出打工的当地人都选择留了下来,在家乡谋求一份工作。

    小勇的父亲也是一样。

    他家刚好就在竹林附近,在秦月的推荐下,成为了一名专门带领游客挖竹笋的导游,现在工作稳定。

    昨天他把小勇送到这里之后,就回去继续工作了。

    以后小勇在京剧协会学习,周末回家。

    休息了十分钟,老师继续开始上课,小勇就匆匆跑了回去。

    秦月走出教室站在窗外,看着几张认真学习的面孔,倍感欣慰。

    “放心吧,我会帮你照顾好他们的,这些都是未来发扬京剧的顶梁柱,整个协会都当宝一样护着呢。”李正风这时说道。

    离开教学区,两人来到协会另一边的招生区,这里就显得热闹了很多,全是家长带着孩子来面试的,里里外外站满了人。

    招生区刚好设置在院子里,茂密的榕树遮住了大半的天空。

    秦月站在角落,抬头看了看乌云密布天空。

    这天气从早上开始就这样,直到现在也没有半点改善,层层叠叠的乌云卷在一起又散开,将整片天空铺满,看似随时要下雨,却又没有半滴雨水落下,甚至连风都没有,显得格外的平静。

    不过秦月还是有些担心会下雨,道“就先看到这儿吧,好像要下雨了。”

    李正风此时也抬头看了看。

    “确实要下雨了,我先送你出去就来帮忙。”

    说完,两人正要离开,远处来求学的学生家长突然喧闹起来,伴随着一两声惊呼,乱成一片。

    “这是哪儿来的人啊?”

    “是协会里的京剧演员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穿成这样唱戏的?”

    “好奇怪呀。”

    秦月听着这些声音,忍不住回头看。

    与此同时,另一个声音也从那边传来。

    那声音清冷沉稳,秦月二十年前听过,无数次在梦里见过,早已是熟悉无比。

    “是在这儿吗?”

    清冽的声音和周围的喧闹形成鲜明对比,仿佛一道清风化开泛着热气的午后,瞬间被秦月捕捉。

    她微微睁大眼睛。

    远远地,看到拥挤的人群慢慢分开一条路,几个衣着奇怪的人出现在视野中,正顺着这条路笔直地朝她走来。

    确实是奇装异服。

    走在最前面的中年女人看起来还很年轻,一身白色对襟华服明,黄色云纹滚边,裙摆和宽大的袖子上绣着淡色花纹,低调而奢华。

    长发盘成发髻,但穿戴都很素雅,五官说不上惊艳,但更出众的是气质。

    一步一步走来,步伐沉稳,目光不怒自威,能让周围的人不自觉地对她心生敬意。

    挡在中间的人不由自主都向两侧让开了,只有秦月还站在原地,惊讶地看着走过来的人。

    这张脸她无比熟悉。

    当初被送到晨曦孤儿院时,母亲唐秋云给她留下了一张合照,她日日枕着睡觉。

    后来和秦意峰相认,家里也有很多唐秋云不同时期的照片和油画。

    秦意峰因为修改了自己的审美倾向,每每指着唐秋云的照片,说她是天下第一美,同时还不忘心疼一把女儿的“丑陋”。

    眼前这张脸,就和唐秋云一模一样。

    而刚才说话的声音,也和记忆中一模一样。

    她惊讶地站在原地,看着对方缓步走过来,看见她,然后冷清的表情慢慢变得柔和,眼底染上笑意,就连步伐也加快了不少。

    但就算这样,也是极度雍容端庄的。

    “月月。”

    唐秋云迅速走过来,轻轻抬手抱住她,眼中泛出泪光。“娘亲回来了。”

    秦月还没得来想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被拥入怀中,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几乎在一瞬间就确认,眼前的人就是唐秋云。

    “妈?”

    她一开口,唐秋云笑容更加温柔。

    “是我。”

    说完,仔细开始打量秦月的模样,笑着道“和我想象中一模一样,我女儿长得越来越漂亮了。”

    过去二十年中,秦月一直以为自己的父母都已经过世,没想到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他们又先后出现。

    秦月心头一软,刚要落泪,但看了看周围的场景,实在是有些哭不出来。

    太奇怪了。

    跟着唐秋云一起出现的,还有七八个身穿黑衣的蒙面人,腰上别着断刃,手持佩剑,背上负着弓箭,身上带着腾腾的杀气。

    此时,所有蒙面人已经拔出利刃,将秦月和唐秋云护在中央,利刃对准了在场其他学生家长,不允许他们靠近半步。

    其他人一脸懵逼。

    “妈,这是什么情况?”

    唐秋云淡定地看了一眼,对几个蒙面人淡淡道

    “还不把剑收起来!人已经找到了。”

    话音刚落,那些侍卫迅速收剑,转身齐刷刷地朝秦月跪了一圈。

    “见过小姐!”

    声音嘹亮,跟自带大喇叭似的。

    秦月……

    余光里,在场的家长纷纷一脸懵逼。

    秦月当场抠出一个两室一厅。

    “妈,这些是……”

    唐秋云一甩袖,动作霸气十足,轻描淡写道“我的影卫,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影卫……

    秦月又仔细打量了唐秋云身上的衣服,华贵非常,下摆甚至还绣着一条腾飞的五爪金龙,脑瓜子顿时嗡嗡的。

    妈。

    消失的二十年,你到底是去做什么任务了?

    正在这时,李正风站在远处,被眼前的情形吓得脸色发白,小心翼翼地询问“秦月,这……这些人是谁?你认识?”

    难道是拍戏?

    可会长没有说今天有人要在这里拍戏啊?

    而且看他们手上的剑,寒光闪闪,明显就是削铁如泥的真剑!

    秦月连忙朝所有人摆了摆手,笑着解释道“大家不用担心,是拍戏,是拍戏。”

    说完,一把拉住唐秋云,和李正风告别,火速离开京剧协会。

    等走出大门,来到没人的角落,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刚想好好打量二十年未见的母亲,对方却一直拉着她的手不放。

    唐秋云笑盈盈地看着她,满心欢喜道“别动,让娘拉着你,一晃眼都二十年了。”

    “妈,你们这是什么打扮?”

    秦月指了指她和其他几个人身上的打扮,这好像是古代时候的衣服吧?

    闻言,唐秋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思索着道“叶兰国的服饰,不过,在这里穿成这样确实有些不合适。”

    “叶兰国?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你在那边做任务吗?”

    秦月有些好奇。

    唐秋云缓缓一笑。“你都知道了?”

    “爸爸几个月前刚回来,他告诉我的。”秦月道。

    闻言,唐秋云神色一恍惚,露出欣慰的浅笑。

    “我就知道,他也会回来的。”她垂眸,将眼角的泪拭去,询问道“他还好吗?”

    秦月点头。

    “之前爸爸的系统还说,你的任务至少要四十年才能完成呢。”

    越说,秦月越是觉得那个系统多少有点问题,连时间都不会算,足足多算了二十年!

    辣鸡!

    闻言,唐秋云思索片刻。

    “可能吧。”

    若是按照原来的计划,确实需要至少四十年。

    “不过妈,你现在提前回来了!爸一直在等你,如果知道你提前回来,肯定会很高兴的!我们先回去吧。”秦月有些激动道。

    两人来到路边。

    看着自己的车,又回头看唐秋云和她身边的几个侍卫,秦月顿时有些犯愁。

    这些侍卫明显是叶兰国土著,突然来到这个世界有些不适应,路上一辆车飞驰而过,他们就纷纷拔刀,将唐秋云护在中央。

    六个侍卫,一辆车坐不下。

    她拿出手机,道“妈,你们先等一会儿,我去叫一辆大巴过来,一起回去。”

    唐秋云看出她的担忧。

    “不用,一辆车就够了。”

    说完,朝身后的几个侍卫一摆手。

    几人迅速收刀,然后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视野中。

    秦月……

    电影里的情节竟然如此写实!

    “好了,我们回去吧。”唐秋云一脸淡定,像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画面,朝秦月笑了笑,跟着她上车。

    “他们能跟上吗?”

    秦月有些担心地朝后面看了看。

    这可是汽车!

    “能。”

    唐秋云回答十分肯定,转头开始打量周围的变化。

    时隔二十年,a市已经大变样了,几乎找不到记忆中的影子。

    秦月一边开车,心里又是欢喜,又是疑惑。

    惊喜的是唐秋云这么快就回来,可是对她的穿着打扮有些疑惑。

    看样子,这个任务好像和秦意峰的不太一样。

    “妈,你身上的衣服,是木兰国的服饰吗?”秦月好奇问道。

    她出演过几部古装电影,却从来没有穿过类似的衣服。

    “这是丧服。”

    秦月一愣。

    “谁死了?”

    “上一任的皇帝。”唐秋云收回看窗外的视线,轻描淡写地丢下一个重磅炸弹,道“夺位的时候,老皇帝不小心被我杀了,来之前我刚给他办完丧事,时间紧迫,没来得及换。”

    秦月???

    谁?

    谁杀了谁?

    吱呀——

    秦月一脚踩下刹车,借着红灯的空档,震惊地转头看向唐秋云。

    妈妈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一边用温和的表情,一边说自己杀了个皇帝,还顺便夺了个皇位。

    “妈,你去叶兰国做的什么任务?”

    唐秋云回忆着道“我刚到木兰国的时候,只有十岁,系统告诉我,我的任务是成为皇后,达到成就之后才可以回来。我有丈夫,有孩子,怎么可能侍奉君主?再加上当时的皇帝又老又丑,身材臃肿,而且昏庸无道,我没办法,干脆就造反了。”

    她一边说,还浅浅叹了一口气,似乎很是苦恼。

    秦月却被她这一番话镇住了。

    “什么?!”

    “我花了几年的时间培养军队,杀死皇帝之后就登上了皇位,成为叶兰国第一个女帝。”唐秋云道。

    这确实是一举两得的办法,不用进后宫侍奉老男人,还能提早二十年回来。

    秦月听得目瞪口呆。

    “那你的任务不是没完成吗?系统竟然同意你回来!”

    最近,秦月和秦意峰的系统聊了很多,发现这个系统虽然有时候不靠谱,但确实能左右一切规律,它确定下的法则,所有人只能乖乖遵循。

    当初秦意峰花了二十年,兢兢业业,好不容易完成首富任务,才终于得到回来的机会。

    回来的当天,还被系统丢到雨里,淋成了落汤鸡。

    唐秋云这么做,系统肯定不会同意。

    “它确实没有同意。”唐秋云淡淡道“不过我谋划篡位的时候,找到了克制它的方法,重新修改系统程序之后,就回来了。”

    ……

    ……

    秦月的世界观不断刷新。

    记忆中温柔知性的妈妈,竟然这么猛!

    “这么说,今天我们在京剧协会见面,不是巧合?”

    唐秋云点头,道“我提前让系统查到你会出现的地点,直接把我送过来了。”

    瞧瞧!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秦意峰回来的时候,是被系统随便找个地方丢过来的!

    老父亲实惨。

    “妈,现在系统是不是只听你的话?”秦月询问道。

    “是这样没错。”

    闻言,秦月转头看了看外面的乌云滚滚,道“那能不能多给我准备一把伞?我只带了一把……”

    唐秋云听见这话有些疑惑,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气,说“不用这么麻烦。”

    她声音淡淡的,对着系统下达命令。

    “听见了吗?把乌云撤了,我女儿喜欢晴天。”

    刚说完,一阵清风吹过,从早上就一直盘踞在天上的乌云慢慢散开,不一会儿的功夫,阳光普照,蓝天白云。

    秦月差点给跪了。

    爸,你快来看看!什么才叫真实的系统!

    你那个简直弱爆了!

    很快,秦月开车缓缓驶过两排小白杨的路面,道路尽头造型华丽、金碧辉煌的建筑出现在视野中。

    唐秋云眉心微微一皱。

    “月月,你不会要告诉我,那里不会就是我们的家吧?”

    秦月很遗憾,是的。

    “是爸爸设计的。”

    唐秋云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毫不掩饰地有些无奈。

    “他的审美还是和以前一样。”

    秦月顿时激动起来。

    家里终于来了一个审美和他一样的!

    秦意峰带来的那些伙伴和员工,个个都觉得这套房子没问题,而且比秦意峰本来还要浮夸!

    在这儿住了这么长时间,秦月都快开始怀疑自己的审美了!

    果然还是妈妈靠谱!

    车辆很快驶入大门。

    刚才在路上,秦月特意把唐秋云回来的消息告诉了秦意峰,此时一进去,就看到他带着所有员工早就已经等在院子里,翘首以盼。

    秦月的车还没停下,他们就激动地走过来。

    “秋云!秋云!”

    秦意峰快步跑过来,老泪纵横,哭得跟个孩子似的。

    正准备下车的唐秋云见状,无声叹气,转头询问秦月“你不是说,你爸去做了首富任务吗?怎么还是这么不稳重?”

    说完,推门下车。

    还没站稳,就被扑过来的秦意峰熊抱住。

    首富先生一整个嚎啕大哭,整个人都快挂在妻子身上。

    唐秋云目光有所动容,但看上去神情还算平静,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

    “不哭了,这么多人看着,成何体统?”

    秦月下车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快裂开了。

    她爸妈的位置,是不是站反了?

    秦意峰擦擦眼泪,整个人挂在她身上,一边朝里面走去。

    刚进门,司机走上前来,朝唐秋云道“夫人,您可以把披风交给我。”

    唐秋云回头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动作。

    秦意峰这时解释“秋云,他们都是跟我一起回来的朋友,可以信任。”

    闻言,唐秋云只是道“我只是担心待会儿吓到你。”

    司机自信一笑。

    “夫人您放心,我们受过专业训练,不会轻易被吓到。”

    身为前黑市打手,从血和泪里走出的强者,他也是见过世面的。

    唐秋云这才点头。

    “那就麻烦你了。”

    说完,将系在肩上的披风解下递过去。

    司机捧着披风正打算离开。

    唐秋云突然叫住他。

    “等等,既然都已经回来了,顺便帮我把这些也放好吧。”

    说完,从外衫下抽出一把短剑,剑刃上还闪着寒光。

    司机表情一变,连忙上前接过来。

    然后又看见唐秋云从长袍里掏出一捆绳索。

    从头发里拔出三枚暗器。

    最后卷起袖子,把手腕上的袖箭摘下来,箭头上泛着黑色的光,明显淬了毒。

    “就这些吧,剩下的我想留着防身。”她轻飘飘留下一句话。

    司机脸上的从容早已经消失不见,突然觉得他在黑市打拳的那些经历,和眼前这些东西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而唐秋云拿出这些东西的时候,表情一脸从容,甚至还带着淡淡浅笑。

    至于秦意峰……

    司机转头看去,心目中无所不能的老板,此时正挂在唐秋云身上,一边擦眼泪,一边诉说自己的思念。

    简直弱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