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6章 我说的都是实话

    寂静。(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整个化妆间瞬间安静下来。

    经纪人瞪大眼睛,明显被吓到的样子。

    秦月连忙过去把唐秋云挡住,朝经纪人干笑道“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开玩笑?

    经纪人看了看唐秋云,表情淡定且从容,但刚才说那句话的时候,眼中一闪而过的寒意,绝对假不了!

    她摸了摸自己莫名其妙发凉的后颈,道“我想应该差不多快到你了,先过去吧。”

    秦月非常同意。

    如果再继续在这儿待下去,不知道唐秋云又会说出什么话来。

    离开化妆间,经纪人才偷偷凑在秦月身边,竖起大拇指。

    “令母真的超硬核!”

    秦月微笑。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三人到的时候,片场刚刚完成上一场拍摄,正好到秦月出场。

    工作人员正在布置新的道具,唐秋云看了一圈,见化妆师正在往她脸上画新的伤疤,询问道“月月,你演的是什么?”

    “亡国公主,今天晚上主角夺位,我受伤之后会流落在民间。”

    闻言,唐秋云微微点头,视线在她身上打量,随手翻看起桌上的剧本。

    化好妆后,刚好远处传来导演的声音。

    “都准备好了吗?可以开始了!”

    秦月站起身准备过去,这时,唐秋云却指着剧本上的内容突然道“这上面写的有问题。”

    “什么问题?”

    秦月有些惊讶,这场戏写的是主角逼宫的过程,算是整部电影中的精彩部分,由知名编剧打造反复推敲之后,号称最精彩的权谋大戏。

    竟然有错误?

    唐秋云说的头头是道“从皇宫设计的地形图来看,不应该从右侧包围,人左侧的宫门很容易逃脱。还有,从宫门去皇帝寝宫的路上,埋伏着众多弓箭手,正面突入只会损失惨重。”

    秦月一边翻看剧本,一边听她解释。

    “好像确实不太对……”

    这时候,导演见秦月迟迟没有过去,匆匆赶过来。

    “怎么回事?马上要开拍了。”

    秦月道“导演,剧本里逼宫的设计好像有一点问题。”

    闻言,导演立即皱起眉,明显不太相信。

    这段剧情发展可是特意请圈内著名编剧写的,怎么可能出错?

    “谁说的?”

    “我。”

    唐秋云微微抬高声音。

    所有人的视线立即转过去,发现并不认识眼前的人,不是演员,也不是工作人员,导演顿时有些不满。

    “你知道这剧本是谁写的吗?你一个外人,就不要班门弄斧了。”

    唐秋云信誓旦旦道“如果按照剧本上的安排,这场夺权大戏,肯定会失败。”

    导演脸色一沉。

    “你怎么知道?你又没有夺过皇位。”

    秦月不好意思,我妈还真的夺过,而且还成功了。

    唐秋云只是缓缓一笑,将刚才剧本中出现的几个问题又重新说了一遍,导演听得一愣一愣的。

    犹豫片刻,又询问“那你说,应该怎么写?”

    只见唐秋云抖开皇宫设计图纸,还有剧中各权利分布图,有条有理地叙述出一个新的逼宫路线,将所有可能发生的意外都扼杀在摇篮中,稳扎稳打,最后剑指皇帝寝宫。

    “如此这般,便是万无一失了。”

    她说完,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

    导演的表情更是从最开始的不屑,逐渐变成震惊,最后缓缓道“好像……确实有些道理,你等着,我给编剧打电话问问。”

    说完,急匆匆地离开。

    等他们一走,秦月忍不住道“妈,你真是太厉害了!”

    唐秋云神色淡定。

    “我发现这个剧组的皇宫设置,和我当初住的大同小异,而且权利布局也差不多,当初我谋划了几年的计策,就是不能留下丝毫破绽,自然比剧本更加完善。”

    经纪人站在一旁,听着眼前这对母女光天化日地,谈论这种话题,整个人都感觉不太好。

    她听见什么?

    这种话是可以当着别人面说的吗?

    经纪人转头朝四周看了看,发现只有自己站在他们身边,只有她能听见!

    不好!

    紧接着,看见唐秋云的视线缓缓看了过来。

    “你听见了?”

    经纪人一哆嗦,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急忙摆手。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

    然后迅速离开,自觉拉开五米的距离,以免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东西。

    很快,导演匆匆赶回来,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刚才打电话去问过编剧了,他觉得你说的对,剧情设计上确实有问题,而且你提出的新思路更加完美。”

    导演都惊了。

    他给那位知名编剧打电话反应的时候,对方也不相信,可是等听完之后,和他一样沉默了,最后反而被折服。

    唐秋云却一脸平静,似乎早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从容的模样让导演更加震惊,不知眼前这个陌生的中年女人到底是什么角色,竟然一眼就能看出剧本的问题。

    导演抬高声音,道“好了,接下来就按照新的剧本来表演,大家重新准备!”

    很快,剧本根据唐秋云的描述,重新安排调整。

    明月高悬,主角率领重兵将皇宫团团围住,开始进攻。而秦月饰演的公主听闻有人闯入皇宫,带着身边的宫女准备反击。

    在激烈的打斗当中,秦月身边的宫女陆续死去,就连她自己也身受重伤,倒地昏迷。

    经过一晚上的争斗,皇宫被主角攻下,易主。

    这场逼宫戏足足拍摄了三天,期间秦月就算没戏,也一直站在片场旁边学习。

    唐秋云一边看,时不时提出自己的看法。

    刚开始,导演还有些怀疑,后来每拍一段,就特意跑来询问唐秋云的意见。

    三天下来,又把剧本修改了三四次。

    直到终于拍摄完成,导演满意地看着成片,逐渐信心爆棚。

    秦月看着调整后的新剧情,感觉确实比之前好多了,有些好奇地问“妈,你之前在叶兰国逼宫的时候,和我们演的一样吗?”

    唐秋云随手翻看着一本杂志,道“也有一些区别。我那边的人,都是真死。”

    “……”

    不愧是你。

    化好妆,秦月站起身来,看了看镜子中自己的模样。

    当初华丽的公主打扮已经变成了麻布粗衣服,头上简单地用木簪挽成发髻,五官还是当初的公主模样,但已经是面黄肌瘦,明显营养不良。

    眼神中是落寞和凄凉,仿佛没有了灵魂。

    手里捧着一把琵琶,身材纤细,姿态让人怜惜。

    唐秋云看见她的扮相,问“该演下一场了?”

    “嗯。”

    秦月点头。

    接下来要演出的片段,是主角入住皇宫后,她饰演的公主因为昏迷,被宫人误认为是死尸,丢去乱葬岗中。

    她侥幸活了下来,流落民间,沦为一名戏子。

    秦月抱着琵琶走过去,还没入场,就见导演满脸担忧地赶过来。

    “接下来这场戏,你如果担心的话,咱们可以对口型。”

    ?

    秦月不解。

    “担心什么?”

    导演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提醒她道“秦月,你忘记了?你待会儿是要唱歌的!”

    他皱着眉,还十分贴心地顾虑到秦月的面子问题,压低声音道“我都听说了,你唱歌,贼难听。”

    “……”

    秦月当场被伤害到了。

    “谁说的?”

    一边问,视线在周围张望。

    导演果断卖队友。“你的经纪人。”

    秦月……

    转头朝经纪人看去,看到对方心虚移开的视线。

    导演此时心里有些后悔。

    要是早知道秦月唱歌不好,当初就不该让她来演这个角色的,万一一开嗓,把剧组的人唱没了,那怎么办?

    自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特意让人找来秦月唱歌的音频,听完之后更是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想着,导演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可能是整部电影中,难度系数最大的一场戏了。”

    秦月……

    你礼貌吗?

    “导演,你放心,既然我接了这个角色,就代表我有准备。而且我演的是戏子,唱戏,不是唱歌,这是两码事。”

    导演不相信。

    唱歌都唱不好,唱戏能唱得好?

    戏曲可比流行歌难唱多了。

    秦月没有解释,抱着琵琶朝外面走去。

    导演忧心忡忡地跟在后面,看见所有人就位之后,深吸一口气。

    “开始!”

    只见秦月往台上轻轻一坐,人声鼎沸的茶楼中,一阵婉转戏曲声缓缓传来。

    片场中所有人,之前都被导演打过招呼,知道秦月唱歌的厉害之处,本来已经都做好了准备,没想到这个声音一出来,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连茶楼中的群演也不自觉地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看去。

    秦月一边拨弄琵琶,唱得凄楚,唱得动人,余音绕梁,声声都是落泪处。

    导演愣住了,震惊地看着场上的人,甚至连群演停下动作都没注意到。

    原来秦月真的会唱戏曲!

    她的技能明显严重偏科,全点戏曲上了,一点没给流行歌曲剩下。

    整个片场寂静无声,秦月的歌声传得很远,还没走进片场,就能隐约听见。

    莫兴文才刚下车,就听见了。

    一阵如黄莺出谷的唱腔从远处传来,穿透影视城古朴的城墙,仿佛带着历史的厚重感,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这是谁在唱曲儿?”

    “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

    助理指了指左侧的片场,莫兴文皱起眉。

    今天他就是为了这个剧组来的。

    作为圈内数一数二的编剧,莫兴文尤其擅长宫斗和权谋的剧情设计,曾经获得过众多奖项,业界一直称呼他为权谋剧的天花板,号称就算将剧情搬到古代,也照样想得通。

    可是这一次,他写的剧本却频频受到质疑。

    截止到今天,已经被人发现了五个错误。

    本来莫兴文不服气,可是在听完导演的描述之后,却开始怀疑人生。

    剧本接二连三被人点出错误,他终于坐不住了,决心来片场看一看,到底是哪位世外高人,对权谋的了解竟然比他还要多。

    此时,他一面听着片场传来的戏曲声,一面朝里面走去。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正在拍摄的片场。

    一个身穿灰色布衣的少女抱着琵琶,正坐在镜头前,那声音竟然是出自她的口!

    莫兴文顿时一惊。

    拍摄电影的过程中,少不了会出现唱曲的部分,大多数都是找人替唱,刚才他进来的时候,听这声音婉转动人,还以为是剧本花大价钱,特意请了老师傅现场演唱,没想到竟然会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

    他震惊地站在原地,一直到导演喊了一声“卡”,莫兴文才回神,一边张望,抬脚走过去。

    导演也明显处于震惊当中,朝刚才看呆的群演道“你们忘记动作了,重新再来一条。”

    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毕竟就连自己当时也看呆了。

    谁能想到,秦月唱戏竟然这么厉害?

    正想着,一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台上抱着琵琶的人,是你们请来的京剧大师吗?”

    导演听见声音,迅速回头,发现站在身后的莫兴文,顿时一惊。

    “莫老师!您怎么来了?”

    莫兴文道“本来是想来看看,是谁发现了我的剧本上的问题,没想到你拍戏这么认真,一场戏还特意找来戏曲家演唱。”

    闻言,导演看了看台上的秦月,突然笑起来。

    “她不是戏曲家,是演员,当初选她来演这个角色的时候,我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唱戏,还唱得这么好!”

    “是演员?我以前怎么从没听说过?”

    莫兴文一惊。

    导演解释道“您很少关注娱乐圈的事,秦月最近刚刚走红,不知道也很正常。对了,您刚才不是说,想看看修改剧本的人是谁吗?那个人就是跟秦月一起过来的,好像是她的妈妈。”

    说完,带着莫兴文朝外面走去。

    唐秋云正坐在椅子上看书,看到两人走过来,温和的视线转过来。

    “有事?”

    莫兴文看见她的眼睛。

    看似沉稳,又仿佛经历了很多,漆黑得竟然看不到底。

    “你以前写过权谋剧本?”

    唐秋云想了想,微微点头。

    在叶兰国的谋划,应该也算是一个剧本吧?

    莫兴文立即问“什么剧本?我能看看吗?”

    “不行。”

    唐秋云拒绝。

    怎么看?

    把你打包送去叶兰国吗?

    莫兴文却不肯放弃,追问道“那我能问问,你的剧本是什么样的吗?”

    唐秋云一边想着,回答道“一共八千九百五十人,了解他们每一个人的经历,然后掌握他们心理,加以利用,基本上就可以了。”

    其实实际人数比这个更多,但她此时已经记不清了。

    莫兴文直接瞳孔地震。

    “这么多人!你写了多久?”

    “二十年。”

    唐秋云淡淡一句话,说完,继续翻看手中的杂志。

    莫兴文听完这个回答,整个人恍恍惚惚,差点站不稳。

    他一直觉得自己对权谋已经了若指掌,没想到只是夜郎自大,不知山外有山罢了。

    秦月这时候走过来,看见眼前的画面有些奇怪。

    “你们干什么?不会是想欺负我妈吧!?”

    她瞬间警惕起来,挡在几人面前。

    一同过来的经纪人听见这话,频频摇头,觉得秦月彻彻底底是多虑了。

    看看你妈妈的气势,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谁敢啊?

    导演把刚才的情况解释了一遍。

    “这位就是这次的编剧,莫兴文老师,怎么可能欺负人?”

    闻言,秦月稍稍放心,看到莫兴文此时还是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感觉他的心理防线只剩下最后薄薄一层,如果再不帮他建立一点自信,可能老师的职业生涯就要完蛋了。

    以后没有好剧本了怎么办?

    于是秦月好心安慰他“莫老师,你别难过,其实你的剧本我看过,也很不错,确实是数一数二的好剧本!”

    正在自我怀疑的莫兴文听见这话,迅速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眼睛发亮地看着她。

    “你看过你母亲写的剧本吗?”’

    秦月点头。

    “算是看过吧。”

    这几天,唐秋云把她在叶兰国做过的事,都当睡前故事给她慢慢补齐了。

    莫兴文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那你觉得,你的剧本,和你妈妈的,谁更好?”

    秦月毫不犹豫。

    “废话,当然是我妈的。”

    和叶兰国二十年的夺权大戏比起来,你的剧本简直就是小渣渣。

    哗啦——

    莫兴文老师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破碎的声音,是那么清晰。

    经纪人站在秦月身边,本来想要在最后一刻捂住秦月的嘴,却没来得及,此时亲眼看着行业巨匠被打击得面色灰败,默默转过身去,不忍心再看。

    莫兴文这辈子没受过这么大的打击。

    他捂着胸口,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自我安慰道“看来,你妈妈的剧本确实比我的要出色一些,要是我有机会看到就好了。”

    秦月摇头。

    “不是出色一些,是出色很多,很多很多。”

    一个是剧本,一个是真实夺权,怎么可能相提并论?

    哗啦——

    莫兴文的心理防线又碎一次。

    “那我的剧本……”

    他还想再问。

    这时,导演和经纪人纷纷上前,将他拦住,苦口婆心地劝说。

    “莫老师,算了吧,何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莫兴文听见这话,当场自闭。

    导演见状,连忙朝经纪人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自己带着莫兴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们刚走,经纪人开始教训秦月。

    “秦月,你怎么能那样说话?莫兴文老师听了该多伤心?”

    秦月惊。

    “我已经说得很婉转了,不然我妈肯定秒杀他,渣渣不剩的那种。”

    不用怀疑,我妈就是世界上最牛逼的人!

    唐秋云微笑地摸了摸秦月的头。

    “月月真乖!”

    看着眼前母慈女孝的一幕,经纪人摇了摇头。

    “跟人沾边的事,你是一点也不干。”

    这些对话,传入还没走远的莫兴文耳中,编剧巨匠全程怀疑人生。

    导演连忙安慰道“莫老师,别听他们胡说,你写的剧本可好了!”

    可这话对莫兴文的作用并不大。

    他缓缓坐在片场旁边休息,导演见状,让几个工作人员陪着,自己又匆忙去拍戏了。

    拍的还是刚才的场景,调整好群演的动作之后,正式开始。

    莫兴文正在怀疑人生,很快又听见了那阵如黄莺出谷的曲调,慢慢回神,视线又朝台上看去。

    这部剧的剧本是他写的,对于这个亡国公主的故事脉络很了解。

    真是因为了解得多,才震惊于秦月的表演。

    她此时的演绎,和刚才损人的样子又是判若两人,虽然只是拨弦弹唱,但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垂眸,都将亡国公主的悲痛和无奈演绎了出来。

    唱演俱佳,现在娱乐圈内已经很少能找到这样的演员了。

    莫兴文认真地看着,连刚才发生的事都忘记。

    这时,身边的助理小声道“老师,您之前写给褚仕导演的戏,里面的女主角应该也是这样吧?”

    此话一出,让莫兴文心中一震,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眼睛里一下放出光来!

    上半年,他完稿了一个新剧本,名叫《戏子》,后来交给了褚仕。

    听说褚仕最近正在到处寻找演员,女主角迟迟没有定下来。

    他要求高,不仅要求演员的演技好,而且身段和样貌也不能差,更重要的是不接受配音,剧本里的所有唱段,都必须让演员自己来完成。

    因为种种条件,几乎把整个娱乐圈的人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合适的。

    前几天,褚仕还在和他抱怨。

    但此时坐在台上的人,不就正好符合他的要求吗?

    莫兴文拿出手机,心情痛并快乐地开始录制秦月演唱的画面。

    直到这场戏拍摄结束,导演转身再想找莫兴文,想要再安慰安慰他,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此时,莫兴文已经匆匆离开片场,上车的同时,把自己拍摄的视频发给了导演褚仕。

    很快就收到了对方的回复。

    褚仕这是哪个戏台的表演?

    莫兴文不是戏台,我刚才去剧组无意间看到的,是演员自己演唱的片段,你看是不是符合你对女主角的要求。

    褚仕一惊,急忙问自己唱的!?这人叫什么名字?你快告诉我!

    莫兴文秦月,你要是找不到合适的女演员,可以去看看。

    褚仕我马上就叫人去问,现在整部戏就差女主角,要是能定下来,马上就能开拍!

    莫兴文恐怕不行,我想闭关,重新审核《戏子》的剧本,查缺补漏。

    褚仕震惊还改?在我看来,已经完美无缺了!

    莫兴文想起刚才遇到的人,长长叹气。

    我今天遇到了一个人,备受打击,我打算收起骄傲,好好雕琢打磨,到时候给你一份更好的剧本!

    看见这句话,褚仕顿时有些好奇。

    莫兴文在写剧本这方面,一直都十分骄傲,今天怎么一反常态,变得这么谦虚?

    他这到底是遇到什么人了?

    总不能遇上真的宫廷权谋冠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