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7章 我就是想和你一起走

    导演一喊“通过”,秦月走出镜头后,朝周围看了看,没见编剧莫兴文老师,有些疑惑。(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一问,才知道老师已经离开了。

    “他怎么走了?”

    秦月有些失望,道:“我还想再安慰安慰他呢。”

    经纪人一边给她递毛巾,一边用眼尾的余光瞥她。

    “算了吧,你说的话多伤人,再停下来人家该怀疑人生了。”

    秦月皱着眉。

    “他仅次我妈已经很了不起了,还有什么不满足?人可不能太贪心。”

    经纪人闻言,叹了一口气,忧心忡忡。

    “莫老师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编剧,你那样说话,肯定得罪了他,以后他一声令下,让你一部剧也接不到怎么办?”

    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不然莫兴文怎么会突然离开?

    经纪人胆战心惊地想着,是不是改天得找个机会,带着秦月去给莫老师好好道个歉,结果回来的路上,突然接到了褚仕的电话。

    “谁?”

    听见对方自报家门,经纪人还有些不敢相信。

    褚仕?

    该不会是去年差点在国际上获奖,目前圈子里最火的导演之一,这个褚仕吧?

    对方又说了一遍:“我是褚仕,想要请秦月来给我的新戏试镜,你们如果有时间的话,明天就可以过来。”

    经纪人此时脑袋里嗡嗡作响,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

    她小心翼翼地询问:“褚导,请问一下,您是怎么找到秦月去试镜的?”

    难道是上次他们用名片发的那些消息,起作用了?

    不然怎么会让大名鼎鼎的褚仕导演,亲自给他们打电话去面试?

    褚仕直接道:“我新戏的编剧莫老师向我推荐了秦月,说她很适合演这部戏,所以我想找她过来看看。”

    听见这话,经纪人直接震惊了,没想到莫兴文在秦月那儿吃了瘪,竟然还会主动帮她介绍工作。

    这是何等的高风亮节!

    这要是不带秦月去亲自道个歉,她都过意不去!

    在看看坐在车后排,正靠着唐秋云呼呼大睡的秦月,连连摇头。

    “怎么样?你们明天有时间吗?”褚仕询问道。

    “有时间!有时间!明天早上我就会带她过去的。”

    经纪人连忙答应,挂断电话之后,急忙把秦月给叫醒,把刚才电话中的内容说了一遍。

    秦月一听褚仕的名字,瞌睡顿时醒了一半,有些激动起来。

    “试什么角色?”

    “没说,应该是配角吧。”经纪人道:“主角就不要想了,不过就算是配角,也是所有人抢破头都想演的。多亏了编剧老师不计前嫌,把你介绍给导演。”

    说到这儿,她差点又是感动得眼泛泪光。

    秦月点头。

    她向来知恩图报,询问道:“你有莫兴文老师的电话吗?”

    “有,我刚才问褚仕导演要来的。”

    秦月迅速输入在手机上输入号码,给莫兴文老师发了一条感谢短信:

    【莫老师,我是秦月,谢谢你把我引荐给褚仕导演,改天我一定亲自登门感谢。】

    莫兴文老师回复得很快哦。

    消息才刚发出去,就马上有了回复。

    秦月欣喜地打开手机,屏幕上只有两个字。

    【别来!】

    秦月:……

    想了想,把手机关了,转头对经纪人道:“莫兴文老师,还挺傲娇的。”

    经纪人有些疑惑,没感觉莫兴文还有这个属性,外界对他的评价,不是工作严格,就是对演员要求高,没听说傲娇啊。

    不过,既然他肯帮忙,那就是好人。

    “褚仕导演果然是大导演,为了一个配角,亲自给咱们打电话,可能戏份不少呢,能多演一场都是赚的。”

    秦月点头。

    褚仕的剧组出了名的难进,上次带着名片去都不行,这次的机会确实来之不易。

    “明天就过去看看。”

    第二天,秦月起了个大早,和经纪人一起出发,来到约定好的面试地点。

    一进房间,里面早已经有三个人在等待。

    坐在最左侧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褚仕导演,看上去也才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微胖,戴着很厚的眼镜,短发打理得很整洁,正在低头看资料。

    看见秦月进来,他推了推眼镜,递过来一页纸,上面写着几段台词。

    “时间紧急,就不用耽误时间介绍了,直接开始试镜。你先熟悉一下台词,上面有一段唱词,你能唱吗?”

    秦月接过来一看,上面确实写着一段《白蛇》的唱词,之前她上直播节目,帮京剧协会做宣传的时候刚好学过。

    “好。”

    褚仕脸色一喜,急忙道:“那就快开始吧。”

    秦月的台词功底本来就不错,迅速扫过几眼后,便收起剧本,抬脚走上前来。

    “准备好了?”褚仕一惊。

    秦月微微点头。

    “嗯,可以开始了。”

    闻言,褚仕不由多看了秦月几眼,神色认真起来。

    他准备的台词可不少,别说几分钟,寻常演员没有半小时都很难背下来,秦月竟然这么快就背下来了?

    《戏子》这部电影中,女主角的台词很多,没有一点功底还真演不下来。

    如果秦月真这么厉害,以后倒是省心。

    正想着,秦月已经走到房间正中央,开始了。

    一只手虚空攥着手帕,她缓步上前,还没开口说话,先是抬头望他们这边看了一眼,旋即轻笑。

    目光流转,仿佛带着钩子。

    正当几人被吸引住时,秦月已经垂眸。

    “不就是唱吗?我会啊。”

    她甩了甩袖子,语气还是笑的,可声音中却多了几分嘲讽。

    好精准的情绪把控!

    褚仕迅速翻了翻手中的资料。

    上面说,秦月才出道四年,以前饰演的角色全是清一色的花瓶,直到进入张澜之的剧组,饰演《大唐祸》中的花魁一角,才突然开窍。

    可这前前后后,也才半年不到的时间,能从一个花瓶,迅速蜕变到现在的演技,这速度简直就是在飞!

    若不是他早有调查,可能还会以为秦月是从小演戏的戏骨!

    正想着,秦月兰花指轻点,一转身,悠扬的戏曲自她口中唱出。

    褚仕又是精神一振!

    在听到秦月现场唱腔后,目光瞬间变得坚定。

    就是她了!

    一段戏,两句词,秦月唱得婉转多情,余音绕梁,虽然不及专业技巧,但更胜在情感饱满丰富,竟然别有一份韵味。

    待最后一个音节落下,她松了一口气,抬头朝几人看去。

    发现不只是褚仕,就连其他人看她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都看着她,没说话。

    “我的表演结束了。”

    秦月提醒了一声,几人才迅速回神。

    “我以前看过你的电影,当时你的演技还不是这样!”其中一个人惊呼。

    他震惊地看着秦月。

    刚才秦月进门的时候,这人就一直低着头,不曾看她一眼,此时却盯着秦月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看过秦月的电影,知道她的演技差,所以在知道试镜人是秦月后,他根本不抱希望。可没想到,眼前的人只用短短三分钟的表演,彻底洗掉了身上的标签。

    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秦月笑了笑,解释道:“我最近跟人学习了一些表演的方法。”

    那人还是震惊。

    “就算是这样,进步也太快了吧!”

    确实太快了!

    其他几个人心里也是同样的想法。

    褚仕这是却激动地站起来,用力挥舞了一下手臂。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确定了吧?秦月能进组吗?”

    几人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我同意!”

    “我也同意。”

    “这确实是最好的人选。”

    见所有人一致通过,褚仕满意地笑起来。

    “好!那就这么定了!”

    他转过身来,满脸笑容地看着秦月,眼睛里都在放光。

    经纪人把秦月送进去以后,就一直忐忑地等在门外。

    褚仕的剧组出了名的难进,秦月演戏时间不长,也不知道能不能通过。

    她估摸着,至少得半个多小时才能结束,正准备去休息一会儿。

    结果才刚起身,门开了。

    秦月走出来。

    经纪人一惊,连忙看了看时间,表情悲观。

    “才十分钟,你怎么就出来了?十分钟就被赶出来了?”

    秦月:……

    你多少有点不相信人了。

    “我通过了。”

    “真的?”经纪人顿时一喜,连忙一把抓住她,着急问:“是几号番位?”

    戏份应该挺多的吧。

    不然也不至于导演、副导演和制片人,三堂会审来面试。

    闻言,秦月摇头。

    “我还没有拿到剧本,不清楚。”

    刚才试镜结束后,褚仕和其他几个面试官就陷入狂喜中,就差手拉手开始跳舞了。

    他们笑了一会儿,就让秦月回去等新剧本。

    她现在还一脸懵逼。

    经纪人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突然看见导演褚仕满脸笑容地走出来,急忙上前,十分婉转地询问:

    “褚导,这部戏要拍摄多长时间?秦月进组大概多久?”

    她估摸着,能从褚仕的回答中,推算戏份的多少。

    褚仕却瞪大眼睛看她。

    “多久?当然是全程都要在片场了。”

    经纪人顿时一喜。

    “她的戏份这么多吗?”

    褚仕诧异看她。“女主角的戏份当然多。”

    “什么?女主角?!”

    这下连秦月也震惊地看过来。

    褚仕道:“你们不知道吗?”

    秦月和经纪人纷纷摇头。

    “上次我们给您发过简历,想要试镜女配角,被拒绝了,所以我们一直以为还是当时那个角色。”

    闻言,褚仕想了想。

    “哦,那份简历我确实看过。不过我个人不太喜欢炒作的演员进组,所以没有考虑你。”

    当时,秦月带着名片投来简历,想要试镜一个戏份不多的女配角,褚仕见她是好友介绍,本来是打算看一看的。

    可是他正准备检索秦月以往的电影时,输入关键词,跳出来的却是秦月和陆黎疑似恋情的新闻,**上也有很多人在嗑这对cp,沸沸扬扬。

    褚仕仔细一琢磨,感觉秦月走红的时间,和cp炒作出现的时间差不多,当下觉得,又是一个靠炒作的明星。

    所以在看到这些新闻后,褚仕就直接把秦月的简历删掉,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直到莫兴文去剧组,把秦月唱戏的片段发过来,他才想起这个人。

    秦月和经纪人听完这个解释,心情复杂。

    没想到竟然是因为陆黎……

    褚仕这时道:“秦月,你有这么好的演技,万完全可以靠实力取胜,不需要炒作的。”

    秦月第一次百口莫辩。

    “我没有,我们是纯纯的兄弟情。”

    比矿泉水还要纯。

    闻言,褚仕惊讶道:“那我之前上网,怎么总看到有网友把你们的名字放在一起?”

    秦月思索。

    “有没有可能,他们磕的也是我俩的兄弟情呢?”

    肝胆相照,两肋穴刀,多值得磕啊。

    褚仕一脸怀疑,回想了一下当时看到的剪辑视频。

    在cp粉黑科技下,视频中的秦月和陆黎都快亲到一起了,粉红泡泡满天飞,怎么也不可能是兄弟情。

    “绝对不可能。”他道。

    秦月没有再辩解,公道自在人心,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她和陆黎钢铁一般的感情。

    有些激动地询问道:“导演,我什么时候能拿到剧本?”

    “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剧本是莫兴文老师写的,本来已经完成的,但昨天他好像遇到了什么人,回来之后就一蹶不振,说要把剧本重新修改一遍。”

    想到这儿,褚仕便皱起眉,面露担忧。

    秦月惊讶:“莫老师见了什么人?竟然对他影响这么大。”

    褚仕摇头。

    “也不知道那人说了什么,但是因为这件事,我们的拍摄计划要推迟了。”

    “怎么可以这样?”秦月愤愤不平,有些不满。“那个人到底对莫兴文老师做了什么坏事!真过分!”

    经纪人站在身后,沉默。

    你有没有想过,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你自己?

    ——

    确定好演出之后,秦月有些激动地离开。

    虽然目前还没有拿到剧本,也不清楚剧情是什么,但褚仕说过,秦月的角色在这部戏里将会演唱不少京剧唱段,而且不会有替唱,必须她亲自上阵。

    秦月一口答应,刚回家,就迫不及待地联系了李正风。

    她想要去京剧协会学习,提前为进组做准备。

    “你疯了?”

    经纪人不解地看着她。

    “刚才褚仕导演都说了,距离开拍少说还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为了这么一个角色,你要去学习京剧?那这两个月的时间不是其他电影和综艺都接不了?”

    秦月点头,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这是我第一次演主角,而且,褚仕导演很相信我。”

    经纪人皱着眉。

    在她看来,这样的行为并不值得。

    “可你现在唱得已经很好了!好多人都夸你呢。”经纪人试图劝她。

    秦月现在刚刚翻红,现在是站稳脚跟最好的机会。

    其他艺人都会抓紧时间接新电影,上更多的综艺,不断跑通告,秦月却因为一个剧本都还没有完成的角色,花费两个月去学习京剧。

    太冒险了!

    秦月摇头:“我那点唱功,骗外行还行,内行人一听就知道有问题,既然要演,就得好好演。”

    经纪人:“你知道这两个月,你会损失多少收入吗?”

    她拿出杀手锏,若是以前,秦月听见这句话,肯定会好好考虑考虑。

    没想到这次,她才刚回完,就接收到了秦月不赞同的目光。

    “除了钱,你应该想一想其他的东西。”

    经纪人:?

    当初穷得吃馒头的人是谁?

    她还想再劝,没想到就连唐秋云也开口。

    “月月,妈妈支持你,有舍才有得,要对得起自己的努力。”

    闻言,经纪人叹一口气,彻底放弃了。

    “算了,你要学就去学吧,正好我接下来要出差一趟,你去京剧协会的时候注意一点,别和他们闹矛盾,别得罪人。”

    秦月:?

    “我什么时候得罪人了?”

    “一直都是。”

    经纪人深深担忧起来,尤其几天后还有一个颁奖典礼,到时候如果没有人看着,以秦月的能力,能把整个现场翻过来。

    秦月谦虚地表示不可能,但她还是放心不下。

    正说着,坐在一旁翻看杂志的唐秋云道:“我可以当月月的助理。”

    闻言,两人立即转头看去。

    唐秋云脸上带着自信的浅笑,把看完的杂志放在桌上,道:“我已经看完了很多杂志,对现在的娱乐圈有了一些了解,相信这个工作我一定能胜任。”

    杂志?

    听见这句话,经纪人担忧起来。

    唐秋云对秦月道:“你和你爸爸不是说,要让我尽早融入这里的生活吗?我想,找一份工作是最好的办法。当你的助理可以陪在你身边,还能帮助你。”

    秦月微微点头,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助理却有些担心道:“秦月现在确实还缺一个助理,不过工作很繁琐,我担心您管理不过来。”

    这几天,唐秋云每次一到片场,就是翻看杂志往椅子上一坐,然后就是大半天。

    因为其从容的说话方式,还有自带的气场,片场的工作人员对她无比尊敬。

    这样的人,怎么做助理的工作?

    这一点,秦月却很有信心。

    “没问题,我妈肯定能行。”

    一个国家都能被她管理得井井有条,难道还管不好几个工作?

    “好吧。”

    经纪人终于点头,简单和她说了一些助理的工作内容,却还是有些依依不舍。

    照顾了秦月四年的时间,还真有些不适应。

    她把秦月叫到一旁,眼睛里泛着泪光,叮嘱道:“以后你妈妈当你的助理,你要注意一点,不要在剧组惹麻烦。”

    秦月点头。

    “放心吧,我一定听导演的话,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经纪人一惊,没想到秦月的觉悟竟然这么高,同事疑惑道:“原来这些你都知道,可你以前怎么不这样做?”

    秦月:“我怎么能麻烦我妈?”

    经纪人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我就可以麻烦了吗?”

    秦月点头。

    经纪人:???

    拿起行李,没有半点留恋地离开了。

    “再见!”

    唐秋云说要当秦月的助理,马上就开始准备,还特意买了几本书做参考,态度十分认真。

    就连秦意峰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十分不理解。

    “为什么突然要去工作?”

    “我带来了两百名影卫,需要为他们安排工作,不能坐吃山空。”唐秋云缓缓道。

    秦意峰十分豪迈道:“我可以养他们啊,秋云,你根本不用去工作,在家里休息就好了。”

    听他说完,唐秋云却只是微微摇头。

    “我自己带来的人,我会想办法处理的。”

    说完,又继续翻看手中的资料。

    秦意峰看着眼前自立自强的妻子,又转头看了看独立自主的女儿,深深地感觉到了寂寞。

    他空有几万亿,能有什么用?

    ——

    当天,秦月联系李正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对方一听,立即高兴地答应下来。

    “你要是能来,所有老师都会抢着来教你的,像你这么好的条件,不学京剧真的可惜了。”

    秦月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我只是多学一些基础,以后拍戏用得到。”

    “没关系,你愿意学,那就是好事!”

    李正风不仅答应,还自告奋勇成为秦月的老师。

    除了他,京剧协会其他人听闻消息,也纷纷报名,毫无保留地开始教导秦月学习京剧。

    秦月刚学习几天,就收到了颁奖典礼的邀请函。

    《大唐祸》在筹拍时,张澜之就决心要用它冲击金荷奖,所以还未上映的时候,就先选送到了评委组。

    经过几轮评选,顺利入围。

    秦月是知道这件事,但没想到张澜之在报名的时候,顺手也在最佳女配的名单上报了名。

    《大唐祸》这部电影中,几位主演都是男性,唯一戏份稍微多一些的就是花魁,秦月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女配角。

    然后莫名其妙地,收到了入围邀请函。

    此时此刻,她是懵逼的。

    “我在那部戏里的戏份只有二十分钟,也能选上?”

    唐秋云翻着手里的《金荷奖十八问》,现学现卖。“最佳女配的奖项没有时长规定,不过颁奖典礼当天下午,你预约了一位京剧大师上课,时间可能排不开。”

    闻言,秦月接过行程表翻看。

    这位京剧大师是业界泰山北斗,她好不容易才约到的。

    从时间上来看,等颁奖典礼结束,如果再回去换衣服,可能就要迟到了。

    她想了想,道:“那就直接从颁奖典礼过去吧。”

    说完,秦月迅速走进衣帽间,选了一套平时常穿的深色运动服,迅速换上。

    “怎么样?”

    唐秋云点头。

    “很好看,这样穿很方便,如果发生危险能第一时间躲避。”

    “颁奖典礼能发生什么危险?”

    “不一定,万一有刺客闯进去呢?”

    秦月:……

    这种事,大概率是不会发生的。

    不过穿成这样确实舒服很多,而且能颁奖典礼一结束,也能第一时间回去上课。

    经纪人此时虽然远在外地,但从听说秦月入围就一直很激动,颁奖典礼当天更是频频发消息来催促。

    【你们准备好了吗?】

    唐秋云:【准备好了。】

    然后满意地给秦月拍了一张照片,发过去。

    经纪人:【???】

    经纪人:【这叫准备好了?!秦月穿成这样,是打算去晨练吗?!】

    晚礼服呢?

    高跟鞋呢?

    大名鼎鼎的金荷奖,这可是出名曝光的大好时机!

    看秦月的打扮,简直和平时出门买菜没有什么区别!

    唐秋云十分镇定,解释道:【等颁奖典礼结束,秦月要回京剧协会继续上课,穿成那样不方便。】

    经纪人快疯了。

    【迟到几分钟又怎么了?】

    秦月连忙制止她这种不礼貌的行为,道:【大师都八十五岁了,你忍心让老人家等吗?】

    经纪人:【……】

    她犹豫了一会儿,表情痛苦地回复:【那你们进去的时候走快点,别被拍到了。】

    发完这条消息,经纪人泪流满面。

    其他艺人走红毯,都是能停留多久,就停留多久。

    而秦月。

    为了不让她的黑历史增加,根本不能停留。

    得快走。

    得快跑!

    换好衣服,秦月迅速赶到《大唐祸》剧组的集he地,张澜之和陆黎都已经到了。

    陆黎一身西装,站在车旁边显得格外醒目,就连平时衣着不讲究的张澜之,今天也特意换上了一身深色的西装。

    他一看见秦月的打扮,愣了愣。

    “你就穿这个过去?”

    秦月道:“典礼结束我还有事,这样比较方便。”

    闻言,张澜之还是表情复杂。

    陆黎本来站在远处,一看见秦月就满脸欢喜地跑过来。

    “这样穿也很好看,其实颁奖典礼不用特意穿晚礼服。”

    秦月重重点头。

    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还是你知道关心人。”

    陆黎笑得更加开心,嘴角露出的酒窝都甜丝丝的。

    “车已经准备好了,我带你过去。”

    说完,有说有笑地带着秦月朝路边走去。

    唐秋云站在两人身后,好奇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打量,一直在剧组的车出发,她才迅速跟上去。

    金荷奖颁奖典礼是早上开始的。

    秦月他们到的时候,外面已经挤满了记者和摄影师。

    气温虽然不高,但红毯上的明星各个争奇斗艳,毫不畏惧早晨的寒冷。

    秦月仔细一看,感觉今天的运动服真是穿对了,前面那个女生明明冷得开始发抖,却还是面对镜头保持微笑。

    她默默把外套拉链拉上,跟在张澜之身后下车。

    走了两步回头一看,却见陆黎还坐在车上,并没有下来的意思,脸上不像刚才那么高兴了,反而眉心微皱着,似有忧愁。

    “不走吗?”

    陆黎看了看外面的记者,摇头道:“你先进去吧,我待会儿再过去。”

    他声音很低,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失落。

    秦月有些不解。

    “为什么?”

    陆黎皱着眉,犹豫了一会儿才解释:“我听说,褚仕导演最开始不让你出演,是因为我……我待会儿避一避,不要影响你以后接戏。”

    从他听闻这个消息之后,陆黎就一直很自责。

    因为他,秦月差点错失了一个好剧本。

    外面记者这么多,如果现在两人一同出现,明天肯定会有一些不好的传闻。

    他不想再因为自己,让秦月失去机会了。

    秦月愣住,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

    此时低头坐在车上的陆黎,就像是快要被丢弃的金毛大狗狗,委屈巴巴,好像下一秒就要哭了。

    她心头一软。

    突然弯腰探身进车,一把抓住陆黎的手。

    陆黎正有些失落,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惊讶地抬头,秦月近距离带笑的脸就这么撞入眼中。

    好像在发光一样。

    陆黎睁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就这么拉下车来。

    “可我就是想跟你一起走。”秦月说道。

    然后把他的手搭在自己臂弯上,昂首挺胸走上了红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