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0章 我要多学习

    好不容易制止住影卫的社死行为,秦月默默回到教室,继续开始上课。(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自从京剧协会的人知道,这个奇奇怪怪的人是她的保镖之后,每次秦月来上课,老师和同学看见跟在后面那个奇装异服的保镖,都会情不自禁地投来敬佩的目光。

    能和这样的人一起招摇过市,主动社死,可真的是太勇了。

    每当看到他们这样的目光,秦月只有微笑。

    本来她还特意跟唐秋云提过,想让她把影卫都收回去,却遭到了严肃的拒绝。

    “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有人想要暗杀你呢?在叶兰国,有因为保护是最大的荣耀。”

    秦月说不出话来,只能连夜wang购一本刑法大全送给她,希望看完之后,能让她重回法治社会。

    此时,看着们门外鬼鬼祟祟,比起保镖,行为明明更像歹徒的影卫,秦月佛了。

    自己的影卫,还能丢了不成?

    凑合着过呗。

    又在京剧协会学习了几天,随着新一期《一路环游》的播出,秦月再次受到了节目组的消息。

    不过这次,是杨文远导演发来的短信。

    杨文远[最后的聚会]三天后,我和节目组等待所有嘉宾的到来,录制《一路环游》最后一期。

    “经纪人还没回来,你和你妈妈一起去吗?”秦意峰询问道。

    秦月此时坐在秦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点了点头。

    “我已经和妈妈说好了,四天的时间,她会跟我一起过去的。”

    闻言,秦意峰却有些担心。

    二十年,他好不容易和唐秋云重聚,没想到妻子一心工作,跟在秦月身边当助理,母女一片和谐,只把他甩在外面。

    好几次看到两人手挽手去工作,他只能眼巴巴,羡慕地看着。

    之前拍戏,早晚都在家里,但这次去录制节目,整整四天才能回来,留他一个人在家里孤零零。

    秦意峰琢磨了一会儿,道“你妈妈刚回来没多久,只有她跟着你,我有些不放心。”

    秦月疑惑地看着他。

    “爸,你想说什么?”

    秦意峰顿时咧嘴一笑。

    “你还缺助理吗?”

    秦月想也不想。

    “不缺。”

    我妈可比你靠谱多了。

    而且跟在她身边的人可不止唐秋云一个,还有两百个影卫……

    秦月光是想想那个画面,都觉得头疼,计划着得找个时间,好好和妈妈商量怎么安排影卫的生活。

    正想着,褚仕导演突然打来电话。

    “我约了袁力,你有时间就过来一趟,我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秦月顿时大喜。

    自从知道《戏子》的男主角是袁力之后,秦月就一直十分期待和他正式见面的这一天。

    一挂断的电话,就急忙往外走。

    刚走出秦氏集团大楼,突然在门口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许久不见,安云云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狼狈,脸色憔悴,平时最爱护的头发也被风吹得凌乱,帽子和口罩都没戴,就这么大喇喇地站在秦氏集团门口。

    周围路过的员工中已经有人认出了她,若是以前,她肯定已经全副武装地藏起来,今天却一动不动。

    只是抬头,看着楼上的方向。

    秦月走过去。

    “安云云,你在这儿干什么?”

    听见声音,安云云转头看来,一双哭红的眼睛,黑眼圈十分严重,和记忆中精致打扮的模样判若两人。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秦月被吓了一跳。

    以前听见这种话,安云云肯定会反驳,今天却表情如同死灰,一声不吭地收回视线,继续看着秦氏集团里面。

    “好吧,我们明天再见。”

    秦月摆了摆手,转身要走。

    没想到刚走了两步,突然被追上来的安云云拦住。

    她睁大眼睛,表情有些吓人。

    “等等!你是从里面出来的,表示你能进去?”

    秦月点头。

    “应该都能进去吧?你想进去吗?”

    安云云连连点头,紧拉着秦月的手,催促道“你快带我进去,好不好?”

    秦月先不急着行动。

    “你要进去干什么?”

    闻言,安云云又是一副凄惨的模样,低头嘤嘤哭起来。

    “我不想被抛弃。”

    ?

    秦月微微睁大眼睛,感觉不少路人听见这话,都齐刷刷地转过头,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她。

    看我干什么?

    她会是那样的渣女吗?

    秦月连忙把安云云带到角落。

    “你别哭啊,先告诉我怎么回事?”

    安云云揉了揉哭成核桃的眼睛,幽幽地开始诉苦。

    “我的长期饭票没有了。”

    这事说起来也很简单,安云云这两年一直跟着一个金主,对方不仅帮她拿资源,还给她丰厚的生活费,她能爬到现在的位置,多亏了这位金主的帮助。

    本来两人相处得好好的,安云云也兢兢业业,当好自己金丝雀的身份。

    可没想到,金主突然说要结束这段关系,把她给踢了。

    而这个金主就是秦氏集团的董事之一。

    以前安云云遵从约定,不对外透露他们的关系,现在却想要来找他要个说法,当初的约法三章,她并没有违例过,为什么说不要就不要了。

    结果来到秦氏集团的大楼后,却因为没有身份卡,再加上保安收了金主的消息,根本不让她进去。

    安云云早上过来的,一直在外面等到现在。

    秦月见她态度这么坚决,好奇地问道“你喜欢他?”

    安云云一愣,果断摇头,语气平静道“哦,那倒不是。”

    秦月……

    “那你还这么伤心?”

    闻言,安云云哭得更伤心了,简直可以用肝肠寸断来形容,眼泪成串成串地落下,道“他每个月给我五十万呢。”

    秦月“你这么说,我就能理解了。”

    安云云叹息着,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之前上节目,算命师傅说我要破财,我还不相信,早知道就多要几套房了。”

    秦月这么一听,算是听明白了。

    “那你到底是来要钱?还是来要人的?”

    闻言,安云云仔细思索了一会儿,娇滴滴地擦着眼泪,说着虎狼之词“我都想要。”

    不愧是你。

    秦月频频点头,想给她竖一个大拇指。

    “对了,你有他的照片吗?没准我还见过呢。”

    之前来秦氏集团的时候,秦意峰曾经和她介绍过公司里的董事,她都见过一面。

    “有的。”

    安云云连忙点头,迅速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递过来。

    秦月凑过去仔细一看,表情立即变得复杂起来。

    她觉得自己一向是不看重外貌的人,可照片上的这个人实在是谈不上好看。

    一时之间,秦月在心里对安云云不禁有些肃然起敬。

    当金丝雀能这么敬业,也算是一种努力。

    而且就这个条件,每个月五十万,感觉还是给少了。

    秦月沿着手机上的照片,发出灵魂深处的疑问“姐妹,就这样的,你看中了他哪一点呢?”

    安云云嘤嘤地哭着,回答很诚实。

    “他的钱包。”

    “……”

    真是,干每一行都不容易。

    “加油!”

    秦月也不好多说什么,朝她握了握拳,道“我建议你去大厅等,我去和保安说一声,你就能进去了。”

    说完,迅速去和保安打了一声招呼,让他给安云云放行。

    “明天见。”

    说完,摆了摆手准备离开。

    安云云半信半疑,她刚才在外面站了半天,还丢出明星的身份,保安都不让她靠近,秦月一句话怎么可能有用?

    她犹豫着走过去,却没想到这一次,她走进秦氏集团的大门,保安看见她,却没有驱赶,而是笑眯眯对点了点头。

    “您可以在大厅,等您要见的人下来。”

    安云云顿时大喜,急忙朝里面走去,一屁股在沙发坐下。

    休息了一会儿,才感觉不太对。

    这秦氏集团的保安,怎么这么听秦月的话?

    秦月离开后,先去见了袁力,两人之前在片场的时候,就通过陆黎的介绍见过一次,再见面熟悉了不少。

    不过她并没有停留太久,吃完饭就回来了,开始收拾行李。

    第二天一早,秦月和唐秋云一同出发,来到位于市郊的农家院。

    刚下车,就发现这个农家院被特意布置过。

    院子的围栏上挂着彩灯和气球,大门上也装饰了彩带,明显是为最后一次录制准备的。

    秦月今天来的时间早,其他嘉宾都还没到,工作人员正在忙着装扮院子,看见她进来有些惊讶。

    “院子还没布置好呢,你要不先进去休息一会儿吧?”

    秦月仔细看了看,见装饰已经快到尾声了,干脆把行李一放,卷起袖子走过来。

    “我来帮忙吧。”

    说完,迅速走过去。

    她身手敏捷,踩着梯子迅速把气球挂上去,不一会儿,院子就布置完成。

    期间,其他嘉宾陆续赶来。

    看见最后一次录制的现场,不由心生感触。

    工作人员道“前几天,导演和大家一起商量录制内容的时候,想到这是你过来录制的最后一期,都哭了。”

    秦月听见这话,狠狠地泪目了。

    “导演也舍不得我走吗?”

    “那倒没有,导演是高兴得哭了。”

    秦月……

    可恶。

    哭早了。

    正想着,工作人员小声道“不过我觉得,导演其实是舍不得你的。准备任务的时候,导演还特意吩咐了,这次的任务都要从你身上出发。”

    其实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一路环游》第二季开播热度不高,后来能逐渐走入大众的视野,到现在稳坐综艺热度第一的宝座,绝对少不了秦月的功劳。

    而且因为她在,节目里里外外也变得更加和谐了。

    这一点,就算是杨文远也无法否认。

    “真的?”

    秦月一阵暗喜。

    工作人员点头,笃定道“导演其实可喜欢你了。”

    杨文远站在不远处,听见两人的对话,脸色又黑又红的,竟然有些窘迫。

    “胡说八道什么呢?”

    他抬高声音,怒气冲冲地打断两人的对话,大步流星走过来,准备把秦月一行人赶回去,视线一转,突然看到站在旁边的唐秋云,有些疑惑。

    “等等,她是谁?”

    秦月连忙解释道“我妈,也是我的助理。”

    此话一出,所有人顿时震惊地瞪大眼睛。

    陆黎本来正站在秦月身后,听见这句话,身体微微站直,表情变得认真起来。

    这个人,之前在金荷奖颁奖典礼上,他是见过的。

    但是秦月没有介绍,他也并不知道,对方竟然就是秦月的妈妈。

    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陆黎心里更慌了。

    不知道那天自己有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惊讶道“可是秦月,你……你之前不是在孤儿院中长大的吗?”

    上次去晨曦孤儿院的时候,所有人都亲眼所见!

    秦月点头,道“说来话长,以后我再慢慢编一个借口和你们说清楚。”

    编……

    当着我们的面,这样说合适吗?

    秦月只是笑了笑。

    反正唐秋云和秦意峰的来历,是不可能说出去的,得回去好好商量,想一个好的理由。

    唐秋云微微一笑。

    “你们好,我是唐秋云,秦月的妈妈,谢谢你们一直以来对秦月的照顾。”

    她笑容温和,一身白色旗袍尽显温柔和气质,模样和秦月不相似,没想到性格看上去也截然不同。

    此时两人站在一起,实在想象不出他们竟然是母女。

    “既然你和妈妈已经相认,就好好向你妈妈学习。”杨文远苦口婆心地叮嘱道。

    秦月?

    学习什么?

    学习篡位吗?

    我怕你不敢哦。

    “妈,你现在这儿休息,我把心里提进去。”秦月说了一声,提着行李匆匆往里走。

    叶朝露迅速跟过来,一边好奇地回头张望,一边问“姐,你妈妈挂在腰上的东西……是什么?”

    从刚才唐秋云出现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

    漂亮的白色旗袍腰上挂着一把长长的东西,看形状好像是剑。

    现在还有人随身带着佩剑吗?

    她有些疑惑。

    秦月闻言,回头看了看。

    “你们不用担心,这是木头做的,我妈随手拿来当玩具的。”

    刚到的时候,唐秋云身上的武器比现在还要多,经过这段时间的调试,好不容易才舍弃了大部分兵刃,但和其他影卫一样,却坚持要佩戴一把剑。

    真剑不能带,那就带一把木的,这样更有安全感。

    秦月已经习惯了。

    叶朝露几人微微点头,笑着道“不过你妈妈的气质真好,一看就很温柔。”

    刚说到这儿,身后传来一阵说话声。

    杨文远指着院子中间的树,道“这棵树挡着镜头了,待会儿你们找人来修建一下,把下面几根树枝砍掉,挂上气球,我已经和这里的主人商量过了。”

    工作人员纷纷点头。

    “好,我们现在就去找人过来。”

    这时,站在旁边的唐秋云突然开口“我来帮忙吧。”

    “不用,不用,您休息就好。”

    工作人员还以为她说的帮忙,是要去找园艺工人,连忙开口拒绝。

    话音还没落,突然看见唐秋云缓缓拔出挂在腰上的剑。

    那确实是一把木头做的短剑。

    众人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只见唐秋云目光陡然变得锋利,漆黑的眸子深处闪过几道寒光,温柔的气质也随之消失。

    下一秒,唐秋云高高举起手中的剑,对着杨文远刚才说的树枝用力挥下。

    嘭!

    一声巨响,两指宽的树枝应声而断,哗啦啦掉在地上。

    整个院子里瞬间一片寂静,刚才还笑眯眯的几个工作人员瞬间傻眼了。

    叶朝露直接目瞪口呆。

    这t叫木剑?!

    杨文远更是一脸惊恐的表情,张着嘴,震惊地看着地上断裂的树枝。

    这么粗的树枝,就算用斧头,也不能一次砍断吧?

    仅凭一把没有开刃的木剑,是怎么做到的?

    此时,唐秋云淡然收剑,转眼又是温柔的模样,朝他们浅浅微笑,柔声询问“这样可以了吗?”

    杨文远瞬间肃然起敬,忙不迭点头。

    “可……可以了。”

    唐秋云笑着道“如果还有其他我能帮忙的地方,请尽管说。”

    杨文远连连摆手。

    不敢了,不敢了。

    然后迅速跑到秦月跟前,小声道“秦月,我仔细想了想,你还是维持原状就好,不用像你妈学习了。”

    杀伤力太大,剧组承受不住。

    秦月满意一笑。

    “当然,我妈就是最猛的人。”

    杨文远重重点头。

    “我信。”

    唐秋云这一招,直接刷新了所有人对她的印象。

    一时间,几个工作人员都不敢靠近。

    只有陆黎还站在不远处,一看见唐秋云转过头来,立即朝她弯腰鞠了一躬。

    “阿姨,您好,我是陆黎,是秦月是……好朋友。”

    才刚说到这儿,整个人都快紧张得说错话了。

    “我知道你。”

    唐秋云只是笑了笑,注意到陆黎僵硬的身体,道“听谁说秦月的演技是你教他的?谢谢你的照顾,月月性子跳脱,难得有人愿意和她做朋友。”

    “我愿意做她的朋友!”陆黎抢着道。

    急切的样子像是急着想证明什么。

    唐秋云的目光仿佛洞悉一切,笑着道“那就好,以后也麻烦你多照顾她了。”

    说完,朝他微微点头,转身离去。

    陆黎站在原地,半天没动作,引得经纪人走过来,发现他神色有些担忧。

    “还愣在这儿干什么?都进去了。”

    “我应该再表现好一点的。”陆黎皱眉说着,视线一转,看见刚才唐秋云斩落的树枝,迅速走过去。

    “我来帮忙!”

    然后十分卖力地开始收拾地上的落叶。

    秦月提着行李上楼,刚坐下,发现唐秋云也上来了,只不过她身后跟着几个工作人员,都是主动来帮她搬行李的。

    “阿姨,您先休息,有事就叫我们。”

    唐秋云摆手,淡淡笑道“退下吧。”

    一派王者气息。

    不愧是叶兰国前女帝。

    秦月看着工作人员笑盈盈地离开,迅速上前把门关上。

    “妈,以后你不能再像刚才那样拔剑了,万一被人察觉到不对,就糟糕了。”

    唐秋云动作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茶,道“我只出了五分之一的力,现在的人连一根木头也砍不断吗?”

    秦月频频摇头。

    “砍不断。”

    给他们一把斧头都不一定能砍断,更别说木剑了。

    “我才离开二十年,人类怎么变得这么弱了?”唐秋云慢慢皱起眉,突然眼睛一亮,道“月月,如果我去竞选a市的市长,肯定能带领他们强身健体,把a市建设得更好。”

    秦月正在收拾东西,被这句话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你觉得妈妈能成功吗?”唐秋云询问。

    秦月二话不说就点头。

    “绝对可以!”

    女帝都能当上,何愁一个市长?

    闻言,唐秋云脸色慢慢转喜,眼里闪烁着微光,高兴道“看来,我得开始着手准备了。”

    秦月简直对妈妈佩服得五体投地,只能转身开始收行李。

    一打开行李箱,却见最上面放着一本书,上面写着斗大的几个字

    《如何判断一个男生是不是喜欢自己》

    秦月一愣,疑惑地拿起来翻了翻。

    “这不是经纪人之前送我的书吗?怎么会在这里?”

    上次经纪人莫名其妙带她去书店,给她买了好几本书,秦月带回家之后随便看了几页,感觉没兴趣,就随便丢在一旁了。

    唐秋云这时道“是我放进去的。我觉得你应该多看看这本书,里面的内容对你有帮助。”

    “什么帮助?”

    秦月一脸疑惑。

    唐秋云笑得别有深意,道“或许,你看完之后,就能发现一些剧组里的小秘密。”

    闻言,秦月心里更加好奇,翻开第一页仔细研读起来。

    这本书讲的是从男生的一举一动,判断对方是否喜欢一个人。

    第一章的标题只有一个字

    [看]

    如果喜欢一个人,视线就会不由自主地往对方身上转移,注意ta的一举一动,心情也会随着她的喜怒哀乐而变化。

    ——

    《一路环游》的录制环节还是和前几次差不多,第二天一早,随着直播间正式开启,所有人聚集在客厅,等待导演公布新的任务。

    秦月站在人群中,认真地听完任务要求,隐约感觉似乎有什么人在看自己。

    她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看的那本书,思绪一动,下意识朝陆黎看去。

    他正打量着地面,不知道在看什么。

    而其他几个嘉宾,也都三三俩俩在闲聊,好像没有唐秋云说的什么小秘密。

    “姐,你看什么呢?”叶朝露好奇道。

    秦月失望地摇头。

    “没什么。”

    两人立即跟着其他人朝节目组的车走去。

    她才刚收回视线,刚才还盯着地面的陆黎才抬起头来,偷偷看了秦月一眼,心里还残留着几分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