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6章 我掉马了?(下)

    镜头中的画面虽然只是一秒扫过,但还是瞬间被直播间里的所有观众捕捉到。(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一瞬间,所有人顿时沸腾了。

    【我刚才没看错吧?好长的一串数字,差点闪瞎了我的眼镜!】

    【余额:两亿!!!】

    【秦月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她不是穷光蛋吗?】

    【大家还记得之前那支发簪吗?当时出现在电影里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秦月绝对不简单!】

    【咱就是说,昨天电台直播的时候,有一个人说她的帖子被封了,秦月出面说帮她解决,但是态度就有些不对。咱就是说,有没有可能秦月就是那个帖子里说的首富女儿?】

    【肯定是!其他人说不准,但如果是秦月,就算她是首富的女儿,也肯定会去剧组找工作的!】

    【首富……】

    所有人看着屏幕上这两个字,都懵了。

    要是换做其他一人,虽然惊讶,却并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可秦月不同。

    她可是在上节目的时候,都能带领所有嘉宾一起贴小花做jian职,和陆黎一起收拾废旧纸箱送去废品站,而且还对省水省电了如指掌的人。

    【首富的女儿,会做这种事吗?】

    所有人迷茫了。

    在他们的想象中,身为首富的女儿,手握万贯家财,应当身穿高定,挥金如土,生活奢靡,绝对不是像秦月这般节省,一块钱都要掰成两半用。

    实在太不合理了。

    可惜,秦月这个首富之女确实与众不同。

    她并没有发现此时**上的天翻地覆,只是看见手机上惊人的余额数字,皱了皱眉。

    这张银行卡她一直没怎么用,所以今天才会放心拿出来做任务,可现在里面出现这么多现金,一猜就知道是秦意峰做的。

    秦月迅速走到后厨,仔细核对了上面的熟悉,被这笔巨款惊得手指颤抖。

    一边走,一边发消息询问。

    秦月:【爸,我银行卡上的钱是怎么回事?】

    秦意峰:【我给你转的零花钱啊。】

    秦月麻了。

    有人发零花钱,是九位数的吗?

    秦意峰解释道:【你之前不是跟我说,让我以后想要花钱的时候,就转账到你的卡上吗?我就都打过去了。】

    他把女儿的话一直记在心里。

    于是在过去几个月中,只要心情好,就给秦月打一笔钱,分享自己的快乐。

    心情不好,那更要打一笔钱,让女儿开心开心。

    闲着没事的时候,也随手打钱。

    忙起来的时候,打钱。

    下雨了,打一笔钱给女儿买伞。

    天晴了,打一笔钱让女儿买防晒。

    秦氏集团的总裁,深深地把“打钱”这两个字刻在了心上,并且执行到底。

    尤其是这两天,秦月答应公开两人的关系,秦意峰更是喜从中来,不打个五六笔钱,是在无法表达自己的喜悦,于是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秦月看见这番解释,都快不认识“打钱”这两个字了。

    没想到老父亲竟然这么挥霍,短短几个月,就差点花了两亿。

    秦意峰这时又道:【我之前是转入你的另一张卡,但是上个星期,银行那边说到上限了,我只能换了一张卡。】

    秦月:……

    原来我还是低估你了。

    才短短一个星期,你就造了两亿?

    照这样的进度下去,就算是世界首富也要破产!

    还好她有先见之明,让秦意峰想花钱的时候,就把钱打到她账号上,左手倒右手,极限守住了家。

    秦月:【就算是这样,这个数字未免也太合理了吧?】

    秦意峰:【你觉得太少了吗?】

    ……

    秦月:和这个人快无法沟通了。

    她深吸一口气,决定暂时放弃规劝,道:【无论如何,今天还是不要往我的银行卡上赚钱了,会影响我工作的。】

    秦意峰对她的工作一向支持,立即答应。

    【反正我的钱就是你的钱,月月,你想怎么处理都可以了。】

    秦月关掉电话,迅速走进后厨帮忙。

    这时候只要她回头看一眼,就会发现所有工作人员看她的表情都不太对劲。

    刚才那条短信,他们也都看见了,直到现在还处于震惊当中。

    “秦月她……不会是真的吧?”

    “可我们之前去秦氏集团录制的时候,好像没有听他们说起过啊。”

    “导演,这是怎么回事啊?”

    所有人纷纷转头看去。

    杨文远此时脑海中一片混乱,自从看见那条短信之后,无数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浮现。

    那支秦月带来拍戏,后来又出现在国家博物馆中的唐朝点翠。

    文秀洁说过,秦月免费提供拍摄的名贵珠宝。

    还有之前在莲花市的时候,规划局的陈科长说他对秦月的态度不好,说他以后会后悔。

    这些,难道都是有迹可循的?

    杨文远一下懵了,可是仔细回想秦月在节目中的表情,实在无法将她和首富联系在一起。

    他想了想,并没有回答其他人,而是道:“你们先看着,我去打个电话。”

    说完,便匆匆离开了。

    所有工作人员和观众都处于震惊和猜测当中,只有橡树餐厅里依旧热闹非凡,两个小组的任务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

    单从排队等待的顾客人数来看,秦月这边要明显更多一些。

    左一和左二看着有些着急。

    “我们得抓紧时间,不然今天又会输给他们。”

    可是这么关键的时候,却没看见安云云和姜时两个人。

    两人找了一圈,最后在对面找到了两个人的身影。

    安云云和姜时竟然正在排队!

    左一和左二连忙跑过去叫人。

    “你们怎么在这儿?还在做任务呢!我们都快忙死了。”

    闻言,安云云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组,冷冷清清,无人在用餐。

    “不是没人了吗?等我们吃完再回去,到时候还能省一顿饭钱。”安云云直接道。

    闻言,左一和左二两人沉默了。

    这话听起来,竟然还有几分道理。可是从安云云口中说出来,怎么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好像逐渐“秦月”化了。

    省钱这种话,不是她经常挂在嘴边的吗?

    左一这时叹了一口气,道:“说的也对。”

    刚才秦月手机上的信息,他们都看见了。

    秦月是首富的女儿,那他们还比什么?

    四人一琢磨,当场开摆。

    不回去了,干脆一起在这边排队,反正他们今天赚的钱已经够吃一顿了。

    四人心安理得地开始排队,工作人员却坐不住了。

    说好的竞争呢?

    说好的比赛呢?

    快拿出你们以前的斗志来啊!

    杨文远立即叫上几个人,准备把他们劝回去。

    “还在做任务呢,你们怎么过来了?”

    “放弃了,反正我们一定会输。”左一和左二道。

    工作人员一脸急切。

    在录制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

    他连忙劝道:“怎么会输呢?你们去后厨看看,给他们添点乱。”

    他是想就此只要一点节目效果,没想到刚说完,就遭到了反对的目光。

    “那待会儿我们吃什么?”

    “对啊,没想到你这么卑鄙,让我们去捣乱。”

    工作人员:???

    这事儿你们平时不是经常干吗?

    他看了看坚定不移,等着吃饭的四人,无奈,只好转身离去。

    这时,左一看了看忙碌的秦月几人,有些担心地开口道:“秦月跟现在的首富秦意峰,是不是真的有点关系?”

    “怎么可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以前对她做过那些事,不是完了吗?”

    “可是看她的样子,怎么都不太像。”

    “秦月该不会来找我们算账吧?”

    看到他们慌张的样子,姜时顿时得意地笑起来,昂首挺胸。

    “你们现在才知道?的确太晚了,不像我,早就已经抓住机会,偷偷和秦月打好了关系。”

    几人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难怪前段时间姜时对秦月的态度突然大变,原来是早就察觉到了她的身份。

    一时间,几个人纷纷向他投去羡慕的目光。

    “原来你早就做好了打算!”

    姜时心中十分得意。

    秦月的身份曝光,到时候讨好她的人肯定多如牛毛。还好他有先见之明,早就和秦月打好了关系,以后肯定能飞黄腾达。

    “毕竟我和秦月,也算得上是好朋友了。”

    ——

    “好朋友?谁?”

    秦月在后厨,再次接到来自秦意峰的电话。

    “姜时?我跟他没关系啊,就是普通的同事,这次录制结束就没有交集了吧。爸,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她有些疑惑。

    秦意峰解释道:“你妈昨天说,你在节目上受人欺负,让我好好调查。”

    唐秋云是个十分护短的人,而且做事雷厉风行。

    昨天无意间从安云云口中听闻了一些蛛丝马迹,回去之后马上联系了秦意峰开始调查,准备秋后算账。

    这一次,从四年前秦月出道就开始起底,要求不能错过任何一件小事。

    他查到姜时前后的变化,觉得有些奇怪,而且最近几次采访,都以秦月的好朋友自居,所以让他有些疑惑。

    闻言,秦月解释道:“没有,我和他不熟。”

    “好,我知道怎么处理了。”

    “处理?”秦月心头一跳,连忙叫住他。“爸,你们打算怎么办?”

    秦意峰语气严肃,直接道:“既然做了错事,就会有恶果,你放心吧,这件事就让爸爸妈妈来帮你做主。”

    秦月思索着,倒是不介意这个,就怕报复得太狠了。

    毕竟两人以前都是不一般的狠角色。

    刑法大全警告!

    闻言,秦意峰笑了一下,道:“以你妈妈的性格,不杀他们已经算是轻饶了。”

    秦月:……

    不愧是你们。

    难怪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总感觉唐秋云的佩剑蠢蠢欲动,好似随时可能出鞘。

    “不过我发现,你虽然已经出道四年,但在娱乐圈的朋友好像并不多。”秦意峰这时候道。

    秦月闻言仔细想了想,发现确实如此。

    她以前把演戏当做赚钱的工具,和剧组的人都不太熟,直到参加《一路环游》,重新改变了对演戏的看法,才渐渐融入这个世界。

    想着,秦月转头看向正忙着炒菜的陆黎。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厨师服,站在燃烧这火焰的灶台前,动作娴熟地起锅烧油。

    后厨的温度有些高,再加上工作忙碌,让他额头上挂了细细的汗珠,眉心微微皱着,表情严肃而认真。

    “做好了。”

    一盘菜出锅,他抬头看来,朝秦月笑了笑,见他看着自己不动,便道:“你累了吗?累了就先休息吧。还有五道菜就结束了,我送出去就行。”

    秦月迅速挂断电话走过去,随手给陆黎递了一条手帕。

    “我发现,每次做任务,好像你才是最卖力的。”

    无论是挖竹笋还是洗车,采野菜还是做饭,每次陆黎都累得满头大汗,但看上去还是精神奕奕。

    陆黎笑了笑,道:“多做一点,才能赚更多的钱。”

    “你也缺钱?”

    秦月惊讶地看着他。

    自己爱财,是因为小时候穷怕了。

    可陆黎不应该啊?

    陆黎摇头,朝她咧嘴笑,眼睛里透着光彩,道:“我不缺钱,不过赚了钱,你才会高兴,我喜欢看你高兴。”

    闻言,秦月微微睁大眼睛。

    不知是不是因为灶台里的火焰燃烧得太过剧烈,翻腾的热浪也让她不由心头一紧,竟然有些失速。

    她看着陆黎笑盈盈的脸,刚要说话,李正风端着炒好的菜走过来,擦去额头上的汗珠,累得气喘吁吁。

    看看两人,然后呵了一声。

    “只知道关心陆黎,也没有人来关心关心我累不累……”

    秦月迅速回神,脸被灶台的火焰烘得有些热,连忙道:“李老师,你先休息一会儿吧,外面的客人不多了,应该很快就能结束。”

    说完,端起桌上的菜匆匆离开。

    此时已经接近任务的尾声,外面的客人确实少了很多。

    等送走最后一个客人,所有人已经累得瘫倒在椅子上。

    秦月一整天都兴致勃勃,此时也来不及休息,喝了一杯水,然后清点收入。

    今天收获颇丰,所有收入加起来足有六百多!

    他们的菜价定得不高,再加上后期闻讯而来的顾客络绎不绝,秦月担心李正风和陆黎累到在厨房里,就暂停营业了,不然肯定还会更高。

    隔壁的安云云小组因为客人不多,早早就已经开始休息,不过也有两百百的收入。

    只不过因为他们在这边吃饭,花掉一些,只剩下一百多了。

    此时,外面天色已经彻底黑了,杨文远将餐厅里外都检查了一遍,宣布今天的任务正式结束。

    “收拾好东西就可以回去了,大家今天都累坏了,晚上就好好休息休息吧,准备明天更重要的任务。”

    一边说,表情复杂地看了看秦月。

    她正在和叶朝露一起数钱,财迷的样子简直深入人心,实在想象不到,她竟然会是首富秦意峰的女儿。

    可是下午的时候,他出去特意给莲花市教育局的人打了一通电话,旁敲侧击之后,对方告诉他,当初在村子里捐赠建设希望小学的不是别人,就是秦月。

    难怪那天教育局的人一看到秦月,整个人就变得怪怪的。

    这么看来,秦月这个首富之女的身份,算是坐实了。

    “怎么会这样呢?看上去根本一点也不像。”

    “什么不像?”

    他正嘀咕着,秦月突然从侧面走过来,好奇地询问。

    杨文远被她吓了一跳,皱起眉。

    “你不去收拾东西,来这里干什么?”

    “我已经收拾好了啊。”

    秦月晃了晃手里的包,凑近问:“导演,我怎么感觉,今天大家看我的眼神,都变得怪怪的?”

    刚才从餐厅出来的时候,不少人抢着上前帮她拿东西。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把她给吓一跳。

    杨文远大概猜到了原因。

    秦月现在摇身一变,成了首富的女儿,他们能不好好照顾吗?

    万一秦意峰大手一挥,整个节目都要玩完。

    甚至就连他自己,此时再面对秦月,心态都有了一些变化,端正态度,朝他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我没事,你累了吧?先上车休息,其他事情都不用管,要是需要什么东西就告诉我,我尽量帮忙解决。”

    这般温柔的态度,让秦月倏地睁大眼睛,震惊地看着他。

    “导演你……精神失常了吗?”

    杨文远:?

    秦月担忧地看着他,压低声音道:“是不是被气的?其实我也发现了,这次录制的嘉宾除了我,看上去都不太靠谱,每期节目都不按规定来,让你操碎了心。现在节目快要结束,终于把你气出病来了。”

    杨文远嘴角抽搐着。

    “我没事……”

    他勉强保持笑容,却没想到笑得更加扭曲了,看上去都有些吓人。

    秦月一脸惊恐。

    “附近就有医院,要不你去挂个号看看?气出病来可就不好了。”

    闻言,杨文远看着眼前没有半点自觉的秦月,紧抿着嘴唇。

    我忍!

    我忍!

    忍……不住了!

    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我就是要疯,也是被你逼疯的。”

    爱谁谁。

    反正是不是首富,也不关他的事。

    杨文远气急败坏地挥了挥手,把她往车上赶。

    “别磨蹭了,快上车去!”

    秦月看着他一会儿一个表情,惊吓道:“导演,你的精神状态,怎么时好时坏的?”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导演,外面的救护车是我们叫来的吗?”

    工作人员指了指停在外面的救护车,车旁边站着几个随时准备出发的医生和护士,好像是附近那家医院的员工。

    闻言,所有人纷纷看去。

    杨文远也有些疑惑。

    “我没有叫啊……”

    刚说完,站在门口唐秋云突然开口。“抱歉,是我让人准备的,担心录制过程中会出事,现在我就让他们离开。”

    说完,摆了摆手。

    只见一道黑影迅速从橡树餐厅右侧窜出,很快到达救护车面前,和他们说了几句话,让医生和护士离开。

    所有人惊讶地发现突然冒出来的人,看着那道黑影做完这一切,然后又箭一样穿梭回来,迅速往树后面一站,隐藏自己的身形。

    这大抵就是影卫的自我修养。

    在主人需要的时候随时出现,主人不需要的时候,就隐藏在黑暗中,当一个真正的“影子”。

    可是……

    他这一身黑色的怪异打扮,蒙面,如果在只有蜡烛照明的叶兰国,肯定能完美无缺地隐藏在黑暗当中。

    可惜,现在是21世纪。

    光,无处不在。

    比如此时在影卫身后,那个硕大的照明灯,正如同太阳一般照耀在他的身上。长长的影子笼罩整个场地,存在感爆表,简直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别说这么大一个人,就算是头发丝都能看见。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隐身”在树后的影卫,都傻了。

    他在干什么?

    影卫手里举着树枝,站在翠绿翠绿的树后面,一动不动地自我催眠:融入黑暗……融入黑暗……

    整个画面如同静止。

    秦月猝不及防:跟我玩尬的,是不是?

    节目组的人是知道秦月这位保镖的时候,刚来的第一天,她就特意介绍过。

    但这个人也只有第一天出现过一面,后来就一直没有现身,就在众人都快要把他忘记的时候,没想到他一个大霹雳,直接闪亮登场。

    看着眼前的画面,工作人员发出灵魂深处的感叹。

    “秦月,你家的保镖好奇怪哦。”

    “秦月?”

    没等到回答,转头看去,却见秦月早就已经一溜烟跑上车,坐在最后一排露出痛苦面具,恨不得找个地方藏起来。

    救救我!

    救救我!

    众人正疑惑之际,还好唐秋云身经百战,一脸从容淡定地走过去,解释道:“大家不用担心,这是我家的保镖,他习惯了这样保护人。”

    说完,朝那影卫招了招手。

    “你先下去吧。”

    那保镖迅速点头,然后又是一溜烟,消失在街道上。

    唐秋云这才转过身来,朝众人笑着道:“可以了,大家上车吧。”

    闻言,大家才慢慢散开。

    秦月坐在车上已经快当场去世了,看见这一幕,对唐秋云更是肃然起敬。

    不愧是当过女皇的女人,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2-04-1821:44:53~2022-04-1918:34: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云云棠20瓶;古古猫10瓶;浮梦6瓶;张扬libra5瓶;风痕3瓶;艺峰2瓶;big婷、煮一杯豆浆、原来是卷卷啊、sue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