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7章 宝贝到我家(1)

    陆黎和秦月结婚的第三年,两人的孩子出生,一个模样可爱的女孩。(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五官集he了父母的优点,尤其是一双眼睛像极了陆黎,乌黑透亮,仿佛会说话一般灵动漂亮。

    因为小朋友软绵绵,白嫩的脸蛋好像棉花糖一般,取名为陆棉棉。

    陆棉棉从小就懂事听话,招人喜欢,才刚刚几个月,不少亲朋好友上门探望,孩子躺在婴儿床上,不哭不闹,乐呵呵地朝着所有人笑,模样可爱极了。

    在这样众星拱月般的环境下长大,却并没有让她的性格变得骄纵,反而懂事听话,常常露出一脸严肃的表情,像个小大人。

    陆棉棉小朋友五岁的时候,陆黎接到了一档综艺的邀约。

    “《宝贝到我家》?就是电视台最近正在筹备的那档综艺?”秦月翻了翻桌上的邀请函,露出感兴趣的目光。

    早从上个月开始,她就听说电视台斥巨资打造的这个综艺,重金邀请了业内好几位明星爸爸参加。

    她之前看过相关企划,是一档关注亲子关系的真人秀节目,增加父亲和孩子相处的时间,主打亲情的发展。

    这几年,丧偶式育儿的社会问题愈发严重,不少父亲因为忙于工作,很少参与教育孩子的工作,亲子相处时间急剧减少,导致家庭关系恶化。

    这档节目的初衷,就是要倡导父亲多和孩子相处,让亲子关系更加和谐。

    “听说这档节目阵容强大,你接下来不是刚好没有工作吗?想去就参加吧。”秦月道。

    陆黎手里拿着帮陆棉棉捏好的橡皮泥,愣住。

    “增加父亲和孩子的相处时间……我和棉棉不是经常在一起吗?”

    自从陆棉棉出生后,陆黎就化身奶爸,任何事不假他人之手,现在常说的丧偶式育儿,在秦月家根本不存在。

    与其说是孩子黏父母黏得紧,还不如说是陆黎黏秦月和陆棉棉这对母女更紧一些。

    两人正商量着,抱着洋娃娃的小不点此时正站在客厅。

    她歪头听了一会儿父母的对话,兴冲冲地走过来,一双小鹿眼水汪汪的,透着几分兴奋和可爱。

    小不点凑到桌子前,好奇地低头打量桌上的邀请卡,奶声奶气地询问:

    “这个就是爸爸妈妈说的综艺节目吗?”

    从小,陆棉棉的睡前故事就是秦月和陆黎两人参加《一路环游》认识的经过,她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

    “没错。”秦月伸手摸了摸小朋友圆乎乎的脸蛋,道:“你想去参加吗?”

    “想!”

    陆棉棉高兴地点头。

    陆黎有些犹豫,棉棉年纪还太小,他其实并不想让孩子这么早就接触娱乐圈。

    “可是……”

    刚说到这儿,陆棉棉便跟个小炮弹似的,直接扑进陆黎怀里,抬起头,用一双乌黑的眼睛期待看着他。

    “爸爸,棉棉能跟你一起去参加吗?棉棉想要参加。”

    一边说,一边蹭了蹭陆黎的手背。

    陆黎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请求?

    心里瞬间动摇得一塌糊涂。

    尤其眼前的陆棉棉和秦月有五分相似,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的秦月在和自己撒娇。

    “棉棉真的要去吗?参加节目很辛苦的。”

    陆棉棉高兴地笑起来,嘴角露出两个可爱的梨涡,握着小拳头,兴冲冲道:“棉棉不怕苦!棉棉要赚钱!”

    “赚……赚钱?”

    陆黎愣住。

    以家来的情况,应该还不至于要一个孩子去工作赚钱吧?

    陆棉棉重重点头,白嫩的小手托着脸颊,长长叹了一口气,露出老大人的模样,语气沉甸甸道:“参加节目就能赚钱,棉棉已经五年没有赚钱了。”

    陆黎:……

    你出生不也才刚满五年吗?

    这么早就开始惦记着赚钱了?

    这样的说法,一听就知道是谁灌输的。

    他抬头朝坐在对面的秦月看去。

    “月月?”

    秦月笑了笑,点头承认:“是我说的,金钱观教育要从小孩子抓起。”

    正说着,陆棉棉抱着陆黎的手臂晃了晃,一双眼睛闪闪亮亮。

    “爸爸,棉棉能去参加吗?棉棉最喜欢爸爸了。”

    听见这话,陆黎的心瞬间被击中了,彻底倒戈。

    “好……好吧。”

    秦月满意一笑,朝他们挥了挥拳头。

    “加油,我在家里等你们的好消息!”

    ——

    七月,《宝贝到我家》官宣所有受邀嘉宾,陆黎的参加格外引人注意,尤其是这次他还会和自己的女儿一起参加。

    当初《一路环游》播出的时候,所有观众一起见证了秦月和陆黎的相处、相知和相爱,陆黎在颁奖典礼中的求婚,还有两人轰动娱乐圈、政界和商界的结婚典礼,再到孩子的出生,都备受关注。

    不过在此之前,秦月和陆黎将孩子保护得很好,外界除了知道孩子是一个女儿之外,再没有更多信息。

    这次陆棉棉的照片一公布,可爱的模样就立即引起了广泛关注。

    就算不认识的人,也能一眼看出林绵绵就是秦月和陆黎的孩子。

    小朋友虽然才五岁,但五官集he了两人的优点,小小年纪就可爱极了,对着镜头笑的模样简直甜进人的心坎里。

    一夜之间,**上就多了不少爸爸妈妈粉。

    三天后,《宝贝到我家》正式开始录制。

    节目采用分组录制的形式,节目组进驻的时候,秦月刚好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站在电梯口和陆黎父女道别。

    陆黎依依不舍地看着自己的妻子。

    “三个月的时间都不能回来吗?一天也不行?”

    秦月笑着道:“这次活动要去海外,正好和你们录制节目的时间重叠,别担心,等你们录完,我应该就能回来了。”

    闻言,陆黎皱起眉,拉着秦月的手舍不得放开。

    “月月,我会每天调整好时差给你打电话的,注意休息,要每天至少想我一次,好不好?”

    “知道了。”秦月笑着点头,

    自从结婚后,两人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

    陆黎看着面前秦月,越看越觉得不舍,一双和棉棉同款的眼睛里充满依恋,突然上前一步,紧紧抱住她。

    “那我能去看你吗?”

    三个月分隔两地,他哪能忍受这样的孤独?

    “你不是要录节目?”秦月道。

    《宝贝到我家》的录制时间刚好三个月,接到邀请的时候,她就已经计划好了。

    闻言,陆黎顿时蔫了,拉着秦月的手舍不得放开。

    比起一脸舍不得分开的陆黎,才五岁的陆棉棉看上去一点也不伤心,反而兴冲冲的,满脸笑容地朝她摆了摆手。

    “妈妈,要努力赚钱哦。”

    秦月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叮嘱道:“棉棉乖,记得照顾好你爸爸。”

    棉棉高兴地点头。

    “妈妈再见。”

    秦月拿好东西,凑过去陆黎脸颊亲了亲,然后迅速上电梯离开。

    叮一声,电梯门缓缓关上,陆黎整个人就跟蔫了的茄子似的,眼巴巴地看着电梯的方向。

    “妈妈很快就能回来的。”陆棉棉奶声奶气地说着,把手里的洋娃娃举高高递过去。“这个娃娃给爸爸玩,爸爸不要难过。”

    陆黎心头一酸,眼中不由泛出了泪光。

    正在安装摄影机的节目组看到这一幕,纷纷沉默了。

    这样的发展,对吗?

    其他小朋友因为妈妈离开,哭得天昏地暗的时候,陆棉棉小朋友正在用小小的身体抱着陆黎的肩膀,小手在他脸颊上拍了拍,一脸无奈地安慰着自己的父亲。

    画面,完全反过来了。

    ——

    第二天一早。

    第一缕阳光从窗外照入,节目组就已经忙碌起来。

    做好所有的准备之后,工作人员带着一张任务卡轻轻敲开了房门。

    陆黎明显早就已经醒来了,半开着门看向站在外面的工作人员,似乎对节目组的出现还有些不太适应。

    如今的陆黎已经年近三十,但看上去依旧满满的少年气,似乎和《一路环游》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

    工作人员迎面看见他的脸,瞬间被惊艳得晃神,一直到陆黎开口。

    “有什么事吗?”

    “现在发布第一张任务卡,今天早上的第一个任务,是要爸爸给孩子梳头发,增进父亲和孩子之间的感情。”

    “梳头?”

    陆黎一愣,微微侧身,一颗小脑袋从他身后探了出来,乌黑的眼睛好奇地看着外面的人,元气十足地招了招手。

    “姐姐,早上好!”

    圆乎乎的小脸上同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仿佛就连空气里也变得甜丝丝的。

    工作人员一下子心情大好。

    “棉棉早上好。今天早上有特殊的任务哦,待会儿要让爸爸帮你梳漂亮的头发。”

    闻言,棉棉微微睁大眼睛,蹦蹦跳跳地从陆黎身后走出来。

    一只手还抱着那个洋娃娃,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头顶,微微歪头,模样可爱极了。

    “可是,爸爸已经帮棉棉梳好了呀。”

    梳好了?

    工作人员仔细看去,才发现棉棉乌黑的长发已经被盘起来,在头顶扎成米奇蝴蝶结的样式,鬓角的头发则编成麻花辫,固定在耳后。

    花里胡哨的样式,一看就很复杂,但是却把棉棉衬托得更加可爱了。

    工作人员一脸惊讶,有些不敢相信。

    刚才,节目组也给其他爸爸安排了相同的任务,孩子是男生还好,梳头发的任务比较简单。

    但几位孩子是女生的爸爸,看着孩子的长头发时,都一脸犯难,手忙脚乱,就连最简单的马尾都梳不好。

    陆黎和他们简直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么复杂的发式,别说其他爸爸了,就连节目组的女生估计也搞不定。

    “这是爸爸帮你梳的吗?”工作人员惊讶问。

    棉棉高兴地点头,甜甜道:“棉棉每天的头发,都是爸爸梳的哦。”

    “妈妈呢?”

    棉棉:“妈妈的也是爸爸梳哦。”

    ???

    工作人员一愣,他们是不是请错人了?

    接下来,节目组就发现,这里的情况和他们想象中不一样,陆黎和棉棉的亲子关系根本不需要修复。

    和其他小组不同,陆黎把棉棉照顾得井井有条,无论是梳头还是做饭,甚至是家事,他都能游刃有余地完成,一看就是平时经常这么做的人。

    节目组安排的任务,类似做饭和洗衣服,对他来说都太过轻松了。

    任务卡还没送出,两人就已经走进厨房。

    棉棉踩在凳子上面,帮忙摘菜,陆黎则动作熟练地开始做饭。

    短短半个小时,三菜一汤新鲜出炉,营养均衡搭配,专门为孩子准备。

    这时,节目组才想起来,陆黎以前参加节目的时候,就曾经展示过自己的好厨艺。再加上陆棉棉听话懂事,一整天下来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状况。

    “换一个任务吧,这些对于陆黎来说,都太轻松了。”导演听闻情况之后,当机立断。

    这样下去可不行。

    矛盾和困难一直都是收视热点,这样一来,反而显得陆黎这边没有看点了。

    于是当天傍晚,陆黎收到了一个新的任务卡。

    “为棉棉设计制作新衣服?”

    他微微皱起眉,有些不解道:“可是我听说,其他小组的任务不是这样的。”

    接下这档综艺后,陆黎就和其他嘉宾都取得了联系,平时也会相互沟通拍摄过程中发生的问题。

    早在刚才,他就听其他人说了这次的任务,是和孩子一起制作晚餐。

    做饭和设计制作衣服,难度可不是一个等级的。

    工作人员笑了笑,解释道:“是这样的,因为你和棉棉的情况有些特殊,之前的任务对你们来说太简单了,所以才特别做了修改。”

    闻言,陆黎面露难色,看着手中的任务卡片有些为难。

    其他还好,可设计衣服这种事,他完全没有试过。

    “可以试一试哦,和一起完成一项工作,能增进父亲和孩子之间的感情。”工作人员劝说道。

    面对别人的请求,陆黎向来很难拒绝。

    正为难的时候,棉棉抱着洋娃娃噔噔噔跑过来,把陆黎护在身后,气呼呼地双手叉腰。

    “不可以欺负我爸爸,不然……”

    工作人员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怎么看都觉得可爱,笑着问:“不然怎么样?”

    棉棉一脸认真道:“不然爸爸会哭哦。”

    众人:……

    纷纷转头朝陆黎看去。

    陆黎整个人僵硬在原地,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这时候,棉棉又奶声奶气地有重复了一遍。

    “真的会哦。”

    模样可爱,又让人忍俊不禁。

    “放心吧,我们不会欺负你爸爸的。”工作人员笑着说完,又转头看向陆黎。“陆先生,如果您觉得有难度的话,我们再和导演商量,可以更换新的任务。”

    “不用了,我想再试一试。”陆黎连忙道。

    说完,拉着棉棉朝书房的方向走去。

    到了没人的地方,才道:“棉棉,以后这样的话不能乱说。”

    闻言,棉棉撅起嘴,似乎有些不高兴。

    “不是绵绵说的,是妈妈说的。妈妈说,其他人不能欺负爸爸,只有妈妈可以。”

    陆黎脸色一喜。

    “她是这么说的吗?”

    棉棉坚定地点头,然后一只手拢在嘴边,用说悄悄话的样子小声道:“他们如果欺负爸爸,妈妈回来,会帮爸爸报仇的。”

    闻言,陆黎更是高兴地笑起来,道:“好,那棉棉要帮爸爸记着来,那等妈妈回来就告诉她。现在,爸爸带你去做新衣服吧。”

    说完,拉着她朝里面走去。

    两人的对话通过摄像头传入工作人员耳中,所有人同时后背一寒。

    秦月的威名,只要是做综艺的人,都略有耳闻。

    “怎么办?我们设计的这个任务会不会真的太难了?等秦月回来,不会真的来找我们算账吧?”有人担心道。

    陆黎性子软,秦月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

    闻言,节目组果然犹豫起来。

    “还是……先看看吧。”

    说是先看看,但其实在他们看来,设计并制作一条裙子难度太高,陆黎根本完不成,到时候就替换一个更简单一些的任务。

    可没想到,短短半个小时之后,陆黎和棉棉一起看完资料,简单画了一幅设计图纸。

    图纸画好之后,接下来的工作对陆黎来说就简单多了。

    穿针引线,按照图纸将剪裁好的布料缝合。

    这条裙子是专门为棉棉设计的,层层叠叠公主裙有些繁琐,制作起来也格外耗费时间。

    大多数之后,工作人员只能看到两人一直坐在书房的地上,周围堆放着各种形状的布料,几乎要将他们淹没。

    “都这么长时间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一个任务?设计衣服真的有点太为难了,就算是陆黎应该也做不到吧?”

    “对啊,我看满地的碎布,好像没有任何进展。”

    闻言,副导演皱眉想了想。

    “确实不能再耽误下去了,想想办法,你们把准备好的下一个任务送过去吧。”

    说完,一群人朝书房的方向走去。

    才刚到门口,陆黎刚好推开门走出来,脸上带着几分疲惫,不过神色看上去很高兴,道:“你们来得正好,棉棉说想要让你们也看一看。”

    “看什么?”工作人员好奇道。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陆黎笑了笑,轻轻拍手,朝书房里面喊道:“棉棉,大家都准备好了,出来吧。”

    话音刚落,门里便探出一颗小脑袋,头上带着一个金色的皇冠,蹦蹦跳跳地笑着走出来,提着裙摆在众人面前转了一个圈。

    层层叠叠的蓝色裙摆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线,裙边上还镶嵌着亮晶晶的丝线,流光溢彩,再加上后腰系的硕大蓝色蝴蝶结,看上去恍若公主一般。

    “棉棉好看吗?”

    现场所有人顿时被萌得不要不要的,恨不得拿着麻袋冲上去,把她偷偷带走。

    过了一会儿,几人才反应过来,震惊地看着棉棉身上的裙子。

    “这……难道是你们做的衣服吗?”

    棉棉高兴地点头。

    “是棉棉和爸爸一起做的哦。”

    闻言,所有人更是震惊,纷纷围了过来,有些不敢相信。

    这么难的任务,就这么完成了?

    陆黎谦虚道:“是看过教程之后试着做的,还有很多缺点,有些地方没有固定,就先让棉棉穿上试试。”

    果然,仔细观察的话,确实能看到裙子上还有一些线头,裙摆的侧面剪裁也出了问题。

    不过就算这样,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习,并制作一条这么复杂的公主裙,这么强的动手能力已经足够让人惊叹了。

    再看看其他小组的爸爸,今天节目组发布了一条给孩子缝纽扣的任务,就直接把全体成员给难倒了。

    而陆黎呢?

    不仅能缝,还能完整设计并制作出一条这么复杂的裙子,也不知道技能都点到了什么地方。

    导演听说这件事后,暗暗握拳。

    “我们还是低估陆黎了……下次要准备更难的任务,总能难倒他。”

    “那秦月呢?”工作人员问。

    可别忘了,秦月才是**oss。

    听见这个名字,导演安静了几秒,改口道:“那还是算了,就按照原来的任务进行吧。”

    众人闻言,纷纷看过来。

    “导演,你……”

    真的是秒怂。

    导演只轻轻咳嗽了几声,一脸严肃道:“你们别误会,我不是害怕秦月,我只是单纯觉得原来的任务比较好。”

    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后,立即收到了所有工作人员十分怀疑的目光。

    导演连忙催促道:“好了,就按照原来的计划,去发布下一个任务吧。”

    此时正值中午。

    刚刚吃完饭,陆黎和棉棉一起把碗筷收拾好,就受到了节目组送来的任务卡。

    “吃完午饭后,是难得的休息时间。父亲和孩子的感情,从一个睡前故事开始。等午休结束后,会有全新的任务等待大家。”

    听见这个要求,陆黎拉起棉棉朝卧室走去,帮她盖上小被子。

    “棉棉今天想听什么故事?灰姑娘?还是白雪公主?”

    书架上放着一排童话故事书,全部都是棉棉平时喜欢听的睡前故事。

    陆黎翻找着,正准备拿出其中一本,棉棉躺在床上,一双乌黑的眼睛没有丝毫困意,抓着背角,奶声奶气地询问:

    “爸爸,棉棉可以自己念吗?”

    “自己念的话,会睡不着的。”陆黎好脾气道。

    闻言,棉棉的视线仔细在陆黎脸上打量,看出他脸上的疲惫,却意外地有些坚持。“棉棉想要念。”

    “好吧,那棉棉先念一遍,待会儿爸爸再帮你念,就可以睡觉了。”

    说着,陆黎把手中的故事书递过去。

    平时他和秦yue经常念这些故事给棉棉听,再加上现在棉棉已经开始识字,辨认上面的句子不成问题。

    棉棉连忙接过书,一边拉着自己心爱的小被子。

    “爸也上来。”

    “好!”

    陆黎笑了笑,迅速侧身躺在床上。

    只是这床有些小,他需要微微蜷缩着身体才行。才刚躺下,棉棉就扯着被子,轻轻盖在他身上,还顺手把自己最喜欢的洋娃娃也放在陆黎身边。

    “爸爸快闭上眼睛,棉棉要开始讲故事了。”

    说着,棉棉一本正经地坐在床上,翻开手中的故事书,一字一顿,还十分缓慢地开始讲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

    似乎是因为要认字,棉棉念得很慢,声音中带着孩童的稚气,正如她的名字一样软绵绵的,似乎带着一股安抚的力量。

    陆黎对照顾棉棉已经十分熟练,并不会觉得劳累,只是这几天秦月远在国外,为了配合大洋彼岸的时差,他在录制节目结束之后,经常半夜打电话给秦月,导致睡眠不足。

    本来他闭上眼睛,只是想配合棉棉的游戏,结果一听见这个声音,困意顿时涌了上来。

    意识被两股力量拉扯着,正在将睡未睡的时候,一只小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就像平时秦月哄棉棉睡觉时一样。

    软软的声音同时传来。

    “睡吧,睡吧,爸爸睡觉觉。”

    不一会儿,陆黎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棉棉慢慢放轻声音,低着头,凑近观察爸爸的神色,明显能看出有些疲惫,眼眶黑黑的。

    妈妈说,眼眶黑黑的,就是该睡觉了。

    应该睡觉的是爸爸才对。

    她轻手轻脚下床,又帮陆黎拉好被子,才打开门,拿着故事书小心翼翼地走出来。

    客厅中,几个工作人员正在调试机器,突然看到棉棉走出来,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看上去精神抖擞,丝毫没有睡意。

    “棉棉?你怎么出来了?”几人有些疑惑。

    陆黎不是带她去午休了吗?

    棉棉连忙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巴上,睁大眼睛一脸紧张。

    嘘——

    她声音小小道:“棉棉已经把爸爸哄睡着了。”

    ?

    谁哄谁?

    他们迅速点开拍摄视频,果然看见陆黎蜷缩着身体,正躺在棉棉的床上睡觉。

    这……不是陆黎去哄棉棉睡觉吗?

    怎么反过来了?

    “要不要去把他叫起来?”一个工作人员询问道。

    其他人还没回答,棉棉就急忙摆手。

    “爸爸很累,要睡觉。”

    “累?”

    节目组表示疑惑。

    这几天他们准备的任务,所有嘉宾中,陆黎是完成最轻松的,而且棉棉也很听话配合,似乎并不觉得累。

    棉棉脸上笑眯眯的,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好像在说什么小秘密一般,道:“爸爸每天晚上都给妈妈打电话,要打好久好久,所以才会累的。”

    闻言,所有人顿时明白过来。

    难怪之前秦月走的时候,陆黎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这两天却没有动静,原来是故意调整时间,在晚上给秦月打电话。

    连续几天都这样,能不累吗?

    这时候,棉棉长长叹了一口气,一脸苦恼道:“唉,爸爸真的太喜欢妈妈了,该怎么办呢?”

    工作人员被她这模样逗笑了。

    本来就可爱的模样,再配上这样的语气,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

    “棉棉,你爸爸还在睡觉,你想做什么呢?姐姐和你一起做游戏,怎么样?”

    没想到棉棉却摇了摇头,她早就已经想好了。

    “棉棉想要给哥哥姐姐讲故事。”

    “好啊。”

    工作人员爽快地点头,这可比做游戏简单多了。

    只见棉棉搬过来一个小凳子,郑重其事地坐在机器前面,捧起了故事书。

    其他人见状,纷纷继续自己的工作。

    很快,一个软绵绵的声音传来。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住着一位很老很老的老爷爷……”

    轻缓的声音仿佛月色下静静流淌的河面,沉寂平静。

    故事还没讲到一半,正在调试机器的工作人员就打了一个呵欠。

    这呵欠像是会传染一样,不一会儿,所有人就睡眼朦胧,强撑着好不容易完成工作,终于忍不住趴在桌上。

    “我还是,先睡一会儿……”

    话音刚落,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副导演过来的时候,才进门,就看到客厅睡倒了一片。

    机器虽然还开着,但工作人员个个睡得香甜。

    整个屋子只有棉棉一个人还醒着,正坐在客厅摆弄积木,周围静悄悄的。

    副导演一脸纳闷,迅速上前将人叫醒。

    “你们怎么都睡着了?”

    他一喊,所有人才陆陆续续醒过来,舒服地伸展着四肢,一脸餍足。

    “我睡着了?这一觉好舒服啊!”

    “刚才棉棉说要给我们讲故事,听着听着,我就开始犯困了。”

    “我也是,一听棉棉讲故事,我就感觉想睡觉。”

    “棉棉的声音太轻柔了,好适合当睡前故事啊。”

    “自从开始准备这档综艺,就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今天总算是睡了一个好觉!”

    几人一边说着,纷纷站起身来,仔细看看时间,竟然也才过去了二十分钟而已。

    经过这么一睡,他们精神都好多了。

    副导演皱眉看着其他人,虽然二十分钟的空缺不会对节目造成影响,但所有人一起睡着,未免也太离谱了。

    “你们要是觉得困,晚上就好好休息,让棉棉一个人待着,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说着,他抬脚走过去,看见旁边的小凳子上放着一本故事书,是以前从没见过的故事。

    “这是什么?”

    副导演弯下腰,刚要拿起来,就被一双小手抢先。

    棉棉把那本故事书抱在怀里,认真道:“是外婆给棉棉的宝贝。”

    说完,就抱着故事书噔噔噔跑了。

    星期六,《宝贝到我家》第一期播出。

    陆棉棉的出境瞬间虏获了所有观众的爱心,可爱的模样再加上乖巧懂事的性格,直接让她化身为所有人眼中的小天使。

    【啊啊啊啊我们棉棉敲可爱!】

    【又到了组队偷孩子的时间!棉棉喜欢什么颜色的麻袋呢?】

    【楼上,小心秦月追鲨你哦!】

    【真的是太可爱了!难怪陆黎这么疼她,谁不想把她捧在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