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一十三章 破旧之物

    “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

    屁股还没有坐稳的府尹,接到命令,连忙赶来都兆尹这里。(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看着石大富坐在椅子上,眼神深邃,眉宇紧缩,一脸忧愁的样子,有些疑惑。

    出什么事情了?

    “本官给你三天时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将这次百姓中毒的事情的原因结果查出来”

    复杂的面容下说着平静的话,然而这平静的话却让府尹大惊失色,面色突变。

    百姓中毒的事情甚是诡异,所有能查的东西都已经调查了,可就是没有找到任何有问题的地方。

    酒楼中的所有人都派人审问过,并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那些人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所有才会肚子疼,然后口吐白沫。

    只不过这些人都在酒楼出事,于是一场看似酒楼中毒的情况就这样发生。

    可这个画面浮现脑海的事情,府尹自己都不信,这么多人怎么能同时吃坏肚子呢?

    而且更加怪异的是,这些酒楼都是酒宵出售最多的地方,所有的矛头指向酒宵。

    然而事实却是酒宵并没有问题,甚至府尹还让手下试吃过,没有什么不适的现象。

    “大人,这件事太过于诡异,三天的时间恐怕下官难以破案”

    “三天,本官说了三天就三天,三天要是查不出来,你也就不用来了”

    随着云玄强势出手,将华英侯跟南开侯抓走,石大富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本想着借助他的手,暂时将南开后侯抓走,让他安静一段时间,好让自己调查案情。

    结果倒好,所有的压力一下子全部压在自己这里。

    云玄已经明确说明,什么时候查明事情原有,什么时候将他们放出去。

    这不是将自己放在火架上面炙烤吗?

    思来想去,三天是最合适的时间,再晚一些的话。

    恐怕双侯会因此心生不满,当官嘛。

    就是朋友搞得多多的,敌人搞的少少的。

    “下官遵令”

    听到这不允质疑,一锤定音的语气,府尹也不敢多说什么。

    官大一级压死人,此刻的府尹忧愁感伤,失意惆怅。

    难搞哦,头上这顶帽子恐怕不保了。

    “对了,你让人好好查查,看看酒宵里面是不是放了什么特殊的东西,可以引起慢性中毒”

    石大富突然说道,上次南开侯说的那些话,让他颇有想法。

    既然酒宵很有可能是最大的问题,却检测不出任何问题,那就更加说明这个东西很有问题。

    只不过发生双侯大战的事情,一下子忘记这一茬。

    “是”

    闻言,府尹一顿,眼珠转动,随后作揖告退。

    “哎”

    等到他离开,石大富重重叹口气,这都是什么事情。

    片刻后,府尹回到自己的地方。

    “大人,都兆尹大人怎么说”

    看到府尹郁郁寡欢,垂头丧气的样子,师爷上前问道。

    “大人让本官三天之内破案,否则本官头上乌纱帽不保”

    闻言,师爷皱眉,这可是强人所难。

    这件事如同一团乱麻,根本无从下手,最大嫌疑人还是华英侯。

    他们更加不敢去问话了,所有的事情都只能在原地瞎想,要不是他从暗地变成明面。

    府尹都想随便拉一个酒楼掌柜出来顶罪。

    “对了,你在派人好好化验一下酒宵,本官怀疑这个酒宵有问题。

    里面很有可能加入一些东西,可以引起慢性中毒,你让仵作多化验一些”。

    “是”

    坐在椅子上,府尹目光闪烁,陷入沉思。

    “大人,南开侯跟华英侯身份不凡,您这样做恐怕会得罪他们”

    回到城防营,林虎说出自己的担忧。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以云玄亲王的身份,可以不把他们放在眼中.

    可是他们背后一个有着国公,一个有着世家,这可是庞然大物。

    真正站在天下最顶层的大人物,稍有不慎,会带来很多的麻烦。

    国公还好说,多少还会看在皇上跟柳将军的面子上,可世家之横,比之有过之而无不及。

    “难道他们身后还有这本王惹不起的存在?”

    闻言,云玄不解。

    “大人,华英侯身后有着蔡世家,南开侯身后有着习国公”

    见云玄不知,林虎将他们背后的靠山说了出来。

    闻言,云玄面色一顿,没想到这两人身后,居然有着这么厉害的背景。

    这可是妥妥跺跺脚,国都抖三抖的存在。

    “林将军的担忧本王心领了,数日前本王亲自当着城防营所有的将士面前立下誓言。

    难道就因为他们身份尊贵,本王就要食言吗?

    要是这么做的话,本王跟那群欺软怕硬的孙子有什么区别呢”

    “大人,属下不是这个意思”林虎抱拳惶恐说道。

    “本王没有责怪林将军的意思,既然本王执掌城防营,那么这规矩就有本王来定。

    本王的规矩就是不管是谁,都不得触犯律法,轻者抓起来,重则杀无赦”。

    语气冷漠,语调上扬,眼神锋利如刀,绝对不允许有人无视律法。

    “从今天起,城防营上下所有的人,每天早上都给本王念一炷香时间的宣言。

    这是本王写的士兵宣言,带回去让人抄写几份,务必要让所有人背会这上面的宣言”

    看着手上的士兵宣言,这是云玄在脑海中不断回忆残缺的画面,不断修补出来的。

    想要给这些士兵立下国家人民至上的信仰,第一步便是让他们有着统一的口号。

    一个坚定不移,可以时刻热血沸腾的口号。

    坐在椅子上,云玄明眸闪动,不知想到什么,起身离开城防营。

    “卖长辣椒了,小白菜了”

    “好看的首饰,快来看看”

    “新鲜的水果,不甜不要钱”

    日复一日,天复一天,国都的街道还是一摸一样。

    如同人类对于这个世界一样,不要以为自己开心,难过,寻死觅活,这个世界也会因为自己而改变正常的运转。

    “本以为国都人杰地灵,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没想到还不如金陵,真无聊”

    这几天,黄思成一行人将国都大部分的好玩的地方都逛了一边,也就那样,很一般。

    吃喝玩乐跟金陵相比,差上不少。

    “成哥要是无聊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桃花林,我听说这个地方可美了,流连忘返”

    一边的滢心笑着说道,挽着黄思成的胳膊,露出甜美的笑容。

    “桃花林,这个我倒是有耳闻,听说三大学院大比的地方就在这里”

    “你说那个小太白节,我听说来了一个神秘天骄,一人之力压的当时所有才子俊杰抬不起头来”

    “还有这事?”

    听到这话,同行的几人来了兴趣。

    三大学院藏龙卧虎,不知有着多少才子俊杰,就连麒麟榜上的天骄也有。

    居然能有人强势镇压这些人,让人不可思议。

    “那人是孔天骄吗”

    在他们眼中,唯有麒麟榜第二的孔照才有这个实力,能够强势镇压那么多的才子俊杰。

    在天下文人看来,孔照就是麒麟榜第一,才华横溢,将其放在第二,就是为了磨砺孔照。

    让他不要为了虚名遮住双眼,失去锐意进取的雄心。

    不然为何麒麟榜第一是空白的。

    麒麟榜前三名,都是有着大师,大儒之姿,甚至在很多人看来,孔照就是孔家第二个大儒,名震天下。

    “不是,听说是一个戴面具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男人,年纪不大,十几岁而已”

    “十几岁?开玩笑的吧”

    “这个年纪能写几首诗词就已经是天才了,要知道小太白节上还有麒麟榜上的天骄”

    “谁知道呢?都是这么说的”

    “那人是谁”

    “好像叫做孤鹜”

    “孤鹜”

    众人念叨着这个名字,有沉思,有惊讶,也有讥笑。

    “祖传的宝贝低价**,快来看看”

    路边一个女子,穿着朴素,头发盘在一起,蹲在地上,面前摆放着一个看似破旧的器皿。

    “怎么卖”

    “五十两银子”

    “这也太贵了”

    “这可是有着数百年时间,十分珍贵”

    “这么破旧的样子,一看就是假的,一两银子卖不卖”

    “不行,五十两银子”

    “不卖就算了,我看你想钱想疯了”

    “祖传的宝贝低价**,快来看看”

    叹口气,女子继续吆喝着,声音不大,有些害羞。

    “这个怎么卖”

    “看来苏兄今天有收获了”

    几人见着苏迷来到卖古董女子面前,小声说道。

    苏迷,乃是金陵苏家的公子,苏家是做商行,走南闯北,也经营着当铺。

    从小就耳濡目染,对于鉴别古董真假很有一套,很少走眼。

    “五十两银子”

    见到一位富家公子,女人怯生说道。

    五十两,不贵,苏迷拿着破旧的古董上下打量着。

    此物乃是一个三足鼎,做工精美,技术精湛,美中不足就是有些地方生锈了。

    足足端详了一盏茶的时间,苏迷这才放下器皿,看着女子说道:

    “这件东西看样子确实有着不少的岁月,要是完好无损,三四十两银子还是可以的。

    不过这上面生锈了,眼中破坏了价值,最多十五两银子”

    “不行,最少五十两”女子摇摇头。

    “这个东西你也看见了,这么一大块的锈斑,怎么可能还值这么多银子呢”

    “这个东西是我太爷爷那一辈传下来的,有着数百年的历史,听我爷爷说,这个东西乃是前朝宫中之物,价格不菲”

    “东西是不错,至于是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谁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本公子挺喜欢的,二十两银子,你要是卖本公子要了”

    二十两银子,女子沉默了,拧着眉头抿嘴犹豫起来。

    “就这么一个破东西,五两银子都没有人要,要是不苏兄见你可怜,岂会愿意花二十两银子”

    “就是,这么多银子,能买五六个你这个东西”

    见到女子犹豫,身后同行者开始劝说着。

    虽然他们也看不懂这个东西真假,不过看苏迷认真的样子,估计这件东西还是值点银子。

    “不买,除非公子出价五十两银子”

    想了半天,女人还是拒绝了。

    闻言,苏迷皱眉:“你想好了,也就本公子好奇,这要是换了别人,别说二十两银子,就是十两银子也不愿意”。

    女子摇摇头。

    “我说你这个女人,这么一根筋呢?”

    “算了,不卖就不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见女人态度坚定,苏迷也不强人所难。

    看着眼前这些公子离去,女子眼神暗淡,随后叹口气,继续吆喝着。

    很快,夜幕降临,大地陷入一片寂静。

    一个房间灯火通明,苏迷看着手上破旧的兽皮,上面有图案有字,岁月的侵蚀下,有些地方看不真切。

    不过在其中一个地方,赫然画着一个器皿,跟三足鼎有点相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