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章 窃国(三)

    福福见他有动作了,立马警醒起来,仔细的盯着他。(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它也没有看清邵瑜的动作,只听得一声轻响,监牢的木栅栏便已经断开。

    邵瑜仔细听了片刻,确认没有异常声响后,这才从牢房里钻了出来。

    紧接着,福福就看着邵瑜捻起小石子,打在本就昏昏欲睡的狱卒身上,穴道被点中后,他们更加难以醒来。

    邵瑜从他们身上摸了钥匙,紧给监狱里其他牢房全都开了锁。

    这些犯人几乎全是□□,并非因逞凶入狱,故而邵瑜放人时毫无心理负担。

    邵瑜也不管犯人们有没有醒,他换上狱卒的衣服,略微收拾一番后,便直接出了大牢,路上虽有人拦截,但他手中有腰牌,倒也算得上顺利。

    他对城中地形十分熟悉,很快便到了一条内河旁,如今城门关闭,他直接入水,顺着内河游向外河。

    福福看着这一连串操作,它倒是明白高分宿主和普通宿主的区别了:他们自己就是挂。

    次日,辰兴帝满心不爽的熬完早朝,便将赵寿吉传至御前。

    “跑了?人跑了是什么意思?”辰兴帝冷声问道。

    赵寿吉趴跪在地上,完全不敢抬头,天子虽然不过十七岁,但一想到他连消带打收拢权势、排除异己的手腕,赵寿吉忍不住心中发凉。

    “昨夜大牢中有人打伤狱卒,将所有牢门打开,关押的犯人全跑了,臣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关闭城门,联络京兆府奋力搜寻,犯人已经寻回大半。”

    明明犯人只跑了大半,但在找寿吉嘴中却变成了全跑了,他搜寻回来的小部分犯人,自然也变成了“大半”。

    但他这样的春秋笔法,对上活了两辈子的辰兴帝没什么用。

    “你如何亡羊补牢朕不管,这些犯人,必须一个不少的抓回来。”

    赵寿吉脖子一紧,心下暗暗叫苦,但也只能喏喏应了。

    就在他准备跪安之时,辰兴帝再度开口。

    “邵瑜招认了吗?”

    赵寿吉闻言眼皮轻颤,低声说道:“邵瑜冥顽不灵,深负皇恩……”

    听着这个话头,辰兴帝就明白了,问道:“他还能活几日?”

    赵寿吉立马道:“邵瑜虽然侥幸逃脱,但这段时日来,受尽皮肉之苦,已是油尽灯枯之相,他必活不过三日。”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你该知道要做什么。”

    听着皇帝这话,赵寿吉跪在地上,越发不敢抬头了。

    而在他们眼中没有几日好活的邵瑜,此时正坐在马车里。

    顺着护城河出逃后,邵瑜便在官道旁等着,他冒着极大的风险约定时间,就是为了能与妹妹同时撤离,万幸没让他等太久,就等到了邵揽月一行。

    邵揽月本以为是天人永隔,却没想到峰回路转,兄妹还有再相见之日。

    她这一行十来个人,都是极为信任的心腹。

    兄妹俩来不及寒暄,邵瑜便问道:“你带了多少人出来?”

    邵揽月细细道来,邵瑜听着人员构成,心里立马就有数了。

    “路上定然会有追兵,你打算怎么办?”邵瑜问道。

    邵揽月仔细思量一番后,说道:“这么多人一起走,目标太大,分开走。”

    邵瑜闻言点点头,又问道:“你打算往哪里走?”

    邵揽月沉默片刻后,说道:“宁州。”

    宁州是邵氏老家,也是发家之地,那里亲朋众多,还有许多旧部,倒也不能说不是个好去处。

    邵瑜却缓缓摇头,说:“太多眼睛盯着宁州。”

    邵揽月闻言一楞,立马明白过来。

    邵瑜道:“往北走,先去武州。”

    邵揽月虽然不解,但还是坚定执行哥哥的建议,见他脸色虚弱,又道:“等到下个城镇,我们就可以找大夫,现在只能粗浅处理一番,到时买了马车,哥哥也不用这般辛苦。”

    邵瑜虽然看起来严重,但实际上没有大碍。

    “不要找大夫,不要买马车,不要停留。”邵瑜坚持要骑马。

    十二个人的队伍,很快分散成五组,两组前面探路,两组后面压阵,将兄妹二人呈现护卫之势。

    这一行人,路过集镇只做补给,绝不留宿,一直宿在荒郊野外,除了邵揽月,其他人全都是行伍之人,就连老管家,都曾经上过战场,因而哪怕条件艰苦些,也全都咬着牙忍了下来。

    邵揽月虽是女子,但也自幼习武,因而身体也强过普通女子,但即便这般,等到进入北地之后,她还是病倒了。

    病中她不想耽搁行程,还想继续骑马,但被邵瑜拦了下来。

    “北地苦寒,流民众多,京中定然想不到我们会往北,身后已无追兵,倒也不必再那般急切赶路。”邵瑜说道。

    一路风尘仆仆,这还是头一次找了一家客栈。

    相比较京中那些繁华精致的客栈,北地的客栈显得粗犷简陋许多,一行人住下后,客栈里就被挤得满满当当。

    除了邵揽月单独住一间房,其他人都是两三个人住一间,就连邵瑜这个少主,都是和老管家共住一间。

    “小二哥,麻烦烧一些热水。”邵瑜说完,又拿出一块碎银。

    店小二听着对方话语客气,还有一瞬间的愣神,但很快就将银子接过来,说道:“客官您稍等,马上就将水送过来。”

    邵瑜闻言点点头,本想回房,忽然又似是察觉到哪里不对劲。

    他转过身来,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店小二,只见对方脸庞粗糙,像是蒙着一层灰一般。

    身上穿着的衣服勉强算得上干净,但也打了好几个不显眼的补丁。

    邵瑜微微皱眉。

    这小二的衣服,似是经过改造,袖口虽然长短合适,但肩膀处依然显出不合身的痕迹。

    哪怕有种种遮盖,依旧能看到出对方有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像极了邵瑜记忆中的某个人。

    “少爷,这小子不对劲吗?”手下瞬间警醒起来,双眼死死盯着眼前这个瘦弱矮小的店小二。

    捏着一角银子的顾如意顿时一阵心惊肉跳,她缩着脖子,眼神躲闪,不敢直视众人。

    手下看着她这幅模样,右手直接已经按在佩刀上。

    “无事,我只是看小二哥有些面善,像是某个故人。”邵瑜说道。

    手下和顾如意一起松了口气。

    邵瑜转身回房,面上不显,心中倒是万千思量。

    房中无人,邵瑜站在窗边,手中突兀出现一个形似指南针的物件。

    “追魂针,宿主你可太富了。”福福忍不住感慨道。

    邵瑜虽是高分宿主,但购买这个追魂针时,也耗费了他全部的积蓄,这才导致他明明曾经做了那么多任务,却连疗愈药都买不起。

    追魂针“滴滴”的转了起来,越转越快,如同残影一般转了许久,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邵瑜叹息一声,将追魂针收了起来,顾如意虽然和那人生得像,但到底不是一个人。

    “你要找的人,和顾如意很像吗?”福福问道。

    邵瑜点头。

    “舍得为她买追魂针,一定是对你十分重要的人。”福福感慨道。

    邵瑜心里虽然可惜,但也并不强求,收拾好心情之后,在桌子上摆开纸笔,开始画了起来。

    福福看了一眼,发现他画的是一幅地图,越看越觉得眼熟,恰是这一路上见到的。

    它没想到一路上快马疾行,邵瑜居然还有心记这些路线地貌。

    门外传来敲门声。

    “客官,您要的热水。”顾如意在门外喊道。

    她提着一大桶水,看起来有些吃力,邵瑜想要帮忙,但却被她避开了。

    “客官,您可别动手,若是烫到了那就不美了。”

    邵瑜看着她一边吃力的将热水倒进浴桶中,一边口中又熟练的说着吉祥话。

    “听你的口音,似是南方人。”邵瑜说道。

    顾如意笑着说道:“我是南方人,家里没人了,来这边投奔亲戚。”

    邵瑜回想起先前所见,客栈老板对于店小二毫不客气的态度,问道:“客栈老板是你亲戚?”

    顾如意摇了摇头,说道:“到了这边,才知道亲戚已经没了。”

    邵瑜闻言满脸感慨,又似是随意一般说道:“南边富庶,北地苦寒,从来都是北地流民往南跑,你倒是有点意思,居然从南往北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