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章 窃国(十一)

    一个月后,赵文虎的家人抵达泰安县。(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军营封锁进去许久,也在大片家属到来后,开始放开禁制。

    赵文虎再不想承认,也知道自己如今算是背叛了朝廷,他不愿逼迫自己的手下人,那些不想再跟随他的兵卒,也送上粮食路费,放任他们离开。

    就连密报朝廷的陈修远,赵文虎也放他离去。

    “勾结叛党,背弃朝廷,赵文虎,你就等着被五马分尸吧!”

    陈修远离开的时候,仍然不忘了诅咒赵文虎。

    赵文虎的心腹们见陈修远如此,忍不住想要动手,却被赵文虎拦了下来。

    “陈副将,他日到了京城,请您帮我转告陛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我虽背叛了他,但我没有背叛国家与百姓。”赵文虎说道。

    陈修远闻言,只是狠狠啐了一口,紧接着转身离开泰安县。

    这一个月里,邵瑜半点不闲着,泰安县稳定下来后,邵瑜便带人成功夺取武州。

    因为开仓放粮和分田地之事,北地流民纷纷来投,如今流民队伍已经有了五万人,其中青壮年虽然只有两万人,但三万人的老弱妇孺也都开始承担基础性的工作。

    整个武州,都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一个月的时间,也足够朝廷做出反应。

    “邵瑜!邵瑜!又是姓邵的!”皇帝红着眼,再次表演桌面清理大师。

    殿内其他人看着这一幕,全都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过了许久,皇帝方才恶狠狠道:“传令给胡其祥,命他夺回武州!”

    只是他话刚一说出口,就有老臣微微颤颤抬头,道:“陛下,胡其祥奉命驻守宁州,若是此时调离,北向门户大开,若是句丽国此时犯边,该当如何是好?”

    “句丽乃小国,无胆犯边。”小皇帝自信满满,毕竟他记得上一世句丽国都是老老实实的,从来没有表现出半点不臣之心。

    只是他不知道,句丽不敢犯边,是因为国家的战神还在,一切都在他的高压控制中。

    如今战神已死,肥肉就在嘴边,哪怕是小国,只怕也要生出豹子胆来。

    老臣听得这话,心下一叹,继续劝道:“陛下,虽句丽小国寡民,但与戎羌毗邻,若是戎羌自句丽借道,与句丽合谋……”

    老臣简直不敢继续想下去,戎羌和宁州之间隔着天险,但若真从句丽借道合谋,那胡其祥就要面临两面夹击。

    到了那个时候,胡其祥肯定是最先顶不住的……

    岂料小皇帝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说道:“戎羌,句丽,朕怎么没想到呢?快,派人去准备金银,朕要请戎羌出兵,一同夹击邵瑜!”

    老臣听到这话,简直觉得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般。

    “陛下万万不可,此乃引狼入室,若是戎羌翻脸,越过邵瑜之后一路南下,江山危矣!”

    皇帝却一意孤行,说道:“这有何惧,戎羌主力若是进了北地,王恩甫那边也能分兵,戎羌应下此计之时,便命王恩甫进入北地以待抵御戎羌。”

    “经过邵瑜这个磨刀石之后,戎羌只怕也没有太多战力,到了那时,便是王恩甫立功之时。”

    老臣听到这话都要炸了,这么多势力进入北地纠缠,北地的百姓还能有休养生息的机会吗?

    他听着皇帝这话,怎么品怎么不对味,怎么好像闹了这么大个圈子,就为了给王恩甫一个立功机会似的。

    且王恩甫如今位置紧要,若是他动了,只怕失去的就不是一个北地了。

    “陛下,万万不可!王将军奉命戍守拙州,岂可擅动主力?若是戎羌虚晃一枪,借机从拙州进攻,那可如何是好?”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待如何?”皇帝此时肉眼可见的烦躁。

    老臣道:“陛下,与其如此兵行险着,不如多等半月,等待各地援兵集结,到时再与胡其祥成两面夹击之事。”

    皇帝微微眯起眼睛,道:“多等半月?只怕整个北地都要姓邵!张爱卿,我记得你的侄女,嫁给了赵文虎的儿子,莫非你跟他一般,也想要投了邵瑜不成?”

    老臣听了这话,只觉得头皮发麻,立马整个身子都趴伏在地上,口中喊着冤枉:“陛下明鉴,臣那侄女,是隔了三房的族侄女,因着赵文虎叛变之事,她这一房已经被驱逐出族,臣与赵文虎素日也没有半点交集,请陛下明鉴!”

    皇帝盯着他,道:“若真是如此,那为何素日邵玄朗在时,你等从不会公然驳逆他,是觉得朕这个皇帝,还不如邵玄朗一个叛将吗?”

    邵玄朗是不是叛将,事到如今也是流言不止,甚至这老臣也不觉得他是叛徒。

    只是这样的话,他注定不敢说出来。

    他知道皇帝深恨邵玄朗,哪怕知道对方此时是在玩火**,但他此时也不敢继续劝说下去,只能额头抵着冰冷的地面,道:“陛下英明神武,此计能定大破叛党!”

    皇帝闻言,这才点头放过了他。

    至于北地的百姓,皇帝可从来没有一秒钟放在心上过,甚至觉得那样苦寒的地方,就算丢了,也半点都不可惜。

    觉得自己计策绝妙的皇帝,回到后宫的时候还是一副满脸愉悦的模样。

    半个月前入主中宫的皇后柳轻雪见他心情好,忍不住笑着道:“陛下今日可是得了什么喜讯?”

    皇帝闻言点点头,道:“北地之事,朕今日已经得了解决之法。”

    柳轻雪闻言,仰着头柔声道:“陛下这般厉害,定能一举解决北地之困。”

    北地事关邵瑜,柳轻雪不敢多说,生怕自己从前与邵瑜的那份婚约,会在皇帝心头留下一根刺。

    她被定为皇后的时候,心中其实满是不敢置信,邵家出事两年前,她就已经开始接触皇帝。

    那时候她惊喜又惶恐,惊喜于自己竟然得了皇帝青眼,惶恐于这样无法宣之于口的感情注定没有结局,既怕被邵家察觉,又怕皇帝始乱终弃。

    哪怕皇帝曾经承诺会娶她,她也只当对方会在邵瑜死后迎她入宫为妃。

    万没想到,皇帝居然会迎她为后。

    在她入主中宫后,她的父亲迅速就被踢出权利中心,但她却依旧盛宠不衰,因而她越发坚定相信,皇帝是真心爱她。

    皇帝还想再多说两句,但却还是咽下去,他讨厌如邵揽月那般能干的女子,柳轻雪一直保持现在这般天真单纯的模样就很好。

    邵瑜倒不知道皇帝又想了这么多“好主意”,在取得武州之后,他已经将目光落在宁州。

    宁州有胡其祥这块硬骨头,并不好拿下,邵瑜也不着急,而是采取蚕食策略。

    相比较一口气夺下宁州,邵瑜走得是包围路线,他从宁州外/围开始,逐渐朝着内围逼近。

    蚕食的方法也很简单:宣传舆论。

    武州灾情严重,宁州同在北地,自然不遑多让。

    武州换了主人后,百姓的日子一日好似一日,这些消息传到宁州的速度原本并不快,但在邵瑜的催化下,几乎是一日千里的速度传遍整个宁州。

    上层阶级毕竟是少数,最多的还是那些日子泡在苦水里的老百姓。

    每天都有大量百姓从宁州逃到武州,他们过来后邵瑜对待他们却和武州百姓不同。

    宁州百姓要吃粮食,管饱。

    但要分地?武州的地分给武州的百姓,宁州百姓自然只能拿宁州的地分。

    肚子管饱证明了邵瑜的信誉,至于分田之事,宁州百姓虽然羡慕武州人,但却并不闹腾,他们只恨不得宁州没有落在邵瑜手里。

    再加上有心人混在人群里带节奏,宁州的百姓,没有半点抗拒,就已经迫不急的的想要给邵瑜当带路党。

    今日得一村,明日夺一镇。

    邵瑜的军队全都军纪严明,明令禁止兵卒骚扰百姓,每每有发生抢夺百姓财物之事,不等百姓上报,便已经有人先处理了。

    杀鸡儆猴几次,也没有人敢甩兵痞威风,全都老老实实的,甚至还会帮老百姓做一些修补房顶之类的好事。

    别的起义军还是野蛮生长状态,他们举事也不过是为了吃饱穿暖,劫富济贫是传说,大多数都是烧杀抢夺的匪患。

    而这个时代的军队,少数治军严明,大多数名为军队,实为军匪,凶残程度甚至会超过一般的匪徒。

    邵瑜带的军队,可以说得上是异类,也正是因为这般,北地百姓全都对他们处于一种“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状态。

    “大人,前面有一支小队,十个人。”一身流民打扮的陈二跑到李大牛身旁,小声禀报道。

    胡其祥的队伍会防备其他人,却很难防备遍地都是流民。

    李大牛如今已经不是个小卒子,他手下也领着三十个人,听到这话后,朝着属下看了一眼。

    那属下立马递给陈二几个炊饼。

    陈二接了炊饼,顿时喜笑颜开,放入怀里后,立马领着李大牛等人前往那个发现敌军的地方。

    几人一路小心翼翼前行,不敢露出身形,待爬上一个小土坡后,立马发现了同样小心翼翼靠近的敌军。

    “应该是斥候小队。”李大牛迅速做出判断。

    他跟在陶风身边一个多月,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有一把子力气的李大牛,他如今带着队伍,要在手下面前展现出自己的能力。

    李大牛迅速发号施令,一行人几乎是以贴着地面的姿态缓缓散开,步伐轻柔,就连树枝都没有引起多少晃动。

    在极短的时间里,他们便对那支小队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没过多久,双方短兵相接,对方猝不及防、人数又处于弱势,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

    “报告队长,我方无任何伤亡,敌方十人,伤三人,已全部俘虏。”

    李大牛点点头,立马带着弟兄们回营。

    这十个人的敌方小队,交上去后,是处死还是招降,他们便完全不管了,因而哪怕觉得小队的头目似乎看起来不寻常,他们也并未多想。

    与邵瑜这边始终有人通风报信不同,胡其祥的军队,此时待在经营多年的宁州,却像是变成了聋子瞎子,想要打探敌情,但派出去的人总是有去无回。

    胡其祥也不是傻子,在损失了接近三百人后,他自然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对劲。

    这三百人全是由军中培养多年的斥候带队,都是行事谨慎之人,没有道理全都一去无回。

    “马副将可回来了?”胡其祥询问左右。

    左右摇了摇头。

    胡其祥听到这话,忍不住焦躁的开始原地转圈:“马副将若是回来了,立马让他来见我。”

    因着斥候一再失踪的缘故,马副将主动请缨带队,却没想到出去一天一夜了,也和其他人一样失去踪迹。

    马副将此时被人捆绑着扔在地上,他左右望过去,只见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的都是穿着他们军中衣物的兵卒,甚至他再其中还看见了好几个眼熟的面孔。

    他想要开口,偏偏嘴巴被人堵着。

    马副将毕竟是个副将,他不想就这样坐以待毙,脑子飞快转动,想要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

    只是还没等他想出法子来,就见面前一黑。

    两个一高一矮的人,此时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这两人,高个那个面容俊秀,矮个那个面容普通,属于丢进人堆里都记不住面孔的那个。

    偏偏是那个面容普通的开口道:“这是条大鱼。”

    邵瑜倒是不知道流民帮忙抓了条大鱼,此时他正在盯着一个老熟人。

    汪太监被关了许多天,他和别的俘虏待遇一样,受尽了苦楚。

    他此时被绑缚着,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看着邵瑜兄妹。

    他这些天也隐约知道抓自己的起义军头目姓邵,但他却压根没往邵瑜身上想,毕竟在他眼里,邵瑜早就是个死人。

    “你……你们怎么会在此处?”汪太监目露惊恐。

    他本就是皇帝的亲信,自然是认得邵揽月这个原定的“未来皇后”,甚至他也曾在铲除邵家的行动中出了力。

    “汪太监一别多日,倒是风采如昔。”邵瑜满脸微笑。

    汪太监想到自己接到的京中情报,说邵瑜已死,如今人却生龙活虎的,全无半点病态,他心中如何能不慌。

    求生欲倒是占了上风,他知道外面已经全是邵瑜的人,立马转了态度:“小侯爷,老奴愿为您效犬马之劳。”

    甚至不需要邵瑜如何劝降,他就已经做出卑躬屈膝的态度来。

    “我还以为汪公公对陛下忠心不二呢。”邵瑜微微皱眉,毕竟原本的剧情线里,他就是皇帝最忠诚的狗。

    只是邵瑜却不知道,若非邵玄朗不喜欢太监,这些太监们也不会对皇帝那般“忠心耿耿”。

    汪太监脸上没有一丝尴尬,反而舔着脸说道:“小侯爷,老奴一心向您,多次为您求情,奈何陛下为奸人蒙蔽,一想到您受的那些苦楚,老奴恨不得以身代之……”